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十章 帮衬

崔十六说这话的时候虎着一张脸,半点也不客气。

“阿嫂,也不是我说你,有这样的儿子孙女你也可算是有福气的了,你还整天嗷个什么劲儿?”崔十六道,“先说这野猪的事儿,老大家的打了回来卖了银子哪里还有要分给嫁出门的女儿的道理,说出去你也不怕被人笑话死!阿嫂,嫁出门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家中要是不错能帮衬的地方自是要帮衬一番的,可也万万没有将银子分给她们的道理。你也别嫌我刚刚所说的话重,要不嫂子你整天闹啊闹的这事儿我也不想插嘴,当初蓉丫头的事情你和老二家做的,还好蓉丫头没出什么大事儿,要不你这心中能安的?”

章氏有几分的不以为然道:“里正,你这话可不能这么说的,我哪里亏待了人的?可是老大一家子亏待了我呢,你这不问青红皂白地就指责着我,我这心中也委屈的很呢!”

崔十六原本见章氏在那边莫不作声还当她已经想透了,不想现在竟还是说出这种话来,他心中也有几分的气恼,只觉得这章氏脑子果真是个弄不灵清的。

“阿嫂,你成天这样闹,等往后你要是去了底下见到老大哥,要是老大哥问你一句这些年对孩子们如何,你有脸面面对着老大哥么?”崔十六沉声问道,“咱们村上的确是没有那代替死去的人休妻的先例,但也不代表着不能有,阿嫂,做人也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一脸被提起了两次“休妻”的话题,章氏再蠢也知道现在崔十六是帮衬着老大家了,再说什么也不能容得什么好了,二话不说就抢抱过崔乐菲手上拿来的棉花胎和棉花就要走,虽然她也眼馋这肉,但到底也知道自己要是再留在这里只怕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章氏黑沉着一张脸走了,刚刚出了门就瞧见外头不少婆娘正在探头探脑地朝着她看着,她恨恨地道了一句:“看什么看没看过啊?!”

崔乐蓉抹了抹眼角上没多少存在的眼泪,跟在章氏的后头,小心翼翼地道:“奶奶,这棉花胎和棉花可是给您过冬用的,我家也只能给这点东西了,您别再嫌少了,也别将这些东西给了堂弟堂妹们,二婶肯定是会帮他们准备的。”

章氏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崔乐蓉,“别惺惺作态了,以为老娘不清楚你们都在心底里头盼着我死么?!”

“我说崔家奶奶,你要是真嫌弃,你也别拿老大家的东西不是?您这孙女对您也可算是百里挑一的了,你还想怎么样?什么时候你老二家的也能这样对你,之前还不是说在老二家吃不上肉么,也不知道被老二家的扣了多少银子去呢!”

站在外头看着热闹的人之中也有几个受不住章氏那性子了,刚刚就已经听到了章氏那声音说的叫一个难听。

“是啊是啊,等哪天我家孙女要是能够这样对我,老婆子高兴都还来不及呢!我说崔家奶奶,咱们年纪也一把了,好歹消停点吧,这往后能有多少的日子过的,干嘛闹成这样子,老二家的什么时候像是老大家的这样对你了?!”一个年纪同章氏差不多的婆子语重心长地开口,“咱们这些个当长辈的要做的就是惜福,你可别再闹腾了!”

外头七嘴八舌地劝解着章氏别再闹腾,崔乐蓉看着那脸色越来越青黑的章氏心中也高兴的很,她就是不怕村上的人晓得,他们崔老大家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愿意待这个老婆子好的,往后再闹腾起来也不怕别人戳了他们一家子的脊梁骨说他苛待了人,更何况今天见证人还是村上的里正呢。

章氏见那些个人一个劲儿地说着自己,咬牙忍了又忍,恨恨地一跺脚吼了一句“关你们屁事”提着东西就往老二家去了,那速度就好像是屁股后头有人放了一把火一样。

“阿蓉丫头啊,不是婶子我说,你这奶奶真心是造孽哟,你们老大家的也不知道是欠了她什么,刚刚又闹了?”旁人见章氏走了,又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崔乐蓉道。

“没呢,”崔乐蓉摇了摇头,“十六叔公也在,奶奶没怎么闹,只是今天没给大姑和小姑送半扇猪肉过去让奶奶有些不大高兴了。”

“你这奶奶真是要作死了,一开口就是要半只猪给你那大姑小姑家,也不怕噎死了他们去,送过去了她们也是能够心安理得地吃下去的?”

章氏上午闹腾的事情村子里头早就已经传遍了,她们这些个人也都听说了,也都是替崔老大家觉得有些可惜,怎么就摊上了这样一个不靠谱的娘,现在还在因为没有给女儿送猪肉而拉长了脸色,倒是老大家的心眼儿还是这样的实诚,还知道给人买了棉花胎和棉花做棉袄的。看看蓉丫头眼眶还红着怕是没少受了气。

这真心是造孽呢!

崔乐蓉眼角余光从这些个婶子婆子的脸上扫过,瞧见他们看着自己的时候多半是用怜悯的神色看着她就知道自家在这些人的心中就处于小白花的地步,反正事情做到这个地步,她阿爹阿娘半点也不用担心被人闲话了。

“婶子奶奶们,再过一段时间就要过冬怕是要冷了,趁着现在棉花价格还算便宜,先去置办一些总是没错的,等到天气一冷怕是要涨价了。”崔乐蓉十分好心好意地提醒着人。

她们听到崔乐蓉这么说也纷纷表示认同,觉得也是时候去买了棉花和棉花胎了,否则到时候天气一冷可就真的要涨价了。

崔乐蓉回到屋子里头的时候,崔老大已经给崔十六和花大勇花大龙父子都斟满了酒,也给自己斟了酒道:“十六叔,花大哥,大龙刚刚叫你们看了笑话了,我先敬你们一杯。”

崔老大说着就将自己碗里头的酒水一饮而尽,面容之中有几分的苦涩。

崔十六摆摆手道:“说什么外人话,这事儿也不是你整的,成了,你也放宽了心,你阿娘那样子多半是靠不住了,倒是你这几个儿子女儿还是个聪慧的,老大家的,往后有的是你享清福的时候!”

崔老大听着崔十六这宽慰的话,虽说知道自己十六叔是在安抚着自己,却也还是高兴的很,一个劲儿地招呼着人吃菜。

崔十六也不推诿,让人都上桌吃了,吃了几杯酒又吃了一些个肉菜,他也有几分高兴地道:“乐文这孩子的手艺不错,半点也不比那些个老把式差了,改明儿就该出师了。”

在一旁默默吃饭的崔乐文听到里正叔公这样夸奖着他,只是憨厚地一笑倒也没有说话。

“老大家的,你看乐文这孩子手艺也快学好了,家里面往后也该好过起来了,是时候给阿文说个媳妇了。”崔十六道,他看着这个高高大大的孩子就是觉得满心满眼的欢喜,“你们可有相中的?要是没有,到时候让我那婆娘给帮着打听打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