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九章 大自然的馈赠

崔乐蓉看着那一株植物,野生的山参在现代的时候基本上都快被挖得绝迹了,果然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眼下她就遇上了她的后福!

崔乐蓉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一株野山参,从手腕上解下一条红绳子,这是当初原主投缳奄奄一息的时候郑氏系在她手腕上的,说是这里的习俗就是在魂魄不稳定的时候系上一条红绳就能够将魂魄稳住不会散。

而遇上人参的时候一定要给系上红绳这也可算是多年流传下来习俗,传闻山林之中的人参都是成了精的会跑,只要系上红绳子就跑不了了。

虽然这样的说辞有点带着传说的意味,但她还是这样做了,小心翼翼地系上红绳,然后小心翼翼地开挖,动作仔细的就像是在对待一个高难度的手术一般就怕一不留神挖坏了参须,这也怪不得她紧张,野山参原本就是极少的东西,就算是只有几年年份的山参卖进药铺里头也能够卖上十几两银子,更别说是有年头的,年头越高,价位也就越高。

崔家那房子有些年头了,破败的厉害,下雨天的时候外头大雨里头小雨也要修葺一番,家里面节衣缩食的也没有一头耕牛,耕种的时候崔老爹跛着腿也十分的辛劳,只要有了这人参到时候就能够买一头耕牛减轻负担,再将房子给修葺一下,家中的被褥一类的也都是要换了,也不知道是用了多少年了,棉花都已经僵硬了。

崔乐蓉一边迅速地采挖一边仔细地想着接下的日子里面应该做点什么,等到她将完整地采挖出来用一旁的植物叶子包裹好小心翼翼地放进背篓里头的时候,她猛地听到了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野兽吼叫声,还有不知道是什么野兽快速奔走而来的声响,而且那声音有着一种越来越接近的感觉。

崔乐蓉想也不想地就爬上了树,她老家那头也有不少的森林,打小的时候没少疯跑爬树当熊孩子,虽说后来也有很多年没这么干了,但在危机关头,总能激发人不少的潜力,她哧溜一下就上了树。

这一片山林子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了,高可参天的树木不少,崔乐蓉选了一棵在她附近最大的一棵树木,那树身几乎是有两三个人合抱的大小,崔乐蓉费了不少劲喘着气爬上了那枝干,枝干是粗大,即使是站着一个人也完全撑得住。

不消片刻的功夫,崔乐蓉就已经看到了那发出动静的是个什么,那是一只横冲直撞的野猪,看那个头绝对有几百斤上下,那嘴里面尖利的獠牙光看着都觉得可怕。

野猪这个东西崔乐蓉也是晓得的,这个东西可算是一大祸害,杂食性生物,破坏力强,外头又覆着一层坚硬的刺,在现代还能够用枪射击,在古代这种用箭羽狩猎,基本上很难将箭射中它。

山林子里头有野猪出没这件事情她早就已经听郑氏说过,甚至成群结队的野猪从山林子里头跑下山来祸害庄稼地的事情发生,到了那个时候,村上的男丁就要轮流守夜,运气好一些的能够不伤了人将野猪赶走,运气差一点的,被野猪伤的了事情也是有发生的,所以村上的人也是怕了这些个祸害,只是那野猪鸣叫着,跑动却是越发的缓慢,尤其是有前蹄一跛一跛的,有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来,崔乐蓉仔细看了看,那窜来的野猪身上有不少的伤痕,道道都是渗着血。

崔乐蓉看几眼之后就不敢再看,死死地抱住了树干,这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野猪这东西被称之为祸害那可是有道理的,那尖锐的獠牙,要是被它给顶上一顶,这不死也要去掉半条性命了,就算是受了伤那也是有战斗力的存在,而更加让崔乐蓉觉得可怖的是另外一样东西——一只体型庞大的黑熊!

黑熊虽是形体庞大,但奔跑的速度却是不慢,它直冲着那大只的野猪而来,没一会的功夫就已经追上了受伤的野猪,吼叫了一声之后扑了上去同受了伤的野猪缠斗起来,尖利的爪子泛着冷光,挠在野猪那坚硬的皮毛上,发出不小的声响,那尖锐的牙齿更是毫不留情地撕咬着,野猪自也是不甘示弱,用那尖锐的牙齿顶着黑熊。

树下一阵闹腾,崔乐蓉则是抱着树干抱得死死的,尤其是两只在缠斗当中也有撞到她所处的这一棵大树,猛烈的撞击哪怕是这样大树都好一阵的颤抖,怕的她怀疑自己会不会就这样被抖了下去,一时之间心乱如麻,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几分。

熊是野猪的天敌,哪怕在人类眼中可算是骁勇的野猪到底最后还是敌不过,黑熊最后一把咬住了野猪的脖颈,那力度和迅猛度几乎都能够预见那咬合力该有多可怕,只怕那一口就能够咬断一个人的脖颈!

野猪死命地挣扎着,垂死之前的嗷叫声震天价响,而黑熊却是半点也不松口,直到过了小半柱香之后这才渐渐地停下了嗷叫,生下一星半点的哼叫,整个慢慢地抽搐着,渐渐地也就不再动弹了。

黑熊身上也被野猪那尖锐的牙弄出了不少的伤口,汨汨地流着鲜血,等到野猪再也不动弹了之后这才松开了口,又像是泄愤一般地撕咬了几口,也不知道是嫌弃野猪的皮毛太硬还是因为身上有不少伤痕的关系,黑熊在这儿逗留了一下便是朝着森林深处之中而去。

崔乐蓉等了好一会,眼见着没有旁的生物再出现的时候,这才从树上爬了下来,拿了砍刀小心翼翼地戳了戳那野猪,确定野猪已经死得透透得了这才松了一口气,随机地将那地上的野猪血掩埋起来,又快手从背篓之中取了一些刚刚采集的木香随意地捡了块石头捣烂,一股子奇异的味道瞬间弥漫开来,她急忙把捣烂的木香抹在野猪身上掩盖住那血腥味,免得到时候因为这血腥味引来猛兽。

她当然是要将这野猪给弄回去的!崔家贫困,十天半月也不见点油水是个常事,平日里头做饭的时候郑氏也不过就是用定点肥肉星子擦了擦锅子充做油腥,这一头大野猪弄回去不知道能吃多久了!

再者,既然那熊瞎子跑了,那就是谁遇上归谁,大自然的馈赠么,正所谓又便宜不占王八蛋!

崔乐蓉扯来藤蔓,又用砍刀砍了一些个入同手臂粗的树枝捆绑成简易的筏子,又用粗大的藤蔓做成了简易的滑轮,垫在浮木下头捆绑妥当之后,这才用了一根长长的新砍下的树木用作杠杆,生生地将这几百斤的大野猪给撬上了筏子上。

崔乐蓉咬了咬牙,背着背篓,双手拖着那用作绳索的藤蔓,拉着大野猪一步一步地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