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四章 揭露

章氏原本就不怎么喜欢老大家一家子,又见到败坏老崔家名声的孙女就站在自个面前,那一双眼睛看过来的时候就像是冰渣子似的冷,心中更是难高兴的厉害,虽说她刚刚所说的那些个话在章氏心中也掀起了轩然大波。

章氏也不是个糊涂人,先不管刚刚所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绝对是让他们老崔家更加丢脸的事情,要是真的,当婶婶的看上了好亲事而迫死侄女事情闹大老崔家更是没脸,而且这话里面还带上了她另外的孙女崔乐雅,到时候连带着崔乐雅也得跟着遭殃坏了名声!坏一个人的名声也总好过坏了一家子的名声,总不能一个孙女嫁不出还要累得另外的孙女也跟着嫁不出去吧?!

“你是上吊糊涂了不成?这种话也能随便说的?”章氏张口就训斥起来,一边骂一边推搡着崔乐蓉就是要把她赶进房中免得再说出什么叫人震惊的话来,“你病得这般得糊涂还不赶紧地回房去休息!”

崔乐蓉哪里不知道章氏打着的那点注意,从原主的记忆之中得知这个奶奶从小到大就没给过什么好脸色,拉偏架由着婶婶欺压他们一家子这种事情干的不要太多,就刚刚章氏那么帮衬着钟氏的做派就已经足够让她恶心到家了,现在还想着让她坐实了那些个名头,呵呵,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奶奶,我可从来都没有这样清醒过,要不是早就知道奶奶您在知道这样的事情之后还会偏帮着婶婶,我又怎么可能会想不开投了缳上了吊!”崔乐蓉侧开身子躲过章氏,声音更加高昂了一点,足够让外头那些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奶奶这么多年,我还以为您到底会心疼父亲母亲一些,但是现在看来您和当初没个两样,当年要不是您见着父亲摔断了腿小弟得了病也不肯拿出半点钱来给我们一家子应急,我又怎么可能会自卖自身去给人当了丫鬟?还是您觉得我在县城之中给人当丫鬟是处处吃香喝辣日子过的富足?”

章氏面色一沉,道:“以前的事情你说这个干什么?难不成你是觉得老婆子我逼着你去当了人丫鬟不成?!”

“是,奶奶您是没拿着刀子逼着我去给人当了丫鬟,也许是年头太长了,也不知道婶婶和奶奶您还记不记得,当年的我和娘跪在你们的面前,求着二叔二婶还有奶奶先借点银子来应应急,等到安定下来之后我们家一定是会还的,哪怕是算上利息也成的,可当时的婶婶您是怎么说的?”崔乐蓉冷笑道,学着钟氏一贯的姿态拔尖了嗓子吆喝,“我们可没什么钱,你爹自己帮着人断了腿就问那人要钱去,安小子打从一生下来就像是个养不活的眼看现在就是不行了吧,这钱借给你们天知道什么时候能还的出来还不如扔在河里头还能够听个声响,既然没钱又想要看病,那就干脆把自己给卖了吧,说不定还能够卖不少的银子!”

崔乐蓉看向钟氏,冷眼问道:“婶婶,我这话可有说错?!”

钟氏面如死灰,哪里还敢承认当初自己有没有说过这种话,倒是章氏气红了一张脸恶狠狠地道:“你这死丫头说这种话作甚?!”

“奶奶,当年可是婶婶当着您的面对我说那么一番话的,当时您可是什么气都没坑,也是默认了婶婶的作为,所以我崔乐蓉就听了你们的话,我亲自把自己给卖了!三两银子,我把自己卖个李家整整十年!当时我就想着,我怎么就有这么冷血的婶婶和奶奶呢,我爹怎么着也是您的亲生儿子,安小子怎么着也是您的嫡亲孙子吧,村上的人能借的都借了,也就您和我二叔一家冷眼看着,这人的心肠到底得是多硬才能够干出这种事儿来呢!”崔乐蓉说,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章氏,“是我爹每年没给奶奶您留了口粮呢还是每年没给孝敬您的钱,还是我爹压根就不是从您肚子里头出来的,所以活该这般被人埋汰?!”

崔乐蓉这话问得可算是十分的朴实,但听在别人的耳中那可就惊天动地的很,当年崔老大家的事情村上的人也没几个不晓得的,同崔老大相熟的人都知道当年那个时候崔老大一家子刚分家,老娘是个偏心眼的,好的大部分都给了小儿子,甚至还不顾旁人的眼光非要跑去和小儿子过日子半点也不怕旁人戳断了老大家的脊梁骨,老大家日子难过,又闹出摔断腿和小儿子病重的事情,手上有几个闲钱的人能借的都借了,后头听说崔老大家的二丫头卖进了县城大户人家做了丫鬟,原本还以为是日子过不下去了才做的选择,却不想其中还有这样的事儿。

郑氏借着自己女儿的话也想到了当年最是困难的时候,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她家是穷,但也从来没有生过要卖儿卖女的心思,当年要不是实在没了法子又怎么可能会忍心看着自己这个女儿把自己给卖了给人当丫鬟去打骂由人的,每一个孩子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这杀千刀的老娘们,我还一直以为是老大家的没了法子才卖了二丫头去当丫头,不想其中还有这么一回事,当年二丫头才多大啊!”隔壁的花大婶子一贯都是同郑氏交好的,却也还是头一次晓得这点事情,当下就叫了出来,“这还是当亲生儿子亲生孙子来看待的吗?”

“真心是造孽啊!”

“可不是,崔老大家一直也没吭声,原来里头还有这样的事情呢,这老太婆是糊涂了吧,这还是亲生的儿子吗?”

“估计不是亲生的吧,要不然哪能干出和崔老二家一起住着,知道的人晓得是老太婆自己非要和小儿子住一起,不晓得的人可不都觉得是崔老大不要老娘么,啧啧……”

外头的村人一个劲儿地议论着,虽说是一个村上的,可有些事情大家都保持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心态而将自家的那些个事情捂得严实,而崔老大一家子又是老实本分的人家自然不可能到处去宣扬,现在要不是崔乐蓉把事情给说出来,他们还真不知道当年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崔老二家的都能够这么对待崔老大一家子还能够说出那样的歹毒的话来,那做出坏人名节逼死人的事情还真有可能干的出来!

众人心中这样想着。

“你乱嚼什么舌根子呢,”章氏脸上也觉得无光,伸手就是要给崔乐蓉一耳光子,“我们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这是你一个当孙女的应当说的?你们这是打算把我这个老婆子也给逼死不成?”

崔乐蓉当然不是傻呆呆地站在那儿被人打一巴掌的人,连连退了几步,躲过章氏的挥来的手,却将自己的衣袖往上一撸,露出了手腕子道:“婶婶刚刚不是口口声声说我坏了自己的名节么,那么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坏了自己的名节!坏了崔家的名声!”

手腕子上一点殷红的朱砂,分外的醒目。

守宫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