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章 厮打

一听到这个声音,妇人和汉子的脸色就是一变,尤其是那妇人,面上满是怒火。想她女儿刚刚醒那疯婆娘就来闹腾,这是嫌弃没把她女儿给生生逼死是不是?!想她丫头可不就是被这黑心肝儿的逼得投缳了么,新仇旧恨一起算,郑氏袖子一撸就要冲出去给人一顿好看。

汉子本想要拦着,郑氏横眉一瞪道:“崔梅林,你敢拦着老娘看看,这作死的这是蹬鼻子上脸到家了,你再拦着就是逼着我和蓉丫头一起去死!”

崔梅林听到自己婆娘这么一说,一想到当日自己看到吊在房梁上的女儿的时候那一阵惊慌,自是不敢再拦着自己婆娘。

郑氏见丈夫不再阻拦,像是个炮仗一样冲了出去,看着站在院子里头脸上掩盖不去洋洋得意的钟氏的时候更是恨得牙痒痒,扑了上去就想给钟氏一个耳光,可钟氏可比瘦瘦巴巴的郑氏来的身体康健的多,这几年更是养的好,脸上满是红光,一下子就避开了郑氏抽来的耳光大声叫嚷着:“哎哟我的大嫂哟,我这上了门来看看我那侄女儿,你不好好说话也就算了,你竟然还要打我?!”

“我呸!”郑氏见自己没有打到钟氏,怒火更甚,眼睛一瞄就瞄到了放在墙角的扫把,冲过去操在手,“你这哪里是来看人的,你这活生生是来逼死个人的,你干出这种事情来你也不怕往后下了拔舌地狱!滚,你给我滚出去!”

钟氏哪里是这么好打发的一个人,她和郑氏之间的阵仗早就已经吸引了不少的村人前来观看,她只恨不得把事情再闹大一点,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快就松手。她抹了抹眼角假意道:“嫂子你说这话可不是要亏了心肝儿去了么,上水村的苗家退婚这事儿这是我闹得么?苗家要退婚那定是因为听说了蓉丫头在县城主家里头和人不清不楚的这才要退婚的,否则我这个当婶婶的一想到蓉丫头能够和上水村苗家结亲这事儿高兴都来不及呢,还指望着往后能够仰仗仰仗侄女儿,哪能逼死了她去。”

“我说嫂子,上水村的苗家好端端地退亲这事儿我也觉得惋惜的很哪,但说到底也只能怪蓉丫头自己不检点才搅黄了这件事情,嫂子你怎么就把这事儿给推到我的头上去了,我这还没怪到蓉丫头坏了我们老崔家的名声,她再怎么不顾及自己的颜面怎么的也要顾一下我们老崔家的颜面吧?我们老崔家可不是只有她一个姑娘家,我看蓉丫头自个投了缳倒也是个有正经主意的,要是再这么下去这才是要将我们一大家子都给生生逼死了呢!”

钟氏一贯是个嘴皮子利索的,那一番话就和竹筒倒豆子似的那么快,而且原本就是个嗓门响亮的,那一番话说的外头凑热闹的人也跟着瞎嚷嚷起来,更让郑氏气恼得整张脸都涨红成了猪肝色。

“你这贱人!看我不撕烂了你的嘴巴!”郑氏操着扫把一边朝着钟氏身上扑打着,一边伸出了手去扯了钟氏的头发,“我叫你败坏我家丫头的名声,我叫你来奚落我家丫头!”

郑氏和钟氏之间早有嫌隙,平常的时候就已是受了钟氏一肚子的火气,只是碍着婆婆的颜面这才一直闷不吭声,可现在听到钟氏这样不予余力地抹黑着自己的女儿,一想到差一点就这么去了的女儿,郑氏更是愤怒。

“娘啊,亲娘啊,你赶紧来救救我,嫂子这是要打死我了!”

钟氏原本还在得意,觉得再这么下去别说是上水村的苗家了,就算是附近别的村庄那些个穷的叮当响的人家大概也不会要一个‘破鞋’了,谁愿意还没进门就头顶上有了一顶绿帽子的。她这一得意也就没顾得上郑氏,原本也觉得就郑氏这小胳膊小腿的也不是她的对手,可双拳难敌四脚,她能干也干不过迎面而来的扫把棍,扎扎实实地被郑氏打了好几下,还没等她反抗过来就已经被郑氏扯住了头发,头皮更是疼的厉害,她一边反抗着一边也去扯郑氏的头发,尖利的指甲还借机在郑氏的脸上扣出了伤痕来。

在屋子里头的崔乐蓉对于院子里头所发生的那些个事情也听得仔细,经过原主的记忆,对于这个张嘴就比扩音喇叭还要来得厉害的婶子钟氏也是有几分的记忆的,印象也十分的不好,再加上奶奶一贯都是偏帮着叔叔一家,母亲郑氏和钟氏对上的时候从来都没得什么好处过,闹得不好还得被训斥一顿。

钟氏嗓门嘹亮,叔叔家离自个家也算是离得近的很,那杀猪一样的嗓子一嗷只怕早晚是要把奶奶给引了过来,到时候只怕又要闹个不能收场了。

“小妹,赶紧将母亲和婶婶两个人拉开,一会奶奶过来瞧见可不得了。”崔乐蓉哑着嗓音道。

小妹崔乐菲一听,也想到了奶奶一会过来可能会出现的场景,心中一惊,急急忙忙去劝架,可厮打得正酣的郑氏和钟氏哪里是小胳膊小腿的崔乐菲能够劝阻开来,不仅如此,钟氏仗着自己力气大还将郑氏压倒在地,趁着崔乐菲来劝架的功夫还顺手掐了人几把。

崔梅林作为一个男人原本也不想参与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情,毕竟两娘们动手是一回事,加了一个大老爷们进去又变成了另外一回事,可现在这种情况哪怕是他不想插手也不成了,他只得是跛着腿上前和崔乐菲两个人一同将两人给拉开。

郑氏如今已是斗红了眼,一脸凶神恶煞地看着钟氏,全然不顾自己脸上被钟氏打了两耳光而五指鲜明且灼烧的脸,钟氏也不逞多让,刚刚在混战之中她被郑氏扯了不少头发下来,头皮更是火辣辣的疼,身上被打到的地方也隐约有几分的疼。

“这是在做什么?”一个苍老却又浑厚有力的声音在大门口响起,一个头发花白却是精神抖擞的老太太走了进来。

钟氏一见到来人当场就在地上坐了下来,一拍大腿嚎啕大哭道:“我的娘啊,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嫂子这是要打死我了啊!娘啊,你看看,你看看嫂子这下手狠得这是要把我头皮都给揭了下来啊!”

钟氏说着就扒拉着自己被扯得凌乱的头发给老人看,那头皮还的确是有带了一些的血丝在。

老太太一见钟氏那样,更是气极,她瞪向郑氏道:“你这是要干嘛?老婆子我还活着呢,崔家还轮不到你做主,你这是要反了天去啊!你还有把我这个当婆婆的放在眼内吗?!

------题外话------

修改了一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