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凰逆天之废材封印师

第四十九章 就是爱惯着

器域最不缺饿就是炼器师了,而一群炼器师蜂拥而上的场景也是十分的壮观的。

土七和楚渊急忙的跑到了前面警惕着看着这一群人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那是什么眼前,恨不得把他们给吞了,看的瘆的慌!

“凰小姐,烈大小姐,那宝矿你们还有吗?”

“是啊是啊!还有吗?”

“……”

一群人每个人都挤上来说,一时间烈家门口比菜市场还要热闹。

“老大……”烈火也十分的汗颜,她完全想不到回引起这么大的轰动!

这种事情,还是交给老大来处理吧!

凰千淼笑道:“有!当然有!”

语气那么的肯定,让众人的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

“不知道你想要我们拿什么交换?”

“是啊!只要老夫有,一定双手奉上。”

“……”

凰千淼道:“这里可不是谈生意的好地方,我们去第一楼好好谈谈吧!”

“好!”

“好!”

“……”

凰千淼说一句话,他们都是小心翼翼的,哪里敢说个不好。

烈家主听到这个消息,脸色很不悦!

她们从烈家矿脉拿到的宝矿,怎么可以随便交易呢!

他们拿去炼器比赛没有关系,可是剩下来的那一些,必须属于他烈家的!

不过此时他急着去矿脉看看,所以也没有管凰千淼那一边!

第一楼这器域炎城第一客栈此时非常的壮观,因为器域不少有名的炼器师,都在里面聚集。

凰千淼道:“想要矿石,有两个办法可以拿到!”

“哪两个办法?”

“我需要渡船的炼制秘法,不知道除了烈家之外,愿不愿意下这个血本!”

来自于那炼器两大家族的人,脸色一沉!

这个小丫头真的是狮子大开口了,三大炼器秘法要是知道了,那么岂不是她就能够独立炼制出渡船。

“这个我们没有啊!”一些并不靠着大家族的炼器师急了!

凰千淼又道:“还有呢!就是成为烈家少主的专属客卿,为烈火服务,只要你们效忠于烈火一天,我敢保证,你们绝对不会缺任何的宝矿。”

凰千淼这一招绝对厉害,烈火在烈家没有一点儿根基,可是只要这些炼器师愿意站在烈火的身边,想要让列家主让位,绝对是分分钟的事情。

一个是出卖家族,一个是卖身!

凰千淼提出来的要求,真的不是一般的狠!

“这个,然我们考虑一下!”

“嗯!我们也要考虑一下!”

这其中关系到的事情太过重大,不能草率决定!

凰千淼道:“既然各位有诚心,那么我就多在器域留一段时间好了,不过我只给各位三天的时间,三天一到我就会回星域,就算你们追到星域,我也不会答应进行交易的!”

“嗯!”

三天时间,足以考虑好了,这些炼器师匆匆忙忙的来,又匆匆忙忙的走了。

本来爆满的客栈,瞬间松动了!

“老大!”烈火此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去星学院她只是为了流放自己,却没有想到遇到了能够救赎她一生。

这一半的要求,都是为了她在烈家打下根基!

土七毫不客气的朝着烈火拍了过去,差点让烈火的身体散架了。“我实在是对你嫉妒羡慕恨啊!怎么办?烈火你今天一定要请客!”

“是啊是啊!”楚原道。

木白道:“我们第一次来器域,都没有好好观光,烈火这一次可是要给我们带路!”

水清也点了点头。“嗯!”

凰千淼嘴角微微的勾起,当初大家读没有那种信心。家族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是一种负累!

不过自从烈火下定了决心了之后,她绝对改变想法了!既然来了,也闹了!那么就处理的干净一点。

她倒是要看看,从今以后,谁还能挑衅烈火在器域的地位。

烈火担当导游,他们小队的人在器域游逛,七个人不过却少了一个!

风眠不在!

凰千淼微微的一怔,这一次回去她再去找校长好好聊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入那三大密地去找水晶莹的碎片。

吃喝玩乐,他们把整个炎城都玩的差不多了。凰千淼慵懒的道:“唔!我累了,大家回去吧!”

众人无语的看着凰千淼,他们真的想不通啊!老大一个尊皇界的高手,为何逛了这么久就累了!

恐怕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老大懒!没有别的解释了!

不过他们要返回客栈,可不是那么好返回的!因为他们被拦截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们拥有那样的重宝,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很高尚,不会采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强取豪夺!

人多的时候不好下手,这不现在终于给他们下手的机会了!来的海不少!

楚原身子抖了抖道:“老大,怎么办!好多尊帝级别的高手啊!”

“是啊是啊!我也好怕啊!”土七附和道。

“老大,我们先走,你先拦着他们吧!”烈火很不义气的道。

凰千淼拍开了她道:“还是你们拦着吧!老大我去睡觉。”

水清轻笑道:“我正愁着没有人下毒练手呢!”要知道,土七,木白,烈火都到了尊皇高阶了,而他还在原地打转,真的非常的不爽!

木白没有说话,平静无波的目光扫向这些人,像是在看死人一般!、

这一群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他们的谈话让这一群人真的是一头雾水?

怕吗?哪里像是怕了?

想要丢掉伙伴逃跑?也不像啊!

“开始吧!”凰千淼拍了拍手,其实他们要做的,是在拖延时间!

一道蓝色的封印阵把他们包围了起来,所有的人各就各位!

“九宝八宝七宝,朱雀青龙,魔狼!”

“风虎!”

“……”

“……”

六个人,十一头神兽,在压制实力的封印阵之中!

“啊——”

“天啊!怎么会这样?”

“该死的,我们被算计的!”

“超神兽,他们怎么契约了这么多少神兽!”

看着他们年轻,实力不强,派来了高手来抓人抢劫,可是哪里知道。这一群人就是变态!

他们只有被挨打的份!

这一场战斗分分钟就结束了,凰千淼撤除了封印阵道:“水清,好好的问问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严刑拷打,毒物水清绝对是非常熟悉的,很容易的就把他们想要知道的事情给问出来了。

水清吐出来了两个字。“云家!”

凰千淼冷笑道:“看来他们是不肯交出秘法了,今晚上我们去会会云家吧!”

他们心里清楚,这一次云家绝对是要倒大霉了!

夜晚,凰千淼他们出手了,带上的可不是他们六个人,还有月白!加上月杀在器域的一干杀手,直接杀上门去了!

直接嚣张的从大门口进来,凡是阻拦的人全部都被结局了,云家主是一个长得短小精悍的中年男子,怒瞪着凰千淼道:“凰千淼,我以为很佩服你这个炼器天才,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无法无天的在我云家撒野!”

“砰砰砰——”凰千淼直接把抓住的那几个抢劫的尊帝丢到了云家主的面前,笑道:“云家主,别说你不认识他们?”

“你应该知道,我的来意了吧!”

云家主的脸色一沉,没有想到派出去的人不但执行任务失败了,而且还被人抓住了把柄!

“云家主,我不想浪费时间,交出你们云家的炼制秘法,今天的事情我就这样算了。”

“你这明显是抢劫!”云家主怒道。

“好吧!我就是来抢劫的,如何?”凰千淼慵懒的道。

“这是器域,这是云家,容不得你嚣张,小丫头,别以为你们有点儿实力,就可以跟本家主作对!”云家主挥了挥手,无数云家的高手已经把他们包围了起来了。

“小水儿打劫你们,是你们云家还有一点有用的东西,如果不交的话,我会杀光你们整个云家。”

一个漆黑的身影从凰千淼的身后缓缓的走了出来,那恐怖的杀气能够让周围的人都冻结!

一双漆黑的眸子像是看死物一般的看着云家的人,云家主后退了几步!

这个时候有人来汇报道:“家主,我们云家被包围了!”

“家主!有一群很强的黑衣人!”

“……”

“死还是活?”月白把凰千淼轻轻的抱了起来,冷冰冰的给了云家主这句话!

“你是?你是什么人?”云家主颤抖的问道,那么可怕的杀气,那么恐怖的实力!

“月杀!”月白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

月杀!整个空之界最恐怖的杀手组织!

那岂不是代表着他们云家被一群可怕的杀手给包围了!

“我云家,跟你们月杀从来都没有任何恩怨,你为何要如此逼迫我云家?”云家主开口问道。

凰千淼笑道:“那还不简单,因为白是我的。”凰千淼慵懒的靠在了月白的身上,宣布这自己的拥有权。

月杀之主,竟然是属于这个小丫头的。开什么玩笑?

月杀之主实力多高,这个小丫头的实力才那么一点?

可是月白却很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嗯!”

云家主完全无法接受这一个可怕的事实,不过这一切却是真实的,他开口问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要炼制渡船,需要你们的秘法,就是那么简单。交还是不交?云家主看着办吧!”凰千淼淡淡的看向云家主!

“我本来还想是想拿着七星云矿,三转星矿,……。来换取你们云家的秘法的!”

凰千淼说的这些矿石,让云家主无比的心动,真的想直接答应,把秘法叫出来了!

可是凰千淼又道:“可是你们竟然派人去抢劫我们,所以我已经放弃了打算了!只给你们一个选择,交出来,云家安然无恙。不交,那么云家会成为历史。”

云家主此时气得吐血,连肠子都悔青了!

“我只是财迷心窍,所以才对凰小姐出手的,我现在非常后悔,能不能好好商量商量。”至少也得几块宝矿再说啊!不然实在是太亏了!

可是凰千淼却十分果断的回道:“这个,没有什么好商量的。”

云家主的心凉了半截!最后在月白那布满杀意的目光之下低下头道:“好,我把秘法给你,希望凰小姐你信守承诺!”

月杀一出,那么便是血流成河!就算他们云家有一些底蕴,他也赌不起!

一个羊皮纸,上面写着炼制渡船的秘法,凰千淼让烈火看了,确认是真的之后收了起来。

凰千淼对云家主道:“云家主,我这里宝矿可是不少啊!欢迎你继续派人来打劫我。”

云家主简直是哭笑不得,一次差点害得他们云家丢了重宝,再来一次他们云家恐怕就真的毁了!

“凰小姐不要说笑了!”他讪讪的笑道。

“还有今晚的事情不要传出去,我想还有另外的鱼儿上钩!”凰千淼兴味的笑道。

另外的鱼儿,恐怕葛家也在其中吧!云家主都忍不住为葛家担忧了。

凰千淼他们走了,那一些月杀的煞星也走了,云家主直接软瘫在了地上。

那样可怕的杀气绝对不是人人都能承受得住的!

凰千淼对烈火道:“烈火,我们明天继续出去玩!”

烈火道:“老大,我们不是出去玩,是去钓鱼的好不好?”

“怎么了?你们不喜欢吗?”凰千淼挑眉问道。

土七激动的道:“喜欢,最喜欢了。”

楚原弱弱的道:“老大,你太黑心了一点!”

“我黑心,明天楚原你一个人对敌好了!这样才能更快的突破!”

楚原瞬间脸色一白,道:“老大,我去想想明天给你准备什么早餐!”

不过无论如何,他们还是期待明天的到来的!

凰千淼他们素日把云家吓得不轻,不过弄出来的动静却不是很大!

结果云家只是说了他们家进贼了,这事情就了解了!

所以葛家完全被蒙在鼓里,结果葛家上钩了!

鱼儿上钩了之后,这一次他们也没有怎么废话了。封印阵一开启,契约兽一召出,然后就是!

打!

绝对的碾压,让这些明明实力比他们高上了整整一个大级别的尊帝门!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憋屈啊!

怎么会这样?

这到底是一群什么妖孽啊!

水清审问出来的结果便是葛家!凰千淼道:“今晚上,我们去拜访葛家吧!”

说的好听是拜访,说的不好听完全是去打劫的!

而且还是不允许别人反抗的打劫。

月杀一出,非常的好用,葛家主胆子比云家主还小,吓的直接腿软了。

不交也得交!

主要的三份秘法,全部都在手上了!

凰千淼道:“还缺了一点什么啊!”

烈火回道:“老大,核心秘法在域主的手上!”

“器域域主,这个一次炼器大比他都没有出来,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上钩。”

“按理说,这宝矿就算是域主也会喜欢的,可是域主一向不离开域主府,专心炼器,想要见他还是非常的难的。”

“明天是最后一天,看看域主这一条大鱼会不会上钩。如果上钩了那么我们就可以圆满的完成任务了。”

第三天,他们继续钓鱼!

可是让凰千淼郁闷的是,大鱼没有钓着,全是一些小于小虾米!

这些人可没有秘法,不过凰千淼却不想那么轻易的放过他们。

他们空之尊小队,是那么容易抢的吗?

凰千淼令道:“土七,搜光他们,衣服都不要给你们留下!”

于是炎城的各种人稀少的街道上,躺着一个个赤条条的男人!

等这些炼器师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扒光了,真的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这让他们以后怎么见人啊!

凰千淼嘀咕着,道:“大鱼没有来,莫非今晚我们要去域主府!”

器域的实力弱,可是一域之主,却是一个尊神级别的高手!凰千淼可不会轻敌!

域主府可没有云家,葛家那么好收拾!

可是还没有等他们去域主府,一个愤怒的咆哮声传磊。“烈火,凰千淼,你们给我出来!”

这个声音非常的后梁,让整座第一楼都震动了一下!

正是烈家家主的身体!

烈火微微的皱着眉头道:“老大,我去处理吧!”

“算了!那地址是我告诉烈家主的,我去吧!”凰千淼站了起来!铁定是烈家主找到那一块地方了,不过却搬不动那一块石头,结果来找麻烦来了。

凰千淼下楼便看到了气得火冒三丈的烈家主,凰千淼戏谑的道:“烈家主,总是发脾气,容易老!你要是老了,烈火可是要继承烈家了!烈火还年轻,我想她还想多玩几年,所以你还是少发火,别老的太快了。”

烈家主听了凰千淼的话,怒火更加的不可遏制了,“小丫头,你找死!”

尊帝级别的实力非常的带有压迫性,可是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间出现在凰千淼的身边,直接把烈家主的威压挡了回去!

“烈家主,你敢对我们家小水儿这么没有礼貌的话,我不介意你看不见今晚的月亮。”

如暖玉一般温和的语气,却蕴藏着可怕的杀意!

烈家主看向眼前这个白衣温润的男子,瞳孔猛的一缩,难怪这个小丫头那么嚣张。原来是有靠山的。

“这位公子,为了一个小丫头跟我烈家作对,是很不理智的事情!”眼前这个小丫头,年纪小,容貌不出众。就是炼器天赋变态了一点,可是还不值得一个人为了她跟烈家作对吧!

“我水月楼,会怕你们烈家吗?就算为了小水儿跟整个空之界作对,也没有任何关系!你一个烈家,算什么?”月钰淡淡的道。

“水月楼!”烈家主此刻真的非常的震惊,水月楼的楼主无人知道是谁?

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如此年轻俊美的温润男子,不过他总感觉这个男人很危险!

“就算是你们水月楼出面,这个小丫头骗了我们,我烈家不会罢休的!”烈家主狠狠的瞪着凰千淼,

她告诉他的那个地方有一个大石块挡着,那一块石头抬不动,轰不开。找人一问才知道被布下了封印阵,如果不是强大的封印师出手,根本就打不开。

一定是她搞的鬼!

凰千淼笑道:“我只是答应告诉烈家主地址而已,要是烈家主自己没有实力拿到宝矿,跟我没有一点关系是不是?”

“是啊!我也听到了,那天老大可是答应告诉你地址!”

“自己没有能耐,朝着我们老大发活干什么?”

土七和楚原开始帮腔了,水清也开口道:“器域烈家的家主,就只有这么一点气度吗?”

“你……你们……”烈家主被气得浑身颤抖,他被这个小丫头给坑了!

“凰千淼,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打开那个封印,无论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烈家主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委屈求全了。

凰千淼道:“我所需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烈家主你手上,可没有我看上的东西!”

“你……”

凰千淼又道:“放心,你那宝矿属于烈家,那么就是烈家的,列家主你那么急干什么?那个封印术,等烈火继承家主之位的时候,应该就会自动解开的。”

烈家主气得七窍生烟了,这个时候一群器域有名的炼器师全部都干了过来了。都是来向烈火来投诚的!

凰千淼道:“烈家主,你也看到了,我们现在很忙!还请你不要在这里给我添乱了。”

“凰千淼,你实在是太过分了,跟我去解开封印!”烈家主突然间出手,想要抓住凰千淼。

可是他感觉到眼前白影一闪,突然间他的身上就多了无数个血窟窿!

“你就是那一个暗杀者!”烈家主瞪大了眼睛看着白钰,他受重伤了!

并且连对方的手法和武器都没有看清楚,这是多么可怕的手段!

月钰温和的道:“我只是给烈家主一个小小的教训,不要打我家小水儿的主意!”

“嘭——”重伤的烈家主感觉到头晕眼花,直接倒在了地上。虽然没有伤到致命的要害,可是也要了烈家主半条命。

这些炼器师看在眼底,也震惊不已!

如此可怕的暗杀手段,真的可以冠绝整个空之界,他们对凰千淼他们,又更加敬重、畏惧了几分。

接下来,凰千淼跟这些炼器师去谈条件了!

宝矿,一定让他们满意!

可是他们也定下了誓言!

而且只要他们为烈火服务,论功行赏,办事满意的话,可以得到更多的宝矿。

这样的条件,让这些炼器师非常的满意!

而也从此刻开始,烈火在器域拥有了一股不下于器域域主的势力了。烈家主就算是一家之主,以后也要看烈火的脸色行事了!

众位炼器师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宝贝,兴高采烈的离开了。

这个时候,月钰抱住了凰千淼道:“阁下看好戏也看够了,是不是可以出来了?”

凰千淼一愣。“竟然还有人在!她没有发现?”

一个古铜色肌肤的强健的老者凭空出现了,看到他凰千淼想起了陪伴了她多年的二长老、

此时他们应该已经离开了风之界回到父亲的身边了吧!

凰千淼很肯定的道:“老爷爷,你就是器域的域主吧!”

老者开心的笑道:“哈哈哈!小丫头的眼力真的很不错,我就是器域的域主!”

“你来干什么?”凰千淼感觉到他并没有恶意,要是有恶意的话,月白和月钰恐怕会不折手段的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器域域主从容的坐了下来道:“小丫头,你在我们器域,获得了那么多宝贝,是不是该孝敬一下我老人家啊!”

凰千淼嘴角微微的抽搐着,鱼儿是上钩了,可是他竟然是直接讨要,而不是来抢的。

“老爷爷你应该知道我的条件,所以要宝矿……”

“让我当烈家的客卿,烈家可是会承受不起!”

凰千淼摆了摆手道:“那么渡船的核心技术呢!域主爷爷叫出来的话,我一定会给你非常满意的东西。”

“想要学会核心技术,当我的徒弟?”域主开口道。

“你在炼器大比上的那半步超神器我已经看到了,你这个小丫头的天赋让我都觉得可怕,可是你实在是太不认真了,需要老夫这种替天行道的人好好磨练磨练你。”器域域主像是看待稀世珍宝一样看着凰千淼。

凰千淼嘴角抽搐着,磨练她这种懒货竟然就成了替天行道了!

凰千淼道:“如果我说不呢!”

“嘿嘿嘿!小丫头,你别想着强抢,老夫就算毁了也不给你。你对云家葛家做的事情非常漂亮,可是想要那样对付老头子我,那是不可能的!”器域域主嘿嘿的笑道。

不愧是器域的域主,器域发生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恐怕也只有他放任他们才能成事!要是他干涉的话。他们不会那么容易成功的。

“你在逼我!”凰千淼皱着眉头,看着器域域主!

“不逼逼你,也许一代绝世炼器天才徒弟就跑了,所以只能逼逼你咯!”器域域主笑道。

月钰拉着凰千淼道:“小水儿,你要是不想的话,就别答应了!那核心技术我会想办法拿到手的!”

“哎!”器域域主翻了翻白眼看向白钰。“我总算知道这个小丫头为何那么懒散没有上进心了,全是被你给惯的。”

“我就是爱惯着,因为她是小水儿!”月钰温柔的道,却凌厉的看向器域域主!

逼迫小水儿做不喜欢的事情,即使对小水儿有益处,他也不会允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