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凰逆天之废材封印师

第四十三章 矿脉

烈主母跟烈家主那一个爆裂的性子,绝对是极端。看到烈火道:“你这段日子离开烈家,瘦了!这么大了还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

土七他们脸色有些怪异,本来以为烈火在烈家的差别待遇,对她的父母都非常的不喜欢。可是面对这样一个温柔的母亲,他们一时间无言了。

烈火脸色平静的道:“母亲你看错了,我在外面的伙食一向很好。”有楚原那个大厨神在,伙食能够不好吗?

“外面终究不如家里。”烈主母叹了叹气道。

然后拉着烈火嘘寒问暖了一遍,如此温柔的母亲真的玲他们几个人都羡慕了。

凰千淼都想着快点提升实力去凤之界找父亲和母亲了。她拉着土七他们道:“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碍事了,哪儿凉快待哪儿去。”

他们几个也点了点头道:“嗯!”

可是就在凰千淼他们即将要离开的时候,这位烈家主母却道:“蓉儿又生病了,你就帮她一把吧!她毕竟是你妹妹。这些年你受委屈了,都是母亲不要,要不是我怀你们两个的时候出了岔子,让蓉儿的身体不好,你也不会……”

本来要走的五人,差点栽倒了,凰千淼僵硬的看着那一个温柔的慕青,她以为自己活了两世,总共加起来也活了一千多年了,什么大事都碰到过。

可是这样的一位母亲,她绝对是第一次见到。

土七和楚原已经吓傻了,而一向淡定的木白和水清也呆了,凰千淼觉得这器域虽然没有灵域那么惊险,可是一次次的刷新了她的三观。

“都是母亲的错,我……”

烈火的母亲,一直在数落着自己,最后道:“蓉儿这一次病的真的很重,不然母亲也不会来求你,就救你妹妹这一次吧!”

烈火冷静的道:“母亲,烈蓉的病就算我是跪上一百年,她也好不了了。所以你不该来求我,而是去找炼药师吧!”

“这不可能的?以前每一次蓉儿都好起来了,这一次一定能行的。母亲知道你受委屈了,可是为了你的亲妹妹,一切都值得不是吗?”烈主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可是烈火完完全全明白,当初之所以烈蓉能好,那是因为烈蓉的病完全是烈蓉装的。

现在烈蓉中了水清的毒,不让她难受难受,那病怎么可能好。

“母亲,你不要说了,反正我是不会去。”烈火坚定的道。

“烈火!”

“母亲,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母亲了,你请回吧!”烈火转身离开,妥协了那么多次,这一次绝对不能妥协了。

不然老大他们都会狠狠的鄙视他的。

烈火走开,烈家主母那猫儿一般的速度,根本就追不上烈火。

追不上烈火就把目标放在了凰千淼他们的身上了,她走到了凰千淼的面前道:“你们是烈火的朋友吧!烈火这孩子脾气一向不好,爱器域也没有什么朋友,……”

面对一个这么温柔的母亲,一般人都是无法厌恶的,可是听到她对烈火说的话,一向不打女人的三个男生都想扇他几巴掌了。

不过理智告诉他们,他们要淡定。

说完之后,也慢慢的绕回了正题了,她道:“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也心疼,可是烈火毕竟是蓉儿的孪生姐姐,做姐姐的照顾妹妹是应该的。如果我能够让蓉儿康复,我宁愿跪上七天七夜都行。这都是命啊!”

“为了不揍你,我还是走吧!”土七怒气冲冲的走开。

楚原道:“伯母,我也不想揍你,看样子你不会自己走,那么我走!”

他们就算愤怒,这个都是生烈火的母亲,所以不能动手。

木白一双如同古井一般的眼眸看着烈母,然后开口道:“我曾经不喜欢我母亲的懦弱,去而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母亲比懦弱的要可怕上千倍。你是烈火的母亲,我不能杀你!不过别让我不能忍耐下去了。”

木白也走了,一向很少动怒的她此时变得锋利无比。

水清彬彬有礼的道:“这最好是你最后一次,找烈火帮忙。”

这些少年,每一个年纪都不大,可是一个比一个越发的危险。让烈家主母愣住了,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她一眼望过去,便看到了一双清澈的可以看透一些虚妄的水蓝色的眸子,比之土七他们的凶恶,凰千淼却是非常友好的对烈家主母一笑。

“烈家双生子的传说,我听说过哦!”

那可爱的声音,却宛若一个锥子,敲到了烈家主母的心尖。

“什么大预言者,什么魔星。其实一切都是借口而已,一切都是因为烈家双生子。”

“你们烈家曾有语言,一旦烈家出现双生子,那么其中一个人,将会带领烈家走向前所未有的辉煌。”

“你……”烈家主母看着凰千淼,像是看怪物一般。这样的秘密,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从三岁碍事,你们就测试过了烈火和烈蓉的资质,发现烈蓉的天赋更好,而烈火无疑是一个废材。若以你们认为烈蓉才是那一个人,才会对烈火这么不公平!事事让烈火忍让,而烈蓉得到的好处却非常的多。”

“原来真相是这样!”没有想到离开的烈火去而复返了。

烈家主母道:“烈火,你别相信这个小丫头胡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你难道不相信母亲我而相信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烈火十分冷漠的看向她道:“你错了,老大是我这个世界上最信任的人,你走吧!我不想在见到你。”

“烈火,可是蓉儿她!”

“烈蓉那一些小伎俩想必你们也看得穿,只是你们迁就而已,以后你们自己迁就去吧!我不会迁就,看你们选中的人会怎么带着裂解走向繁荣昌盛。”烈火真的怒了。

“烈……”

“不要逼我动手!”烈火的眼眸之中跳跃着怒火,如此暴走的烈火烈家主母还是有些忐忑的,无奈的道:“那我走了!”

凰千淼道:“我本来不想让你知道的。”要是单纯的认为父母偏心还好,可是这种为了家族利益无用而不及更加的让人恶心。

烈火道:“我早该知道的。”

“当初测试的时候,烈蓉给我吃了一个丹药,等到测试之后,我是一个废材,烈蓉却是一个天才。我一直修炼不上去,直到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才好转,甚至不必烈蓉弱。可是即使如此,我去没有打算展露出来,因为我知道无论如何,他们宠爱的都是烈蓉。”

凰千淼拉住了烈火道:“那么烈火,你好好成为那一个语言之人,让烈家人后悔去吧!这么多年你受的委屈,该反击回去的!”

“该是我的,我不会再让给烈蓉了。”烈火拳头紧紧的握住,然后笑道:“木白成了木家的继承人了,我也不能落后。”

“母老虎,说的好像我落后了似的。”土七怒气冲冲的道。

“不过我得回家跟那老家伙说说,土家少主的位置该给我了,把家主之位给我也不错!”土七嘟囔着。

如果自己没有掌握一定的权势,命运将会捏在别人的手中。烈火不就是这样,父亲,母亲,一个个为了家族利益,对她那么不公平。

如果她就是烈家的掌权者,谁敢那么对她!

烈火的决心,也让其他的人有了那一个决心!

老大从来都不说自己的来历!也从来不说自己想要什么?

他们除了知道老大的目标是美男和图书馆第十三层,其他的一无所知!

可是那陆陆续续的各种暗杀,灵域整个域的高手围杀,他们是傻子都知道,老大的处境其实很危险。

即使每一次老大都能全身而退,可是总是被这样追杀,真心不是什么好事。

更何况老大本来就是一个懒的不行的懒货,最想做的事情恐怕就是舒舒服服的抱着美男睡觉。

如果他们能够掌控空之界,那么看谁还敢在空之界对老大动手,一旦动手,强制镇压抹杀就得了。

不过掌控空之界,那是一件非常有难度的事情,不到尊神根本就不可能。而他们现在可以利用自己的优势,慢慢的向着那目标前进。

凰千淼道:“继续回去睡觉吧!烈家住应该会很快的弄好大比的事情,至于那个烈蓉,比赛开始的时候让她好起来吧!”

并不是她想要放过那个女人,只是因为烈蓉是器域第一炼器天才,如果烈火在比赛之中打败她。看烈家人还会把她当宝贝一样供着吗?

水清点了点头道:“好!”他也有这个打算。

烈家主总算知道忙正事了,她家女儿如今是根本治不好,有一个炼药师说过几天就能好,所以也就放心了。

器域和星域直接比赛,因为这一次比赛由星域上门挑起,挑战的是器域最擅长的炼器。所以一切规则都是由器域定下,一旦星域赢了,将会获得一百分。

这是要进入影域排名的积分,虽然灵域赢了,可是星域想要进入前三名,还差得远呢!

这一次器域大比要是能赢,还能看到一点希望。

比赛在三天后举办,不过此时烈家主很心急,因为他们烈家的炼器第一天才现在还病着不能参赛。

虽然他们看不起星域的那一些炼器师,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啊!要是输了他们器域就亏大了。

不过让烈家主开心的是,在比赛的前一天,烈蓉的病奇迹般的好了。

烈蓉好了,却跟烈家主道:“爹,我想要给这一次比赛提一些意见可以吗?”

烈家主道:“这个!”

“我是这一次比赛的主力,为了这一次比赛胜利,就提一点意见,毕竟是为了我器域着想,爹爹真的不可以吗?”烈蓉楚楚可怜的看着烈家主到。

“蓉儿大病初愈,还难为你想这么多,你就跟爹爹说说吧!”烈家主疼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暗叹道,两个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谢谢爹爹!”烈蓉欣喜若狂,不过眼底却是冰冷无比。烈火,让你活着是给我烈蓉做陪衬的,如今你竟然敢对我出手,那么你也没有必要火灾这个世界上了。

比赛开始之日,器域的十位参赛者已经选出来了,一切都是唯烈蓉这个烈家大小姐马首是瞻。

而炼器长老也带着星学院的人前去,其中便有凰千淼,烈火,龙慕寒等人!

炼器长老看向烈家主道:“烈家主,你们可以宣布比赛规则了!”

烈家主走向前道:“比普通的炼器,那对于我们器域的炼器天才来说完全是小儿科,所以这一次不大要比试炼器,而起儿还要比试采矿。”

“采矿!”炼器长老眉头紧皱着。这烈家真的是阴险至极啊!比试这个的话,他们星域更加没有优势了。

其他的家主有些错愕的看向烈家主,明明他们说好的不是这样啊!

不过这样也好,能够让星学院的人输的更惨,竟然要跟他们器域比炼器,明显就是找输的行为啊!

烈家主挑眉道:“莫非你们星域不答应?”

这一场比赛,规定上去由器域主导,星域根本就没有说不的权利,所以炼器长老虽然不满意,可是却还是要回道:“没有!”

如果不答应,那么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他们星域无功而返。

“既然星域没有意见,那么我就接着说将接下来的比赛规则了。”烈家主道。

“所有的参赛者将会去我烈家矿脉采矿,然后以采到矿物的等级和多少来评分,这算是一种分数。接下来便拿着自己采来的矿物炼器,炼制出来的神器的高低,作为第二种评分,综合一下,只要哪一域的拿到第一名,就算是哪一域获胜。”

“不知道各位家主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烈家主看向了另外两家道。

“烈家主的这一次必死啊计划很完美,我们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是啊!我们烈家主这一次安排,非常满意!就是不知道星域的各位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炼器长老真的是气乐了,他们本来就是来上门挑衅的,根本就没有说话的余地,还有什么补充的。

“没有了!就按照你们的意思去吧!”

“既然如此,那么就先送各位去我烈家的大矿脉吧!这一次采集的时间为三天,三天之后开始评分!”烈家主说完,两只飞翼神兽已经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两只飞翼神兽,将会送你们去矿脉,祝你们拿到一个好成绩。”列家主笑道。

烈蓉他们一行人已经坐上了飞翼兽了,凰千淼道:“我们也走吧!”

除了凰千淼,烈火还有龙慕寒以外,其余的六个炼器师都有些不淡定了。他们一直在学院之中深造,对于采矿真的是一窍不通。虽然所有的矿石和材料他们都认识,可是让他们去找真的是为难他们了。

凰千淼道:“跟着本小姐走就是的,你们怕什么?”

飞翼神兽起飞了,脚下炎城的建筑慢慢的变小,朝着一出高耸入云,如同火焰一般的山峰飞了过去。

那就是烈家的大矿脉,烈家的根基之所在!

凰千淼嘟囔着。“烈家主抽风了吧!这样的地方让外人随便进来,他确定脑袋没有进水?”

烈火撇了撇嘴道:“他脑袋进水又不是第一次了。”

龙慕寒道:“小水儿,总感觉烈家的人不安好心,你还是小心一点好!”

“龙慕寒同学,本小姐也姓烈,你说话的时候,给我小心一点!”离开了烈家,烈火的脾气依旧火爆。要不是这在飞行神兽的身上,指不定烈火就跟龙慕寒给打上了。

对于这个男人,烈火他们都是看他非常的不顺眼,龙慕寒无奈的道:“烈火同学对我有些误会!”

烈火道:“没有什么误会不误会的,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清楚!”

她冷哼一声,坐在了一边!

很快这飞翼神兽就降落在地面上了,这一作宛若燃烧的火焰一般的善美,其实是因为地面上的泥土和石块都是火红色的。

飞翼神兽把他们送到这里之后便回去了,等着三天之后来接他们走。

而烈蓉先行一步降落,那一些炼器师已经在烈蓉的带领下进入了这一片矿脉。

可惜烈火一直在烈家不受待见,烈家的矿脉她也没有进来过,所以冰不怎么熟悉。

“要不我们跟着烈而小姐。”他们队伍之中,有一个人提出了建议道。

烈火怒道:“你还有没有骨气啊!跟着那一个女人,你真的以为那个女人会给你占便宜吗?”凰千淼道:“就算跟着烈蓉,也许我们能够找到炼器的矿物,可是根本就赢不了他们,所以我们还是自己走吧!”

凰千淼在前面带路。“你们不想跟着,可以留下来。反正这一次比赛只看成绩最好的就可以了。”

被凰千淼这么一说,他们有些不服气啊!毕竟在星学院,他们可是学长,竟然被学妹给鄙视了,真的是不能忍!

凰千淼走着,就把九宝给抱了出来,凰千淼问道:“九宝,给我好好的找宝贝,不然我把你给丢了。”

“没问题!”九宝拍着胸膛保证道。主人总算想起用它了,她真的非常的感动。

凰千淼再威胁道:“不准坑我,不然我不敢保证不掐死你!”

自己契约了这样一直专业坑主人几百年的坑货兽也是无奈了,九宝信誓旦旦的保证道:“主人,你放心吧!这次绝对不会。”

凰千淼虽然不相信,不过也没有办法,她可没有找矿物的办法,唯有这一只用得上。

可是在这一片森林之中走了一大圈,竟然什么都没有找到。凰千淼不淡定了,揪着它那棱形的尾巴道:“你到底有没一点用啊!”

“主人,不是我没有用啊!只是这一片矿脉看起来很大,其实所有的矿石都被掏空的差不多了,我根本就无从下手。”九宝也非常无辜,这一作山脉其实已经金玉在外败絮其中了。

凰千淼跟烈火对视了一眼,原来真相竟然是如此!

因为根本就没有多少矿石了,所以烈家主才敢让他们进来。而烈蓉肯定是知道哪儿还有剩下来的。到时候他们器域必胜!

就算到时候他们说不公平,可是谁会相信烈家的命脉其实根本就没有多少矿石了。

凰千淼道:“烈家已经走到了这种地步了,隐藏的真深啊!竟然连钰都没有查到。”

烈火沉声道:“这里的矿石是烈家的命脉,是烈家如此强盛的基础,没有想到这么多年来坐山吃空,我烈家已经落得这样的天地了。难怪……”

烈火没有说出来接下来的话,可是凰千淼却知道,难怪相信那么一个虚无缥缈的强盛预言,这么对她。

看到这一处矿脉,凰千淼已经知道烈家的已经步上了灭亡之路了。

烈火道:“老大,怎么办?”

要是烈家主矿脉是这样一个鬼情况,这一局他们输定了!

而找不到好的炼器材料,到时候炼器就算老大的实力逆天,恐怕也超越不了烈蓉他们。

烈家真的是为了赢,完全不折手段了!

这个时候九宝道:“其实这里也并不是没有宝贝,这一座山的构造本来就比较奇特,也许有意外的惊喜也说不定,你们就相信我九宝大人吧!”

秉着为主人好好服务,创造一次绝对不坑主人的记录,九宝这一次真的决定使出百分之一万的力气寻找主人要的矿石。

九宝敢这样说,绝对不会无故放矢,凰千淼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相信你一次!”

可是两天过去了,最终不少人都绝望了,连龙慕寒都坐不住了!

他站了出来道:“小水儿,这一次我们不能输,所以我有另外一个办法!”

凰千淼懒洋洋的道:“你说!”

“我想烈家大小姐应该拿到了不少矿石,我们找不到,那么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从他们身上下手。他们敢算计我们,为何我们不能算计他们。”

反正就是,抢!

比赛规则之中,可没有规定不能抢,而且龙慕寒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所以认为这一个办法是可行的。

凰千淼开口道:“你认为可以,那么你就去了!我懒得去!”她慵懒的靠在了树上,好似这一次比赛的输赢,跟她没有多大的关系似得。

龙慕寒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可是完全看不穿她真正的想法,最终道:“那么小水儿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我绝对不会让我输的。”

然后看向了另外七个人问道:“不知道你们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跟着龙慕寒同学了,总比现在想无头苍蝇一般找要好。”

“是啊!抢虽然卑鄙了一点,不过总比一种矿石都找不到输的惨兮兮丢脸。”

“我们原因跟着龙慕寒同学!”

这七人,全部都站到了龙慕寒的身边,烈火虽然气愤,可是自己老大那么淡定。她也忍住了。

龙慕寒走之前对凰千淼道:“那么小水儿,你自己小心!”说完就带着那七个人,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

凰千淼慵懒的睁开了眼睛,“唔,总算清闲了。”

“老大,你就让他这样做!”烈火气愤的道。

凰千淼嘴角勾起了一抹坏笑,“你难道不觉得他跟烈蓉打起来,会很有喜感吗?”

“我一直觉得,烈蓉恐怕在算计我们?就是不知道她会出什么脑残的招数,直到刚才龙慕寒提出来的计划,才让我想通了烈蓉的打算。她要的就是我们一点矿石都找不到,走投无路的去打劫他们。她此时已经应该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等着我们。”

听到这,烈火都忍不住笑了。“烈蓉使出了这么脑残的计划,而龙慕寒脑残的凑了上去。哈哈哈!一想起来,我就觉得很激动呢!”

烈火得意忘形的笑了起来。然后道:“幸好老大没有跟着去,其实我也有这样的想法。”

“在这一片什么都没有的矿山之中,烈蓉只给我们留了一条路,有那样的想法不足为奇。”凰千淼淡淡的道,捏着九宝这个小圆球。“如果我没有这个坑货在手,也会觉得那是最好最简单的法子。”

“呜呜呜!主人难得对我这么有信心,九宝实在是太感动了!”九宝激动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凰千淼提起了它的尾巴道:“给我快点找,时间不多了!”

“就在前面不远处啊!本来我还想着让主人这么支开那个龙慕寒呢!毕竟前面可是有大宝贝呢!要是让龙慕寒占了便宜可不好。”

“却没有想到他竟然直接跑了,这绝对是天大的好事啊!”九宝激动无比。身形化为了一道蓝光给凰千淼带路。

烈火道:“虽然我不知道九宝找到了什么东西?不过我肯定龙慕寒一定会很后悔!”

对于龙慕寒她可是一点都不同情,有的只是幸灾乐祸而已。

凰千淼无奈的道:“烈火,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了,你是没有见识过九宝的坑货属性有多么的坑主人。”

其实凰千淼也很清楚,逆天的机缘多多少少都会带着一些危险,而其中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九宝太坑了。

不过虽然不全是它的错,多多少少也有九宝的责任。

烈火点了点头道:“嗯!我会知道的!”

九宝站在了一块火红色的石块上,向着凰千淼招爪子!“主人这边,就在这里!”

凰千淼打量着那一块普通的石头道:“你说的东西不是这一块石头吧?”

“当然不是!这下面有东西,主人你把这一块石头搬开就知道了。”

“让我搬?”凰千淼挑眉道。

“老大,还是让我来吧!”烈火知道他们家老大懒。

凰千淼挥了挥手道:“不用了,我还是有苦力的!”

“青龙,出来搬石头!”结果把青龙给召唤出来了,青龙一出来就炸毛了。“死女人,搬石头这样的事情,也敢叫我出来,你实在是太过分了吧!”

凰千淼挑眉道:“不让你们出来,你难道让我们两个弱女子办这么一大块石头吗?”

听到弱女子两个字,青龙差点吐血而亡了!

烈火也嘴角狂抽了起来,老大!从小到大这个词语跟我没有半分钱关系,你到底是有怎么逆天的能力才能说出这句话来啊!

青龙也在暗自吐槽着,烈火这个人类小丫头明显是一个火爆母老虎好不好!至于这个死女人要是是弱女子的话,九重天都可以塌下来了。

凰千淼道:“你到底是搬还是不搬?”

青龙看着那笑的很灿烂的小脸,瞬间感觉到后背发凉,瞬间没有骨气了。“我又没有说我不搬,我搬还不成吗?”

心中却是非常不满,他们都是神兽之躯,*实力是极为的强悍的,这个死女人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其实可以轻而易举的搬开那石头的。

可是她却恶意的来让他做苦力,他那个恨啊!

“轰——”恨意化为了源源不断的力量,让青龙一口气就把那一块大石头给推开了。

等到那一块大石头被推开之后,就露出了一个漆黑的洞口!

凰千淼死死的捏着九宝的尾巴道:“这就是你说的宝贝,这算是什么宝贝!”

“下面,下面有啊!主人!”九宝指着那黑漆漆的洞口道。

“你确定下面不是有一只凶兽张开嘴在等我?”凰千淼狐疑的看着它,这个可能性很大!

“呜呜呜!我害谁都不能害主人啊!主人可是我要保护的人。”九宝哭着道。

此时他们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矿石,这一作矿脉被掏的非常赶紧,而九宝找到的这个地方,他们可以赌一把。

不过她真的信不过九宝,所以……

凰千淼笑着向青龙招了招手道:“青龙,你过来,我跟你说一个秘密?”

青龙虽然知道凰千淼不安好心,不过却还是忍不住好奇的凑了上去问道:“死女人,什么秘密,这么神经兮兮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