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凰逆天之废材封印师

第四十一章 气死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在炎城打我烈家的人。”

“该死的……”

“……”

突然间被偷袭,这些侍卫也彻底的怒了。这一群人是土匪吗?

土七极为嚣张跋扈的道:“烈家,本少最讨厌的就是烈家的人了。胸大无脑,脾气暴躁,母老虎一只……:

土七在那里破口大骂了起来,这让一直沉默的烈火有些反应了。

拳头死死的握住茶杯,恐怕一松手,那茶杯就要碎了。

这要是在星域,烈火早就冲下去跟土七来一个决一死战了,可是这里是器域,下面站着的还是累加的人。

土七越是骂着烈火,打的就越是过瘾,楚原和木白水清他们也毫不客气,一瞬间直接把这一些侍卫踹出了第一楼。

第一楼的门口有不少器域的围观者,看向这几个彪悍的年轻人好奇不已,年纪轻轻如此实力,放在哪儿都是引人注目的天才。

“你们……”这些侍卫被打的伤痕累累,愤怒无比!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蓝衣少女缓缓的从楼上走了下来,大概十四五岁的模样,模样平凡的宛若空之界的砂砾一般,只是那一双水蓝色的眼眸,让她整个人都想的灵动了起来。

土七他们一见到凰千淼下来了,变得像是家养的老虎一般,温顺了起来。

凰千淼开口道:“告诉烈家主,想要见烈火,自己来就是!派人来请烈火,烈火就回去,正把自己太当一回事儿了。”

听了凰千淼的话,众人嘴角独抽搐了起来,在焱城竟然敢指着烈家的人说烈家家主太把自己当一回事儿了,这个小丫头也太嚣张了一点吧!

这个小丫头对他们家主如此无礼,这些侍卫气得脖子都红了,他们刚想怒呵斥凰千淼,就看到她身边的那三个少年在阴沉的看着他们。

被打怕了,当然不会自寻死路。

凰千淼挥了挥手道:“你们全部都给我滚吧!”

这些人灰溜溜的离开了,凰千淼转过身去,慵懒的道:“继续去补觉好了。你们随意!”

“唰——”随意,土七真的很随意了,直接冲到了楼上去找烈火麻烦。

“你平时很嚣张的不是吗?到了自己的地盘竟然变成这个熊样,我真的鄙视你,非常的鄙视你!”

“啪——”烈火直接把桌子给拍碎了,怒道:“你这个死男人凭什么鄙视我,找死啊!”

烈火到了器域,已经是压抑到了几点,土七这样挑衅,完全是点燃了炮仗了。

两个人准备开打,水清指着门口道:“客栈的后院有一出空地,老大布下了空间封印,在那里面,你们爱怎么打就怎么打!”

楚原道:“你们可以打的很爽很爽,嘿嘿嘿!”

木白冷冷的道:“别闹出人命了,老大说起死回生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情。”

“唰唰——”的两声,一黄一红两个声音已经如同离弦的利剑一般飞了出去了。

楚原问道:“我们干什么?”

水清无奈的道:“老大都留下各种疗伤药了,你问我们得干什么?”

“哎!老大偷懒去了,竟然把所有得事情都丢给我们,太无良了。”楚原垂头丧气的道。可是即使被压迫,却不敢站起来反抗。

毕竟他们都知道,老大是有多么的可怕!

土七和烈火两个人打完了,不出意外果然是鼻青脸肿的回来了。

虽然伤势看起来很惨,不过两个人还是有分寸的,而烈火脸上的阴霾也散开了不少。

心情不好,当然要发泄,发泄完了,心情当然就能顺畅了。

烈火的目光望向了窗外,那是烈家所在地。

如今的她,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身边有那么多在意她的队友,那么无论在什么地方,她烈火都要活的像自己。

烈家主得知自己的人被打回来了,简直要气得头顶冒烟啊!

“好嚣张的小丫头,在炎城也跟那么嚣张,真的是无法无天了。”因为担心自己的女儿就算气愤,也走不开。

不过一等到烈蓉的身体好转了,他在这一天的下午气势汹汹的冲到了第一楼了!

“星学院的小毛孩,给我滚出来。”烈家主直接咆哮,怒击的他都不管什么颜面了。

炼器长老感觉到头大如斗,走到了烈家主的面前道:“烈家主,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好好商量。还请你息怒。“

他怎么感觉他们不是来参加比赛的,而是来砸场子的,希望那个小丫头能够适可而止。

“你们星学院的学生打了我的人,还想让我息怒,这可能吗?”

烈家主愤怒的道:“让那一个小丫头和那一群小子给我下来,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你们星学院的人完蛋了。”

“完蛋,怎么个完蛋法?烈家主,你先跟本小姐说说呗!”一个吸血的声音传来。烈家主一眼望过去,便看到了六个年轻人走了过来。

而其中一个少女红衣如火,正是他的大女儿烈火。

而说话的人穿着一声蓝色的长裙,看起来年纪最小,可是那一双水蓝色的眸子看向他却满是轻蔑。

他烈家家主,竟然被一个还没有找打的小女孩轻视了,真是可恨到了极点。

“烈火,给我过来。”烈家主直接命令道。

烈火走向前,只是走了几步而已,极为平静的看着烈家主道:“不知道烈家主找我有什么事情?”

“你是怎么跟我说话的,给我过来,等我收拾完这一群人,你给我回家给蓉儿道歉。”列家主冷着脸道。

“烈家主原来要收拾我们啊!”

“来啊!”

“我们好怕怕啊!”

土七和楚原两个人开始添油加醋,让烈家主的老脸都要绿了!

而凰千淼也十分的放纵他们,就是气死这个老家伙!

烈家主冰冷的看着他们,上一次派来的侍卫实力不强,才能让这一群小子小丫头那么校长,这一次全部都是尊皇高阶的灵者,他们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别想插手!

“来人啊!先把他们抓起来!”

炼器长老挡在了这一群顽皮的有些过火的学生的面前,对烈家主道:“烈家主,他们年纪小不懂事,你又何必认真呢!我们毕竟是星学院的人。”

烈家主道:“我这是要处理私事,你们星学院的人不想倒霉的话就一边待着。”

完全不给行学院任何面子,凰千淼开口道:“炼器长老,这是我们能处理的!”

炼器长老随即一想,他怎么忘了呢!有些怜悯的看了烈家主一眼,直接上楼看好戏了!

烈家主被炼器长老看的有些怪异,不给没有当一回事,再一次令道:“抓住他们!”

可是他突然间发现他们身后的人没有人行动,接着很快便听到了,“砰砰砰——”倒地声,只有烈家主一个人是站着的!

他带来的侍卫,全部都昏迷了过去,脖颈间有一个小红点。

他的瞳孔猛然一缩,这里有杀手,而且是极为强悍的杀手。竟然能够解决这么多人让他都发现不了,那么要暗杀他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必须离开这里,烈家主迅速的后退,宛若受惊的兔子一般远远的逃离了。

一家之主,竟然只有这等胆量,不是一般的有喜感!

“哈哈哈!那样子,真的是笑死我了。”土七忍不住捧腹大笑了起来。

楚原也极为的夸张的笑了。“哈哈哈!就这胆子也能当家主,也太搞笑了吧!”

水清和木白嘴角微微的勾起,而那一些看好戏的人觉得眼前的是幻觉。烈家家主竟然被这么一群小毛孩给吓跑了。

土七踢着脚下这一群人道:“这些人这么处理?”

烈家主一个人跑了,完全不顾这一些为他出生入死的侍卫了!

凰千淼道:“嗯!扒光了挂墙头,让烈家主气得越来越猛烈一些吧!”

刚才烈家主那对烈火的态度,真的让他们非常的恼火。烈火才刚到器域而已,对烈蓉做了什么?他竟然就气势汹汹的让烈火给烈蓉道歉,凭什么?

土七他们嘴角抽搐着。“老大,这个不好吧!”

“不好个鬼!给我动手!”凰千淼开口道。

这事情不关女孩子的事情,所以只有土七他们动手去干那惊世骇俗的事情了!

烈家的一等侍卫,被人挂城墙了,被挂城墙了那还没有什么关系,可是被脱光了。

这绝对是在赤果果的打烈家的脸,烈家主本来经历那暗杀一事被吓的不轻,如今被这样一气,直接被气晕了过去。

“家主……”整个烈家都陷入了慌乱之中。

器域大比的事情就这样耽搁下来了,烈家这一次把关真的有些不对劲。

烈家主病了,作为始作俑者的凰千淼却不满意了。“他生病了,不能安排大比的事情,太浪费本小姐的时间了吧!”

炼器长老嘴角抽搐着,也不看看到底是谁造成的。

凰千淼招了招手道:“烈火,土七,水清,楚原,小白,烈家主生病了,我们带着花圈去看望吧!”

一瞬间,炼器长老听了差点栽倒在地!他很严肃的道:“你们不要在胡闹下去了好不好,这样折腾下去,我都会被你们吓死。”

凰千淼笑嘻嘻的道:“放心!吓着吓着就被吓习惯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不是吗?”

“你们不会真的要带着花圈去烈家吧!”炼器长老低声的道。

“猜对了,可惜没有奖励。老头我们走了!”凰千淼带着人离开了。

而烈火自从打了一架之后也变成平常心了,老大爱怎么胡闹,作为小弟跟着就是了。

至于烈家,跟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很快,烈家的门口就出现了奇异的一幕,六个少男少女带着一群花圈来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他们烈家最近没有死人,虽然受伤的人不少。

凰千淼道:“听说烈家家主重病,我特意来给烈家家主送礼物的!”

侍卫颤抖的指着凰千淼手中那白花花的花圈问道:“你说的礼物,就不会是这些吧!”

“正解!”凰千淼笑的很无害,却让这些忠于烈家的侍卫吐血不止。

“你们……”

这个时候烈火道:“我要回家,给我让开!”

“大小姐!”他们看向眼前这个红衣少女,烈家的大小姐烈火,绝对是他们烈家的耻辱。

整个器域的第一废材,非她莫属!跟她的孪生妹妹二小姐比起来,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说让开,你们没有听到吗?”烈火怒吼道。

他们才响起,大小姐虽然废材,可是脾气却超级不好。要是动起手来,绝对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大小姐,你可以回烈家,可是这些外人!”

“他们是本大小姐的朋友,难道不能进去吗?”

“砰砰砰——”烈火一发怒,显然已经动手了。而且这一次下手绝对不是一般的重。

因为无论烈火如何废材,她都是烈家的嫡系大小姐,这些侍卫也不跟动真格!

解决完了之后,烈火拍了拍手道:“解决了,我们进去吧!”

土七不满的道:“早该这样做了,女人真的是婆婆妈妈的。”

他说完这句话,便看到三道冷飕飕的目光,一道是烈火,还有一道是小白,最后当然就是凰千淼了。

这三个女人,一个比一个难惹,他讪笑道:“口误口误,毕竟老大你们三个,也不像女人嘛!”

一个是母老虎,小白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其实柔弱的外表之下是一颗凶残的心,老大更不用说了。

此话一出,更加引起了众怒,结果一进烈家家门,他们就开始闹不和了,直接把土七给揍了一顿。

对于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烈家,烈火当然非常的熟悉,所以带着他们轻车熟路的进入了烈家,打算看望烈家主。

这个时候一个中胖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看到烈火有些诧异,“大小姐,你回来了。”

烈火淡淡的道:“听说烈家主生病了,所以我老大想来看望一下列家主,我只是陪着一起来而已,管家你比搞错了。”

张管家有些诧异,总感觉这一次回来,大小姐跟平常不太一样了。

曾经的大小姐脾气暴涨,易怒,跟任何一个人都相处的很不好,在烈家几乎被孤立。

也只有二小姐心底善良,时时刻关心她这个孪生姐姐。

而如今的大小姐竟然变得冷静了起来。

“大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家主毕竟养育了你这么多年,你……”

“我不想听你废话,带我们去见见烈家主吧!”烈火挥了挥手道。

“家主现在要休息,可不可以等等!”

烈火冷声道:“我老大的时间非常珍贵,不想等!”跟老大相处了这么久,他们也非诚了解老大的性子。

老大赶着回去睡美人呢!所以这些破事,还是早点处理的好。

一群没有长大的小毛孩如此嚣张,果然是跟大小姐一路货色的年轻人,张管家在烈家干了这么多年的管家,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这么磨磨唧唧的,让烈火都没有太多的耐心了,直接推开他道:“看来不需要张管家带路了,我找到烈家主的在哪,自己先去了。”

烈火带着他们大摇大摆的在烈家走,张管家也试着派人阻挡,可是如今烈火可不想当废材了,凡是当她的人全部都干净利落的踢飞!

看谁该敢挡!

“嘭——”烈火毫不客气的,想要把烈家主的房门给踹开。就在这二个时候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姐姐,不要胡闹了好不好?爹爹现在生病了,被你这样一闹,要是病更加的重了怎么办?”一袭淡粉色的长裙,把烈蓉那完美的身形勾勒出来了,一双温柔的眸子望向了烈火。

烈火听到她的话,也只是稍微的停顿了一下。“嘭——”直接踢开了门!

“啊——”烈蓉捂住了嘴巴,很快就脸色煞白的。“咳咳咳——”了起来。

一瞬间,他们只感觉到一阵风闪过,烈家主此时非常有精神的冲到了烈蓉的面前问道:“蓉儿,你怎么了?”

“蓉儿……”对烈蓉关怀无比,完全不像是一个重病之人。

“爹爹,我没事,姐姐她……”烈蓉虚弱的道。

此时烈家主狠狠的瞪了一眼烈火,怒道:“孽女,你还敢回来,你一回来就让蓉儿不舒服,你怎么不去死!”

烈火的脸色微微的一变,然后像是刺猬一般的了道:“烈家主如果巴不得我死,那么你就杀了我啊!”

“真当我不敢啊!”烈家主扬起手,想要一巴掌给拍下去。

可是他却被一双手给擒住了,“咔嚓——”的声音传来,烈家主和烈火都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少年。

“你想死啊!”烈火怒道。

“我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挂掉。”土七轻松地饿道,烈家主下手很重,土七虽然挡住,手腕已经受了不轻的伤了。

土七看向烈家主道:“要不是看到母老虎跟你那个心肝宝贝女儿长得有九城相似,而且还是孪生姐妹,我真的怀疑母老虎是你从外面捡来的。”这待遇,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就算是非常讨厌母老虎,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土七疑惑的,也正是凰千淼他们所疑惑的!

同样都是女儿,而且还是孪生姐妹,差别大成这样,也有些诡异!

“我烈家的家事,用不着你一个小毛孩管!”被土七一说,烈家主都有些恼怒成宿了,松手把土七给甩开。

土七额头上冒着细汗,那可是一个尊帝级别的高手啊!他如今可上的不轻。

凰千淼示意水清给土七这个笨蛋上药,凰千淼极为了冷冷的瞥向了列家主道:“烈家主,伤了我的人,后果很严重。”

一看到眼前这个小丫头,烈家主就感觉一种死亡的危险跟随而来,他道:“只是误伤了而已,他不冒出来本家主也不会伤到他,作为补偿我会让烈家最好的药师来给他治疗的。”

不过,那一只手,绝对是要废掉的!在他的面前耍横,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烈家最好的药师,不必了,不过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谈?”烈家主有些诧异。

“此时我们星域挑战你们器域,应该是由烈家处理的,不过列家主因为一些不痛不痒的小事,耽搁的有些久了。如果烈家在这样耽搁下去我的让器域域主换一个管事的家族了!”

“箫家,云家,都是可以的,不是吗?”

器域三大家族,烈家,箫家,云家!存在着竞争。要是这点小事他们烈家都处理不好,一定会被人笑话的。

烈家家主道:“比赛的事情,我会找另外两大家族商量,尽快安排好。不过……”

烈家主的目光落在了烈火的身上。“烈火是我烈家的大小姐,不能参加这一次大比!”

“烈火是我星学院的一员,入了我星学院的档案,当然就能参加大比。这可不是烈家主你说的算。”

“可是烈火的炼器实力实在是太差,要不我让我烈家的一个优秀弟子,换了烈火。你意下如何?”烈家主很有自信,一个废材幻一个精英,星学院的人要是不傻,就会答应。

即使无论什么换人,他们星学院的结局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输!

炼器想要赢他们器域,简直是做梦。

凰千淼道:“不换,无论如何我们星学院都不会换人的,烈家主你就死了这一条心吧!”

“哼!到时你可别后悔!”烈家主冷声道。

他阴沉的看着烈火道:“既然回来了,那么就住在烈家吧!”

“我现在是星学院的学员,我会跟老大回客栈,不会住烈家。”烈火直接给拒绝了。

烈火竟然有胆子拒绝他,这让烈家主也十分的诧异。“烈火,你不要逼我!我的忍耐是有极限的。”

在客栈有危险,可是这里是烈家,他想要留个人,不可能做不到。

气愤剑拔弩张了起来,这个时候一个温柔的声音闯入了进来。“爹爹,要不要这样,让姐姐和她的朋友都住在烈家不久好了,毕竟我们烈家比客栈好的太多了,住着也舒服,姐姐很久没有回家了,也想家了不是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