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凰逆天之废材封印师

第十一章 月域

“木白!”木家的这一群守卫,竟然想不起木白是哪位了?毕竟木白在木家的存在感,真的非常的低。

凰千淼道:“你们家的小小姐,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此时,他们才想起木家好像有这么一个人,急忙的道:“小小姐好像都没有回来,我们一直守在门口堵没有看到她回来过,几位要找她去星学院吧!”

“给我滚开!让我进去!”土七暴怒,不想再听这些人叽叽歪歪的。

一声怒吼,让那门卫后退了几步,凰千淼他们大步的走了过去。

此时木白正在跟木家主母南宫秀对峙,南宫秀道:“我已经烤炉好了,就是那于家的大少爷。家世绝对是极为的不错的,配木白你的身份足够了。”

木白冷着脸道:“真的是一门好亲事啊!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于家大少爷已经四十岁多睡了不说,而且还是一个傻子。”

木婉怒道:“你这个废物能够有人要你就是好事了,你竟然还嫌东嫌西的,真的是不识好歹。”

“婉儿,你少说一句!”南宫秀道。

“你娘亲毕竟是一个上不来台面的妾室,而于家的少爷却觊觎娶亲,所以你也不用守孝了,等你娘亲的丧事办完了之后,你就嫁过去吧!”

木白低着头道:“我拒绝,我不嫁!”

南宫秀有些错愕的打量着木白,总感觉这个小丫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得,恐怕是因为她母亲死了而性情大变吧!

“你不嫁也得嫁,这事情我已经跟于家给谈好了,你不要因为你的任性而影响我们两家的关系,那你真的是罪不可赦!”

“我是绝对不会嫁的!”木白冲了出去。

这个小丫头也长了反骨了啊!南宫秀冷声道:“给我拦住小小姐,在她出嫁之前,哪里都不准走。”

“木白的去哪儿,也是你能管的吗?”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进来。

“谁?”南宫秀脸色一沉。

而木婉看到凰千淼却是脸色大变。“凰千淼,你……你……”

这个煞星竟然来了,她把光之学院害成那个样子,光之学院都没有找她一点麻烦,整个空之界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

龙慕寒的失踪,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这个曾经出卖过凰千淼的人感到深深的恐惧。

这个名字,自己可是从女儿的耳中听过不少次数了,南宫秀打量着眼前这个蓝衣少女。长相并不怎么好,年龄非常的小,真的是女儿口中的那个人吗?

凰千淼直接无视了这母女两走到了屋子之中,便看到了床上躺着的那没有气息的女子。

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的模样,她走近一看,的确已经回天乏术了。

身体死了,灵魂散了,神医也难救。

凰千淼看着那连一滴眼泪都没有落下的木白,她不是不伤心,而是心已经被冻结住了。

这个少女,可是比想象之中的要坚强,不愧是她小队里的人。

凰千淼道:“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木白深呼了一口气道:“我要去找我爹,我要让我娘亲风风光光的下葬,不要让这个虚伪的老太婆拦住我!?

虚伪的来太婆,南宫秀明显是中枪了,这不她那一张画着浓妆的脸都变得狰狞了起来。

“你这个贱丫头说什么?”说完已经抬起了她的手准备一巴掌拍过去,可是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掌给抓住了。

土七出手了,他手上力道非常的大,都要把南宫修的手腕给捏碎了。

“放手!”南宫秀怒道。

“走吧!我陪你去!”凰千淼道。

木婉站在了一边,水清淡淡的道:“木大小姐,你也想要阻拦木白吗?”

木婉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寒意往后退,道:“没有!”

南宫秀叫嚣着道:“来人啊!还不快点把他们给抓起来。”

烈火已经不动声色的挡在了木白的面前道:“木白,你想要做什么尽管去吧1我们都可以大闹光之学院,那么大闹木家也没有什么的。”

“嘭——”显然烈火已经认不出出手了。

木白超着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冲了出去!

凰千淼道:“你们五个,留在这里守着,我陪木白过去!”

“老大,遵命!”

楚原的声音嘹亮无比,回应了凰千淼的吩咐。

而凰千淼也跟了过去!

木家家主正在御书房里,可是木白要闯进去的时候却被人给拦下来了,凰千淼还没有出手,月白已经出手了。

“砰砰砰——”

那淡淡的杀气,让木家主感觉到了,脸色一沉,道:“到底是谁敢在我们木家动手。”

这个时候,木白伸出手推开了门!

看到走进来的那一个白衣纤弱的少女,木家主的脑袋却有些转不过来了,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

木白的脸上没有任何悲伤之色,从她初生到现在,这个被她成为父亲的男人,见她的次数不会躲过十次,不认识她也是情有可原的。

木白平静的道:“木家主,我是你最小的女儿,木白。”

“你就是六夫人的那一个废材女儿。”木白自报家门,木家主终于响起了这一号人来着。

“你来这里干什么?”这个懦弱废材的女儿,绝对是他的耻辱。向他一家之主,竟然有一个废材女儿,让人笑话。

木白道:“母亲过世了,我想要风光的下葬母亲,还请父亲允许。”

木家主愣住了,“六夫人去世了,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刘夫人去世,也有六七个时辰了,可是做丈夫的他,却一无所知。

想起那一个温柔的眼里只有他的女子,他还是有些喜欢的,如今听到她的死讯,心里还是有些惋惜。

“我去看看!”

可是当木家主刚出门的时候,突然间有人来传报道:“家主,花夫人生病了,让你过去看他。”

自己的美人一生病,木家主那个心疼啊!开口道:“你也长大成人了,既然你要操办自己母亲的丧事,那么就由你自己操办吧!”

然后急急忙忙的看自己那病美人去了,一个死去的女人,哪里有他真宠爱的美人那么重要。

木白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母亲,这就是你深爱了二十多年的男人,痴心不改,一心只围着他转,眼里容不下任何人。可是最终你得到了什么?这个男人有多么的薄情寡义,你看到了吗?

凰千淼道:“木白!”

木白的脸上无喜无悲的道:“他既然说让我操办母亲的丧事,那么我一定进最大可能的操办,也许需要老大帮忙。我需要钱。”

她虽然是木家的小姐,可是却只是一个庶女而已,再加上平日里懦弱,根本就没有多少积蓄。

凰千淼道:“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不过你可不能光花钱,不办事。”

“既然认了水儿当老大,那么便是我木白一辈子的老大。”不提卖身,没有誓言,这般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无比的坚持。

木白赶回了六夫人的院子之中,为了不饶了已经过时之人的清净,烈火他们已经把木家主母等人扔的远远的了。

整个封印师初级班的几人,都看向了木白,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此时的木白,需要他们的安慰吗?并不,他们只要默默的支持就够了。

看着母亲那沉睡的睡颜。木白开口道:“你们知道我为何想要血封印术吗?即使没有天赋,也要进入封印师的班级学习。”

“那是因为我母亲,我母亲太过痴恋我那个男人,每日都过得痛苦无比。我在书上看到过,封印师可以封印一个人的感情,封印一个人的记忆,也许那个时候母亲应该就不会过得这般生不如死。”木白到。

凰千淼开口道:“木白,早知道你有这样的想法,干嘛不让老大我出手,这种事情,我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做到。”

木白摇了摇头道:“母亲绝对不会答应的,可是如果我是她的女儿,是她的血脉,这样的事情,只有我自己能够斩断。可惜我根本连封印术入门都不成?”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你这样的想法是错的,封印术虽然离开,也许能够封印自己的感情,可是要是真正的深爱,恐怕最强的封印师都无法封印。”

“怎么会这样?”凰千淼不服气了,她觉得明明很简单啊!

可是月钰指着自己的心口道:“那么小水儿,你封印我试试,把我的感情封印!”

“钰,你疯了,我才不会冒这样的险。”凰千淼想都不想的直接拒绝了。

月钰低头在她的耳边道:“小水儿不敢,那么要承认这一件事情?”

“也许,是这样吧!”凰千淼到。也许,真的有一种,最强悍的封印术,都封印不了的东西。

木白的眼神闪烁着,“钰公子做的没错,也许正是如此。”

这个时候凰千淼道:“南宫秀的话,你相信吗?你的母亲是那样死的。”

“我检查过了,母亲真的是溺水而亡。以她的性子,这种事情也是干的出来的。”自己的母亲的爱,太盲目了,能够盲目到连生命都不要。

凰千淼开口道:“不过最终,重要确认一下不是吗?”

“我不是仵作,不过……”凰千淼的目光落在了水清的身上道:“水清,你来检测一下毒吧!”

这绝对是水清的老本行了,所以水清已经走了上去,问道:“小白,可以么!”

木白点了点头道:“母亲的死,我无力回天,不过我也不想母亲她死的不明白的。”

水请点了点头,开始检测,越是如此,越是脸色深沉了起来。

“木白,检测出来的结果,我想你会不想听的。”

木白的脸色白的透明,问道:“难道母亲她并不是自杀?”

水清道:“也许你母亲是自杀过,可是也许她的死并不是自杀引起的,她的身体里从一开始就被下了不少慢性毒药,比如玄阴毒,比如霜九毒,而最近中了一种比较激烈的毒药,结果才导致她死亡。”

这星域第一家族的后院,绝对是不干净的,一个弱女子却受到了那种迫害。要不是木白从小就伪装成懦弱的小白兔,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更不能有今日之成就。

木白的拳头已经“咯吱咯吱”的响了,这般隐忍的她此时已经暴怒了。不过最终却道:“先让母亲安静的下葬再说,至于其他的账,我会一笔一笔的讨回来。”

凰千淼道:“钰,去安排!安排的越盛大越好。”

钰点了点头,“既然是小水儿的吩咐,我当然不会让小水儿失望。”

他们眼中只有一个人,看着木白的遭遇,他们只是扮演着一个无情的看客的角色。不像其他那般人一般,心疼木白。

他们的感情之争对一个人,喜也好,悲也好,心疼也好,都只是针对一个人而已。那就是小水儿。

至于其他的人就算是被灭九族,被剥了祖坟,都跟他们没有一点关系。

他们生来便是在暗地里夺人性命的暗器,一出手便是送人入黄泉,所欲的感情只会增加他们的失误。

可是有一份感情,却已经无可避免的滋生了,为了不让自己变得无用,他们只要守着一份感情就足够了。

木家要办一件丧事,那声势浩大的让人都感觉木家家主本人去世了一般。

整个倾城都挂起来了百步不说,一个棺材竟然都是用万年寒玉雕刻而成,这一切的一切,无疑是在烧钱啊!

要不是木家家主过世了,木家会舍得用这么大的价钱办一个丧礼吗?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木家主还在花前月下呢!突然间听到有人说他死了,整张脸都绿了,马上派人去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

得知的竟然是木白在给她的母亲办丧事,所以才闹出这样的事情来!

花夫人也一脸的错愕。“木白那个小丫头是从哪儿拿了这么多钱,不会是……”

木家主才从没人窝里爬了出来,急忙的冲到了灵堂,看着那华丽却清冷的灵堂,木家主愤怒的问道:“木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木白的名字好记,木家主上一次问过之后,总算是记住了。

木白淡淡的道:“木家主不是吩咐过我吗?要风风光光的把我母亲下葬,我现在不是正在做么!”

“我让你风风光光,可没有让你这样铺张浪费,你的钱是从哪里拿来的,我们木家的钱做么可能花费到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上。”木家主不但愤怒,而且还肉疼的不行。

凰千淼道:“木白用的可不是你们木家的钱,而是我赞助的好不好,你也不想想,你们木家有这等好东西吗?真的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啊!”

木家主的脸色一沉,无比愤怒的看向眼前这个小丫头,“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数落本家主,来人啊!把他们给我赶出去,我要好好的教训这个不孝女。”

“青龙,你丫的给我动手!”万能打手青龙直接被凰千淼给推了出去了,这样的货色还不值得她出手。

青龙一脸的不情愿,可是暗中守着两个杀星,还有一个狂妄到目中无人的男人,他才不敢轻举妄动。

青龙出手了,那些人想要赶走凰千淼,那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自己的手下连一个少年都打不过,木家主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他沉声道:“木白,你到底要怎么样?”

木白淡淡的道:“我想要让母亲入母家的祖坟,最好能够跟父亲你葬在一起。”

就算这个男人对母亲无情,母亲还是深爱着他的,所以她成全母亲的心愿。

听到这话,木家主的脸色变得比锅底还要黑了。“你这是要咒本家主死吗?你这个不孝女!”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尖叫声传了过来道:“她只是一个小妾而已,凭什入祖坟,而且她一个贱人,凭什么想要跟家主共葬,有这个权利的女子,唯有我而已。”

南宫秀也没有往日的端庄,一张脸变得狰狞无比。迫于凰千淼的天魔在场,她一直很安静,也不想惹是生非。可是木白这个要求,完全触犯了她的底线,绝对不能忍。

木家主也皱着眉头道:“木白,你这个要求太过分了,你母亲的身份太低,是绝对不能有那样的待遇的。”

木白道:“如果我一定要呢!”

木家主狠狠的瞪着木白道:“来人啊!小小姐疯了,把我待下去!”

他贪婪的看着那寒玉棺材,还有周围那珍惜木材,这些东西要留给她才行,怎么可以给一个低贱的女人用。

“这是我给母亲准备的东西,谁动谁死!”木白冷声道。

“真的是反了天了!”木家主怒道,一瞬间他们被木家的高手给包围了。

“给我把他们给绑起来,听后处置!”他一定要这些胆大包天的小家伙好看。

这个时候,凰千淼轻笑道:“你们想要把我绑起来,不过你们先看看天上,谁帮谁吧!”

一瞬间,整天天空都变黑了,他们抬头看向天空,瞬间都傻眼了。

“天啊!那是我们空之界最凶悍的飞行神兽黑鹰兽。”

“还有那一个,是体积最大的飞行神兽。”

“还有——”

一边看,他们的心脏都在一边的颤抖,这到底是什么日子了?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飞行魔兽,到了星域,而且还是到他们木家。

一个穿着火红色长袍少年出现在凰千淼的面前道:“姐姐,我挺你的命令,可是把能弄过来的都弄过来了,嘻嘻嘻!效果不错吧!”

她很少动用这样的特权,万兽之中,神凰为尊,这是九重界所有兽类都严格遵守的一条法则。

他们看着那一层层的飞行魔兽,瞬间吞了吞口水,太可怕了1要是这些魔兽们全部都冲了下来,他们木家绝对完蛋了。

木家主怒道:“你们到底使了什么妖法,竟然弄来了这么多飞行神兽,你们这样做完全是破坏空之界的规则。”

凰千淼笑道:“破不破坏空之界的规则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的是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就会飞下来,到时候便是你们木家的毁灭之时。”

他们心中骇然,“我们凭什么听你的,你怎么可能以一人之力,号令这么多神兽。”

凰千淼笑了笑道:“小家伙们!他们不相信姐姐我呢!动手吧!”

无数飞行神兽俯冲而下,刹那间,整个木家都陷入了混乱之中,木家主的脸色也变得惨白无比了起来。

吼道:“够了,快点住手!”

“住手!”

凰千淼戏谑的道:“那么木家主,现在你还在怀疑本小姐的能力吗?”

木家主深呼了一口气,然后道:“你们到底要怎么样?”

所有的飞行神兽全部都空中待命,凰千淼道:“不是我要怎么样,你该问的,是小白。”

木家主把目光转向小白,问道:“木白,你想要怎么样?”

木白淡淡的道:“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先前提出来的那要求。”

先前提出来的!木家主大惊!

而南宫秀已经是脸色惨白的,抓住了木家主的衣袖道:“家主,你千万不能这样做,你要是这样做了,你置我于何地啊!”

听到她的哀求,本来木家主就心烦的不行,现在跟家的烦躁了。

木家都快没了,他还管得了那么多吗?木家主沉声道:“我答应你,我会让六夫人进入祖坟,而且我亲自出面,风风光光的给她下葬。”

凰千淼拍了拍手笑道:“任务圆满完成,大家可以先撤退了。”

那黑压压的一群消失了,木家主的压力也减小了不少,可是看着那一个笑意盈盈的少女,他却不敢放松。

不就是送木白去星学院上学了吗?为何一向懦弱的她竟然会交到折耳猫一群可怕的朋友。尤其是为首的那一个蓝衣少女。

在凰千淼他们的威胁之下,木家主心不甘不愿的把木白的母亲风光的下葬。这成为了星域一件极为震惊的事情。

木白一个人守在了她母亲的墓碑旁,然后道:“老大,你们先离开吧!我想一个人多陪陪母亲。”

凰千淼点了点头道:“好!”

凰千淼他们几个人给木白留出来了一个人的空间。

冷风吹过,整个墓地之中便只剩下了木白一个人,突然间,一道森冷无比的杀气传来。

土七道:“果然不太平啊!”

楚胖子道:“恐怕以小白的聪明早就猜到了。”

水清道:“是木主母派过来的人,依旧没有一点儿能耐。”

烈火道:“嘻嘻嘻1杀气呢!那个小丫头第一次有杀气了。”

风眠依旧在睡觉,没有发表言论!

凰千淼笑道:“你们就在一笔安安静静的看着吧!看着木白用鲜洗掉自己的悲伤,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

木白的天赋不错,可是因为常年伪装,真正的浴血战斗,却从来都没有经历过。

当愤怒,转化为悲伤,一次洗礼过后,她能够成悲伤之中走出来,那么未来空之界的强者的名字里面,绝对会有一个木白。

“小小姐,我们今天,是来送你上路的!你竟然这么喜欢你的母亲,那么就去黄泉之下,陪你母亲好了。”一个人冰冷的道。

来人是一袭黑衣,眼中路出了凶狠的杀气。木白只是淡淡的道:“南宫秀派你来的?”

这绝对是毋庸置疑的,因为木家主绝对没有南宫秀那么傻!以为一旦慕白死掉了,难免凰千淼不会愤怒的想要灭掉他们木家。

也只有南宫秀被气晕了头才会想出杀了木白这样的招数!

一个废材,派他来杀人,这个杀手也感到很愤怒。

杀鸡焉用牛刀。

所以他准备速战速决,抢先动手了,可是刚刚出招,准备一招剞劂掉木白。

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击中目标,他脸上露出了错愕之色,竟然躲过去了!

“轰——”就在他愣神的这一刻,木白跟果断的用了最强的一招。

这个杀手直接飞出去了,等她稳住了自己的身形,错愕无比的看着那一个白衣少女道:“什么?尊皇阶,你的实力竟然达到了尊皇阶!你伪装成废材,都是欺骗人的!”

尊皇阶的实力,一个未满二十岁的尊皇界的天才,即使是一个女子,也会得到木家的重视。

他突然间想明白为何主母会派出他来了。

这个少女要是活着,绝对是主母的一大威胁,这一次黑衣人动了。“你是尊王初阶而已,而我却已经到了中阶,所以受死吧!你虽然填词啊,可是却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

楚原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战场,一阶之差,对于木白来说是一场恶战。尤其是战斗经验极少的木白。

“轰轰轰——”几招过去之后,木白的身上已经挂彩了。

最为沉不住气的烈火还有土七已经想要冲上去帮忙了,就算单打独斗打不过,他们还不是可以群殴吗?

可是他们一个人被凰千淼拉住,一个人被水清给拉住,土七和烈火忍不住了,“小白有危险。”

凰千淼道:“我是老大你们得必须听我的,只要小白还有一口气,那么我是不会出手的。”

“老大……”

“这一场战斗,必须她自己来打!”

他们沉默了,他们每个人都不傻,当然是懂的了!

小白的没有一点杂色的白裙已经染上了血红色,鲜血一滴滴的落下!

“轰——”又是一次不顾一切的进攻,那一个黑衣人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小白也一样倒下了。

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没有呼吸了,而另外一个还有微弱的呼吸。

木白穿着一身血染红色白衣,倒在了这么母亲的墓碑之前,如果她能够活下来,那么她以后将为自己而活。

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刻的光景给震撼了一把,凰千淼道:“伤势封印!”

然后给木白服下了丹药道:“老大在这里,是不会让你死的!”

土七笑道:“你这个小丫头好样的,越级挑战竟然杀死了对方!”

“你是我除了老大第二个佩服的人。”客货哈哈大笑道。

而楚胖子急忙的扶起了小白,水清正拿着他那一些都要干起来了毁尸灭迹的活。

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他们并没有回去木家,而是直接在星城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木白重伤,就算凰千淼的丹药强悍,也需要恢复一段时间的。

土七怒道:“老大,要不要我们去木家把那老妖婆杀了得了!”

凰千淼翻了翻白眼道:“你以为去木家杀人是去切大白菜啊!木家可是星域的第一家族,除了星学院之外的一个比较难对付的家族,里面绝对有不少尊帝级别的强者,我们去杀人简直就是把自己送给别人杀好不好?”

上一次直接调动那么多神兽是一种威胁,也许他们尊帝级别的高手不少,可是也不可能拦下那么多飞行魔兽,所以木家主选择了妥协。

可是他的妥协也不会让人杀上门来了都不还手,要是他们自己的死亡有威胁,那么会不死不休。

土七脸色一沉,道:“那怎么办?”

水清此时开口道:“实力!因为我们实力不够!如果我们有尊邸巅峰,乃至尊神的实力,那根本就不用在意这么多。”

凰千淼笑道:“水清说的没错,我虽然可以请神兽过来帮忙,可是想要真正的给小白报仇,当然是要用我们自己的力量。”

这个时候月钰突然间出现在了他们身边道:“月域欢迎你们,我们月域可是有一个很好的修炼场所。”

他们双眼一亮,然后道:“既然如此,小白恢复之后,我们就启程吧!”

木家把整个星域都找翻天了,都没有找到木白,众人都猜测,木白恐怕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了。

即使派出去的人没有回来,木家主母南宫秀也是这样觉得的。

月域,这是一个被月光笼罩的地域,很少有阳光,常年天上挂着的是月票,而不是太阳。

月华之光,美丽而又柔和,给整个月域都堵上了银色的光芒。凰千淼道:“白,钰,你们两个真会选地方啊!把这个月域据为己有,绝对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月钰开心的道:“小水儿喜欢就好。”

月域的域主府的造型极为的奇特,远远的看了过去,根本就不会发现那只一个建筑物,更像是一轮沉睡在地上的月轮。

可是走进一看,才发现那是一个精致无比的府邸,月域的域主府。

“好美!”

“太美了!”

“天啊!”

“一直听说月域很美,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会美成这样哇!”

他们惊叹道,每个人的双眼都放光,从星域来到月域的他们完全跟土包子进城似的。

“走吧!”月钰抱住了凰千淼走进了域主府,

“恭迎域主归来!”

“恭迎白钰大人归来。”

“……”

一走进去,他们齐齐恭敬的弯腰道。

可是当他们刚刚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感觉到眼前一切在做梦似的!

天啊!他们的白钰大人竟然抱着一个少女!这怎么可能?

他们白钰大人不是喜欢男人吗?不是从来都不碰女人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个的人全部都变成石雕了,烈火他们很纳闷,域主府那么的美,为什么这些下人怎么个个都傻傻的呢!

凰千淼懒洋洋的道:“这儿的环境太美,钰和白也很美,我好像吃掉呢!”

她双手搂住了钰,真的恨不得啃了他啊!

凰千淼如此开门见山的提出来,让钰也是新生旖旎之念,正想要给凰千淼一个吻来着。

这个时候一个暗红色的身影出现,把凰千淼狠狠的拉到了自己宽敞的怀抱之中道。

“小主人,我可以给你吃掉哦!未离绝对有你想象不到的美味。”

一个黑衣闪过,一道森冷的光芒从未离的脖颈见划过,未离轻飘飘的躲过,一缕红色的发丝落下。

“这两双生子欺负我,小主人,你得好好教训他们才行。以多欺少,太可恨了。”未离撩起了凰千淼的长发道。

月白冷冰冰的看着他,而月钰笑的越发的柔和。

而未离却继续挑衅着。“小主人,他们不肯从了你,我从了你怎么样?走,我们找个房间好好的单独相处!”

未离拉着凰千淼就想走,可是却被一白一黑两个人给拦住了,而凰千淼注视着未离,笑道:“未离,这可不是你真正的想法哦!”

他们可是本命契约,所以彼此的心意也感觉得非常得清楚。

未离跟她太像了,即使他们彼此都非常的在意对方,也许是因为契约的关系,也许是因为美貌的关系,亦或者是其他的原因,可是……

未离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更不会在没有什么事情都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让自己的城池失守。

未离的目光闪了闪,无奈的道:“如此心有灵犀也不是一件好事,这就被小水儿看穿了,其实我很胆小呢!”

白虎的千年守候,蓝的步步为营,月白和月钰联合行动,都在他家小主人的心里有一定的地位了呢!

而自己地位如何,他很清楚,所以才会不停的挑衅这两个人。

在他还没有确定能够在小主人的心里填上很大的一块的时候,他可不会先投降的。

美色,对于他家小主人来说诱惑力很大,而且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既然到了月域了,我想我们该好好切磋切磋了。”月钰笑道。

“也是!”

“你们两个二对一,太不厚道了好不好。”未离抱怨道,这两个人合作的实力相加,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一个在明处暗袭,一个在暗处给出致命的一击,完美无缺的合作,他必输无疑。

凰千淼道:“可是我好困啊!你们走了,谁陪我睡!”

一个黑色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凰千淼的身后,白道:“我陪!”

“好呀!”

这让月钰和未离都暗恨不已,那个冷冰块见缝插针的功夫实在是太厉害了。

“走!我们打一场,速战速决吧!”

月域的一出隐秘的地方,爆发出了一场震撼的大战,狱火蔓延开来道:“月钰,你有种不要偷袭啊!”

“刷刷刷——”几道月白色的光芒飞过,借着月光,隐藏着自己的轨迹!

“又是这个!”未离有些咬牙切齿的道,急忙的躲闪。

不知道过了多少招,也分不出胜负来!

“你给我出来!”

未离怒道,作为一个暗杀者,真的出去跟人杀,那简直是傻子的行为。

可是白钰怎么可能是傻子!

这一战,到了天明,都没有结果1

结果第二天换人了,换成了月白,到了最后未离觉得自己吃大亏了,这两天晚上他都在战斗,都无法陪小主人了。

可是他们两个,可是尝到了不少甜头。

“该死的,有兄弟了不起啊!有双生兄弟,就能这么阴险的算计人啊!”

不得不说,月白和月钰他们兄弟,在人数上绝对是占有着绝对的优势。

水清他们,直接被月白送到了秘密基地去了,接下来他们要面对的是往死里操练,不过为了变强,这些都是必须的。

凰千淼问道:“钰,为什么不让我去!”

白钰道:“那些训练对你没说没有挑战。”

凰千淼自己也知道,最快的提高实力的办法就是找到水晶莹的碎片,可是那碎片被死死的藏在星域学院之中找不到。

白钰又道:“其实最初,小水儿就有了自己的打算了吧!过不了多久,月域应该会来一批客人的。”

凰千淼点了点头道:“嗯!我动用了神凰的血脉,行踪暴露,他们要是不来的话,那实在是太没用天理了。”

“不过月钰这么漂亮的地方,要是伤到了我会心疼的,所以他们要是赶来,我会尽最快的速度处理掉她的。”

她在星学院,想要动她的人是不敢乱来的,可是一离开学院,恐怕会事故不断的来。

而这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她可不是当初被封印的死死的,一点力量都没有的凰千淼了。

要是有人赶来杀她,那么就做好被杀的准备吧!

------题外话------

推荐一篇玄幻文【盛宠驭鬼妃】—【易洋】为救心上人,阿九魂穿诡异的世界,从此一双阴阳眼看阴阳两界,白天跟人打交道,夜里给鬼拍寂寞,生活混乱一地鸡毛。

什么?

还要替原身嫁人?

对方还是个哑巴残废?

**

【不想洞房夜】

“来来来,祝我们早生贵子。”

某六默,喝。

“祝我们夫妻和睦白头到老。”

某六默,再喝。

“再祝你妈额不不不,是祝贵妃娘娘是个好婆婆。”

某六继续喝。

“祝明天艳阳高照……”

某六看着醉倒在桌上还“祝”个不停的人儿,罕见的勾了唇,伸去抚摸她头的手却半道握拳收回,而后,喝光剩下的酒,准备自己将自己灌醉,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