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95章 探口风!

到达ICU病房区域的时候,陆吉祥的步子很轻,她虽然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但不代表她就不会问人了。

一路询问而来,她终究还是找到了阿新。

长长的走廊上很安静,偶有护士走过,也是步伐匆匆。

隔过透明的玻璃,她看到了监护室里浑身插满了管子的阿新,他的生命气息好像很薄弱,躺在雪白的病床上,除了微微起伏的胸膛以外,一切都是平静的。

哐当!

忽然,身后响起异声。

陆吉祥瞬间转过身,却意外的对上了秀姑娘惊讶的目光。

“你好!”

陆吉祥率先出声,礼貌的问候。

“您、您好……”

秀姑娘的反应很惊慌,她有些手足无措,未施粉黛的小脸上,一双如同溪水般的双眸,就像是受了惊的麋鹿似的,格外的无辜可怜。

这是一个能够激起男人保护欲。望的女人!

当然了,这也是陆吉祥第一次正儿八经的打量她。

不得不说的是,这个秀姑娘的确很漂亮,就像是一株娇弱的百合花。

“我叫陆吉祥,你别害怕,我只是来看一下他。”陆吉祥说道,一边指了指监护室里的阿新,她在微笑,并尽量的让自己看起来和蔼可亲一些。

“我、我叫秀姑娘。”

相比较陆吉祥的镇定,秀姑娘的反应还是很局促不安。

“你的全名就叫秀姑娘?”陆吉祥疑惑道,不禁挑起了眉梢。

起初,她以为,秀姑娘只是一个尊称,就如同别人会称呼她为陆小姐是一个意思。

“我、我就叫、就叫秀姑娘……”

“噢。”

陆吉祥点了点头,自然的转过脑袋,继续看着监护室里的阿新,边道:“他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你知道吗?”

秀姑娘摇头。

她揪着秀气的眉头,表情是怯生生的。

“医生们说、说阿新的情况很、很严重……我也、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能醒过来……”

“你肯定很担心他吧。”陆吉祥说道。

秀姑娘抿着唇。

过了几秒钟以后,她才轻轻的点头‘嗯’了一声。

陆吉祥扭过头,重新将目光看向她。

她觉得有点奇怪,但具体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你和阿新是从小就认识的?”

“是的。”秀姑娘继续点头,她明显是迟疑了一下,方才缓缓的开口道:“我和阿新是邻居,他、他是个好人,一直就对我很照顾。”

如此平淡的语气!

为什么就没有担心的感觉呢?

“你们……”陆吉祥皱着眉,仔细的观察着秀姑娘脸上的表情:“是情侣?”

秀姑娘愣住。

她像是没反应过来一样,表情有些呆,双眼也很迷茫。

“喂?”

陆吉祥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秀姑娘回过神,连忙答道:“是、是的,我们是情、情侣……”

“是吗?”陆吉祥挑起眉,语气奇怪:“我怎么觉得你好像”

“我和阿新是情侣!”

秀姑娘忽然出声将她打断,她语速很快的说道:“我和阿新从小就认识,我们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度过了很多快乐的日子,但是我的阿爹不喜欢他,所以才会逼着我延续家族传统,选择了抛绣球择亲,我是被逼无奈的,其实我最想嫁的人是阿新!”

这一次,她倒是没结巴了。

可是,为什么有种在背诵课文的感觉?

陆吉祥的心里很奇怪很奇怪,但她就是说不出这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

“你没事吧?”

她开口问道。

“没……”

秀姑娘摇头,深深的垂下脑袋。

陆吉祥叹了一口气。

“很抱歉,希望我今天的贸然打扰没有给你造成任何麻烦。秀姑娘,你放心吧,虽然阿新对我做过不好的事情,但他也并不是有意的,所以我不会起诉他,等着他的病好了以后,我会让宋锦丞送你们离开的。”

“啊!”

秀姑娘忽然抬起头,惊讶的看向她。

“送、送我们离开……”

她的表情再次变得惶恐不安,非常的楚楚可怜。

陆吉祥见状,连忙解释道:“你别误会,放心吧,不会把你们送回海城的,呃,全国很多个城市,你们可以自由选择,想去哪里都好!”

秀姑娘嗫嚅着唇:“我觉得这里就很好……”

“呃?”陆吉祥皱眉,问道:“你喜欢首都?”

秀姑娘点头,大概是有些紧张,她的两只手都拧在了一起。

陆吉祥很纠结:“首都有什么好的啊?这里有雾霾,还有沙尘暴,空气污染很严重的!”

秀姑娘不说话,只是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

陆吉祥有些气馁。

“吉祥物?”

走廊尽头,裴谦的声音传来。

两个女人同时转头望去。

裴谦很快跑了过来,微微喘气:“外面在下雨,什么时候走?”

“现在就可以走。”

陆吉祥答道,一边看向秀姑娘,真诚道:“再见,希望阿新能够早点恢复健康。”

秀姑娘一个劲儿的点头。

“走吧。”

陆吉祥转身就要走。

怎料,她刚迈出一步,衣摆被人拉住。

她回过头,看到秀姑娘正两眼哀求的看着她:“我求你,别把、把我送走……”

陆吉祥正欲开口回答。

“你谁啊?”

裴谦却忽然出手,毫不犹豫的就一把推开了秀姑娘。

娇弱的女人往后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

“喂!”

陆吉祥很惊讶。

在她的印象中,裴谦从来都是翩翩优雅的。

虽然,他偶尔会毒嘴,但绝不是一个会对女人动粗的男人!

“走不走?”

相比较陆吉祥的反应,裴谦则是淡定很多。

“走!”陆吉祥点头,最后看了眼秀姑娘,转身跟着裴谦离开。

所以,她并不知道,就在她转身的瞬间,裴谦曾扫了一眼秀姑娘,警告意味极浓。

秀姑娘被吓得一个哆嗦,再也不敢出声。

……

回去途中,陆吉祥很沉默。

裴谦开着车,试图说点轻松的话题来打破尴尬。

“前段时间,听说你和锦丞去海城了?玩得开心吗?”他一边开口问道,一边驾驶着车。

陆吉祥没说话。

裴谦想了想,又道:“自从你们走了以后,我一直都在相亲,燕环肥瘦,高矮胖瘦,我全部都见过了。哎对了,有一次啊,我还遇到了一个特别奇葩的女人,你知道她在看到我以后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

陆吉祥无动于衷。

她很平淡的开口:“什么?”

见她终于有了反应,裴谦也来了劲儿。

他继续说道:“那个女人的年纪比我大,估计是见我长得秀色可餐吧,所以在见面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问我:喂,小伙子,你活儿如何?”

陆吉祥转过头,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什么意思?”

“就是那方面好不好的意思!”裴谦回答得很隐晦。

陆吉祥秒懂。

“好恶心啊你。”她做嫌弃状:“赔钱货,你就这么恨嫁吗?”

“我不是恨嫁,老爷子的寿宴就差五天了,我必须早点找到人,不然就没法交差啊!”裴谦说道,长叹了一口气:“我只是想找个长期女友而已,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是你的要求太高了!”陆吉祥说道。

裴谦嘿嘿一笑,道:“要不,你给我介绍?”

“有介绍费吗?”陆吉祥看着他,决不可放弃任何一个敲竹杠的机会!

裴谦很肉疼。

“宋锦丞难道就没有给你钱吗?那家伙比我富有好吧!”

“我只是劫富济贫!”陆吉祥回答得义正言辞:“把你的钱拿给婚姻介绍所,还不如拿给我,我可以帮你捐给福利机构啊,算是给你积德行善吧,不用说谢谢,谁让我是活雷锋呢?”

裴谦彻底无语。

到了皇朝上院以后,外面的雨势减小不少。

两人同时冲进雨幕里,裴谦将外套披在陆吉祥的头上,以防止她被打湿。

回到家里,陆吉祥刚打开门,便发现客厅里的灯是亮着的。

她心里‘咯噔’一下。

莫非,宋锦丞回来了?

裴谦看到客厅里的灯,心里已经明白。

他开口道:“我就不进去了,俗话说送佛送到西,我已经完满完成任务,再见!”

说完,撒丫子就溜。

“喂!”

陆吉祥欲挽留。

可惜,裴谦就跟一阵烟似的,转眼就没了。

她无奈,只得关门进屋,在玄关处换了鞋,小心翼翼的走进家里。

客厅里没有人,沙发上放着男人的西装外套。

“宋锦丞?”

她喊了一声。

没有任何回应。

不过,她听到厨房里有声音。

当即举步走进厨房,却发现里面依然没有人,不过,电磁炉上正煮着姜汤。

“回来了?”

宋锦丞温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陆吉祥赶紧转过身,有些惊疑不定。

“下着雨还出门?”

男人走了过来,撩了撩她的刘海,浅笑道:“裴谦呢?”

“走了……”

陆吉祥呆呆的。

“去坐着吧。”宋锦丞道,一边走进厨房里,他伸手关了电磁炉,熟练的将锅里的姜汤倒进旁边的白色小瓷碗里。

整个屋子里都是姜汤的味道。

陆吉祥皱起鼻子,默默地转身走进客厅里。

她刚坐下,宋锦丞也走了进来。

“喝了!”

男人说道,一边弯腰把瓷碗放到茶几上。

陆吉祥看了一眼那乌黑的汤汁,下意识的摇脑袋。

“你没放可乐?”她表情厌恶:“光是姜汤的话,很难喝的!”

男人笑得温和。

“喝了它。”

他再次说道。

陆吉祥听他这语气就知道,这姜汤她是喝定了,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无奈之下,她只有端起瓷碗。

“我少喝一点好不好?”

她眼巴巴的望着他说道。

“你觉得呢?”宋锦丞看着她。

陆吉祥叹气。

她闭上眼,准备一口气将这碗姜汁喝光,却被男人拦住。

宋锦丞皱着眉,脸色不大好:“想被烫?”

她倒是差点忘了,这碗姜汁的温度还是滚烫的。

没办法了,她只有小口小口的慢慢啜吸着。

可是,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但不管怎样,最终,她还是将整碗姜汁喝了个底朝天。

宋锦丞点头,很满意。

“哇,好辣呀!”

陆吉祥不断地吐舌头,满脸的痛苦之色。

男人端着碗离开,丢下一句话:“茶几上有苹果。”

闻言,陆吉祥赶紧就伸手拿起了一颗苹果,张嘴就是吭哧一口。

呼呼,感觉好多了。

……

晚上,洗过澡以后,陆吉祥站在镜子面前,伸着脖子正在认真的给自己脸上抹乳霜。

刚抹到一半,男人走了进来。

陆吉祥从镜子里看了他一眼,继续着自己手上的动作。

宋锦丞倒也不在意,直接开始脱裤子。

本来呢,陆吉祥还很淡定。

可是,当耳边传来那一阵哗哗水声的时候,她有些不淡定了。

“喂,你就不能去隔壁上厕所吗?”

她气呼呼的扭头看向男人。

不管是有意无意,她到底还是看到了男人的那个玩意儿。

‘腾’的一下,整张脸爆红。

“烦死了!”

女孩儿嘴里嘟嚷一句,转身往外走。

男人倒是很镇定,不管她怎么说,继续动作不变。

陆吉祥溜到了隔壁客房里的卫生间,对着镜子继续抹霜,等着她再回到卧室里的时候,宋锦丞正在洗澡,房间里很安静,只有浴室里的水声传出。

她脱鞋跳上床,准备躺下睡觉,却在无意间看到了男人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鬼使神差的,她伸手就拿了过来。

手机有屏幕锁,她毫不犹豫的输入自己的生日。

结果显示,密码错误!

她并不气馁,想了又想,接着又输入了宋锦丞的生日。

还是密码错误!

这下,她有些郁闷了。

密码是什么?

正在这时,浴室里的水声停了。

她连忙把手机放回原位,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男人走了出来,一边用毛巾在擦头发。

陆吉祥抬头看了眼。

“过来!”

宋锦丞沉声道,直接在床边落座。

“干嘛?”陆吉祥看着他,依然躺在被窝里没动。

宋锦丞将目光落向她,道:“帮我擦头发!”

陆吉祥撅起嘴,不情愿的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她拿过男人手中的毛巾,半跪在床上,笨拙的为他擦着头发。

“宋锦丞!”

她开了口。

男人‘嗯’了一声,斜身将床头柜上的手机拿了过来。

陆吉祥见状,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直勾勾的盯着他解锁的动作。

一串很陌生的数字!

“怎么不说话?”

宋锦丞没听到她的声音,不禁回头看她一眼。

“你手机锁的密码是什么意思?”女孩儿哼哼一声。

宋锦丞挑眉。

“你不知道?”他好像有些意外。

陆吉祥摇头,皱起小眉头:“既不是你的生日,也不是我的生日,难道是爸爸妈妈的生日?”

她以前在微博里看到过一句话,说是男人们的手机密码都很简单,一般都是自己的生日,或者就是爱人的生日!

所以,她才会往生日上面去猜想。

“都不是。”

这时,宋锦丞的声音传来,他含笑道:“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啊?”

陆吉祥张大嘴。

宋锦丞继续道:“记得我们的结婚日在哪天吗?”

说实话,她还真不知道!

“呃……”

陆吉祥回想了一下,可惜,记忆模糊。

当初她在得知自己已经结婚的时候,早就被吓的六神无主了,哪还记得是那天是何月何日啊!

“不记得?”男人看着她,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陆吉祥咽了咽口水,有些艰难:“呃,这个嘛……”

宋锦丞不说话,等着她的回答。

“……不记得了。”

陆吉祥颓废的垂下脑袋。

宋锦丞深吸一口气,道:“11月5日,陆吉祥,我只说一遍,给我记住了!”

“噢噢!”

陆吉祥点头。

她谄笑起来:“宋大人别生气,我这次绝对记得牢牢的,来来来,我继续给您擦头发。”

说完,继续手中的动作。

所幸的是,宋锦丞倒也没再说什么。

只不过,直到熄灯睡觉了,他的脸色都不怎么好。

黑暗里,陆吉祥躺在床上,借着窗外泄入的月光,悄无声息的打量着身边的男人。

他双眸微阖,表情安详,少了白日里的凌厉,清俊的脸庞,在朦胧的月光下宛如美玉。

说真的,宋锦丞的确算得上是绝世好男人,他对她很好,结婚这么久了,她都没进过厨房,更别说为他洗衣做饭,这些事情,他从未要求过。

似乎,他对她的要求,从来就是很低很低。

“睡不着?”

安静的房中,男人的声音忽然响起。

陆吉祥一惊。

她看着男人,却发现他依然闭着双眼。

“你还没有问我今天晚上去哪里了。”陆吉祥开口说道,有些紧张。

宋锦丞睁了眼。

他在黑暗中看着她,表情很模糊。

“你愿意说,我就听。你不愿意说,我就不问。”他说话的语速很缓慢,轻轻淡淡的,就像是落在他容颜上的月光。

分不清是凉,还是暖。

陆吉祥吞了下口水。

“我去了医院。”她说道:“第一陆军总医院。”

男人‘嗯’了一声。

然后,便没了然后。

陆吉祥很疑惑,她想不明白,难道这个男人就不会好奇吗?

想了下,她继续又道:“我去看望了阿新和秀姑娘,而且,还和秀姑娘说了话。”

她实在是期待男人的反应。

可是该死的,他就是没有任何反应。

“得到答案了?”

男人淡淡开口,一只大手抚上了她的脸。

陆吉祥挺憋屈的。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坏人。”

她这样说道。

男人轻笑,问道:“为什么觉得像坏人?”

“我对秀姑娘说,只要阿新的病好了,我就会让你把他们都送走。”陆吉祥开口道:“可是,那个秀姑娘好像不大乐意,她说她希望能够留在首都。”

宋锦丞没说话,表情有些冷。

可惜,陆吉祥并没有注意到,她还在说着话:“我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要留在首都?全国这么多座城市,难道就没有更好的了?”

“放心,她们会走的。”

男人沉沉的出声道。

“噢?”陆吉祥挑眉,问道:“你有办法?”

宋锦丞‘嗯’了一声,却不愿意多谈。

“宋锦丞……”

“行了,早点睡吧。”

“噢……”

陆吉祥无意见,闭眼睛睡觉。

她倒是很快就进入了睡梦中,可是,宋锦丞却没这么容易。

他想了很多事情,纷繁的思绪令他毫无睡意。

直到,身边熟睡的丫头无意识的钻进了他的怀里,并双手双脚的将他缠住。

宋锦丞无奈的抱住怀里的这团温热,闭了眼。

……

次日,陆吉祥还在睡觉,却被横空抱起。

她惊醒过来,发现宋锦丞正抱着她往卫生间里走。

“你干嘛?”

她喊道,一边用手勾着他的脖子。

宋锦丞没说话,直接把人放到马桶上坐着。

陆吉祥抬起脑袋,正要张嘴说话,却很震惊的发现,男人的睡衣下方以及裤子档前,居然沾着一滩猩红色的血迹。

“啊!”

她惊呼,不可思议的指着他:“流血了,你、你的小弟弟受伤了?”

宋锦丞听到她的话,先是震惊,随即又愤怒起来。

“把自己弄干净!”

他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陆吉祥有些懵,没明白男人这是什么意思。

忽然!

她赶紧低下脑袋,伸手掀开睡裙。

乖乖哟,是她来大姨妈了!

半小时以后,她满脸通红的走出卧室。

宋锦丞正在厨房里煮面,听到女孩儿的脚步声,他头也没回的说道:“先坐着,面条马上就熟了。”

“噢!”

陆吉祥拉开椅子坐下。

很快,男人将面条端上桌,上面还有一个金灿灿的煎蛋。

“真香!”

陆吉祥使劲的吸了一口气。

“快吃吧。”宋锦丞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吃完了一起出门。”

陆吉祥吃了一口面,边道:“今天要上班?”

“嗯。”

宋锦丞应道,在她对面坐下。

他拿着筷子,动作慢条斯理的吃着面。

陆吉祥眨了眨眼睛,继续问道:“那我呢?”

“跟着我。”

男人答道。

陆吉祥皱起眉:“你要借调我多久?”

宋锦丞将面条咽下,抬头看她:“不出意外的话,你可以要换个工作单位!”

言下之意就是,陆吉祥无法再在首长办公室里继续呆下去。

陆吉祥有些不乐意。

“为什么?”

宋锦丞表情不变:“你以为,我会让你继续再在成樾手下工作?”

原来如此!

陆吉祥忽然裂开嘴笑了起来,她眼中闪着光:“宋锦丞,你就老实交代吧,是不是吃醋了?”

男人低头不吃面,不予理会。

陆吉祥哈哈大笑。

吃过了早餐以后,陆吉祥主动揽下洗碗的工作,却被男人拒绝。

无奈之下,她只有上楼换衣服,顺便把男人的外套取了出来。

当她走进厨房里的时候,男人已经洗好了碗,这会儿正拿着干毛巾在擦碗,并将它们一个一个的按着顺序放进碗柜里。

是谁说的,工作中的男人是最帅的!

同样的,其实男人在干家务活的时候,也很帅!

宋锦丞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站在厨房门口的女孩儿。

他浅笑:“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陆吉祥点头,心中暖呼呼的。

宋锦丞关上碗柜,朝她走去。

“我帮你把外套拿下来了。”陆吉祥举起手中的西装外套。

宋锦丞看了眼,道:“等一下,我先去换件衬衣。”

“好!”

陆吉祥冲他一笑,特别的甜:“我等你呀。”

宋锦丞离开。

陆吉祥则是走到客厅里坐着等待。

刚坐下,手机却响了起来。

“喂?”

她摁下接通键以后,放到耳边。

“您好,请问是陆吉祥吗?”对方是一个男人,很有礼貌。

“是的,我是陆吉祥。”她答道。

“我是成樾主任的助理员,姓李,事情是这样的,你的工作调令已经正式下来了,现在需要进行一下工作交接,你回首都了吗?”

“我在首都。”陆吉祥答道:“现在就需要交接吗?”

“是的,现在就需要。”李助理答道。

陆吉祥稍微考虑了一下。

但不等她回答,对方的声音继续又传来:“我知道你现在已经被政治部暂时借调了过去,但是你毕竟还是咱们办公室里的人,不管怎样,你抽空过来一趟吧,把工作交接一下啊,耽误不了多长的时间。”

“好吧。”

陆吉祥只得答应:“我下午的时候过来。”

“好的。”

说完,双方挂断电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