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94章 和你有关的梦!

早上,陆吉祥起床以后,顺便洗了一个头,正拿着吹风机在吹头发,宋锦丞到了。

她很惊讶。

“这么早就过来了?”

“给你们送早餐。”

男人说道,一边顺势接过了女孩儿手里的吹风机。

陆吉祥倒是自觉得很,立刻转身就坐到了床边,仰着脑袋等着男人来伺候。

“早餐呢?”

她问了一句。

“拿给妈了。”宋锦丞回答道,拿着吹风机站在床边,开始细心的替她吹头发。

陆吉祥在笑,仰着脑袋,笑眯眯的。

男人看她一眼,唇畔弯起:“笑什么?”

“开心呗!”

陆吉祥答得不假思索,她继续道:“我昨天做了一个梦,和你有关!”

男人‘嗯’了一声,手指灵活的穿梭在她的发间,边道:“梦到什么了?”

陆吉祥眨了眨眼,嘴角弧度加大:“我梦到你请我吃了一顿大餐!”

“好!”

男人闻言,丝毫不犹豫的答道:“下午请你吃大餐!”

“我还没说完呢!”陆吉祥看着他,明亮的眼里有狡黠的光:“是你亲自做的大餐。”

男人动作微顿。

片刻后,他很无奈的点头:“好,你要吃什么,我都做!”

这下,陆吉祥算是彻底的笑了起来。

吹好了头发以后,两人一起走出房间。

还没进客厅,便听到了里面传出来的童音。

“外公,外公,这个字读什么呀?”是安陶陶的声音。

陆吉祥很意外。

但紧接着,陆爸爸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个字读‘国’,中国的国!”

“噢,中国的国,我记住啦!我记住啦!”

安陶陶开心的拍掌。

“爸。”

陆吉祥走了进去,看到父亲正和安陶陶一起坐在沙发上。

安陶陶的手里举着一张报纸,帅气的小脸上,笑意嫣然。

“舅妈!”

看到陆吉祥出现,他立刻高声喊了一句。

陆吉祥点了点头。

“舅舅!”安陶陶接着又看向宋锦丞,笑得眉飞色舞,只听他说道:“外公好厉害啊,他教我认识了好多字,舅舅,我喜欢外公!”

“陶陶!”

陆吉祥启了声,皱着眉头:“不要乱喊外公!”

按照辈分关系,他不该喊自己的父亲为外公。

“为什么不可以?”安陶陶睁着一双眼,表情很萌:“舅舅的爸爸是外公,舅妈的爸爸就不是外公了吗?”

呃!

这个逻辑……她竟无言以对!

“小孩子嘛,随他怎么叫都好!”

陆爸爸忽然出了声,表情很慈爱。

“爸!”

陆吉祥很意外,向来严谨的父亲,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孩子真讨人喜欢!”陆爸爸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安陶陶的小脑袋,一边说道:“男孩子的好奇心比较强,不过这孩子很聪明,我教他的字,他几乎都是一学就会!”

“陶陶最聪明!”

安陶陶听到有人夸他,立马开始鼓掌,半点也不害臊。

陆吉祥无语了。

原本,她还以为老爸会找宋锦丞的茬,可没想到,半路里杀出来一个安陶陶!

总有意外啊!

吃过了午饭以后,因为安陶陶在下午还有钢琴课,宋锦丞不得不带着人离开。

在等电梯的时候,陆吉祥歪着脑袋,一直盯着宋锦丞在看。

男人瞥她一眼,微微勾唇。

“想说什么?”

他含笑出声。

“啧啧啧……”陆吉祥摇头,连连道:“宋锦丞,真没想到啊,你居然会使出这么一招!”

“嗯?”男人挑眉。

陆吉祥不说话,只是指了指旁边的安陶陶。

她并不认为,宋锦丞把安陶陶带过来,只是无意之举!

“老人都喜欢小孩。”

宋锦丞只回答了这么一句话。

陆吉祥闻言,正欲开口,却被安陶陶抢了先:“舅妈,舅妈,你什么时候给舅舅生个宝宝啊?”

他的表情天真无邪。

陆吉祥却一怔。

生宝宝?

不知怎么的,她忽然想起了那个与她素未谋面的孩子。

作为母亲,她甚至都不知道他曾存在过。

“陶陶!”

宋锦丞出声低斥。

安陶陶委屈的撅起嘴巴,可怜兮兮的:“陶陶想要一个妹妹!”

宋锦丞皱眉,转头看向旁边的女孩儿。

陆吉祥的脸色有些苍白,更是令瘦弱的她,看起来愈发单薄。

“别多想。”

他怜惜的把她揽进怀里,声音很柔:“我会尊重你的意见。”

关于孩子的事情,到底是成了两人之间的一根刺。

陆吉祥摇头,只是将脑袋埋进他的怀里,声音有些瓮:“不怪你……”

她不怪他。

是的,她想明白了。

已经过去的事情,在纠结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叮!

前边,电梯门已经打开。

安陶陶率先跳了进去,一边冲着她们招手,一边做着鬼脸:“进来抱啊,舅妈,舅舅,你们好羞羞!”

宋锦丞搂着人走进电梯里。

相比较安陶陶的欢乐,这两个大人倒是沉默得很。

……

下午两点,宋锦丞将安陶陶送去了兴趣班。

陆吉祥坐在车里等待,无聊的拿着手机在看新闻。

“吉祥?”

车外,一道声音传来。

陆吉祥抬头望去。

一个打扮朴素的女人正站在外面,年龄大概在五十岁左右,手里还拎着一个菜篮子,盯着她的眼里闪烁着不确定的光。

陆吉祥皱起眉,收起手里的手机。

女人走了过来。

隔着车窗玻璃,女人再次开口问道:“打扰一下,请问、请问你是吉祥吗?”

陆吉祥狐疑起来。

她将车窗降了下来。

这里是城区,旁边不远处还有一个治安亭,所以,她并不担心这个女人能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请问您是?”

陆吉祥问道。

“我是苏泯文的妈妈。”女人出声回答道,表情有些激动:“我认识你,你就是吉祥,你是潇潇的好朋友,对不对?”

当听及对方是苏泯文的母亲时,陆吉祥的脸上有了冷意。

“您有事吗?”她没什么表情的问道。

她不喜欢苏泯文,所以,连同苏泯文的家人,她都没什么好感!

可是,苏母似乎并不在意她的冷淡,径直就开口说道:“我家泯文在国外读书,但是”

“我知道他在国外!”

陆吉祥不耐烦的打断她,说道:“请您直接说重点,好吗?”

她的厌恶,已经完全溢于言表。

周潇潇还在翟耀的手里受苦,所以很抱歉,她实在是无法对苏泯文的家人抱有什么好脸色。

在她的潜意识里,如果不是苏泯文太过懦弱,周潇潇如今也不会落到翟耀的手里!

“吉祥,我知道你是潇潇的好朋友,就算阿姨求你了,你让潇潇帮个忙,让我也去国外,好不好?”苏母哀求的说道,竟然还掉了泪。

陆吉祥撇开视线。

有没有搞错,这苏泯文一家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对不起,我办不到!”

她直接拒绝。

苏母闻言,居然将手伸进了车里。

她一把就抓住了陆吉祥的手臂,有些激动:“你一定能办到的,你一定能办到的,潇潇她现在的男朋友很有钱,只要她肯松口,我就能去国外照顾”

“放手!”

陆吉祥挣扎起来,手肘不注意撞到了车门上,痛得她飙泪。

“吉祥,就算阿姨求你了,我求你了……”

“你放手啊!”

陆吉祥痛得龇牙咧嘴,一边还要应付苏母的胡搅蛮缠。

她的力气可真大。

陆吉祥挣扎了几次,硬是没能挣脱开。

苏母很激动,甚至有些语无伦次:“周潇潇她都已经毁掉了我儿子的后半生,凭什么还要把他送出国,她怎么能这么狠心,她怎么也不怕遭报应!”

“神经病啊你!”

陆吉祥听见她诅咒周潇潇,忍不住的反驳了两句:“苏泯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出国,他不是也出卖了周潇潇?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苏泯文他就是”

她的话说到这里,戈然而止。

因为,宋锦丞回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

男人表情沉沉的大步走来,大手一伸,很轻松的就把苏母从车边拎开。

他的动作毫无怜惜,就像丢个垃圾似的,随手就把人扔到了一边。

苏母差点摔倒。

“吉祥!”

她想重新冲过来。

陆吉祥见状,赶紧就把车窗玻璃给升了上来,避之不及。

宋锦丞侧过身,瞥了眼苏母。

他表情阴鸷,眼神儿更是犹如锋刃般的锐利。

苏母心里咯噔就是一下。

她像是瞬间就中了邪似得,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好自为之。”

男人生冷的丢下这句话,绕过车头钻入驾驶室内,驱车离开。

苏母久久的站在原地。

原来,她求错了人!

……

另一边。

陆吉祥抚着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天,好惊险!”

她呼了一口气。

宋锦丞开着车,斜睨她一眼:“认识那个女人?”

“嗯!”

陆吉祥点头。

她并没有注意到男人的脸色,径直说道:“她是苏泯文的母亲,呃,你认识苏泯文不?好吧,我给你解释一下人物关系,周潇潇你认识吧?周潇潇以前有个男朋友,这个男朋友的名字叫做苏泯文,然后刚才那个女人就是苏泯文的母亲!”

宋锦丞听了,没什么反应。

“然后?”

“然后……”陆吉祥先是长叹了一口气,忽然又握起拳头道:“那个人居然要我去找周潇潇帮忙把她送出国,然后和她的儿子见面,啊呸,真是不要脸!”

宋锦丞冷笑。

“原来是这样。”

“什么意思?”陆吉祥转过头,奇怪的看着男人:“宋锦丞,为什么我觉得,呃,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男人闻言,回道:“我为什么要惊讶?吉祥,在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贪婪的,谁都向往好的东西。”

“这倒也是。”

陆吉祥点头,一边道:“可是,国外有什么好的?人家有的外国人,还巴不得来咱们中国生活呢,咱们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谁比得过?”

“真没看出来,你还挺爱国!”男人浅笑。

“那是,我可是共青团员!”陆吉祥骄傲的抬起下巴。

宋锦丞淡淡摇头。

车厢内沉默了一下。

而后,陆吉祥有些不确定的开口:“宋锦丞,你说,我要不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给周潇潇?”

“你觉得呢?”

男人眉目昭然,容颜清俊永隽。

他继续道:“如果要我说,你最好还是保持沉默,毕竟,这是别人家的事情。”

“有道理……”陆吉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但是,她还是有些不甘心。

“苏家真是太不要脸了!”

她替周潇潇不值得。

大学同窗这么多年,她怎么就没能早点看穿苏泯文的为人呢?

以前,她还觉得苏泯文挺好的,每次她们吵架的时候,她还帮忙劝过架呢。

可如今想来,她真是后悔极了!

真不该替那种人渣说话!

不知不觉,轿车停了下来。

陆吉祥回过神的时候,宋锦丞已经熄了火。

“下车。”

男人说道,一边解开安全带。

陆吉祥朝外看了眼,扬起眉梢:“逛商场?”

“你不是要吃大餐吗?”男人看着她,声音温和:“家里没食材,我怎么做?”

一听这话,陆吉祥倒是笑了起来。

“好好好!”

她连忙下了车,很快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两人携手走进商场内。

超市在商场的负一层,现在正是人多的时候。

“我去推车!”

陆吉祥自告奋勇。

“好!”男人点头,笑望着女孩儿去取推车。

这时候,他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屏幕,毫不犹豫的掐断。

“谁的电话啊?”

女孩儿返了回来,正巧看到他掐断电话的举动。

“不重要的事情。”男人答得随意,一边提步进入超市内。

陆吉祥赶紧跟了上去。

“想吃什么?”男人问道。

“红烧鱼,辣子鸡,粉蒸排骨,酱爆牛肉,还有”

“你吃得完吗?”男人出声将她打断。

陆吉祥一脸的痞子相:“这是我的事,反正你只需要给我做出来就好!”

“浪费可耻啊,丫头!”

男人很是无可奈何。

陆吉祥不在乎,屁颠儿屁颠儿的推着购物车,一直都跟在男人的身后。

整个果蔬区,只有宋锦丞一个人是穿着笔挺的西装,他在认真的挑选蔬菜,敛眉低眸,神情认真。

旁边的服务员见状,有些目瞪口呆。

陆吉祥站在旁边,看着男人专注的样子,心里溢满了感动,暖乎乎的感觉。

“宋锦丞。”

她忽然出了声。

“嗯?”

宋锦丞抬起头,手里还拿着刚挑好的葱,他笑道:“是不是觉得无聊了?”

陆吉祥摇头。

宋锦丞挑眉,看着她道:“那你这是什么表情?”

“感动呗!”陆吉祥说道。

宋锦丞笑。

“这就感动了?”他说道:“我以为,我这是在赔罪。”

赔罪?

陆吉祥继续摇头。

“没有,你何罪之有?”

“我骗了你。”男人说道,他的表情很认真:“吉祥,关于孩子的事情,是我的错,但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选择隐瞒。”

陆吉祥低下脑袋。

“我已经想过了,这件事情不该怪你的。”她闷闷的开口说道:“你也是为我好,孩子没了,你比我更伤心,这我都知道。”

宋锦丞深深的看她一眼。

“你明白就好。”

说完,继续低头挑选洋葱。

陆吉祥没说话,可是有一颗晶莹的水珠儿,忽然掉在了地面上。

宋锦丞注意到。

他重新抬头看向女孩儿,很怜惜,很无奈:“丫头,不哭好不好?这里可是超市,不怕丢脸啊?”

他半开玩笑般。

“我又没哭……”

陆吉祥抹了把脸,愤愤然的指着购物车里的洋葱:“都怪这些洋葱!”

宋锦丞听到这话,不知为何,心里忽然就软成了一片。

“傻丫头。”

他摇头,朝着女孩儿摊开双手,一只手里还拿着洋葱。

“过来,让我抱抱。”

陆吉祥盯着他。

几秒后,她还是慢吞吞的走了过去,主动地倚靠在他的怀里,两手抱着他的腰,像是个孩子似的。

宋锦丞在她眼角一吻,柔声道:“乖点,要哭回去哭,如果实在无聊,可以去前边的零食区看看,今天我买单,嗯?”

这……这完全就是把她当成孩子在哄!

“这可是你说的!”

陆吉祥淬然把他松开,气呼呼的就往零食区走去。

买就买,谁怕谁!

……

回到皇朝上院的家中,宋锦丞将食材拎进厨房里,开始着手准备下午的大餐。

陆吉祥则是抱着零食,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厨房里水声。

“宋锦丞!”

她出声喊了一声。

两秒不到,男人的声音传出:“怎么了?”

“我今天是骗你的,其实我不想吃大餐,只要是你做的饭,我都喜欢!”女孩儿继续开口说道,她也不管男人是否能够听到,反正她就只说这一遍。

意料中的,宋锦丞没有再回答。

转眼,到了下午。

陆吉祥有些犯困,茶几上全是她吃过的零食袋。

宋锦丞走出来的时候,这丫头正抱着遥控器在换台,一脸无聊透顶的模样。

“开饭了。”

他出声道。

“啊,开饭了?”

陆吉祥闻言,赶紧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瞄了眼墙上的钟,很意外:“现在才五点半啊。”

“可以了。”宋锦丞点头,说道:“进来帮着端菜。”

“噢……”

陆吉祥点头,有些小期待的跟着男人走进了厨房里。

结果,她惊住了!

红烧鱼,辣子鸡,粉蒸排骨,酱爆牛肉……这些,这些不都是她说过的菜名吗?宋锦丞居然把它们全部都做出来了。

“虽然有些浪费,但是偶尔浪费一次,应该也没什么关系。”男人很淡的说了一句,示意女孩儿可以把菜端出去。

陆吉祥超感动的。

不过,她刚把菜端上桌,不速之客就来了。

不用猜,除了裴谦以外,还能有谁?

“你怎么来了?”

当陆吉祥看到门口站着的是裴谦的时候,当下便立刻把门堵住,不让他进。

“好香啊……”裴谦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夸张的道:“你老公难得下一次厨,我是来捧场的,哎呀,你走开走开走开……”

陆吉祥就是不让他进。

“吉祥。”

宋锦丞站在玄关口,淡然启声:“让他进来。”

男主人都开口了,陆吉祥变没法了。

她很不高兴的看向宋锦丞:“是你让他来的?”

宋锦丞点头。

“是我。”

“你让他来干嘛?”陆吉祥很不乐意,嘴巴撅得老高。

“喂喂喂,你不欢迎我啊!”裴谦听到她这话,开始叫嚣:“我可是客人!”

陆吉祥瞪他一眼。

“好了好了,来者是客,反正有这么多菜,吃不完的。”宋锦丞把人拉进怀里,笑意晏晏的看着女孩儿,柔声道:“不要小气!”

“我哪有小气!”

陆吉祥急得跺脚,没有多想的就道:“我还想单独和你”

“咳!”

宋锦丞怕她说出什么豪言壮语,轻咳打断她。

陆吉祥撅着嘴巴。

裴谦竖着耳朵在偷听。

“走,我们洗手去。”

宋锦丞搂着人离开,转身之前,瞥了一眼裴谦。

裴谦朝他比划了一下,表示事情已经办妥。

……

吃过饭后,裴谦洗碗。

“为什么要我洗碗?”

裴谦闻言,立刻拍桌站起。

宋锦丞表情不变:“不然,你以为我让你过来干什么?只是吃饭吗?”

“啊啊啊,这不公平!”

裴谦大叫。

陆吉祥见状,板了好久的小脸,终于笑了起来。

晚上七点多。

宋锦丞因为临时的公事,必须出门一趟。

陆吉祥送他到门口,垫脚在他唇边一吻,笑得很灿烂:“我等你回来。”

“好!”

宋锦丞点头,很快离开。

哪料,待男人刚离开以后没多久,陆吉祥立刻回房里开始换衣服,出来以后,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坐在客厅里的裴谦。

她皱起眉。

“你怎么还没走?”

裴谦瞥她一眼,一边摁着手中的遥控器:“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不关你的事!”

陆吉祥丢下这句话,直接就往门口走去。

裴谦扔了遥控器,连忙就追了出去。

秋季的首都,夜色降临以后,真的很冷。

陆吉祥在前边走,裴谦在后面跟着。

“喂,你到底要去哪里啊?”裴谦抱着双手,很无语。

陆吉祥不回头,出了皇朝上院以后,站在马路边等车。

裴谦看了眼手表,继续道:“这都快八点了,你到底要去哪里啊?大晚上的还出门,是不是想被你老公骂?”

陆吉祥不说话,招手拦车。

可惜,她一直就拦不到。

裴谦盯着她,忽然道:“我有开车,你要去哪,我送你过去!”

陆吉祥闻言,立马停止了招车的动作。

“你有开车过来?”她看向裴谦,终于开口说了一句。

“是,我有车!”裴谦点头,连道:“说吧,你要去哪?”

“你先去把车开过来。”

陆吉祥说道。

裴谦狐疑的看着她:“你该不会是想趁我走开以后,再偷偷溜走吧?”

“我没你这么无聊!”陆吉祥翻白眼,继续道:“快去把车开过来,我最多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你快去啊!”

裴谦答了句‘好’,立刻跑回皇朝上院。

大约三分钟以后,他把车开了出来。

陆吉祥拉开车门,毫不迟疑的坐进副驾驶座里,并道:“去第一陆军总医院!”

“啊!”

裴谦很惊讶。

陆吉祥转头看他,皱眉道:“你怎么了?”

裴谦摇头。

“没,我没怎么啊。”

“是吗?”陆吉祥挑眉。

裴谦的表情有些奇怪,他有些犹豫:“呃,你去医院里干嘛?生病了?要不,我们还是给锦丞打个电话吧。”

“为什么?”

陆吉祥看着他,皱眉道:“不需要给他打电话,你现在就开车去陆军医院,快点!”

裴谦没办法,只有硬着头皮开车上路。

一路来,他已经把车速降到了很低很低。

可惜,陆吉祥认识路,不然他肯定要带着她绕路。

半小时以后,他俩到了医院停车场。

“把你的手机拿给我!”

陆吉祥忽然出声。

裴谦意外:“什么?”

“快点,把你的手机拿给我!”陆吉祥盯着他,目光很警惕:“为了防止你给宋锦丞打电话,快点,把电话交出来!”

裴谦无可奈何,只好把手机交给她。

陆吉祥得到手机以后,立刻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她目的性明确,直接就是冲着医院的住院部大楼。

裴谦跟着下了车,看着女孩儿所去的方向,吓得是心惊胆战!

不行!

他必须得给宋锦丞打电话,不然这迟早要出大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