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93章 我很想你!

因为堵车,路上耽误了不少的时间,等着陆吉祥匆匆忙忙的赶到机场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了晚上的八点多钟,秋季的夜晚,寒风瑟瑟。

陆吉祥付了车钱,疾步赶到咨询台,在得知从海城到达首都的飞机因为天气原因有所延迟以后,她才不由得大舒了一口气。

这证明,她还是有接机的机会。

十点以后,机场里的乘客愈来愈少,整个大厅里面便只有寥寥的几个人。

陆吉祥坐在椅子上,将自己缩成一团,手里捧着从麦当劳里买来的热咖啡,一边小口小口的啜饮着,一边耐心的等待。

前方,滚动的大屏幕上显示,海城前往首都的飞机,终于落地。

她很激动,不停的在往前边探望。

而在她望眼欲穿的目光中,宋锦丞走了出来。

他穿着一身黑色风衣,身材挺拔修长,俊美的脸上写满冷漠,而那双深邃的眼眸,更是如同黑夜下的深海,透着冰冷的漠然。

在他身后,跟着一众随行人员。

但最打尖儿的,却是一个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女人。

她正亦步亦趋的跟在宋锦丞的身后,隔得不远不近,始终低着一颗脑袋,在这一众西装笔挺的男人里面,显得尤为惹眼。

陆吉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咯噔就是一下。

宋锦丞居然把这个女人带了回来!

“宋”

她正欲出声唤他。

“哎……”

前方,秀姑娘的脚下忽然踉跄了一下,差点摔掉。

整个队伍停了下来。

宋锦丞转回身,看着秀姑娘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

秀姑娘轻轻点头,始终一副小媳妇儿的模样儿。

然后,继续往前走。

这一幕,就像是一根针,重重的扎在陆吉祥的心里。

她张着嘴,却再也喊不出声。

队伍还在继续朝前移动,宋锦丞的手里拖着自己的行李箱,他走得并不快,但举手投足间,哪怕只是一个侧面,依旧是吸引人的。

突然,男人停住了脚。

然后,就在陆吉祥淬不及然的目光中,转头望来。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撞。

宋锦丞的眼中有惊讶一闪而过。

陆吉祥偏了头,手里还捧着热气腾腾的咖啡,心里却是拔凉拔凉的。

她真不该来。

静默了足足有十秒钟。

陆吉祥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她忍不住的重新抬头望去。

惊!

不知何时,宋锦丞已经站到了她的面前。

“不是让你别来吗?”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峻的容颜,声音异常的深沉。

陆吉祥咬着唇,脸上写满倔强。

“好,我走!”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

手腕被瞬间拽住。

她整个人被男人拉进怀里。

她的鼻子不小心撞在了男人坚硬的胸膛上,疼得她不禁皱起了五官,眼眶里迅速积起了氤氲雾气。

宋锦丞低眸看着她。

“冷吗?”

他问道,不等她回答,大手已经摸向了她颈项间的肌肤。

有些微微的凉。

他不禁皱眉,当即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陆吉祥低着脑袋,一动不动。

“为什么要来?”

男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陆吉祥抬起头颅。

她撞进了一双深邃的黑眸里。

宋锦丞皱着眉,对于她的擅作主张,他很不高兴。

“行了,你不用回答,走吧。”

他说道,转身就走。

陆吉祥杵在原地没动。

男人走了两步,忽然回身。

他眉目冷清,眼中亦有厉色:“需要我抱你吗?”

陆吉祥咬住唇,忍着那种想要掉泪的感觉。

她跟了上去。

两人出了航站楼以后,轿车已经等在外面。

秀姑娘穿得很单薄,此时正瑟瑟发抖的站在一辆黑色的轿车旁,在看到陆吉祥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很惊讶,但很快又恢复如常。

宋锦丞目不斜视。

他亲自拉开了后座车门,示意陆吉祥坐上去。

“我自己会打车!”

她很固执。

可惜,这招对宋锦丞没用。

男人直接就把她扯进了车里,并在她要下车以前,跟着坐了进去。

‘嘭’的一声,车门关闭。

静谧的车厢里面,便只有她们两个人。

陆吉祥气得不行,斜斜的歪倒在后座车椅上,眼泪唰唰的往下掉。

宋锦丞亦有怒气。

“开车!”

他斥道。

司机坐进车里,开始发动引擎上路。

那个秀姑娘并没有跟着坐进来。

一路来,谁也没说话。

陆吉祥一直看着窗外风景,身上披着的外套,已经被她扔还给男人。

她的手里还拿着那杯咖啡。

只是,杯中的咖啡已经倾斜了出来,褐色的水液粘在她的手里,有些黏糊糊的感觉。

过了没多久,她感觉到身边传来动静。

然后,她手里的咖啡被人取走。

她当然不乐意了。

“这是我的”

她倏地转头,话还没说完,却住了嘴。

宋锦丞的手里拿着纸巾,正握着她的手,轻轻地替她擦拭着手背上的咖啡水渍。

他的神情很专注,俊美的侧面轮廓,此刻显得格外的柔和。

“不要胡思乱想。”

他温和的开口说了一句。

陆吉祥听了这话,有些气不过。

“我胡思乱想?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她讥唇反驳。

男人的动作微微一顿。

继而,他将她的小手整个握进手心里。

他笑了一下,可惜在光线晦暗的车里,并不明显。

“不想听我解释?”他问道。

“不想!”

陆吉祥咬牙,想要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里挣脱。

男人握得很紧。

“生气了?”他继续问道。

“我为什么要生气?”陆吉祥瞪着眼,气呼呼的说道:“宋锦丞,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男人长叹了一口气。

“果然是生气了。”

他轻声喃喃。

“我没有生气!请你听清楚,我没有生气!”陆吉祥大吼,对着男人就是一通呵斥:“怪不得你不让我来机场接机,原来就是为了那个女人,宋锦丞,你果然够混蛋的,你说,你去海城的那些日子里面,你究竟是在工作,还是去厮混了?亏得我为你伤心了这么久,你又是怎么做的?你、你这个王八蛋!”

男人诧异的愣住。

“你在为我伤心?”

他抓住了这段话里的关键词。

陆吉祥闭起嘴巴,气呼呼的转过头。

“吉祥?”

宋锦丞凑近她。

女孩儿将他推开,完全不买账。

宋锦丞彻底无奈了。

他正欲开口,轿车却停了下来。

“首长,已经到了。”

司机出了声。

举目往外望去,四周一片陌生。

陆吉祥好奇的看着窗外,终于在远处耸立的大楼顶上,看到了第一陆军总医院几个大字。

“在车里呆着。”

宋锦丞说了句,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陆吉祥想跟出去。

男人回头看她,目光略冷:“不准出来。”

外面的温度很低,这丫头的身体不好,很容易感冒。

他在担心她。

可是,陆吉祥听了这话,却觉得是宋锦丞有什么事情,不想被她看到。

她趴在窗户上,使劲的往外看去。

她看到那个秀姑娘也下了车,正规规矩矩的站在原地。

宋锦丞走了过去,对着她说了几句话。

因为隔得有些远,陆吉祥听不清楚,她只能看到秀姑娘在不停的点着脑袋,似乎还哭了?

很快,一个男人领着秀姑娘离开了,好像是朝着医院大楼的方向走了去。

她们要干什么?

陆吉祥的心里有很多疑惑。

此时,宋锦丞已经返回车里。

“你在机场等了多久?”

这是他坐进车里以后,开口问的第一句话。

陆吉祥抿着唇,不吭声。

宋锦丞看着她,很有耐心:“吉祥,回答我!”

每次他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总是有种上司在命令下属的感觉。

让人很不爽!

“不关你的事!”

陆吉祥就是不告诉他。

宋锦丞沉默。

车厢里的气压在降低。

司机没有上车,一直站在外面。

“我和那个女人没有任何关系!”

男人忽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陆吉祥倏地抬头,意外的看着他。

宋锦丞却不给她消化的机会,径直又道:“吃晚饭了吗?”

陆吉祥下意识的摇脑袋。

宋锦丞稍微思忖,转了头,吩咐司机前往‘晚竹’。

……

夜风徐徐,两人到达晚竹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以后。

宋锦丞牵着人下了车。

进了门,首先映入人眼的,还是那口大铜缸。

陆吉祥歪头往里面看了一眼。

她发现,大铜缸里的锦鲤已经被换成了睡荷,绽放得十分妖娆。

服务员领着人上了二楼包厢。

宋锦丞点了菜。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菜便被端了上来。

陆吉祥大概扫了眼。

黄山炖鸡,虾仁芙蓉蛋,蛋黄豆腐,徽式双冬,雪湖玉藕,几乎全是清淡的菜,完全不辣!

她皱起了眉。

宋锦丞为她盛了米饭,放到她面前。

“晚上要少吃辣,对胃不好。”

男人说道,一边又为她盛了汤。

陆吉祥拿起筷子,默默的开始吃饭。

吃了没几口,她发现宋锦丞也端起了碗。

“你也没吃饭吗?”她不由问道。

宋锦丞侧头看她。

“飞机餐很难吃。”他半开玩笑的说道。

陆吉祥‘切’了一声,低头开始往嘴里扒饭。

她今天的胃口还不错,吃了两碗米饭,在男人的要求下,硬是喝光了一整碗的鸡汤。

酒足饭饱以后,两人手拉手的走出‘晚竹’。

陆吉祥沉默的走在男人的身边,身上罩着他的外套,衬得她的身子很是娇小。

“每天在家里的时候,有没有按时吃饭?”

男人忽然出声问道。

“嗯。”

陆吉祥点头,看着地面上的影子。

“你给我打过电话?”宋锦丞继续问道。

陆吉祥抿着唇。

她才不想承认,免得这个男人得意。

“基地里没有信号,所以我接收不到外界的任何通讯。”男人不疾不徐的说道:“所以,在海城的这段日子,我一直都是关机。”

陆吉祥挑眉。

他是在和她解释原因吗?

“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她还是忍不住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宋锦丞脚步一顿。

他回头看她,脸庞带着笑:“你不是不想听解释吗?”

“你到底说不说!”

陆吉祥瞪起眼,颇有几分悍妇样儿。

宋锦丞笑得更深,徐徐道:“如果我说,只是顺路捎上她,你信吗?”

“不信!”

陆吉祥回答得不假思索。

宋锦丞表情不变,他点头道:“嗯,我猜你也不相信。”

“喂,你到底说不说啊!”

女孩儿没了耐心。

宋锦丞看着她,答道:“我说的是实话。”

陆吉祥微恼。

她甩开了他的手,美眸瞪圆:“你在敷衍我,宋锦丞,为什么你就不能严肃一点?”

“我很严肃呀。”

男人说道,一边伸手欲拉她。

陆吉祥毫不犹豫的就拍开了他伸来的手。

她往后退了一步,气呼呼的:“那个女人一直都想要嫁给你,而你居然把她带回了首都!宋锦丞,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男人皱起眉。

他当然有考虑过,所以,他才拒绝她来接机。

怎料,这丫头根本就不听话!

“吉祥。”

他万般无奈,目光看着她:“你要相信我!”

陆吉祥偏过头。

“我只相信我的眼睛!”

她说道。

空气,似乎瞬间凝固。

宋锦丞脸色沉沉,眼眸很黑,浓得像是墨汁。

“为什么我们非要为这些小事吵架?”他说道:“我很想你,小猴子!”

他从来都不是擅长花言巧语的男人。

通常情况下,他只会做,不会说。

可如今,他说了‘想’字。

陆吉祥的心里,忽然就涌起了一股酸涩的感觉,令她很难受,非常的难受。

“我不喜欢那个女人!”

她委屈的开了口,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宋锦丞,你把她送走吧,不管送到哪里去,只要不在首都里就好!”

男人不说话。

“只要你把她送走了,我就相信你!”

陆吉祥继续说话,甚至还主动的伸手拉住他。

宋锦丞低头,看着眼前这个只及他肩头的女孩儿,他思念了很久的小妻子。

“我有我的原因。”他开了口,大手抚摸过她的小脑袋:“吉祥,很抱歉,我不能把她送走,至少,现在还不可以!”

女孩儿脸上的表情,几乎瞬间转成愤怒。

“好!”

她往后退了一步,拉开她和宋锦丞之间的距离。

她的表情很决绝:“既然如此,那么就请你什么时候把人送走了,什么时候再来见我!”

说完,转身就走。

她听到后面有脚步追来的声音。

宋锦丞几步跨来,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

“陆吉祥!”

他呵斥,声音不耐:“你能不能不要再任性?”

任性!任性!

为什么他总要说她任性?

“我没有任性!”

她一把甩开他,几乎是大吼:“宋锦丞,你实在是令我很失望!”

“失望?”男人微微一怔,随即,眉眼间浮现嘲弄:“你对我失望什么?陆吉祥,你连解释的机会都不愿意给我,凭着满腔的自以为是,凭着一个对你没有任何威胁的女人,就说我让你很失望?”

被戳中心事,陆吉祥非常狼狈。

“我不给你解释的机会?”她看着他,只觉得心口那里很痛,像是被油煎了一样的痛。

她摇了摇头,表情很难过:“你乱说,我明明有给你解释的机会啊,我说了,只要你把人送走了,我就愿意相信你……”

宋锦丞吸了一口气。

他强制性的把人扯进怀里,不顾她的挣扎。

“吉祥。”

他满含怜惜之意:“你听我说,那个女人来首都不是为了我,你还记得那个叫阿新的吗?就是那个挟持你的男人。”

陆吉祥咬着唇,不吭声。

她当然记得了。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她也不会落水,导致后面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阿新也在首都。”

男人忽然说道。

陆吉祥倏地抬起头,震惊的看着他。

宋锦丞心疼她,不由得低了头,在她眼窝处一吻。

陆吉祥侧过脑袋,脸颊有些红。

男人笑了一下,继续道:“阿新是在距离落水点有十多公里以外的地方被找到的,他没有你的好运气,被捞出来的时候,几乎是奄奄一息,直到现在还在ICU病房里面躺着。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阿新和秀姑娘是情侣,只是家里人一直不同意,才会闹出抛绣球这种事。”

“啊?”

陆吉祥张大嘴,很意外:“她们是情侣?”

其实现在往回想一想,那个男人的确实在是过于偏执。

为了那个什么秀姑娘的,他曾经下跪求人,甚至不惜与陆吉祥同归于尽。

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陆吉祥冷静了下来,她想了想,才开口问道:“所以,你是打算成全他们两个?”

宋锦丞的眼神很复杂。

他点了头:“对,我是有这打算。”

“原来是这样啊,不就是想成全那两个人吗,你干嘛不早说?”陆吉祥看着他,不高兴的撅起嘴巴:“害得我、害得我……”

她没把话说完。

“害得你什么?”

男人浅浅一笑,低头与她额头相抵。

陆吉祥闭着嘴巴,就是不愿意再说话。

宋锦丞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眼神儿渐渐放柔。

“还吵不吵了?”他问道。

陆吉祥摇脑袋,两只手拽住他的腰,声音很低很低:“不、不吵了……”

宋锦丞叹息。

“行了,我们回家吧,好不好?”

他搂住女孩儿的小蛮腰儿。

“嗯。”

陆吉祥轻轻的点头。

宋锦丞没再说什么,搂着人回到车里。

司机已经被他遣走,所以,此时由他亲自驾车。

他一边为女孩儿系好安全带,一边说道:“以后做事不要太冲动,丫头,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我一直就对自己很有信心!”

陆吉祥不服气的反驳道:“宋锦丞,你别得了便宜卖乖,以后不许在说这事!”

“好!”

男人点头,发动引擎上路。

结果,行驶到一半的时候,陆吉祥忽然道:“要不,你还是把我送回爸妈家吧。”

闻此言,原本还是笑意晏晏的男人,忽然敛了眉。

他沉声道:“还要闹脾气?”

陆吉祥看他一眼,笑笑道:“你明天再来接我吧,我妈说了,她要做饭给你吃。”

宋锦丞沉默了下。

继而,他开口道:“我们可以在明天的时候,一起过去。”

“我要先给我爸妈们解释清楚啊,你是不知道,我妈她一直都以为我们在吵架,再说了,你走了这么多天也没给我打过一通电话,我爸也很不高兴!”

宋锦丞无奈了。

“好吧。”他点头道:“我明天再过来,你、你今天真不回去?”

他这语气,好像有些舍不得。

陆吉祥很得意,在心里偷偷的笑。

她很认真的点头。

“对,我今天就不回去了,你自己回去吧。”

宋锦丞抿着唇,俊颜紧绷。

他没再说话,只是依言把人送到了陆家楼下。

“明儿见!”

女孩儿语气轻快的说道,一边拉开车门就准备下去。

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她疑惑的回头看他。

“怎么了?”

“真就这样走了?”

男人沉沉说道,目光灼热的盯着她。

陆吉祥深吸一口气。

她试探性的问道:“要不,我们吻别一下?”

噗!

要不是她的定力够好,她真会当场笑出来。

吻别?

嗯,现在就高歌一曲,来一首《吻别》!

“好!”

另一边,男人很认真的点了下头。

然后,就在女孩儿完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将她捞回车里,半压在车椅上,毫不犹豫的重重将她吻住。

“唔!”

陆吉祥瞪大眼,完全意料不到,他会如此猴急。

可不管怎样,两人还是吻上了。

这一吻,那可谓是天长地久,久到陆吉祥的唇舌都有了麻意。

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当宋锦丞终于把她松开的时候,陆吉祥有了一种重获新生的错觉感。

这个男人,吻她的力道就像是要把她拆了吃掉一样。

“差点就没命了!”

陆吉祥是这样形容的。

宋锦丞轻啄她一口,淡笑道:“放心吧,不会要你命的。”

陆吉祥翻白眼。

她将他推开,连忙逃出车外

她可不想再来第二遍。

宋锦丞也跟着下了车。

“你干嘛?”

陆吉祥盯着他,不爽道:“要不要上去喝茶?我给你说啊,只要你敢上去,我爸绝对敢给你脸色看!”

最近这段时间,陆爸爸对于女婿的表现,一直就不满意!

宋锦丞轻轻摇头。

“我就不上去了,你去吧,我在这里看着你。”

他的声音很轻柔,与刚才蛮横的动作,完全是天差地别。

“我走了!”

陆吉祥冲他挥手,一边摸着自己微微泛疼的唇,不高兴的往楼里走去。

她真是疯了,才会提出什么吻别!

自讨苦吃!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淡淡月光下,男人身躯颀长如玉,隔着距离,目光一直都看着她。

“回去吧。”

她第二次挥手,很快钻进了楼里。

回到家里的时候,陆爸爸正在看电视。

“去哪了?”

刚进屋,威严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立刻低头认错,如实说道:“我去接机了。”

“接机?”

陆爸爸听了这话,有些愠怒:“接机接到现在?你知道现在都几点了?大半夜的才回来,你知不知道我和你妈有多担心?”

陆吉祥更低的垂下脑袋。

“爸,我是去接宋教授了。”

“小宋回来了?”宋爸爸闻言,眉头拧得更紧:“他人呢?”

“把我送到楼下,然后就走了。”

陆吉祥答道。

陆爸爸瞪起眼:“为什么不上来?”

陆吉祥谄笑:“我让他明天再过来,嘻嘻,爸,这大晚上的骂人,是不是不大好啊?呃,这隔壁邻居的都会听到的,影响不好啊!”

“哼!”

陆爸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女儿:“没出息,我都懒得说你!”

“我睡觉去啦!”

陆吉祥挥爪子,笑眯眯的溜回自己的卧室里。

鬼使神差的,她走到了窗户边。

拉开窗帘,她朝下面望去,宋锦丞还站在原地没动。

她冲他挥了挥手。

男人仰头,将手机放在耳畔。

很快,陆吉祥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接通,开心的放在耳边。

“晚安,小猴子。”

男人的声音很温柔。

“嗯,你也是。”

陆吉祥说道,心里甜得跟蜜似的。

挂了电话以后,她拿着睡衣去了浴室,待她再出来的时候,停在楼下的汽车已经离开。

安安静静的小区里面,便只有淡淡的月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