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91章 第一次吵架!

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一场虚无缥缈却又倍感真实的梦境。

陆吉祥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卧室里柔软的大床上,房间里只亮了一盏暖黄的壁灯,使得整个屋子都很温暖,弥漫着淡淡的药香。

她的鼻子倒是很灵,居然一下就闻出了这是中药的味道。

她不舒服的皱了一下眉,只是轻轻地扭过脑袋,便看到了正趴在床边的男人,他睡着了,可是即使在睡梦中,那只手,也是与她十指紧扣。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陆吉祥的心里有一丝丝的疼意。

就在左胸口的那个地方,又酸又涩的感觉。

总之,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让她委屈得想哭。

她手腕刚动,男人便睁了眼。

“醒了?”

宋锦丞的脸上是浓浓的倦色,看到女孩儿正睁眼看着自己,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摸她的额头。

所幸的是,她已经退烧。

“喝点水?”

他问道。

陆吉祥点了头,乌黑的眼眸,直直的瞅着他。

宋锦丞端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水,却发现温度已经转凉。

“水凉了,我去给你倒温水。”

他说道,欲起身。

陆吉祥却蹙了眉,难得任性:“我就喝凉水。”

宋锦丞抬头看她,目光微诧。

但很快,眼神儿变得宠溺。

“乖,你现在不能喝凉水。”

他难得温和,弯腰在她额上一吻,旋即出了卧室。

两分钟不到,他返了回来。

陆吉祥已经坐了起来,神色怏怏的靠在床边,即使在温暖的灯光下,脸色依旧很苍白。

宋锦丞见状,眉头一皱。

他走了过去,一手搂着女孩儿的腰肢儿,让她倚靠在自己的怀里,一手端着水杯准备喂她喝水。

“我自己来。”

陆吉祥偏了头,避开他的动作。

宋锦丞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大好。

他没动,根本没打算把水杯拿给女孩儿。

陆吉祥转头看他一眼,待看见男人眼中的沉色,她不禁一缩。

“喝水!”

他不由分说的亲自把水杯抵在她的唇边。

陆吉祥没有再试图反抗,她现在的脑袋很晕,根本就没有太多的力气去和他辩解太多。

她安静的饮着杯中水。

喝至一半,男人将水杯移开。

陆吉祥不解的看着他。

宋锦丞保持温和,开口道:“吃药。”

“噢……”

陆吉祥没有意见的点头。

男人将白色的药粒放在她的手心里,示意她先吃药。

陆吉祥皱着眉头,犹豫的看他一眼,最后还是把药粒扔进了嘴里。

“喝水。”

宋锦丞将水杯重新递到她的唇边。

陆吉祥低头,迫不及待的含住杯沿,咕噜咕噜的往嘴里咽水。

药很苦,整张小脸儿都皱成了一团。

宋锦丞却很笑。

不过,他可没敢笑出来,这丫头现在是病号,他得让着她点。

末了,她从他怀里起身。

“去哪?”

男人沉声问道。

女孩儿头也未回。

“上厕所。”

她的脑袋还是很晕,步履艰难的走进卫生间里,打开马桶盖,坐在上面发了好久的呆。

直到,男人推开了门。

“睡着了?”

宋锦丞毫不避讳的就这样走了进来,当看到女孩儿正一脸迷茫无措的坐在马桶上时,微微愣住,可很快,那种心疼的感觉,即刻入侵他的五脏六腑。

“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他弯了腰,大掌抚过女孩儿的脸颊。

陆吉祥仰头,无声的盯着他,摇了摇脑袋。

“解完了?”

他继续问道。

“嗯……”陆吉祥轻轻的应了一声。

“乖。”

宋锦丞很有耐心,托着女孩儿的腰,将她从马桶上捞了起来。

他甚至亲自替她提裤子。

“是不是病糊涂了?”

他半开玩笑的捏了捏女孩儿的脸,横抱着她回到床上。

他很小心的把人放在床上。

陆吉祥闭了眼,容颜恬静雅致。

宋锦丞坐在床边看了一会儿,直到她的呼吸逐渐变得绵长,才起身去了浴室。

白天赶路,晚上守着她退烧,他也累得够呛。

洗完澡,等他走出来的时候,陆吉祥已经彻底熟睡,身上的被子被她踢翻,大半截都掉到了地上。

他很无奈。

将被子捡起来以后,他重新提女孩儿盖上,随后关了灯,躺上床把她搂进了怀里。

这丫头好像永远长不大。

不过没关系,无论发生了什么,他都愿意就这么一辈子的宠着她护着她。

……

清晨,窗外忽然下起了连绵细雨。

屋内很安静,淅沥雨声就像是由大自然谱出的和弦乐。

连续睡了一天一夜,其实,陆吉祥早就醒了。

只是,她身边的男人还在睡。

她就躺在他的怀里,耳边是他的呼吸,身体贴着他的温度。

这是一种平静而和谐的感觉。

宛若天长地久。

忽然,她感觉到身后的男人动了一下。

她重新闭上眼。

果然。

几秒后,一个轻轻地啄吻,落在她的唇上。

然后,男人的大手盖上了她的额头。

她听到了他放心的叹息声。

他翻身起了床,动作很轻很轻。

可是,她决定睁眼。

“吵到你了?”

宋锦丞看到她醒来,有些惊讶。

现在的时间刚过七点,按照这个丫头的生物钟,她应该还在熟睡中。

可事实是,她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

“没有,你没有吵到我。”

陆吉祥很平静的开口说道。

宋锦丞皱眉。

“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他继续问道。

女孩儿摇头:“我很好。”

她有些怪异!

这是宋锦丞得出的结论。

他重新坐回床边,伸手揽住了女孩儿的肩膀。

“你才大病初愈,可以再睡会儿。”

他心疼她,这是出自真心的。

“你要去哪?”陆吉祥并未回答他的话,而是抛出了一个问题。

宋锦丞笑了一下,撩了撩她的的刘海,道:“放心,我今天哪也不去,专门在家里照顾你,乖,你身体刚好,再睡会儿,嗯?”

陆吉祥很固执的摇头。

“我睡不着。”她的表情没什么太大起伏,不喜不怒,似乎没有任何情绪。

“那你想干什么?”宋锦丞看着她,问道:“下楼吃早餐?”

陆吉祥转头看向他。

她的眼眸很美,就像是黑色的珍贵宝石。

可不知为何,宋锦丞的心,居然轻轻颤了一下。

快到他几乎以为是错觉。

“我有事想问你。”

她这样说道。

“好,你问。”

宋锦丞点了头,反应很平静,像是早已料到。

陆吉祥沉默了一下,她缓缓开了口:“我流过产,是吗?”

宋锦丞没有急着回答。

他反问她:“吉祥,我有没有给你说过,我想要一个孩子,和你的孩子?”

陆吉祥咬着唇。

她点头:“有!”

宋锦丞舒了口气,双手拥抱她。

“那你应该能够想到,当我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有多难受。他是我们共同的孩子,虽然素未谋面,但却与我们血脉相通,我感受到了那种心痛的感觉,可是吉祥,正是因为我经历过了,所以,我才不想让你经历,我怕你太痛。你知道的,我最怕看到的就是你的眼泪。”

他的语气很缓慢,就像是棕棕溪水。

可是,陆吉祥的心还是疼了起来。

那种涩涩的痛。

为他们素未谋面的孩子。

更为了她自己。

原来,她曾经当过母亲。

“为什么……”

她将头抵在男人的胸口,忍了好久的眼泪,还是禁不住的淌了出来。

宋锦丞的心,更疼了。

他的大掌拂过女孩儿的脸颊,替她轻轻地擦去眼泪。

他的声音很沉重:“吉祥,当时你的身体很虚弱,我怕你接受不了这个消息。”

所以,他选择了隐瞒。

陆吉祥摇脑袋,她开始抽泣起来,大颗大颗的泪珠儿往下掉落,砸在男人的衣服上,湿润的一圈一圈的漾开。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她打着哭嗝,异常伤心:“我甚至……还没有和他说过再见……”

“对不起……”

宋锦丞拥紧她,眼眶泛了红。

“为什么……”她哭得很凶,默默的、汹涌的流淌着泪:“是我没有保护好他……”

“吉祥,这不怪你。”宋锦丞捧起她的脸,很认真的说道:“他只是和我们无缘。”

女孩儿没有说话,眼泪接连掉落。

“吉祥,别哭了……”

宋锦丞无可奈何,低了头,轻轻的以唇啄去从她眼眶里掉出来的泪珠儿,

她在哭,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珍珠。

他手足无措。

“吉祥……”深情的唤着她。

“我想自己静一静。”

她忽然开口。

宋锦丞一怔。

陆吉祥还在掉泪,只是目光却直直的看着他。

此时此刻,她异常柔弱,就像是暴风雨中的一朵花儿。

许久。

男人才艰难的点了头:“好……”

他起身,离开。

……

整整一个上午,女孩儿都不曾从卧室里踏出一步。

宋锦丞坐在楼下客厅里,静静的等了一个上午。

时间很快过了十二点。

管家询问,是否可以开饭?

“我去叫她。”

宋锦丞说了句,从沙发上起了身。

他刚迈出一步,却见着女孩儿下了楼。

“吉祥。”

他提步走过去,担心之意溢于言表。

陆吉祥忽然抬头。

“宋锦丞。”

她喊的是全名。

男人脚步生生停住,与她不过一步之遥。

可此时,却显得那么的远。

“我想回我爸妈家。”

她开了口。

“好。”

男人点头,道:“先吃饭,然后我再送你过去?”

“我不想吃……”她皱眉。

“你现在必须得吃点东西。”宋锦丞低头看着她,声音很温和:“乖乖听话,嗯?”

陆吉祥为难的咬起唇。

只是,管家还在旁边,她不好拒绝。

“好吧。”她妥协。

男人总算是笑了一下。

他伸手揽过她的腰,带着人走进餐厅内。

长形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午餐。

宋锦丞亲自盛了一碗鱼汤,放到她面前:“喝点汤。”

陆吉祥没出声,沉默的捧起碗,低头慢慢的喝汤。

宋锦丞吃了几口米饭,看到女孩儿皱着眉,不禁问道:“不好喝?”

“我想吃饭。”

陆吉祥说道,一边放下了手中的碗。

“好。”宋锦丞没说什么,立刻为她盛来米饭。

“谢谢。”

陆吉祥看他一眼,低头默默吃饭。

宋锦丞却没了胃口。

吃过饭后,两人出门。

宋锦丞亲自驾车送她,途中,彼此都没说过话。

陆吉祥的眼睛很红,就跟兔子似的,整个人也憔悴了不少,脸色白得就跟纸似的。

经过沃尔玛的时候,宋锦丞开了进去。

陆吉祥不解。

男人停好车以后,方才扭头看着她,噙着笑:“乖,你在这里等着,我去买点东西。”

“你要买什么?”

陆吉祥看着他,微微蹙眉:“给我父母买?”

“他们也是我爸妈。”

宋锦丞答了句,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原本,陆吉祥是想追出去的。

只是,她临时又放弃了,沉默的坐在车里,看着男人的背影,一点一点的走远。

大约半小时以后,宋锦丞拎着两大袋水果走了回来。

他把东西都放在了后座上。

“吃点橘子?”

就跟变戏法似的,男人坐进驾驶座里以后,忽然拿出了一个黄橙橙的橘子。

他献宝似的递到女孩儿面前。

陆吉祥看了一眼。

“好。”

她点头。

宋锦丞替她剥开,随后放到她的手里。

他开车,她吃橘子。

整个车厢里都弥漫着淡淡的橘子香味,甜甜的,酸酸的,就像是恋爱的味道。

可是,这两人依旧是零交流。

到达小区楼下,宋锦丞将车停好,拎着两袋水果走在女孩儿的身后。

等电梯的时候,遇到了隔壁邻居。

“哎哟,这不是老陆家的小丫头么?”已是年过五十的张大妈凑了过来,笑眯眯的看着她:“好久都没有见着你了,毕业了吗?”

“张阿姨。”陆吉祥笑了一下,答道:“去年就毕业了。”

“找到工作了吗?”张大妈继续问道,很热络。

“找到了。”陆吉祥点头。

“找到了?”张大妈愣了一下,狐疑的看着女孩儿:“这么快?找的什么工作?”

陆吉祥稍微迟疑了一下,方才开口道:“公务员。”

“哎哟,公务员好啊,这可是铁饭碗。”张大妈听到这话,笑得很灿烂:“你这丫头啊,小时候看着就机灵,长大了以后更是愈来愈水灵。对了,你在哪个部门工作呀?”

陆吉祥皱了皱眉,不大乐意的继续答道:“市委。”

张大妈闻言,挑起了眉毛。

但仅仅片刻,她脸上的笑意就更深了:“哎呀,市委好啊,咱首都的市委,那可比别的市委金贵多了。”

陆吉祥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敷衍的笑了笑。

这时候,电梯打开了。

张大妈跟着陆吉祥走了进去,一边说道:“现在的工作真是不好找啊,丫头,方便的话,能不能给我儿子搭个线?你也知道,他都已经毕业三年了,直到现在也没找到什么好工作,我这当妈的是最着急的!”

“张阿姨,您也知道,我才刚工作,什么都不熟悉,哪能搭到什么线……”陆吉祥很为难的样子。

张大妈握住女孩儿的手,目光看着她:“丫头,张阿姨对你还是很有信心的,你也不用太为难,这样吧,你把你领导的电话给我,我自己去联系?”

其实,张大妈一直就想走后门给自己儿子找个好工作,可惜,一直就没门路。

如今,她总算是逮着机会了。

陆吉祥听到这话,头皮一阵发麻。

张大妈不停的说着好话。

最后,她有些不耐烦了。

“张阿姨,我没有什么领导的电话,如果您想要电话,自个儿上市委去要,我就一个小职员,连领导的面都没见过,更别提知道什么手机号!”

张大妈愣住了。

叮!

恰逢此时,电梯门打开。

陆吉祥迈步往外走。

“切,神气什么。”

张大妈嘀咕一句,声音不轻不重,正好传进女孩儿的耳朵里。

你想气不过,正准备回她两句。

“您儿子是什么学校毕业?”

男人清淡的声音响起。

陆吉祥怔了下。

宋锦丞正站在电梯口,目光看着张大妈。

张大妈听到声音,不禁抬了头。

她刚才只顾着和陆吉祥说话,倒没注意还有这么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的打扮很随意,米色的休闲西装,手里各拎着两大袋水果,好像一直都站在老陆家那丫头的身后。

莫非,这两人是情侣?

张大妈想了想,不屑的答道:“XX大学。”

这是一所不怎么出名的三流大学,当初,张家还花了不少的钱,才让那不争气的儿子得以进入这所学校。

宋锦丞保持微笑。

“我是吉祥的领导。”他的语气很温和,英俊的容颜,一双深邃墨眸尤为迷人。

张大妈呆住了。

“啊,你是领导?”

宋锦丞点头,继续道:“明后两天,你可以让您的儿子来市委报道。”

这下,张大妈彻底惊呆了。

“真的?”

她欣喜欲狂。

宋锦丞表情不变,声音依旧平和:“市委食堂部倒是差个人,可以让他来试试。”

说完,径直转身离开。

徒留张大妈一个人在原地,久久的回不过神。

……

陆吉祥低头在前边走。

男人沉默的跟在后面。

到了家门口以后,她摁响了门铃。

“谁呀?”

陆妈妈的声音很快传了出来。

“妈,是我。”陆吉祥答道。

陆妈妈听到女儿的声音,赶紧就开了门。

“你怎么回来了?又和小宋吵架了?”

陆妈妈一边开门,一边说着话。

可是,待见着外面的宋锦丞以后,她尴尬不已。

“妈。”

男人平静的出声唤道。

“呵呵呵,小宋也来了啊……”陆妈妈打开门,一边为他们拎来拖鞋,一边道:“吃饭了吗?怎么也没提前打个招呼啊,今天我包了一些饺子,我给你们煮去。”

说完,转身就要往厨房方向走去。

“妈。”

陆吉祥连忙道:“别忙了,我们都吃过饭了。”

“噢?”

陆妈妈站住脚,奇怪的看着这两人。

进了屋里以后,陆吉祥径直回了卧室。

宋锦丞将水果拎到厨房里,不嫌麻烦的把它们分类,并细心的一一放进冰箱。

陆妈妈站在厨房门口,问道:“小宋,那丫头怎么了?”

宋锦丞关了冰箱,回身看向陆妈妈,答道:“她昨天生病了。”

“啊!”

陆妈妈惊讶。

宋锦丞继续道:“不过您别担心,她已经好了,只是大病初愈,心情不怎么好,所以想回来看看。”

“噢,是这样啊……”陆妈妈担心的往女儿卧室方向看了一眼,继续道:“生了什么病啊?哎,那丫头从小的身体就不好,体质偏寒,最不能着凉。”

宋锦丞沉默了一下。

他很愧疚:“对不起,妈,是我没把吉祥照顾好。”

陆妈妈摇头,看着他叹气道:“小宋啊,其实你人不错,从生活里的很多细节里就不难看出来,你对吉祥很好,我和她爸都是看在眼里的。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头,不管你们家是干什么的,反正我们老陆家就这一个宝贝疙瘩,如果你们敢欺负她,那可就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了。”

“是,我知道。”宋锦丞的态度很好,始终都是一副恭听教训的态度。

陆妈妈见他如此,放心不少。

“你们真吃过饭了?”陆妈妈又问道。

“吃过了。”宋锦丞答道。

“这就好。”陆妈妈点头。

“爸呢?”

宋锦丞问道。

陆妈妈挥手,不大耐烦:“那家伙钓鱼去了,真是疯了,最近居然迷上了钓鱼,整天就知道往河边跑,晒得两只手都黑得跟煤球似的,我看着就烦。”

宋锦丞笑了起来,答道:“多出门运动是好事。”

“懒得说他。”陆妈妈皱起眉头,说完后转身离开。

宋锦丞出了厨房,直接朝着女孩儿的卧室走去。

他先敲了敲门。

“吉祥?”

他话音刚落,房门缓缓打开,陆吉祥站在门内。

她看他一眼,转身走回屋里。

男人跟了进去,并不忘顺手把门关上。

陆吉祥已经坐回了电脑桌前,笔记本的荧光照在她的脸上。

她握着鼠标随意的游览着贴吧。

“少玩点电脑。”

宋锦丞走了过去,大手摸了摸女孩儿的额头,确认无碍以后,接着才继续道:“你现在应该多休息。”

陆吉祥没有作出任何回应。

宋锦丞很无奈:“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什么也不想干。”她开了口,连表情都没变一下,目光盯着电脑屏幕,一边说道:“我就想玩电脑。”

“我没有不让你玩,只是要少玩。”宋锦丞看着她,心有怜惜:“吉祥,不要让我担心好吗?”

陆吉祥忽然转过脑袋。

她盯着他:“那你呢?拜托你不要老是这样管着我,好吗?”

宋锦丞怔住,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陆吉祥也发觉自己说了重话。

“对不起,我心情不大好。”

她这样为自己辩解。

宋锦丞保持耐性,他点头:“我知道。”

“你可以走了。”陆吉祥继续道。

宋锦丞‘嗯’了一声,反应很平静:“你要记得休息,我走了,晚上来接你。”

说完,转身往外走。

“我今天不想回去,我要和我妈睡。”

女孩儿的声音传来。

男人脚步一顿。

他没有转身。

“好,我明天来接你。”

陆吉祥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不能容忍,为什么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么的淡定!

“我明天也不想回去,我后天也不会想去,大后天,大大后天,我都不想回去!”她冲着男人的背影吼道:“宋锦丞,在我没有想明白以前,我什么时候都不想回去!”

“你要想多久?”

男人终于转过头,深邃幽黑的眸,盯着她:“告诉我,你要想多久?”

“不知道!”陆吉祥同样瞪着他:“我爱想多久就想多久,你管不着!”

“不行!”男人面无表情,毫不犹豫:“最多一个星期,我会来接你回家。”

说完,转身迈步往外走。

“凭什么你要限定我的时间,凭什么你就能决定我孩子的去留,宋锦丞,这个世界不是你说了算!”

女孩儿吼得歇斯底里。

男人脚步顿了顿,胸口那里有股痛,正在慢慢的从四肢百骸蔓延开来。

“陆吉祥,这个世界是不能由我说了算,但是你,归我管!”

……

------题外话------

求评价票,嗷嗷↖(^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