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90章 表白了!

“没有?”

医生闻言,不禁皱眉,他重新翻了一下病历本,声音很严肃:“您确定?”

陆吉祥点头,表情很惊讶:“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医生侧头与旁边的医生低语交谈了几句。

随即,他转头看向她。

“我们是您的医生!”

他板着脸,看起来严肃认真。

陆吉祥怔了一下,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医生继续说道:“如果您想要尽快的恢复身体健康,我们希望您能够诚实一些,不然,您这样的做法会让我们做出错误的判断,如果出了医疗事故,那样的结果都不会是我们任何人想要看到的。”

陆吉祥有些急了。

“我真没有撒谎……”

她弱弱的开口,一边扭头看向了旁边始终不曾出声的成樾。

医生皱着眉头,对于她的这种隐瞒和否认的行为,显然很不高兴。

“行了。”

成樾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说没有就没有吧,你们该怎样就怎样,这个话题跳过。”他说话的声音很沉,像是蕴含着某种怒。

可是,这话落进旁人的耳朵里,却是有些欲盖弥彰了。

医生一副很了然的表情。

“行,我懂了。”

他点了头,很快带着一行人退出病房。

刚才还挺热闹的病房里,瞬间就变得安静了。

陆吉祥还是呆呆的坐在病床上。

成樾坐到床边,看着她。

“饿了没?”他开口问道:“想吃点什么?”

陆吉祥摇脑袋。

成樾看她的表情有些不大对劲儿,不由得抬手抚上她的额头。

“还是有点烧。”

他拧紧眉头。

陆吉祥抬起脑袋,呆呆的看着他。

“成主任……”她的声音有些沙,加上这副楚楚可怜的表情,真是愈发的我见犹怜。

成樾示意她先不要说话。

“先休息。”

他很霸道的要求女孩儿重新躺下,并亲手为她盖上了被子。

陆吉祥只是茫然的盯着天花板。

她的脑子里有些懵,医生那句‘前几月小产过’的话语,不停的在她耳边回响着。

几个月前?

小产?

这怎么可能?

‘咚咚咚——’

门外响起轻轻地敲门声,一名小护士走了进来。

“您们好。”她怯生生的开口道:“医生让我来给病人输液。”

成樾点头。

随即,他从床边起身离开。

陆吉祥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护士卷起了她的衣袖,她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直到,细细的针头扎进了她的肌肤里。

有一丝丝尖锐的疼意!

她不禁浑身一抖。

可是,就连这么细微的反应,都没有躲过成樾的眼。

男人显然不悦,他语气很不好的冲着护士斥道:“你轻点!”

“是是是……”小护士连声应道,手上更是不敢加重分毫。

在来这里之前,护士长就已经再三的嘱咐过,这间病房里的病人很重要,让她一定要小心谨慎!

可正是因为如此,小护士倒是愈发的紧张了。

终于,输上了液。

小护士暗暗地吐了一口气。

“请问……”

耳边传来细弱的一道声音。

小护士刚抬起脑袋,便对上了一双眼。

“您是不是觉得有哪里不舒服?”她率先出口问道。

陆吉祥摇头。

“我有个问题,想、想问问……”

她显得有些迟疑。

小护士保持着微笑和耐心:“您问吧。”

陆吉祥稍微抿了下唇,才缓缓的开口道:“我就想问一问,在一般的情况下,如果是患了肠炎的话,那个……那个下面会流血吗?”

大概是因为顾及到成樾还在屋子里,陆吉祥的脸蛋有些红。

小护士却是一脸正经。

“情况好点的话,肠炎是不会流血的。”

“那,如果流血了呢?”陆吉祥继续问道。

小护士皱起眉,答道:“如果是流血了,那就是很严重的情况了,有可能还要做手术!”

陆吉祥陷入一阵沉思。

她说道:“可是,上次我得了肠炎以后,好像也没做过什么大手术,但是一直有流血的情况。”

“一直有?”

小护士惊呼。

“是啊!”陆吉祥点了点头,答道:“大概持续了有半个多月的时间。”

“这不可能!”小护士闻言,立刻很坚定的摇头,并回答道:“如果是一直流血的话,那就是非常非常严重的情况了。”

陆吉祥脸上的绯色更深。

她先是喏喏的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成樾。

男人却装作没看见,只是默默的走到窗户边,似乎是在看着外面的风景。

陆吉祥咽口水。

她重新看向小护士,刻意的压低声音道:“我也没有、没有一直流血,只是断断续续的那种……额,就像、就像来大姨妈一样。”

小护士很奇怪的看着她。

“额,恕我冒昧的问一下。”她开口问道:“您确定您流血的部位是、是在前边,还是后面?”

陆吉祥一怔。

“前边啊……”

“您肯定是弄错了。”小护士笑了起来,轻松许多:“如果是肠炎出血的话,您流血的部位应该是在后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应该只是单纯的来姨妈了吧?”

陆吉祥却若遭电击。

她问出了第二个问题,她最不想问出的问题。

“那如果,是小产呢?”

“如果是小产的话,一般每个孕妇的是情况不同的,有的会流血,有的不会流血。”小护士答道:“就和您说的情况相同,就像来了大姨妈一样。”

晴天霹雳的感觉!

陆吉祥的脸色几乎瞬间苍白。

“您没事吧?”

小护士很担心的看着她。

陆吉祥摇头,扯出了惨淡的一丝笑:“我没事,你去忙吧。”

小护士点头,收拾好东西离开。

待她走了以后,成樾重新坐回床边。

他没说话,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她。

有时候,安静的陪伴,也是一种鼓励。

陆吉祥现在的脑子就像是一团浆糊,有很多事情,她都想不明白。

不,准确的来说,她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去想明白。

肠炎和小产,她为什么就没分清呢?

可是,她怎么会小产?

宋锦丞为什么要瞒着她,还骗她说是什么肠炎?

当初她就觉得奇怪,但奈何宋锦丞坚持说她是肠炎,加上她也没什么经验,所以从未怀疑过。

可如今,就连医生都那样说了……

安静的房间里,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成樾拿着手机去了窗边。

他说话的声音很小,只是简单的几句话,便挂了电话。

他重新返回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侧卧在床上的女孩儿。

“吉祥。”

他开了口,询问道:“需要我通知你的父母吗?”

陆吉祥摇头,目光盯着输液的那根管,拿着那透明的液体一点一点的进入她的体内。

“你现在需要休息。”

他皱着眉说道。

这是一个常年生活在军营里的男人,即使进了政府部门,在他身边围绕的永远也只有精英,而且都是男性。

他不懂得该如何去呵护和娇哄一个女人。

可是,他明白一点,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我知道了。”陆吉祥轻轻的开了口,她好像很疲倦。

成樾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他挺无奈的:“我要先回了一趟机关,下午再过来。”

“嗯……”

“我让护工来照顾你,怎么样?”

“不用麻烦,我又没生什么大病。”她摇了头,半耷拉着眼皮儿:“睡一觉就好了。”

成樾见她这样,根本就放不下心。

“你先睡吧。”

他说道,轻轻地走了出去。

在他离开后没多久,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安静的坐在病床边。

她应该就是请来的护工。

陆吉祥不在意,侧卧着一动不动。

她像是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她感觉有人在抚摸她的脸,粗粝的掌心摩擦着她的肌肤,带给她奇异而又陌生的感觉。

而她可以很肯定的是,对方不是宋锦丞。

那么,答案昭然若揭。

她猛地睁开眼,却,正好对上成樾的眼。

这是她从未见到过的神色,温柔得如同月光。

成樾显然没料到她会忽然醒来,错愕之后,是尴尬。

他收回了手。

“饿了没?”

他淡淡的开口,自然的撇开与她对视的目光:“我做点了青菜肉沫粥,你想尝一下吗?”

陆吉祥没有回答,睁着眼,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成樾再次看向她。

“不饿?”他微微蹙眉:“你已经一天没怎么吃东西了,必须”

“成主任!”

陆吉祥忽然出声,将他打断。

成樾没说话,平静的等待着。

“我已经结婚了!”

陆吉祥的眸仁里没什么变化,只是,她的脸色真的很不好。

“我知道。”成樾点头,嘴角勾着自嘲的笑。

陆吉祥轻轻地叹了口气。

“对不起……”

她唯有这句话可以报答他。

“你不需要说这句话。”成樾将保温桶打开,他一勺一勺的往碗里盛粥,冷峭的容颜上,几乎就没什么表情。

他继续道:“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有些感情,不是有付出就会有回报,这个道理我明白。”

陆吉祥疑惑的看着他。

“你什么意思?”

她问道。

成樾将手里的碗递给她。

“先吃点东西。”他淡淡道。

陆吉祥没接。

可是,食物的香味在诱惑着她。

她是真的饿了!

“需要我喂?”成樾难得说出玩笑话。

陆吉祥脸红了一下,伸手接了过来,低着脑袋,慢吞吞的吃着。

成樾坐在旁边,沉默的看着她。

“宋锦丞快过来了。”

过了会儿,他忽然开口说出了这句话。

“咳咳咳……”

陆吉祥一时不慎,被食物呛到。

“蠢!”

成樾皱起眉,起身为她拍背。

陆吉祥的表情挺慌张的:“他要过来了?那、那你”

“你在担心我?”成樾勾唇,大掌一下一下的轻拍着她的后背:“怕什么,若是打起来,他还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他竟会说出如此孩子气的话。

陆吉祥真是哭笑不得。

“成主任,您是想殴打国家干部吗?”

成樾想了一下,佯装很认真的答道:“我是说,如果他先动手的话……”

陆吉祥摇了摇头。

“成主任,我不希望你们起冲突。”

她可没这功夫开玩笑。

成樾的手,忽然就这么停了下来。

从他现在的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女孩儿的侧颜,她的睫毛又长又卷,每次说话的时候,都会轻轻地扇动,就像是蝴蝶的翅膀。

“吉祥。”

他开了口,声音特深沉。

不知为何,陆吉祥的心,居然不禁颤抖了一下。

如果不出意外,她应该能猜出他接下来的话。

“我对你很有好感。”

成樾的声音很缓,却异常认真。

陆吉祥捧着碗,低着脑袋没有回答。

“你可以考虑一下。”成樾依然看着她。

陆吉祥缩了下脖子,小心肝儿颤抖得厉害。

乖乖哟,成樾居然对她有好感!

“……你不是在和那个郑可可交往嘛?”

说完这句话以后,她立马后悔得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成樾皱眉。

他沉默了一下,否认道:“没有,我没有和任何人交往。”

“那你还和她逛”

陆吉祥倏地抬起脑袋。

但很快,就在她对上男人的那双充满了促狭的眼时,她才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如此越矩。

她很挫败的低下头,丧气道:“对不起,是我管得太多了,请你不要在意。”

“怎么会?”

成樾笑了下,大手落在她的小脑袋上:“我很乐意回答你的任何问题。”

陆吉祥躲开了他的手。

“成主任,我已经结婚了!”

她很认真很认真的回答道:“而且,我从未想过要离婚!”

成樾表情不变。

“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呢?”

他很有自信。

陆吉祥却是不禁狂翻白眼。

“成主任,以前老人们常说一句话,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您这样的做法……您真的……”

想来想去,她竟然想不出来一个可以形容的词语。

成樾很无所谓。

“很抱歉,我从未听说过这句话,”

“你!”

陆吉祥倏地抬起头。

她是真没想到,这个男人耍无赖的本事,竟也如此炉火纯青。

“行了,好好吃东西。”成樾笑了一下,对于女孩儿恼羞成怒的表情,他倒是觉得挺好玩儿的。

陆吉祥却是没了胃口。

除了唐小宁以外,这是她第二次被如此优秀的男人表白。

可是,成樾和唐小宁不同。

对于唐小宁的表白,她通常可以毫不犹豫的拒绝。

可是,对于成樾,她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男人……油盐不进!

对了,他就是个铁疙瘩。

唉……

陆吉祥有些郁闷,一口一口的吃着碗里的粥。

没多大会儿的功夫,一整碗热粥便被她全吃光了。

“还要么?”

成樾接过了她手里的空碗,顺便问道。

陆吉祥摇头。

末了,她又道:“成主任,您能把手机借给我吗?”

成樾不回答,低眸收拾碗筷。

陆吉祥侧头看他,语气里有些着急:“成主任,不管您是怎么想的,但请您不要为难我,如果我再不给宋教授打电话,他是真的会生气的,而且我”

“他都剥夺了你当母亲的权力,为什么你还这么维护他?”成樾忽然打断她道。

陆吉祥惊得愣住。

成樾耸肩道:“抱歉,我并非要刻意破坏你们的夫妻感情,我只是实话实说。刚才我听医生说,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很不乐观,应该和上次小产有关系。不过,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应该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小产过吧?陆吉祥,我不明白,若是他真心喜欢你,那他为什么要对你隐瞒这件事情?”

陆吉祥被堵得无言以对。

“这样吧,我们换一种说法。”成樾看着她,继续道:“身为一个母亲,你自己肚子里都有孩子了,你会不知道?那么,他究竟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你自己小产了都不知道?陆吉祥,你想知道答案吗?”

“是什么……”陆吉祥呆呆的看着他。

“他不想要孩子,所以,他根本连挽救都不想。”

……

成樾离开以后,陆吉祥躺在床上,整个脑子里都是混沌一片。

她想到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她记得,宋锦丞曾经和她说过,他不会强求她生孩子,一切都顺其自然。

如果怀了,那就生下来!

可是,他没说,如果流产了,应该怎么办?

她觉得很心痛,小手不禁抚上自己的平坦肚皮。

这个地方,曾经孕育过一个孩子,一个她和宋锦丞的宝贝!

但他却离开了她。

在她这个做母亲的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为什么?

这究竟是为什么?

陆吉祥很想哭,但是她哭不出来,她辗转着在床上翻来翻去,傻傻的盯着窗外的天空发呆。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外面的夕阳都落了山,黑色的天际布满了繁星。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她没在意。

可是,外面的声音却愈来愈吵。

她有些恼,下了床,好奇地走到门口。

刚拉开房门,却一惊!

宋锦丞居然在外面。

不,准确的来说,他是被外面守着的保镖给拦住了。

他是单枪匹马。

而在他的对面,站着三个牛高马大的男人。

这气势,剑拔弩张,似乎随时都会打起来。

“宋锦丞!”

陆吉祥喊出声。

几个男人同时一怔。

宋锦丞望向她的时候,眼中迸发出欣喜的光。

他欲上前。

保镖立刻伸手拦他。

男人眼中裂出凶狠的冷光。

“让他进来。”陆吉祥及时的出声道。

保镖有些为难:“小姐,主任吩咐过了,不能让任何人进来的……”

宋锦丞嗤笑,表情愈发骇人:“不让任何人进来?他想干什么,软禁我的妻子?”

陆吉祥倚靠在门边,大概是躺得太久了,她现在只觉得脑袋很晕。

“好,不让进来,那我就出去!”

她异常的顽固。

她一步一步的往外走。

“小姐……”

保镖们见状,纷纷为难的皱起眉头。

宋锦丞直接上前伸手就把人捞进怀里。

他动作极为强势,抱着人就一声不吭的往外走。

保镖紧跟其后。

出了住院部大楼以后,宋锦丞的副官和警卫员也赶了过来。

“宋主任!”

副官和警卫人员的脸上,皆是惊魂未定的样子。

今夜,他们见识到了不一样的上司。

那个驾着跑车一路狂奔飙,转眼就能把他们甩得无影无踪的男人,真的很狂肆。

而此时,两队人马,正式交锋。

“别打架!”

陆吉祥忍着头疼的说了一句。

宋锦丞低眸看她一眼,表情冷淡:“闭嘴!”

陆吉祥气得瞪起眼。

男人却不再看她,径直弯腰钻入车内。

她被放在座椅,软软的侧靠在他的身上。

“开车!”

他冷漠的出声。

司机立刻踩下油门上路。

一路来,两人都异常的安静。

陆吉祥觉得难受,胸口那里就像是堵着一口气,她很想吐。

可是,她又吐不出来,头重脚轻的感觉,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宋锦丞发现了她的异常。

“你在发烧?”

当他的大手盖在她的额头上,却惊讶的发现,她的额头很烫。

陆吉祥只是哼哼了一声,软软的倒在他的怀里。

接着窗外闪烁的光,女孩儿潮红的脸和紧闭的双眼,如此的刺目。

男人冷酷的表情终于裂出痕迹。

“陆吉祥,不准睡!”

他厉声呵斥,面容紧绷丝毫不放松,双手更是牢牢地抱着怀里的这具柔软娇躯。

而陆吉祥早已昏睡过去。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