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89章 劫走她!

陆吉祥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会遇到这么一档子事。

她想,她最近该上山去烧烧香了。

不然,再这么一直倒霉下去,那可不得了了。

此时此刻,她正站在竹楼前边的小院子里,而在她的对面,则是满脸惊慌的阿新。

“新女婿呢?”

他的手里正拿着一把镰刀,质问的声音里有些颤抖。

他很生气,而人在气极的情况下,什么都干得出来。

陆吉祥保持着一脸的淡定。

“他去医院了。”

她回答了一句,目光却盯着男子手里的镰刀,只听她继续说道:“你才干完农活吗?”

“啊?”阿新一怔,他低头看了眼自己手里的镰刀,随即又匆忙的点头道:“是、是啊……我、我才干完、干完农活,哦不是,我是来找新女婿的!”

“他去医院了。”陆吉祥不厌其烦的答道:“你们的那个什么姑娘受伤了,然后他就去医院里看人了,如果你要找他的话,你应该去医院里找他,来这里是没用的。”

“可是……可是他们说,新女婿是、是住在这里……”

“是啊!”陆吉祥点头,继续道:“他是住在这里没错,但是他现在不在这里,哎哟,我都给你说过多少遍了,他去医院了,呐,就在那个什么县里的医院。”

阿新有些惆然。

“新女婿去看秀姑娘了?”他嘴中喃喃有语。

陆吉祥挑眉,看着他一脸受伤的表情,忽然破口而出:“喂,你该不会是喜欢那个什么姑娘吧?”

阿新猛地抬起脑袋。

他瞪眼看着陆吉祥,用手里的镰刀指着她,表情很凶恶:“你不要乱说!”

“行行行!”

陆吉祥举起双手,连连点头道:“我不说,我不说……”

阿新张嘴还想说什么。

“夫人!”

身后骤然传来一道惊呼声。

阿新猛地回过脑袋,却见着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正站在院子门口。

陆吉祥认识这个人,他是宋锦丞身边的副官。

可是……

天,她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阿新已经朝着她疯狂冲来,那把明晃晃的镰刀就这么架上了她的脖子。

“你别过来!”

阿新冲着军人大喊,他以陆吉祥相要挟,毫不迟疑的提出要求:“我要见新女婿,让他立刻来见我!”

……

这事儿很快传到县里医院。

当时,宋锦丞还在和族长进行交涉,希望能够和平的处理此事,毕竟,再怎样他们也不能把高速路给堵了。

族长的要求很简单,他要把秀姑娘嫁给他!

宋锦丞自然不能答应。

而就在双方陷入僵局里的时候,另一边传来消息,说是阿新把陆吉祥给绑架了!

这可不得了了!

宋锦丞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眼神儿瞬间就变了。

“你们会付出代价!”

他表情骇人的丢下这句话,直接就往医院楼下的停车场奔去。

族长也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连忙也跟着往楼下跑,他要阻止阿新做出傻事。

可惜,到底还是晚了一步。

用阿新的话来说,只要陆吉祥死了,秀姑娘就可以嫁给新女婿了。

两人双双坠入河里。

当时,阿新正挟持着陆吉祥站在一片开阔的小山坡上,而在山坡的后面,奔腾的河水就像是张着血盆大口的魔鬼。

他掐着女孩儿的脖子,毫不犹豫的带着她跳河。

陆吉祥只发出了一声尖叫,然后,她整个人便淹没在了湍急的河流里面,她的嘴里全是泥沙,而阿新的手更像是铁爪一样的死死抓着她,这人真是疯了,他居然要和她同归于尽!

“夫人!”

岸上,副官被吓得肝胆欲裂。

他几乎是毫不迟疑的跟着跳进河里,他在四处寻找着女孩儿的身影。

可是,这条河里的水流速度实在是太快,除了浑黄的湍急河水以外,他什么都看不清。

十分钟不到的时间,整支救援部队很快展开搜索。

宋锦丞已经赶到事发地点,当他站在小山坡上,看着眼前这茫茫一片的湍急河水时,心神俱裂。

……

不知过了多久,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的漫长。

陆吉祥整个人都是混沌的,她只能看到一片浑浊的黄色,她想要张嘴呼救,可是她的嘴里塞满了泥沙,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喝了多少的河水,她的四肢都漂浮在水里,她找不到支撑点,这种感觉让她分外恐惧。

忽然,她听到有人在叫喊。

“找到了……找到了……”

紧接着,她只觉得自己的手臂被什么抓住,然后整个人便被拎出了水面。

当新鲜的空气朝她奔涌而来的时候,她忍不住想要呼吸。

可是,不管她如何使力,她就是呼吸不到空气,她的嘴里鼻里全都是泥沙。

“快,快点帮助她呼吸!”

她听到有人在说话。

然后,无数只手在抠弄着她的嘴和鼻。

她很难受。

她想要让他们住手。

她睁不开眼,她无法发出声音。

下一秒。

柔软的唇压了上来。

对方在对着她做人工呼吸,陌生而熟悉的男性气息。

“咳咳咳……”

当她终于得以呼吸到第一口空气时,她不禁猛地睁开眼,剧烈的咳嗽着。

“好了?”

男人将她扶了起来,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陆吉祥浑身都难受,特别是嗓子那里,让她觉得正在被施以极刑。

“别着急,慢慢的呼吸……”

耳边,仍然是那个男人的温和声音。

她缓缓的抬了头。

眨了眨眼,惊讶的看着对方。

她张了嘴,却只发出了一个模糊的音节。

“别急着说话。”

成樾笑了起来,大手扣住她的腰,轻松的就把她抱了起来。

陆吉祥浑身都湿透了,当她被抱起来的起来,不停的有水滴往下掉。

“成主任!”

旁边见状,有些着急:“首长就要过来了……”

这里距离事发地点足足有好几公里,宋锦丞已经接到消息,正在赶来途中。

成樾闻言,面不改色。

“让他来医院找人!”

说完这话,屹然抱着女孩儿上了车。

汽车很快消失在马路的尽头。

救援人员见状,纷纷呆在原地。

……

宋锦丞赶来的时候,人已经被接走。

而当他得知对方是成樾,脸色沉得像是黑夜。

他很想杀人!

“立刻通知附近临县所有医院,得到他们的消息以后,立刻通知我!”

“是!”

……

此时,另一边。

陆吉祥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是在一阵温暖中醒来的。

睁开眼睛的时候,她首先看到了一片白。

她以为,她会是在医院里。

可等着她坐起来了以后,她才发现自己是在机舱里面。

她愕然的看着圆形窗外的白色云雾。

“醒了?”

男人带着关切的声音传来。

她转了头,乌黑的眼眸,瞪得很圆。

“成主任?”

她张了嘴,可发出来的声音,却嘶哑的像是乌鸦在叫,十分的难听。

“喝点水。”

成樾将一杯水递给她。

陆吉祥点点头,伸手去接。

她的手腕有些抖。

成樾皱眉,索性直接将杯沿抵到她的唇边。

陆吉祥受宠若惊,愣愣的看着他。

成樾面不改色:“张嘴!”

她依言张了嘴。

只是,当滋润的水液涌入她的嘴里时,她再也顾忌不了其他,低了头,贪婪的汲取着。

一整杯水,她尽数饮尽。

末了,她还不觉得满足。

“还想喝……”

她可怜兮兮的看着男人。

成樾笑了一下,破天荒的伸手揉了揉她的发。

“少喝点,先吃点东西,嗯?”

他很少笑。

大概是因为面部条线偏硬朗风,所以他笑起来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有些奇怪。

但在现在,他在冲她笑。

陆吉祥缩了一下脖子,轻轻的点了下头。

成樾没再说什么,招来了空姐。

一碗香糯诱人的小米粥,很快被端到她的面前。

陆吉祥很意外:“飞机上还有这个东西?”

成樾的回答很自然:“知道你会醒过来,所以在上飞机之前就准备好了。”

陆吉祥‘哦’了一声,闭了嘴,低了头,默默的喝着那碗小米粥。

成樾坐在旁边,拿着报纸在看,偶尔会侧头看一眼女孩儿,见着她吃得很好,嘴角会微微弯起。

吃过了东西以后,陆吉祥的体力恢复了不少。

她转头看着窗外,有些惆然:“你要带我去哪里?”

她问道。

成樾将她面前的空碗收掉,一边答道:“回首都。”

陆吉祥转过脑袋,没有眨眼睛的看着他:“你怎么会在那里?”

成樾沉默了一下。

他将手中的空碗递给空姐。

而后,他才看向女孩儿。

“如果我说,只是巧合,你信吗?”他的表情很平静,但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让人无法真正的洞悉他内心的真实情绪。

陆吉祥摇头。

她回答得很诚实:“我不知道。”

成樾并不意外。

其实,这个理由,连他自己也不相信。

“我是去度假的。”他这样回答道。

陆吉祥挑了眉,显得惊讶:“度假?去大山里度假?”

然后,还顺便救起了落水的她?

成樾并不接她这话。

“说说吧,你是怎么回事?”他看着女孩儿,眼神儿很犀利:“莫名其妙的落水?还是被人蓄意谋杀?”

陆吉祥有些窘。

“这事说来话长,里面有很多误会。”

“那就长话短说。”成樾颔首。

陆吉祥皱着眉头,她想了想,却忽然想到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啊!”

她忽然惊叫一声。

成樾盯着她,反应很冷静:“又怎么了?”

“你要带我回首都?”陆吉祥看着他,急急道:“那,宋教授呢?对哎,宋教授怎么没有在一起?”

她左右看着四周,却发现整个机舱里面,只有她和成樾两名乘客而已。

“他并没有保护好你。”

成樾说得意味深长。

陆吉祥看他一眼,并未在意:“什么没有保护好?”

成樾忽然伸出手。

他握住她。

“他也没有把你照顾好。”

他的声音很沉很沉,像是要钻入你的心里。

他的目光很深很深,像是要看进你的心里。

陆吉祥的小心肝儿一颤。

她终于是后知后觉。

“成主任,嘿嘿嘿……”

她笑的很假,小手动了一下,想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

可惜,没成功。

成樾握得很紧,以绝对的固执和力量。

“吉祥。”

他沉沉启声。

陆吉祥转了头,目光闪躲着没有看他。

“你应该考虑一下”

“哎呀!”

陆吉祥再次惊呼出声。

成樾顿住没说完的话,皱起眉头,不语。

陆吉祥却径直说道:“我身上的衣服是谁换的?”

真要命!

她现在的身上就只是简单的穿了套睡衣而已,里面来胸罩都没有。

她窘迫的单手拉高身上的薄毛毯,草草的挡在自己的胸前。

成樾默默的看着她的动作,一边出声道:“放心吧,空姐帮你换的,你的衣服都打湿了,穿着睡觉会感冒的。”

“噢……”

陆吉祥点了下脑袋,有些尴尬。

成樾松开她。

陆吉祥得到自由,不由得舒了口气,悄悄地把两只手都放进了毛毯里。

成樾斜过身子,大手盖在她的额头上。

陆吉祥没敢动,屏息着呼吸。

她现在满脑子里就一个想法,

这个男人是不是吃错药了?

“你有点发烧,别乱想了,先睡一觉,等到了首都以后,我带你去医院。”成樾开口说道:“幸好你落水以后被救的时间不长,要不然,你现在可不能像现在这样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一句话总结。

这丫头的运气很好!命也硬!

“噢……”

陆吉祥反应很淡,她默默的转过身子,背对着成樾,全身卷缩成一团,头晕沉沉的想睡觉。

成樾坐得笔直。

他容颜冷峭,锋刃般的薄唇,抿得很紧很紧。

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握起。

他醒悟得有些晚。

但是,为时不晚。

……

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的时候,天际颜色已是一片橙黄。

陆吉祥实在是虚弱不已,她虽然不大愿意,却不得不倚靠着成樾的搀扶才能从飞机里离开。

只是,她很难受,不单头晕得厉害,胸口那里总像是有一口气堵着释放不出来。

成樾看她脸色实在是太差,索性将人一把横抱起。

这可吓坏了陆吉祥。

“喂!”

她瞪起眼,不高兴的看着上方的男人。

成樾却是连表情都不曾变一下。

“走得太慢,实在丢脸!”

“你放我下来!”

陆吉祥哪管什么丢不丢脸,她不需要他抱!

成樾不肯妥协,依然自顾自的抱着人大步前行。

一路来,两人倒是颇为引人注意。

陆吉祥脸红得滴血。

终于,他们出了航站楼。

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正站在外面,看到他们出现的时候,立刻小跑着迎了上来,满面笑意的道:“欢迎你们回来,成主任,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嗯!”

成樾低沉的应了一声,抱着人钻入黑色轿车内。

女人坐在副驾里,吩咐司机可以启动上路。

陆吉祥刚挣脱了成樾,便气鼓鼓的呵斥出声:“成樾,我警告你,不许得寸进尺!”

成樾用着非常缓慢的速度,转头看向她。

他的目光很静很静,却生生给人一种深冷的感觉,就像是一口深不见底的古井。

咕噜!

陆吉祥很没骨气的咽了一下口水。

说实话,这男人的气场太彪悍,没点强硬心理素质的人,压根儿就抵不住。

陆吉祥觉得,她就是一普通人,哪里扛得住这么恐怖的眼神儿?

她低下脑袋,决定当鸵鸟。

“陆吉祥,你以为我大老远的把你弄回来,就是为了得寸进尺?”

成樾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陆吉祥听得有些懵。

但是,她不会问。

反正她已经很确定了,这个男人就是吃错药了。

“说话!”

成樾说道。

陆吉祥抬头瞄他一眼,忽然道:“你能把手机借给我一下不?”

大概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句话,成樾微微一怔。

“你要手机干什么?”他没多想的问道。

“我想给宋教授打个电话。”陆吉祥回答得不假思索。

成樾被气得不行。

他脸色沉下,直接拒绝:“不行!”

陆吉祥有些想不明白了。

“为什么不让我打电话?”她质问道。

说实话,从她在飞机上醒来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想明白,成樾这男人究竟是想干什么?

她出了事,宋锦丞一定很担心。

所以,她现在要求给宋锦丞打个电话报平安,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要求。

可是,他凭什么拒绝?

陆吉祥越想越觉得奇怪,而同时,她的脑子里也冒出了一个惊人的念头。

这个成樾该不会是……

“喂,你该不会是偷偷把我带回来的吧?”

她毫无预兆的问出声。

成樾闻言,笑开了唇。

“看来还没变傻。”

“什么!”陆吉祥闻言,不禁惊叫:“你还真是偷偷的把我带回来的?天啦,我还以为是宋教授让你……不行不行,我得给宋教授打个电话,他现在肯定都急疯了!”

说完,她竟伸手就要去夺成樾的手机。

她的手,就这么毫无顾忌的伸进了他的裤兜里。

成樾微微一怔,看着她的举动,却没有阻止。

当然了,陆吉祥并没有摸到手机,她摸到了他的结实大腿,以及几张纸币。

“手机呢?”

她着急的看他一眼,朝他更近的倾了一下身子,想要去摸另外一边的口袋。

成樾却忽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陆吉祥全身一僵。

她扭动了几下,却没能把他挣脱开。

她很不高兴。

“成主任,你这样是在挑唆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她说得郑重,语气里不难听出有埋怨之意。

嗯,这丫头现在倒是头脑清晰的很,她很清楚的知道,如果让宋锦丞知道她现在是和成樾在一起的,依着那个男人的性子,必然是火冒三丈!

他上次就曾非常非常严肃的告诉过她,他不喜欢成樾!

所以,不难猜出,如果这一幕真让宋锦丞给知道了,后果是不堪设想啊!

而现在,陆吉祥的想法很简单,她要给宋锦丞打电话,她要努力的清楚解释这一切。

“我会给他打电话。”

成樾开了口,他握着她的手,丝毫不放松。

“但不是现在。”

陆吉祥气得牙根儿痒痒。

“成樾!”

她斥出声:“你混蛋!”

这是她第一次叫出他的全名。

可该死的,成樾竟觉得如此好听。

“我混蛋?”他笑了起来,寓意深深:“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何不再混蛋一点?”

陆吉祥错愕的愣住。

恰逢此时,轿车停了下来。

副座上的女人转了头,她依然保持着得体的笑意,似乎她刚才根本就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

“成主任,已经到医院了。”

顺着她的话,陆吉祥看向车外,庄严地白色建筑,正静静的屹立在外。

成樾拉开车门,毫不迟疑的拖着她下车。

陆吉祥一路挣扎,奈何她身子太虚,吼了没几句,便气喘吁吁,脸色苍白得就像是一张纸。

医生早已等待依旧,看到病人来了以后,立刻展开检查。

陆吉祥原本就发着烧,当看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时,她更是虚弱得不行。

检查结果很快出来。

“……身子太虚,加上落水受了寒,有点发烧的迹象,不过情况不是很严重,病人前几月有过小产吧?我们建议是先住院观察两天,具体先把烧退了再说。”

陆吉祥原本是躺在床上没动,当听完医生的话以后,她忽然抬起了脑袋,惊愕不已:“医生,你搞错了吧,我没有小产过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