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88章 缠上了!

此时此刻,现场已是剑拔弩张。

宋锦丞的手下毫不留情,令众人不禁心生畏寒之意,有些胆子小的,更是偷偷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可是,总也有些胆子大的。

“你居然敢打我哥!”

人群里,一个年轻小伙忽然怒吼一声,举起手中的榔头就要冲来。

“拦住他!”

族长果断下令。

其他族人闻言,立刻手忙脚乱的就把愤怒的少年给拦了下来。

而在这个时候,趴在地上的壮汉也已经自己爬了起来,他用手捂着脸,指缝间还有刺眼的鲜血缓缓流出。

他很愤怒,双眼瞪如铜铃,死死的盯着宋锦丞。

然而,他却不敢再上前一步。

宋锦丞漠然的扫过众人,侧身准备上车。

“小伙儿!”

族长开了口。

宋锦丞微微顿脚,他并未回身,声音更是寡淡如冰:“我并非有意冒犯,更不想参与贵族的任何事务,今日之事,纯属意外。”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已把立场表达得清清楚楚。

族长微微一笑,心里却是愈发的喜欢眼前这个稳重的年轻人。

“我们族人也非有意冒犯,但是,既然这绣球是落在你的车上,那么按照我们的族规,这秀姑娘便只能嫁给你!”族长平缓的说着话,他也并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而是径直道:“当然了,你可以拒绝,但是秀姑娘却不能拒绝,除了你以外,她这辈子都不能再嫁任何人!”

乖乖哟!

这是什么族规?

陆吉祥坐在车里,听得是心惊胆战。

怎么着,这还要强买强卖了?

“随她。”

男人漠然的吐出这两字,拉开车门。

“秀姑娘!”

人群中,不知是谁忽然喊了一声。

众人齐齐转头望去。

不远处,一个穿着鲜红色少数民族服装的女子正轻盈奔来。

很快,她冲进了人群里。

“阿爸。”

她轻快的唤了一声儿,柔美的脸庞,那嗓音就跟缓缓的溪水似的。

陆吉祥趴在窗户上,看着那女子如若娇花般的美丽容颜,心里却在想,这么漂亮的姑娘,居然还需要抛绣球来找夫君?

唉,封建制度害死人呐!

“秀姑娘,这就是你的夫君!”族长指着宋锦丞道。

秀姑娘闻言,不禁转头望去,一双乌黑美眸如同盈盈秋水般的温柔,只是,当她的目光落在男人英俊的脸庞上时,骤然迸发出喜悦的光。

她很满意。

“阿爸……”

她娇羞的低了头。

族长拍了拍她的肩,笑得很慈祥:“阿爸知道了。”

这时候,宋锦丞已经坐到车内。

陆吉祥看着他,挺担心的:“没事吧?”

“没事。”

宋锦丞答了句,发动引擎。

哪料,令人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把它抬起来!”

族长一声令下,在场的所有男丁便冲到了轿车周围,齐齐弯下腰,‘嗬哟’一声,竟然将轿车整个的抬了起来。

“啊!”

陆吉祥被吓得尖叫。

宋锦丞彻底恼了。

他猛地一踩油门,后轮骤然开始转动。

“哎哟!”

车后侧传来叫声,紧接着,整个车身倾斜。

族长挥手,示意众人将车放下来。

他走到了车前方,目光透过挡风玻璃看进车内。

“你必须把秀姑娘娶回去!”

他开口说道,带着族长的威严。

宋锦丞看了眼身边的女孩儿,伸手握住她的手。

“我已有妻子。”

他说道,举起两人十指紧扣的手。

族长倒吸一口气。

“你已经婚娶了?”他不可思议的说道,一边转头看向那边的秀姑娘。

秀姑娘也是一脸的苍白,娇弱的身子在风中微微颤抖着。

“族长!”

旁人见状,不忍心的开口道:“既然人家都已经有老婆了,那咱们”

“不行!”族长骤然开口,他表情严肃,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秀姑娘只能嫁他,既然他已有婚娶,那么秀姑娘就只能为他守一辈子!”

“族长!”

众人惊呼。

陆吉祥吸了一口气,不由得看向身边的男人。

宋锦丞依旧是一脸的漠然,似乎根本不曾在意,在这世上将有个姑娘,将因他而终生不得嫁。

族长已经从车前离开,他抬手道:“你可以走了。”

宋锦丞立刻踩下油门。

车如离弦之箭,倏地朝前奔去。

许久许久以后。

陆吉祥才慢慢的回过神。

她转头朝后面望去,除了黄色的泥土道路和葱郁的山林,再也见不到那些人。

“宋教授……”

她看向身边的男人。

宋锦丞专注前方道路,连表情都没变一下:“闭嘴!”

陆吉祥当即没敢再说话。

一路颠簸,轿车缓缓驶入军事规划区域。

前边有个哨卡,远远看到有车辆过来的时候,一名军人走到道路中间,挥舞着手中的小红旗子。

临近以后,宋锦丞停了车。

军人迈步走了过来,先是敬礼,然后才道:“同志您好,请出示证件!”

宋锦丞将证件递给他。

军人双手接过,正低头翻阅,忽听远处有马蹄声传来。

陆吉祥回头望去。

却见着一个男子正骑马奔来。

“站住!站住!”

军人见状,立刻拦截,甚至还掏出了腰间的枪。

“吁——”

男子收紧缰绳,马儿前蹄飞扬,一声长鸣,终于停了下来。

他翻身下马。

“站住!”

军人指着他,表情戒备:“你是干什么的?”

男子穿着一身少数民族服饰,年纪大概也就二十岁出头,脸上全是汗水。

“我、我叫阿新,我是来找、找新女婿的……”

他开了口,一边指向前边停着的车。

军人闻言,有些疑惑的回头。

宋锦丞并未有任何反应。

阿新有些急了,撩开嗓子就大喊道:“新女婿,我求你了,我求你把秀姑娘娶回去吧,我们族长说了,如果秀姑娘不能嫁给你,那她就只能守一辈子的活寡啊!秀姑娘她今年才十八岁,如果她不能嫁给你,她在族人面前会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的!”

男子越说越着急,眼泪居然就这么淌了下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伤心未到处!

“我求你了……”

阿新说着话,毫无预兆的,他忽然双膝一弯,就这么直直的跪了下来。

他渴求的看着前方。

军人见状,有些动容。

“你等一下啊。”他说道,一边走到了轿车旁边。

他双手归还证件,并敬了一个礼:“首长好!”

宋锦丞颔首,薄唇抿着。

军人迟疑了一下,看着男人冷峻的脸庞,结巴道:“那个、那个同志说”

“你认识他?”

宋锦丞忽然开了口,斜眸睨着他。

他目光像冰,毫无温度。

军人一个激灵,赶紧摇头:“对不起!”

说完,往后退了一步。

“您可以走了。”

轿车再次启动,缓缓通过哨卡位。

“新女婿……”

阿新看到轿车要走,立马起身就要追。

军人把他拦了下来。

轿车越驶越远,隔了老远的距离,隐约还能听到阿新的嘶喊声。

此时,车厢内,异常的安静。

陆吉祥低着一颗小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宋锦丞开着车,脸上亦是没什么表情。

很快,轿车停了下来。

宋锦丞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陆吉祥见状,赶紧也跟着下了车。

“过来!”

男人站在原地,回头看着女孩儿。

陆吉祥走了过去。

宋锦丞没说什么,牵住她的手,带着她慢慢的朝着基地走去。

途中,陆吉祥好几次都想说话。

可是,看着宋锦丞满脸淡薄的模样儿,她又不敢开口。

说真的,她从没想到过,表情看似温润儒雅的宋锦丞,他打起架来这么厉害。

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幕,她记忆犹新。

特别是,宋锦丞那一拳挥去的模样,真是酷得不行。

“宋教授……”

她犹犹豫豫的出了声。

宋锦丞忽然停了脚。

他回头看她。

“如果你是想替别人求情,那我劝你一句,最好现在就闭嘴!”

“我没……”

陆吉祥赶紧摇头。

宋锦丞颔首,示意她说。

“我就是……呃,对,我饿了!”陆吉祥忽然说道,两眼看着他,一闪一闪的。

宋锦丞摇头失笑。

“傻丫头。”

他的语气宠溺极了。

陆吉祥裂开嘴笑,心里却挺惆怅的。

她觉得那个秀姑娘很可怜,结婚是关系着一辈子的大事,原本该谨而慎之。

可是,她却只能依靠一个绣球。

……

下午,两人乘车回家。

路过哨卡的时候,陆吉祥惊讶的发现,那个叫做阿新的年轻男子,居然还跪在那里。

“宋教授……”

她不禁拉了拉身边的男人,指着窗外道:“那个人还在那里。”

宋锦丞看了一眼,眸底毫无感情。

陆吉祥继续道:“难道他在这里跪了一天?”

“毅力不错。”

宋锦丞说了句。

司机看了眼后视镜,犹豫着道:“首长,您看……”

“继续开!”

“是!”

原本减缓的轿车,立刻提速。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原本跪在路边的阿新,竟忽然就不要命的冲了过来。

吱!

司机猛然刹车。

差点出了人命!

司机气得不行,降下车窗就朝外吼了一句:“你发什么神经,不要命了啊!”

阿新哪管这些。

他跌跌撞撞的走到窗边,两眼渴求的看着车内的男人。

“求你,求你……”

因为整整一天的不吃不喝,加上跪在那里又暴晒了这么久,阿新整个人看起来都特别的凄惨,简直可以用面如死灰来形容。

宋锦丞不为所动。

“开车。”

他冷冷出声。

司机挺犹豫的。

“首长,这位同志好像不行了……”

宋锦丞不说话。

司机没办法,只好对着窗外的阿新道:“同志,请你让开。”

阿新听到这话,急得不行。

“新女婿,你必须娶秀姑娘,你必须娶秀姑娘……”

他的唇已经干裂,此时更有丝丝血迹滑出。

陆吉祥看到这一幕,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

“宋教授……”

她拉住男人的衣袖:“要不,我们就帮”

“你让我娶别人?”男人倏地回头看她,眼神儿高冷。

陆吉祥先是一怔,随即摇头。

“不不不,我没有,我、我”

宋锦丞抬手打断她。

“行了。”他开了口。

陆吉祥没敢再说话。

司机重新上路,阿新不甘心放弃,一直跟在轿车后面,但终究因为体力不支,他倒在泥泞路旁。

路过镇里的时候,宋锦丞喊了停车。

“你在车里等着。”

他对着女孩儿说了一句,随即下了车。

陆吉祥坐在车里,看到他走进了一家小百货超市里。

过了没多久,男人走了出来,手里拎着一大袋东西。

“你买的什么啊?”

陆吉祥看到他回来的时候,忍不住问了句。

“给你的。”

男人说道,一边将手里的大袋零食拿给她。

陆吉祥一看,挺高兴的:“谢谢!”

……

回到家里,两人窝在一起看电视。

宋锦丞抱着陆吉祥,而陆吉祥则是抱着零食。

电视里演的是你浓我依的爱情剧。

宋锦丞不感兴趣,低头吻着女孩儿的额角。

陆吉祥看得挺专心的,一直往自个儿嘴里塞零食,整个屋子里都是她咀嚼零食的声音。

过了没多大一会儿,男人扳过她的下巴,吻住她的唇。

陆吉祥想推开他。

奈何,力气没他大,根本就推不动。

她只好歪着脑袋看电视,任由男人如何吻着她,目光却一直都盯着电视里的男女主角。

渐渐的,宋锦丞将她的身子放倒在沙发上。

陆吉祥皱了眉,有些不高兴。

“你让我把电视看完啊!”

“嗯?”

男人抬了头,黑眸靡丽如灿星。

陆吉祥微微一怔。

而这时,宋锦丞却忽然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陆吉祥惊叫,赶紧伸手抱住他,手中的零食倾斜撒了一地。

“哎,我的零食……”

“别吃了。”

宋锦丞说了句,抱着人往卧室走去。

陆吉祥紧张得连脚趾头都蜷缩了起来。

男人把她放到床上,一边往她身下塞了一个柔软的枕头。

“嗯……”

陆吉祥动了几下,有些不舒服。

“你把它拿开!”她开了口。

“听话。”

男人倾身,将她压住。

很快,满室旖旎。

……

半夜里的时候,陆吉祥醒了过来。

她不舒服的动了一下,却发现那个枕头仍然被垫在自己的身下。

她皱眉,动手欲将它拿走。

男人突然握住她的手。

她惊讶的抬头望去。

宋锦丞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在黑暗中看着她。

“我不舒服……”

她轻声说道。

宋锦丞搂着她的腰,声音很低沉:“乖,忍一下。”

“你要干嘛啊?”

陆吉祥扭动了几下,想用自己的身子把那个枕头挤开。

宋锦丞压着她。

“别动!”

他敛眉。

陆吉祥躺在他怀里,腰下部位被刻意的垫高,令她很不安稳。

“我不舒服!”

她再次说出了这句话。

宋锦丞轻轻叹气,有些无奈了。

“不能忍了?”他问道。

“不能!”

女孩儿回答得很坚定,几乎是毫不迟疑。

宋锦丞松了手。

陆吉祥立刻把被垫在自己腰下的枕头取开。

“呼……”

她舒服的长叹一口气。

宋锦丞将她的刘海拨开,在她额上一吻:“睡吧。”

“嗯……”

陆吉祥重新闭了眼。

兴许是太累了,她很快便沉入了梦里。

第二天,她被一阵动静吵醒。

外面的声音已经很小很小的,但奈何这竹楼的隔音效果不大好。

陆吉祥从床上坐了起来,屏息倾听外面的对话。

“……首长,那些人把路给截了,还上了高速,硬是要求我们把人找出来,后来一查,才发现是、是您……”

“找我做什么?”宋锦丞的声音很淡。

“说是您捡到了什么绣球,还说什么姑娘的自杀了……”

啊!

那个秀姑娘自杀了?

陆吉祥心里一惊。

“人死了?”宋锦丞问道。

“没死得了,救活了,这会儿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此话落音以后,外面一阵安静。

门口传来脚步声。

陆吉祥赶紧重新躺下,闭着眼睛装睡。

宋锦丞推门走了进来。

他先是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最后又拉开了衣柜,开始换衣服。

陆吉祥偷偷地眯开了一条缝。

正好看到男人在脱裤子。

她赶紧又重新闭上双眼。

大约半分钟以后,她听到男人开了口:“早餐已经做好了,起来以后记得吃东西。”

说完,提步往外走。

陆吉祥赶紧睁眼坐了起来。

“宋教授!”

她喊道。

宋锦丞已经走到门口,听到声音以后不由得停了脚。

他回头看她。

“你要去哪?”她努嘴问道。

“医院。”男人答道。

陆吉祥垮了脸:“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宋锦丞笑了一下,答道:“中午就回来。”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继续:“给你做饭。”

陆吉祥这才笑了起来。

“那我等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