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87章 抢亲记

不知睡了多久,陆吉祥睁开眼睛的时候,行驶的轿车已经停了下来,周围一片安静无声。

她从座椅上爬了起来,转头往窗外望去,入目的是一片葱郁的崇山峻岭,一棵棵苍天大树拔地而起,远远观望十分壮观。

“夫人,您醒了呀。”

助理忽然出现,他就站在车窗外面,笑意吟吟的看着她。

陆吉祥被吓了一下,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

说完以后,她又觉得不对劲,想了想,又改口道:“宋教授呢?呃,我怎么会在这里?”

助理隔着窗户看着她,解释道:“主任在前边操场,战士们准备了欢迎仪式。”

“噢……”

陆吉祥点了点头,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环顾四周,她发现这里只是个停车场,附近停得有好几辆军用运货车,以及两辆吉普。

“这里是哪里啊?”

陆吉祥一边问道,一边提步朝前走着。

助理跟在她的身后。

“这里是一个训练基地。”他回答得很简单。

陆吉祥停了停脚,奇怪的扭头看他一眼,继续问道:“什么样的训练基地?”

“对不起,夫人,我已经签署了保密协议,恕我不能告知。”助理的表情很严肃。

“切……”

陆吉祥不屑,直哼哼:“你不说,我可以用眼睛看嘛!”

助理笑了笑,没搭话。

陆吉祥继续朝前走,这里到处都是森林绿地,周围很安静,因而她可以隐约的听到从远方传来的呐喊声。

“操场是不是在那个方向?”

她指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扭头问向助理道。

助理点头,答道:“是在这个方向,夫人,您想过去?”

“那当然了,我也想去看看欢迎仪式。”她一边说着话,一边脚步没停的朝前继续走着。

助理见状,顿时就有些着急了。

他连忙就道:“夫人,您还是别过去了吧,主任在临走前就特意吩咐过了,他让您醒了以后在车里等着就好了,他会亲自过来接您的。”

“不用这么麻烦,我自己过去也一样。”

陆吉祥挥了挥手,兴致勃勃的沿着小道儿往前走着,她一边感叹道:“这里的空气真好闻,比起咱大首都的雾霾,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啊!”

助理满脸愁容,他小声的嘀咕着:“夫人您还是回车里去吧。”

陆吉祥才不要听他的呢。

她很快沿着小山路走进了森林里,陷入茂密的丛林之中。

只可惜,她高估了自己的认路能力。

这不,走了没多大一会儿,她就发现自己迷路了。

“我怎么觉得,我好像一直都在这附近来回转圈?”

此时此刻,陆吉祥正仰头看着一棵大树,因为这棵大树的造型有些奇特,所以她对它的记忆很深。

助理站在旁边,不说话。

陆吉祥转头看向他,故意的扳着一张脸,道:“喂,我是不是迷路了?”

助理摇头说不知道,脸上的表情很纠结。

“你来带路!”

陆吉祥说道,直接站到了助理的身后,催促着他:“快点!”

助理很犹豫。

他回头看着女孩儿,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夫人,您就不要为难我了吧,主任让我照顾好您,我不可以让主任失望啊!”

陆吉祥翻白眼。

她正欲说话,却忽然,前边传来异响。

助理的表情几乎是瞬间收敛,他极为敏感的转过身,一把抓住陆吉祥的手臂就闪到了一颗大树后面。

“嘘!”

他示意陆吉祥不要出声。

陆吉祥点头,小心翼翼的躲在大树后面。

助理从树后探出半颗脑袋,小心的朝前边探望。

可是,前方丛林一片静寂无声,除了微微的风声以外,哪有半点异常?

“怎么了?”

陆吉祥小声的问道,一边也想往外面看去。

“您别动。”助理拉住她,压低声音道:“这附近可能有埋伏。”

“啊!”

陆吉祥惊讶。

这里不是训练基地吗?怎么会有埋伏?

助理的表情很肃然,他当着陆吉祥的面,慢慢的从腰后取出了一柄黑色手枪。

陆吉祥看着那把枪,惊讶得是目瞪口呆。

“您在这里等着,我先过去看看。”

助理小声的说道,最后看了眼陆吉祥,动作迅速的离开。

陆吉祥伸手想拉他,可是根本就来不及。

她眼睁睁的看着助理离开。

几秒后,一声枪响。

然后,她听到有人惊呼:“我草,这是真枪啊!”

“夫人,快跑!”

助理大叫起来。

陆吉祥听到这句话,立马撒丫子就跑。

她听到身后有声音追来,她不敢往后看,只得是卯足了劲儿的往前跑。

突然,她不知道是踩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脚踝处骤然有痛意传来,她尖叫一声,全身朝前扑倒。

“别动!”

她听到有男人的声音。

紧接着,她的右脚被拎了起来。

“啊!”

她大叫,拼了命的挣扎。

“你别动!”

男人的声音里有愤怒,他动作迅速的脱掉了女孩儿的鞋,并将她的裤脚卷了起来。

陆吉祥睁着眼,愣愣的看着眼前全身都挂满了枝叶的男人。

她根本就看不清他的脸,因为,他的脸上都涂满了绿黄相间的颜料。

这时,另外几个人也跑了过来。

“她受伤了。”

男人淡淡的说了句。

众人闻言,立刻将脑袋凑了过去,盯着女孩儿的脚。

其中一个人说道:“蛇咬的?这得给她吸毒。”

男人‘嗯’了一声,将自己背上的步枪扔给旁人,双手抓住女孩儿的脚,毫不迟疑的就低了头。

谁都没有说话,现场就只有男人吮吸的声音。

最后,他终于放下了女孩儿的脚。

“呸!”

他一口吐出嘴里的血,目光睨向瘫坐在地上的女孩儿。

陆吉祥早就被吓傻了。

你想想看,当你身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还有五个像狼一样的男人盯着你,你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早就吓呆了!

“你是谁?”

男人的眼睛很锋锐,嘴边还沾着鲜红的血,就像是……就像是吸血鬼!

陆吉祥瑟缩了一下。

她抱住自己的脚,表情很茫然。

“夫人……”

远处,助理担心的声音传来。

那几个男人回头看了一眼,嘿嘿的笑:“夫人?这小妞还是个夫人?”

说完以后,他们脸色大变。

“妈的,这小妞该不会是……”

这话,并没有说完。

男人厉然出声:“放了他!”

前边的队友闻言,立马就松了手。

助理得到自由,当即就朝着陆吉祥飞奔而来。

“夫人,您没事吧?”

他弯腰欲搀扶起地上的陆吉祥。

男人站在旁边,冷冷出声:“她的脚受伤了。”

助理一听这话,立刻就要检查她的双脚。

男人继续道:“是右脚,蛇咬的,不过你放心,没毒!”

“你们究竟是谁?”

助理愤怒的抬起头,他斥责道:“你们的负责人是谁?你们知不知道你们今天的做法是违反纪律的?按照条例,你们”

“行了!”

男人打断他,声音清冽:“我们是301大队第五突击小队,我是队长冷风,你现在就可以去投诉我们。”

助理被气得横眉冷竖。

“嘶!”

陆吉祥终于回过了神,她捂着自己的脚踝,眼泪汪汪的:“我被蛇咬了?”

助理连忙回过头。

他出声安慰道:“您放心,您不会有事的。”

陆吉祥先是看他一眼,然后又低头去看自己受伤的脚。

只是,当她的目光接触到那两个还在流血的伤口时,眼眶霎时就红了。

“你别哭呀。”助理见状,顿时就急了,他手忙脚乱的就说道:“夫人,夫人您别担心,我现在就立刻通知医疗队过来,我们”

他的话还没说完。

旁边的男人忽然就弯了腰。

他的动作很野蛮,毫不迟疑的就抓起了陆吉祥的一只手臂,在女孩儿的惊呼声中,直接就把人扛到了肩头上。

助理气得跳脚。

“你们快点放下她!”

助理和副官的区别就是……助理是文,而副官还要兼职武!

助理虽然也有点武功底子,可他一个人根本就斗不过六个特种兵!

冷风扛着人,转身就大步离开。

助理又想动武。

“喂喂喂,是不是还想打一架?”旁边的人见状,立马就笑了起来:“我劝你可得三思呀,如果惹恼了咱队长,咱们可不会介意群殴你!”

助理气得咬牙切齿。

没办法了,他只有跟在后面。

冷风的速度很快,他很轻松的扛着女孩儿,自如的穿梭在险峻的丛林之间。

可是,陆吉祥就惨了。

她被颠簸得厉害,加上身心的恐惧感,更是令她备感煎熬。

终于——

她吐了!

“呕……”

女孩儿张开嘴,直接吐了冷风一身。

“我草!”

身后的队友们见状,全部呈石化状。

助理也怔住了。

而前边,冷风停住了脚。

陆吉祥难受得不行,哪管得了其他人,张嘴又要吐第二次。

冷风见状,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把人抛到了地上。

幸好地上是泥土,陆吉祥并未被摔伤,她捂着胸口,吐得是晕天暗地。

助理跑到她身边,将纸巾递给她。

“夫人,您没事吧?”他很担忧,心里十分愧疚,他没能保护得了她。

“我、我没事……”陆吉祥摇了摇头,刚说完话,脸色骤然一变,赶紧又弯下了腰:“呕……”

助理担心得不行。

他回头看向那几个男人,急道:“你们就不能找人来帮忙?”

冷风看着他,面无表情:“你想我们怎么帮?这里是山林深处,到处都是大树和陷阱,直升机开不进来,担架也不可能在这里使用。”

言下之意就是,只能背她!

助理无言以对,待陆吉祥好些以后,他才蹲下身背对着她道:“夫人,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来背你吧?”

陆吉祥摇头。

“我自己走。”

她很坚持。

可惜,她刚站起来,才发现自己脚上的鞋不见了。

“我的鞋呢?”她目瞪口呆。

助理的脸色很难看。

“被我扔了。”冷风开了口。

陆吉祥闻言,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破口而出:“你有毛病啊,你扔了我的鞋,那我该怎么办?”

其他几名队员,齐齐倒抽凉气。

除了大队长以外,这个女娃娃是第二个敢骂他有毛病的人!

私以为,冷风会生气!

可事实是,他并没有!

“你等着!”

他突然扔下这句话,迈步就往回走。

“老大,你去哪啊?”其中一名队员问了句。

冷风没有回头,声音传来:“找鞋!”

‘扑哧’

几个男人都笑了起来。

冷风忽然停住脚。

那几个人见状,立马收敛了笑意,其中一个人更是挺胸道:“报告,队长,我们请求一起陪您找鞋!”

“留下两名保护,其余人跟上!”

冷风说完,继续举步前行。

陆吉祥挺意外的。

她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还真会倒回去给她找鞋!

大约十多分钟以后,冷风很快返了回来,手里拎着一只女式运动鞋。

“你的鞋!”

他说道,随手扔到女孩儿的怀里。

陆吉祥瞪他一眼,蹲下身,默默地把鞋穿上。

她并不是个娇气的人,只是小小的两个伤口而已,并不妨碍她走路。

只是,她这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路方式,滑稽得像企鹅。

后面的几个男人都很想笑。

冷风一个眼刃扫去,硬是没一个人敢笑出声。

……

另一边,大操场里刚举行完检阅仪式。

宋锦丞在众人的拥簇下回到会议室内,一名同志为他泡了杯热茶,使得整个屋子里都是淡淡的茶香味。

他浅浅的喝了一口,随即赞道:“这茶不错。”

“报告,这是我们自己种出来的茶叶,别的地都没有。”泡茶的同志当即立正挺胸,回答得是有板有眼的。

宋锦丞看他一眼,觉得这小伙子挺有趣的。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道。

“报告,我叫李狗蛋!”

“……”

“报告!”

门外传来声音。

宋锦丞转了头,声音淡淡:“进来。”

小战士走了进来,他先是敬了一个礼,才正声道:“报告首长,我们抓到了两个外来入侵人员,根据口供,他们自称是您的……您的……”

小战士没把这话说出口。

宋锦丞皱眉:“说完。”

“报告,她们自称是您的夫人和助理员。”

小战士说完这话,其余几名当地的陪同领导都是大惊失色。

他们正欲解释。

哪料,宋锦丞竟然站了起来。

“首长……”

“闭嘴!”

宋锦丞面色冷然,迈步就往外走,路过那名小战士的时候,他出了声:“带我过去!”

“是!”

小战士欣然领命

而此时,医疗室内。

陆吉祥正在接受军医的检查,经过专业人士的辨认,她脚上的咬伤的确是被蛇咬的,但所幸的并不是毒蛇,只是普通的当地小花蛇。

军医还开了个玩笑话。

“这个小花蛇还是一味中药咧,你们应该给我抓回来得撒!”

众人无语。

门外传来一阵动静。

陆吉祥刚抬起脑袋,宋锦丞已经大步走了进来。

“首长好!”

旁人敬礼。

宋锦丞目不斜视,打从走进这个屋子里,他的目光就一直盯着陆吉祥。

他的眼神儿很深,说不上是喜还是怒。

陆吉祥坐着没动,她很镇定的开口:“我只是小伤而已,你别担心。”

宋锦丞哪会理她这话。

他径直走到女孩儿身边蹲下,捧起她的脚,左右看了看,眉头拧得很紧。

“怎么回事?”他声音冷肃。

军医闻言,答道:“首长,这位女同志是被蛇咬伤了,不过不是毒蛇,我已经处理了伤口,并无大碍。”

宋锦丞舒了一口气。

他抬头瞪了眼女孩儿,问道:“助理呢?”

陆吉祥指了指门外,小声道:“他说他要去面壁思过。”

宋锦丞闻言,冷哼一声。

“以为面壁思过就没事了?”

陆吉祥扯了扯他的衣袖。

男人望向她。

陆吉祥看了看周围,没说话。

宋锦丞起了身。

“都出去。”他开口道。

众人闻言,立刻退出了医务室。

转眼的功夫,房子里便只剩下了宋锦丞和陆吉祥。

小丫头耷拉着一颗脑袋,两只没穿鞋的脚丫子在来回晃荡着,特别是受伤的那只脚,上面还缠着纱布,非常晃眼。

“别晃了!”

宋锦丞忽然出声。

陆吉祥立马静止不动。

她抬头看向他,表情挺憋屈的:“这事和助理没关系,你别罚他。”

宋锦丞没说话。

“其实,这事都怪我。”陆吉祥继续道:“要不是我一意孤行,现在也不会发生这些事情。”

宋锦丞叹气,扶住额头。

“脚还疼吗?”他问道。

陆吉祥一怔,傻傻的仰头看着他。

宋锦丞见她这副模样儿,心里更是怜惜不已。

他在她身边落座,伸手把人搂进怀里。

“吉祥。”

他开了口,苦口婆心:“你都这么大了,难道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

“我又不是故意的……”陆吉祥撇了撇嘴,挺郁闷的:“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去招惹那条蛇,我只是不注意踩了它一脚而已,没想到它会这么小气,居然张嘴就给我来了一口。哎,不过,刚才那个老军医说了,咬我的这条蛇是小花蛇,是一种可入味的中药。”

宋锦丞真是哭笑不得。

这丫头说的话,和他要表达的意思,完全就不在一个频道。

“我们要在这里住几天,你别到处乱跑,山里的蛇虫一类最多,要小心,知道吗?”他软声嘱咐道。

“噢。”

陆吉祥点头。

末了,她又问道:“你今天干嘛要把我丢在车里?”

宋锦丞很意外。

他解释道:“我看你睡得挺香的,所以就想让你多睡儿,没叫你。”

陆吉祥想了想,觉得这话没什么不对。

“这里是哪里?”她又问道。

“一个训练基地。”宋锦丞回答道。

可是,他的这个回答,根本就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

陆吉祥很不满意,她继续追问道:“什么样的训练基地啊?为什么我总是觉得,这里到处都神神秘秘的?”

宋锦丞笑了下,摸着她的小脑袋瓜道:“这件事情一时半会的我也说不清楚,总之,能够进入这个基地里面来接受训练的人,都是非常厉害的。”

“那你呢?”

陆吉祥看着他,眼中有光芒:“你在里面担任的是什么角色?”

“我呀?”

宋锦丞一笑,在她额角落吻:“我是他们新上任的长官。”

……

三日后。

这里是当地著名的少数民族居住地,典型的泰式建筑,一栋栋用竹子搭建而成的小竹楼,耸立于清清的河岸边。

当窗外第一抹阳光撒入屋里的时候,陆吉祥睁开了眼。

床边已经没了人,外面有诱人的香味飘进来。

她起了床,穿好衣服以后走了出去。

长桌上,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正放在上面。

“早上好。”

陆吉祥站在门口,冲着男人在笑。

宋锦丞回了头,身上还穿着军装,英俊的脸庞,那双深邃的眼尤为迷人。

“起来了?”

他微微一笑。

陆吉祥走了过去,低头看了眼那碗面条,眼中有贪婪。

宋锦丞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吃吧。”他很宽容。

陆吉祥歪头,瞥他一眼:“你不吃?”

“我再去下一碗。”他说道。

“噢……”

陆吉祥没再客气,直接落座,拿起筷子便开始吃了起来。

吃到一半的时候,宋锦丞端着面条走了出来。

她只是抬头看他一眼,没说话,继续吃面。

男人在她对面落座,同样沉默。

吃完了早餐以后,宋锦丞起身收拾碗筷。

陆吉祥则是坐在外面的摇椅上,眯眼看着远处的朝阳,一个孩童正牵着一头水牛缓缓的走过田坎边沿,这里是与世隔绝的美丽村落,所有的一切都格外的缓慢与悠闲。

“把外套穿上,小心感冒。”

男人的声音忽然传来。

陆吉祥在心中叹气。

真是破坏美感!

“知道啦!”她有气没力的答了句,却依然躺在摇椅上没动。

过了半分钟,男人走了过来。

他弯腰,将手里的外套盖在女孩儿的身上。

陆吉祥见怪不怪,并不意外。

“你要走了?”

她问道。

“嗯。”宋锦丞点头,笑了下,道:“中午再回来,你要去镇里吗?”

陆吉祥摇头。

“懒得动。”

男人低下腰,亲密的与她额头贴着额头。

他轻笑低道:“这里的空气好,你应该多走动走动,整天赖在床上睡大觉,你会长胖的,丫头!”

陆吉祥抬眼,看着近在迟尺的男人。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她撇了下嘴。

说真的,这个地方虽然很美丽,可是,她并不习惯。

她喜欢的还是喧嚣的大都市!

“最后两天。”宋锦丞说道:“乖,再呆两天,我们就回去。”

“噢……”

陆吉祥点了下脑袋。

末了,她又道:“我好无聊的,感觉整天都是无所事事!”

“那你想干什么?”宋锦丞笑道:“你不是昨天还和我说,你喜欢去镇里吗?”

“我想和你一起!”

陆吉祥看着他,睁着亮晶晶的眼:“宋教授,我想去看那些人作训练!”

宋锦丞皱眉沉思。

陆吉祥继续说道:“我保证不会乱跑乱动的,再说了,我是你的工作人员,而且还拿着政府工资,如果我没有做出点成绩的话,别人会说我吃干饭的。”

“谁敢!”

男人冷声。

陆吉祥吐了下舌头,调皮道:“我只是打个比方嘛。”

宋锦丞叹气,挺无奈的:“罢了,你要去就去吧,但是得答应我,不许乱跑,必须随时跟着我,你这性子,搁哪儿我都不放心。”

“保证完成任务!”

陆吉祥敬礼。

稍作整理以后,两人出发。

宋锦丞开着车,顺着山路前行。

这里的路况并不是很好,多数都是坑坑洼洼的山路,轿车行驶起来十分颠簸,而驾驶员更是随时保持高度精神集中,因为在这种路上是最容易出事的。

这不,刚开了没多久,还真就出事了。

嘭!

半空中忽然掉下来一个什么东西,正在砸在车顶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宋锦丞立马刹车。

原本是晕晕欲睡的陆吉祥也瞬间清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

她坐直了身子,回头往后面看。

“我去看看。”

宋锦丞熄了火,拉开车门便走了下去。

哪想,他刚下了车,就听到有人在叫。

“阿爸,阿爸……”

有个小男孩站在山坡上,正冲着远处在大声呼唤。

很快,好几个扛着锄头的男人冲了过来,凶神恶煞。

“就是他!就是他!”

“快点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男人们来势汹汹,不到一分钟的功夫,便把整辆车都围了起来。

宋锦丞皱眉,右手摁在腰间。

“宋教授……”

陆吉祥坐在副驾驶上,担心的看着车外的男人。

“你别下来。”

宋锦丞头也没回的说道,一边不动声色的退到车旁,正好就挡在了陆吉祥的车窗旁边。

陆吉祥见到情况不对劲儿,赶紧掏手机打电话。

而这时,车外。

人群忽然散开了一条道儿,一个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男人走了过来,他的年纪大概是六十岁左右,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烟杆儿,吧嗒吧嗒的抽了一口烟,缓缓的吐出了一口青色的烟雾。

“就是他?”他的普通话不是很好,带着浓浓的当地方言口音。

“族长,就是这家伙!”

一个男人指着宋锦丞道。

宋锦丞皱眉,有些不悦,冷峻容颜上闪过凛冽的杀意。

族长盯着他。

“小伙子,多大了啊?”他主动的开口问道。

宋锦丞不语,甚至连表情都没变一下。

旁人见状,有些不乐意了。

“喂,俺们族长问你话呢,你倒是说话啊!”

宋锦丞的脸色很不好,他侧头睨了眼车内,看到女孩儿正在低头打电话,似乎并没有注意外面的情景。

他准备动手。

“我喜欢这小伙儿!”

族长却忽然开口。

“族长!”

“族长!”

周围一片片的声音响了起来,似乎都很不满。

这时,却见着族长挥了挥手,缓缓的说道:“既然是他捡到了绣球,那这秀姑娘,就是他媳妇儿!”

噗——

啥子?

媳妇儿?

陆吉祥的手里还拿着手机,脑袋却不由得惊讶的朝着外面看了去。

那个族长还在说话:“既然这个小伙儿是咱们的新女婿,大家就应该对他客气一些,不要举着东西,都放下来,都放下来!”

众人闻言,虽然有些不甘心,但还是缓缓的放下了自己手里的家伙。

宋锦丞见状,放心不少,摁在腰间的手也松开。

族长笑眯眯的看着他,特别是看见他身上的军装时,眼中更是有赞赏的光。

“你还是个当兵的?”他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宋锦丞瞥他一眼,不理会,预备离开。

旁边的人立马将他拦住,是个挺结实的壮汉,裸着上半身,胸膛上还有一道疤痕。

宋锦丞不高兴了。

“让开!”

他冷冷出声。

“族长!”

壮汉忽然开了口,声音浑厚:“我要和新女婿比试一场!”

“好!”

族长点头同意。

然而,这话音还没落,壮汉已经出了手。

他动作极快,带着私心,又快又狠的直击向宋锦丞的腹部。

所有人都以为,壮汉不会输,因为,他是整个族里最有力量的男人!

可是,令人意外的一幕出现。

根本就没有人看到宋锦丞动一下,或许,他已经动了,只是速度太快。

壮汉的拳头扑了空。

他只觉得有股令人头皮发麻的力量感传来,而这种恐怖感觉的传播速度又太快,令他根本就无法做出反应。

因为在下一秒的时候,他的整张脸都痛了起来,身子更是不受控制的重重摔倒。

众人不禁倒抽凉气。

宋锦丞居然一拳就将人揍翻在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