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86章 闹矛盾!

最终,宋之雅还是没能成功逃脱。

陆吉祥是个奇葩,总是能想出各种千奇百怪的招式出来。

这一次,她居然使出了一招抓小偷,直接就把机场安保给招了过来。

结果,当宋锦丞还在原地耐心的等着这丫头的时候,两名穿着制服的安保人员走了过来,并将情况说明以后,要求男人去赎人!

没错,是赎人!

宋锦丞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那丫头去上个厕所还能和抓小偷扯上关系?

说到底,就是让人不省心。

而此时此刻,另一边,机场安保办公室内。

“我哥他没死,对不对?”

陆吉祥正紧紧的抓着宋之雅的手,她迫切的看着她,双眼微红,显得激动:“之雅姐,之雅姐,你说实话,我哥他是不是还活着?”

宋之雅的表情很平淡。

“没有,荣景已经死了。”她回答得很无情。

陆吉祥摇头,颤抖着声音:“那、那你脖子上的石头是、是怎么回事?”

宋之雅忽然抬了头。

她惊讶的看向陆吉祥,但很快,她又反应过来,连忙就把脖子上的石头项链给藏到了衣服里。

陆吉祥见状,本能的就想伸手去夺。

“你干嘛!”

宋之雅忽然斥出声,一把将她推开,非常宝贝的护着自己脖子上的项链。

“那个是我的……”

陆吉祥的声音很弱,眼神儿渴望的看着她。

“都给我安静一点!”另一边,坐在办公桌前的男子忽然拍桌,十分不悦:“吵什么吵,再吵吵就把你们都送到派出所去!”

两个女人立马闭嘴。

过了片刻,宋锦丞赶了过来。

男人刚走进办公室里,第一眼便看到了两个正委屈的坐在长椅上的女人。

“宋教授……”

特别是陆吉祥,当她看到宋锦丞的那一刻,那张小脸儿都委屈得皱成了一团。

宋锦丞心疼得很。

“你怎么回事?”

他几步走了过来,伸手就把女孩儿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哎,你谁呀!”

旁边的工作人员见状,立刻就要过来制止。

这时候,一直跟在宋锦丞身后的男子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的伸手拦在众人面前。

宋锦丞根本就不受影响,他低头看着怀里的丫头,大掌轻轻的抚过她的脸,眉头始终是紧拧着的。

“有没有受伤?”他问道,一边上下打量着她。

“没……”

陆吉祥摇头,接着又看向了椅子上的女人。

宋锦丞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不由愣住。

“之雅?”他很意外。

宋之雅低着脑袋,不愿意抬头看他们。

陆吉祥扯了扯男人的衣袖,简单的把刚才的事情给陈述了一遍。

宋锦丞明了。

“原来是这样。”他看着女孩儿,颇为无奈:“你这鬼点子倒是多。”

陆吉祥很坦然的接受他的夸奖。

此时,门外走进了几个人。

“宋主任。”

对方目的性明确,进门以后直接走到宋锦丞跟前。

宋锦丞松开陆吉祥,颔首微笑:“麻烦各位了。”

他说得很客气。

“不碍事的,不碍事的。”对方却是受宠若惊。

宋锦丞没再说什么,拉着陆吉祥往外走。

只是,临至门口,他又忽然停了脚。

“宋之雅!”

他回头喊了一声,冷冷淡淡的:“你是要跟我走,还是直接把你送回去?”

宋之雅没有迟疑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些不大乐意的跟在宋锦丞身后。

前来接机的轿车已经停在航站楼外。

宋之雅直接钻进车里。

宋锦丞让自己的助理跟着她,而他则是拉着陆吉祥坐进了另外一辆车里。

陆吉祥挺担心的。

“宋教授,之雅姐她不会在半路里逃走吧?”

“不会。”宋锦丞握住她的手,笑笑道:“助理会看着她,别担心。”

“噢……”

陆吉祥闻言,这才放了心。

轿车很快驶上高速,飞快的朝着海城城区奔去。

陆吉祥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又忽然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宋教授!”

她喊出声。

宋锦丞‘嗯’了一声,微微的笑:“你好像很忐忑?”

陆吉祥抓住他的手,紧张的问道:“我、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说。”

男人温和点头,示意她有什么都可以讲出来。

陆吉祥舔了下唇,开口说道:“宋教授,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死而复生的人吗?”

“我不迷信。”男人摇头。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陆吉祥着急的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在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那种我们以为他死了,但其实他没有死的人?”

宋锦丞皱眉,他稍微想了下,目光变得深邃:“你的意思是……”

“我哥他很有可能还没有死!”陆吉祥激动的说道,她紧紧的抓着男人的手,眼中有光:“宋教授,我知道你很厉害的,你可不可以帮帮我?我、我哥他”

“吉祥!”

男人无奈的出声打断她,他抚摸着她小脑袋,声音很温柔:“我知道你们兄妹之间的感情很好,但是当年的飞机失事现场你也去过了,如今再说这些,你不觉得毫无”

“我有证据!”

陆吉祥根本就没有耐心听他说完这些话,她急道:“我以前有做过一条石头项链,然后还是我亲自把它戴在了我哥的脖子上的,我哥还答应过我,他说他死都不会把它取下来。宋教授,你猜我今天看到什么了?我看到那条项链在之雅姐的脖子上!”

宋锦丞微诧。

但很快,他摇头说道:“或许是你看错了。”

“不会的,我不会看错的。”陆吉祥继续道:“我有在那颗石头上刻字,宋教授,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让之雅姐把石头项链取下来,我保证,那上面一定有我刻的字!”

宋锦丞敛眉不语。

“宋教授……”陆吉祥推了推他的手臂。

宋锦丞把她搂在怀里,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

“别担心,我会让人去查的。”

“那我等你消息。”陆吉祥握住他的手,急迫的看着她,脑子里一旦想到哥哥他有可能还没有死,她的心里就很高兴很高兴。

下了车,众人入住酒店。

可是,宋之雅却被安排离开。

“为什么要把之雅姐送走?”

当陆吉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显得有些激动。

关键是,她还没有从宋之雅那里得到哥哥的消息,那条石头项链究竟是怎么到她手里的?

“之雅的父母过来了。”

宋锦丞解释道:“我得把人还回去。”

陆吉祥很着急。

“可是”

她欲开口,却被男人抢了先。

“行了,一天都没吃东西,先陪我去吃饭,好不好?”

宋锦丞低了头,嘴角含笑的看着她,模样更是温润如玉。

让人不舍拒绝。

陆吉祥点了头,被他拉着去了酒店餐厅。

这是一家西式餐厅,优美悦耳的音乐,穿着燕尾服的侍者手端托盘,显得优雅至极。

宋锦丞亲自为女孩儿拉开椅子。

“谢谢。”

陆吉祥道了谢,弯腰落座。

他们的座位在落地窗旁,朝外看去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圆圆的月亮高挂夜空中,景色美丽。

陆吉祥却无心欣赏,当男人要问她吃什么的时候,她只答了句随便。

点完了餐,侍者离开。

宋锦丞的脸色不大好:“陆吉祥,你和我吃饭的时候就不能专心点?”

“我专心不了!”

陆吉祥听到这话,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就答道:“我哥他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受苦呢,我却在这里大鱼大肉,还要享受着别人的服务,我的心里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宋锦丞冷笑起来。

“你想和我吵架?”

“我没有!”陆吉祥抬起头,她与他对视:“宋教授,你自己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你根本就不会理解到我现在的心情,我很担心,我真的很担心我哥!”

啪!

桌上摆放的餐具忽然被男人拂摔至地。

突如其来的声响,令周围顾客纷纷投来视线。

侍者连忙走了过来,询问需要什么帮助。

“滚开。”

宋锦丞冷漠出声,目光笔直的盯着桌对面的女孩儿。

陆吉祥显然没料到他会生气,傻傻的张着嘴。

“宋、宋”

“别叫我。”宋锦丞打断她,一边从桌前起了身,他面无表情,显得寡淡至极:“你想找你哥是吧?我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不能理解你的心情是吧?好,陆吉祥,你去找,你现在就给我去找!”

“你别这样……”

陆吉祥伸手想拉他。

宋锦丞将她拂开。

他笑得冷讽:“陆吉祥,我在你的心里,就是这么冷酷的一个人?”

“我没有。”

陆吉祥摇头,想要解释,却被男人抬手制止。

“你不必解释。”他这次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你去找人吧。”

陆吉祥觉得自己挺委屈的,她只是担心自己的哥哥而已,他为什么要生气?

宋锦丞已经转身往外走。

“宋教授!”

陆吉祥见状一急,连忙提步去追。

可是,等着她追出去的时候,男人早就进了电梯里。

她跑过去摁按钮,可惜,电梯已经升上楼。

她仰头看着不停上升的楼层数字,心里是一千个一万个的委屈。

宋锦丞这次生气也生得太狠了吧,居然直接就不管她了。

陆吉祥杵在原地,完全不知所措。

“夫人。”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陆吉祥转过头,发现是宋锦丞的助理。

她眼中有惊喜,没有多想的就道:“是不是宋”

“主任刚来电话,让我给您新开了一间客房。”助理笑着说道,一边将一张房卡递给她:“这是您房间的房卡,房间号就是上面,您照着过去就好。”

说完,准备离开。

“喂!”陆吉祥喊住他。

助理停住脚,重新看向他,保持着耐心道:“夫人,您还有别的吩咐吗?”

“那个,额,我……他……”陆吉祥结结巴巴的,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关键是,她这次是真没明白,她究竟是做错了什么。

在她记忆中,宋锦丞好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生气过,居然直接就把她丢下不管了。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助理礼貌的说道,笑着退下。

陆吉祥想张口喊他,可是,她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她觉得难堪,这才到海城的第一天,她居然就被宋锦丞给赶出来了,这都算是个什么事儿?

她沮丧极了,摸了摸自己的空肚子,决定先去酒店外面找点吃的。

海城的旁边就是大海,所以,这座城市里的海鲜产业十分丰富,就连街边小摊里都是各类海鲜,蒸的煮的烤的炸的,应有尽有。

陆吉祥点了一份小龙虾和可乐。

秋季的夜晚,有些冷。

她一边瑟缩着身子,一边吃着小龙虾,可是只要她想到自己的哥哥,心里就觉得特别的苦,特别的难过。

她知道,她今天很任性。

宋锦丞说得没错,当初她是亲眼看到了那满目苍夷的失事现场,根据事后的调查证明,飞机上的所有乘客是全部遇难,很多人甚至连尸体都找不到。

可现在,她仅凭一条石头项链便非要宋锦丞去调查,还要逼着他承认陆荣景还没有死。

综合以上,宋锦丞会生气也是应该的。

她太过于无理取闹,甚至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其他人的感受。

而且,她刚才还说了那么重的话……

越想到这些,陆吉祥的心里就越内疚。

她想,或许她该去道歉。

可是……

她拉不下这个脸。

唉!

陆吉祥甩了甩头,决定暂时不要再想这些,还是先把肚子填饱吧。

吃完了东西以后,陆吉祥又在附近逛了一圈,最后找到了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购买了面包和果汁牛奶。

等着她回到酒店里的时候,却发现宋锦丞的助理正站在酒店门口打电话,看到她出现的时候,表情有些意外,但很快又欣喜的笑了起来。

“你怎么了?”

陆吉祥奇怪的看着他。

助理挂了电话,双手合十,叹道:“谢天谢地,夫人,您总算是回来了。”

“啊?”陆吉祥迷茫的看着他。

助理连忙解释道:“宋主任在找您。”

“噢……”

陆吉祥点头,拎着塑料袋往酒店里走。

助理跟在她的身后,小心翼翼的问道:“夫人,您刚才是去哪里了啊?”

“去买东西了呀。”陆吉祥答道,指了指自己手里的塑料袋:“买了点吃的喝的,你要吗?”

“不用了,谢谢。”助理摇头,挺无奈的:“以后这种事情您只要吩咐一声就好,这大晚上的外面不安全,就算您要亲自出去,一定要带上人才行。”

“没这么夸张吧?”

陆吉祥笑了起来,一边等电梯,一边继续说道:“我就是在酒店附近逛了一下,又没走太远,出不了什么事的,你别担心。”

“不行!”助理继续摇头,表情很严肃:“我们有义务保护您的安全,夫人,请您以后在单独出门以前,一定要记得通知我们!”

“好吧……”

陆吉祥妥协。

恰逢此时,电梯门打开。

她走了进去,并摁下了楼层数。

助理看了一眼,皱眉道:“夫人,您摁错了吧,主任的房间是在”

“我回我自己的房间。”陆吉祥直接打断他,挺不客气的。

助理愣了下,张了张嘴,却是无话可说。

完了,这下难办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原来这主任和夫人是在闹别扭呢,可关键是,他好像犯了一个严重性的错误,他居然给夫人单独开了个房!

完了完了,他这次真是犯错误了!

叮!

到达楼层,电梯门打开。

陆吉祥提步走了出去,按照她房卡上的房间号,很快找到了所属房间门。

助理一直跟着她,看到她刷卡开门的时候,忍不住的出了声:“夫人,要不,您还是去楼上吧,主任还在等您呢,他一直都很担心您。”

“不用了。”

陆吉祥说了句,‘嘭’的一声关了门。

助理站在门外,碰了一鼻子的灰。

……

次日,清晨。

陆吉祥被外面的拍门声吵醒。

她下了床,趿着拖鞋去开了门。

助理站在外面,西装笔挺。

“有事?”

陆吉祥打了个哈切,揉着惺忪的眼。

助理开口道:“主任今天要下趟乡,问您是不是要一起?”

“不去!”

陆吉祥摇头拒绝。

“好的。”助理点头,转身离开。

陆吉祥关了门,重新躺回床上继续回笼觉。

可是,过了没多久,外面的门板又被人敲响。

“这还有完没完啊!”

她有些生气,一边骂道,一边掀开被褥就下了床,这次连拖鞋都没穿,直接就赤着脚走了过去。

她怒气冲冲的打开门,却在看见宋锦丞的那一刻,瞬间安静了。

男人穿着西装,身躯健硕修长,他就这么笔直的站在门口,英俊的脸,深邃的眼,目光瞬也不瞬的看着她。

两人都安静的看着对方。

直到,男人开了口:“去把衣服换上。”

陆吉祥翻白眼,哼哼道:“我不去!”

“容不得你不去。”男人说得强势:“陆吉祥,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十分钟以后,我要看到你整整齐齐的出现在我面前!”

说完,竟然转身就走。

陆吉祥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勇气,居然冲着他的背影就吼了一声:“我说了不去就不去,就算你给我十分钟,一百分钟,一千分钟,我都不去,你爱去哪去哪,反正我今天啊啊!”

她忽然叫起来,退进房里就要关门。

因为,她看到原本已经走远的宋锦丞,竟然返了回来。

她的动作到底还是慢了,就在她即将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一只大手忽然伸了进来。

紧接着,宋锦丞便顺势挤了进来。

他面色冷峻,双眸冷如寒冰。

陆吉祥转身就要开跑。

可惜,她才迈出一步,腰部便被男人从身后勾住。

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等着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男人直接跨坐在她的身上,冷着脸,抿着唇,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陆吉祥咽口水。

她感觉到了危险。

当然了,更多的是后悔,早知道就不该逞匹夫之勇!

从过去到现在,她每次都不是他的对手。

“你不去,嗯?”

男人缓沉出声,目光幽深锋锐:“陆吉祥,你再敢说一遍!”

陆吉祥摇脑袋。

“说话!”男人冷声。

“我去,我要去!”陆吉祥急忙的开口道:“宋大人,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现在就换衣服,我现在就跟你去,你别压在我身上啊,好重的……”

宋锦丞没听她这话。

他忽然倾了腰,大手捏着她的细细下巴。

“还闹不闹了,嗯?”他沉沉问道。

女孩儿继续摇脑袋,整张小脸儿都快皱在了一起,她连连就道:“不闹了,我不闹了,宋大人,你饶了我吧,你真的好重……”

宋锦丞脸色缓和不少。

他翻身放开她。

陆吉祥得到自由,连忙就从床上爬了起来,那动作快得就跟松鼠似的。

她撇着嘴,一副小可怜儿的样。

每次都是这样!

每次都是她被欺负了,然后还要她认错!

真不公平!

“杵着干什么?”宋锦丞敛眉,出了声:“还不换衣服?”

陆吉祥‘噢’了一声。

她把自己放在椅子上的衣服拿了起来,准备去浴室里换。

“去哪?”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换衣服。”陆吉祥回头望她。

宋锦丞表情不变,颔首道:“就在这里换。”

“啊!”

陆吉祥惊讶,脸蛋微红:“不要吧……”

宋锦丞却笑了起来。

他姿态优雅的坐在床边,双腿交叠,深邃眼底亦有光芒闪烁。

“怕什么,你哪里我没看过,嗯?”

陆吉祥低下脑袋。

她觉得很不好意思,可是,宋锦丞这话说得没错,他俩什么事情都做过了,她还怕个毛啊!

这样一想着,她的心里倒是轻松了许多。

她暗暗瞪了眼男人,转身背对着他,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缓缓的脱了衣服。

……

十多分钟以后,众人出发。

陆吉祥随着宋锦丞坐进车里,助理将准备好的早餐递了上来。

“谢谢!”

陆吉祥道了谢,咬了一口三明治,然后又喝了口牛奶。

宋锦丞打开笔记本,安静的工作着。

陆吉祥的速度很快,几乎眨眼间的功夫,那个三明治便被她吃得干干净净。

“还有吗?”她问向前边副座上的助理。

助理回头望她,有些意外:“您还要?”

“嗯,还想吃一个。”陆吉祥很诚实的点头。

助理的表情有些奇怪,他先是看了眼另一边没说话的宋锦丞,然后才摇头道:“对不起,夫人,已经没有了。”

陆吉祥闻言并未太在意,她随口问道:“这个三明治还挺好吃,你在哪买的?”

“呃……”

助理纠结着。

“你怎么了?”陆吉祥奇怪的看着他。

不曾想,她话音刚落,身畔的男人已经出了声:“不是买的,是我做的。”

他的声音很沉。

陆吉祥转头看向他的时候,他的目光依然是盯着笔记本屏幕的,就好像他刚才什么都没说过。

“你做的?你怎么做的?”她问道。

“我去买的食材,然后主任自己动手做的。”助理适时的开了口,解释道:“主任说了,您最喜欢吃他亲手做的食物。”

唔,这马屁拍得真好!

陆吉祥呵呵一笑,不再说话。

车厢内陷入一阵安静。

过了没多久,汽车便驶出了城区,下了高速以后,顺着一条柏油马路进入了大山里。

陆吉祥看着外面的崇山峻岭,感叹了句:“这里真漂亮!”

助理闻言,忍不住的开口说道:“是啊,这里是挺漂亮的,不过可惜的一点就是不会下雪,如果能下雪的话,万里冰封雪飘的美景,那就更美了。”

“这里是亚热带地区,肯定是不会下雪了。”陆吉祥盯着窗外的风景,一边说道:“就算是会下雪,那也不可能像北方一样,这里的温度很高,雪花在半空里就融化了。”

助理点头。

他笑道:“夫人说得对,不过我觉得吧,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特色,比如这个海城,它的特色就是四季如春,没有寒冷的冬天,非常适合度假!”

“是啊,这里很适合度假。”

陆吉祥伸张了双臂,长长的舒了口气。

忽然,她停住了动作。

因为,男人的大手已经伸了过来。

宋锦丞搂过她的腰,额角贴着她的额角,在她耳边轻轻开口:“想度假了?”

陆吉祥没说话。

拜托,她们还在冷战中啊,能不能多敬点业?

而这边,宋锦丞见她不说话,倒也不介意,轻轻吻了吻她的鬓角,唇畔弯弯:“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丫头,我不会和你计较太多。”

陆吉祥翻白眼。

“宋教授。”她开了口,说道:“我昨天看到一条新闻,说是一个手机贴膜哥的月收入是三万块,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就是说在现在这个社会里面,很多工作体面的白领,其实还不如一个街边贴手机膜的收入高。然后,你知道我感悟到了什么吗?”

宋锦丞一怔。

他松开了她,低声道:“你感悟到了什么?”

陆吉祥抬了头,目光炯炯的盯着他:“我的感悟就是,我从此以后再也不要给手机贴膜了!”

“……”

“这个世道真的好难混啊!”陆吉祥继续说道。

宋锦丞无语。

“吉祥,你在转移话题!”他这样说道。

陆吉祥看着他,很坦然的点头承认:“是啊,我就是转移话题。宋教授,既然昨天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也就不想再提了,而且你也说了,你不会和我计较,既然如此,我也不会和你计较!”

宋锦丞觉得,自从上班以后,在某些事情上,这丫头好像变成熟了不少。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比较喜欢以前的那个疯丫头!

“好,这事儿就算是翻篇了。”

他笑着说道,把她紧紧的搂在身侧。

陆吉祥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她还是没忍住的开了口:“宋教授……”

“嗯?”

宋锦丞应了一声,目光依然落在笔记本屏幕上没移开。

陆吉祥显得有些迟疑:“虽然昨天的事情已经翻篇了,但是你答应我的事……”

宋锦丞皱眉。

“我已经让人去查了,你别担心,有消息会告诉你的。”他平淡的说道,半垂的睫毛,让人看不到他眼底的任何情绪。

陆吉祥听到这里,不禁暗暗舒了口气。

既然他还承认要帮忙找哥哥,那她就放心了。

“谢谢你。”她说道。

宋锦丞没有反应。

车内再次陷入了一阵安静,渐渐的,女孩儿有了困意,小脑袋靠在他的肩头上,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

因为路途遥远,宋锦丞也没叫醒过她,看到陆吉祥睡得挺香的,他还偷偷地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他就在想,如果这丫头永远都这样安静乖巧,那就好了。

他从来都是大男子主义,这一点他不否认,他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关心别人,除了他以外,陆吉祥的心里不应该有任何人。

他很霸道。

可是,为了这丫头能够靠近自己,他又不得不收敛自己。

以前裴谦曾经说过,他这叫占有欲!

可是,宋锦丞却觉得,占有欲没什么不好的,他在意她,所以才会想要占有她。

真的,他真的很想一辈子都占有她,只要她一个!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