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85章 戏中戏(下)

“成樾,这位是我哥宋锦丞,小时候跟我是隔壁邻居,学习特好,是我们大院里面出了名的高考状元!”郑可可在做着介绍,漂亮的长睫毛一闪一闪的:“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有一次为了去看他的比赛,还专门逃过课,结果被我爸妈知道了,挨了好一顿抽!”

“是吗?”

成樾沉沉启声,目光若有似无的掠过对面的陆吉祥。

但最终,他定格于宋锦丞身上。

“宋先生。”他勾了唇:“久仰大名。”

宋锦丞眉目昭然,亦是笑得客气。

“成先生客气了。”

继而,两个男人相互握手,但仅半秒,随即松开,宛若风轻云淡。

陆吉祥眨了眨眼,杵在原地没有回过神。

郑可可挽着成樾的手臂,满脸幸福的样子,她笑道:“锦丞哥,我和成樾还有点别的事情要办呢,我们就先走了啊,你和嫂子好好玩儿,祝你们玩得开心!”

“去吧。”宋锦丞点头。

“好!”

郑可可说完,准备离开。

然而,成樾却依然站在原地未动。

这一次,他是毫无忌惮的看着陆吉祥。

“陆吉祥……”

他缓缓开了口,嗓音略沉。

这边,陆吉祥见状,立马就谄媚的笑了起来。

“成主任,呃,您、您好!”她微微弯腰。

“你们认识呀?”郑可可的表情有些意外,视线在成樾和陆吉祥之间来回审视。

成樾表情似笑非笑:“她是我的小助理!”

他咬重了那个‘小’字!

宋锦丞的脸色沉下,略有不悦。

陆吉祥哈哈一笑,颇为尴尬,她连忙解释道:“我才刚上班呢,若是按资历来算,放眼整个首长办公室,我的确只能算是个小小的普通助理!”

她这个回答,堪称完美!

成樾不动声色,他继续道:“在政治部好好干,组织对你给予厚望!”

“是!”

陆吉祥的表现有模有样,完全就是下属对上司的尊重和敬仰。

除此以外,别无其他。

郑可可见状,不由得小心的舒了口气。

这时,宋锦丞忽然将女孩儿揽进怀里。

他低头望她,表情宠溺:“不必这么严肃,现在不是工作时间!”

“嗯嗯嗯……”

陆吉祥一边点头一边笑,表情挺傻气儿的。

“走了。”

成樾忽然出声,话音未落,他屹然已经转身离开。

郑可可有些尴尬,她讪笑着看向宋锦丞,连忙道:“哥,你别介意啊,成樾的脾气就这样,他是无心的。那个,我们就先走了,哥再见,嫂子再见!”

说完,赶紧去追已经走远的成樾。

裴谦伸脖子朝着远处瞅了眼,撇嘴出声道:“那个成樾很拽啊,郑可可是谁?她姓郑,莫非是……?”

宋锦丞一笑,淡淡启声:“她父亲都快退休了,老人家的心思深,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宝贝丫头,一直都想趁着还在位时招个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

裴谦闻言,不禁扬起眉梢,道:“一般像郑氏这种权门之家,必定是门当户对,谁愿意去当上门女婿?”

“这可说不准。”宋锦丞意有所指的道。

裴谦笑得别有深意,他道:“不过,对于普通的家庭而言,郑氏可是块镶了金的跳板!”

“喂,你们别乱说呀,成主任他不是这样的人!”陆吉祥听到他们这样诋毁成樾,不禁出声反驳道:“成主任的家庭背景虽然一般,但是他的个人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如果他没有真本事的话,如今也不会坐上首长办公室主任的位置!”

“哟呵,你这是在替你的上司抱不平了?”裴谦双手环胸,他饶有兴趣的看着女孩儿,继续道:“对于一个有野心的男人而言,他的目的远不如此!”

“乱说!”

陆吉祥扭过脑袋。

“你怎么知道他在乱说?”宋锦丞忽然出声。

陆吉祥仰起头,目光看向他。

她微微心惊。

男人的脸色很不好,特别是看着她的那双眼,隐有锋锐。

“额……”她不禁咽了下口水,心中百转千回,继而答道:“我只是猜测而已嘛,成主任他……他好像不是很喜欢郑可可!”

“噢?”

宋锦丞挑眉,他勾了嘴角,声音变得危险:“你知道他喜欢谁?”

陆吉祥摇头。

“我怎么可能知道呀?”她看着宋锦丞,皱了皱鼻子道:“成主任好凶的,除了工作以外,我根本就不敢和他说话。再说了,我跟他又不熟,他干嘛要和我说他喜欢的人是谁呀?”

她说得很诚实。

宋锦丞勾起她的下巴。

他盯着她的眼,似是要看进她的心里。

“你怎么啦?”陆吉祥睁着双眼,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片刻后。

男人将她松开。

“没什么。”

他侧了头,目光没再看她。

哪料,陆吉祥却忽然踮起了脚尖,她大胆的用双手捧住了男人的脸,并将他的脑袋转了过来。

宋锦丞有些微诧。

陆吉祥盯着他,有点小霸道:“给我笑一个!”

扑哧!

裴谦忍不住笑。

陆吉祥转头瞪他一眼,斥道:“你给我一边去,不准看,小心长针眼!”

“切,谁稀罕!”

裴谦拿着新衬衣去了试衣间。

这边,陆吉祥还捧着男人的脸。

“你弯下来一点,我踮着脚好累的!”女孩儿不满的说道。

宋锦丞依言弯腰。

他定定看着她,黑眸深邃如夜空,璀璨糜丽。

陆吉祥大大方方的冲他一笑道:“来嘛,宋大人,给我笑五毛钱的!”

“欠抽了?”男人沉沉出声。

陆吉祥立马裂开嘴,笑得特别的傻:“好吧,既然你不笑,那我就来给你笑五毛钱的,嘿嘿嘿……”

宋锦丞重新直起身子。

他轻轻拂开了女孩儿的手,转而将其握在手心里。

陆吉祥没脸没皮惯了,她倒没觉得有什么。

可是,旁边的店员们却是羡慕得要命。

过了没多久,裴谦走了出来。

他还真把那件粉色的衬衣给换上了。

说真的,裴谦的长相气质也不差,但因为他的职业原因,令他看起来有些文弱,如今再穿上一件粉色的衬衣,整个人就只有用一个词来形容——骚气!

陆吉祥哈哈大笑。

宋锦丞抿起唇,亦是忍俊不禁。

“帅么?”

裴谦问道,一边做了个甩飞吻的动作。

陆吉祥伸出大拇指,赞道:“简直是帅得直掉渣!”

裴谦翻白眼。

“睁眼说瞎话呢是吧?”

“没有啊!”陆吉祥摇头,她闭上双眼道:“我明明是闭着眼睛说的。”

裴谦绝倒。

最后,他换成了一件黑色的衬衣。

陆吉祥觉得很可惜,不过,她心中有了个邪恶的想法。

假设,宋锦丞穿上粉色的衬衣……咳咳,算了吧,画面太美,她不敢想象!

买完了衬衣以后,陆吉祥又嚷着要去二层的女装区。

宋锦丞自然作陪。

裴谦正好闲得无聊,紧跟其后。

借着女孩儿去换衣服的空隙里,裴谦凑到了宋锦丞的身边,满脸的愤然:“宋大人,我有冤屈!”

宋锦丞皱眉。

“别乱叫!”他不耐的掠他一眼。

裴谦哼哼,不服气:“吉祥物也是这样喊的!”

“你和她能比?”

“……”

裴谦瞬间哽咽无语,心想,这家伙果然是有异性没人性!

他想了想,再次开口道:“今天你让我过来这里相亲,究竟是有什么目的啊?哎,不管你要干什么,反正我就一个要求,我今天的所有花费,你必须全额报销,不报销不行,连朋友都没得做!”

宋锦丞表情不变。

他缓缓道:“我可以给你报销,但你得给我说说,你和人家姑娘都说了些什么?”

“姑娘?哪个姑娘?”裴谦看着他,道:“那个和我相亲的姑娘?哎哟,其实我也没和她说过什么,我就是说了句她太胖了,结果她就开始骂我了!”

宋锦丞挑眉,他笑得意味深长:“怪不得你找不到女人。”

“……”

“下次,我给你介绍。”宋锦丞又补充了一句。

裴谦百思不得其解:“你今天到底是几个意思啊,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有什么阴谋?不过说实话啊,我觉得那个成什么樾的,真是一点都配不上人家姑娘,那个郑可可长得多漂亮啊,太可惜了,简直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裴谦还记得成樾用眼神儿鄙视他身高的事情呢。

他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别人拿他的身高说事儿。

想当年,他在国外求学的时候,面对身边都是五大三粗的外国同学们,作为‘小巧玲珑’的东方人,他就已经受够了因为身高而带来的歧视影响。

所以,成樾无疑是踩到了他的雷区!

“那个成樾倒是有点意思。”宋锦丞缓缓开口,眸含冷色。

裴谦并未注意到。

“他能有什么意思?他不就是吉祥物的上司吗,这有什么了不起的,还真以为我们所有人都是他的属下了?”裴谦很愤然,他继续道:“说到底,你还是太子爷呢,他算得了什么?”

宋锦丞未回答。

因为,陆吉祥已经穿着裙子走了出来。

这是一条简单的印花淑女裙,穿在女孩儿的身上,不单显出了她的窈窕,更让她看起来温婉可人。

裴谦眼中有惊艳,他心想,原来这小丫头还是个美人胚子!

“好看吗?”

陆吉祥走到宋锦丞面前,开心的转了个圈。

“漂亮。”宋锦丞点头。

陆吉祥笑了起来,特别狡猾:“觉得漂亮就给我买下来呗。”

“好!”男人点头。

陆吉祥欢呼,赶紧去试下一条裙子。

裴谦瞪起眼。

“她该不会是想把整个店里的裙子都试一遍吧?”

“有可能……”

而最后的事实证明,女人还真就是天生的购物狂。

裴谦在中途当了逃兵,谎称自己单位里还有事,逃之夭夭。

陆吉祥根本就不在乎,只要宋锦丞这个大金主还在就行,其余的,那都是路人甲!

下午,两人回到大院。

陆吉祥招呼着管家来一起帮忙拎东西,各类琳琅满目的衣服鞋子和包包,看得众人是目瞪口呆。

“这些都是打折货,很便宜的。”陆吉祥讪笑着解释,生怕大家都认为她是一个败家女。

宋锦丞站在旁边看着,含笑不语。

吃晚饭的时候,宋妈妈回来了。

陆吉祥见到宋妈妈出现,立马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边道:“妈妈。”

宋锦丞抬头看了眼,表情很淡:“妈。”

“坐下继续吃。”宋妈妈笑了笑,很和蔼:“今天你俩出去玩了?我见着外面沙发上还摆着两个娃娃,是你们的?”

陆吉祥缩了下脖子。

完了,她怎么忘记把那两个小熊给收起来了。

“其实我一直就赞同你们两个搬回来,多个人多点生气,一家人本来就该住在一起的。”宋妈妈继续说道,她的目光望向陆吉祥:“吉祥,你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

“习惯习惯!”陆吉祥点头,笑得有些紧张。

其实,相比较宋妈妈,她和宋顾还要更亲一些。

住在大院的这些日子里,陆吉祥发现了一个问题,宋妈妈似乎并不爱经常回家,偶尔见到她回来一次,基本都是在下午以后。

难道,宋妈妈的工作真的很忙吗?比宋领导还要忙?

这边,宋妈妈的声音继续传来:“只要你习惯就好,我这儿子的适应能力很强,基本都用不着担心他。”

陆吉祥闻言,很快笑了起来,她先是望了望旁边的男人,方才开口说道:“妈妈您可别这样说,宋教授听到了以后会很伤心的。”

“他伤心什么?”宋妈妈一边说,一边将目光看向了宋锦丞,见他毫无反应,眼中神色不由黯淡几分。

“您偏心呀!”

陆吉祥并未注意到,她仍在自顾自的说着话:“妈妈你也要多夸夸他!”

“好!”

宋妈妈点头。

语罢,她准备提步往楼上走。

陆吉祥见状,急忙出声道:“您不吃饭吗?”

“我已经吃过了,你们继续吃吧。”宋妈妈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陆吉祥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觉得有些奇怪。

她想了又想,不禁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小声问道:“宋教授,为什么我觉得妈妈她好像每天都很忙的样子?呃,你怎么了?”

她惊讶的发现,男人的脸色很不好。

宋锦丞没说话,沉默用餐。

“宋教授……”

“吃饭!”

男人冷冷出声。

陆吉祥当即闭起嘴巴,低头吃饭。

吃过饭后,陆吉祥把遗落在外面沙发上的两个小熊拿回楼上卧室。

当她推门走进去的时候,男人正在收拾行李。

陆吉祥把东西放到桌上,一边随口问道:“宋教授,我们明天几点出发啊?”

“早七点。”

男人头也没抬的回答道。

陆吉祥看向他,略微惊讶:“这么早?”

宋锦丞没有说话,动作熟练的叠着衣服,他虽养尊处优,可在这些私事上面,他向来都是亲自整理。

“你想带哪些衣服?”他忽然开口道:“自己去挑!”

“噢……”

陆吉祥打开衣柜,很快就从里面挑出了几件裙子。

她一边递给男人,一边问道:“我们这次要去多久啊?”

“大概有一周左右吧。”男人想了想,视线盯着她。

“干嘛?”

陆吉祥被他看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没事。”宋锦丞答了句,低头又继续整理行李。

“我怎么觉得你最近有点奇怪啊?”陆吉祥看着男人,撇嘴道:“比如像今天,你怎么会忽然想到要带我去商场里面买衣服?”

“你不喜欢?”男人随口问道,手上动作未停。

陆吉祥摇头。

她想了想,继续道:“我就没想明白,你怎么会知道赔钱货在那里相亲?还有啊,你到底是要带我去买衣服呢,还是为了去看赔钱货的笑话?”

宋锦丞忽然停止了动作。

然后,他抬了头,目光深深的看着她。

“你觉得呢?”他不答反问。

“应该两者都有吧!”陆吉祥摸着下巴,作出分析:“赔钱货也真是够衰的,居然能交到你这么个损友!”

宋锦丞似笑非笑:“你再说一遍!”

陆吉祥连忙举手投降,笑得特别不要脸:“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嘛,你别太在意啊!”

“是吗?”宋锦丞盯着她。

陆吉祥眨了眨眼,连忙转移话题的道:“宋教授,说句实话啊,你觉得那个成樾怎么样啊?哎,我给你说啊,他就是我的直属领导,爸爸的办公室主任,我听别人说,他以前还是陆战队的,特别厉害!”

“然后呢?”宋锦丞双手环胸。

“没然后……”陆吉祥摇头,她偷偷的看着男人的表情,声音特别的小:“我就觉得,你好像对他有敌意!”

“说大声点!”

“我说,我觉得你对成主任有敌意!”陆吉祥忽然放大声音的重复一遍道。

然而,此话一出,卧室里忽然变得安静。

宋锦丞看着她,表情高深,像是在笑,又似乎没有笑。

总之,看得让人瘆得慌。

陆吉祥默默地低下脑袋,解释道:“我记得,你以前在对待陌生人的时候,虽然不会笑,但是至少也不会板着脸的。可是,你今天和成主任说话的时候,你的眼睛……好冷的!”

“原来你都知道。”宋锦丞启了声,冷冷勾唇:“陆吉祥,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给你明说,我不喜欢你和那个成樾打交道,听清楚了?”

“啊?”

陆吉祥闻言,瞬间抬起脑袋。

她不可思议的道:“你是因为我才、才讨厌他的?”

宋锦丞冷哼,朝她伸出手:“过来!”

陆吉祥有点胆怯。

但是,她见着男人的目光冷厉,却又不敢拒绝。

她走了过去,把自己的小手放了进去。

宋锦丞顺势把她抱进怀里,搂着她的腰,将下巴磕在她的头顶上,呼吸着她身上的味道。

他叹息般道:“丫头,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招人喜欢,嗯?”

“哪有啊……”

陆吉祥皱眉,嘴里喃喃:“从小到大,他们都说我像个男孩子,一点都不招人喜欢。宋教授,你也别瞎夸我了,要是我真招人喜欢的话,以前那些男同学怎么也没一个来追我的?”

宋锦丞听了这话,忍俊不禁。

“没关系,我喜欢就好!”他如是答道。

陆吉祥无语的靠在他的怀里。

静默片刻,她又忽然抬头看向男人,追问道:“你刚才还没把话说完呢。”

“你要我说什么?”宋锦丞低眸看她。

陆吉祥的眼睛里有光。

“你还没说,你为什么讨厌成樾!”

“你很想知道?”宋锦丞冷笑:“看来你还挺操心这事。”

“我没有……”陆吉祥连忙摇头,解释道:“我、我就是有点好奇,你和成主任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私人恩怨啊?”

宋锦丞忽觉头疼。

他以为,他刚才已经把话说得够清楚了。

可没想到的是,这丫头居然根本就没懂!

“罢了,你没懂就算了,这事交给我来解决。”他说道,一边拍了拍女孩儿的后背:“去洗澡吧,早点睡觉。”

陆吉祥还是很纠结。

有句话说得好,好奇心害死猫!

她现在就是那只猫,满脑子的都是好奇心。

“宋教授……”

“去洗澡!”男人故意板脸。

陆吉祥没办法了,只好拿着睡衣去了浴室。

等着她洗好后走出来的时候,宋锦丞已经没了影,而行李箱却依然好端端的放在那里。

陆吉祥走过去看了一眼,发现他都已经把东西收拾好。

在这一刻里,她忽然觉得,其实,结婚的感觉还是蛮好的。

因为从此以后,这世界上就多了一个疼你关心你的人。

但前提是,你要找对人!

陆吉祥带着心满意足,上床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她睡得正迷糊的时候,感觉身边躺上了一个人。

紧接着,她整个人被对方抱住。

她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但在闻到了来自宋锦丞身上的熟悉味道以后,渐渐停了动作,安心的沉沉睡入梦中。

结果第二天的时候,时间才刚过五点,她便被男人叫了起来。

陆吉祥一百个不愿意起床。

宋锦丞已经穿好了衣服,回头看到女孩儿没动,他不由得走到床边。

“吉祥,起床了!”

他的声音可以称为温柔。

女孩儿闭着眼睛,声音嘟嚷:“再让我睡会儿……”

宋锦丞哪会听她这话,强行的就把女孩儿给拽了起来。

陆吉祥不高兴,挣扎未果。

半小时以后,两人走出卧室。

行李已经被佣人拎到楼下。

宋锦丞搂着陆吉祥的腰,小心的拥着她往下走。

直到到达了机场以后,陆吉祥才勉强的清醒一些,半眯着眼,看着窗外天边朦胧的颜色。

“渴……”

她出了声。

这会儿,他们正前往登机口。

宋锦丞安抚她:“听话,我们去飞机上喝水好不好?”

“嗯……”陆吉祥点头,软绵绵的依靠着他。

现在的时间真的是太早了,她根本就没睡够,浑身都没有力气。

很快,众人登机。

宋锦丞向空姐要了一杯温水。

“吉祥,来,张嘴喝水。”

男人亲力亲为的喂她喝水。

陆吉祥闭着眼睛,嘴巴却张了开。

宋锦丞将水杯抵在她嘴边,小心的喂她喝了几口,挺无奈的:“丫头,你真是懒得没救了。”

陆吉祥装作没听到,拽了拽身上的毛毯,继续歪在椅子上呼呼睡大觉。

旁边的空姐还没走呢。

“先生的脾气真好。”她笑着说道:“您的妻子很幸福,请问,这位小姐是您的妻子吗?”

宋锦丞看她一眼,许是因为心中还念着旁边的这个懒丫头,他脸庞的笑容格外柔和。

“是的,她是我的夫人。”他低低出声,嗓音低沉悦耳。

空姐看着他,这般迷人的成熟男人,令她不由得脸红起来。

她连忙低了头,出声问道:“先生,请问您需要喝点什么?”

“温水就好。”

宋锦丞说道,一边将陆吉祥喝过的水杯递给她。

空姐愣了下,随即才反应过来。

她伸手将水杯接了过来,接着又往里面重新注入温水。

“您的水。”她笑着将水杯还给他。

“谢谢。”

宋锦丞答道,侧头看了眼身边的丫头。

他并没有急着喝水,而是动手替她拉了下毛毯,照顾的很细致。

空姐看到这一幕,转身默默的走开。

有些东西,不是你的就不是你,再如何的羡慕又能怎样?

……

当飞机降落在海城机场的时候,外面的阳光很和煦,整个大地都是生机怏然。

这里是典型的南方气候,即使已是初秋,依然是温暖的。

陆吉祥已经满血复活。

她从飞机里走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格外的轻松。

“好舒服呀!”

她张开双手,一边呼吸新鲜空气,一边伸展筋骨。

宋锦丞站在旁边看着她,一边打着电话。

助理已经去取行李。

“宋教授!”

陆吉祥忽然回过身。

宋锦丞的手里还握着手机,他示意她有事就说。

陆吉祥朝他比划道:“我要去上厕所。”

男人点头,道:“我在这里等你,记得把手机拿好。”

“遵命!”

陆吉祥调皮的敬了个礼,转身就一溜烟的朝着卫生间方向跑去。

她的跑步速度有些快,拐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意外与人相撞。

嘭!

对方的背包掉落在地。

陆吉祥下意识的弯腰去捡。

然而,另外一只手却更快的把它捡了起来。

陆吉祥一边抬头望向对方,一边抱歉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啊,之雅姐!”

她惊讶不已。

宋之雅看到是她,先是一怔,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竟然转身就要走。

“之雅姐!”

陆吉祥大喊,拔腿就追。

可是没想到的是,宋之雅居然也跑了起来。

“之雅姐,你别跑啊!”

陆吉祥穷追不舍,一边伸手想要抓住她。

其实,宋之雅根本就跑不过陆吉祥。

这不,刚跑了没几米,她就被陆吉祥给拽住了。

宋之雅回头瞪她,面色不善:“陆吉祥,你给我松手!”

“不松!”

陆吉祥也很顽固,她紧紧的抱着宋之雅的腰,全身的力量都压在她的身上:“宋教授就在附近,你跟我去见他!”

“你松手啊!”

宋之雅挣扎。

“不松!”陆吉祥抱得很紧,双手就像是螃蟹的钳子似的。

宋之雅气得横眉冷竖。

“陆吉祥,你到底松不松手?”她冷声道:“千万别让我讨厌你!”

陆吉祥哪管得了她这么多啊,前段日子,她听说宋之雅瞒着家里人出了国,而且去的还是一些很危险的国家,急得她家里人都报了警。

如今,她好不容易在国内逮着人了,怎么可能轻易松手?

陆吉祥想来想去,她觉得她现在只需要做的一点就是,必须立马通知宋教授!

可是,她该怎么通知?

然而就在这时,宋之雅却忽的就猛力挣扎起来。

陆吉祥措手不及,竟然让宋之雅给找着机会挣脱了。

宋之雅拼命的跑。

“站住!之雅姐,你别跑啊!”

陆吉祥在后面拼命的追。

很快,她再次抓到宋之雅。

宋之雅是真的生气了,她几乎是怒吼出声:“陆吉祥你真的很烦啊,你他妈老是追我干什么!”

陆吉祥却怔住了。

她纯属是无意,可是,她还是看到了宋之雅脖子上的东西。

那是一颗淡红色的小石头。

“你……”

她瞪大了眼,满是震惊之色。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颗淡红色的小石头,是她和陆荣景一起制作的手工项链。

当年,她亲自给石头穿孔,并把它戴在了陆荣景的脖子上。

可如今,它为什么会在宋之雅这里?

------题外话------

/(ㄒoㄒ)/~最近卡文严重,一直很纠结,大家有任何意见就提出来,一定要提,千万莫客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