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84章 戏中戏(上)

次日。

宋锦丞醒来的时候,女孩儿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对于这次难得可以睡懒觉的机会,她把握得十分好,不管男人说什么,她一律闭眼打呼不理会。

宋锦丞很无奈,低头在她额上一吻,旋即起床离开

结果,等着他从单位里开完会回来以后,这丫头还在卧室里躺着,甚至连早餐都没吃。

这下,他有些不高兴了。

“陆吉祥!”

此时,男人正站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丫头。

陆吉祥没有反应,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双眼紧闭,似乎睡得很香。

可是,轻颤的眼睫毛却将她出卖。

宋锦丞深吸一口气,按捺着怒气的开口:“为什么不吃早餐?”

陆吉祥不说话。

“我数到三,如果你再不起来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男人说道,声音严肃:“一……二……三!”

他话音刚落,陆吉祥一个骨碌的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笑得很灿烂,就跟窗户外面的阳光似的。

“宋大人,您回来了啊!”她满脸的谄媚之色,直盯着他道:“您累了么?来来来,把包给我,您坐下,我给您捶捶肩捏捏腿儿!”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去接男人手中的公文包。

宋锦丞没什么表情的把包递给她,然后,他还真就在床边坐了下来。

陆吉祥微微愣了片刻。

不过,以她专业的拍马屁素质,这种小问题怎么可能把她难倒呢?

她先是把包放好了以后,这才重新跳回大床上,她蹲在男人的身后,故意用着甜甜的声音问道:“宋大人,请问您需要点什么服务?”

宋锦丞闻言,敛眉回头瞥她一眼。

陆吉祥秒懂。

“我知道了,您需要捶捶肩!”

她笑着说道,一边将双手放到他的肩上。

她握起小拳头,不轻不重的为他捶着肩头,边道:“感觉如何?”

“还不错!”

宋锦丞很享受。

陆吉祥继续为他捶肩,

大约十多分钟以后,女孩儿的速度慢慢减弱,并且开始有抱怨。

“宋大人,你好了没?”

她都已经累得没有力气了。

宋锦丞指了指自己的肩,说道:“你现在可以捏了。”

陆吉祥闻言,不禁瞪起双眼。

“什么,还要捏?”

“有问题?”男人睨向她。

“呵呵呵……没问题没问题。”女孩儿赶紧摇头,认命的开始为他捏肩。

说到这个‘捏’,那可比‘捶’更费力。

这一次,她只坚持了五分钟不到。

“呼呼……我不行了,我好累!”

她撒了手,全身直接向后仰躺在床上。

宋锦丞回头看她,表情似笑非笑:“从昨晚睡到现在,你也会累?”

陆吉祥闭着嘴巴,目光盯着天花板。

她就是不说话。

宋锦丞嗤道:“陆吉祥,你就非要我”

“我是真的很累!”陆吉祥忽然开了口,她的目光依然盯着天花板,可是脸上却很红:“还不都是因为你!”

“还怪我了?”宋锦丞沉脸。

陆吉祥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看着他,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反正就是因为你,宋锦丞,你别以为我昨天没听到,你说你要造小孩,对不对?”

“……”

“切,昨天最爽的就是你了,可你现在居然还要来骂我,你、你不要脸!”

宋锦丞听了这话,有些哭笑不得。

“吉祥,有些话是不能说出口的。”

陆吉祥瞪起眼:“你敢做,还不让人说了?”

“行行行,这事我说不过你。”男人从床边站了起来,一边伸手去拉她:“我不说你了,乖,起来洗漱,然后去楼下吃东西,嗯?”

陆吉祥傲娇起来。

“不要!”

宋锦丞纵容的笑,捞住女孩儿的柔软腰肢儿,稍微使力便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

他用了一招公主抱。

陆吉祥‘啊’的叫了一声,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

“放我下来啊!”她喊道。

宋锦丞不说话,抱着人就直接走进浴室里。

“我帮你洗澡!”

他开了口,一边把人放到浴缸里。

女孩儿赤着双脚,当她站到冰凉的浴缸里,浑身都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可是,更令她惊悚的是,男人竟然在脱衣服。

她叫起来:“好啦好啦,我马上就洗漱,你、你别脱!”

男人停住动作。

“愿意听话了?”

“嗯嗯嗯……”陆吉祥狂点头,心中暗暗腹诽这个男人太变态,居然要用这种办法!

宋锦丞见她妥协,转身出了浴室。

几秒钟以后,他返了回来,弯腰将女孩儿的拖鞋放在浴缸旁边。

“十分钟!”他开了口,声音淡淡:“我在楼下等你,丫头,千万别让我亲自上来请你!”

陆吉祥继续点头,就跟那啄米的小鸡似的。

宋锦丞刚一离开,她便立马从浴缸里翻了出来,手忙脚乱的开始挤牙膏和洗脸,并最终在十分钟以内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

她准时的出现在楼下餐厅里。

管家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端了出来。

他笑道:“少夫人,您起来啦!”

陆吉祥讪笑,一边点头道:“管家,早上好!”

管家将筷子递给她,回道:“少夫人,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陆吉祥很窘,默默地低下脑袋。

她拿着筷子,狼吞虎咽的开始吃面。

宋锦丞淡定的在旁边看报。

一整碗面条,陆吉祥很轻松的就让它底朝天。

管家看了眼,竖起大拇指:“少夫人真厉害!”

陆吉祥很自豪的拍了拍胸脯道:“知道我以前的外号是什么吗?中国好胃口,吃嘛嘛香,牙口倍儿棒!”

“……”

“……”

“呵呵呵呵……”陆吉祥笑,有些尴尬:“你们不相信么?”

管家默默的收拾碗筷。

宋锦丞放下手中的报纸,一边起身道:“去换衣服,我们呆会儿要出门。”

“去哪?”

陆吉祥看着他,很快忘记了刚才的事情。

宋锦丞面不改色:“带你去买衣服。”

陆吉祥闻言,嘴巴张大:“我没听错吧,你、你要带我去买衣服?”

“不想买?”宋锦丞蹙眉。

“想……”

陆吉祥点头。

……

中午一点,两人乘车离开大院。

宋锦丞这次并未亲自开车,而是和陆吉祥一同钻入后座内。

从坐进车里起,他的手就一直搭在女孩儿的腰上。

陆吉祥倒是无所谓,她看着窗外的明晃晃大太阳,心生感叹:“幸好我们是去逛商场啊,这要是去爬山的话,我是绝对会被晒成非洲难民的。”

宋锦丞闻言,不禁往窗外看了眼。

他笑了起来:“就算你肯被晒成非洲难民,我还不一定舍得。”

陆吉祥回头看他。

“花言巧语!”她说道。

宋锦丞浅笑,道:“来吧,丫头,给我说几句吉祥话!”

“你当我是福娃呢,还说吉祥话!”陆吉祥翻白眼,不屑道:“俗话说得好,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虽然你很厉害,但你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

“淫威?”

男人皱眉。

陆吉祥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立马闭起了嘴巴。

可哪料,男人忽然低了头,薄唇贴在她的耳边,呵气如兰。

“不知道昨晚是谁在求饶,还哭了,嗯?”

啊!

真是臊得连耳根子都红了。

陆吉祥哀怨的瞪着他,可那红扑扑的脸蛋儿,却是让人愈发的怜爱。

宋锦丞愉悦的笑了起来。

陆吉祥扭过脑袋,决定不要再理他。

轿车很快驶入商场里的地下停车场。

下了车,宋锦丞牵着女孩儿,乘电梯进入商场三层。

刚出了电梯门,琳琅满目的商品映入眼中。

陆吉祥抱着男人的手臂,激动的说道:“宋大人,我们现在就要开始大扫荡了吗?”

宋锦丞勾唇,笑道:“我们是来看好戏的。”

“啊?”

陆吉祥有些懵。

宋锦丞并未多解释,牵着人往前走。

在商场的三层有家咖啡厅,而且还是一家露台咖啡厅,周围种满了紫色的薰衣草,远远地望去还挺漂亮。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陆吉祥不解。

宋锦丞还是不说话,直接朝那家咖啡厅走去。

结果,她们才刚靠近,穿过透明的落地窗玻璃,陆吉祥看到了里面的一个人。

“裴谦?”

她惊呼。

“嘘!”宋锦丞示意道:“别说话。”

陆吉祥听他这么一说,立马来了精神。

她躲在男人的身后,刻意的压低声音道:“宋大人,我躲在你的身后,他是不是就看不到我了?”

“……”

“喂,你怎么不说话?”陆吉祥看向男人。

这时候,宋锦丞忽然搂住她的腰,微微往下压。

两人同时低了身子。

“仔细看!”宋锦丞说道。

陆吉祥抬头看向前方,只见一个卷发女子已经走到了裴谦的面前。

他们两个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裴谦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那个美女就在他的对面坐下。

看到这里,陆吉祥恍然大悟:“他们在相亲?”

“你还不算太笨。”

“他不是说不相亲吗?”陆吉祥惊讶的看着前边的那一幕,边道:“赔钱货还真坑,这个女的一点都不适合他,虽然长得不错,可是这年纪……呃,好像大了点!”

宋锦丞挑眉不语。

然而,更具戏剧化的一幕还在后面。

裴谦不知道说了什么,女人忽然站了起来,一边坡口大骂,一边抄起桌上的冰咖啡就朝裴谦泼去。

裴谦躲避不及,被女人泼了一身的污渍。

他也大骂起来,趾高气扬的指着卷发女子。

店员看这势头不对,赶紧走过去劝架,咖啡店里的所有客人都朝他们投去了视线。

因为是站在咖啡馆的外面,所以,陆吉祥并没有听到里面的声音。

“他们怎么了?”

她好奇的问道。

“最近,裴谦在找人结婚!”宋锦丞缓缓的开口说道,嘴角挂笑。

“啊,他想结婚了?”陆吉祥瞪起眼,不可思议:“可是,他连女朋友都没有,和谁结婚去呀?”

“他现在不是在找么?”宋锦丞答道。

陆吉祥很意外:“直接相完亲就结婚?呃,这样会不会太草率了呀?”

“闪婚有什么不好的?”男人意有所指的道:“婚后再培养感情也一样。”

陆吉祥眨了眨眼睛,歪头看着身边的宋锦丞。

“你是在指我们两个么?”她说道:“宋大人,我们的情况和赔钱货的是不一样的,我们两个是你情我愿的好不好?”

宋锦丞转头看她。

“你情我愿?”对于这个词,他很意外。

“是呀。”陆吉祥闻言点头,解释道:“先是我主动找的你,然后你也是愿意的,所以我俩是你情我愿呀!”

原来她是这样理解的!

宋锦丞笑了笑,搂着人站起了身。

“干嘛?”她看着他。

“走,进去瞧热闹。”宋锦丞说道,一边搂着人走进了咖啡馆里。

“……你简直是个疯子,不可理喻!”

卷发女子的骂声传来,说完这话以后,她转身就要走。

“你给我站住,泼了人就要想走,没门!”裴谦也是不依不饶,见到女子要走,伸手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耍流氓啊!”

女子忽然尖叫。

裴谦被吓得赶紧松了手。

乘此机会,女子抓着包包就往咖啡馆外面跑。

裴谦当然不肯饶人了,当即拔腿就要追。

店员却把他紧紧抓住。

“先生,您还没有结账!”

“你放手!”

裴谦气得不行,挣扎了几下没能挣脱,不得不随手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扔给她。

“不用找了!”他豪气的说道。

哪料,店员还是不肯松手。

“先生,您本次总共消费是一百三十八元!”

裴谦闻言,先是一怔,随即满眼惊讶的转头看向店员,他说道:“两杯咖啡就要一百多块,你们是要抢银行吗?”

店员笑容不变,镇定的解释道:“您和那位女士总共点了两杯咖啡和两份提拉米苏,其中,卡布奇诺是三十八元,拿铁是四十六元,两份提拉米苏是五十四元,总共消费是一百三十八元。”

裴谦的眼里都开始冒火了。

他指着他之前坐过的那张餐桌,怒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点过什么提拉米苏了?你看看,这桌上有提拉米苏吗?”

店员答道:“对不起,先生,这两份提拉米苏是刚才那位女士点的,她已经打包带走了!”

裴谦瞬间无语。

他颤抖着手腕再次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并咬着牙齿道:“记得找我钱!”

“好的,请稍等!”

店员拿着两张百元大钞离开。

另一半,陆吉祥都已经快笑疯了。

她几乎是扑在宋锦丞的怀里,笑声肆无忌惮:“唉呀妈呀,这女的也老有才了,相个亲还不忘打包带点东西,娶回家以后绝对是个贤妻良母啊!”

宋锦丞听了以后也不禁笑了起来。

这时候,裴谦也发现了他们。

“你们怎么在这里?”

他惊讶不已。

宋锦丞的表情天衣无缝,他答道:“路过,顺便进来坐坐。”

裴谦以质疑的目光看着他,特别是看到陆吉祥一脸憋笑的模样时,他的脸色有些黑。

“你们都看到了?”他问道。

陆吉祥点头,投以同情的目光:“赔钱货,我在精神上对你表示同情!但是,为了鼓励你和安慰你,我很想对你说一句话!”

“打住!”裴谦赶紧道:“你别说了,我不想听。”

陆吉祥压根不理他,直接就开口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赔钱货你长得这么帅,一定会有女人愿意为你生为你死的,所以,别气馁,坚持住!”

裴谦看着她,哼哼道:“总算说了句人话!”

陆吉祥保持笑意,继续说道:“放心吧,赔钱货,作为你的朋友,我和宋大人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的。所以,你现在是不是该邀请我们喝两杯咖啡,以表达地主之谊?”

裴谦听到这话,差点从原地跳起来。

他面部表情夸张的看着陆吉祥,说道:“我说呢,平白无故的给我灌*汤,原来是想让我请喝咖啡啊!去去去,一边去,我没钱!”

“先生,找您的钱。”

这时,店员神奇般的忽然出现,双手捧钱。

陆吉祥双手环胸,挑眉看着裴谦,笑得十分奸诈。

裴谦捂住额头。

“算我倒霉!”他叹气道:“再来两杯咖啡吧。”

“好的。”店员闻言,答道:“先生,请问您要两杯什么咖啡?”

“拿铁!”陆吉祥出声道。

店员点头道:“两杯拿铁吗?”

陆吉祥看向宋锦丞,见他没有反对,这才答道:“是的,就要两杯拿铁,一杯冰的,一杯热的!”

店员冲着陆吉祥一笑,接着又转头看向裴谦,出声道:“先生,两杯拿铁总共是九十二元,这是找您的钱有六十二元,所以……”

裴谦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突的跳。

“你的数学很好!”他说道。

“谢谢!”店员答道:“作为员工,我们有必要学好数学,这样才能为您们提供更好地服务!”

裴谦咬紧牙齿,再次掏出了第三张百元大钞。

店员拿着钱离开。

“让您破费了。”

陆吉祥表情凝重的朝着裴谦鞠了个躬。

裴谦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我只是相个亲而已,为什么就要这么倒霉?”他做出嚎啕大哭状,却没有流出一颗眼泪。

陆吉祥和宋锦丞落座。

陆吉祥笑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可见未来娘子出现也!”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科技院员工而已,你以为我的工资很多吗?”裴谦看着陆吉祥,埋怨道:“我们院里的福利是出了名的差,你以为我们这些科学家就好过了?吉祥物,做人要有爱心啊!”

“我明白了……”

陆吉祥做思考状。

“你明白啥了?”裴谦疑惑的看着她。

陆吉祥转头看向宋锦丞,开口道:“宋大人,要不,咱们借点钱给赔钱货?先让他周转周转?”

裴谦闻言,眼里顿时大放光芒。

陆吉祥继续道:“不过,关于这个利息的事情,我们要好好说清楚!”

“什么,还要利息?”裴谦差点拍桌站起,他有些不高兴的道:“刚才还说是朋友呢,现在借个钱就要谈利息了?”

“咦,这个你可不能乱说!”陆吉祥看着裴谦,表情认真的道:“钱是钱,朋友是朋友,有句话说得好,亲兄弟都要明算账!一句话,你到底要不要借?”

裴谦扭头:“不借,你们这是趁火打劫!”

宋锦丞适时开口,他表情很淡:“本来就是趁火打劫,你有意见?”

裴谦气得瞪大眼睛。

他很不甘心:“你们这也太坏了吧,夫妻两个合伙来戏耍我?”

“不敢不敢!”

陆吉祥罢手道:“从小到大,我对科学家这个高大上的职业都是十分敬重的,您们就是国家的栋梁,如果没有您们的各种发明,咱们老百姓们也不会过上安居乐业的好日子!”

“那是!”裴谦被夸得有些飘起来了。

陆吉祥面不改色,她接着道:“不过,赔钱货,我很好奇,你都发明过什么?”

裴谦忽然停住了笑。

“好呀好呀,吉祥物,你今天是想和我打一架是吧?”

裴谦说道,一边作势就要撸起袖子。

陆吉祥特别潇洒的一挥手,便道:“关门,放宋大人!”

裴谦一听这话,赶紧看向宋锦丞。

男人很淡定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还不错。”他赞道。

裴谦低头看着自己被弄脏的衬衣,边道:“我要去换件衣服。”

“你去吧。”

陆吉祥开口道,一边咬着吸管。

她笑嘻嘻的主动拉住了宋锦丞的手,满脸的幸福:“我要和宋大人讲悄悄话!”

裴谦做呕吐状。

这时候,宋锦丞的司机走了进来,弯腰在男人耳边低语了几句。

宋锦丞微微皱眉。

“怎么了?”陆吉祥看着他。

宋锦丞摇头,他意味深长的瞥了眼裴谦,缓缓答道:“没什么,下午要去机场接个人。”

“噢……”陆吉祥听了以后并不在意。

裴谦却忽然站了起来,只听他说道:“走吧,陪我去挑件衬衣?”

陆吉祥抬头看他:“你确定要我挑?”

“让我看看你的眼光如何。”裴谦颇有挑衅。

“走就走!”

陆吉祥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三人前往男装区。

一路来,宋锦丞都没怎么说话,都是裴谦和陆吉祥一直在唧唧咋咋的拌着嘴。

男人表情寡淡,大手始终与女孩儿相握。

进了一家男装店以后,陆吉祥故意使坏,居然给裴谦挑了件粉色的衬衣。

裴谦看见了,整张脸都憋成了猪肝色儿。

“你让我穿这个?”

“你穿这个很帅!”陆吉祥很肯定的点头。

裴谦正欲拒绝。

“锦丞哥!”

一道惊讶的女声传了过来。

陆吉祥下意识的回头望去,却愣住。

“锦丞哥,真的是你呀!”女子已经走了进来,她长得很漂亮,个子大概有一米七,利落的短发被染成了张扬的酒红色,而更引人注目的是,她脖子上的蜘蛛纹身!

真的很酷!

可是,如果陆吉祥没记错的话,这个女子的名字应该是……

“可可?”

宋锦丞已经开了口。

没错,她就是郑可可!

噢,终于正面的遇到了这位传说中的泼辣公主。

“锦丞哥,我们这才几年没见啊,听说你结婚了,真的吗?”郑可可笑得很灿烂,随着她的话,目光又落在了旁边的裴谦和陆吉祥的身上:“这个帅哥我认识,裴谦是吧?嗨,你好!”

她很熟络的挥挥手。

“你好!”裴谦点头。

“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吗?”郑可可说道。

裴谦摇头,道:“我可要不起!”

郑可可正要说什么,宋锦丞的声音岔了进来:“她是吉祥,我老婆。”

郑可可张大嘴。

“原来是嫂子!”她说道,一边眨着眼睛,目光来回的打量着陆吉祥。

可是,陆吉祥根本就没有看她。

因为,一个男人正站在店门口。

陆吉祥以为是自己出现幻觉了,但随后的事实告诉她,她没有!

“我给你们介绍一个人!”郑可可说道,一边开开心心的走到店门口,她大大方方的就挽着男人的手臂走了进来,并笑着介绍道:“这是成樾,我朋友,不过,很快就不是了……嘿嘿,你们懂的!”

对,这个男人是成樾!

陆吉祥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好玄幻,成樾什么时候和郑可可在一起了?

而且,他俩的关系似乎还不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