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83章 他的强势!

这本该是一场衣香鬓影的酒会。

然而,此时此刻,全场的目光几乎都落在了一个穿着红裙的女子身上。

她的手里正拿着一个空酒杯,而里面盛着的液体,早就被她泼在了对面男人的西装上。

这是一个气质邪魅的男人,即使在如此狼狈的情况下,他依然能够保持着淡然自若的神情,他眸仁深黑,嘴角微翘,看向红裙女人的目光里更是无波无澜。

可是,只要熟悉翟耀的人都知道,这才是他真正动怒时的模样。

“……翟耀,你说,你现在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我和你是不是订过婚了?”红裙女子怒指翟耀,声嘶力竭:“我们的订婚礼,整个北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不可以否认掉的!”

翟耀盯着她,双眸锋锐如寒星。

“我没有想过否认。”他缓缓的开口,沉稳的声音传进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红裙女子微微一愣,漂亮的脸上闪过几丝诧异。

她以为,翟耀会否认,可没想到他竟然会承认得这么爽快。

但这仅仅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她又继续怒问出声:“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愿意来参加我家的家宴?”

“不为什么。”

翟耀表情冷漠,回答得更是无情:“你家的家宴,关我何事?”

“因为你是我的未婚夫!”女裙女子急道:“昨天我们所有人都在等你,结果你没来,害得我还被我父母给骂了一顿!”

“我们结婚了吗?”翟耀反问她,嘴角噙起冷笑:“你以为你是谁?我的未婚妻?别天真了,只是个简单的订婚而已,你以为我就非你不娶了?”

“耀……”红裙女子张了嘴,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其实,她刚才只是想任性的撒一下娇而已。

哪想到,这个男人真的生气了。

“滚。”

翟耀轻轻地吐出这个字,容颜冷魅如冰,毫无温度。

“耀……”女子看着他,表情是可怜兮兮的:“对不起嘛,人家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别生气了好不好?”

翟耀没反应。

“人家是真的错了嘛……”红裙女子撅起小嘴,伸手想要拉她。

然而,她的手根本就没机会碰到他。

因为,翟耀已经反握住了她的手腕。

女子抬头望他,眼中迸发出欣喜的光。

“你愿意原谅我了?”

她的话音刚落,整张画着精致妆容的脸部忽然扭曲起来。

“啊!”

她凄厉的惨叫。

翟耀已经转身离开。

而在不远处,陆吉祥已经悄然的跟了上去。

翟耀一路走过,出了酒会现场以后,最后进入了私人休息室里。

陆吉祥蹲守在门口,她看着四周没人,于是大胆的将耳朵贴到门上。

她在仔细的倾听着里面的动静,结果发现里面根本就毫无动静。

“你在干嘛?”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呵斥。

陆吉祥匆忙从门边站起,她还没来得及转过身,手腕处一疼,整个人便已经被保镖控制。

这时,休息室房门缓缓打开。

翟耀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已经换了身衣服,雅致的白色衬衣套在他的身上,更显得他愈发的清冷逼人。

“有事?”

他目光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

陆吉祥挣扎着,声音里有愤怒:“原来你都已经订婚了,姓翟的,你这样做对得起潇潇吗?如果她知道了这些,她一定会伤心透顶的!”

“你怎么就知道她会伤心透顶?”翟耀一边扣着袖口,一边淡淡的道:“陆吉祥,你以为你是谁?我和潇潇之间的事情,你管的着?”

“因为潇潇是我的朋友!”

陆吉祥抬头瞪着他,因为愤怒,她的胸口起伏得很强烈。

翟耀却笑了起来。

他嘲弄的看着她,语气里满是不屑:“朋友?朋友值几个钱?”

“你觉得朋友不值钱,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真心待你的朋友!”陆吉祥冲他喊道:“姓翟的,我告诉你,我和潇潇之间的友情,价值千金,是你拿钱也买不到的!”

“好一个价值千金!”翟耀冷冷的勾唇,黑眸中的厉色愈发骇人:“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妨告诉你,不管我是订婚还是结婚,周潇潇都是我的,她只能跟着我,哪怕是死了,也只会埋在我的身边!”

“你变态!”

陆吉祥斥道。

“哈哈哈……”翟耀大笑,邪魅生冷:“随你怎么说吧,陆吉祥,我给你一个忠告,如果你想让潇潇伤心难过,你尽可以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她!”

陆吉祥被气得说不出话。

她紧紧的咬着唇,目光倔强的看着他。

“放他走。”

翟耀挥手,重新返回休息室内。

“人渣!”

陆吉祥冲着门板骂了一句。

保镖强行的要把她拖离原地。

“放开,我自己会走!”陆吉祥推开他,转身按原路返回。

等着她回到酒会现场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样子,跳舞的跳舞,聊天的聊天,并没有任何人因为刚才的事情而受到任何的影响。

这个社会真的好冷漠!

“在那,吉祥姐姐在那里!”

不远处,贺宝贝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刚要转头望去,整个人便被抱住了。

“不是说了让你不要乱跑吗?”宋锦丞单手搂着她,一边检查着她。裸。露在外的四肢,一边斥道:“你怎么就总是不听话?”

陆吉祥立马认错:“对不起,我刚才看热闹去了,所以就忘了。”

宋锦丞很无奈的看着她。

“有没有被碰着?”他问道。

“没。”陆吉祥摇头,笑他太过担心:“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哪那么容易就受伤啊?”

宋锦丞揉乱她的刘海。

“你就是个大孩子。”他宠溺的说道。

“哪有!”陆吉祥反驳。

“就有!”

“你!”陆吉祥瞪着眼,又气又好笑的看着男人。

“真羞羞!”

贺宝贝的声音却忽然岔了进来。

陆吉祥转头望去,才发现贺宝贝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过来,这会儿正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们。

她面色一窘,轻轻的将宋锦丞推开。

“注意点形象!”

陆吉祥低低的说道。

宋锦丞只是一笑,倒也并不在意。

贺宝贝凑到陆吉祥的耳朵旁边,笑眯眯的:“吉祥姐姐,我看到那边有烧烤,我们去吃烧烤吧?”

“好!”

陆吉祥点头,一边看了眼宋锦丞,问道:“我们要去吃烧烤,你要去么?”

“好。”宋锦丞浅道。

陆吉祥见状,没再多说什么,拉着贺宝贝就往烧烤区走了去。

贺东庭和宋锦丞在后面跟着,这两大男人之间也没什么话题可聊,只是在相互对望的时候,目光里总是无奈的多。

对于烧烤这玩意儿,陆吉祥并不是很喜欢。

主要吧,她吃多了会拉肚子。

可是,贺宝贝就不同了,只要是烧烤的食物,她就吃,而且她还不挑食,不管是鸡鸭鱼鹅肉,还是各类奇怪海鲜,她统统都敢吃!

这可愁坏了贺东庭。

“宝贝,你要少吃一点。”男人就坐在小女孩的身边,看着她不停在大块朵硕的模样,真是急得鼻子眉毛都皱成了一团。

“唔唔唔……”

贺宝贝不理会,依然拿着肉串在吃。

贺东庭见状,不禁叹了好几口气,继续道:“宝贝,你要听话,我让你少吃一点,听到没?”

这一次,贺宝贝终于有了反应。

她抬起了脑袋,乌黑明亮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贺东庭。

“东庭哥哥,你上次就说过了,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所以我现在的选择就是吃烧烤!”贺宝贝很认真的说道,但因为她的那张脸太过秀气了,所以这气势并没有多少,反而还挺可爱的。

贺东庭扶额。

他道:“我没说不让你吃,但你要适可而止,这个东西吃多了不好,对你的身体不好!”

“谁说的!”

贺宝贝瞪起眼,腮帮子一鼓一鼓的:“你以前不是老让我多吃点肉吗?你看,我已经吃了好多肉了,你应该夸我才对!”

“这是炭烧类的肉,和家里的不一样。”贺东庭有些头疼,这小丫头就是在故意的找茬。

“我不管!”

贺宝贝自然是说不过贺东庭的,所以她索性耍起了无赖,拿着肉串就不愿意松手。

贺东庭有些不高兴了。

“宝贝,不许吃了!”他沉了声音。

贺宝贝见状,立马没敢再动,贝齿咬着下唇,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贺东庭不理会,直接将她手里的肉串抽走,并随手扔到桌上。

这下,贺宝贝有些受不了了。

她开始抽泣了,大眼睛里迅速积起泪花。

“不许哭!”

贺东庭冷着脸,伸手把这小人儿抱进怀里。

贺宝贝哪管这些,大眼睛一眨,小金豆子立马就蹦出来了。

“没出息!”

贺东庭皱眉,抱着人直接从座位起来。

他一路大步流星的走过,直接抱着人就出了酒会现场。

贺宝贝微微挣扎了一下。

“我不想回去。”

她小声的说道,很微弱的音量。

贺东庭听到了她的话,却没有理会。

他抱着人钻入车内,吩咐司机回家。

贺宝贝就像是打了蔫的茄子似的,绵软软的趴在男人的肩头上。

她好不容易出来一次,结果就这么回去了吗?

“还在哭?”

这时候,贺东庭出手扳过了她的小脸。

可不,这丫头的脸上全是湿哒哒的一片。

贺东庭看到这里,他的心几乎是瞬间就软了,他怜惜的替女孩儿擦着脸上的泪水,一边缓缓的说道:“宝贝,不哭了好不好?我知道你喜欢吃烧烤,但是你忘记你上次拉肚子的事情了?你是不是想打针?”

贺宝贝看着他,双肩微微抽动。

“你、你说话不算、不算话。”她打着哭嗝,模样儿实在娇气。

贺东庭的大手抚过她的脸,眼中神色如海般深邃:“我是为你好!”

贺宝贝偏过脑袋,躲开他的安抚。

贺东庭见状,不禁皱起了眉。

他有些不悦。

“又给我使脾气?”他冷着声音。

贺宝贝咬着唇,不说话。

贺东庭捏住她的小尖下巴,将她的小脸重新转了过来。

他笔直的看着她的眼睛,宛若要看进她的心里。

“宝贝!”

他沉沉的唤着她,按耐着怒气。

贺宝贝跟在男人身边多年,她虽然有些迟钝,但是对于贺东庭的脾气,她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再说了,他现在的脸色真的很不好。

贺宝贝虽然任性,可是她也畏惧贺东庭。

特别是他生气的时候。

“哥哥!”

她忽然喊出声,两手抱住男人的颈项,声音很娇:“我错了,我错了,你别生气好不好?”

贺东庭没反应。

贺宝贝歪着小脑袋,很笨拙的去亲他的脸颊,希望以此得到他的原谅。

她记得,她以前生气的时候,哥哥也会亲吻她的脸。

可她的这个举动,对于男人而言,像是心里被什么给拨动了一下。

他忽的侧了头,顺势就和小女孩的小唇直接贴住。

贺宝贝没有躲避,乖乖的和他唇贴着唇,乌黑的瞳眸里面,倒映着男人深邃的双眼。

“把眼睛闭上。”

男人低沉道。

贺宝贝闻言,立马闭上眼睛,只剩卷长的睫毛在颤抖着,像是蝴蝶在扇动着翅膀。

贺东庭把人抱紧,固定住她的头,压着那两片柔软香甜的小唇,毫不迟疑的重重深吻下去。

“唔……”

小女孩轻轻地嘤吟着,娇娇嫩嫩的声音,像是羽毛拂过。

撩人极了。

……

而此时,另外一边。

当陆吉祥反应过来的时候,贺宝贝已经不见了。

“哎,他们人呢?”

她坐在椅子上,左右寻找着贺宝贝的身影。

宋锦丞很淡定:“他们走了。”

“啊?”

陆吉祥闻言,立马转头看向他,很诧异:“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宋锦丞看她一眼。

他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喂,你什么意思?”陆吉祥瞪起眼。

宋锦丞微微勾唇,道:“你还要吃什么,我去给你拿!”

现场的诸多食物,从中餐到西餐,从流食到碳烤,几乎都被陆吉祥吃了个遍,这丫头的胃就跟宇宙漩涡似得,永远的无底洞!

“不吃了。”

陆吉祥摇头,谄笑着看着男人道:“我们回家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听她提及‘上班’两个字,男人脸上的笑意敛了许多。

他站了起来,将西装挽在臂弯间。

陆吉祥仰头看着他,不明所以:“怎么了?”

“你不是要回去么?”宋锦丞站得笔直,他由上至下的望着她:“走吧。”

“噢噢噢……”

陆吉祥赶紧就跟着站了起来。

宋锦丞没什么表情的举步往门外走去。

两人出了酒会现场以后,直接去了停车场。

宋锦丞掏钥匙开门,自顾自的坐进驾驶座内。

陆吉祥拉开副座车门钻了进去。

她一边把玫瑰花放到后座上去,一边说道:“对了,宋教授,你还没说呢,你今天怎么会想到要给我送花啊?呃,别说我太敏感了,主要是你以前都没有送过花给我,今天忽然来了这么一招,我还挺受宠若惊的!”

男人发动引擎。

他边道:“你不喜欢?”

“喜欢啊。”陆吉祥点头,笑了起来:“女人都喜欢花的,我也不例外嘛。”

“你喜欢就好!”

宋锦丞说道,踩下油门,熟练的驾车上路。

陆吉祥已经系好了安全带,她笑眯眯的看着开车的男人,继续道:“宋教授,你肯定是被谁给启发了?不然你也不会平白无故的送花给我!”

她或许是纯属无心之说。

但是这话落进男人的耳朵里,那可就变了调儿。

“受人启发?”

宋锦丞冷冷勾唇:“既然你自己知道,那就最好给我安分点!”

“噢……”陆吉祥下意识的点头,但很快,她又反应过来,不禁疑惑的看向男人道:“什么什么我知道了?宋教授,你是不是理解错了啊?我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来问你是为什么!”

宋锦丞没说话。

陆吉祥见他不搭理自己,索性扭头看着窗外。

整座城市已是夜幕降临,此刻华灯初上,万家灯火阑珊。

过了许久,陆吉祥有些熬不住了。

她重新转头看向男人,说道:“喂,我说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想来想去就不明白了,什么叫做我最好安分点?我又没做过什么”说到这里一顿,陆吉祥稍微斟酌了一下用词,才继续的小声道:“我又没做过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你倒是敢!”

男人蓦地开口,他视线平视前方,可气场却令人不容忽视:“陆吉祥,你最好是给我老实点,如果让我发现你有什么瞒着我的乱七八糟的事,我一定饶不了你!”

陆吉祥大呼冤枉。

“宋大人,我冤枉啊,我可从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男人没说话。

陆吉祥盯着他那张迷人的侧脸,继续说道:“宋大人,我觉得您这话都说反了,要说到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一般都是你们男人才会做的事情!”

宋锦丞忽然转头看她一眼。

他的眼神儿冷冽逼人:“你敢不信我!”

“你都不相信我!”陆吉祥耸了下肩,说道:“像我这么老老实实的人,怎么可能去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再说了,我长得这么普通,要说谁的诱惑力最大,肯定是非你莫属!”

宋锦丞深吸一口气。

“你放心,我对别的女人不感兴趣。”

他几乎是扳着脸说出这句话的。

陆吉祥抿着唇,嘴角上翘,心情很好。

“我就说嘛,最近你干嘛要管我管得这么严,原来是怕我红杏出墙啊!”陆吉祥笑了起来:“哎呀,你就放心吧,宋大人,你的魅力这么大,我哪会去找别人呢?”

宋锦丞的表情没有变。

“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敢,我绝对会亲自收拾你!”

陆吉祥缩了下脖子,目光盯着他:“你是说真的?”

“你认为我在开玩笑?”宋锦丞反问。

陆吉祥摇头,表情很认真:“没有,你没和我开玩笑。”

宋锦丞伸手握住她的手。

“乖点就好!”

他说道,握着她的手搭在自己腿上。

“噢……”

陆吉祥点头。

她沉默了下,想了又想,最后决定道:“还有一件事情,额,其实我早就该和你说的,但是我怕你生气,所以就一直没说。”

宋锦丞‘嗯’了一声,示意她继续说。

陆吉祥抿了下唇,小手动了下,没能从他手里挣脱。

她只好放弃。

“关于我爸公司的事情。”她开了口。

宋锦丞皱眉。

他手中方向盘一转,直接便将车停到了路边。

陆吉祥先是往车外看了眼,接着又转头对上男人的目光,继续道:“有人和我说,当年我爸公司破产的原因,和你有关,是真的吗?”

“你已经知道答案了,不是吗?”宋锦丞的反应很平静。

陆吉祥摇头,说道:“不,我想听你亲自说。”

“没有关系。”宋锦丞回答得不假思索,他解释道:“你家破产的时候,我还在读大学。”

陆吉祥皱着眉头。

“可是,我爸说,他在我家以前的公司里见过你。”

宋锦丞微微一怔,继而缓缓笑了起来:“爸的记性真好。”

“你以前真见过我爸啊?”陆吉祥看着他,着急的问道:“那我呢?你有没有见过我?”

宋锦丞看着她,嘴角噙笑。

“你觉得呢?”

“我哪知道!”陆吉祥皱起眉头,挺郁闷的:“我对我小时候的记忆都不深,很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

宋锦丞点头:“我知道。”

陆吉祥挑起眉,狐疑的看着他:“那,你以前有见过我吗?”

“没有。”宋锦丞否认。

陆吉祥闻言很沮丧:“啊,你真没见过我啊?”

宋锦丞松开她的手,转而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笑得迷人:“如果我早知道如今的这一切,那我真该在你小的时候就把你给圈养起来,只给我一个人看!”

“你真重口味!”

陆吉祥鄙视的看他一眼。

宋锦丞无所谓的一笑道:“口味重又怎样,有老婆重要吗?”

陆吉祥斜睨着他,说道:“宋大人,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笑得像狐狸?”

“有吗?”

宋锦丞一笑,发动引擎重新上路。

陆吉祥靠在车椅上,随口说道:“反正我总有一种感觉,咱俩闪婚这事儿吧,真的是太神奇了。”

宋锦丞但笑不语。

……

回到家中,宋顾正坐在客厅里看新闻。

“爸爸。”

陆吉祥走了进去,笑眯眯的出声喊道。

宋顾抬头望来。

见到是陆吉祥,他也跟着笑了起来,并道:“回来了啊,锦丞呢?”

“他上楼了。”陆吉祥答道,一边歪头往电视上看了眼,撇嘴道:“爸爸,你怎么和锦丞一个样啊?”

“什么?”

宋顾微楞,没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陆吉祥指着前边的电视机,说道:“你们都爱看新闻啊,可是这个有什么好看?还不如看电影,啊,要不,我们看电影吧?”

宋顾倒没多想,他点了头。

“随你。”

陆吉祥见他答应,立马就伸手抓起了遥控器,她一边换台,一边说道:“爸爸,我知道您平时的工作很忙,可是您现在是在家里面啊,所以您不该把您工作的情绪也带回家里来,再说了,老看新闻有什么劲儿,偶尔看看电影多好啊,还可以放松一下。”

说话间,她已经把台换到了电影频道。

宋顾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陆吉祥回头望他,很诧异:“您怎么了?”

“你看吧,我上楼了。”宋顾说道。

陆吉祥闻言,也没多想,立马就伸手抓住了他。

宋顾顿住脚。

“不准!”陆吉祥语出惊人。

宋顾挑了眉,他这都当了大半辈子的领导了,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敢对他说这两个字!

“呃……”

陆吉祥也很快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她连忙松了手,解释道:“那个,那个我……我的意思是”

“我明白。”宋顾适时的接过话,他目光温和看着她:“你们年轻人爱熬夜,不代表我这个老头子也要跟着你们熬夜,你看看都几点了?”

陆吉祥掏出手机看了眼。

“九点多了。”她撇嘴道。

宋顾指了指旁边的副官,继续道:“你看他,我要是不按时睡觉的话,这小子明天肯定会给医生告状,然后我又要被那个老家伙念叨!”

陆吉祥做了个夸张的表情。

“爸爸,在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敢念叨您?”

“肯定有了。”宋顾很配合的摊手道。

陆吉祥哈哈大笑。

宋顾离开以后,她单独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的电视,然后也上了楼。

卧室内,宋锦丞正躺在床上,一台笔记本亮着。

她走过去看了眼,发现他在看着什么东西,密密麻麻的一片。

“你在看什么?”

她随口问了句。

“明天的会议简要。”宋锦丞答道,目光从笔记本上移开,落在女孩儿的身上:“明天我只上半天班,你就在家里呆着,哪都别去,记住了?”

陆吉祥摇头:“不行,我要上班!”

宋锦丞皱眉,有些不悦:“你现在归我管!”

“啥?”陆吉祥盯着他,有些懵:“什么叫我已经归你管?”

宋锦丞继续道:“你的领导已经同意把你借调到政治部,从明天起,你正式到政治部上班。”

陆吉祥惊讶得不行。

“成主任他真答应了啊?”

宋锦丞看着她,目光略锐:“你很意外?”

唉,这男人特忒敏感了点吧!

陆吉祥罢手道:“没有没有,我的意思是,成主任他既然都已经同意了,那他就应该给我说一声啊,我都不知道这事儿。”

“我给你说也一样。”宋锦丞重新将视线落回笔记本上。

陆吉祥盯着他,忽然问了句很不着边际的话:“宋大人,我现在已经算是政治部的人了?”

“嗯。”男人应了声。

“那我的工资该怎么算啊?”陆吉祥看着他,眼睛也不眨的问道。

“……”

“喂,你说话呀!”

“……”男人不理她。

陆吉祥暗暗撇嘴,默默的拿着睡衣进了浴室。

等着她出来的时候,男人已经把笔记本收好了,他正静静的躺在床上,微阖着双眼,暖黄的室内灯光打在他的脸上,让那张本就俊美的容颜,愈发的如梦如幻。

陆吉祥看了几眼,小心脏忽然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这个老妖孽,怎么越长越好看了?

她在心里暗自腹诽,一边掀开被褥。

她刚躺下身子,男人的手伸了过来。

陆吉祥闭着眼,睫毛颤动,全身一动不动。

宋锦丞靠近她,吻著她的唇,温柔而细致。

陆吉祥忽然睁开眼,看着这张近在迟尺的俊美脸庞。

说真的,有的时候,她觉得这就像是一场梦。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像宋锦丞这么完美的极品男人,竟然真的是她的丈夫!

“专心点。”

男人低沉沉的出声,趴在她的身上,搂着她的腰肢在运动。

陆吉祥微微皱眉,双手抱着他的腰,感受着他强壮的身躯,以及那忽急忽缓的动作,沉沉浮浮之间,她忍不住的叫了起来,破破碎碎的泣音,让人血脉贲张。

迷迷糊糊之间,她好像听到男人说了句什么造小孩。

她实在是累得不行,眼睛都已经睁不开了,被他紧紧的搂在怀里,晕晕沉沉的就这么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

------题外话------

帮人推荐的两本文:《秘宠之霸爱成婚》铭希。《重生之黑萌影后小涩妻》凝玉雪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