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82章 暗示主权!

外面的太阳很耀眼,金色的光线透过窗户投射在光洁的地面上,树影灼灼之间,宛若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陆吉祥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她觉得自己的腿都麻了。

可是,成樾不发话,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安静,犹如死了般的静。

成樾沉默着,冷峻的容颜愈发的淡漠,幽黑的眸,犹如正缓缓化开的浓墨。

可最终,这一切都归为平静。

“原来如此。”

他缓缓的吐出这四个字。

说真的,这感觉还真是有些惊悚!

“成主任……”

陆吉祥缩起了脖子,她一边忐忑不安的看着他,一边主动的忏悔道:“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瞒着您的,可是,请您也谅解我一下,当初我来这里上班是因为”

“你没什么不该瞒着我的。”成樾出声打断她,声线毫无起伏:“你的丈夫是谁?你的公公是谁?这些都是你的个人*,你无须汇报给我,所以根本不需要道歉。”

陆吉祥低垂着脑袋。

“我给您带来麻烦了。”她说道。

成樾冷笑一声。

“你的确给我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他如是说道。

陆吉祥闻言,不禁抬起了脑袋。

她看着他,表情挺着急的:“成主任,你会辞掉我吗?”

她问得很突然。

成樾微微一愣。

但很快,他开了口:“只要你在工作中没有犯下任何原则性的错误,我是不会无缘无故的辞掉你。陆吉祥,但请你要记住一点,这里是政府,不是你玩过家家的地方!”

“我知道我知道……”陆吉祥连忙点头,态度始终谦虚:“我会认真工作的,成主任,您放心吧,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成樾没说话。

陆吉祥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继续道:“成主任,请问,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你认为我在拷问你?”男人面无表情的开口。

“没没没……”

陆吉祥摇头,竭力的解释道:“您是我的上司,我很尊重您的,所以、所以不管您问我什么,我都会把它当做是上司对于下属的一种关心。”

成樾睨着她:“你不用跟我拍马屁,没用!”

“我没拍,我是实话实说。”陆吉祥的表情很认真。

成樾冷冷挥手:“去泡茶!”

“是!”

陆吉祥应下,转身准备去工作。

哪料,她才刚抬起脚,直接‘咚’的一声就摔坐到了地上。

成樾见状,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怎么了?”

他一边问道,一边绕过桌边走到女孩儿的身旁蹲下。

陆吉祥指着自己的小腿肚子,满脸的痛苦之色:“腿麻了,哎哟,好痛呀!”

成樾闻言,不禁沉了脸。

他也没说话,直接就伸手捏住了女孩儿的小腿。

“疼疼疼,哎,你放手啊,好疼啊……”

陆吉祥惨叫连连。

“别废话,把腿伸直!”男人冷声下令,强行的就要把女孩儿的双腿拉直。

陆吉祥自然不肯配合。

她伸着脖子嗷嗷直叫唤:“妈呀,疼死我了!”

成樾根本就不理会她,见她不愿意配合,只好强行用力。

“啊——”

女孩儿惊叫。

“把脚尖伸直!”

男人冷厉下令,面不改色:“陆吉祥,如果你想就这么一直疼下去的话,你可以不听我的!”

陆吉祥含着泪,全身颤抖着把脚尖伸直。

霎时间,一波一波的痛意滚滚袭来。

她生不如死,好几次都想把腿收回来,却被成樾制止,他紧紧的压着她的双腿,毫无怜惜之意。

陆吉祥一边忍受着痛苦,一边在心里把他家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个遍。

几分钟以后。

“哎,不痛了!”

陆吉祥忽然说了一句。

成樾还是保持着双手压着她腿的动作,一边回头望她:“真不痛了?”

“不痛了。”

陆吉祥摇头,小脸上还沾着泪水。

成樾准备松手。

可就在这时!

“成主任!”

办公室的门居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然后,外面的人愣住了。

“呃,打扰了!”

对方见到办公室里的场景,立刻就要往外退。

“站住!”

成樾骤然出声。

他一边从地上站起身,一边睨着门口的下属。

属下浑身一哆嗦,连忙就出声解释道:“成主任,我不是有心的,我本来是要敲门的,哪想到这门根本就没关上,我刚碰了一下就”

“什么事?”

成樾不耐烦的打断他。

对方顿了下,答道:“您上周要的调查报告已经做出来了,秘书处的让我来问您,请问调查结果是发到您的邮箱里,还是直接打出来?”

“这种事情还用来问我?”成樾皱眉,极为不悦,他怒斥道:“秘书处的都是在吃白饭吗?为什么会有这么白痴的问题?是谁让你来问的,立刻让他来见我!”

“是是是!”

对方连忙逃离现场。

陆吉祥也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看到成樾在发火,始终闭着嘴巴不敢吭声。

终于,成樾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她的身上。

“你还杵在这里干什么?”

他看着她,语气很恶劣:“该干嘛干嘛去,别让我看着烦!”

“是!”

陆吉祥也慌不择路的退了出去。

结果,过了没多久的时间,成樾发火殃及秘书处的事情,几乎传遍整个单位。

中午吃饭的时候,秦可卿很亢奋。

“小陆同志,现场是不是很劲爆啊?”她举着手中的勺子,目光灼灼的盯着陆吉祥,吐沫横飞的说道:“我听说成阎王把秘书处的人给骂得是狗血淋头,那个叫什么什么美丽的,好像还当场哭了?哇塞,成阎王的怒火真可谓是烧得整个秘书处都死伤一片啊,太厉害了!”

陆吉祥默默地喝了口紫菜汤。

“小秦同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也是秘书处的吧?”她缓缓的开口,表情很淡定:“请问,秘书处的同志们知道你叛变了吗?”

“哎哟,哪有叛变这么严重啊!”

秦可卿说道,一边挥着手中的勺子:“我只是想向你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而已,再说了,虽然我也是秘书处里的人,但你也知道,我只是处在这个圈子的最外沿。比如说,就像今天这种事儿吧,我也想挨挨骂啊,可是我连挨骂的资格都没有,唉,命苦啊!”

陆吉祥闻言,不禁狂翻白眼。

“小秦同志,你确定你的脑子里没进水?”

秦可卿笑了起来,不答反问的道:“说说吧,小陆同志,作为八卦革命里的一员,你有权向我讲诉整个故事的开始过程以及结尾!”

“我也不知道成主任为什么会忽然发火。”陆吉祥摇头道:“当时我都躲开了,哪知道现场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啊?”

“你躲开了?”秦可卿闻言,不禁惊讶得挑起眉毛:“如此具有历史性的一刻,你居然没有亲眼见证?天啦,小陆同志,你简直是在暴殄天物啊,请把这个机会拿给我,好吗?”

“你可以和我交换一下工作岗位!”陆吉祥说道。

秦可卿叹了口气,答道:“我倒是想和你换一下啊,可惜我是有心没胆,成阎王虽然长得养眼,但是他太凶了,我要是每天跟着他混啊,我绝对会折寿十年的!”

“没这么夸张!”陆吉祥笑道。

秦可卿道:“你是不会明白我们这种小透明的忧伤!”

陆吉祥无语了。

“吃饭吧。”她说道。

“好!”

秦可卿点头,埋头与饭菜做斗争。

吃完饭后,有个穿着警卫制服的男子走了过来。

“请问你们哪位是陆吉祥?”

他开口问道。

秦可卿立马指着陆吉祥,率先出声道:“她就是!”

“怎么了?”

陆吉祥疑惑的看着男子。

“你好,外面有人找你。”男子说道。

“找我的?”陆吉祥很意外:“谁啊?”

“我也不是很清楚。”男子摇头道。

“走走走,我们出去看看!”

秦可卿拉着陆吉祥,往外面跑去。

结果,大门口外面站着的居然是一个抱着火红玫瑰的小姑娘。

“什么情况啊?”陆吉祥有些懵。

“请问,您是陆吉祥陆小姐吗?”小姑娘走了过来,笑眯眯的看着陆吉祥。

“是啊,我是陆吉祥。”陆吉祥点头道。

“您好,这是您的鲜花。”

小姑娘将手中的玫瑰花递给她,一边道:“请您在这里签个字。”

陆吉祥没有动。

“谁送的?”她很警惕的问道。

“管他谁送的呢,白要白不要!”秦可卿见到陆吉祥不肯签字,索性主动地替她完成了这一项。

陆吉祥很无奈。

“小秦同志,无功不受禄啊,别忘了我们已经是公务人员了!”

“哎哟,一束玫瑰花而已,算不上行贿,法律里没这条规定!”秦可卿一边说道,一边拉着她往回走,嘴里就没停过:“小陆同志啊,你要这样想,既然有人愿意给你送玫瑰了,那就代表了你还是有魅力的,这是好事啊!”

陆吉祥郁闷了。

“你这话我怎么听着有点奇怪?”

秦可卿闻言,稍微思考了一下,表情还挺认真的:“按理来说,一般结了婚的女人,魅力值就会减少一部分,毕竟已经是有夫之妇了,没点胆子的人谁敢招惹?”

“……”

“哦,对了,你看看这花里有没有什么小卡片之类的。”秦可卿提醒道:“总不会是活雷锋吧?”

陆吉祥听了这话以后,连忙开始翻找起来。

最后,她还真就找到了一张卡片。

可她还没来得及看清,便被秦可卿给一手夺了过去。

“下班以后记得等我!”秦可卿看着卡片,高声念道:“落款是……宋?哎哟,这是哪位浪漫人士啊?”

陆吉祥怔住。

“宋?”

莫非,是宋锦丞?

“你认识吗?”秦可卿凑到她身边问道。

陆吉祥点了下头,答道:“我丈夫姓宋。”

“哎哟喂,原来是来秀恩爱的啊!”秦可卿笑了起来,揶揄道:“真是腻歪啊,小陆同志,你丈夫不是个教授吗?原来教授也懂浪漫啊,我还以为教授就只会教书呢!”

……

当陆吉祥抱着一大束玫瑰花走过的时候,沿途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她推门走进办公室里面,成樾不在,她随手把玫瑰放到自己的桌上。

然后,她给宋锦丞拨去了电话。

刚接通,她便率先开口道:“你给我送花了?”

“收到了?”

宋锦丞一笑,问道:“喜欢吗?”

陆吉祥握着电话,目光盯着桌上的那一大束火红玫瑰,有些头疼:“宋大人,我现在都快成为整个单位里的话题女王了!”

“当女王有什么不好的?”男人打趣道:“别人想当还当不了。”

“我没和你开玩笑!”陆吉祥皱起了眉头,质问道:“我问你,你今天是不是让你的秘书给我领导打电话了?”

“嗯?”

“你不是后天才出发吗?为什么今天就要打电话了,哎,搞得我一点准备都没有。”陆吉祥说到这里一顿,有些郁闷:“宋大人,你得赔偿我的精神损失!”

“怎么了?”宋锦丞握着电话,笑的很温柔,看得旁边的一众下属们都是目瞪口呆。

“今天领导发火了,他几乎逮着人就骂,害得我都被殃及池鱼了。”陆吉祥说道,一边用手指在戳着玫瑰花的花瓣:“我今天要吃大餐,你必须请客!”

“好!”

男人应下,十分纵容。

陆吉祥正准备再继续说点别的,却不曾想到,办公室的门竟忽然被人推开。

“……这件事情必须做好,如果有任何差池,你们都不用来见我了。”

成樾一边说着话,一边大步走进来。

可是,就在看到陆吉祥的瞬间,他脚步顿住。

但很快,他的目光落在了她办公桌上的那一大束玫瑰花身上,脸色沉得像是黑夜。

“成主任,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们肯定会办好的,只是媒体那边”

“自己解决!”成樾不耐烦的打断他:“出去!”

那人连忙退出办公室。

陆吉祥的手里还拿着手机,对于成樾的忽然出现,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反应过来。

“吉祥?”

电话里面,宋锦丞的声音传了出来,在这安静的办公室里显得很清晰。

陆吉祥幡然回神。

她连忙低头对着手机道:“待会儿再打给你。”

说完,直接掐断电话。

然后她又重新抬了头,笑容满面的看着成樾:“成主任!”

成樾没理她,直接走到那边的沙发上落座。

他似乎有些疲倦。

陆吉祥看了眼,不敢过去,只有默默的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安静的等候他的差遣。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的样子,成樾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陆吉祥见状,连忙也跟着站了起来。

成樾却压根儿就没有看过她一眼,直接走到桌边,拿起了放在上面的稿子。

他一直就站在那里在看稿,直到外面响起敲门声。

“成主任,您要的东西到了。”

“进来。”成樾出声。

很快,一个穿着工整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他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放到了成樾的桌上。

“出去。”成樾没有表情的说道。

男子立刻退了出去。

陆吉祥站在原地没动,目光好奇的看着那个盒子。

“你过来!”

成樾忽然出声。

陆吉祥微怔,傻傻的抬手指着自己:“您叫我?”

成樾侧身盯着她,目光冷漠:“这里还有别人吗?”

陆吉祥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成主任,您吩咐!”

她嘴里说道,心里却在想着,只要不挨骂,他让她上刀山下火海都认了!

“把它打开。”

成樾说道。

“它吗?”陆吉祥指着他桌上的长方形盒子。

成樾点头。

陆吉祥最后看他一眼,确认他没开玩笑,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盒子。

她看到了一双非常漂亮的平底鞋!

这是一双……女鞋?

陆吉祥瞪着眼,百般疑惑的看着盒子里的那双鞋。

“这是……?”

她不解的转头看向成樾。

男人的表情一直就没变过,他冷着声音道:“给你的。”

说实话,陆吉祥受宠若惊!

“给我的?”她难以置信,面部表情十分夸张:“啊,为什么要送鞋给我?”

成樾没有急着回答她的话。

他将目光下滑,落到了女孩儿脚上的那双小高跟上。

“以后少穿这种鞋。”他说得很淡。

陆吉祥却感动得不行。

“谢谢你!”

她很真挚的说道。

成樾满脸不屑:“不要给我丢脸。”

他是指,陆吉祥今天因为腿麻而摔倒的事情?

“是是是,我知道了!”

陆吉祥笑着点头道,一边将那双鞋子给拎了起来。

“你试一下,看看合脚不?”成樾开口说道。

他的表情真的很平静,可是,他的目光却是一直都落在陆吉祥的身上。

“好啊!”

陆吉祥并没有注意到成樾的目光,因为她的所有注意力都在手里的这双鞋上。

她先是弯腰脱了自己脚上的高跟鞋,然后又把脚伸进了平底鞋里。

结果,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合适!

“很合适!”

陆吉祥一边说道,一边来回的在办公室里走着步子。

她笑得挺高兴的,没想到她这次非但没有挨骂,反而还得到了一双漂亮的鞋。

成樾往她脚上看了眼,重新把视线落回到自己手里的稿子上。

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之前紧绷的脸部线条,分明就缓了许多。

下午开完大会以后,陆吉祥也下了班。

她抱着玫瑰花,一路往外走。

“陆吉祥!陆吉祥!”

这时候,身后传来声音。

陆吉祥停住脚,回头望去,发现是秦可卿。

“呼,小陆同志,你脚上是有风火轮吗?为什么你走得这么快,妈呀,累死我了!”秦可卿一边说着话,一边累得是上气不接下气。

“你有事吗?”

陆吉祥奇怪的看着她。

秦可卿喘了几口气,觉得自己好受一些了以后,她才又笑了起来。

她笑得很奸诈:“自然是想蹭饭咯!”

“啊?”

陆吉祥不明所以:“蹭饭?”

秦可卿冲着她挤眉弄眼:“你家教授不是说要来接你吗?肯定是为你准备了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吧,哎哟,我也想吃嘛!”

“……”

“好吧,我开玩笑的。”秦可卿拍了下陆吉祥的肩头,说道:“瞧把你吓得,至于么?”

陆吉祥讪笑起来:“你要是想吃的话,可以一起啊。”

“真的?”秦可卿看着她,笑得有些邪气:“小陆同志,你可别后悔!”

“……”

“行了行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我就是想见识一下你家教授的真容!”秦可卿主动的挽着陆吉祥的手,一边继续往外走,一边说道:“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哪路神仙,居然能够把你早早的就拉进了婚姻的坟墓里!”

陆吉祥再次无语了。

出了单位大门以后,陆吉祥举目往马路对面望去。

果不其然,宋锦丞的座驾正静静的停在对面。

她带着人过了马路。

宋锦丞已经下了车,容颜英俊,身子颀长,穿着笔挺的铁灰色西装,正遥遥含笑望着她。

秦可卿一见,不得了了。

“天,那个就是你家教授?”

她激动得掐着陆吉祥的手臂,难以置信的道:“好有味道的男人!”

陆吉祥叹气:“小秦同志,你能淡定一点吗?”

“这可真没法淡定!”秦可卿很亢奋:“小陆同志,你家教授有没有什么哥哥弟弟的?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应该不会介意我当你嫂子或者弟媳吧?”

“他是家中独子。”陆吉祥答道。

说话间,两个丫头已经走到宋锦丞的面前。

陆吉祥指着秦可卿介绍道:“这是我的同事,秦可卿。”

“你好!”

宋锦丞微笑着伸出手。

秦可卿看着那只手,愣了一下。

但很快,她反应过来,连忙伸出手与他相握,嘴里直道:“您好您好,我知道您是谁,你是小陆同志的老公,对不对?哇,你好帅啊!”

宋锦丞温和道:“感谢你对吉祥的照顾。”

“不客气不客气。”秦可卿摇头,依然握着男人的手。

宋锦丞不动声色的将手收了回来。

他将目光落向了旁边的陆吉祥。

女孩儿正撇着嘴,满脸不高兴的看着他。

宋锦丞又再次看向秦可卿,客气而疏离的道:“秦小姐,我和吉祥还有点别的事情,你看……”

“噢,你们谈吧,你们谈吧,我反正都已经达成心愿了,我先走了!”说完,挥手欲离开。

宋锦丞说道:“秦小姐住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了,我坐地铁就能直接到家门口。”秦可卿说道。

“路上小心。”男人点头。

“再见!”

秦可卿冲着陆吉祥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陆吉祥回过头,看着秦可卿一点一点的走远。

这时,她忽觉腰上一紧,还未有所反应,整个人便被男人拥进怀里。

“你的同事很逗!”

他相拥着女孩儿说道。

陆吉祥从他怀里抬头,目光盯着他:“其实你根本就没打算送她回家。”

“噢?”宋锦丞挑眉,笑意不减:“为什么这么说?”

“切!”

陆吉祥哼哼:“你只不过就是客气一下而已。”

宋锦丞没说话,搂着人钻入车内。

他接过了女孩儿手里的玫瑰,并将它放到了前边的副座上。

“去青花玲珑。”

他一边说道。

司机默不作声的发动引擎。

陆吉祥看着男人,忽然问道:“对了,你今天怎么会忽然想起来给我送花了?”

“你不喜欢?”

宋锦丞搂着她,笑道:“以后我每天都给你送花,好不好?”

陆吉祥闻言,不禁翻白眼道:“你是不是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们在秀恩爱?”

“你可以这样认为。”男人说道。

“拜托,我只是想安静的做一个美少女而已!”陆吉祥忽然蹦出了一句网络语。

宋锦丞扬了眉梢:“就你,还美少女?”

陆吉祥瞪起眼:“怎样,不服气?”

宋锦丞笑得愈发宠溺,他点头道:“是是是,你是美少女!”

陆吉祥这才重新笑了起来。

……

到达青花玲珑的时候,陆吉祥很意外的碰到了贺宝贝。

原来,今天是有聚会!

“吉祥姐姐!”

贺宝贝看到陆吉祥的时候,很高兴。

“宝贝!”陆吉祥一笑。

贺宝贝跑过来以后,礼貌的冲着宋锦丞道:“锦丞哥哥!”

宋锦丞点点头,继而看向陆吉祥,道:“我先过去打个招呼,你别乱跑。”

“噢……”

陆吉祥点头。

宋锦丞启步离开。

贺宝贝朝着宋锦丞离开的方向看了看,接着又望向陆吉祥,笑眯眯的道:“吉祥姐姐,你最近在干什么呀?”

“工作。”

陆吉祥答道,一边指了指前方:“走,宝贝,我们去拿点喝的。”

“好呀!”贺宝贝点头,一直跟在她的后面,像是个小尾巴似的,只听她说道:“吉祥姐姐,我有个东西要给你看!”

“什么?”

陆吉祥随意答道,一边选了杯果汁。

贺宝贝低头从自己的小包里掏出了一个物什,献宝似的道:“这是东庭哥哥送给我的。”

顺着她的话,陆吉祥往她手里望去。

原来,是一个白色的小手机。

“他给你买的手机?”陆吉祥挑了下眉。

其实吧,这个手机并没有什么稀罕的。

可是对于贺宝贝而言,这可是个稀罕物,她以前都没有用过。

“是啊,东庭哥哥给我说了,我的手机里面可以设置九个联系人,吉祥姐姐,你的手机号是多少啊,我要把你设置成我的联系人。”贺宝贝开心的说道。

陆吉祥没听明白。

“什么意思?”

贺宝贝没有回答,只是表情萌萌的看着她。

陆吉祥又明白过来了。

那个贺东庭肯定是在手机上动了什么手脚,他在限制贺宝贝的手机联系人数量,如果只能和固定的九个人联系,那么贺宝贝的一举一动依然在他的掌握之中。

“哥哥!”

贺宝贝忽然喊出声。

陆吉祥回过神,转头望去,刚好看到贺东庭正举步走来。

贺宝贝就跟那小兔子似的,蹦蹦跳跳的就扑进了贺东庭的怀里。

“哥哥,我要把吉祥姐姐设置成我的联系人!”贺宝贝搂着男人的脖子说道。

“好!”

贺东庭点头,抬头将视线掠向陆吉祥。

他的目光很深,隐约有些生冷的感觉,似是在警告着什么。

陆吉祥无所畏惧,正准备以目光和他交战,哪料想贺东庭又收回了目光。

“宝贝要到手机号了吗?”

他看着怀里的小女孩道。

贺宝贝睁着漂亮的大眼,傻傻的看着他。

“还没……”

她的表情很呆萌。

贺东庭心情大好,在她脸颊边亲了一口,弯腰将她放回地上。

“自己去要手机号。”他如是说道。

贺宝贝点头,开心的又重新跑到了陆吉祥跟前,并将自己的手机塞到了她的手里,说道:“吉祥姐姐,拜托你把手机号码输进来吧。”

陆吉祥自然是拒绝不了的。

她熟稔的输入手机号,顺口问了句:“宝贝,你手机里现在有几个联系人了呀?”

贺宝贝闻言,不假思索的答道:“四个!”

“哪四个呀?”

“一个是东庭哥哥的,一个是吉祥姐姐的,还有就是家里管家和伯伯的。”

陆吉祥听了这话,输入手机号的动作微微一顿。

她的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

九个联系人!

贺宝贝能凑够九个吗?

“啊!”

这时,场内忽然有女人的尖叫声响起。

陆吉祥和贺宝贝都没反应过来,

而那边,贺东庭已经几步就跨了过来,出手一捞就把贺宝贝给抱进怀里。

前边人群在骚动,伴随着一道尖锐的女声:“翟耀,你他妈就是一混蛋!”

------题外话------

~(≧▽≦)/~

宋叫兽实在是腹黑哇,只会做,不会说,暗向成樾宣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