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81章 那些年那些事!

其实,陆吉祥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已经想到过了很多个答案。

可唯独没有想到的是,父亲会抵死不肯承认!

“没有,我和女婿之间没有任何瞒着你的事情!”

他说得很坚定。

“爸!”陆吉祥皱起了眉,目光直盯着自己的父亲,说道:“您这又是何必呢?宋教授他已经把发生的一切都告诉给我了。”

“他给你说了?”

陆爸爸闻言,十分的惊讶,但很快,他又摇头否认道:“不可能,我不相信!”

“您为什么不相信?”陆吉祥看着他,继续道:“您不相信宋教授会打破和您之间的约定?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爸爸,您就不要再乱想了,如果我没有任何真凭实据的话,我今天就不会坐在这里来问你了!”

陆爸爸保持着怀疑态度。

他问道:“那你说,你有什么证据?”

陆吉祥沉默了下,开口道:“其实,当年公司破产的原因,是因为有人在恶意购股,对吗?”

陆爸爸没说话。

陆吉祥注意着他的表情反应,一边问道:“爸爸,当年的事情,宋教授也参与进去了,是不是?”

“这些你都是听谁说的?”陆爸爸忽然开了口,他紧皱着眉头道:“你不该知道这些的!”

“是宋教授给我说的!”陆吉祥的回答不变,反正就一口咬定了是宋锦丞!

“不对,虽然我和女婿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的人品我还是相信的,他不可能和你说这些话!”陆爸爸摇了摇头,目光狐疑的看着她:“丫头,你肯定是被谁给挑拨离间了!”

“挑拨离间?”陆吉祥一怔。

陆爸爸盯着她,接着道:“你说得没错,当年公司破产的原因,的确是因为有人在恶意收购股份,从而导致公司股市下跌,并且在非常时期还挖走了许多公司高层的重要在职人员。但是有一点不可否认的,这和我本人的经营方式有关,那时候的爸爸太年轻了,好高骛远,为了成功而走近道,结果认识了许多坏人,最后差点把自己都栽进去了!”

“您犯法了?”陆吉祥挺担心的。

“就差那么小小的一步啊!”陆爸爸说得语重深长:“丫头啊,这做人呢,还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好,哪有一飞冲天的?”

陆吉祥沉思着。

“那照您这么说来,宋教授他……”

“这事儿和女婿无关,爸爸的公司破产以后,没过多久就被银行拍卖,最后被一个神秘富豪给拍走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对方是个外国人,好像叫什么什么纳?”

“康纳?”陆吉祥接口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陆爸爸点头道。

陆吉祥若有所思:“那照您这么说来,这事和宋教授真没什么联系了?”

“从我第一次见到女婿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挺眼熟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以前就见过他,好像……好像是在公司被拍卖后没多久。”陆爸爸想了下,继续又说道:“你还记得吗?就是你读小学的时候,那天你放学以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居然跑到公司里去了,大概是你以为爸爸还在那里上班吧,后来还是前台打电话给我去接的你。”

陆吉祥眨了眨眼睛,一脸的迷茫。

“我不记得了。”

她摇头道。

“唉,你好像对你小时候的记忆都不是很深,估计是被爸爸破产的时候给吓到了,我们搬出那栋大房子里的时候,你一直都哭着不愿意离开,后来是活生生的哭晕过去的,等你醒来的时候,我和你妈就发现你好像忘记了很多以前的记忆。”陆爸爸说道。

陆吉祥还是有些纠结。

“爸爸,这么说来,我以前也见过宋教授咯?”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陆爸爸笑了笑,道:“不过,缘分这东西,谁说得准呢?”

陆吉祥忽然就变得有些惆怅了。

唉,记忆啊!记忆啊!你在哪里啊?

“你今天怎么会问这个问题?”陆爸爸的声音传来,他问道:“丫头,你还没有告诉爸爸呢,到底是谁给你说了这些关于公司以前的事?”

陆吉祥没吭声。

她的心里还是蛮气愤的,没想到唐小宁在临走之前还不忘摆她一道。

幸好她一直都把这事儿给瞒着没说出来,当初要是她冲动的去质问了宋教授,指不定他俩就得大吵一架,如果再更严重一些的话,她或许还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真是越想越后怕!

“你怎么了?”

陆爸爸担心的看着她。

陆吉祥回过神。

她笑道:“我没事,爸。”

陆爸爸不相信,他问道:“你给我说实话,这些事情究竟是不是女婿和你说的?”

“不是!”陆吉祥羞愧的摇了摇脑袋。

陆爸爸真是哭笑不得。

他虚指了指女孩儿道:“你这丫头真是不得了了啊,居然还会拿话来诓你老爸了!”

“爸,对不起……”她低头认错。

“我也不怕告诉你,其实我和女婿之间呐,曾经是有过一个约定。”陆爸爸说道,他看着满脸好奇的女孩儿,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那时候你俩刚结婚,我知道他的背景不一般,怕你受欺负了,所以才要求他给我下了一个军立状,保证你在婚后不受人委屈,而且不管你做对做错,他都必须站在你这一边,因为如果连他都没有和你站在一起了,那你在婆家就真的是孤立无援了。你是爸爸妈妈的手中肉,我们辛辛苦苦的把你养育成人,可不希望你一朝嫁作人妇以后去受尽委屈,这简直是在挖爸爸妈妈的心啊!”

“爸……”

陆吉祥已经感动得不行。

她扑进了陆爸爸的怀里,却发现记忆中父亲的肩膀,已经不再宽厚。

她的泪水终于是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

晚上,陆吉祥撒娇,硬要和妈妈睡在一起。

陆爸爸很自觉的抱着枕头去了客房。

结果,这对母女俩一直聊天到了半夜里,也许是因为困扰了自己很久的事情终于水落石出了,陆吉祥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许多,等着她一觉睡到第二天的时候,外面的门铃正在一个劲儿的狂响。

陆吉祥翻了个身,不予理会。

结果,她的手机又开始响了起来。

她闭着眼在床头柜上摸索了一阵,最后终于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她放到耳边,声音慵懒:“谁啊?”

“开门!”

熟悉的男声传来。

陆吉祥没反应过来,皱眉道:“你谁啊?”

对方没说话。

陆吉祥后知后觉,眯着眼看了下来电显示,瞬间清醒。

“啊,我马上就来!”

她直接就从床上跳了下来,连拖鞋都来不及穿上,咚咚咚的就朝外面跑去。

可是,等着她跑到门口的时候,宋锦丞已经走进来了,这会儿正在换鞋呢。

陆吉祥愣在原地:“你怎么进来的?”

“妈给我开的门。”宋锦丞说道,目光自然的落在了女孩儿的光溜溜的小脚丫上。

他眉头一皱,声音立刻沉下:“鞋呢?”

“啊?”

陆吉祥顺着他的话低下脑袋,看着自己的光脚丫子,还动了下脚拇指。

“还愣着?”男人的声音传来:“去把鞋穿上!”

“噢……”

陆吉祥连忙跑回卧室。

穿好拖鞋以后,她冲进浴室里洗漱。

等着弄好了这一切,她才又重新走出房间。

厨房里,老妈正在做着早餐。

陆吉祥一边挽头发,一边走到餐桌边落座。

“宋教授,早上好啊!”

她看了眼旁边坐着的男人。

宋锦丞斜睨她,声音冷淡:“我昨天怎么和你说的?”

“啥?”

陆吉祥瞪着眼。

男人深吸一口气,才抑制住了想抽她的冲动。

“我让你早睡早起,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他的语气很不好。

陆吉祥默默的低下头。

“吉祥?”

“哎哟,我昨天和我妈聊天去了。”陆吉祥重新抬起头,看向男人道:“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我知道你要来叫我上班嘛,所以我就不着急啦,嘿嘿嘿……”

宋锦丞看着她一副厚颜无耻的模样,真是无语了。

这时候,陆妈妈端着早餐走了出来。

“这是小宋带来的包子。”她笑着说道,一边将手里的东西放到桌上:“刚才我在厨房里还偷吃了一个,味道很好吃,就跟上次的味道一模一样!”

“是吗?”

陆吉祥闻言,连忙伸手拿起了一个。

“用筷子!”宋锦丞在旁边出声。

陆吉祥翻白眼,但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拿起了筷子。

陆妈妈笑道:“小宋也挺不容易的,为了给我们做早餐,肯定起得很早吧?”

宋锦丞一怔。

忽然想起来了,某个教授在追人姑娘的时候,曾经说过这包子和粥都是他亲手做的。

陆吉祥笑得很奸诈。

她唯恐天下不乱的开口道:“是啊,宋教授为了给我们做早餐,肯定起得特早,是吧?”

她笑望着身边的男人。

宋锦丞睨她一眼,脸不改色心不跳。

“妈,您客气了。”他说道。

“哦对了,小宋你吃早餐了么?”陆妈妈问道。

宋锦丞摇头。

陆妈妈见状,立刻转头冲着厨房里喊道:“老陆,记得给你女婿也盛一碗粥!”

“好勒!”

陆爸爸的声音传来。

吃过了早餐以后,陆吉祥跟着宋锦丞下楼。

陆吉祥还在笑,而且笑得特别夸张。

“真是没看出来啊,原来咱们的宋大人还会做包子!”

她故意的尖着声音说道。

宋锦丞没反应,继续朝前走。

陆吉祥还不肯放过他,继续说道:“还有啊,我们的宋大人不单会做包子,而且啊!”

她倏地一声尖叫。

因为,宋锦丞骤然转了身,并且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直接把她拉进了旁边的消防通道里。

昏暗的楼梯间,娇小的女孩儿正被牢牢压至墙上。

男人的身躯将她整个笼罩,浓浓的男性荷尔蒙将她包裹得密不透风。

陆吉祥的小心脏跳得厉害。

“怎么不继续说了,嗯?”

男人的声音溢来,低沉中带着危险,撩拨得人心里直痒痒。

可是,此情此景,实在是不适合谈情说爱。

陆吉祥欲哭无泪。

“我错了,宋大人!”

男人捏住她的下巴,在黑暗中端详着她的脸。

“知错了?”他沉沉问道。

“是,我知道错了!”陆吉祥连忙点头,身子被他压得太紧,除了手指头能动弹以外,她哪里都动不了:“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噢,是么?”

男人勾了唇,缓缓的低了脑袋。

可是,他并没有吻上她。

他与她间的距离挨得很近,以至于都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你、你……”

陆吉祥何曾见过如此邪魅的宋锦丞?

她紧张的想要往后退,奈何,身后是坚硬的墙壁,她已经退无可退。

最终,男人的唇还是贴上了她。

“谁是包子?”

他问道。

陆吉祥的心里在流泪。

她哪知道谁是包子?

这时候,男人的大手也已经拢上了她的胸前的小包子。

她反应过来,连忙道:“我是包子,我是包子!”

宋锦丞微怔,随即低低的笑了起来。

“你是包子?”大概他也没有想都她会这么回答。

“是,我是包子!”陆吉祥皱着眉,可怜兮兮的:“你就放过我了吧,宋教授,我真错了,以后、以后我再也不会笑你了,呜呜呜,刚才我也没有揭穿你啊,你带来的包子和粥明明都是佣人做的,当初你唔”

她话还没说完,男人的吻,已经铺天盖地的落下。

他吻得热烈,仿若就要与她融为一体。

他紧紧的抱着她,手臂像铁箍一样的不可撼动。

忽然!

外面传来脚步声,隐约还有说话的声音。

完了,有人要过来了!

“唔唔唔……”

陆吉祥挣扎起来,

宋锦丞不依不饶,含着她的舌,深深的与她纠缠。

“……公司最近就要开始考核了,你现在准备得怎么样?”

“唉,还是老样子,我听说这次考核的前几名其实早就内定了,我们这些人拼死拼活的干成绩,还不如人家叫一声干爹管用!”

“唔!”

陆吉祥忽然嘤吟一声。

“咦,那里面好像有人?”

外面的脚步声逐渐临近。

陆吉祥紧张起来。

她双手推搡着男人的胸膛,浑身得紧张直冒汗。

宋锦丞如大山般屹然未动,依旧密实的堵住她的嘴。

“你听错了吧?”

“没有啊,我明明就听见了!”

“那里黑漆漆的会有什么人啊,走吧走吧……”

叮——

外面传来电梯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一切归入平静。

宋锦丞也松开了她。

“呼……呼……”

陆吉祥大口大口的喘气,胸腔里面的那颗心脏跳得很快。

“被吓到了?”

男人低沉出声,含笑在她额角一吻。

陆吉祥偏头躲开他,有些不悦:“你这人怎么这样?”

“怎样?”

男人无赖。

“你、你打击报复!”女孩儿喘着气,在黑暗中仰头看着他。

因为光线问题,她只能看到男人的模糊轮廓,可是,她依然能够想象得到他脸上的此刻表情,一定是非常的得意!

“我怎么打击报复了?”宋锦丞问道,一边作势又要低头。

“喂喂喂!”

陆吉祥连忙缩脖子,再次紧张起来:“我都已经认错了,你还要怎样啊?”

男人贴近她的唇角,声音低醇如同红酒迷人。

“后来我要出差,你陪我?”

陆吉祥没说话。

“嗯?”男人微微歪头,已经压住了她唇的一半。

陆吉祥皱起眉:“后天是周三,我还要上班呢,怎么陪你出差啊?再说了,你出差是为了工作,我去了也是无聊的待在酒店里面,真没一点意思。”

“你不会无聊的,我保证!”男人浅笑起来。

陆吉祥还是很犹豫:“我、我要上班……”

“这个交给我来解决!”男人看着她,黑眸深邃如海:“你就说,你愿不愿意?”

陆吉祥咬着唇,可怜巴巴的。

宋锦丞见她不答,笑容渐渐转冷。

“你不愿意!”

他的声音几乎像是寒冰。

陆吉祥连忙就摇头道:“没有,我没有不愿意,宋教授,你就不要为难我了好不好?我、我要上班啊,你该不会是打算给我请假吧?这个是不行的啊,最近我们单位”

“谁要给你请假了?”男人蓦地出声打断她,不耐烦的解释道:“我可以把你借调过来,你也不用担心手续太麻烦,一切交给我。”

陆吉祥又没出声。

男人再次问道:“说,到底愿不愿意?”

“愿意……”

女孩儿妥协道。

“这才乖。”男人满意的亲了亲她的小鼻尖。

当宋锦丞的座驾驶入陆吉祥的单位里时,过往人员都不禁纷纷转头望去一眼。

毕竟,这可是一辆京A打头的车。

陆吉祥低着脑袋,就跟搞地下工作的同志似的,不停的小心观察着四周。

宋锦丞将车熄火,然后又出其不意的捧住女孩儿的小脑袋,对准那小红唇就是重重的啄了一口。

“下班后别走,我来接你!”他说道。

陆吉祥捂着嘴,惊讶的看着他。

这个男人今天是怎么了?

“怎么了?”

宋锦丞看着她的表情,微微皱眉:“不想我来接你?”

陆吉祥摇头。

她想了下,松开手道:“宋教授,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啊,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忽然变得好高调?”

“是吗?”男人挑眉。

陆吉祥继续道:“可是,就算你要高调,你也别在我单位里秀啊,我估计现在全单位的人都已经知道”

“那又如何?”

男人打断她,笑道:“我就是让你单位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宋锦丞的老婆!”

“……”

陆吉祥瞬间无言以对。

宋锦丞宠溺的摸了摸女孩儿的小脑袋,慢慢笑道:“去上班吧。”

“你无聊!”

陆吉祥啐他一句,不等他回话,连忙就拉开车门跳了出去。

男人坐在车里,看着女孩儿急忙跑远的背影,嘴角的笑容久久不散。

……

陆吉祥走进楼里的时候,一直都是低着脑袋的,她这完全就是心理作祟,总觉得有人在背后议论她。

走到办公室门前时,她照例先敲门。

“成主任?”

她盯着门板喊道。

可是,就在她连续喊了两次以后,里面都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她不禁觉得很奇怪,莫非成樾不在里面?

她想了想,最后决定自己推开门。

但令她意外的是,等着她推开门了以后,却发现成樾正背对着她站在窗边,他穿着白色的衬衣,衣摆随风轻轻拂动,高大的身躯背影,此刻看起来竟然有些落幕。

“成主任?”

她小心翼翼的开口喊道。

成樾缓缓的转了身。

他容颜冷峻,此刻双眸更是犹如雪峰山顶般的冷冽。

陆吉祥浑身一抖。

这时,他的声音已经缓缓传来:“以后上班的时候,要多注意点个人形象。”

陆吉祥闻言,第一个反应就是低头看自己的这身打扮。

她今天穿的是黑色的制服套装,有问题吗?

成樾已经在办公桌前落座。

“是,我知道了。”

陆吉祥点头答道,不管有没有问题,既然领导都发话了,她照做就是。

成樾没再出声。

陆吉祥默默地走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就位。

办公室里陷入安静。

片刻后,成樾又忽然出声:“下午有大会,你准备一下。”

“啊?”

陆吉祥从电脑面前抬起脑袋,很迷茫的看着他:“我准备什么?”

成樾皱眉。

他有些不高兴地看着她:“准备我上台以后的讲话内容。”

陆吉祥纠结起来。

“你、你让我写演讲稿子?呃,我不会啊。”

“……”

“成主任……”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男人叹气,脸色微微放缓:“我没让你写稿子,你先别着急。”

陆吉祥闻言,不禁舒了口气。

“成主任,你吓死我了!”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的道:“我从小就作文不及格,上次你让我写的检讨书还是我从网上”

说到这里,她赶紧闭起嘴巴。

成樾笑得很冷:“我说怎么写得乱七八糟的,原来都是你从网上去找来的!”

陆吉祥不敢再说话,默默地低下脑袋。

“去找我的副官,稿子在他手里。”成樾说道,颇有些恨铁不成钢:“你怎么就这么笨?”

陆吉祥缩起脖子:“我也不知道……”

成樾见到她的反应,不怒反笑。

他的心情宛若豁然开朗。

“你是我见过的最笨的小助理!”他这样说道。

陆吉祥偷偷的瞄他一眼,声音很低:“那你还是我见过的最冷的领导咧!”

“大声点!”

成樾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摇头,道:“没,我去找副官。”

说完,急急忙忙的就往外走。

“等一下!”

成樾喊道。

陆吉祥赶紧站住双脚,回头看着他:“成主任,您吩咐?”

“你知道副官在哪里吗?”他看着女孩儿,问道。

陆吉祥被问到了。

她张了张嘴,满脸的纠结:“呃,我、我可以问人啊。”

成樾扶住额头。

“陆吉祥,我很担心你是否能挺过这三个月的实习期!”他长叹道。

陆吉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是她第一次参与工作,在此之前,她从未有过任何的工作经验。

有人曾说,环境能够改变一个人。

可关键是,陆吉祥所在的环境里面只有成樾一个人,根本就没有旁人来为她做任何指导,所以不管做什么都必须靠着她自己去揣摩,但偏偏她所处的单位等级比较敏感,同事之间对于自己的工作内容都是守口如瓶,谁没事会和你交流工作经验了?

所以,这也导致了她在工作中的成长缓慢。

凡事都需要一个过程,而陆吉祥成长的过程,注定是缓慢而漫长的。

出了主任办公室以后,陆吉祥按照成樾所说,很快找到了副官。

在她说明了来意以后,副官给了她一个U盘,说是成主任的演讲稿子就存在里面,她只需要把东西打印出来即可。

陆吉祥连声道谢。

她去了复印室,结果里面的复印机正被别人占用着。

她站在门口等待。

“嗨,吉祥同志!”

秦可卿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抬头望去。

她笑了起来,挥了挥爪子道:“嗨!”

秦可卿的怀里正抱着一叠资料,她笑着道:“我怎么觉得,我每次来复印室里的时候都能看到你?”

“因为我只会干这个!”

陆吉祥耸了耸肩,挺无奈的:“而且,领导只会给我布置这个任务!”

秦可卿一脸我懂的表情,她腾出一只手来拍了拍陆吉祥的肩,宽慰道:“你别担心,新来的同志们几乎都是干这个的,以后等你工作的时间久了,自然而然的,这些活儿就不用你来干了。”

“那你工作多久了?”陆吉祥好奇的问了句。

秦可卿吐了下舌头,调皮道:“我和你不一样,我是秘书,这种活儿本来就归我。唉,不过也没关系,当我有一天能够成为秘书长助理的时候,我就能够脱离这个苦海了。”

“秘书处里很大吗?”陆吉祥问道。

“很大啊!”秦可卿说道,一脸神神秘秘的样子:“你是江军吗?首长的第一秘书,他就是秘书长,咱们的总头头!”

江军?

陆吉祥当然记得这个人了。

“咦,原来他是秘书长啊,我还以为他是司机……”

秦可卿答道:“江军只给首长开车,哎,这事儿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我”

“哦,我知道了,你上次看见的是不是?”秦可卿看着她,揶揄道:“上周你和成阎王一起去香山了?哎呀,陆吉祥啊,真没看出来你的运气这么好,成阎王有这么多助理,偏偏就让你跟着去了,真是让人羡慕!”

陆吉祥仰天长叹。

“成主任的助理很多吗?”

那他为什么老是爱折磨她?

秦可卿想了想,说道:“按照他的职位,他应该还有司机、生活副官、警卫员……啊,你不是他的助理吗?这个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陆吉祥摇头:“我只见过他的副官,其余的我都没见过。”

“成阎王的功夫很厉害。”秦可卿说道。

这时候,复印室里的人都出来了。

陆吉祥见状,连忙道:“我去复印东西了,吃午饭的时候再说。”

“好!”

秦可卿点点头,抱着东西离开。

陆吉祥将东西都打印出来以后,先是很认真的检查了一个遍,确认无碍,她才收拾东西准备回去复命。

哪料,她刚走进办公室里,正好看到成樾放下座机电话。

他抬头看着她,表情很复杂。

“成主任,您的稿子已经准备好了。”陆吉祥没在意的说道,一边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他的办公桌上。

“你和政治部的宋锦丞是什么关系?”

他忽然开口问道。

陆吉祥惊住,抬头看向他:“什么?”

成樾将身子向后靠,双手环胸,唇线抿得很紧。

他嗤笑起来:“他的秘书刚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想向我借调一个人,你知道他们想借的人是谁吗?”

在这个节骨眼上,陆吉祥可不敢随意的说什么话。

这男人的心那就跟海底针似的,实在是难以捉摸。

不过,宋锦丞那边是怎么回事?

他不是说后天才出发吗?为什么今天就直接打电话过来了,害得她一点准备都没有!

“说话,不要装哑巴!”

成樾不高兴的斥出声。

陆吉祥一激灵,脑子里也没多想,直接就立正挺胸道:“报告,我和政治部的宋锦丞是……是夫妻关系!”

霎时,整个办公室都静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