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80章 只为你着迷!

今儿周末,宋锦丞开着车,带着陆吉祥前往机场。

途中,女孩儿坐在副驾驶上,一直抱着手机在乐。

等待红灯的时候,宋锦丞扭头看她,忍不住的道:“吉祥,你能不要再笑了吗?”

陆吉祥闻言,不禁将手里的手机举到他跟前,直说道:“宋教授,你看,这些新闻记者的素质真高,看把我都夸成了什么……哎呀,被夸的感觉真好!”

“你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年轻的歌唱家!”宋锦丞无奈的说道。

关于发生在香山里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真是应了那句话,误打误撞!

“我本来就唱得好,这是实话。”陆吉祥将手机收了回来,很认真的看着男人道:“当时爸爸也在场,不信你可以去问他。哎,宋教授,你是没看到啊,当我把歌唱完了以后,现场的那个掌声哟,啧啧啧,简直就跟打雷似得,特别的激烈!”

“……”

其实,宋锦丞很想说,大家之所以鼓掌,完全是看在领导的份上。

但是,他不想打击这丫头的积极性。

“宋教授,你会唱歌不?”陆吉祥忽然问道。

这时候,前边的红灯已经转为绿灯。

宋锦丞踩下油门上路,一边答:“不会。”

“真不会?”陆吉祥挑眉,狐疑的看着他:“我记得你们那个年代的人,男孩子追女孩子的惯用手段都是拿着一把吉它在女生宿舍楼下唱情歌,你没做过?”

“这个我还真没做过。”宋锦丞笑,容颜愈发迷人:“因为,一般都是女孩子追我!”

“切,自恋!”

陆吉祥做不屑状。

哪料,宋锦丞的声音继续传来:“你呢?吉祥,你在大学里面,男生们都是怎么追你的?”

关于前任的话题,那可是夫妻之间的忌讳!

陆吉祥警惕起来。

“我没有。”她摇头。

宋锦丞表情不变,他的目光盯着前方道路,一边道:“我记得,你有个前男友?”

唉!

陆吉祥在心底哀嚎。

早知道这个话题会转到她身上,她刚才就不该问什么追女孩子的话题。

简直是自作孽!

“这个嘛……”她挠了挠后脑勺,满脸的纠结:“其实,额,我和他……额,我都忘记了!对,我都忘记了!”

宋锦丞转头瞥她一眼。

“真忘记了?”他问道。

“是啊,好久以前的事情了,我哪会记得这么清楚?”陆吉祥信誓旦旦的点头,说道:“再说了,我现在都已经结婚了,以前的事情啊,那都是过眼云烟,那都是前尘往事!”

她的动作表情都很夸张。

“你很喜欢唱歌?”男人忽道。

“是啊。”

陆吉祥没有多想的点头道:“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唱歌的天赋这么高,唉,早知道我当初选专业的时候就该选择音乐系,有可能我现在都已经成为超级巨星了!”

宋锦丞很想笑。

但是,他忍住了。

“吉祥。”他开口道:“我这里有个中央音乐学院的进修名额,你要去吗?”

“啥?”

陆吉祥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中央音乐学院的进修名额?天啦,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名额?”

宋锦丞单手握着方向盘,漫不经心:“你要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献殷勤的人。”

陆吉祥似懂非懂。

“可是,我从来没想过要去读音乐学院啊!”她说道。

“你现在可以想一下。”男人答道。

陆吉祥做沉思状。

片刻后,她摇头:“算了吧,我说我唱歌天赋高,其实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没必要当真。”

宋锦丞浅笑起来:“原来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喂,你说话小心一点啊。”陆吉祥翻白眼:“别惹我,小心我给你岳父岳母大人告状!”

宋锦丞微笑不语。

到了机场以后,陆吉祥跟在宋锦丞的身边。

男人看了眼腕表,微微皱眉。

“怎么了?”陆吉祥看着他。

“我们来早了。”宋锦丞说道:“飞机还有半个小时才到。”

陆吉祥闻言,没有眨眼睛的继续盯着他:“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找个地先坐着。”

宋锦丞说道,牵着女孩儿的手前往附近的咖啡厅。

陆吉祥笑笑嘻嘻的,整个人就没个正经模样儿。

宋锦丞倒是习以为常,拉着人落座以后,点了两份果汁。

“你不喝咖啡啊?”

陆吉祥挺奇怪的。

“陪你喝果汁。”宋锦丞淡道,一边翻开了今天的报纸。

陆吉祥嘿嘿的笑,拿着手机开始玩游戏。

两人之间陷入安静。

男人看报的姿势实在是养眼,虽然陆吉祥已经看习惯了,但这并不代表其他人不会觊觎。

这不,才刚坐了没多大一会儿,就有人上前搭讪了。

“帅哥,您好!”一个长发美女和她的姐妹走了过来,笑意晏晏的看着宋锦丞就兴奋道:“你长得好帅呀,我们可以和你合个影吗?”

陆吉祥不高兴的抬头望去。

宋锦丞又不是明星,合个什么影?

“对不起,我只和我老婆拍照。”

另一边,男人已经头也不抬的拒绝。

按理来说,一般知趣点的人,现在就该知难而退了。

可是,这个美女的脸皮倒是厚,她居然说道:“好呀,帅哥,请问你有老婆了吗?如果没有的话,您介意有一个吗?如果有的话,您介不介意换一个呢?如果介意的话,您愿不愿意有两个呢?”

哎哟喂!

这位美女的脑子里有坑吧?

陆吉祥有些忍不住了。

她正欲站起来反驳,岂料,宋锦丞已经抬了头。

他本就气质清贵,如今这一瞥,竟异常高冷寡淡。

“你太丑了。”

他一字一句。

陆吉祥惊呆了。

那个美女也是傻住了,大概是没有想到,这个长相俊逸的男人,说起话来竟这么毒。

“喂,你说谁丑?”美女开骂了,那架势真是拽得不行:“我让你和我拍照,那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脸啊?你谁啊,有种的”

“宋老师!”

一道男音忽然岔进来。

美女住了口,回头一望,笑了起来:“达令,你终于来了!”

说着就要伸手拥抱。

对方没有理会她,而是径直走到桌边,笑着弯腰道:“宋老师,您好您好!”

说着便朝男人伸出手。

宋锦丞没理会,眼神儿亦是冷漠。

那人有些尴尬,但只是半秒钟的时间,他又殷勤的掏出名片,谄笑道:“我是李灿,上次在C大里的时候,我们曾经遇到过的,您是我侄女的老师!”

宋锦丞总算有了点反应。

他伸手接过了男人双手递来的名片,而后随意的放到桌上,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

“切,原来只是个学校老师啊,有什么了不起的?达令,刚才他骂我”

“闭嘴!”

“达令啊……”

“行了行了。”男子推搡着美女,一边不停的回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女朋友不懂事,宋老师多谅解,我们就先走了,不打扰了,不打扰了。”

说完,拖着人就急匆匆的离开。

隔了老远的地儿,陆吉祥隐约听到那人在说什么惹不起之类的话。

“他是谁啊?”

陆吉祥回过神,伸手捡起桌上的名片。

“不认识。”宋锦丞看着报纸,表情始终都没什么变化。

“噢,原来是个开餐饮连锁的。”陆吉祥端详着名片,努嘴道:“他侄女的老师?喂,他侄女是谁啊?”

宋锦丞无奈的抬起头,一边放下了手中的报纸。

“我连他都不认识,怎么可能记得他侄女是谁?”

陆吉祥想了下,觉得这话有道理。

她又道:“对了,你还在我们学校里教书吗?咦,为什么我现在都没听你提起过这事了?”

“我已经辞了。”

宋锦丞答道,目光看着她:“你毕业的时候,我就辞了。”

陆吉祥张大嘴。

“宋教授,你可千万别这样说啊。”

“为什么?”男人浅笑。

陆吉祥的表情很认真:“因为你这样会给我一种幻觉,就感觉你来我们学校里任课,好像是专程为我而来的?哎哟,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啊,你怎么可能为了”

“就是为了你。”

男人突然出声打断她。

陆吉祥不行了。

她捂住胸口,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你再说一遍?”

宋锦丞笑着重复一遍道:“我说,我去你们学校里任课,就是因为你!”

陆吉祥觉得自己激动得要晕了。

“你别骗我啊!”

“我为什么要骗你?”

宋锦丞说道,一边从椅子上起了身。

他朝着女孩儿伸出手,笑得丰神俊逸:“走吧,时间快到了,我们去接机!”

陆吉祥赶紧把自己的手放了进去。

她仰头看着他,那眼神儿真真是崇拜得不行。

当然了,宋锦丞明显很享受她的崇拜。

他把人半搂在怀里,举步走出咖啡厅。

陆吉祥觉得有些飘飘然。

她的心里在想,原来她的魅力这么大,竟然能够让宋锦丞为了她,大费周章的专门来他们学校里担任客座教授,每天为了她,那么的忙。

哎,不对!

陆吉祥忽然想到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宋教授!”

她开口道:“不对呀,你来我们学校之前,我们好像都不认识彼此吧?呃,所以,你怎么可能为了我,专门来我们学校?”

这丫头还算不笨。

宋锦丞一笑,脚步不停的道:“虽然那时候我们还不认识彼此,但是,我们已经结婚了呀!”

对哦!

陆吉祥想起来了,宋锦丞来到他们学校的时候,她和他已经结婚了!

“原来是这样啊。”她点头道。

宋锦丞拍了拍她的肩,继续说道:“丫头,你知不知道你那时候有多绝情?”

“我哪有!”陆吉祥反驳道:“除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非要和你离婚以外,哪次我斗过你了?宋锦丞,你知不知道,当初在我知道你是我老公的时候,我有多惊讶?我还以为我是在做梦呢,把我吓得够惨的。”

“是啊,我遇到你的时候,也很惊讶,以为自己是在梦中。”

男人说得意味深长。

陆吉祥却没有注意到他说话的语气。

她笑道:“那咱两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吧?”

“嗯。”

男人点头。

陆吉祥笑得灿烂,正欲继续说什么,忽然指向前方,连道:“哎,我爸妈,她们出来了!”

说完,还不等宋锦丞反应过来,她已经率先跑了过去,笑声连连:“爸,妈!”

她的背影,俏丽如蝴蝶。

宋锦丞心里温暖一片,不急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

他真想就这么一辈子守护在她身边,以她丈夫的身份,让她为自己生儿育女,哪怕是死亡也不能将他们分离。

……

回去途中,陆吉祥明显很高兴。

她坐在轿车的副驾驶座上,回头看着后座上的父母,连声问道:“爸,妈,你们这次都去了哪些地方啊?”

“我们这次去的地方可多了。”陆爸爸开了口,他笑道:“我和你妈去了庐山、西安、三峡、还有壶口大瀑布,哎哟,那个瀑布可真大,把你妈吓得都不敢走过去照相!”

“你们照了很多吗?”陆吉祥看着她们,道:“照片呢?”

“都搁在旅行箱里呢,回去再给你看!”陆妈妈开口道。

“好啊!”

陆吉祥点头,笑道:“爸,妈,你们这次玩得高兴不?”

“当然高兴了,特别是你爸,跟疯了似的。”陆妈妈说到这里,不禁嗔怨的瞪了眼旁边的丈夫,埋怨道:“看到人家漂亮小姑娘的时候,那眼里都在冒绿光,还非要跟人合照,老不羞的!”

陆吉祥惊讶的挑起眉梢。

“别听你妈乱说!”陆爸爸闻言,连忙出声解释道:“那不是一般的漂亮小姑娘!”

说完这话以后,陆爸爸觉得不对,连忙又改口道:“不是不是,那个小姑娘根本就不是游客,人家就是景区里的工作人员!”

“既然不是游客,那你还和人照什么?”陆妈妈不高兴的反问道。

陆爸爸很无奈的看着她,继续道:“哎哟,我都给你解释过多少遍了啊?人家小姑娘穿的是古代的衣服,她的任务就是专门跟游客们拍合照的,你没看到我有给她钱吗?”

陆妈妈一听这话,彻底不高兴了:“你不但和人拍照了,你居然还敢给钱,你”

“妈!”

陆吉祥适时的开了口,她说道:“爸他说得没错,在很多旅游景区里面,的确会有工作人员穿着特定的服装和游客照相,这也没什么的,您也可以和他们合影拍照啊!”

“我才没那闲钱呢。”陆妈妈没好气的说了句。

陆吉祥撇了下嘴,默契的和陆爸爸对视一眼,决定跳过这个话题。

“妈,您和爸出去玩了这么久,有没有给我们带礼物啊?”陆吉祥笑眯眯的说道。

“哼!”

陆妈妈看她一眼,依然没什么好脸色:“都搁在行李箱里的。”

陆吉祥听了以后,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在和陆爸爸说话,但基本都是在听陆爸爸一个人说话,大概内容讲的都是他们在旅行中发生的一些事情。

到了小区里以后,宋锦丞将行李拎了下来。

陆爸爸想帮忙,但被婉拒。

宋锦丞一手拎一个,看起来很轻松。

就这一折腾,等着众人回过神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下午。

宋锦丞带着二老去吃了饭,回来的时候,陆吉祥表示她今晚想在家里住,让宋锦丞一个人回去。

说实话,宋锦丞不大乐意。

可是,碍于二位长辈都在场,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让陆吉祥明天早点起床,他来接她上班。

回到家里的时候,陆妈妈问她:“你上班了?”

“是啊。”

陆吉祥点头,想了想,她便把最近发生的很多事情都讲了出来。

陆妈妈听了以后,很紧张:“那你不会有什么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陆吉祥奇怪的看着自己的老妈,道:“我觉得我现在的工作状态很不错啊,除了上司有点冷以外,我身边的同事们都很好的,她们都很帮着我。”

陆妈妈皱着眉,她沉思道:“那些人会不会因为你是宋顾的儿媳妇,所以才对你好?”

“妈!”

陆吉祥很无奈:“你别把这个社会想得太复杂了好不好?我承认,人的确分好坏,但您得想一想啊,好坏,好坏,有好有坏,您女儿的人品这么好,哪可能遇到的全部都是坏人呢?”

陆妈妈听了,并不赞同。

“你这丫头,别说什么人品的问题,工作靠的是人品啊?妈妈都工作了大半辈子了,医院里是个什么地方?那里不比社会这个大染缸简单,你以为别人对你好,那就是真心的了?我告诉你,在现在这个社会里面,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都是有利益的,除了亲情以外,谁都不会白对谁好!”

“我不信!”

陆吉祥摇头。

陆妈妈冷笑,道:“闺女,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曾经也有一位长辈跟我说过这些话,当时我也不相信。可是经过时间的累积,当你见到的多了,你就不得不信!”

“妈,您不能一竿子打死所有人啊。”陆吉祥看着自己的母亲,说道:“我没说不完全相信您的话,我承认,你见识到的、体验到的是比我多,可是,您不能把您的经历都强加在我的身上啊。”

陆妈妈叹气。

“闺女,妈妈这是为你好!”

“我知道您是为我好。”陆吉祥一边说道,一边主动的抱住自己的母亲,感慨很深:“妈,你忘了吗?当初我结婚的时候,您也是不看好我的!可如今,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宋锦丞对我很好,真的对我很好,他的家里人也很好相处,我都很喜欢他们。”

“你好就行了。”陆妈妈握住了陆吉祥的手,笑得有些苦涩:“我和你爸辛苦了这么大半辈子,只有你和荣景两个孩子……唉,你哥的命苦,去得早,现在只有你一个,如果你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

“乱说些什么呢!”

陆爸爸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他的语气很不好:“不懂就不要乱说,好端端的日子,尽瞎说!”

陆妈妈低下脑袋。

“爸!”

陆吉祥抬头望去。

陆爸爸走了过来,将一叠照片放到桌上,边道:“看看吧,这些都是我和你妈的照片。”

“行,我们来看照片!”

陆吉祥拿起照片,努力地活跃着气氛。

很快,刚才发生的事情就算是翻了篇,陆妈妈的脸上也逐渐有了笑容。

照片里面大多都是陆爸爸,偶尔他会搂着陆妈妈一起拍照,但相比较之下,妈妈显得很羞涩,笑得也有些不自然,完全不像爸爸笑得那么开朗。

特别是在壶口大瀑布附近的时候,几乎只有陆爸爸的身影。

“你妈的胆子太小了,只有我一个人过去了,她就远远地站着看了一眼。”陆爸爸说道:“那个瀑布很壮观,有机会你和女婿也一起去看看!”

“噢……”

陆吉祥点头,看完了所有的照片以后,她忽然笑着问道:“我的礼物咧?”

陆爸爸笑着将一个购物袋拿给她。

陆吉祥接了过来,迫不及待的打开以后,非常意外:“啊,裙子?”

这是一条蜡染的连衣裙,看起来十分漂亮,也很独特。

“我选的,你不喜欢?”陆爸爸皱起眉。

“一点也不了解你闺女。”陆妈妈瞪他一眼,接着又将一个小盒子塞到了陆吉祥的手里,接着道:“来,闺女,这是妈妈给你买的。”

陆吉祥将小盒子打开。

结果,她发现里面是一块非常精美的化妆镜。

“女孩子就该学会化妆!”陆妈妈这样说道。

“我家的闺女本来就长得漂亮,哪还需要化妆?”陆爸爸反驳道:“来,闺女,去把裙子换上,让爸爸好好瞧瞧我们家的公主!”

“喂,这根本就不关长不长得漂亮的问题,女孩子本来就要学会化妆,这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陆妈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直说道:“跟你说了也没用,因为你根本就不懂。”

眼看着自己的父母又要开始拌嘴了,陆吉祥忍不住站到了两人中间,劝道:“爸,妈,你们都吵了大半辈子了,不累吗?”

“谁稀罕和他吵架了?”陆妈妈背过身。

“我也不稀罕!”

陆爸爸一边嘀咕着,一边起步离开。

可过了没多久,他又端着洗好的苹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还笑眯眯的主动冲着陆妈妈道:“来,尝尝这个苹果吧,你在飞机上的时候不是说想吃苹果吗?”

“不吃!”

陆妈妈不理他。

“来吧,来吧,这个苹果比较红,肯定是最甜的。”陆爸爸非要把一个苹果塞到陆妈妈的手里。

陆吉祥在旁边看着,忍不住的笑。

“爸,我去把这些照片放到相册里去。”

她找了理由,抱着相片去了书房。

她明白,吵架是爸妈之间的一种感情交流。

以前年轻的时候,他们因为忙着要工作,从而忽略了彼此的感觉,每次见面都是各种吵架,可哪料想久而久之的,这倒是成了另类的一种感情交流方式。

不过,每次都是陆爸爸主动先服软。

在爱情里面,既然有一个是强势派的,那另一个就只能是弱势派的。

不然,强强相对,那必然是火光四溅,难以收场啊!

她正坐在书房里整理照片呢,过了没多久的时间,陆爸爸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苹果。

“你妈让我来给你送苹果。”

陆爸爸说道。

陆吉祥站了起来,一边把苹果接了过来,一边问道:“你们和好了?”

陆爸爸瞪她一眼,道:“你妈的脾气,你还不知道?”

“哈哈哈……”

陆吉祥笑,张嘴就吭哧咬了一口苹果,真甜!

陆爸爸坐在椅子上,慢慢的翻着以前的照片。

陆吉祥见状,心想,机不可失!

她跟着在椅子上落座,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爸爸,刚才我在整理照片的时候,发现了好多我小时候的照片啊!”

“是啊,你小时候的照片是最多的。”陆爸爸没在意的说道:“基本上都是你哥给你拍的,唉,荣景那孩子,打小就护着你,有时候你做错了事情,你妈想教训你,结果你哥非要拦着,说什么要打就打他,把你妈给气得够呛。”

听到父亲提及自己的哥哥,陆吉祥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的消失。

她低了脑袋:“我很想念哥哥。”

陆爸爸看她一眼,点点头道:“我知道你们兄妹两个的感情很好,唉,上次你妈提起他的时候还抹眼泪了呢。闺女啊,别看你妈平日里说话不饶人,其实在咱们家里面,她的心是最软的,她为你们付出了很多,知道吗?”

“我知道。”

陆吉祥很认真的点头。

陆爸爸没再说话,继续翻着照片。

陆吉祥拿起了一本相册,她翻了两页,忽然又指着其中的一张照片道:“爸爸,这个场景是在哪里拍的?为什么我都不记得了。”

陆爸爸看了眼,脸色有些不大好:“这是在以前的家里面,那时候你太小了,不记得也正常。”

“噢……”

陆吉祥点了下头,她一边翻着相册,一边继续问道:“爸爸,我们家以前是开公司的吧?”

“啊,怎么了?”陆爸爸看她一眼。

“那后面为什么会破产呢?”陆吉祥没有抬头,她的目光一直都盯着自己手里的照片。

“运营不善。”陆爸爸回答得很简单。

“运营不善?”

陆吉祥皱起眉,她不解道:“这么大的一个公司,光是一个运营不善就能导致破产?爸爸,您”

“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陆爸爸忽然打断她,目光变得锋利起来,他盯着女孩儿的眼,表情很严肃:“闺女,你以前可没问过爸爸这些问题。”

“我只是比较好奇而已。”陆吉祥撇了下嘴,道:“我现在已经开始工作了,虽然只上了一个星期,但我已经感觉到了工作赚钱真的好不容易。所以啊,我就在想,当初您辛辛苦苦的创建公司,肯定是吃了不少的苦。”

“吃苦倒也没吃多少,主要吧,当时你外公曾留下了一笔钱,所以我也不算是白手起家,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基础的。”说到这里一顿,陆爸爸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一直就对你妈有亏欠,她嫁给我的时候,我只是个穷小子,可她为了我,不但把嫁妆钱都赔了进来,还把你外公留下来的遗产都拿给我创业。你以前问过爸爸,说我为什么会这么容忍你妈妈?其实你哪会知道啊,你妈妈嫁给我就已经够委屈了,如果再不对她好点,我就真对不起我岳父岳母一家!”

陆吉祥忽然很感动。

“爸……”

她张了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原来这么多年了,爸爸之所以每次都愿意先低头,只是因为不想妈妈受委屈。

她在父母的身边这么多年,她就真的了解自己的父母吗?

陆吉祥想,这个答案是否定的。

她不了解,她根本就不了解。

对于自己的父母,她不知道的太多,亏欠的也太多!

“行了,不说这些了。”

陆爸爸笑了一下,宠溺的拍了拍陆吉祥的小脑袋,继续道:“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总是爱问问题,一点都长不大!”

陆吉祥憋屈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忽然道:“爸,不管您做什么,您都是为我好,对吗?”

“当然了!”陆爸爸点头:“你是我唯一的丫头,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

陆吉祥咬住唇,犹豫道:“爸,其实您不用再瞒着我了,您和宋教授之间的事情……我、我都知道了!”

“什么!”陆爸爸震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