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79章 一战成名!

一直以来,陆吉祥都认为像成樾这种冰山级别的高冷酷男,他是不屑来食堂里吃饭的。

可事实是,此时此刻,他就坐在旁边。

陆吉祥有些懵。

“呃,成主任您”

“这里有人了?”成樾开口打断她。

陆吉祥下意识的摇头,答道:“没有。”

成樾斜睨她一眼,似是笑了下,声音极淡:“吃饭吧。”

“噢……”

陆吉祥低下头,默默的拿起筷子。

“咳,那个,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件事没做……”这时候,桌对面的秦可卿竟然站了起来,她的面部表情很不自然,而且明显不敢和成樾对视。

所以,她是看着陆吉祥在说话。

“吉祥,我先走了。”

她这样说道。

语罢,她真的端起餐盘就准备离开。

“喂!”

陆吉祥伸手拉住她,不可思议:“你去哪?”

秦可卿一边挣脱她拽着自己的手,一边道:“我已经吃饱了,额,吉祥你慢慢吃,别着急,再见!”

话未落音,秦可卿已经匆匆逃离现场。

陆吉祥张着嘴,一只手还抬在空中,整个人都傻了。

她这是被抛弃了吗?

“再不吃就凉了。”

成樾悠然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陆吉祥回过神。

“呵呵呵……”

她干巴巴的笑,低着脑袋开始用餐。

可是,身边坐着一个冷面阎王,她哪还有吃饭的心思?

所以,陆吉祥只趴了几口饭,便准备端着餐盘离开。

“你吃饱了?”

成樾抬头看她。

“是啊。”陆吉祥点头。

成樾的目光往她餐盘里掠去,随即,他像是明白了什么。

他嘴角的笑意蓦地殆尽,声音也凉了三分:“陆吉祥,难道你的老师没有教过你,浪费粮食是可耻的行为吗?”

“可是,秦可卿刚才也没吃完啊,你怎么就”

“别人是别人,你是你!”成樾还不等她说完话,便径直道:“你要和别人比吗?”

比饭量吗?

晕,她又不是饭桶。

陆吉祥重新落座,将餐盘放回了桌上。

她再次拿起了筷子,继续埋头与食物作斗争。

于是乎,两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成樾吃饭很有架势,他连在咀嚼食物的时候都是面无表情的。

他这境界也算是登峰造极了。

陆吉祥在努力的吃完最后一口米饭以后,终于是忍不住的长舒一口气。

“呼,终于吃完了!”

她如释重负。

成樾闻言,转头朝她盘里看了一眼,随即皱眉:“挑食严重!”

这是他的鉴定结果。

陆吉祥满不在乎的道:“我能把这些米饭吃完就不错了,虽然你是我的领导,但你总不能连我挑食都要管吧?”

成樾没说话。

陆吉祥端起餐盘准备离开。

不过,她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

“成主任,我有个建议想给你提一下!”

成樾看着她:“说!”

陆吉祥咽了下口水,先是斟酌了一下用词,最后才开口道:“你,以后能不能多笑一笑?成主任,你没发现单位里的很多人都怕你吗?”

“那又如何?”成樾冷嗤。

他并不在意这些。

陆吉祥叹气道:“如果你肯待人和善一些的话,你的人缘应该会很好的,成主任,相信我说的话吧,我是绝对没骗你,多对身边的人笑一笑,有益无害!”

成樾盯着她,半响,才慢慢的吐出两字:“是吗?”

陆吉祥看到他的这种态度,立马决定放弃劝说。

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种人,那脾气就跟山顶上的石头似得一样冷硬,永远你都别想把它捂热。

成樾就是这样的人,永远的以自我为中心。

陆吉祥的想法很简单,她也没想过非要改变成樾,反正她就是这么一说,听不听得进去就是他的问题了!

“成主任,我先走了。”

她说完以后,转身欲离开。

“明天上班的时候记得穿运动装,别穿制服。”成樾忽然说道。

“啊?”

陆吉祥回过头,挺意外的:“你说什么?”

成樾微微皱眉,道:“明天上班穿运动装,别问我为什么,照做就是!”

“噢……”

陆吉祥点头,提步离开。

……

下班以后,陆吉祥乘车前往幼儿园。

这是她今天的任务之一,亲自接送安陶陶放学。

昨天她和安陶陶划拳的时候输了,而那小子提出的要求就是让她今天去接他放学!

陆吉祥很头疼,看着站在幼儿园门口外的诸位家长们,那乌怏怏的一片,看起来甚是壮观。

结果,当幼儿园大门打开的瞬间,众多家长战士们立刻一拥而入,那仗势看起来真不像是来接孩子的,反倒像是在抢孩子。

陆吉祥没去这凑热闹,她就站在校门口的不远处,等着家长大军们都冲进去了以后,她才出发跟在大队伍屁股后面慢吞吞的走着。

找来找去,她终于找到了安陶陶所在的向日葵班。

“您好,老师,我是来接安陶陶的。”

陆吉祥走到教室门口,将手里的接送卡递向老师。

老师先是看了眼接送卡,然后才警惕的问向陆吉祥:“你是安陶陶的……?”

“我是安陶陶的舅妈。”陆吉祥答道。

“安陶陶!”

老师扭头冲着教室里喊了一句。

不消几秒钟的时间,安陶陶开心的跑了出来,在看到陆吉祥的瞬间,立马就张开手扑了过去,边喊道:“舅妈,舅妈你真的来接我啦!”

陆吉祥弯腰接住他,一边说道:“我像是说话不算话的人吗?”

“不像!”

安陶陶回答得有模有样。

陆吉祥笑了下,牵着他准备往外走,边道:“走,舅妈请你吃好吃的去。”

可是,安陶陶却没有急着跟她走。

“怎么了?”

陆吉祥奇怪的回头看他。

“我还没有跟妞妞说再见。”安陶陶仰头看着她,表情特别的萌。

“妞妞?”陆吉祥疑惑起来:“妞妞是谁?”

“妞妞是他的同桌,两个小朋友的感情很好。”旁边的老师解释道。

陆吉祥恍然大悟。

她松了手,道:“快去跟妞妞说再见吧。”

“好!”安陶陶点头,转身就跑回了教室里面。

陆吉祥隔着窗户,看到安陶陶站到了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小女孩儿面前,比手画脚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表情还挺认真的。

然后,那个小女孩儿冲他点了头。

安陶陶这才重新跑了出来。

“舅妈,我们去吃好吃的吧!”

“行,没问题!”

陆吉祥重新牵住他的小手往外走。

出了幼儿园以后,陆吉祥带着人去了麦当劳,点了两份儿童套餐,并且额外加钱得了两个玩具,然后才欢欢乐乐的坐在座位上吃东西。

安陶陶的吃相很萌,两只小手抱着一个汉堡,每次都要很努力的张大嘴巴才能吃到它。

陆吉祥看了一会儿,忽然很八卦的问道:“陶陶,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妞妞啊?”

安陶陶张嘴的动作忽然停住。

然后,那张萌萌哒的小脸上居然出现了红晕。

“我靠,不会吧!”

陆吉祥惊讶得不行。

这小子居然还会脸红!

“舅妈,这是我的秘密,如果我给你说了,你能保证不告诉任何人吗?”安陶陶放下了手中的汉堡,很认真很认真的看着陆吉祥道。

“当然!”

陆吉祥也很认真很认真的点头保证。

安陶陶歪着脑袋,他似乎是在做考虑。

陆吉祥见状,不由得继续下猛料:“陶陶,如果你肯告诉舅妈的话,舅妈也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安陶陶的眼里开始大放光芒。

“真的?”他挺兴奋的:“我们要相互交换秘密?”

“对!”

陆吉祥很郑重的点头,说道:“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为对方保守秘密了!”

“好!”安陶陶说道:“舅妈,我很喜欢妞妞,而且我和妞妞都约定好了,将来等我们长大了以后,我一定要娶她当老婆,还要和她一起当爸爸妈妈!”

乖乖哟!

以前读书的时候,陆吉祥曾经读到过徐志摩的那句‘我想和你一起起床’,她认为一个男人能把滚床单的事情说得这么的隐晦而风雅,那也是够厉害的了。

可如今,安陶陶的这句‘要和她一起当爸爸妈妈’,更是够绝!

这货不单要和人滚床单,还要对方给他生儿育女啊!

啧啧,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吧,反正,她作为前浪,早已经被拍死在沙滩上了!

“舅妈,舅妈,你的秘密呢?你快点说你的秘密啊!”安陶陶催促道。

陆吉祥想了下,说道:“我也告诉你一个我喜欢的人吧!”

“好呀好呀!”安陶陶高兴的拍手。

陆吉祥做神秘状,故意放缓声音的说道:“我喜欢的人叫做宋锦丞!”

“噢,我知道了。”安陶陶点头,笑道:“原来舅妈你喜欢的人是舅舅啊!”

“嘘!”

陆吉祥将食指放在唇上,道:“小声点,不要让别人听到。”

安陶陶见状,立马也跟着缩起了脖子,指着桌上的汉堡道:“那我可以吃汉堡吗?”

“你继续吃吧。”

陆吉祥表情认真的点头。

其实在她的内心里,早就笑得不行了。

不管小孩子再如何的聪明,可他到底也只是个小孩子。

回家的时候,陆吉祥问安陶陶:“陶陶,你的爸爸妈妈呢?”

“他们出差了。”

安陶陶答道,一边玩着手里的玩具。

陆吉祥挺感叹的:“陶陶,你的爸爸妈妈是不是经常出差啊?平时你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会想念她们吗?”

“会想啊!”安陶陶点头,一边仰头看着陆吉祥,说道:“可是,妞妞跟我说过了,爸爸妈妈出差是为了赚更多的钱来养活我们,他们很辛苦的,所以我们不可以老是打扰到他们。”

陆吉祥有些诧异。

“这些话都是妞妞跟你说的?”

“嗯!”安陶陶点头,笑眯眯的:“妞妞还说我是男子汉,她最喜欢的就是男子汉!”

“……”

“舅妈,你干嘛不说话?”

“噢,那个妞妞的名字叫什么啊?就是叫妞妞吗?”陆吉祥问道,心想,这个叫做妞妞的父母应该很厉害,因为从妞妞说的这些话里面就能够体现得出来,她所受到的家庭教育是极好的。

“妞妞是她的小名,就跟我的小名叫小桃子一样。”安陶陶答道:“妞妞的大名叫成晨曦!”

陆吉祥闻言,并未多想的点头道:“很好听的名字。”

……

次日。

首长出行可是件大事。

虽然,陆吉祥并不知道宋顾要去哪里,但是按照成樾对她的要求,今天出门前,她特意挑了套水蓝色的运动装,头发全部竖起来绑成马尾,顶着一张素颜朝天的脸,整个人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年轻了好几岁。

宋锦丞捧着她的脸,左右看了许久。

“你干嘛老盯着我看?”

陆吉祥被他看得不好意思,小脸上有可疑的粉红。

宋锦丞浅浅的笑,容颜温尔清隽:“我家小猴子真好看!”

“切……”

陆吉祥做不屑状,说道:“我本来就好看。”

宋锦丞在她面颊旁落吻,声音轻轻的:“所以,我要看牢才是。”

“喂!”

陆吉祥听到这话,顿时就有些不爽了,她道:“你怎么就对我这么没信心?”

“不是对你没信心,是对我自己没信心。”宋锦丞说道,一边叹息般把人抱进怀里,声音缓缓:“真想再年轻十岁……”

年龄的鸿沟,是他倾起毕生之力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切,你现在也不老啊。”陆吉祥在他怀里抬头,笑眯眯的看着男人说道:“宋教授,别人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你都还没到四十岁呢,不着急不着急!”

宋锦丞的表情很阴郁。

陆吉祥见状,立马又道:“喂,宋教授,你怎么了?呃,最近受什么刺激了?”

宋锦丞垂眸看她一眼,语气不甚好:“要说受刺激,也是受了你的刺激!”

普天之下,除了这小妮子,还有谁能影响到他?

“哎哟,你这样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陆吉祥裂开嘴笑。

宋锦丞低头,重重的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略带威胁的道:“不许到处惹是生非,有任何事情都要给我打电话,记住了吗?”

“是是是……”陆吉祥连连点头,满脸的无奈:“宋教授你可以松手了吗?哎哟,我还要上班的啊,时间过得好快的,转眼今天就周五了,我明天终于可以休息了!”

宋锦丞松开她。

可是,那灼热的视线依然紧盯着她。

陆吉祥斜睨他一眼,忽觉此地不宜久留。

“我走了。”

她说道,抓起放在床上的背包,疾步往外走。

等着她下了楼以后,才知道宋领导昨晚没有回来。

所以,她没能搭到顺风车。

到了单位里的时候,陆吉祥才知道,原来宋领导这次外出是要陪国外某首要一同爬山。

成樾站在外面,正在亲自指挥部署警卫员防备。

她老老实实的站在旁边,手里端着水,等着成樾说累的时候,她才屁颠儿屁颠儿的将水递上去。

“你什么时候来的?”

成樾看到她,特别是看到她手里捧着的水时,有些意外。

“我老早就来了,只是一直不敢打扰领导指挥,所以就没说话。”陆吉祥谄笑着说道,一边将手里的矿泉水递给成樾:“成主任,您喝口水吧。”

成樾没再说什么,接过水喝了一口。

陆吉祥笑得特别殷勤。

她道:“成主任,首长这次是要去爬山啊?”

“嗯。”成樾淡淡应道,一边将水还给她。

陆吉祥双手接了过来,边道:“成主任,您会跟着去吗?”

“废话。”

男人答道,目光盯着前边。

陆吉祥想了想,继续道:“那您的意思是,我也会跟着去咯?”

“不然我让你穿运动装干什么?”成樾忽然回头看她,眉头微皱:“陆吉祥,你的问题很多!”

陆吉祥立马噤声。

大约九点多钟的时候,众人浩浩荡荡的出发。

前边打头的是骑着摩托的特警,后面一水儿的黑色轿车,宋顾与外国某首要就坐在其中一辆里面,而陆吉祥则是和成樾坐在一起的,与宋顾的座驾之间隔着几辆车。

“好壮观啊!”

陆吉祥盯着窗外,心生感叹。

身边的男人没有回音。

陆吉祥倒也不在意,继续趴在窗户上。

“我可以拍照吗?”她问道。

“不行。”成樾答道。

陆吉祥回过头,发现那男人正盯着几张纸在看。

“成主任,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爬山啊?”她问道。

成樾抬头看她一眼,不耐烦的答道:“香山。”

“噢……”

陆吉祥点了下头,接着又继续望着窗外。

但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她又再次转过头,正欲开口,成樾却先她一步:“你再说一个字,我就立马把你扔下去!”

陆吉祥赶紧闭起嘴巴。

到达香山的时候,陆吉祥发现周围有很多巡逻特警,看来这一片都已经被清场了。

宋顾等人已经进了山。

成樾并不着急,先是查看了部署图以后,确认无碍,这才领着众人往山门口走。

路过安检的时候,发出‘滴滴滴’的声音。

工作人员要求成樾脱下西装外套。

成樾的表情很淡:“是枪。”

工作人员立刻严肃起来,要求出示证件。

旁边的副官闻言,立马将相关证件递了出去。

工作人员确认以后,这才放行。

陆吉祥跟在成樾的身后,非常的紧张。

行至一半,成樾停了脚步。

举目望去,前边隐约可见众人身影,除了宋顾和国外友人的随行人员以外,其余大多都是受邀记者,正在举着相机灯噼里啪啦的闪着光。

“吉祥。”

成樾忽然出声。

陆吉祥听到他喊自己,连忙走了上去,像个奴才似得垂首站在旁边。

“成主任?”

真不是她没出息,陆吉祥这辈子都没想过,终有一天,她居然能混进国家政治中心点!

“你就在附近逛逛吧,有事打我电话。”成樾说道。

陆吉祥一听,有些懵:“呃,什么意思?”

成樾皱眉看着她:“听不懂?”

他的表情挺危险的。

陆吉祥缩起脖子,没敢说自己听不懂,只是道:“那个,我又没有什么证件,你让我在附近瞎溜达,要是被特警看到了当入侵人员给抓起来怎么办?”

成樾特别无语。

“副官!”

他蓦地出声。

“主任。”穿着军装的副官走了上来。

成樾在他耳边低语几句,副官很快领命退下。

“就在这里站着,别急,会有人告诉你该怎么办。”

成樾留下这句话,很快离开。

陆吉祥只好在原地站起军姿。

而不远处,宋顾等人已经顺着石阶继续朝山顶登行。

过了没多久,副官出现在她面前,手里拿着一个相机和记者入场凭证。

“给你的。”

副官将东西递给她。

陆吉祥双手接了过来,看着自己手里的相机,特别意外:“为什么要给我相机?”

“给你打发时间。”副官回答得很实诚。

“……”

“没事我就走了。”副官说道。转身就要离开。

“喂。”陆吉祥拉住他,连道:“我可以申请换一个相机吗?呃,有没有单反什么的,这里的风景这么美,我想把它们都拍下来。”

“没有!”副官回答得很快,他说道:“你这个相机还是我去临时借来的。”

“呃,好吧,谢谢你。”陆吉祥道。

“不客气。”副官说完,直接离开。

就这样,陆吉祥彻底落了单。

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明白,像她这种处于实习阶段的小助理,哪有资格来跟着首长爬山?而她今天之所以能来这里,估计都是成樾擅自做的决定。

算了,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山下吧,别去搅局。

这样一想着,陆吉祥的心里好受了许多,默默的开始拿着相机到处拍照。

香山,又叫静宜园,位于京西郊,金代皇帝曾在这里修建了大永安寺,又称甘露寺,寺旁建行宫,经历代扩建,到乾隆十年,定名为静宜园,以香山十二景、西山晴雪著称。

陆吉祥以前看甄嬛传的时候,她就在想,莫非当年甄嬛被贬至甘露寺的故事,就是发生在香山里的?

好吧,这只是她的个人猜测。

山底下只有巡逻特警,陆吉祥实在无聊,跑到勤政殿里溜达了一圈,因为没有游客,所以连门口的警戒线也被撤了。

她偷笑,抱着相机坐在角落里面,晕晕欲睡。

可关键是,最后她还真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间,她听到有人在说话。

谁呀?

陆吉祥睁了眼,刚从地上站起来呢,前边大门外便走进了两个人。

正眼一看,居然是宋顾和国际友人。

陆吉祥惊了一下,连忙缩在角落里面,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她听到宋顾在说话,一口非常流利的英文,脸庞英俊,举手投足间皆是大将之风。

“她是谁?”

忽然,国际友人开了口。

随着她的话,众人齐刷刷的朝角落里望来。

因为勤政殿并不大,所以走进来的只有宋顾和国际友人,以及成樾和另外一名外国人。

而陆吉祥就是第五个。

宋顾看到他的时候,眼中有诧色,但仅仅片刻便隐了去。

成樾皱着眉。

国际友人倒是笑了起来,看向宋顾道:“这是您安排的节目吗?”

外国人说话就是这么风趣!

宋顾没说话,成樾倒是开了口,用着英文道:“她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年轻歌唱家。”

“噢,歌唱家。”国际友人点头,目光重新落在角落里的女孩儿身上,笑道:“是的,她看起来的确非常年轻。”

成樾朝着陆吉祥招了下手。

陆吉祥先是迟疑了一下,最后才慢吞吞的举步走过去。

她看了看宋顾,然后又看向了成樾,用眼神儿示意是怎么回事?

成樾改用中文道:“陆小姐,请向我们远道而来的朋友问好。”

陆吉祥反应过来,连忙朝着国际友人鞠躬道:“您好,欢迎来到中国。”

“您好。”

国际友人朝她伸出手。

陆吉祥受宠若惊,连忙伸手与她相握。

这时,她又听成樾道:“你准备的歌曲名称叫什么?”

陆吉祥瞬间呆了。

啥?

歌曲名称?

成樾保持微笑不变,继续道:“请说出来。”

陆吉祥求救的看向宋顾。

爹,快点救你闺女啊!

宋顾只是微微的笑,似乎也想听陆吉祥唱歌?

“呃……”

此时此刻,陆吉祥的脑子里不得不飞速的旋转起来。

忽然,她脑子里一抽,就道:“我要表演的歌曲名字是《我向党来唱支歌》!”

她说得很郑重。

可是,她却看到成樾的嘴角一抽。

国际友人很迷茫,宋顾笑着用英文解释了一遍。

“咳咳。”

她清了下嗓子,正声道:“请问,我可以唱了吗?”

宋顾抬了手,示意她可以了。

陆吉祥挺直背脊,双脚并拢,右手微微弯曲抬起,撩开嗓子就溢出了声:“春风阵阵吹心窝哩,赛罗塞,赛罗塞。我向党来唱支歌哩,赛罗塞,赛罗塞。唱支什么歌?我也不记得。幸福生活您带来哎……”

说实话。

从客观的角度上来说,陆吉祥唱得不错,至少这歌曲的调,她是唱对了的。

可是,这里面的词,她唱得是乱七八糟,根本就是现场瞎编,越到后面越糟糕。

成樾的面部表情很僵硬,但他还是得保持着笑。

宋顾就更夸张了,他居然还跟着节奏拍起了手,听得是有模有样的,那一脸的温和笑容,完美的毫无纰漏。

当然啦,我们的外国友人根本就听不懂歌词,所以听得也是津津有味。

一曲歌止,陆吉祥鞠躬致谢,暗暗地舒了口气。

真要命!

“啪啪啪!”

勤政殿内外都响了鼓掌声。

记者们都站在外面,其实她们也听到了这位年轻歌唱家的歌词是乱七八糟,可是,谁也不敢说啊。

“你唱得很棒!”

国际友人竖起了大拇指。

“谢谢!”陆吉祥再次鞠躬。

“感谢你为我们带来这么美妙的歌声。”国际友人要和她握手。

陆吉祥走上前,笑着与他相握。

“我可以和您照一张相吗?”

她用英文说道。

不过,她的发音实在是蹩脚。

所幸的是,国际友人的理解能力很强。

“当然可以了。”

他笑着同意。

“耶!”陆吉祥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成樾以拳掩口咳嗽了一下,示意陆吉祥道:“把相机给我,我给你们拍。”

“好!”

陆吉祥闻言,连忙就把挂在脖子上的相机拿给了他,并小声的说了句:“记得给我拍漂亮点。”

说完以后,陆吉祥微笑着走到了宋顾和国际友人的中间位置站好。

这小丫头就是个人来疯,她看到国际友人很和蔼可亲,于是,居然很大胆的勾住了他的臂弯。

于是,现场出现了这样一幕。

一个年轻的不知名小歌唱家,居然一手挽着一个国家领导。

外面的媒体记者们都沸腾了,疯狂的摁着手中的快门。

可惜的是,成樾所站的位置实在是刁钻,他正好就挡在了陆吉祥的面前,外面的所有镜头都拍不到女孩儿的正脸,顶多就是运气好的能拍到一张侧脸。

“准备好,一二三,笑!”

“茄子!”

陆吉祥笑着喊出声。

咔擦!

照片定格。

此时以后,陆吉祥也算是一战成名了。

至少,她这个年轻歌唱家的名号,已经提升到了国际级别。

临走以前,国际友人曾握着宋顾的手,说道:“亲爱的朋友,很感谢您对我们的热情款待,特别是那位年轻的歌唱家,她很有前途,希望我下次来到中国的时候,还可以听到她美妙的歌声,以及她甜美的笑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