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78章 此处贪欢

晚上,家里来了一位小客人。

陆吉祥正坐在院子里乘凉呢,外面驶进来一辆小轿车,稳稳的就停在了院子里面。

她见状,不由自主的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车门打开以后,一个小家伙跳了出来。

“舅妈!”

安陶陶的声音很清脆。

陆吉祥看见是他,不禁狂翻白眼:“我还以为是个大人物呢!”

安陶陶跑了过来,身上还穿着恐龙睡衣,他夸张的挥舞着手和脚,笑声响彻整个院子:“舅妈,舅妈,你看我酷不酷!”

“简直是酷毙了!”

陆吉祥懒洋洋的说道。

安陶陶很高兴,手舞足蹈的又往屋子里跑去,隔了老远的距离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陆吉祥重新坐回椅子上,仰头看着天空里的月亮。

快要到中秋了啊!

想到这里,她不禁掏出手机来给父母打电话,结果第一次打的时候,对方是无人接听!

她并没有放弃,接着打第二遍。

这次,电话终于通了!

“喂,闺女呀!”

陆妈妈的声音传来:“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妈,你怎么老是不接电话?”陆吉祥不悦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让我很担心的!”

陆妈妈无奈:“是是是,我下次注意!”

陆吉祥叹了口气,继续道:“妈,你和爸什么时候回来?”

“哎哟,你这丫头,怎么天天都要问这个问题啊?”陆妈妈说道:“闺女啊,不是妈妈说你,你都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能像以前那样总是离不开爸爸妈妈呢!乖孩子,你总是要长大的,爸爸妈妈们都老了,抚育了你二十多年,如今也该让我们老两口子轻松轻松了!”

说真的,当陆吉祥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她的心里是惊讶的。

她的母亲是护士,因为职业习惯的原因,说话做事从来就严谨认真,而且因为常年工作忙碌的原因,她和爸爸的感情一直就不咸不淡。

可如今,她们两个怎么就忽然想到要天南地北的旅行呢?

陆吉祥想不通。

“闺女?闺女?你还在听吗?”

陆妈妈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回过神,握着电话道:“妈,我知道我不该管你和爸,我也知道你们辛苦了大半辈子不容易,如今是该享福的时候了。可是,你们也不能一直在外面旅游啊!”

“我知道,我知道,我和你爸打算这周末回来,飞机票都买好了!”陆妈妈忽然说道。

“真的?”陆吉祥意外。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陆妈妈道。

陆吉祥闻言,总算是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妈,你和爸好好玩,周末我去机场接你们。”

“好好好……”

陆妈妈说道,随后又嘱咐了几句别的话,接着便挂了电话。

陆吉祥盯着手里的手机,发了一会儿的呆。

直到,耳边响起男人的声音。

“在想什么?”

她幡然抬头,目光对上宋锦丞深邃的眼。

“没什么……”她淡淡的摇了摇脑袋。

宋锦丞就站在椅子旁边,他摸了摸女孩儿的小脑袋,声音温柔:“陶陶在吃冰淇淋,你要吗?”

陆吉祥摇脑袋。

她撇嘴道:“我又不是小孩子,拜托你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好不好?”

“那你要我用什么语气?”宋锦丞看着她,笑道:“凶巴巴的?”

陆吉祥忽然哈哈一笑。

“你还知道你凶巴巴的呀!”

宋锦丞微笑着看着她,不语。

陆吉祥忽然收敛了笑,垂头丧气的道:“刚才我和我妈通电话了,她说了很多话,让我很有感触。”

“洗耳恭听。”男人道。

陆吉祥挑眼看他,忽道:“那你去搬把椅子来呗,你这样站着我怎么说?”

宋锦丞勾唇,笑容愈发迷人。

“不需要……”

他缓缓开口。

“为什么不需啊!”

陆吉祥忽然叫了一声,整个人被拎了起来,她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便已经坐到了男人的腿上。

“看,解决了!”

宋锦丞笑道。

陆吉祥很无语的看着他。

男人倒是无所谓,拍了拍她的后背,示意道:“说吧,妈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陆吉祥斜睨他一眼,开口道:“我问妈她们什么时候回来,结果妈说,她和爸辛苦了大半辈子,现在好不容易把我抚养成人了,而且他们也退休了,所以是到了该享清福的时候了!”

“这话没错。”宋锦丞点头,道:“爸妈的确不容易,现在清闲了,是该多享享福!”

“可是,他们也不能不管我了啊!”陆吉祥有些愤愤然:“自从我结婚以后,爸妈他们都不像以前那样爱关心我了,就连这次出去旅游都没有和我说,这都快要半个月了,如果我不催他们的话,他们都没打算回来!”

“你催他们回来干什么?”宋锦丞问道。

“我有事要问”陆吉祥说到这里,忽然住口,她低下脑袋,没敢去看男人的眼,嘴里继续道:“我想他们了还不行吗?”

宋锦丞浅笑。

“吉祥,你以为你还是孩子吗?”

陆吉祥很不喜欢他的这种语气,她不禁反驳道:“就算我七老八十的,可是在我父母的心中,我永远都是他们的孩子!最宝贝的丫头!”

这丫头,至于这么大火气么?

宋锦丞保持耐心,轻轻抚拍着女孩儿的背,缓和道:“是,在父母的心中,孩子永远都是孩子,这话你说得对,我很赞同!”

陆吉祥听他这么一说,心情霎时好了许多。

“我就是想他们了!”她喏喏道:“我特别想吃我妈做的菜。”

宋锦丞抱紧她。

“乖,我也可以给你做菜呀!”

“你又不是我妈!”陆吉祥道。

宋锦丞很无奈的看着她,道:“那你到底想怎样?”

“不怎样啊!”陆吉祥摇头道:“我妈说了,她和爸这周末就回来了,哦对了,宋教授,这周末你有事吗?如果没事的话,你和我去机场接机呗!”

宋锦丞想了下,不禁皱眉道:“这周末我还真有点事。”

“啊?”

陆吉祥顿时失望起来,她问道:“你就不能推掉吗?”

宋锦丞看着她,忽然笑了起来:“骗你的……”

陆吉祥一怔,反应过来以后,伸手就要去揪男人的胳膊:“你居然敢骗我!”

宋锦丞躲着不让她揪到自己。

一不注意,陆吉祥没坐稳,身子眼看着就要摔到地上。

男人适时的伸手一捞,重新又把她搂回怀里。

陆吉祥被吓得小脸惨白惨白的。

“还闹不闹了?”宋锦丞道,伸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陆吉祥不服气:“还不是因为你啊!”

男人并不反驳,作势欲吻她。

女孩儿往后躲。

“又想摔?”

男人的声音响起。

陆吉祥闻言,闪躲的动作一顿。

乘此机会,男人直接凑过去就衔住了那两片诱人的唇。

“唔唔……别唔唔……被人看、看见……”

陆吉祥挣扎着,小手抵在他的胸膛前。

“你们在干嘛?”

这时,一道清脆的童音忽然传来。

陆吉祥和宋锦丞几乎同时分开。

“啊,陶陶……”

陆吉祥慌里慌张的站起身子,表情很窘。

这会儿,安陶陶正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一根冰棍儿,那双乌黑如玛瑙般的漂亮眸子,正在眨也不眨的盯着他们,充满了好奇。

“舅妈你们在干嘛?”他又问了一遍。

陆吉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求救的看向男人。

宋锦丞侧头望去,微微皱眉:“谁让你出来了?”

安陶陶舔了下手里的冰棍儿,毫不在意的道:“我是来找舅妈的。”

陆吉祥连忙提步走了过去。

她弯腰牵起安陶陶的手,一边往屋里走,一边道:“走吧,舅妈陪你看电视。”

别看这丫头平时的脸皮那么厚,可是,在某些事情上,那脸皮薄得跟张纸儿似的。

宋锦丞坐在椅子上没动,看着陆吉祥和安陶陶离开以后,他抬了头,目光看向了无尽苍穹里高挂的那轮月。

若有所思。

……

此时,客厅内。

安陶陶语出惊人。

“舅妈,其实我知道你们刚才在干什么!”他睁着圆滚滚的眼,直直的盯着陆吉祥。

“我们在干什么?”

陆吉祥坐在沙发上,却没有看安陶陶,而是紧盯着前边播放的动画片。

在她认为,一个五岁的小屁孩,根本什么就不懂!

“……你们在亲嘴!”

安陶陶说道。

噗!

陆吉祥再也坚持不住了。

她捧着发烫的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小男孩。

哪料,安陶陶却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他先是咬了一口冰棍儿,将冰含在嘴里抿化了以后,才又继续说道:“我爸和我妈就经常亲嘴……”

陆吉祥绝倒。

现在的孩子,为什么都这么早熟?

想她像安陶陶这么大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亲嘴,甚至到她上了初中的以后,她都一直以为两个人只要亲了嘴就能怀孕!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真的好天真!

“舅妈,以前舅舅是怎么把你追到手的啊?”安陶陶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到了陆吉祥的身边,两眼很好奇地看着她:“舅舅是不是给你送花了?”

送花?

在陆吉祥的记忆中,宋锦丞好像从没给她送过什么花。

好心酸!

“舅妈,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呀!”

看到陆吉祥半天都不说话,安陶陶有些怒了,可爱的腮帮子是一鼓一鼓的。

陆吉祥转头看他,笑笑道:“是啊,女孩子都喜欢花!”

“喜欢玫瑰花吗?”安陶陶继续问道。

陆吉祥皱了下眉,奇怪的看着他:“陶陶,你都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因为爸爸就爱经常送花给妈妈啊,每次妈妈收到花的时候都很开心,然后他们就会抱在一起亲嘴!”安陶陶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表情特别的天真。

“……”陆吉祥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知道了,明天上学的时候,我也要买玫瑰花!”

“你有喜欢的小女生了?”陆吉祥挑起眉梢,不可思议:“安陶陶,你才多大一点啊?”

安陶陶还没来及张嘴说话,因为,宋锦丞走进来了。

“我要去尿尿!”

安陶陶看见宋锦丞,立马跟逃命的跑开。

“喂!”

陆吉祥伸手想抓住安陶陶,可惜,她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没能抓到那个早熟的小家伙。

……

晚上睡觉的时候,陆吉祥躺在宋锦丞的怀里,很有感叹的道:“宋教授,我发现一个问题,现在的小孩儿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唔,我的意思是,现在的物质水平在提高,所以孩子们的智力发育愈来愈早,像陶陶那样的孩子……呃,和我小的时候,真的是完全不能比的!”

“你是说比智商么?”男人说道,一边关了壁灯。

房间里面,霎时一片漆黑。

陆吉祥闭着眼,低低的‘嗯’了一声,继续道:“我像陶陶那么大的时候,哪知道做什么算术题和弹钢琴啊,我连吃饭都吃不好!”

“也是,就你这智商,现在也不一定比得过陶陶!”

男人在黑暗里笑。

“喂,不带这样攻击人的!”

陆吉祥不高兴,伸手捶了下男人的胸膛。

“好……”

她听到男人这样答道。

然后……她被压住了!

“喂!”

陆吉祥出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模糊轮廓,微微挣扎:“拜托,我明天还要上班的!”

宋锦丞不语低头,细细的吻落在她的肩脸之间,手指穿过那乌黑的长发,往回一收,正好将她的小脑袋固定住,而那热切的吻也随之落在了她的唇上,与之纠缠不休。

“唔唔唔……”

陆吉祥摆动脑袋,声音含糊不清:“我想睡觉啊,你、唔你别……”

男人依旧霸道。

他动作未停的道:“你睡你的,我做我的。”

陆吉祥真的是想吐血了。

她稍稍喘了两口气,努力地闭着眼睛想睡觉,可就在这一瞬间里,男人的手已顺势钻了进来。

她猛地睁眼,还未来得及说话,便彻底的被湮没在男人制造出的一*激。情中。

唉,*苦短啊!

……

贪欢的下场就是——迟到!

等着陆吉祥匆忙赶到单位里的时候,早已经过了上班时间,办公室里都坐着人,从她身边路过的每一个人,都会微笑着相互打招呼问好。

高学历高职位的人就是不一样,这为人处世的方法,那都是渗入了骨髓里的。

不管迎面而来的是恩人,还是仇人,皆是能保持着满脸的微笑,并和蔼可亲的对你说:早上好!

陆吉祥没这闲工夫,拎着包一路小跑着朝主任办公室而去。

她觉得自己挺倒霉的,刚维持好的形象,瞬间就没了!

愈想愈郁闷!

而且,她总觉得宋锦丞昨晚是故意的,平时都是两三次就完事儿,可他昨天晚上硬是拉着她做了大半宿,害得她严重睡眠不足,睁眼醒来的时候,居然已经是九点多钟了!

啊,要命!

刚思及这里,她已经走到办公室门口。

陆吉祥深吸一口气以后,抬手敲门。

“进来!”

成樾的声音传出。

乖乖哟,他在办公室里!

陆吉祥揣着小心翼翼,轻轻的推开门。

“成主任!”

她笑着走了进去。

这时候,她才发现办公室里还有别人,应该是别的行政人员过来办事。

她微笑着点头示意,边道:“你们好!”

对方也冲她点了点头。

“去把这份资料复印三份。”成樾脸色淡淡的开了口。

“是!”

陆吉祥走了过去,双手接过资料。

她偷偷看了眼成樾,发现他压根儿就没正眼看过自己。

不过,她也不会在意这些,抱着资料就出了办公室。

复印室内。

陆吉祥将复印好的资料检查好,然后准备按着顺序一一订好。

结果,她没找到订书机。

“奇怪,订书机呢?”

她嘴里嘀咕着,一边转来转去的寻找着订书机的身影。

“嗨,小助理!”

这时,门口响起了似曾相识的声音。

陆吉祥抬头望去,发现是昨天的那个正太男,好像是叫……张翰轩?

她没理会,低头继续找订书机。

“喂,你在找什么?”张翰轩走了进来,对于女孩儿爱搭不理的反应,他也并不在意,反倒是笑意吟吟的问道:“需要我帮忙吗?甭跟我客气,有事儿尽管找我就成!”

这人还挺热心肠!

陆吉祥重新抬头看他,开口道:“成主任让我过来复印资料,但是,呃,我现在找不到订书机了。”

“订书机啊……”张翰轩想了下,忽然打了个响指,就道:“你等一下!”

说完,转身就跑出去了。

不消半分钟的时间,张翰轩很快就返回来了,最重要的是,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订书机。

“给!”

他气喘吁吁的把东西交到陆吉祥的手里。

陆吉祥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里订书机,好半天了才慢吞吞的说道:“谢、谢谢你啊……”

“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张翰轩挥了挥手,笑着道:“快点把资料订好吧,别让你家领导等太久了,小心被骂噢!”说完这话以后,张翰轩顿了顿,又道:“对了,你家领导应该是舍不得骂你的。”

“哪有!”

陆吉祥看他一眼,接着又低头继续手里的活儿,边道:“成主任很凶的,我第一次来这里复印资料的时候,因为操作不熟悉,复印资料里面有一页没弄好,结果被他看到了以后,骂我太蠢,连这么简单的活儿都干不好!”

张翰轩挑眉。

“看来他对你的要求很严格嘛!”他笑道:“这是好事儿,正面咱领导公私分明!”

陆吉祥奇怪的扭头看他一眼,问道:“对了,你是哪个部门的?”

“我呀?”

张翰轩指着自己,嘿嘿的道:“我在后勤部,怎么样,看不出来吧?”

“是有点。”

陆吉祥点点头,她已经整理完了手里的资料,现在准备回去交差。

张翰轩跟在她的后面,一边问道:“小助理,你是怎么被招进来的?”

陆吉祥没说话。

张翰轩继续道:“看你年纪也挺小的,刚大学毕业吧?啧,我懂了!”

“你懂什么了?”陆吉祥忽然停住脚,回头望她。

张翰轩笑了笑道:“咱们都是一样的嘛,都是开挂进来的!”

陆吉祥‘扑哧’一下就笑了。

张翰轩看见她笑了,跟着也高兴起来,直道:“我发现你这小丫头还挺好玩儿,一看就是个会玩游戏的主儿!”

“你玩什么游戏的?”陆吉祥看着她。

“英雄联盟。”张翰轩答道:“你呢?”

陆吉祥皱了下鼻子,答道:“剑三。”

“我以前也玩过,觉得一般般。”张翰轩耸了耸肩。

陆吉祥瞪他:“谁说的,剑三很好玩的,画面感很漂亮!”

“你们女孩子都喜欢画风美的游戏,我们就不一样的,我们主要是哎,你领导出来了!”张翰轩忽然指着前边道。

陆吉祥回身望去。

她道:“我先过去了,下次聊!”

“好!”张翰轩点头,目送着陆吉祥跑远。

这边,成樾正不高兴的站在门口。

陆吉祥气喘吁吁的跑过去以后,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她的态度很诚恳端正。

成樾微抬下巴,朝着女孩儿跑来的方向看了看。

“你太慢了!”他缓缓沉沉的出声。

“对不起,我下次一定注意。”陆吉祥继续认错,她并不会解释是因为找不到订书机的原因而导致时间被耽误,因为,慢了就是慢了!

成樾见她如此,倒也没多说什么,伸手抽过她手中的资料,转身回到了办公室里面。

陆吉祥站在门口踌躇了一下,方才跟着走了进去。

之前那几个人已经离开,现在只有一个男子端端正正的坐在桌前。

成樾随手将资料放到桌上。

陆吉祥保持微笑站在旁边。

“……这事儿别说是我了,就算是搁在任何人身上,那都是件难事儿。”男子忽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满眼期待的看着成樾,继续道:“成主任,我知道我这次是有些唐突了,但是,这可是三十多位老兵的最后愿望,他们都是上过战场流过鲜血的老战士们啊,他们为祖国奉献了自己所有的青春和汗水,难道,您连他们的最后愿望都要”

成樾忽然抬手。

男子住了嘴,静静的看着他。

“张先生,这事不是我能说了算,你找我也没用。”成樾的语气很绝情。

张先生的眼眶有些微微的湿润:“成主任,我这次不是代表了个人,我是代表了我们全体所有成员,包括那几十名老战士的赤诚之心,您、您就帮帮忙吧!”

张先生忽然下跪。

陆吉祥一惊,连忙弯腰去扶,边道:“哎哎,你别跪啊,起来起来!”

她这点小力气,哪拖得动眼前这个一百五十多斤的男人?

“你回去吧。”

成樾无动于衷,甚至连语调都没有任何的起伏:“张先生,请你以后不要再以地方名义来见我,你会拖累你侄子的,这次我就不发处分了,你回去吧!”

“成主任……”

“小陆!”成樾出声:“去叫警卫员进来。”

“啊?”

陆吉祥抬头傻傻的看着他。

成樾忽然回头,目光冷冽:“没听到我的话?”

陆吉祥浑身一激灵,赶紧冲着张先生道:“张先生,有话好好说,你先起来吧,别、别让警卫员来……”

她这话你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如果被警卫员架出去的话,那得有多丢脸。

张先生显然也明白这个理儿。

“谢谢……”

他无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成主任,谢谢你!”他冲着成樾鞠躬。

成樾微微蹙眉,没说话。

张先生转身往外走,满脸的颓废。

直到人离开以后,陆吉祥才走上前把门关上。

她回过头,奇怪的看向成樾:“成主任,这个张先生找你是什么事情啊?呃,为什么几十名老战士的最后愿望?”

成樾拉开椅子落座。

他似乎有些疲倦:“他也是为民请愿而已,三十多名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战士想和首长见一面!”

陆吉祥高高的挑起眉梢。

“啊,想和宋领导见面?”

成樾点头,道:“首长最近的行程都很紧张,下半年尤为重要,现在哪有时间去慰问老战士?再则,全国上下这么多老战士,如果开了这次先列,后来就会有不计其数的代表过来求见首长!”

陆吉祥还是不明白。

“可是,我以前也有听说过首长去慰问老兵的事情啊,为什么这次就不可以呢?”

成樾抬头看她一眼,道:“必要时候,形象宣传也很重要。”

“……”

“行了,不提这事。”成樾说道,一边翻开了桌上的文件。

陆吉祥转身准备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这时,忽听男人问道:“今早怎么又迟到了?”

陆吉祥的心里‘咯噔’就是一下。

她重新转回身,笑着看向男人道:“成主任,我今天是坐公交过来的,所以,额,路上遇到堵车了!”

成樾没有抬头。

他略有嘲讽:“堵了三个多小时?陆吉祥,你家是住在六环外吗?”

陆吉祥语噎。

她不得不低了头,诚恳道:“对不起,我就是睡过头了。”

说完以后,她却没有想象中那样听到斥责声。

她不禁又偷偷地抬起脑袋。

这时,成樾出了声:“行了,回去坐着吧。”

“噶?”

陆吉祥惊住。

他居然没骂自己,连检讨书也没让写?

成樾没听到动静,不禁抬头看她:“有问题?”

“没,没问题……”

陆吉祥摇头,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转眼到了中午。

陆吉祥去了食堂,正端着餐盘找座位呢,远远地看到秦可卿再朝她招手。

她走了过去。

“你快坐,你快坐!”

秦可卿满脸的笑。

陆吉祥落座,一边看她:“瞧你乐的,最近有喜事了?”

秦可卿往嘴里塞了块牛肉,边道:“哪有什么喜事啊,我是看见你高兴!”

陆吉祥拿起筷子,拨了拨芹菜堆里的牛肉,但笑不语。

“对了,陆吉祥,你最近工作怎么样?”秦可卿意有所指的道:“成阎王有没有对你做过什么令人发指的事情?”

陆吉祥一阵头皮发麻。

“拜托,你别说得这么恐怖好不好!”

“哎哟,这还真不是我夸张,我给你说啊,最近这成主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前他都不在这里坐班的,可最近连续一周都在此坐镇,搞得我们是人心惶惶的。”秦可卿说到这里,声音变低:“我听说,最近内阁变动,成阎王在此坐镇是有原因的。”

陆吉祥扬起眉梢。

“这里是单位,成主任在这里上班很正常啊!”

“屁!”

秦可卿表情夸张,她道:“成主任的职位是什么?他是跟着首长混的好不好啊?咱首长又不在这里,他以前没事是不会来这里的。”

秦可卿说得对,宋领导上班的地方的确不在这里,他有单独的办公府邸,虽然离这里不远,但却是戒备森严。

“那……”陆吉祥有些疑惑了,她问道:“成主任想干什么?”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领导的心思谁能猜得准?”秦可卿摇头,不过很快,她的表情忽然一变,只听她忙道:“好了好了,你别说话了,哎呀,把头低下来,成阎王往我们这边过来了……”

陆吉祥一听,下意识的回头望去。

秦可卿想要伸手去拉她,但还是晚了一步。

成樾已经端着餐盘走了过来,并且毫不犹豫的落了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