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77章 看牢她!

当成樾的声音宛若势如破竹的利箭淬然响彻整个走廊时,前边原本在嬉戏打跳的两个人,瞬间就像是被点了穴,一动不动。

最后,陆吉祥缓缓的转过了头。

这一看,她被吓得不小。

成樾盯着她的眼神儿,凶狠得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似的。

“成、成主任……”

她结结巴巴的喊出口,僵在原地完全不知所措。

难道,她做错什么事情了?

成樾正大步走来,由始至终,他的整张脸都是没有表情的,幽黑的眸仁宛若深不见底的潭。

他很快站到了陆吉祥的面前。

不过,他的目光却已经从她的身上移开,转而打量起旁边的裴谦。

他嘴角噙笑,神色更是桀骜不屑。

“不介绍一下吗?”他沉沉开口。

陆吉祥咽了下口水,指了指旁边的裴谦道:“呃,这位是赔钱……裴谦,他是科技院的,呃,今天过来是……是……”

她看向了裴谦。

裴谦一激灵,连忙就接口道:“我是过来办事的,呃,办完事情以后,顺便来看看吉祥物。”

说完以后,裴谦又觉得奇怪。

他为什么要向眼前的这个陌生人解释自己的行踪?

“噢,裴先生……”

成樾若有所思。

陆吉祥讪笑,指着成樾又道:“赔钱……裴谦,这位是成樾成主任,呃,我的领导。”

裴谦点头,连道:“成主任,您好啊!”

这只是最基本的礼貌而已。

成樾回过神,点了点头,目光朝下的瞥了眼不及自己身高的裴谦。

随后,他迈步离开。

竟如此的高冷!

裴谦张着嘴,看着那个男人远远离开的背影,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怎么着,他这是被鄙视了?

“赔钱货,你别介意啊,成主任的性格就是这样的,他对谁都特冷。”陆吉祥看着裴谦解释道。

裴谦却不干了。

他气道:“那个家伙不就是长得比我高一点,肌肉比我多一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当个主任就了不起了啊?现在的主任一抓一大把,有什么可稀罕的,他还真以为自己拽得不行?”

陆吉祥没说话。

裴谦骂完以后,先是深呼吸了一口气,才又接着道:“对了,他是哪个部门的主任?现在不是都流行匿名举报吗?”

“你要举报他呀?”陆吉祥皱起眉,说道:“呃,成主任目前在宋领导的身边工作,职位是首长办公室主任。”

“……”

“你想怎么举报他?”陆吉祥对于这个问题很好奇。

裴谦咳嗽了一下,结巴道:“那个,那个你什么时候下班啊?”

“和你的下班时间是一样的啊。”陆吉祥答道,末了,她又禁不住再问一次:“赔钱货,你还没说呢,你到底要怎么举报成主任啊?”

裴谦瞪她一眼,不答。

陆吉祥顿时就明白了。

她先是低头看了眼手机,接着才道:“还是十分钟就要上班了,你还有事吗?”

“下午叫上锦丞,我们一起吃饭!”裴谦说道。

陆吉祥点头,笑眯眯的看着他,问道:“你要请客吗?”

裴谦气得咬牙:“请,我请!”

“成交!”

陆吉祥调皮的比了个‘OK’的手势,转身离开。

……

等着她回到办公室里的时候,成樾正坐在办公桌前。

他什么都没干,目光就这样一直盯着走进来的陆吉祥。

陆吉祥被他看得是浑身都不自在。

“有事吗,成主任?”

她小心翼翼的出声问道。

成樾不说话。

陆吉祥想了想,又道:“呃,那个,我去给你泡茶?”

成樾还是不说话。

“好吧,我去泡茶了。”

陆吉祥自言自语的说道,转身准备去茶水间。

可是,她才刚走到门口,男人幽幽的声音已经传来:“陆吉祥!”

每次他叫她全名的时候,她总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陆吉祥连忙转过身,微笑着看向前边的冷厉男人。

“成主任,有事您吩咐!”

她始终都是以笑容面对,就算对方的火气再大,也无法对着这么一张笑脸发出来。

“他配不上你。”

成樾的声音很平静,就像是无波无澜的湖水。

可是,陆吉祥却是一头雾水。

“谁配不上我?”她奇怪的道:“成主任,麻烦您说清楚一点,我、我听不懂!”

为什么这些智商高的人,总是喜欢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陆吉祥表示自己的小心灵很受伤。

“你的丈夫,”成樾冷静的开口:“他配不上你。”

这下,陆吉祥算是听明白了。

她张大了嘴,不可思议的看着成樾。

“什么,我丈夫配不上我?”她很惊讶:“成主任,您知道您在说什么么?”

“我很清楚。”

成樾勾了唇,冷峻容颜如同刀削般的凌厉:“而我,也愿意为我所说的话负责。”

陆吉祥很想仰天长叹。

天啦,她又没听懂这句话。

“成主任,您没事吧?”她问道。

“我很好。”成樾难得的微笑起来,他的心情似乎很好?

陆吉祥满腹疑问,心想,莫非这男人中午吃多了?

“呃……”她想了下,开口道:“成主任,我想您肯定是误会了,我丈夫他……他对我很好的,若是要说到什么配不配的话,其实,配不上他的应该是我才对。”

宋锦丞的确很优秀。

不论是相貌、才学、背景等等,哪一样都可以说是无可挑剔。

所以,陆吉祥一直都认为自己能够嫁给他,真是撞了狗屎运!

可是,成樾并不知道这些。

他笑了一下,声音清冽:“陆吉祥,凡事都不要妄自菲薄,从我看来,他就是配不上你!”

陆吉祥摇头。

“不,成主任,您肯定是看错了,我丈夫他”说到这里,她忽然反应过来,不禁瞪起眼,直看着成樾道:“啊,成主任,你看到我丈夫了?”

咦,难道宋锦丞过来了?

她怎么都不知道?

成樾站了起来,他绕过桌边,径直站到女孩儿面前。

他身材高大威猛,即使是不说话,也能给予人一种压迫感。

他从上至下的看着她,眸中神色宛若漩涡般深不可测。

“你是个好女孩儿。”他说道。

陆吉祥挑起眉梢。

她点头道:“是呀,我知道自己是个好女孩儿,呃,您真看见我丈夫了?”

成樾点了头:“不就是刚才那位么?陆吉祥,你不必瞒着我。”

“刚才那位……”

陆吉祥嘴中喃喃,忽然,她又幡然醒悟。

“啊,你说赔钱货啊?哈哈哈哈……他不是我丈夫啊,成主任,您从哪里看出来他是我丈夫了?哎哟喂,他怎么可能是我丈夫……”

女孩儿笑得前仰后附。

成樾骤然冷了脸。

“他不是你丈夫?”他敛眉问道。

“不是啊!”陆吉祥摇头,笑着道:“他只是我的一个朋友而已,今天来这里办点事,顺道就来看看我了……嘿嘿,成主任,你也觉得那家伙配不上我是吧?哈哈,我怎么会看上他?”

成樾抿着唇,容颜越发冷峭。

原来,他看错了!

“成主任?成主任?”

陆吉祥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眼中有疑惑:“你怎么了?”

成樾回过神,低头看她。

“没什么的。”他说道,转身回到桌前。

陆吉祥歪着脑袋,挑眉盯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今天的成樾有些奇怪。

“成主任,您”

“去给我泡杯茶。”成樾出声打断她。

“噢……”

陆吉祥点头,默默地转身去给她泡茶。

在此之后,两人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说话。

成樾一直埋头工作,而陆吉祥则是因为太无聊了,所以开始抱着笔记本看电影,耳朵里塞着耳机,对于外面所发生的任何事情,她是一概不知。

直到,有一只手把她耳朵里的耳机取了下来。

陆吉祥受惊,连忙抬起头,却意外的撞入一双桃花眼中。

对方是个年轻男子,穿着正装,却长了张正太脸,一双眼睛尤为漂亮。

“啊,你就是成樾的新助理?”他笑着开了口,表情却很萌。

陆吉祥呆愣着,没反应过来。

张翰轩低头往她的电脑屏幕上看了眼,顿时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尤为兴奋:“成樾!成樾!你的小助理居然在上班时间看电影哎!”

随着他的话,陆吉祥又转头看向成樾。

前边,成樾也正看着他们。

“张翰轩!”

他沉沉启声,略含警告之意。

张翰轩见他有些动怒,倒也立马就收敛了起来。

他站直了身,上前将手里的入场卷放到他的办公桌上,正声道:“最近有场国际篮球联赛,这是入场卷,我费了好大劲儿才弄到的。”

成樾皱着眉,垂眸盯着桌上的入场卷。

张翰轩看他无动于衷,微微有些愠怒道:“你这是什么表情?你知不知道”

“后天首长的行程中有外出安排,我要随同。”成樾忽然开口,直接打断了张翰轩的话,他道:“所以,我没空去看联赛了。”

张翰轩大呼:“不会吧,就这么错过了?”

“怎么可能错过?”

这时候,一道女声响了过来。

陆吉祥已经走到了桌前,她笑眯眯的看着成樾就道:“成主任,反正您都不能去看比赛了,要不,您就做一次好人呗……”

成樾冷笑一声,道:“你也要一起!”

“……”陆吉祥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

旁边,张翰轩则是奇怪的看着他们两个。

按照他对成樾多年的了解,这家伙可是对女人完全免疫的。

可是,这个小助理刚才在上班时间里看电影,他没管!

现在,她更是大胆的想在虎口夺食,居然打起了球赛入场卷的主意,可关键是,成樾还是没翻脸!

由此可见,这两人之间有问题!

“成樾,最近好事将近了吧?”

张翰轩笑得奸诈,眉飞色舞的看着成樾。

成樾微微笑了起来,目光看着张翰轩,一字一句:“立刻滚出去!”

张翰轩立马往外逃。

陆吉祥还杵在原地,看着张翰轩滑稽的样子,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可等着她转过头的时候,却见着成樾正看着她,不知道看了多久。

“呃……”

陆吉祥愣了下,收起了脸上的笑。

“成主任!”她规规矩矩的喊了一声。

成樾没什么表情变化,微微颔首道:“已经下班了,你回去吧。”

“哎!”

陆吉祥点点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收拾东西。

等着她走出单位大门的时候,正好收到宋锦丞打来的电话。

“掐得真准!”

陆吉祥嘀咕一句。

她接起了电话,放到耳边道:“喂?”

宋锦丞的声音传来:“往对面看。”

陆吉祥闻言,立刻举目往前方看去。

马路对面,黑色奥迪正静静停在那里。

“你怎么过来了?”陆吉祥挺意外的。

“不希望我来?”男人的声音变得有些危险。

“哪有,我巴不得你天天来,嘻嘻……”陆吉祥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准备过马路。

宋锦丞见状,立刻道:“不说了,认真过马路。”

说完,挂了电话。

陆吉祥刚把手机放回兜里,一辆高高大大的汽车便停到了她跟前。

她刚抬头,对方已经缓缓降下车窗。

成樾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陆吉祥眼皮一跳,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

“上车!”

成樾冷声道。

陆吉祥下意识的摇头拒绝:“不要!”

开玩笑,宋锦丞就在对面看着呢!

成樾脸色变沉:“需要我亲自下来请你?”

陆吉祥有些牙疼,她道:“你的车不是限号吗?你、你怎么就敢开出来了?”

成樾一愣。

他的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嗯……这是另外一辆。”

陆吉祥闻言,有些不高兴了:“那你中午干嘛还要拉着我坐公交车?”

成樾抿着唇没说话。

这时候,女孩儿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也没去看,只是挥手道:“不劳您费心啦,我丈夫已经来了,呐,就在马路对面呢,成主任您开车小心点,我先走了。”

说完,绕过他的车,直接走向马路对面。

那辆黑色轿车,依旧稳稳的停在原地。

陆吉祥弯腰钻进了车里以后,发现宋锦丞正盯着外面在看。

“宋教授?”

她喊道。

宋锦丞也没转过头看她,只是问道:“那人是谁?”

“啊,谁啊?”陆吉祥没反应过来。

这时,男人终于转过了头。

宋锦丞看着她,目光锋利,带着审视。

“刚才那辆开悍马的。”他道:“是谁?”

“噢,那是我领导。”陆吉祥说得轻松,表情亦是自然:“他就是问我要不要坐顺风车,然后我说你已经来接我啦,他就走了。”

宋锦丞皱着眉,明显有怀疑。

“单位里这么多人,你领导为什么就只问你一个?”

陆吉祥奇怪的看着他,道:“宋教授,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查户口似的?”

“回答我的问题!”

“好吧……”陆吉祥无奈,只好继续解释道:“我估计吧,大概是因为我是他的助理,然后我又是这么的勤劳能干,这么的善解人意,所以他就……呃,就想顺路载我一程咯!”

宋锦丞听后,冷笑起来:“善解人意?”

晕,她说了这么多,他怎么就光注意这个词了?

陆吉祥连忙道:“哎,你可别误会啊,我只是顺口一说而已。”

“你慌什么?”宋锦丞睨着她。

“得!”

陆吉祥举起双手,妥协道:“是我多想了。”

宋锦丞没再说话。

……

两人到达餐厅以后,坐了有十多分钟的样子,裴谦才姗姗来迟。

刚落坐,就听裴谦抱怨道:“咱们大首都的交通真是愈来愈堵了!”

陆吉祥听了,忍不住道:“我这里有一个小故事,关于堵车的,你要听不?”

“什么?”

裴谦看着她。

陆吉祥清了清嗓子,说道:“说是某一日,某君带着一只宠物乌龟,下班后开车回家,在二环路上遇到了堵车。看着汽车半天都不走一步,乌龟耐不住性子了,坚持要自己先爬回去,主人只好由着它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主人在车里听到敲门声,打开一看,只见乌龟满头冒汗,气鼓鼓的对他说:你忘记给我家门钥匙了……”

“……”裴谦愣住。

宋锦丞没说话,默默的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你们不觉得好笑吗?”陆吉祥奇怪的看着眼前二人。

“呵呵呵……好好笑哦!”裴谦配合着干笑两声。

“切——”

陆吉祥挥了手,不屑道:“你笑得好假哦!”

裴谦翻了个白眼,道:“咱大首都虽然是出了名的堵,但还没到比乌龟还慢的地步!”

“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你干嘛这么在意细节?”陆吉祥不服气的反击。

“我们科学家讲究的就是实事求是,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

“我怎么样啊?”陆吉祥打断他,道:“我又不是科学家,你别往我身上套!”

“哎,你”

“行了!”宋锦丞出声,瞥了眼气势汹汹的两人,淡然道:“点菜吧。”

“哼!”

陆吉祥扭过头。

“切!”

裴谦抬起下巴。

宋锦丞不理会他俩,低头翻阅菜单。

片刻后,服务生依用餐顺序上菜。

裴谦似乎很饿,一直往嘴里塞东西。

陆吉祥则是手拿刀叉,奋力的切着盘子里的牛排,好几次都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宋锦丞看了几眼,叹气道:“吉祥,你这是作什么气?”

“她这哪是作气啊,分明就是工作里面不顺心了,所以就找我们这些无辜的人当箭靶子使!”裴谦一边吃东西,一边说着道。

“工作不顺心?”宋锦丞闻言,不禁看着女孩儿:“吉祥?”

“别听他胡说,我好着呢!”陆吉祥头也不抬的继续切着牛排道。

“好个屁,我看你那个领导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咱两就是相互认识说个话又怎么了?你瞧他那眼神儿,简直要把我吃了似的。”裴谦说道,一想到今天上午的事情,他就满肚子火气。

陆吉祥抬头看他。

她挺不高兴的:“我都给你解释过了,成主任的性格就是那样,你怎么老是纠结这个?”

“成主任?”

宋锦丞的声音岔进来。

陆吉祥微怔,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说错了什么话。

“对,就是那个成主任!”另一边,裴谦还在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她就是吉祥物的直属上司,今天我去办事的时候遇到他了,好家伙,他居然敢鄙视我!”

“噢?”

宋锦丞挑眉,目光一直看着身边的女孩儿。

陆吉祥则是低着一颗小脑袋,默默的吃着盘子里的牛排。

“他就是那个开悍马的?”宋锦丞问道。

陆吉祥没反应。

“吉祥!”男人声音略沉。

“是、是他!”陆吉祥很轻的答了句,末了,她又忽然抬起脑袋,看向男人解释道:“宋教授,你听我说,那个成主任的脾气虽然不是很好,但是人还不错,你、你……”

她结巴了几下,没把最后的话说出口。

“我怎样?”宋锦丞的表情很高深。

陆吉祥咽了下口水,低低道:“你别误会……”

“我误会什么?”宋锦丞放下了手中的刀叉,姿势优雅,声音亦是温和:“你都工作了这么久,我好像从没听你提起过在单位里的事情?”

陆吉祥重新低下脑袋,目光盯着自己的手,嘀咕道:“我才上班几天而已,能有什么事情……”

“咳!”

裴谦忽然咳嗽了一下。

宋锦丞和陆吉祥同时望向她。

裴谦很尴尬。

“呃,那个,我去隔壁桌。”裴谦一边说话,一边端起了自己面前的盘子,准备起身去隔壁桌。

“坐下!”

宋锦丞淬然出声。

裴谦立马就老老实实的不敢动了。

陆吉祥见状,偷偷地捂嘴在笑。

“很好笑?”

宋锦丞阴沉沉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立马收敛起来,认真的看着他,摇头:“不好笑。”

宋锦丞睨她一眼,表情冷肃:“继续吃!”

“噢……”

陆吉祥重新拿起刀叉。

吃过晚餐以后,三人走出餐厅。

宋锦丞的脸色始终都是板着的。

裴谦偷偷的凑到陆吉祥的身边,冲她小声道:“吉祥物,真是对不住啊,早知道我说那话会让锦丞不高兴,我就不该说的!”

陆吉祥瞪他。

“你还好意思说?”

裴谦连忙赔不是:“我的错,我的错……”

“裴谦!”

这时候,宋锦丞忽然出了声。

裴谦连忙转头望去,笑道:“您吩咐?”

“你可以走了。”宋锦丞的声音毫无起伏。

“得令!”

裴谦转身就走。

“喂!”

陆吉祥作势要伸手拉他,可惜,半途被宋锦丞拦下来。

隔了远远的,她看到裴谦冲她挥手,似乎在说——自求多福!

陆吉祥要哭了!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

回家的路上,车厢里面是安静的。

陆吉祥小心翼翼的呼吸着,一边看着身边的男人。

宋锦丞的身上穿着黑色西装,加上他又是冷着一张脸,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疏离冰冷。

陆吉祥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决定主动坦白。

她先是伸手拉了拉男人的衣袖。

“宋教授……”

她试探性的喊道。

宋锦丞没有任何反应。

她的胆子大了些,主动的朝他凑近了一点,继续道:“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呃,我承认,我是没有跟你说过我在单位里的事情,那是因为我觉得没什么要说的啊,你也知道,机关单位里的人都很聪明,我也没被谁欺负过,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可以坐上领导的车?”男人忽然接口道。

陆吉祥很惊讶的看着他。

“我没有!”她否认道。

宋锦丞转头盯着他,眸仁漆黑深邃。

“陆吉祥,如果我今天不来接你,你是不是又要坐上那辆车?”他的语调很冷,简直就跟那冰块似的。

陆吉祥匆忙摇头,道:“没有,我没有……”

“没有吗?”男人冷笑。

“真的,我没有……”陆吉祥觉得委屈,眼眶里面迅速弥漫起一片的水汪汪。

宋锦丞皱起眉。

“不准哭!”他说道。

可是,他这话才刚出口,女孩儿的眼里就开始掉金豆子了。

宋锦丞的眉头瞬间皱得更紧。

“哭什么?”

他叹气,伸手去抱女孩儿。

陆吉祥觉得憋屈极了,倚靠在他怀里,眼泪是唰唰唰的直往下掉。

宋锦丞替她擦泪,又是心疼又是无奈的。

“行了行了,我不说你,别哭了!”

“你不相信我!”陆吉祥憋着嘴巴说道。

宋锦丞沉默了下,道:“不是我不相信你,吉祥,你实在是让我不放心。”

“哎?”

陆吉祥闻言,瞬间停止了哭泣,抬头傻乎乎的看着他。

男人看着她,先是顺势低头在她唇上一吻,方才慢慢道:“你这丫头,把你搁哪儿我都不放心。”

“你什么意思?”

陆吉祥抽噎着,一边道:“我就这么笨吗?”

“我不是说你笨。”男人笑,一手拍着她的后背,边道:“你太招人喜欢了,吉祥,如果不把你看严点,你被别人拐走了都不知道!”

陆吉祥皱起眉头。

“怎么可能?”她道:“只要我不愿意,谁能把我拐走?”

宋锦丞摇头,道:“总之,我就是不放心!”

“霸道!”

陆吉祥嘟嚷一句。

“你说我霸道也好,*也罢,吉祥,如今看来,你这班”

“不可以!”

陆吉祥还不等他说完话,便急急道:“我还是要继续去上班的,我才不要在家里当米虫!”

宋锦丞意外的看着她:“你怎么会这么想?”

“难道不是吗?”陆吉祥盯着他,继续说道:“一般小说里都是这样写的,男主角因为太害怕失去女主角了,所以就把她关在家里,不让她出门上班,也不让她和自己的朋友们交往,而且还”

“你都看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小说?”男人皱起眉,面色不悦:“以后都不许看了!”

陆吉祥哼哼一声,不说话。

这怎么可能?她最喜欢的故事情节就是强取豪夺了!

“你还是换个工作单位吧。”

这边,宋锦丞的声音淡淡传来:“到我这里来。”

噢,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吧?

“不要!”

陆吉祥果断摇头拒绝。

男人脸色微沉:“你再说一遍?”

陆吉祥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撇嘴道:“宋教授,咱两天天在一起不好,俗话说得好,距离才能产生美,我们要给彼此一点空间!”

“距离产生的不是美,而是距离!”男人面无表情:“你必须跟我一起!”

陆吉祥不乐意。

她将脑袋一偏,便道:“我不要!”

“吉祥!”

“宋教授……”她拉扯着男人的衣袖,使劲儿的撒娇起来:“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嘛,我保证,我以后除了你的车以外,谁的车都不坐了,我、我就算是挤公交挤地铁,我也绝对不会再坐别人的车!”

“这不是坐谁车的问题!”宋锦丞头疼,这丫头的脑筋就是太倔。

陆吉祥瞪着他,气呼呼的道:“宋教授,我真不知道你到底在怕啥?那个成主任是不可能喜欢我的!”

宋锦丞睨着她,冷哼:“你就这么确定?”

“当然了。”陆吉祥点头,诚恳道:“现在整个单位里的人都知道我已经结婚了,既然我都是有夫之妇了,谁敢来招惹我?”

宋锦丞意外:“谁把这事说出去的?”

“我自己呀!”陆吉祥笑得灿烂,主动的在男人脸颊一吻,道:“我已经告诉全天下的人,我已经结婚啦,所以,宋教授你该对我放心了吧?”

男人闻言,脸色终于放缓。

他没再多说什么,亦没再提让陆吉祥换单位的事情。

因为,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别的打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