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76章 阴差阳错!

回家之前,宋锦丞带着女孩儿去吃火锅。

陆吉祥很激动,进了店里以后,只见她伸手一挥,几乎把菜单上的所有肉类都点了个遍。

宋锦丞始终纵容着。

而贪心的下场就是,她居然吃撑着了,回到家里以后还在不停的打嗝。

两人在玄关处换鞋的时候,陆吉祥一边打嗝,一边问向管家道:“爸和妈,嗝……在家里吗?”

管家憋着笑。

他点头道:“都在家里。”

陆吉祥瞪大眼睛,微诧:“都在嗝……家里?”

管家皱眉,目光关切的看着她:“少夫人,您没事吧?”

“嗝!”

陆吉祥摇头。

管家见状,还是有些不放心。

这时候,陆吉祥已经扭头看向旁边的宋锦丞,她的样子有些着急:“我先嗝……先上楼去。”

说完,拔腿就准备往楼梯那儿跑。

宋锦丞眼明手快的拉住她。

他盯着她道:“你不去给爸妈们打声招呼?”

“嗝,你去!”

陆吉祥说道,一边指了指自己,整张小脸都皱成了一团:“我现在的嗝……形象不好!”

宋锦丞忍不住笑。

“你还笑!”

陆吉祥瞪起眼,但下一秒,她又忍不住的打了个嗝,瞬间气势全无。

宋锦丞叹气。

“行了,你上去吧。”

陆吉祥点头,转身就往楼上跑。

宋锦丞一边往客厅走去,一边吩咐管家道:“给那丫头泡杯柚子茶端上去。”

“是!”

管家应下,立刻去了厨房。

……

次日清晨,陆吉祥睁开眼睛的时候,宋锦丞还在睡觉。

她动手推了他一下。

男人翻了个身,顺势把她抱在怀里。

陆吉祥皱眉挣扎,一边出声道:“宋教授,你该起床啦,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嗯……”

男人发出了一个慵懒性感的单音节。

可事实是,他依然是一动不动。

陆吉祥简直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终于将他从自己的身上推开。

宋锦丞平躺在床上,还是闭眼未动。

陆吉祥见状,决定不再管他,匆匆忙忙的起床洗漱换衣服,可是,等着她弄完了这一切以后,床上的男人还是没有动静。

她走到床边。

“宋教授,你还要不要上班啊?”她看着他道。

男人先是皱了下眉,随即,缓缓的睁开了一条缝。

“几点了?”他问道。

陆吉祥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答道:“快八点了。”

“嗯……”

宋锦丞没动,重新闭上了眼。

陆吉祥被气得不行。

“当领导就了不起啊?睡死你!”

说完,气冲冲的就出了卧室。

等着她跑到楼下餐厅里的时候,宋顾穿着正装,浑身精神抖擞,正在慢条斯理的喝粥。

“爸!”

陆吉祥看到他,立马笑道:“早上好。”

“嗯。”

宋顾点点头。

陆吉祥坐下以后,伸手抓起桌上的油条就要往嘴里送。

“吉祥!”

宋顾忽然出声。

女孩儿动作一顿。

她仰头看向桌对面的长辈,有些不解:“怎么了,爸?”

宋顾皱着眉,直盯着她的手。

陆吉祥瞬间就明白了。

“对不起啊,我太着急了。”

她讪笑着将油条放下,然后又老老实实的拿起筷子。

宋顾看着她,缓缓道:“不要以为年轻就真是本钱,如果现在不注意饮食健康,以后老了有的是罪受。”

“是是是!”

陆吉祥点头,说道:“我知道了,爸,我以后会注意的。”

宋顾看她一眼,继续道:“锦丞呢?”

“还在楼上睡大觉呢!”

陆吉祥答道,忽然就有些愤愤然。

想她这些基层小员工每天都累死累活的,结果那些当领导的却太威风了,想什么时候去上班就什么时候去,完全不用担心被罚,而且还没人敢说闲话!

唉,这就是待遇差距。

比不得!比不得!

这时,宋顾的声音传来:“他昨晚忙到很晚,多睡点也应该。”

“啊?”

陆吉祥闻言,顿时惊讶起来:“昨晚宋教授他一直在忙工作?”

她记得,她昨晚上床睡觉的时候,宋锦丞还在工作,莫非,他熬了一宿?

“交给他一些事,他办得很好。”宋顾笑道。

陆吉祥眨了几下眼睛,没说话。

宋顾收回视线,继续慢条斯理的喝粥。

餐桌上恢复安静。

吃过早餐以后,两人一同出门。

宋顾的上班路线和陆吉祥的是一样的,所以,她没有矫情的直接就钻进了首长座驾。

途中,陆吉祥的脑子里想了很多。

可最后,她还是没能忍得住。

“爸,我能和您商量一个事儿不?”

她忽然开口道,一边笑着望向了旁边的宋顾。

宋顾从报纸里抬了头,看向她:“怎么了?”

陆吉祥笑得很灿烂。

她道:“我知道我的这个要求或许有些过分,但是,我也是迫不得已的,爸爸,我、我就是希望您能够保密!”说到这里一顿,她又继续道:“我单位里的同事们都知道我已经结婚了,但是,他们都不知道您是我爸!”

噢,言下之意就是,她不想曝光自己的身份。

宋顾点头。

他的眼里有了几分赞赏。

“好,我答应你。”

“那,他们呢……”陆吉祥指了指车里的司机和他的副官。

“放心吧,他们就更不会说了。”宋顾笑道,他看着女孩儿:“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陆吉祥想了下,答道:“因为我不想被区别对待啊,再说了,我虽然有些笨,但是我相信一句话,笨鸟先飞嘛!所以,我相信我凭着自己的努力和勤奋,还是可以很好的做好目前的这份工作的。呃,而且,成主任对我也挺好的,他在工作上帮了我很多。”

说到那个成樾,陆吉祥是满肚子的牢骚。

那个男人实在是不好搞定,简直就跟个铁疙瘩似的,反正就是油盐不进。

不过,她就是喜欢这种有挑战性的任务!

“你是个好孩子。”

宋顾说道。

陆吉祥幡然回过神。

“啊,您说什么?”她有些迷茫。

宋顾温和的看着她,重复一边道:“你是一个好孩子。”

陆吉祥微微一怔。

她脸红起来,挺不好意思的:“其实、其实我没您想得那么好。”

宋顾摇头,说道:“现在的孩子们都太娇气了,远不如我们那一辈,看到你这么有上进心,我还是很欣慰的。”

陆吉祥裂开嘴一笑。

“我会努力的!”她握着拳头道:“爸爸,真不是我吹,现在我也算是朝廷的人了,所以我以后一定会努力的为国争光的!”

宋顾被她逗乐,虚指着她道:“你呀你呀,就是个精灵鬼,说不了两句就能耍怪。”

“嘻嘻……”陆吉祥笑得更欢了。

距离单位还有半条街的时候,宋顾的座驾停了下来。

陆吉祥下了车,冲着里面的宋顾道:“爸爸再见!”

宋顾点点头,笑道:“路上小心点。”

“是!”

陆吉祥顽皮的敬了个礼。

宋顾没再说什么,示意司机可以开车。

汽车离开以后,副官回头看向宋顾,微笑道:“首长,您今天的心情真好!”

宋顾闭着眼。

他缓缓的只说了一句话:“那丫头很讨人喜欢。”

而后,沉默下来。

副官见状也不敢再多说话,只得讪讪的转回头。

他心想,首长当然会开心了,那丫头总是一口一个爸爸的,叫得比首长的亲儿子还要勤快,加上嘴巴又那么甜,必然是会讨首长欢心的。他跟在首长身边这么多年了,对于首长家的情况也算是有些了解,说句不该说的话,其实首长家里真的很没有人情味儿。

可如今倒好,忽然来了这么一个精灵古怪的丫头片子,这家里注定会热闹起来。

只是不知道,这个热闹会持续多久啊!

……

另一边,陆吉祥正步行前往单位。

在路过一个早餐摊位面前时,她忽然想到了某件事儿,立马毫不犹豫的就买了一份油条豆浆。

等着她走进办公室里的时候,成樾还没来。

陆吉祥默默地把早餐放在他的桌上。

然后,她坐到自己的办公座位上,打开电脑,再对着电脑屏幕发呆。

她这才上班几天而已,除了陪着成樾开过一次会以外,她几乎就没干过什么事情,之前对宋顾说的那些话,其实都是她胡编乱造的。

成樾哪有帮过她啊,只要那男人不找她麻烦,她就该谢天谢地了!

正想到这里,成樾从门外走了进来。

陆吉祥一见着他,立刻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成主任,早上好!”

她字正腔圆。

成樾听到声音,脚步一顿。

他转头,目光看向早已经在工作岗位上的女孩儿。

陆吉祥挺自豪的,她继续道:“我今天没迟到吧,嘿嘿,我为了不迟到,可是专门定好了闹钟,而且还……”

成樾根本就没听她说话。

他直接面无表情的走向自己的办公桌。

身后,女孩儿的声音还在喋喋不休。

可是,他的目光却已经被桌上的早餐吸引了去。

“谁买的?”

他骤然出声。

陆吉祥听到他的质问,倏地就住了嘴。

她很茫然的看着他:“我买的……呃,怎么了?”

成樾回过头,目光犀利的像是出鞘的利剑。

“谁让你买了?拿出去!”

陆吉祥没有动,而是下意识的问道:“拿出去干什么啊?”

“丢掉!”

男人冷酷道:“以后不准再买任何食物进办公室,看见一次扣一天工资!”

陆吉祥听到要扣她的工资,立马跳脚。

“我这是专门给你买的早餐啊,你凭什么要扣我工资啊?成主任,你这样做是没有道理的,我又没有做错,你凭什么就要扣我工资了?”

“凭我是你的领导!”成樾冷笑,目光直盯着她:“陆吉祥,你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给我买早餐,我有说让你给我买吗?”

陆吉祥咬着下唇。

“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自作多情!”她说完,冲过去就一把抓起了放在桌上的早餐,正要扭头往外跑,手臂却忽然被抓住。

陆吉祥回头怒视男人:“请问成主任还有什么指示?”

成樾看着她,眼中有意外:“你哭了?”

陆吉祥抬手抹了把脸,不肯承认自己被气哭。

成樾沉默了下,忽然说道:“放下吧。”

陆吉祥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呢,哪会理他着话。

“不用了,既然成主任不稀罕,我拿去丢掉就是!”

成樾捏着她的手腕,声音转沉:“我说,给我放下!”

陆吉祥的手腕吃痛。

她不得不把手里的早餐重新放回桌上。

成樾见状,方才松了手。

“回去坐着。”他看了眼女孩儿,眉头皱着:“哭什么哭,还有没有点志气了?”

陆吉祥听到这话,几乎是没有多想的反驳道:“志气是什么?志气可以吃吗?你管我有没有志气!”

说完以后,她又忽觉自己说错了话,心里有些害怕。

可奇怪的事,成樾居然没生气。

“去把脸洗干净,成何体统。”

他说道,一边转过身。

“哼!”

陆吉祥重重一哼,撒丫子就跑了出去。

说实话,她觉得自己刚才真的好丢脸的。

唉!

可是,等着她再重新返回来的时候,成樾桌上的早餐已经没了影。

陆吉祥看了眼,默默的坐回自己工作岗位上。

而成樾正在打字,整个办公室里都是他敲击键盘的声音。

陆吉祥低着头,无聊的晃动着鼠标。

这时,一道声音忽然响来。

“谢谢你。”

啥?

陆吉祥惊讶的抬头朝成樾望去。

可是,那男人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动作,他在打字,并且连表情都没变一下。

陆吉祥有些小小的得意。

“事后道歉有什么用?有本事就请我吃饭啊!”她盯着屏幕说道。

然后,她听到敲击键盘的声音忽然停住了。

但只是两秒钟的时间而已,键盘声又继续响起来。

陆吉祥在心里给成樾贴了标签——闷骚!

……

中午,陆吉祥按要求把一份资料打印好,并将它放到了男人的桌边。

成樾没反应。

陆吉祥盯着他,开口道:“成主任,现在已经是午休时间了,请问我可以休息了吗?”

“去吧。”

成樾头也没抬的道。

“噢,谢谢!”

她说道,转身准备往外走。

“等等!”忽然,男人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苦兮兮的转身看向他:“不会吧,成主任,我还没吃午饭呢,您让我先吃完饭以后再接着干活,好么?”

成樾一边起身,一边说道:“一起去吧。”

陆吉祥挑起眉梢,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办公室。

这会儿是吃饭时间,电梯很难等,而且人多。

成樾站在电梯外等了一会儿,耐心不在,决定走楼梯。

陆吉祥不想走楼梯,可是,这领导都发话了,她也无力拒绝。

于是,两人开始走楼梯。

成樾走在前边,高大身躯投下的阴影,正好将跟在后面的女孩儿整个笼罩。

陆吉祥低着一颗脑袋,心不在焉的跟在他的后面。

“哎哟!”

忽然,女孩儿脚下踩空,全身不受控制的朝前倾斜。

成樾受过专业训练,反应能力极快,几乎转身就把倒过来的女孩儿准确接住。

“啊!”

陆吉祥惊叫,一只手顺势就抓在了成樾的胸前。

哇,这个男人的胸肌触感,真不是一般的好!

这是陆吉祥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

“摸够了?”

耳边,成樾低沉的声音里充满危险。

陆吉祥回过神,仰头看着那张近在迟尺的冷峻容颜。

“呃!”

她一怔,反应过来以后,连忙从他怀里站了起来。

当然了,那只曾经轻薄过男人的手,也是火辣辣的热。

“对、对不起……”她结结巴巴的说道。

成樾盯着她,表情很阴郁。

陆吉祥抬头看他一眼,咽了咽口水道:“还有,谢、谢谢你。”

成樾什么都没说的转过身,继续往楼下走。

这次,陆吉祥长了心,很谨慎的走着楼梯,以防止自己再次摔倒。

出了单位以后,成樾带着人站在公交站里,看样子是准备等公交车了。

陆吉祥很意外。

“成主任!”她喊道。

成樾转头看着她。

陆吉祥继续道:“您不是有车吗?呃,为什么要坐公交?”说完这话以后,她忽然觉得,这是一个拍马屁的好机会,绝对不能放过。

于是,她又继续道:“我知道了,您这是为了我们大首都的美丽环境,所以选择低碳出行!哎呀,成主任,真没看出来啊,原来您还是环境保护者呢,我真的好佩服您!”

成樾看着她的目光变得有些奇怪。

他沉默了两秒,方才缓缓的出声:“今天限号。”

陆吉祥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

得,这次是拍在马腿上了。

上了公交以后,他俩坐了三站便下了车。

陆吉祥一直跟在男人的身后,始终扮演着小跟班的角色。

而事实是,她早就饿得不行。

“成主任,您到底要去哪里啊?”她面色痛苦的问道。

成樾在前边大步走着,声音传来:“你喜欢中餐还是西餐?”

“当然是中餐了!”陆吉祥闻言,回答得不假思索,末了,她又觉得有什么不对:“啊,成主任,您是要请我吃饭呀?”

成樾没回答。

陆吉祥窃笑起来,心里挺得意的。

最后,两人进了一家中餐馆。

客随主便!

陆吉祥没有接菜单,只说成主任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成樾倒也没推迟,拿着菜单就开始点菜。

陆吉祥无聊的捧着茶杯吹气,一张小脸被热气熏得粉红。

成樾点完菜以后,刚抬头,便看到这一幕,不禁微楞。

“成主任,您以前是不是来过这家餐馆啊?”

陆吉祥开口问道。

可等了半天,她都没听到男人的回答。

她不由得抬了头,却发现成樾正直直的盯着自己。

“成主任?”

她又喊了一声,奇怪的摸着自己的脸:“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成樾回过神。

他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成主任你怎么了?”陆吉祥还在奇怪的看着他。

成樾扯了扯唇,声音低缓:“你脸上有脏东西。”

“啊,是吗?”

陆吉祥一听到自己的脸上有东西,下意识的就想拿手机看一下。

这时候,成樾已经倾了身,大手在她脸上轻轻地拂过,好像是把她脸上的什么脏东西给扫掉了。

“谢谢。”

陆吉祥冲他一笑,并未多想。

成樾的表情已经恢复如常。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内心里正在经受着极为严苛的考验。

过了没多大一会儿,菜便上齐了。

简单的家常菜,四菜一汤,陆吉祥抱着米饭吃得很香。

“唔唔……这家的炒菜真好吃!”她一边说道,一边往嘴里塞土豆丝。

成樾端着碗,淡淡的看着她道:“以前来过几次,觉得不错,所以今天就带你过来了。”

“恩恩……”

陆吉祥忙不迭的点头,一边往嘴里扒拉着米饭。

成樾沉默的夹菜。

‘叮铃铃——’

餐馆小门被人推开,一对手拉手的情侣走了进来。

那两人嬉笑着坐在了靠近窗户边的位置,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过去。

陆吉祥抬头看了眼,接着又望向成樾。

“成主任……”

她迟疑着开口。

成樾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只是冷酷的说了句:“我劝你最好不要问!”

陆吉祥立刻低下脑袋。

片刻后,陆吉祥又抬起脑袋,正欲再次开口,男人的声音率她一步响起:“有的人结婚早,不代表别人也要跟着早早结婚,陆吉祥,如果你要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只能说,我一直在等待缘分。”

噗!

如果不是因为成樾是领导,陆吉祥真想喷他一脸的茶!

还等待缘分呢。

真是没想到啊,这个男人看起来冷冷冰冰的,居然还会相信缘分这一说。

她很想笑,真的很想仰天长笑!

“你好像有意见?”成樾看着她道。

陆吉祥连忙摇头,答道:“没有,我只是觉得,呃,关于爱情这个东西,其实每个人的见解是不同的。在您的心里,您或许觉得爱情就是缘分,但是我觉得吧……爱情吧,关靠缘分是不行的。”

“噢?”成樾挑眉。

陆吉祥喝了口茶,继续道:“缘分是天注定,但重要的是,我们要会把握缘分。嗯,这么给你说吧,只要主动出击的人,才能配得到爱情!”

“主动出击?”成樾若有所思。

“是呀,有一句话不是这样说的嘛,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啊!成主任,如果您以后遇到您的缘分了,您可千万别手软呀,该出手时就出手,不然您的缘分肯定会被别人抢走的。再说了,现在咱们国家的男女比例明显失调,如果人人都只等缘分自己来的话,那得有多少个光棍啊?”

成樾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

“那如果,我想要的缘分已经是别人的呢?”

“这就更简单了!”陆吉祥说道:“直接抢过来呀,管他三七二十一的,先摁倒了再说!”

“……”

“啊呸,我说错话了,额,这个追女人吧,还是温柔点的好。”陆吉祥谄笑着补充道。

成樾盯着她,没说话。

陆吉祥觉得很奇怪。

“成主任,您还有什么指示?”

“说说吧,你为什么会结婚?”他忽然问道。

陆吉祥咽口水。

这个话题怎么就突然转到她身上来了?

她想了又想,才说道:“我、我会结婚,纯属就是一场意外。”

“意外?”

成樾皱眉:“什么样的意外?”

陆吉祥有些犹豫不决,她和宋教授之间的秘密,她并不想分享给任何人听。

“反正……反正就是意外。”她回答得敷衍。

成樾是个聪明人,他见女孩儿不愿多说,便也不再过问。

付过账后,两人走出了中餐馆,按着原路返回。

在路过一家小吃摊前面的时候,陆吉祥忽然出声道:“等一下!”

成樾脚步顿住。

陆吉祥道:“我想吃肉夹馍!”

成樾看着她,已经无语了。

“陆吉祥,你是我见过的,最能吃的女生!”

“这句话可以理解成您在夸我吗?”陆吉祥笑了笑,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到小吃摊前,冲着老板要了一个肉夹馍,最后还不忘回头问成樾:“成主任,你要吗?”

成樾摇头。

吃完肉夹馍以后,两人站在公交站台等车。

陆吉祥百般无聊,几次去看身边的男人,想找点话题聊天,但她又不知道该找什么好!

她觉得,她和成樾之间有代沟!

“成主任,请问您今年贵庚?”

成樾看她,勾唇道:“我相信你肯定看过我的基本资料。”

陆吉祥有些讪然。

成樾说得没错,她之前的确是找过他的相关资料,所以,她知道他曾经是特种部队里的精英,后来受上级领导特派进军校进修,出来以后担任指挥官,并一步一步的走到如今的这个位置。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成樾是个实干派,她如今的成就,全是他自己凭努力赚来的。

这也是陆吉祥最佩服的一点!

“成主任,我知道您以前还曾上过战场,呃,别怪我说话不好听啊,我就是有点好奇,为什么您会参军呢?据您的资料显示,您在没有参军以前,可是受聘于一下银行里面做高管,每年分红都是非常可观的!”陆吉祥如是说道。

成樾十分惊讶。

“你连这些都知道?”

陆吉祥笑得挺不好意思的。

她道:“您是我的领导,我肯定要对您有一定的了解啊。哎,真不是我吹啊,我的工作能力是很强的,我还知道您喜欢的颜色是绿色和黑色,您除了工作以外,最喜欢的运动就是马术和篮球,呃,说到篮球这个,听说您家里还有很多NBA球星的亲笔签名球衣?”

“……”

“成主任,您别用这么惊讶的目光看着我,您要知道,女人挖掘八卦的能力是很强的,这是天生就与生俱来的本事!”陆吉祥说道。

成樾笑了。

“你喜欢篮球?”

“不。”陆吉祥摇头道:“我以前读书的时候喜欢看别人打篮球,当然了,如果你肯赠送签名球衣给我,我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好。”成樾点头。

这下轮到陆吉祥惊讶了。

“啊,您真要送我?”

“下次吧,你可以过来挑一件!”成樾说得风轻云淡。

陆吉祥狂点头,全然没有注意到男人眼中的精明。

两人回到单位以后,成樾不知道去了哪里。

陆吉祥初来乍到的,她也不知道该干什么,所以准备去找唯一的熟人秦可卿。

结果,她还真碰到熟人了。

“哟,这不是吉祥物么?”

听到这个声音,不用猜都知道是谁。

陆吉祥笑着回转过头,笑得是阴险狡诈:“哟,这不是每天都要赶着相亲的赔钱货同志么?”

裴谦一听这话,赶紧冲上去捂她的嘴。

陆吉祥挣扎。

裴谦急得跳起来。

于是乎,两人就这么在走廊里你来我往的‘打’了起来。

与其说是‘打’,在旁人眼里,这分明就是打情骂俏,瞧那一口一个吉祥物,一口一个赔钱货的,摆明的就是熟稔得很。

成樾率着众人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幕。

他听到身后有人在小声的嘀咕。

“那个不是成主任身边的助理吗?”

“我听说她好像是已经结婚了吧,那个男的不会就是她老公吧?”

“我觉得挺像的,你看那两口子的感情真不错……”

两口子?

成樾的脸色已经变得雾霭沉沉。

“陆吉祥!”

他骤然厉声出口。

------题外话------

嗷嗷,求评价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