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75章 燃烧的小宇宙!

等着陆吉祥匆匆赶到单位里的时候,正好刚过午休,整栋办公大楼里都井然有序。

她蹑手蹑脚的走到办公室门跟前,先是试探性的抬手敲了敲。

“成主任?”

她喊道。

几秒钟以后……

“成主任?”陆吉祥又禁不住的再次喊了声。

结果,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呼呼,看来那个阎王不在办公室里。

她心里高悬的石头落了地,一边偷偷的笑,一边轻轻地推开办公室门。

果然不出她所料,里面没人!

她正窃喜不已,冷不丁的,身后忽然传来阴沉沉的男声:“你来了?”

陆吉祥倏地转过身。

她瞪着眼,惊恐的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的成樾。

“成、成”

成樾不耐烦的挥手。

“让开。”

他拂开了挡在门前的女孩,迈步走进了办公室里。

“进来把门关上。”

他一边说道,一边将手里的打印资料放在办公桌上。

然后,他才真正的看向陆吉祥。

“你上午是怎么回事?”他表情严肃的问道。

陆吉祥咽口水。

“报告,成主任,我、我上午有急事!”

成樾双手环胸,目光就像是X光般的上下打量着她。

“病假?还是事假?”他缓缓问道。

陆吉祥闻言,几乎是回答得不假思索:“事假!报告成主任,我请的是事假!”

成樾冷笑起来。

“噢,事假?那么,你是向哪位领导请的事假?”

这男人真的是太毒了!

陆吉祥的心里那叫一个懊悔啊。

她要被气死了,真想吐他一脸的血!

“说话!”成樾出声催促。

“报告,我、我……”陆吉祥变得有些结巴起来,她的心中百转千回,却一直都没能找出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她真的好想搬出宋顾来当挡箭牌,可是,这尊佛太大了,她是有心没胆。

“找不出借口了?”

成樾睨着她,嘴角尽是冷笑:“无故旷工一个上午,陆吉祥,你真当这里是你家开的?”

陆吉祥低着脑袋,摆出一副恭听圣训的模样。

男人盯着她,眼中尽是讥讽。

“你好像很不服气?”他问道。

陆吉祥连忙摇脑袋。

成樾颔首,声音冷酷:“摇头是什么意思?说话!”

“服气!”

陆吉祥开了口,有气无力地:“我服气!”

“说大声点!”

“我!很!服!气!”女孩儿一字一句,非常大声。

成樾的脸色却依然很差。

他忽道:“一千字检讨,下班以前交给我!”

“什么!”

陆吉祥听到这话以后,没差点从地上跳起来。

她觉得不可思议极了。

“一千字的检讨?成主任,您没开玩笑吧?”

“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男人扳着脸盯着她。

陆吉祥仔细的看着他,确认他没有要开玩笑的意思以后,一脸的欲哭无泪。

“成主任,我错了还不成吗?我这不是初犯嘛,您大人有大量,这次就饶过我了吧,我保证,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无故旷工了,成主任……”

“出去!”

“成主任……”

“出去!”男人蓦地提高音量。

陆吉祥被吓得双肩一抖。

她默默的转身往外走。

可是,她才刚拉开办公室门,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

“呃,我的办公桌好像没在外面……”

她弱弱的开口道,一边指了指角落里的那张小小办公桌。

她是成樾的助理,所以,她的办公桌是跟着他在同一间办公室里的。

反正,这间办公室够大!

成樾盯着她,不禁深吸一口气。

他的语气很差:“没有写好检讨以前,不许说话!”

“是……”

陆吉祥刚说了一个字,立马在男人严厉的目光中闭了嘴。

她做了一个封嘴的动作,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到办公桌前落座。

她表情痛苦的开始酝酿检讨内容。

从小到大,她最讨厌的就是写作文了,一千字的检讨书啊,简直能要了她的命。

陆吉祥在心中叹气,默默地开始敲着键盘,但她的速度很慢,几乎可以称之为龟速。

而另一边,成樾则是在悠闲的翻阅资料,或是偶尔抬头看一眼角落的女孩儿,冷峻坚毅的容颜,那双眼睛尤为漆黑深邃。

陆吉祥很专心,她的目光一直都盯着电脑屏幕。

她写呀写呀,写得直想打瞌睡。

突然,前边传来一点动静。

她浑身一激灵,赶紧坐直了身子,抬头望去,却见着成樾起身以后正往外面走。

“成”

她刚要出声,但瞬间又想起了成樾的命令。

于是,她又不得不重新闭起嘴,眼巴巴的看着男人走了出去。

唉,命苦啊!

她垂下头,继续敲着键盘。

‘叩叩叩——’

门口响起敲门声。

陆吉祥重新抬头,却看到秦可卿从门外伸进了一颗脑袋,正冲着她挤眉弄眼的笑。

“哎呀,我们的小陆助理,成阎王都走远啦,你还这么认真呢?”

秦可卿半开玩笑的道。

陆吉祥却是一脸的仇大苦深。

“小秦同志,不是我太认真,而是我有艰苦的任务在身啊!”她可怜兮兮的说道。

秦可卿走了进来。

她奇怪的看着陆吉祥,道:“你怎么了?呃,成阎王给你布置任务了?”

“是啊!”

陆吉祥点了点头,仰头看着走进来的秦可卿,说道:“我上午因为有事情没来,成主任说我无故旷工,所以就罚我写一千字检讨。”

“就这样?”秦可卿挑起眉。

“那你还想怎样?”陆吉祥垮了脸,道:“整整一千字的检讨书啊,简直能要了我的命。”

“你就知足吧,罚你写一千字检讨那都算是轻的了。”秦可卿摇了摇头,看着陆吉祥一脸好奇的模样,她又不禁继续道:“你知道以前成阎王的上一任助理是谁吗?”

“郑可可?”陆吉祥道。

“对,就是郑可可!”秦可卿说到这里的时候,眼里有光:“那个郑可可的背景可不一般,听说她家里的长辈都是一级干部,厉害着咧。”

“说重点。”陆吉祥催道。

“你急啥?”

秦可卿瞪她一眼,接着道:“那个郑可可是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啊,刚开始来这里上班的时候吧,她还挺正经的,但是过了没几天,她就开始疯起来了,居然背了一把电吉他过来,整天的又弹又唱,搞得整栋楼都不安宁!”

“然后成主任就不高兴了?”陆吉祥试探性的问道。

“没有!”秦可卿摇头,说道:“那个郑可可很聪明,每次都是在午休时间里弹吉他,成阎王虽然不高兴,可是这午休时间是员工的私人时间,他无权干预啊。不过后来,你猜怎么着?”

陆吉祥都快无语了。

“你说就说吧,干嘛老是让我猜呀?”

秦可卿有些不大好意思。

“嘿嘿,我这是习惯了。”

陆吉祥挥了挥手,表示不在意的道:“你继续说。”

秦可卿清了下嗓子,道:“那个郑可可应该是有自己的乐团,有一天,她的其他成员们都过来了,站在楼下是又唱又吼的,搞得整个单位的人都跑出去了,结果,你猜……呃,你不用猜,我直接说完,那个郑可可居然当着全单位的人,向成阎王告白了!”

噗!

陆吉祥一下趴在桌上,满脸的震惊:“郑可可喜欢成主任?”

秦可卿点头,道:“可不是,那喜欢劲儿,搞得是人尽皆知,而且我听说那个郑可可还把成主任家里的钥匙都偷来了,然后强行的想和他同居,被拒绝以后,直接一把火就把成阎王家的房子给点了。”

原来,这才是完整的版本!

陆吉祥惊讶的张大嘴巴。

“哎对了,我听说上次郑可可还把成阎王的车给砸了?”秦可卿笑道:“我看那个郑可可就是因爱生恨,当初成阎王对她可狠了,就拿无故旷工这事儿来说吧,你知道成阎王是怎么处罚她的么?第一次是绕后面操场二十圈,他亲自监督的,第二次好像是绕操场五十圈,第三次是一百圈,最后郑可可不愿意跑了,成阎王就直接让人把她架出了单位大楼,还放话说不跑完就不让回来上班……”

陆吉祥在听完了这些事情以后,不禁暗暗地抹了把额头的汗。

原来,成樾已经对她手下留情了。

“小秦,我今天听你这么一说,忽然就觉得我这一千字的检讨,简直是太轻松了!”陆吉祥说道。

秦可卿拍了拍她的肩,道:“小陆,你也别担心,这个检讨书还是很好写的,你上网拷贝一份不就得了呗。”

陆吉祥恍然大悟。

“对哦,我还可以上网去找范本啊!”

秦可卿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

“不过,你要记得稍微修改一下,成阎王的眼睛很毒的,我还听说他以前是个狙击手,能看得很远,是个千里眼!”

陆吉祥翻白眼。

“千里眼和看检讨书有关系吗?”

秦可卿想了想,道:“呃,好像是没什么关系……”

陆吉祥点头,刚要张嘴,忽然又停住了。

秦可卿奇怪的看着她。

“你怎么了?”

她伸手在陆吉祥的眼前晃了晃。

陆吉祥冲她眨了眨眼睛,却硬是没说出一句话来。

秦可卿很奇怪。

“你干嘛不说话呀?变哑巴了?”

她说完这句话以后,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

然后,她缓缓的转过身。

这一看,没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成樾正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

“成主任,您好!”

秦可卿九十度弯腰。

成樾提步走了进来,‘啪’的一下将手里的文件摔到桌上。

秦可卿连忙转身往外走,临了还不忘把门给关上。

陆吉祥也低了头,继续啪啪啪的敲着键盘。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陆吉祥都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她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偷偷的往成樾那边看了眼。

男人闭着眼,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陆吉祥可没那胆子去捋老虎须,况且,她身上还有禁声令,在没有写好检讨书以前,她是不可以说话的。

这么一想着,她更加奋力的开始书写检讨。

还别说,短短半个多小时以后,她还真就把检讨书写好了。

“报告,成主任!”

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前边,男人缓缓睁了眼。

“检讨写完了?”他出了声。

“是的,我写完了。”陆吉祥很坚定的点头,脸上带着笑容:“检讨书内容总共是一千一百三十三个字,我还超额完成了一百三十三个字!”

成樾没什么表情反应。

“打印出来以后交给我!”

“是!”

陆吉祥领命,立马开始打印检讨书。

就这样,整整三页纸张的检讨书,很快被递交到成樾的手里。

他看完以后,表情全无。

他的评价只有八个字。

“生拼硬凑,乱七八糟!”

陆吉祥有些懵,心想,莫非她写得还不够好?或者,成樾看出来她是从网上找的了?

不对呀,这可是她整整用了五篇检讨书才拼出来的一份,加上她自己的一些原创,如果她不说,别人是绝对看不出来她是抄的!

“重写!”

这边,成樾已经将检讨书摔到桌上。

陆吉祥闻言,差点就给跪了。

“成主任,您老就饶了我吧!”她惨叫起来:“我只是一不注意就走了一次歪路而已,我知道我们政府是一个为民服务的机构,一直要求大家对自身要有严格的要求,但是凡事都有一个学习进步的过程,何事能够一蹴而就呢?请组织再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再说了,毛爷爷曾经在深刻总结了*党内斗争经验的历史基础上,提出过”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这一方针。我是个新人,我是个实习生,您更应该对我宽容才是!”

成樾没说话。

陆吉祥举起手道:“我保证,我以后一定严于律己,争取拿下年度最佳优秀员工!”

成樾的嘴角微微的抽动起来。

“陆吉祥,你这些话都是从哪听的?”

陆吉祥缩了下脖子,声音忽然变低了很多。

“呃,我以前背过类似的作文……”

成樾算是被她彻底打败了。

“行了,下不为例。”他难得松了口,并随手将女孩儿所写的那份检讨书放进了抽屉里。

陆吉祥激动的挺胸敬礼,直道:“感谢组织愿意相信我,并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会在以后的工作中好好努力的!”

“少贫嘴,多做事!”成樾头也没抬的说了句。

“是!”

陆吉祥依然斗志激昂。

……

下午,下班以后。

陆吉祥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起身离开。

她刚出了单位大门,一辆黑色悍马缓缓停到她跟前。

车窗降下以后,露出了戴着墨镜的成樾。

他已经脱了正装,身上只套了件简单的休闲t恤,露在短袖外面的手臂上全是结实的肌肉。

陆吉祥盯着看了眼。

这男人的身材,好猛!

“上车!”

成樾开了口,语气依然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儿。

陆吉祥下意识的拒绝,她罢手道:“不了不了,成主任,我自己搭公交回去就好,我家住得不是很远……”

成樾扬眉。

“谁说我要送你回家了?”

陆吉祥怔住。

她有些尴尬:“那?”

“先上车!”

成樾并不解释,而且语气很不好:“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拜托,现在是下班时间哎,她凭什么要听他的?

陆吉祥心中不爽,可见着男人浑身肌肉的样儿,她又没胆子把这话说出口。

她默默的绕过车头,拉开副驾驶座就钻了进去。

成樾很快重新启动汽车上路。

途中,两人谁都没说话,成樾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声音冷冷淡淡的:“你们家什么时候吃晚饭?”

“啊?”

陆吉祥从窗外收回视线,有些迷茫的看着男人:“成主任,您说什么?”

成樾按耐着脾气。

“我说,你们家什么时候吃晚饭?”

陆吉祥想了下,答道:“一般都是在六七点钟的时候。”

成樾听了,没说话。

陆吉祥奇怪的看着他:“成主任,您要带我去哪里啊?呃,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而且我家有门禁的,如果回去晚了,我、我就惨了……”

成樾冷冷的勾唇。

“你家住哪?”他忽然问道。

“我现在住在”

陆吉祥刚要张嘴回答,忽然又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她临时换了句:“我的档案上有写啊,相信成主任已经看过了吧?”

成樾扭头看她一眼,漆黑的目光里高深莫测。

“陆吉祥,你最好不要和我耍花招!”

陆吉祥大呼冤枉。

“成主任,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守法好公民,我的档案里全是真的,您怎么能说我在耍花招呢?”

成樾嘴角噙着冷笑,一边开着车,食指敲着方向盘边沿。

他容颜冷峭,宛若积雪山峰。

就在这时候,女孩儿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陆吉祥取出来一看,发现是宋锦丞的电话。

她先是看了眼开车的成樾,然后才摁下通话键,面朝窗外的轻轻开口:“喂?”

“下班了?”

宋锦丞的声音传来,隐约带笑:“到哪了?”

“怎么啦?”陆吉祥答非所问。

宋锦丞并未在意,说道:“我在你单位附近,你上车了么?我来接你。”

陆吉祥答道:“我已经上车了,呃,你怎么不早点打电话给我啊?”

如果宋锦丞早点打电话给她,或许,她就不会遇到成樾了!

“我也是刚过来的,想到你单位就在附近,所以给你打个电话问问。”宋锦丞说道:“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去?”

陆吉祥正要开口说不用了,哪料,另外一道男声忽然岔了进来。

“陆吉祥,你又没系安全带!”成樾大声说道。

宋锦丞的声音忽然就变了。

“你和谁在一起?”

陆吉祥的小宇宙开始燃烧。

她转头瞪了眼故意作怪的成樾,嘴里解释道:“和我领导一起的,他说他顺路,所以要捎我一程。”

成樾听到这句话,嘴角冷笑更甚。

而另一边,宋锦丞的语气很好。

“哪个领导?”

“就是……”陆吉祥还没说完。

“让他靠边,你给我立刻下车!”男人厉声命令。

陆吉祥捧着电话,不敢抗旨,所以只有看向了成樾,问道:“成主任,你能停下车不?”

成樾表情不变:“电话拿来,我给他解释!”

开玩笑,这怎么可能?

陆吉祥摇头,表示不愿意把手机拿给他。

成樾倒也不在意,手中方向盘一转,直接上了旁边的立交桥。

“哎,你!”

陆吉祥见状,顿时有些懵。

这时候,电话里传来宋锦丞的声音:“下车了没?”

陆吉祥重新把电话放到耳边,她欲哭无泪的道:“我们正在立交桥上呢,这里好像不能停车,我、我待会儿下车了以后再给你电话好不好?”

“不准挂”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陆吉祥已经挂机。

她的心跳很快,捏着手机的手心里全是汗。

几秒钟的时间,手机又再次响了起来,宋教授三个字在屏幕上不停的跳跃。

她没接。

成樾目视前方,淡淡开口:“你哥?”

陆吉祥不吭声。

“或者,是你爸?”他继续道。

陆吉祥斜眸看他,声音几乎没什么起伏:“我丈夫!”

吱——

汽车忽然停了下来。

陆吉祥惊跳:“喂,我们在马路上啊,你停车干什么?”

成樾有条不紊的重新启动汽车。

车厢里的气氛有些怪异。

“你什么时候结婚的?”他问道。

陆吉祥道:“我上大四的时候。”

成樾挑眉。

“同学?”

“不是。”陆吉祥摇头,道:“他是我们学校的客座教授,哎,你可别多想,他很年轻的,只比我大十岁。”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手机第三次响起来。

陆吉祥低头看了眼,还是没接。

成樾的表情很复杂,他紧紧的盯着前方道路,握着方向盘的手劲很大。

车里不停回旋着铃声,但很快,它又变得安静。

陆吉祥一直低着脑袋,她盯着手里的手机在看,心想,怎么不响了?

她没注意旁边,所以也没看到成樾那张黑沉沉的脸。

下了立交桥以后,成樾将车停靠在路旁。

“下车!”

他面无表情的说道。

陆吉祥很惊讶的看向他。

“啊,你让我下车?”

成樾转过头,黑眸盯着她,声音很冷:“对,你没听错,下车!”

陆吉祥顿时就有些火了。

“你是在逗我玩吗?”她怒道:“从单位把我拉到这里来,现在说让我下车就下车,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责任心啊?亏你还是当领导的,怎么就”说到这里,陆吉祥看到成樾眼中的火苗儿,她忽然顿了下,声音变弱很多:“好歹、好歹你也要把我送到地铁口去啊!”

“下车!”

男人愈发冷酷。

陆吉祥看他是真有些火了,连忙就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她刚把车门关上,黑色的高大悍马便已轰然离去。

“你大爷的!”

陆吉祥冲着汽车离去的背影骂道。

可骂完以后,她又想哭了。

这破桥底下,她都不认识路。

想来想去,她只有厚着脸皮给宋锦丞打去电话。

电话才刚响了一声,对方便接通了。

陆吉祥向来就是没脸没皮惯了,这不,她还不等宋锦丞开口呢,便率先出了声:“宋教授,我已经听你的话下车了,可是、可是我迷路了,你快点来接我啊!”

对方沉默着。

“宋教授?”

“你在哪?”宋锦丞沉沉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左右看了看,有些纠结:“我在一个桥底下,但是,我不认识这里啊。”

“……”

“啊,你等一下,我去问问路人。”说完,拿着手机就朝旁边的一个小吃摊跑了过去,仔细的问清楚地名以后,她才汇报给宋锦丞。

“原地等着。”

男人说完以后,挂了电话。

陆吉祥抱着自己的包,默默的坐在马路牙子边。

她在思考,这个成樾到底想干啥?

记得上一次,成樾还问过她是宋顾的什么人?当时她撒了谎,只说自己是宋领导的远房亲戚,托了点关系才得以进一部,她记得当时成樾的表情,明显就是不相信!

不过,他也没再问她其他。

可是今天,他原本是想带自己去哪里的?

十多分钟以后,黑色奥迪开了过来。

陆吉祥起身走上前,拉开车门便钻了进去。

车内开着冷风,相比较酷热的外面,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陆吉祥舒服得叹了口气,整个人都瘫坐在真皮车椅上。

男人盯着她,沉沉启声:“你就没什么要解释的?”

陆吉祥转头看他。

“我已经在电话里跟你解释了啊,我们领导顺路捎我回家,然后和你打完电话以后,我就立刻让他停在路边让我下车了。”她说道。

宋锦丞冷嗤。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他记得,这丫头居然敢连续挂他电话三次!

陆吉祥挺无奈的。

“我是在领导的车里啊,如果我老是接电话的话,领导会不高兴的!”

“是吗?”宋锦丞冷眼看着她。

陆吉祥立刻从车椅上坐直了身子。

她指着前边开车的司机道:“不信你可以问司机,你问他敢不敢现在就打电话给自己老婆,然后他们两个一直聊天!一直聊天!”

司机听到这话的时候,不禁看了眼后视镜。

他说道:“少夫人,我还没结婚呢。”

陆吉祥挥手,道:“别介意,我只是打个比方嘛!”

司机闭嘴,默默地继续开车。

这边,宋锦丞的脸色还是很不好。

“以后不许再坐你领导的车。”

“噢……”

陆吉祥乖乖的点头,一边偷偷的抬头看他。

“你真生气了啊?”她问道。

宋锦丞抿着唇,不答。

陆吉祥主动的凑到他身边,双手抱着他的手臂,摇了摇道:“宋教授,你别气啦,我真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我、我这不是怕你生气嘛!”

“不接我就不生气了?”男人瞪她。

陆吉祥摇脑袋,撇着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对不起嘛……”

宋锦丞对这丫头是真无奈了。

他抬手把她揽到怀里。

但仅仅片刻,他似乎觉得不够满意,大手掐着女孩儿的腰,轻松的就将她拎到自己腿上坐着。

这样,他便把她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

陆吉祥看着他,笑嘻嘻的亲了亲他的脸。

可是,宋锦丞还是没笑。

他盯着她,语气很严肃:“以后下班要按时回家,从明天起,我会打电话到家里座机,如果过了时间点你还没回去,小心我收拾你!”

陆吉祥做惊讶状。

“啊,每天都要按时回家吗?”

“不然呢?”男人危险的眯起眼:“一秒钟都不准迟到!”

陆吉祥的心里有小九九,她想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那、那如果,我们同事聚会或者临时加班的话,该怎么办啊?”她问道。

宋锦丞道:“如果有任何特殊情况,你要提前打电话问我,但是最迟必须在八点以前回家。”

说完以后,他还是不放心:“到时候我来接你,晚上一个人坐车不安全!”

“嗯!”

陆吉祥点头,眼睛里闪着光。

她继续道:“做为条件交换,你以后下班也不准捎别的女同事,而且要晚归的话,你必须给我打电话!”

啧啧,真是半点亏都不能吃!

宋锦丞点头,答应得很快:“好!”

陆吉祥哈哈一笑。

她无心的道:“宋教授,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好像很怕我被撬墙角?”

男人冷笑:“我倒要看看,谁敢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