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74章 主动去认错!

陆吉祥睁眼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彻底大亮,而贺宝贝却还在熟睡中,小小的身子躺在床边的另外一侧,整个人几乎都缩成了一团,像是个可怜的小虾米。

陆吉祥没有吵醒她,轻手轻脚的起了床。

刚出了房,正好碰见管家。

她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刻意的压低声音道:“爸爸和宋教授起床了吗?”

管家点头,回答道:“早起来了,这会儿在楼下吃早餐呢。”

“我知道了。”

陆吉祥说道,一边提步往卧室方向走去。

她先是回房里换了套衣服,洗漱干净以后才走下楼。

而此时此刻,宋家两代男主人正在餐厅里吃早餐。

陆吉祥走进去的时候,发现他们都是在各吃各的,谁都没说话。

“爸爸,早上好啊!”

她笑眯眯的喊出声。

宋顾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望去。

他浅笑点头:“早上好。”

陆吉祥自己拉开椅子落座,一边推了推旁边在低头吃馄饨的男人,继续道:“早上好啊,宋教授!”

宋锦丞没搭理她。

陆吉祥倒也不在意,伸脖子往宋顾的碗里看了眼。

“爸,您的早餐是什么啊?”

“小米粥。”

宋顾答道,末了,他又问了句:“另外一个丫头呢?”

“宝贝还在睡觉呢。”陆吉祥说道:“我看她睡得挺香的,所以就没叫她。”

宋顾点头,缓缓道:“那个小丫头很有礼貌,别看贺家里的都是些大老爷们儿,倒也挺会养人。”

陆吉祥眨眼睛。

“爸,连您也看出来了啊。”

宋顾笑了笑,继续道:“是挺有灵性的。”

陆吉祥附和的点头。

这时候,佣人上前询问陆吉祥要吃什么早餐。

她想了想,果断道:“和爸的一样。”

于是,佣人很快为她端来了一碗小米粥。

陆吉祥嗜甜,一口气的往碗里添了很多糖。

旁边的宋锦丞看了,只觉得牙疼。

“你放这么多糖干什么?”他皱起眉,有些不大赞同:“少吃点。”

“我喜欢吃甜的。”

陆吉祥满不在乎的答了句,用勺子在碗里搅拌了几下,低头就开始吃了起来。

宋锦丞盯着她。

“以后牙疼了看你怎么办!”

“能怎么办?当然是看医生咯!”陆吉祥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的回了句。

宋锦丞不再说话。

这丫头的理由总是千奇百怪。

吃过早餐以后,宋顾出了门。

宋锦丞上楼换了套衣服,待他走出来的时候,发现陆吉祥正在走廊里站着。

“吉祥?”

男人喊了声。

陆吉祥回过头。

宋锦丞刚要继续说话,就见着陆吉祥冲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宋锦丞疑惑,提步走了过去。

结果,他听到了一道轻轻细细的哭声。

“宝贝在哭。”

陆吉祥说道,一边指了指紧闭的客房房门。

“她怎么了?”宋锦丞皱眉。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女人们都爱哭?

他记得在前段日子的时候,陆吉祥也挺爱哭的,而且是动不动的就哭,每次都毫无预兆。

不过现在倒是好了许多。

“我也不知道啊,我本来是想喊她起床去吃早餐的,结果,我才刚走到这里,就听到她在里面哭。”陆吉祥很无辜的看着宋锦丞,解释道:“我都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

宋锦丞叹了口气。

“吉祥,不是我说你,东庭和贝儿之间的事情,你真不该管!”

“为什么?”

陆吉祥不解的看着他,但不等男人回答,她又气愤填膺起来:“我就是替宝贝不服气,凭什么贺东庭要对她这么霸道?再说了,你知不知道宝贝昨天跟我说什么了?”

宋锦丞看着她,静待下文。

陆吉祥低了声音,继续道:“宝贝说,有人骂她是小傻子!”

宋锦丞倏地皱眉。

“这事贺东庭知道吗?”

“不知道……”陆吉祥摇头,但她想了下,又继续道:“不过,后来知道了。”

宋锦丞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奇怪。

陆吉祥很敏感的察觉出一丝不对劲儿。

她狐疑的盯着男人,继续问道:“宋教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

“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宋锦丞睨着她,勾唇反问道:“倒是你,最近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不知为何,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女孩儿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起来。

宋锦丞似笑非笑的睨着她。

“被我说准了?”

陆吉祥狂摇脑袋。

“没有没有,我、我没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啊……”

宋锦丞并没有继续追问。

他拉着人下了楼,一边说道:“吉祥,虽说旁观者清,但在贝儿的这件事情上,做错的是你!”

“凭什么!”

女孩儿的情绪有些抵触。

宋锦丞示意她稍安勿躁,继续道:“我承认,贺东庭在关于贝儿的某些事情上是有些极端,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个世界上,他是待贝儿最真心的那个人。”

陆吉祥没说话。

她直勾勾的盯着男人。

宋锦丞奇怪起来:“怎么,认为我说得不对?”

陆吉祥摇头。

她怪笑着道:“宋教授,我怎么觉得你现在一点都不像个军史教授,倒是有点像情感专家,说起话来还真是头头是道的。”

宋锦丞作势要抬手拍她。

陆吉祥赶紧捂住自己的脑袋,求饶道:“我错了……”

宋锦丞只是摇头道:“要不是你这丫头的理解能力太差,我至于说这么多么?”

“嘿嘿,您辛苦了!”

陆吉祥嬉皮笑脸的凑了上来,像个奴才似的替他捶起肩头。

宋锦丞将她拂开。

他说道:“待会儿记得把人给送回去,别人家的事情,你瞎操什么心?”

“是是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陆吉祥忙不迭的点头,笑得很殷勤。

宋锦丞没再说什么,伸手把女孩儿抱进怀里。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听话些。”他这样说道。

陆吉祥继续点头,笑得灿烂:“我保证不惹事儿。”

“乖!”

宋锦丞笑,作势要低头吻她的唇。

陆吉祥往后仰,挺着急的:“别呀,小心被人看到。”

“别动,就亲一下。”

男人道了声儿,扣着她的后脑勺,直接吻了上去。

“唔!”

陆吉祥瞪大眼。

所幸的是,男人只是亲了一下而已,并没有深吻。

陆吉祥却被吓得小心肝儿乱跳。

乖乖哟,这里可是公众场所,要是被管家们看到了,她该情何以堪?

送走了宋锦丞以后,陆吉祥端着牛奶,敲响了客房的门。

“宝贝,我可以进来吗?”

她礼貌的问道。

房里安静了片刻,但很快,贺宝贝的声音传来:“你进来吧,吉祥姐姐。”

陆吉祥推门进入。

房间里还是维持着之前的样子,贺宝贝正坐在床上,两只眼睛很红,就跟那兔子似的。

“喝牛奶吗?”

陆吉祥举起了手中的牛奶。

贺宝贝点头。

她的声音里还有一丝丝的哭腔:“吉祥姐姐,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陆吉祥蛮意外的:“怎么会?”

她走了过去,将手中的牛奶递向贺宝贝,一边道:“你没有给我添任何麻烦,别担心。”

“恩恩!”

贺宝贝点头,伸手接过牛奶。

她想了下,又继续道:“我想刷完牙以后再喝牛奶。”

“好!”陆吉祥笑了笑,说道:“你去洗漱吧!”

贺宝贝先是将牛奶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才一骨碌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跑进了浴室里。

前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她很快又出现在陆吉祥的面前。

只是……

“宝贝,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陆吉祥很奇怪的看着贺宝贝的发型,她好像不大会梳头发,整个都乱糟糟的。

贺宝贝倒是没怎么在意。

“我不会梳头发,东庭哥哥说过,以后他”

说到这里,小女孩又忽然停了下来。

她的表情蓦地变得悲伤。

“宝贝,你怎么了?”

陆吉祥绕过床尾,来到贺宝贝跟前。

她弯腰看着她,有些担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贺宝贝摇脑袋。

她的眼圈渐渐的发红:“我、我想东庭哥哥了……”

陆吉祥闻言,顿时就无语了。

昨天还那么害怕,今儿又开始想念了!

“吉祥姐姐……”

“好了。”陆吉祥打断她,拉起贺宝贝的小手,继续道:“等我们吃完了早餐以后,我就带你去找贺东庭,好不好?”

贺宝贝瞪眼看着他。

“真的?”

“千真万确!”陆吉祥点头保证道。

贺宝贝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但仅仅只是维持了十几秒钟而已,她又变得犹豫起来:“可是,我昨天很不听话,东庭哥哥会不会生我的气?”

“你怎么变得跟琼瑶剧女主角似的?”陆吉祥皱起眉。

贺宝贝很迷惑。

“琼瑶剧是什么?”

“……”

贺宝贝见她不说话,跟着也闭起了嘴巴。

陆吉祥终于领悟到了当老妈子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她不禁有些感叹,想那宋锦丞到底是有多大的耐心,才能容忍她这么久?

“好了,我们下楼去早餐吧,然后我带你去找贺东庭,好不好?”陆吉祥说道,拉着贺宝贝往外走。

贺宝贝没动。

陆吉祥停住脚,回头看她:“还有问题?”

贺宝贝揪着一双秀气的小眉头,声音轻轻的:“我的牛奶还没喝……”

陆吉祥认输的举起双手。

“得,你就是祖宗,去喝牛奶吧。”

贺宝贝笑了起来。

她的笑声就跟银铃似的。

“吉祥姐姐你好搞笑哦!”

……

中午,陆吉祥带着贺宝贝出门的时候,这丫头仍旧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她的内心里是很想去找贺东庭,可是又害怕贺东庭会生气骂她。

总之,她就是十分的犹豫不决。

陆吉祥这次是得了教训,她觉得宋教授说得很对,她真不该去瞎操心!

她就是个太监,因为皇帝不急太监急!

她这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活该活该!

途中,陆吉祥倒是忽然想起了一事儿。

她扭头看着身边的贺宝贝,问道:“对了,宝贝,前段时间你去哪了,我找过你,但是你没在家。”

贺宝贝想了下。

她答道:“我去度假了啊,东庭哥哥带我去了海边。”

“噢,是这样啊……”陆吉祥撇嘴,心想,她和宋锦丞还没度过假呢。

“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贺宝贝的声音继续传来,她好奇的看着陆吉祥,眸光闪闪:“是不是想找我帮忙啊?”

陆吉祥想笑。

“你能帮我什么忙?”

“我也不知道……”贺宝贝鼓起了腮帮子,有些可爱:“我很想帮助别人的,可是,东庭哥哥老是说我。”

“他说你什么了?”

“他说我身体不好,还说我太小了,还没到帮助别人的时候!”贺宝贝说着话,一边耸了耸肩道:“东庭哥哥老是害怕我受伤,其实我好得很,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紧张兮兮的。”

陆吉祥听了,不假思索的就答了句:“他这是关心则乱。”

“关心则乱?”贺宝贝的表情很疑惑:“是什么意思?”

陆吉祥微微怔住。

她怎么会帮着贺东庭说话了?

不过说真的,昨天贺东庭转身离去的那一幕,看起来真的很萧条。

反正就感觉……那个男人很可怜!

“吉祥姐姐?”

贺宝贝的声音忽然传来:“你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呀?”

陆吉祥回过神。

她微笑道:“没什么,只是有些感叹。”

贺宝贝奴了下嘴巴,依旧是懵懵懂懂的样子。

很快,两人走到了贺家大门前。

贺宝贝紧拽着陆吉祥的手,有些胆怯不安。

陆吉祥拉着她走上前,抬手敲响了门。

没多久的时间,大门便被人从里面缓缓的打开。

开门的佣人本来是一脸的愁容,但就在她看到正站在外面的贺宝贝时,顿时就像是拨开了云雾见到了太阳一帮,瞬间就激动起来。

“小姐,你回来啦!”

她的表情简直是可以用欣喜欲狂来形容。

只不过,贺宝贝并没有太在意,她只是紧紧的躲在陆吉祥的身子后面。

“你好。”

陆吉祥率先开了口,友好的道:“我是来送宝贝回家的,请问,贺东庭先生在家里吗?”

“在的在的。”佣人连忙点头道,将门彻底的打开以后,嘴里说道:“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哎呀,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陆吉祥一边换鞋,一边奇怪的瞥了眼佣人。

她没说话。

因为,贺宝贝已经开口了。

“东庭哥哥是不是很生气?”她看着佣人问道。

佣人只是皱紧眉头,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见她这般反应,贺宝贝本来已经逐渐放松的身体,忽然又紧绷了起来。

她急忙的将求救视线投向陆吉祥。

陆吉祥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

“别怕,宝贝,不会有事的。”她说道,一边拉着人往屋里走。

贺宝贝在不停的左顾右盼,一边寻找着贺东庭的身影,一边亦步亦趋的跟在陆吉祥的身子后面。

旁边的佣人见状,适时的开口道:“贺先生在楼上卧室里。”

说完这话以后,她想了下,又继续道:“从昨天回来以后就一直没再出来过,管家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们都不敢上楼去劝,半夜里还听到有摔东西的声音。”

贺宝贝忽然急红了眼。

“东庭哥哥一直都没有出来吗?啊,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她急急的拽着陆吉祥的手,直说道:“吉祥姐姐,你陪我上楼去找哥哥吧!”

陆吉祥缩了下脖子,有些退缩。

她都已经鼓足勇气的陪着她来贺家了,怎么现在还要她陪着去楼上?

陆吉祥觉得吧,如果她现在敢出现在贺东庭面前,那男人绝对会撕了她的!

可就在这时候,陆吉祥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原本拉着她的小女孩,忽然就往楼上跑了去。

“宝贝!”

她下意识的想追。

旁人的佣人却将她拦住。

陆吉祥有些不高兴,却听佣人说道:“小姐,贺先生和宝贝小姐之间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吧,不过还是很感谢你把宝贝小姐送回来!”

陆吉祥举目往楼梯方向看了眼。

前边早已经没了贺宝贝的身影。

她不禁叹了口气。

她心里明白,虽然贺东庭为人霸道,但他绝不会做出任何伤害贺宝贝的事情。

她以前好像就听谁说过,贺宝贝是贺东庭的命!

“算了,我也是送佛送到西了,既然已经圆满完成任务,我该走了!”

“我送你吧。”

佣人说着,陪着陆吉祥走出了门。

……

而此时,贺家二楼。

贺宝贝正在焦急的拍打着紧闭的房门,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东庭哥哥,东庭哥哥,你快点开门啊,我是宝贝,我来给你认错了,你快点开”

话刚说到一半,房门骤然打开。

房内黯淡的光影里,男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内,高大的身子如同挺拔的松。

贺宝贝仰头看他,刚要张嘴说话,贺东庭却转了身,往房里走去。

“哥哥……”

贺宝贝冲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没有多想的就跟了进去。

哪料,她才刚走了几步,忽然就被一股力道给卷着腰身抱了起来。

“啊!”

她短促的惊叫一声,待反应过来是贺东庭以后,立马又双手双脚的缠着他。

男人的脸庞近在迟尺,虽然因为光线问题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能感受到他粗重的呼吸热气,尽数的都洒在小女孩的脸上。

“哥哥……”

贺宝贝娇滴滴的喊了一声,小手摸索着爬上了男人的脸。

贺东庭没说话,沉默的抱着她在沙发上落座。

贺宝贝一手抱着他的脖子,而另外一只小手,却是肆无忌惮的在男人的脸上摸来摸去。

最后,她终于摸到了男人的薄唇。

她笑着裂开嘴,凑过头就贴了上去。

男人的身躯一震。

“宝贝……”

他声音低哑的缓缓唤出声。

“我错了,哥哥,你原谅我吧,好不好?”贺宝贝说道,在黑暗中与男人脸贴着脸,就如同之前的无数个日日夜夜,他们两个总是这样的亲密。

贺东庭紧搂着她。

贺宝贝还在继续说着话:“我不该不听话的,东庭哥哥,我让你担心了,我给你认错好不好?”

黑暗里,男人的表情晦暗一片。

“我不怪你。”

他沉沉的出了声,大手来回抚摸着女孩儿的纤细后背。

“我以后会听话的,再也不会躲起来了。”贺宝贝说道,两只小手紧紧的抱着男人的脖子,她的声音很软糯,像是甜甜的水果糖。

其实,贺宝贝最依赖的人,只有贺东庭。

她或许曾有过想要张翅高飞的念头,可是,她从未想过要离开贺东庭。

这个男人早已经融入了她的生命里,他是她的东庭哥哥,是那个把她捧在手心里娇宠的东庭哥哥。

“宝贝,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躲起来?”

贺东庭的声音传来。

贺宝贝沉默着。

男人倒也不急,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她的小脑袋,带着安抚的意味儿。

小女孩的内心在做着很激烈的斗争。

她很犹豫,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昨天听见的那些话说出来。

说真的,当她听到有人说她是小傻子的时候,她真的好伤心的!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人愿意被骂成是小傻子。

“宝贝,爱撒谎的孩子可不讨人喜欢。”

这时,贺东庭忽然慢悠悠的说了句。

贺宝贝忽然抬起脑袋,急忙道:“我没有撒谎,东庭哥哥,我、我……”

“乖,慢慢说。”

贺东庭笑了笑,轻轻地吻了吻女孩儿的额角。

贺宝贝咬着唇,声音很低:“她们说我是小傻子,我、我很伤心,所以就、就跑出去了……”

贺东庭皱紧眉。

幸好房里没开灯,不然,小女孩或许会被男人脸上的阴鸷表情给吓到。

“她们?她们是谁?”

他语气不善的追问道。

贺宝贝咽了下口水,没敢说出来。

“宝贝?”

“哥哥……”小女孩叫了声儿,软软的小手抱住了男人的头。

她有些撒娇般的贴住男人的唇角边,唇齿间还留有淡淡的甜味儿。

贺东庭想要拉开她。

可是,贺宝贝不干,非要这么和他唇贴唇,一只小手还捏着男人的耳朵。

贺东庭的心里有些酸涩的涨意。

他心疼这丫头,是真的心疼到骨子里的。

“怎么了?”

他轻轻问道,一边松了手,任由这丫头贴着他。

贺宝贝眨了几下眼睛,两人挨得太近,卷长的睫毛轻轻的拂过男人的脸庞,带来一些痒痒的感觉。

贺东庭却觉得,这丫头好像真有点不对劲儿。

她以前也会冲他撒娇,可是,她还真没像今天这样‘粘’过!

“哥哥,我很聪明的对不对?”

贺宝贝忽然出了声。

贺东庭微微一怔。

但很快,他坚定的答道:“宝贝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孩子!”

贺宝贝又没有说话了。

“宝贝?”

“哥哥,她们说我智商低,又没有上过学,所以什么都不懂,就像是个傻子!”

她总是说,她是傻子傻子傻子!

贺东庭有些恼火。

“宝贝,她们到底是谁?”他质问道。

贺宝贝闭着嘴巴。

贺东庭一阵冷笑,嗤嗤道:“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她们是谁!”

“啊?”

贺宝贝抬起脑袋,在黑暗中惊讶的看着男人:“哥哥你知道?”

“是梦梦和她的姨妈?”男人面无表情,目光中有骇意:“昨天你接触过的总共就那么几个人,老爷子和家里佣人都不会这样说你,除了她俩,还有谁?”

贺宝贝缩了下身子。

她闷闷的倚靠在贺东庭的胸口前。

在她的记忆中,从小到大,她好像什么事情都瞒不了东庭哥哥。

她的哥哥很聪明,不管她做过什么,还是想过什么,他总是能知道。

所以,她很崇拜他。

但是,她也畏惧他。

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里,贺宝贝理不清楚这种感觉,所以她在想,或许她是真的很笨吧!

“好了,不要想这事了,宝贝,你不笨,她们都是胡说的。”

贺东庭解释得有些敷衍,他说完以后,抱着人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贺宝贝回过神,紧紧的攀着他的肩。

男人托着她的小屁股,将她稳稳的抱在怀里,走到墙壁边开了灯。

啪!

整个房间瞬间变得敞亮。

贺宝贝举目望去,这才发现在房间地板上正躺着一地的花瓶碎片。

她有些不高兴了。

“这是我的花瓶,你把它摔碎了!”

这个花瓶是贺东庭带着贺宝贝去法国的旅游的时候,从当地带回来的珐琅花瓶,非常的漂亮,一直深得贺宝贝的喜爱。

贺东庭道:“对不起,宝贝,我下次赔你一个新的。”

贺宝贝撅起小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男人。

她忽道:“吉祥姐姐说得果然没错!”

男人的脸色不大好:“以后少和那女人接触!”

“为什么?”贺宝贝不乐意,她道:“我喜欢吉祥姐姐,东庭哥哥,你上次就给我说过了的,你说过我可以找吉祥姐姐玩的。”

贺东庭不回答她的话。

他问道:“那人和你说什么了?”

贺宝贝裂开嘴,眉毛弯弯:“吉祥姐姐说你对我是关心则乱,还让我以后要和你多说话多沟通,不要总是闷闷的。”

“噢,她真这么说?”

贺东庭还以为,宋家那女人该对自己深痛恶绝才对!

“是啊。”贺宝贝点头,继续道:“吉祥姐姐对我很好的,昨天我很害怕,然后她就陪我一起睡觉,她还说,为了帮我,她连锦丞哥哥都得罪了!”

贺宝贝自然是听不懂这话里的深层意思。’

可是,贺东庭却明白。

他大笑:“对,我不好过,宋锦丞也别想好过。”

昨天夜里,因为怀里少了这个丫头,他几乎整宿都未曾睡着。

想必,宋家里的某个男人,应该也和他一样了。

思及此处,贺东庭的心情倒是好了许多。

他抱着人躺到了床上,闻着小女孩身上的熟悉味道,心里逐渐安定。

贺宝贝睁着大大的眼,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贺东庭在她唇上轻啄一口,道:“宝贝陪我睡一会儿,好不好?”

“哥哥昨晚没睡觉吗?”

“担心了你一宿,我睡得着吗?”

“对不起……”贺宝贝低下脑袋。

贺东庭并不介意,拍了拍女孩儿的毛茸茸小脑袋,道:“这事儿已经翻篇了,以后也别说了,睡吧。”

“嗯……”

贺宝贝点头,服帖的趴在他的胸口上。

她昨天也没睡得好,这会儿倒是觉得有些犯困。

贺东庭紧紧的把人搂在胸口前,闭眼睛准备睡觉。

房间里的一切正在慢慢的归为安静。

可忽然,贺宝贝的声音响起:“哥哥,你和我的约法三章,到底还算不算数了?”

贺东庭没出声。

贺宝贝很努力的从他怀里抬起脑袋,继续问道:“哥哥,你说话呀!”

男人表情不变,闭着眼睛道:“睡吧,下午带你去欢乐谷。”

“好耶!”

贺宝贝笑起来,赶紧将小脑袋埋进了男人的胸怀里。

贺东庭微微叹气,调暗了灯光以后,拉过被褥盖住。

他看着怀里小女孩的恬静容颜,黑眸温柔。

只是,他一想到她离家出走的原因,脸色便愈发的冷沉诡异。

那两个长舌妇,必须付出代价。

……

而此时,陆吉祥还站在马路边上拦出租车呢。

她满脸的苦兮兮表情,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

完了,上班要迟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