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73章 谈条件!

陆吉祥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大院门口戒备森严,进出入车辆都要经过非常严厉的检查!

至于怎么个严厉的检查法?

对于每一辆开出大院的车辆,警卫人员都会严厉的检查里面的乘坐人数。

陆吉祥刚靠近大门口,便被拦下来了。

一个年轻的警卫员走了过来,先是朝她敬了个礼,然后才严肃的说道:“对不起,同志,请您出示”

“我连身份证都没有!”

陆吉祥淬然出声打断他。

最近究竟是怎么了?好像不管她走到哪里,总有人要求她出示什么相关证件!

证件泥煤啊!

警卫员听到她的话,当即眉头一皱。

不过,陆吉祥的下半句话又继续传来:“我可以让我家里人给你打个电话。”

她说道。

警卫员想了下,点头道:“可以的。”

陆吉祥没再说什么,默默地走到旁边,掏手机给宋锦丞打去电话。

不消两分钟的时间,门卫室里的座机响了。

警卫员在验证完身份信息以后,很快放了行。

陆吉祥一路走回家,刚进院门,便看到宋锦丞在门口站着。

“嗨,宋教授!”

她挥爪子,冲着他笑得开心。

宋锦丞没有任何反应。

“舍得回来了?”他沉沉的出声。

陆吉祥嘻嘻一笑,主动地跑过去抱住他的手臂,摇了摇道:“哎哟,还在生气呢?我又没有离家出走,说什么舍得回来了啊,我这是下班回家,很正常的!”

嗯,到底是上班赚钱的人,这底气都不一样了。

宋锦丞瞥她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就往屋子走。

陆吉祥屁颠儿屁颠儿的跟在他身后。

她继续说道:“外面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呃,我看到有好多人在巡逻啊!”

“贺宝贝离家出走了。”

宋锦丞头也没回的答道。

“什么!”陆吉祥惊呼:“贺宝贝还有胆子离家出走?”

说完这话以后,她又觉得不对劲儿,连忙改口道:“不对呀,贺东庭整天看她看得那么严,怎么会给她机会离家出走?”

宋锦丞懒得搭理她,换了鞋,直接进了屋。

陆吉祥跟着换完拖鞋以后,急急忙忙的跟在男人的身边,她看着他道:“宋教授,你倒是说话啊,贺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少夫人,您回来啦!”

管家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朝前看了一眼,笑着冲管家挥了挥手,接着又继续缠着男人和他说话。

“宋教授……”

宋锦丞忽然停住脚。

他扭头看着她:“陆吉祥,你是不是很闲?”

陆吉祥一怔。

她不明所以:“你怎么了嘛?”

宋锦丞在沙发上落座,边道:“去给我倒杯茶来。”

如果是在平时,陆吉祥肯定会拒绝。

可是,今天她不会。

“好!”

她爽快的答应,立马往厨房跑了去。

很快,她双手捧着一杯热茶走了回来,并且很殷勤的端到男人跟前。

“宋大人,您的茶!”

她半弯着腰。

男人抬手接过,却没有急着喝。

“贺家在到处找人,我也是刚听到消息,具体是什么原因……”说到这里一顿,宋锦丞看向女孩儿:“我也不是很清楚。”

陆吉祥很着急。

“宝贝又没有什么朋友,她能跑哪去?”她说道:“不行,我要去找他!”

说完,拔腿就要往外走。

宋锦丞跟着站了起来。

“吉祥。”他喊出声。

陆吉祥回头看他。

只听他说道:“贺宝贝跑不远的。”

陆吉祥挺意外的:“你怎么知道?”

“她还在大院里面。”宋锦丞答道:“而贺家已经展开地毯式搜索,找到她只是时间问题。”

陆吉祥还是放不下心。

“可是,现在都快天黑了呀……”

宋锦丞很无奈。

“你急什么?”他道:“该着急的是贺家,他们把那丫头压得太紧,会反弹是迟早的事情。”

听他这么一说,陆吉祥倒是来了好奇之心。

她重新走了回去。

“宋教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她看着他。

宋锦丞微笑。

陆吉祥见状,两眼顿时一亮。

她紧紧的盯着他,追问道:“你倒是说话呀!”

宋锦丞示意她坐下。

“贺宝贝的年纪也不小了,应该快成年了吧?”宋锦丞一边随手将茶放到茶几上,一边说道:“女孩和男孩终究不同,贺东庭把人看得太严,可是,贝儿是个人,她是有自我思想的,今天这一幕,并不令我意外。”

“听你这语气,好像你早就猜到贺宝贝会离家出走似的。”陆吉祥看着他,撇嘴道:“宋教授,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贺东庭不该那样对待宝贝的。可是,为什么他还要把人看得那么严?”

“凡事总有例外。”

宋锦丞伸手楼过她,缓缓而道:“每个人表达爱的方式不同,贺东庭只是有些极端。况且,贝儿从小就在他身边长大,他对她有占有欲,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陆吉祥听了这话以后,并不赞同。

“每个人都有爱的方式,可是这也要分对错,贺东庭做错了就要改正,他喜欢贺宝贝,可这并不代表贺宝贝就得喜欢她!”她有些愠怒的说道:“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有了付出就必须要求有回报,这是强盗逻辑!”

宋锦丞挑眉。

“你还挺有见解。”他说道,目光倏地变得幽深起来。

“那是!”陆吉祥抬了抬下巴,神情骄傲:“好歹我也看过不少的爱情小说!”

“那你呢?”

“我?”陆吉祥皱眉,不解的望向宋锦丞:“我什么?”

宋锦丞摇头:“没什么……”

“切!”陆吉祥不屑,道:“你干嘛老是说话只说一半啊,算了,不和你说了,我要出去找宝贝。”

说完,作势就要从沙发上站起身。

宋锦丞伸拉住她。

他皱着眉:“你还要去?”

“是啊!”陆吉祥点头,毫不迟疑的道:“宝贝害怕陌生人,而你又说她还没出军区大院,那她肯定就是藏在某个角落里面的,现在外面的天都快黑了,我必须尽早的把她找回来。”

宋锦丞眉目清冷。

“你知道她藏在哪里?”

陆吉祥继续点头。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能找到她。”说到这里一顿,她又笑了起来:“你别问我为什么,因为这是我和宝贝之间的秘密!”

宋锦丞松了手。

陆吉祥跑了出去。

还真别说,前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陆吉祥最后还真把贺宝贝给领了回来。

宋锦丞在看到她们的时候,这两个丫头浑身都是泥。

“怎么回事?”

他有些不高兴。

贺宝贝在哭,一张小脸就跟小花猫似的。

陆吉祥一边替她擦脸,一边解释道:“我是在池塘下面的那个桥洞里发现她的,真是无敌了,那地方又窄又小,我根本就钻不进去,哎呀,我果然是长胖了!”

宋锦丞倚靠在浴室门口,双手环胸,连连冷笑。

陆吉祥将贺宝贝的头发解开,然后又准备替她脱衣服。

不过,她又想到了别的事情。

“喂,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她回头盯着门边的男人。

宋锦丞倒是没说什么,转身离开。

陆吉祥上前把门关上以后,开始替贺宝贝脱衣服。

这丫头一直在哭,那眼泪就跟水龙头似得,哗哗哗的直往下掉。

“好了,宝贝,不要哭了。”

陆吉祥被她哭得心烦,替她脱了衣服以后,让她坐进浴缸里面。

“我害怕……”贺宝贝抬起脸,双眼红红的看着陆吉祥。

陆吉祥叹了口气。

“别怕,你不会有事的。”她说道,一边抬手摸了摸贺宝贝的头:“现在什么都别管,先把自己洗干净,你看看你,身上全是泥!”

贺宝贝耷拉着一颗小脑袋,乖乖的坐进浴缸里面。

陆吉祥则是选择淋浴,她的动作很快,刚洗好穿上衣服,便听到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她冷笑起来。

“宝贝,贺东庭来找你了!”

听到这话,贺宝贝倏地抬起头。

她的眼睛很红,肿得就跟那桃子似得。

“我不要见他……”

她可怜巴巴的开口,刚止住的眼泪,似乎又要流下来。

陆吉祥蹲在浴缸边,看着贺宝贝身上完美如同牛奶般的无瑕肌肤,心里感叹,这贺家把人养得可真好!

“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她如是说道。

贺宝贝看着她,忽然开口:“吉祥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陆吉祥微怔。

但很快,她摇了摇脑袋,说道:“不会的,宝贝很聪明!”

贺宝贝的手里还拿着泡泡球,她低了脑袋,视线盯着漂浮在水面上的白色泡沫,声音很轻很轻:“可是,她们说我是小傻子……”

“你说什么?”

陆吉祥皱起眉头,不确定的道:“宝贝你大声点,我没听清楚。”

贺宝贝深吸一口气以后,大声说道:“吉祥姐姐,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们要说我是小傻子?”

小傻子?

陆吉祥很震惊。

“谁说的?”她骤怒道:“谁胆子这么大,居然敢说我的宝贝妹妹是小傻子!”

贺宝贝仰起脑袋,盯着天花板上的光,一双大眼睛很闪亮。

“我知道我很笨,从小到大,除了东庭哥哥以外,谁都不喜欢我。以前、以前伯伯还骂过我,他让我滚,让我永远消失在贺家,还说我是个乡巴佬,是我的爸爸妈妈非要把我塞给东庭哥哥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小女孩开始流泪,很委屈的样子:“可是,我喜欢东庭哥哥,而且东庭哥哥还说过,他会永远保护我的,可是……可是……”

她抽噎了好几下,才又结结巴巴的继续道:“为什么她们要说我是小傻子?我不是小傻子,我是贺宝贝,我不是小傻子……”

真是令人心疼。

陆吉祥难受起来,眼眶竟然也跟着红了。

“宝贝,没有人说你是小傻子,你很聪明,你真的很聪明!”

“真的吗?”贺宝贝收回视线,看着陆吉祥道:“我真的很聪明?”

“那当然了。”

陆吉祥笑了起来,宠溺的揉了揉贺宝贝的头发,继续说道:“你要是不聪明,怎么会知道藏在桥洞底下?宝贝,现在整个贺家里的人都在找你,可是谁都没有找到你,你说你厉害不!”

贺宝贝想了下,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

“好了,快点洗吧,我去给你拿衣服。”陆吉祥说道,一边起了身。

“恩恩!”

贺宝贝点点头,开始自己给自己洗澡。

十多分钟以后,陆吉祥牵着贺宝贝走下楼。

客厅里,贺东庭正襟危坐。

看到贺宝贝出现的时候,他几乎瞬间就从沙发上站起来。

“宝贝!”他目光紧盯着小女孩。

贺宝贝躲在陆吉祥的身后,怯生生的抿着小唇不说话。

说实话,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贺东庭的心里很难受,就跟针扎似的疼。

“宝贝,今天的事情,我不会怪你的,过来,到哥哥身边来。”贺东庭弯下腰,努力的笑着朝小女孩伸出手:“听话,宝贝,你过来。”

贺宝贝只是伸出脑袋看了一眼,她有些犹豫,但最终,她还是选择继续躲在陆吉祥的身后。

陆吉祥很挑衅的看着他。

“贺东庭!”

她连名带姓的喊出声。

贺东庭皱眉,淡淡的瞥她一眼,并不放在眼里。

陆吉祥倒也不介意他的这种眼神儿,只是继续出声道:“你想不想接回宝贝?如果想的话,我们必须约法三章。”

“约法三章?”

男人闻言,蓦地嗤笑起来:“我凭什么要和你约法三章?”

他的语气里满是不屑。

陆吉祥脸红了一下,她左右看了看,寻找着宋锦丞的身影。

哎呀,关键时刻,那个男人跑哪去了?

贺东庭双手环胸,目光渐冷:“贺宝贝,你给我过来!”

贺宝贝听到这道声音,小小的身子开始轻颤起来,她很害怕,两只小手一直紧紧的拽着陆吉祥的衣摆,就像是一个受伤后努力寻求保护的小兽。

陆吉祥是真的很心疼这小丫头。

“你凶她干什么?”

她护犊子般把贺宝贝护在身后,目光直盯着贺东庭,怒道:“贺东庭,你知不知道宝贝为什么要离家出走?我劝你最好是收敛一点,不要那么霸道,不然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贺东庭皱紧眉头。

说实话,对于宝贝离家出走的原因,他也是一直没想明白。

这丫头向来乖巧听话,他从未想到过,她竟会做出离家出走的事情。

不过幸好的是,她没出什么事,不然,他会后悔终生!

想到这里,贺东庭不禁开了口,却是看向陆吉祥身后的小女孩:“宝贝,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贺宝贝摇脑袋,不愿意说话。

“宝贝!”贺东庭有些不高兴。

“喂喂喂!”陆吉祥出声打断他:“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贺东庭移开视线,不耐的看着她。

“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陆吉祥有些得意,她道:“我不想干什么,只要你答应能和宝贝约法三章,你就可以把人领回去了。”

“吉祥姐姐……”

贺宝贝听到这话,不由得拉了拉她的衣摆,表示她自己不愿意回去。

贺东庭见状,脸色愈发冷沉。

“继续说。”他道。

陆吉祥想了想,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好几圈。

最后,她忽然把贺宝贝推了出来。

“啊!”

小女孩尖叫,下意识的回身抱住陆吉祥的腰,看起来好像很惧怕的样子。

陆吉祥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你别怕,宝贝,胆子放大些,你现在可以向贺东庭提出三个要求,随便什么都好!”

贺宝贝很疑惑的看着她。

“三个要求?”她的声音很轻细,湿漉漉的大眼睛就跟麋鹿似得无辜。

这还真是个养在城堡里的小公主啊!

陆吉祥在心中感叹着,一边解释道:“所谓的约法三章呢,意思就是说,你可以随意的向贺东庭提出你想要的三个要求,而他必须无条件的答应你!”

贺宝贝听了,眼里冒出亮晶的光。

她转过头,遥遥的看着不远处的军装男人。

“东庭哥哥,你要和我约法三章?”她有些高兴,嘴角梨涡忽隐忽现。

贺东庭没什么表情,也没有说话。

贺宝贝见状,立刻缩起了脖子,小脸上的笑容也一点点的消失。

就在这时候,男人的声音蓦然传来:“说吧,你要什么?”

贺宝贝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以后,重新又笑了起来。

“我要你每个星期都要陪我出去玩!”

她不假思索的提出第一个要求。

贺东庭点头:“好!”

贺宝贝眨了眨眼,继续道:“你每天都要按时回家,不许加班!”

“好!”

贺东庭继续点头,脸上有了笑意。

“还有就是”

“哎哎哎!”陆吉祥出声打断贺宝贝,她挺着急的:“宝贝,拜托你能提点有意义的要求好吗?不然,我这不是白忙活了么?”

“噢,有意义的……”贺宝贝想了下,忽然道:“我还要去学校里上课!”

贺东庭脸上的笑意骤然消失。

他沉沉的盯着她:“除了这个以外,其余的都答应你!”

贺宝贝一副快哭的表情。

“哥哥你说话不算数……”

贺东庭也不解释,忽然迈步就朝她们走来。

陆吉祥被吓一跳,拉着贺宝贝就要往楼上跑。

“快跑”

她话还没说完,只觉自己的手腕一疼,身后的贺宝贝尖叫起来。

她连忙回头望去,却见着贺东庭正抱着小女孩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你站住!”

她追了上去。

贺东庭不予理会,脚步未停。

可令男人没想到的是,贺宝贝这次似乎是铁了心的要反抗他,居然敢挣扎。

“你放开我!”

她细细的喊叫,两只小手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往男人脸上招呼去。

贺东庭为了躲避她,身形几晃,差点把她摔出去。

“贺宝贝!”

他怒斥。

贺宝贝哇哇大哭。

陆吉祥追了出来,傻傻的看着站在院子里的两个人。

贺东庭抱着贺宝贝,而贺宝贝则是一边哭,一边疯狂的打着他。

贺东庭这次是真怒了。

他骤然回转过身,眼风如刃,万箭齐发。

“你到底和她说了什么!”

他愤怒的质问向陆吉祥。

如此强大的气场,宛若风云巨变。

陆吉祥被吓得脸色惨白。

“贺东庭,我讨厌你!”

静寂的院内,小女孩的声音,却犹如树梢上抖落的雪。

倏地,惊醒所有人。

贺东庭不可置信的看向怀里的丫头。

贺宝贝仰着脑袋,巴掌大的小脸上还挂着泪珠,可是那双眼,很尖锐。

她的声音还在继续:“都是你!都是你让我变成了小傻子!”

男人浑身一震。

“小、小傻子?”

贺宝贝气呼呼的瞪着他,她的脸很红,胸口也在强烈的起伏着。

“我才不是小傻子!我才不是小傻子……”她冲着他在喊,一遍又一遍。

贺东庭忽然就不行了。

他觉得自己的胸口那里好像被人插了一把刀,不停的被狠狠搅动,令他痛彻心扉,令他生不如死。

他紧咬着牙,抱着小女孩的手,不禁渐渐颤抖起来。

“宝贝……”

他张了张嘴,却忽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贺宝贝趁此机会挣脱他,毫不留念的跑向陆吉祥。

‘腾’的一下,她扑进了陆吉祥的怀里。

陆吉祥站在原地没动,她远远的看着贺东庭,那个魁梧威严的军人,此时竟像是一个败家之犬,满脸的悲伤痛苦,像是随时就会死去。

“贺”

她正欲开口。

可是,贺宝贝的声音先她一步响起:“东庭哥哥,我今天要和吉祥姐姐在一起,你不要来找我了,我是不会跟你回家的。”

她的声音真的好听。

可是,这些话却是那般无情。

贺东庭没再说什么,转身往外走,高大的背影看起来格外的萧条。

不知怎的,陆吉祥忽然就有些同情起来。

无论怎样,贺东庭只是因为爱,仅此而已。

……

晚上,宋顾回到家里。

刚进门,他便听到贺宝贝清脆的问候声:“宋伯伯,晚上好!”

宋顾抬头望去,正好看到贺宝贝,她穿着一条睡裙,大概是大了些,所以挂在她的身上显得有些肥大。

“噢,宝贝来了啊。”

宋顾温和的笑了起来。

“宋伯伯,您吃宵夜了吗?”贺宝贝歪着脑袋,笑眯眯的道:“吉祥姐姐在给我做宵夜,您要吃吗?”

宋顾闻言,有些意外。

“吉祥在做宵夜?”

“是啊!”

贺宝贝点了点头,笑的很灿烂:“宋伯伯,您要吃吗,我去给吉祥姐姐说,让她也给您做一份!”

宋顾摇头:“不了,你们吃吧。”

说完,走上了楼。

贺宝贝倒是没怎么在意,转身又噔噔噔的朝着厨房跑去。

而厨房内,陆吉祥正在努力的做着烹饪。

贺宝贝趴在料理台前,很好奇的看着她。

陆吉祥忙里偷闲,问道:“你想喝可乐吗?冰箱里有可乐。”

贺宝贝摇了摇头。

“晚上我只可以喝牛奶。”她说道。

“还有这规定?”陆吉祥皱眉,一边搅动着锅里的东西。

贺宝贝皱了皱小鼻子,道:“这是东庭哥哥给我规定的。”

陆吉祥翻白眼:“这里不是贺家,你可以不用守规矩!”

贺宝贝听了这句话以后,恍然大悟。

“对哦,我现在是在吉祥姐姐的家里,所以不用守规矩!”这么一想着,贺宝贝赶紧从料理台前跳了下来,拉开冰箱从里面拿了两罐可乐。

“这是给你的。”她将其中一罐可乐放在料理台上。

“谢谢!”

陆吉祥说了句,一边关了火。

她笑道:“大功告成,我们可以开始吃宵夜了。”

贺宝贝很好奇的往锅里望去。

“这是什么呀?”

她奇怪的看着锅里弯曲的长条形物体,它们长得有点像挂面,但是为什么是弯弯曲曲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方便面,风靡全球的垃圾食品!”陆吉祥骄傲地说道,一边从碗柜里取出了两个碗。

贺宝贝眨眼睛。

“风靡全球的垃圾食品?”她问道:“很好吃吗?”

“这么给你说吧,只要是个人,基本都吃过它!”

贺宝贝撇嘴:“可是,我就没吃过。”

“这没关系,你马上就可以吃到它了。”陆吉祥答道。

“恩恩。”

贺宝贝点头,很期待。

陆吉祥将方便面盛到碗里,然后放到贺宝贝面前。

小女孩很兴奋,拿起筷子就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口。

“好吃吗?”陆吉祥看着她问道。

贺宝贝点头,直笑道:“好吃!”

“来来来,喝可乐!”陆吉祥举杯。

贺宝贝将可乐举了起来,先是和陆吉祥碰杯以后,仰头就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两个丫头玩得很开心。

在贺宝贝的心里,陆吉祥不单是姐姐,而且更像是一个老师,带着她领略很多新奇的事情和食物,比如,这个方便面,她以前真的从来就没吃过。

当然了,陆吉祥不会告诉她,除了方便面以外,她根本就弄不出其他食物。

……

晚上,贺宝贝和陆吉祥一起睡客房。

宋锦丞是在他们吃完宵夜以后回来的,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在看到贺宝贝还在他家里的时候,有些意外。

对此,陆吉祥的解释是——贺东庭想开了!

宋锦丞当然不会相信。

这一夜,陆吉祥睡得很安稳。

可是,她身边的贺宝贝就不行了,她有些认床,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

而且,她忽然就有些想念起贺东庭了。

于是乎,贺宝贝开始属羊。

从第一只羊数到第一千只羊,再从第一千只羊数到第五千只羊,外面的天色都有些蒙蒙亮了,可是,她还是睡不着。

贺宝贝很难受,她索性偷偷的起了床。

她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下了楼梯以后,直接找到了客厅里的座机。

她拿起听筒,很熟练的拨出一串手机号。

电话里‘嘟’了几声,很快接通。

“喂?”

里面传来一道略微陌生的女人声音。

“妈妈!”贺宝贝高兴起来,抱着听筒道:“我是宝贝呀,妈妈!”

“宝贝?”女人疑惑。

贺宝贝忽然想起来,她以前在家里的名字不叫宝贝,好像是叫……是叫什么来着?

“噢,是你啊。”

电话那头,女人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来,声音淡淡的:“你有事吗?”

这样的语气,完全不像是母亲对女儿在说话。

贺宝贝抱着电话,连忙说道:“妈妈,我想回家了,你来接我好不好?”

女人沉默了下。

她说道:“你在贺家呆的好好的,回来干什么?”

“我、我想你们了……”贺宝贝喏喏道。

“贺先生让你打电话过来的?”女人试探性的问道。

贺宝贝没说话。

其实,这个电话号码是她以前偷偷记下来的,东庭哥哥不愿意告诉她,所以,她只有偷偷地记号码。

为了记住这个号码,她背得可费劲儿了。

“喂?喂?”

女人的声音传来。

贺宝贝回过神,说道:“妈妈,我只是有点想你了,呃,爸爸呢?”

“他还在睡觉呢。”女人不耐烦的答了句。

“噢……”贺宝贝想了下,又道:“那,弟弟呢?”

“他们都在睡觉,哎呀,这大半夜的,大家都在睡觉,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

贺宝贝被她的语气吓到,在她记忆中,妈妈说话好像从不像今天这样凶过。

难道,是因为她吵到家里人睡觉了吗?

想到这里,贺宝贝的心里又忽然好受了许多。

“妈妈,你继续睡觉吧,晚安。”

贺宝贝说道。

啪!

女人直接挂了电话。

贺宝贝一个人在客厅里坐了很久,直到她听到佣人房里有动静声,她才又偷偷的上楼回了房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