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72章 贺宝贝不见了!

最近的这段时间里面,贺宝贝很忙碌。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在她的小花圃里多了几株新植物——小番茄!

这会儿,她正要拎着自己的小铲子和小铁皮桶去花圃里浇水。

“宝贝小姐,你确定不要我们帮忙吗?”管家说着话,一直都跟在小女孩的身后,语气里是掩盖不住的担忧:“水桶很重的,你一个人根本就拎不起来啊!”

“我少拎一点就可以了啊!”贺宝贝头也没回的答了句,大步流星的继续往外走。

管家还是不放心。

他跟着小女孩来到玄关口,一边看着她换鞋,一边继续劝道:“宝贝小姐,还是让人跟着你吧,就算帮你打打下手也好啊。”

贺宝贝不理会,换好了鞋子以后,她开开心心的出了门。

“宝贝小姐……”

管家喊出声。

贺宝贝忽然站住脚。

她转回了身,漂亮乌黑的大眼,非常不高兴的盯着管家。

“你好烦啊!”

她如是说道,清脆娇嫩的声音,高傲得屹然就是个被宠坏的小公主。

管家闻言,当即噤声。

他当然不会忘记,他的上一任,正是因为这位小公主的一句‘讨厌’,立马被解了雇!

他不想重蹈覆辙。

可是,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小公主已经拎着小铁皮桶走远了。

“唉……”

管家叹了口气。

旁边的佣人凑了过来,看着不远处的那抹俏丽背影,有些不解:“管家先生,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他们在贺家里被赋予的唯一职责,便是照顾好和保护好这位千娇百嫩的小公主!

“还能怎么办?悄悄跟着她啊!”

管家没好气的说了句。

“是是是!”

佣人闻言,立刻小心翼翼的追了出去。

“喂,千万别让她发现你啊!”管家伸着脖子喊了句,心里那叫一个无奈啊。

别看贺家的小公主什么都不懂,其实啊,脾气比谁都大着咧!

除了贺家的男主人贺东庭以外,谁都压不住!

另一边,贺宝贝已经走到了自己的小花圃跟前。

不过,这会儿花圃里面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安陶陶?”

贺宝贝睁大眼睛,奇怪的看着正蹲在小花圃里的小小背影。

前边,安陶陶听到有人叫他,立马就站了起来,慌里慌张的将双手藏在了自己的身体后面。

“你在干什么呢?”

贺宝贝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地上,目光盯着安陶陶。

“没……我没有干什么啊……”安陶陶急得直摇小脑袋,神情显得很慌张。

贺宝贝歪着头。

她好笑的看着小男孩,问道:“你把什么东西藏在后面了?”

“我没有……”

安陶陶鼓起腮帮子,模样显得很无辜很可怜。

贺宝贝裂开嘴,说道:“东庭哥哥说过,爱撒谎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噢!”

说完,她步入花圃内。

安陶陶见她靠近自己,立马就要撒丫子跑路。

就在这时候,贺宝贝忽然伸出了手,想要抓他。

“啊!”

安陶陶尖叫一声,下意识的挣扎。

两人都站在柔软蓬松的泥土里面,贺宝贝的力气根本就没多少,而她也没料到安陶陶会激烈的反抗,一不留神儿,整个人被他一拉扯,直接就面朝下的扑向地面。

嘭!

贺宝贝的全身都摔进了泥土里。

安陶陶愣住,傻傻的看着摔倒在地的女孩。

“宝贝小姐!”

不远处,佣人惊呼着冲了过来,她直接跑进了花圃里面,伸手一把就将女孩从泥土里面拎了起来。

可这一看,她没差点给吓死。

贺宝贝的整张脸上全是乌黑的泥巴,而在额角处,更有一丝血迹缓缓的溢出。

……

一个小时不到,贺东庭闻讯赶回。

男人面色冷凝,进了家门以后直接上了二楼。

管家以及家庭医生等人正站在女孩儿的卧室门口,他们看到男人的时候,均是一脸的惶恐不安。

“贺首长……”

管家欲解释。

贺东庭抬手阻止,目光阴鸷如锋刃。

“你说!”

他盯着家庭医生。

家庭医生双脚一软,差点就瘫到地上。

“小姐只是受了点惊吓,已经吃过药了,还有……还有就是……”

医生还没有把这话说完。

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推门走进卧室里。

温馨的房间里只亮了一盏暖黄的小灯,而大床上,女孩儿正安静的躺在其中,她的身上盖着被子,远远的看起来格外的娇小可怜。

他脚步轻轻的走了过去。

“东庭哥哥……”

女孩儿的声音却忽然响起。

贺东庭心尖一疼。

他连忙在床边落座,双手刚捧起女孩儿的脸,霎时便看到了她额头上的纱布。

他眸色一凛,脸色变得风雨欲来。

“你受伤了?”

“我没事……”贺宝贝撅起了小嘴巴,乌眸闪闪的看着他:“哥哥,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贺东庭不说话,将女孩儿抱了起来。

“今天是怎么回事?”他问道。

贺宝贝乖乖的呆在他的怀里,小手抓着他的大手,声音很软:“哥哥,今天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你、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她在可怜兮兮的哀求着。

贺东庭不禁深吸一口气。

他紧抱着女孩儿,霸道的将她桎梏在自己的胸怀之间。

“宝贝,不许转移话题,你说清楚,今天为什么会摔倒?”他很严厉,决不允许这丫头将这事儿给敷衍过去,她都受伤了,绝不容小觑。

贺宝贝沉默了下。

她低着脑袋,似乎有些苦恼。

贺东庭抬手,将她的下巴勾起,笔直的看进她的眼里。

“宝贝!”

他语气里隐有警告。

贺宝贝眼皮一跳,连忙就说道:“我今天去花圃里面浇水,然后碰到了安陶陶,他好像在偷摘我种的花,我想抓他,结果他要跑,然后我就……就不小心摔到了!”

贺宝贝从小到大就没撒过谎,所以,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贺东庭做沉思状。

“安陶陶?”

“东庭哥哥!”贺宝贝仰着脑袋,很紧张的看着男人:“这次是我自己的错,你不要怪安陶陶好不好?唔,安陶陶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了,我摔倒的时候,他都被吓哭了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女孩儿不禁裂开了嘴,好像还挺自豪的样子。

贺东庭叹息。

“行了,睡觉吧。”

他说道,重新把女孩儿放回床上。

贺宝贝没有闭眼睛,而是眨也不眨的看着男人。

“东庭哥哥,你今天不是打电话说不会回来吗?”她问道。

贺东庭掠了她一眼,没好气的回了句:“你都挂彩了,我还能不回来吗?”

小女孩笑了起来。

“挂彩了?”她重复了一遍男人的话,开心道:“我喜欢这句话,好搞笑哦!”

“宝贝!”

男人沉声:“不许胡说。”

小女孩闻言,立刻闭上双眼。

但仅仅几秒钟的时间而已,她很快又偷偷地睁开眼睛。

贺东庭依旧坐在原位,动也不动的看着她。

贺宝贝开心的笑。

“我就知道你不会走开的。”她的模样很狡猾,骄傲得像是生活在城堡里的猫。

贺东庭倾下腰,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庞。

只是,每当他的目光落在女孩儿受伤的部位时,表情都会变得有些难受。

就好像……这受伤的是他一般。

“我的宝贝受苦了。”他缓缓的说道,眸中情绪浓郁如同化开的墨,很深情。

“我不痛。”

贺宝贝看着他,小手扯了扯男人的衣袖,撒娇般说道:“哥哥给我吹吹吧。”

犹记得小的时候,她每次受了伤,或者是被虫蚊叮咬以后,东庭哥哥总是会在她受伤的地方吹一吹,然后她就不会感到疼了,特别的神奇。

“好……”

男人点了头,轻轻的替她吹吹。

贺宝贝很满足。

“好困哦……”

她伸了个懒腰,一脸倦怠的模样儿。

“睡吧。”

贺东庭替她拉了下被子,动作很温柔:“我先洗澡,然后再来陪你。”

“嗯!”

小女孩点头,带着笑容闭上眼。

男人弯了腰,在她的脸颊边落吻,声音温柔:“晚安,宝贝。”

“晚安,哥哥。”

小女孩闭着眼睛说道。

贺东庭没再说话,坐在床边看着她。

过了没多大一会儿,女孩儿的呼吸渐顺,她已经睡着了。

他从床边离开,轻步走出房间。

而门外,管家和家庭医生等人还在战战兢兢的等待着。

“她的伤是怎么回事?”

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众人。

家庭医生闻言,立刻就答道:“小姐额头上的伤是擦伤,并不是很严重,只要多注意一点,愈合以后是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

贺东庭没什么反应,目光落在管家身上。

管家浑身一抖,立刻一五一十的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末了,他不禁道:“贺首长,我真不是故意的,宝贝小姐她非不让我们跟着,所以我只有让人悄悄地跟着她,我、我承认我有失误,但请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以后一定会认真改正的!”

贺东庭冷笑。

“以后?你认为,还有以后?”

管家呼吸一滞。

贺东庭转身,声音冷冽:“滚!”

一个字而已,足以吓得人肝胆欲裂。

管家甚至连一句求情的话都不敢多说,忙不迭的转身就往楼下跑,似乎在这里多呆一秒,都会危及生命!

半夜里,贺宝贝醒了过来。

她发现自己正趴在男人的胸口上,腰上还搭着一只大手。

她动了动。

贺东庭睁开眼,在黑暗中摸了摸女孩儿的脸,问道:“想尿尿?”

“嗯……”

贺宝贝点头。

贺东庭没再说什么,直接抱着女孩儿下了床,将她放到了卫生间里的马桶上。

贺宝贝闭着眼睛脱裤子,然后又闭着眼睛坐在马桶上尿尿。

她还没有彻底的醒来,所以整个人都是梦游状态。

男人守在旁边,等着她解决完个人问题以后,替她穿好睡裤,抱着人重新躺回床上。

这一次,直接睡到了次日早上。

贺宝贝睁眼醒来的时候,男人正在穿衣服,高大颀长的身子站在更衣镜前,身材好得足以媲美模特。

她在偷偷地笑。

男人听到声音,回头看她一眼,同样也笑了起来。

“起来吧,我们一起吃早餐!”

“好!”

贺宝贝应道,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小脸笑眯眯的:“哥哥早上好!”

“宝贝早上好。”

男人说道,一边系着衬衣扣子。

“哥哥过来,我来帮你系扣子!”小女孩从床上站了起来,跃跃欲试。

贺东庭依言走到床边。

贺宝贝的兴致很高,低着小脑袋,开始一颗一颗的给男人系扣子。

她的动作有些笨拙,但却十分认真努力。

贺东庭站着没动,近距离的看着她,脸庞始终带笑。

“宝贝今天很乖。”他说道。

“我一直就很乖啊。”

贺宝贝头也没抬的回了句,卷长的眼睫毛,像是蝴蝶翅膀似得轻微扇动着。

“好啦。”

她忽然说道:“完满完成任务!”

贺东庭抬起手,摸了摸她的毛茸茸小脑袋。

“谢谢宝贝。”

“不客气。”

贺宝贝冲他一笑,目光不经意的扫过男人的胸膛。

然后,她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哥哥你别动!”

她忽然说了句,不待男人反应过来,两只小手就已经贴在了男人的胸肌上。

她调皮的捏了捏,笑得天花乱坠:“哥哥你有胸!”

贺东庭顿时就无奈了。

“不要调皮,宝贝。”

他说归说,可是对于小女孩的大胆举动,他却并没有任何的动作阻止。

贺宝贝将五根手指张开,结结实实的贴在男人的胸肌上,一边揉了揉,一边说道:“哥哥,你这里的肉有点硬,但是……摸起来的感觉好好哦。”

贺东庭只是笑。

他顺势把站在床上的丫头抱了起来。

然后,他的手也放在了女孩的胸前。

“宝贝的这里是软的。”他说道。

“那当然了,因为我是女生呀!”贺宝贝笑,小手勾着男人的脖子,睁着闪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贺东庭忽然皱眉。

“怎么?”贺宝贝诧异的看着他。

男人不说话,一手扶住女孩的小脑袋,直接将她吻住。

“唔!”

女孩发出一道短促的嘤吟,接着便沦陷了。

在接吻这方面,她本就没有任何经验,而她接触的男人中,便只有贺东庭一人而已。

所以这是注定的,不管是干什么,她都不是男人的对手。

……

吃过早餐以后,贺宝贝坐在客厅沙发上。

家庭医生站在旁边,动作小心的揭开她额头上的纱布。

贺东庭凑过去看了眼,大手捏着女孩的小手。

“痛吗?”

他皱着眉头,问道。

“不痛。”贺宝贝摇头,冲着男人一笑道:“我没事的,哥哥。”

贺东庭还是紧绷着一根弦,直到医生处理完了以后,他都没有回过神来,完全就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倒是贺宝贝,她并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还反过来安慰贺东庭。

“哥哥,我只是小伤而已,医生都说了,过几天就好啦,你别担心我。”

贺东庭‘嗯’了一声,把人抱到腿上坐着。

贺宝贝歪头看着他。

“哥哥,你今天不上班了吗?”

“陪宝贝。”贺东庭答道,低头与女孩亲密的脸贴着脸。

“好啊!”

贺宝贝仰起脸,目光近距离的瞅着男人。

“哥哥……”她努着嘴。

“又想干什么了,嗯?”贺东庭看着她。

贺宝贝眨了眨眼,笑容里有狡黠:“反正你今天都不工作了,所以……你带我出门去玩好不好?”

贺东庭深吸一口气,闭眼未答。

小女孩开始撒娇:“东庭哥哥……东庭哥哥……你就带我去玩嘛,求你了……”

贺东庭不为所动。

贺宝贝使出必杀技,撑起身子就要去咬男人。

贺东庭躲避不及。

于是,他的下巴被咬住。

贺宝贝笑得很得意。

“谁让你不带我出去玩了,我要咬你!”她摆出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可在男人的眼中,她这模样儿就跟那小白兔似的,不觉凶狠,反显可爱。

贺东庭思忖再三。

最后,他不得不应允。

“好,你想去哪里玩?”

贺宝贝回答得不假思索:“我想去欢乐谷,哥哥,你带我去欢乐谷吧。”

“好!”

男人没有意见,抱着女孩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笑道:“走,我们换衣服去!”

“好好好!”

贺宝贝很欢乐的笑。

可是,等着他们换好衣服的时候,老爷子的电话却忽然临至。

挂了电话以后,贺东庭的脸色不大好。

“哥哥?”

贺宝贝站在他的身边,仰头看着他,语气里有小心:“我们还要不要走啊?”

贺东庭皱眉。

片刻后,他搂过女孩儿,慢慢的轻拍着她的后背。

贺宝贝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东庭哥哥你答应过我的!”

她叫起来。

“宝贝!”

贺东庭不悦,沉声道:“老爷子让我们过去吃午饭,我们下午再去欢乐谷,好不好?”

贺宝贝很不高兴。

“宝贝听话!”

贺东庭弯腰,去哄她。

贺宝贝偏过脑袋不搭理。

但很快,她又扭过头,可怜巴巴的。

“好吧,我们下午去。”

贺东庭见状,有些意外:“宝贝今天怎么这么乖?”

贺宝贝歪头看着他,表情无邪:“只要能让哥哥高兴,我天天都会这么乖的,唔,不过哥哥以后都不许再生气了,而且要经常陪我!”

“好!”

男人点头,满是怜惜的把这令他爱不够疼不够的丫头搂进怀里。

……

老爷子家也在军区大院里,距离不远,贺东庭拉着小女孩慢慢的走过去。

途中,两人偶遇归来的宋锦丞。

“锦丞哥哥!”

贺宝贝高兴的直挥手。

宋锦丞停了车,降下车窗看着外面的两人。

“贝儿。”他浅浅一笑。

贺宝贝低下脑袋,眼巴巴的往车里看了看。

但是结果令她很失望。

“吉祥姐姐呢?”

这丫头啊,满心思的都是想找人陪她玩。

宋锦丞闻言,答道:“你吉祥姐姐在上班,晚上回来。”

“噢……”贺宝贝很沮丧:“晚上才回来啊。”

宋锦丞点头,目光看着小女孩:“你找吉祥有事?”

贺宝贝摇脑袋。

但很快,她又点头。

她的声音很脆:“我想和吉祥姐姐玩。”

“她要上班,最近很忙,这个改天再说吧。”

宋锦丞说完,目光看向正站在小女孩身后的贺东庭。

两个男人都没说话,只是默契般相互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然后,宋锦丞又重新看向贺宝贝。

“我走了,贝儿,再见!”

“再见!”

贺宝贝挥了挥手,眼看着宋锦丞的座驾驶离。

“东庭哥哥,为什么我觉得锦丞哥哥不喜欢我找吉祥姐姐玩啊?”她一边问道,一边回头看向身后的男人。

贺东庭拉着她的小手,继续朝前走。

“没有这回事,别乱想。”

男人回答道。

“噢……”

贺宝贝听了以后没再说什么,继续默默的跟着贺东庭往老爷子家方向走去。

结果,两人这才刚进门呢,便听到老爷子愉悦的笑声传来。

“伯伯!”

贺宝贝撩嗓子喊了句,挣脱贺东庭的手,开开心心的就往里面跑去。

然后,忽然没了声。

正在门口换鞋的贺东庭没有听到小女孩的声音,有些担心,急急忙忙的走进去以后,也愣住了。

客厅里面,坐了满满一屋子的人。

老爷子正坐在沙发上,看到贺东庭和贺宝贝的时候,笑容更甚。

“东庭,你来了啊。”

他笑着开口,一边朝着贺宝贝招了招手,笑得很慈祥:“来,宝贝,到伯伯这里来。”

贺宝贝走了过去。

“伯伯!”

她的声音很好听,悦耳如同溪间水声叮咚。

不过,小女孩的目光却是一直盯着老爷子身边的一个女生。

这个女生的年纪和贺宝贝差不多,穿着漂亮的长裙子,头发是卷卷的,而且她的睫毛很长很长,就像电视里的那些好看的美女。

“这是梦梦,宝贝,你们两个认识一下。”

老爷子说道。

贺宝贝已经走到沙发跟前。

梦梦很有礼貌,她站了起来,主动地朝着贺宝贝伸出手。

“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梦梦。”她这样说道。

贺宝贝盯着她,眼中有好奇。

“宝贝!”

老爷子略沉的出声提示:“快跟梦梦打招呼。”

贺宝贝却忽然抬了手,指着梦梦的眼睛:“哇,你的睫毛好长好漂亮啊!”

瞬间,场内所有人都尴尬了。

有点眼力劲儿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个梦梦化妆了,而她的长睫毛是粘上去的。

“宝贝。”

贺东庭走了过去,伸手把贺宝贝揽到身边。

“东庭哥哥,你快看,她的睫毛好漂亮啊!”贺宝贝不依不饶。

老爷子彻底沉了脸色。

“贺宝贝,你怎么能这么没礼貌?”

其实,老爷子从来就看不惯贺宝贝,因为他一直都认为是这个小丫头耽误了贺东庭,导致他至今未曾婚娶,从而令他至今也抱不到小孙子!

“爸,你凶她干什么?”

贺东庭也很不高兴,他平时都舍不得骂这丫头半句,别人哪还有资格?

老爷子气得不行。

“伯伯,您别生气了,”梦梦适时的开口,她乖巧的从茶几上拿起一颗梨,笑眯眯的递到老爷子跟前:“我给您削个梨吧,这个很甜的。”

老爷子点点头,脸色缓和不少。

贺东庭睨了眼,目光略冷。

贺宝贝呆在她的怀里,目光却一定盯着那个叫梦梦的女生。

她在削水果,而且动作很灵活,看起来一点都不辛苦。

她挺嫉妒的。

因为,她不会削水果,而且伯伯看起来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哎,这就是宝贝吧!”

这时候,旁边的一个女人开了口,她笑着道:“我是梦梦的姨妈,以前就听说我们贺老首长的家里有个可爱的小公主,今日一见,果然漂亮得很!”

梦梦的姨妈?

贺宝贝转了头,疑惑的看着这个姨妈。

“来,宝贝,这个是送给你的礼物,祝你天天开心!”梦梦姨妈一边说道,一边拿出了一个粉色的漂亮礼物盒,殷勤般递向贺宝贝。

贺宝贝依然待在贺东庭的怀里,她看着那个粉色的礼物盒,却根本就没有要拿手去接的意思。

老爷子见状,火气又要上来。

“宝贝,说谢谢!”

贺东庭忽然开了口,并且屈尊降贵的将礼物盒接了过来。

梦梦的姨妈见状,自然是感恩戴德。

“不客气的,不客气的,说什么谢谢啊,这是我给宝贝的一点见面礼,应该的,应该的。”

“宝贝!”

贺东庭低头,看向怀里的丫头,再次道:“说谢谢!”

贺宝贝抬起了下巴,精致的五官,一双乌眸尤为漂亮。

“她说了,她不要我说谢谢!”

她说得义正言辞。

其实,梦梦的姨妈只是在说客套话而已。

可是,贺宝贝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客套话,她听到梦梦姨妈说不用了,那她就真的不会再说谢谢。

贺东庭眉心一跳。

‘啪!’

那边,老爷子已经拍桌。

“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丫头!”他指着贺东庭,怒斥:“没有礼貌,没有家教,没有一点羞耻心!”

“爸!”

贺东庭也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贺宝贝睁着一双懵懂的眼,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管家!”

贺东庭忽然开口。

管家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

贺东庭松开怀里的丫头,语气很不好:“带宝贝上楼去。”

“哥哥……”小女孩仰头望他。

“上楼去!”贺东庭斥道,目光并未看她。

贺宝贝见他的脸色不好,因此也没敢再说话,乖乖的就跟着管家去了楼上。

隐约间,她听到后面有争吵的声音传来。

“那丫头都被你惯坏了,她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公主吗……”

再后面的,她没有听到。

真可惜,她没有听到东庭哥哥说的是什么。

贺宝贝呆在楼上的房间里面,管家替她端来了牛奶和漂亮的小点心。

她没有一点胃口。

她等呀等呀,好像过了很久的样子,她都没有等来东庭哥哥。

贺宝贝有些坐不住了,她悄悄地溜出房间以后,脚步轻轻的往楼下走去。

她想过了,她愿意向伯伯主动承认错误。

因为东庭哥哥说过,勇于承认错误的孩子,才是好孩子!

呃,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姨妈,那个贺宝贝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呀?”

刚下了楼,贺宝贝便听到有人在悄悄的议论她。

她一惊,连忙躲到旁边的储物间里。

梦梦和姨妈刚上完厕所走出来,她俩在聊天。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听说啊,那丫头在小的时候,好像是得过什么毛病。”

“切,能有什么毛病啊,我看就是脑子里有坑吧,瞧她那傻乎乎的样儿,跟我这儿装可爱是吧?”梦梦的笑声很夸张:“我刚才都忍不住要笑了,哈哈哈哈……”

“梦梦!”女人严肃道:“这话可不能让你贺伯伯听到啊,那个贺宝贝虽然有些傻,但她毕竟是姓贺,你没看到那个贺东庭有多宠贺宝贝吗?唉,那个贺宝贝也是蛮可怜的,从小就没去过学校,智商又低,所以导致她比同龄人笨很多。”

“啊,她还真是个小傻子呀?”

“嘘,这个我也是听你姨夫说的……”

她是小傻子?

她比别人笨?

贺宝贝愣愣的站在漆黑的储物间里,整个人都惊住了。

十分钟以后……

管家慌张的从楼上跑下来,惊呼道:“宝贝小姐不见了……”

什么,贺宝贝不见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