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70章 瞒不了!

成樾的职位本就不低,而今又是代替首长出巡,他的座驾遭人恶意砸毁,俗话说殃及池鱼,那遭殃的可就是底下的一帮子官员们啊!

这会儿,众人正站在监控室里。

相关负责人陪同在旁,只见他的额头上布满细密汗水,全是被吓出来的。

“……成主任,这事儿我们一定会负责到底的,您放心,我们就算是倾尽全力,那也必须找到凶手!”

负责人说得信誓旦旦。

成樾冷嗤,漆黑的目光里显得清冷。

“你们打算怎么负责?”他问道。

负责人咽了咽口水,答道:“我们会将凶手绳之以法!”

话刚说完,操作员忽然出声道:“报告,我们已经找到相关监控视频。”

负责人闻言,连忙就道:“快,快点调出来,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话说到这里,负责人突然就停住了嘴,目瞪口呆的看着视频里的那一幕。

陆吉祥也凑热闹似的看了过去。

视频中,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正手拿板砖,不停的在狠狠砸着车窗玻璃。

而更为挑衅的时候,就在她砸毁了所有的车窗玻璃以后,还嚣张的朝着摄像头竖起了中指。

挑衅!

这绝对是赤果果的挑衅啊!

陆吉祥在看完了整个视频以后,张着嘴,不禁转头看向成樾。

男人的脸色很沉,就跟那风雨欲来时的阴沉天气。

“郑可可!”

他咬牙切齿,眼神儿就像那吃人的野兽目光。

“成主任……”负责人在旁边看着,心肝儿直颤。

成樾忽然转身往外走。

“成主任!”

负责人见状,提步就准备跟上去,却被成樾的副官拦了下来。

副官道:“诸位,今天这事儿兴许有些误会,这位郑可可小姐,大家或许都有些耳熟吧……”

诸位官员闻言,迟疑着点了点头。

郑可可这名儿,那还是有些名声的。

“诸位留步,别送了。”副官也只是点到为止,说完这话以后,朝着旁边的陆吉祥使了个眼色,转身就走。

陆吉祥愣了愣,回过神以后,赶紧提步追了上去。

成樾走得很快,几乎眨眼间的功夫,便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

陆吉祥左顾右盼,气喘吁吁的跟在副官的身边,满腹疑问的说道:“郑可可是谁?呃,今天这事儿,成主任打算怎么处理啊?”

副官叹了口,满脸愁容:“小陆同志,你也是刚来没多久,所以很多事情估计都没听说过,这个郑可可是成主任以前的助理,不过……唉,她不听训,经常和成主任对着干,曾经有一次还跑到成主任家里去了,拿着汽油差点把房子给点了!”

哇,惊世骇俗啊!

陆吉祥佩服得不行:“看来这个郑可可很厉害啊!”

“她倒是没什么厉害的,关键是有个爹在后面撑腰啊!”副官说道,看着陆吉祥茫然的模样,他小声的说出了一个人名。

陆吉祥听后,非常惊讶:“啊,原来是”

“嘘!”

副官打断她,一脸的神秘:“咱心里知道就行了。”

陆吉祥直点头,末了,她又道:“对了,成主任这次打算怎么处理啊?呃,虽然我觉得这个郑可可是蛮厉害的,但是她的这种做法……说实话,我不大赞同!”

“我哪知道领导的想法啊?”

副官摇头,他说道:“其实我也不赞同这种做法,这次的事情,郑可可做得实在是太过分了!”

陆吉祥有些想不明白:她道:“成主任和郑可可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仇啊?”

“是有点。”

副官说道,他想了下,眉头微微皱起:“郑可可是个海龟派,毕业于国外的一所名牌大学,回国以后就直接被安排在咱们一部,跟在成主任的身边当实习助理,但是这个郑可可的想法有些奇怪,经常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成主任知道以后很生气,所以曾在大会上几次当众批评她。唉,估计是觉得面子过不去吧,郑可可从那以后就老是爱找成主任的茬,而且每次都会闹得人仰马翻的。”

陆吉祥认真听完以后,忍不住的问了句:“郑可可是怎么找茬的?”

副官奇怪的转头看她一眼。

“小陆同志,咱们可是有纪律规定的,不能随意讨论领导的事情!”

“哎呀!”

陆吉祥可怜巴巴的瞅着副官,说道:“你就给我说一点吧,反正都是闹得人仰马翻的事情,就算你不说,别人也会给我说的,这有什么可瞒的?”

副官想了想,兴许是觉得女孩儿这话有些道理,反正都是闹得人尽皆知的事情,就算他不说,别人也会说的啊。

思及这里,副官开了口:“这个郑可可的脑筋和旁人不一样,有一次,她在成主任的办公室里喊救命,等着我们都冲进去的时候,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陆吉祥紧盯着他。

副官继续说道:“那个郑可可居然脱光了上衣死抱着成主任不放,非说成主任要非礼她,还让我们把领导们都请过来!”

“这么酷?”

陆吉祥挑高了眉毛。

“从这事儿以后,成主任就把郑可可给调出去了,并且还放了话,只有咱们一部有成主任在,将永不考虑郑可可!”副官说道:“然后,这两人的梁子就算这么结下了。”

陆吉祥长舒了一口气,叹感道:“成主任这次是遇到女流氓了啊。”

副官摇头,道:“总之,这事儿很复杂很麻烦。”

陆吉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等着两人走出去的时候,成樾早就单独乘车离开了。

陆吉祥没办法,只要和其他人挤车回城里。

刚进了四环,她便接到了宋锦丞打来的电话。

车里坐着其他人,陆吉祥没敢接电话,只给宋锦丞发了条短信,说她已经下班了,正在回家的路上。

哪料,她把短信刚发出去没多久,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陆吉祥再次准备掐电话。

“和男朋友闹别扭?”旁边的女军官忽然出了声。

“啊?”

陆吉祥看向她,慌张的的摇头道:“没有啊!”

“没有?”对方看着她,狐疑道:“没吵架你干嘛不接人电话?”

“呃,这个嘛……”

陆吉祥迟疑着。

这时候,她手里的电话已经停止了响铃。

她正暗暗舒气,哪料,电话只消停了几秒,再次又火急火燎的响了起来。

旁边的人劝道:“接吧接吧,别让你男朋友担心。”

陆吉祥冲着她们一笑,无奈的接起了电话。

她低着头,小声的道:“喂?”

“为什么不接电话?”

宋锦丞的声音几乎瞬间传来,略带不悦:“你现在在哪?”

陆吉祥压低声音道:“我在车里和同事们一起呢,哎呀,我刚进城,马上就回来了。”

宋锦丞沉默了下。

“你出城了?”他问道。

“是呀。”陆吉祥如实答道:“去了趟军区,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

宋锦丞想了想,又道:“那行,待会儿下车以后别乱跑,我来接你。”

“哎,别别别。”

陆吉祥一听,赶紧就拒绝道:“你别过来了,让人看到了不好。”

宋锦丞有些不高兴了。

“怎么着,我还没法见人了?”

“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陆吉祥挺着急的,这车里还有别人,她也不好说太多:“总之,你不要来接我,我自己可以”

啪嗒!

男人直接挂了电话。

陆吉祥叹了口气,默默地将电话收了起来。

“和你男朋友说完了啊?”旁边的女军官看着她,微笑道:“年轻人啊,有什么事儿是不能直接说的呢?不要动不动的就吵架,没意义的。”

“我们真的没有吵架。”陆吉祥好纠结的,她说道:“他想来接我下班,但是被我拒绝了,所以就有些不高兴。”

其实吧,陆吉祥有自己的思量。

她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她是走关系进来的。

再则,宋锦丞的背景不一般,如果让他来接自己,这不变相的表明了她的后面是宋家吗?

“哦,为什么不让你男朋友来接你啊?”女军官看着她,有些不能理解:“你俩不过二人世界了?”

这人还挺八卦。

陆吉祥答道:“我们都已经结婚了,过什么二人世界啊,还是养家糊口比较重要些。”

“你结婚了?”对方很惊讶:“哎呀,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啊。”

“是吗?”

陆吉祥笑了下,道:“我和他刚结婚没多久。”

女军官点了点头,有些羡慕的道:“你和你老公的感情一定非常好吧?”

陆吉祥想了一下,道:“是啊,还不错!”

“你老公是做什么的?”

“呃,他是大学教授。”陆吉祥说道,心里在想,她这也不算是撒谎啊,宋锦丞的确是他们学校里的客座教授啊。

“噢,教授啊,这个职业很好啊,为人师表,桃李满天下啊!”女军官说道。

陆吉祥打着哈哈,回答道:“是啊是啊。”

……

回到单位里以后,陆吉祥先是去了趟主任办公室,结果发现里面没有人。

她并没太在意,心想这成樾既然不在单位里,而现在又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所以,她应该可以回家了吧?

这么一想,她心里安定许多,迈着轻松的步子便出了单位大门。

她朝着附近的地铁口走去,兜里的手机又忽然响了起来。

拿出一看,是宋锦丞的来电。

“切,他不是生气了么?怎么还敢打电话过来?!”

陆吉祥一边嘀咕,一边接起了电话。

“到马路对面来。”

男人的声音传来,以不可反抗的命令语气。

说完,根本不给女孩儿说话的机会,直接掐断。

陆吉祥被气得想骂三字经。

她从地下通道里过了马路,并在一个不起眼的路口发现了宋锦丞的座驾。

“喂,你不是不理我了吗?”

陆吉祥钻进车里,一边在副驾驶座上落座,一边道:“居然还敢挂我电话!”

宋锦丞的一只手放在方向盘,扭头似笑非笑的睨着她,不说话。

“嘿嘿嘿……”

陆吉祥很没骨气的缩起脖子,立马推翻了自己之前所说的话:“对不起啊,宋教授,我不是故意不接您电话的,呃,您要谅解我嘛,当时车里那么多人,我也是为了您的形象着想啊!”

“我的形象?”

宋锦丞开口:“我的什么形象?”

“当然是高大威武的形象了!”陆吉祥故意说得夸张:“您想想看,您可是位高权重的政治部主任,如果让您来亲自开车接我,多有损您面子啊?”

宋锦丞面不改色。

“我接我自己的老婆,有损什么面子?”

陆吉祥眨眼睛。

“嘻嘻……”她笑道:“宋主任,其实我身边的同事们都还不知道您是我老公呢。”

男人脸色一沉。

女孩儿见状,当即又补充道:“不过,她们都知道我结婚了,呃,不过,她们只知道我老公是个教授。”

宋锦丞吸气。

“过来。”

他朝女孩儿伸出手。

陆吉祥皱起鼻子,望了望车外面,说道:“你要干嘛啊,这里让停车么?哎,要是被贴条了就不好了,宋教授,你还是赶紧把车开走吧,我们”

“过来!”

男人打断她的喋喋不休。

陆吉祥做可怜状。

“宋教授,你又想干嘛啊……”

“过来让我抱抱。”

男人说道,一边倾身捞住女孩儿的腰身,往后一勾,便把她整个人抱到了腿上。

驾驶座的空间不是很大,陆吉祥坐在他的大腿上,整个身子都紧贴着他。

男人扳过她的小脑袋,亲亲密密的吻住她的唇。

陆吉祥知道自己这次是躲不过了,索性也不挣扎,任由他亲吻着自己,两只小手只管抱着他的脖子,呜呜恩恩的说着轻点和快点。

大约十多分钟以后,男人终于将她松开。

女孩儿小喘着气,柔柔顺顺的倚靠在他的怀里。

“今天工作累吗?”

宋锦丞问道。

“不累。”陆吉祥在他怀里摇头,边道:“只是有些不大习惯,不过问题也不大,毕竟这才刚开始工作嘛,我会慢慢适应的。”

宋锦丞叹气,还是有些不放心,他道:“要不,我把你调过来?”

陆吉祥闻言,顿时有些不乐意了。

“不行,我都开始工作了,你再把我调来调去的,这算什么啊?”

“吉祥……”

“哎呀,你放心吧,我没事的,周围的同事都对我很好。”陆吉祥仰起脑袋,笑看着男人道:“我都想好了,等我发了第一笔工资以后,我要给你和爸妈各买一份礼物!”

宋锦丞哭笑不得。

“这才上班第一天呢,就想着发工资的事儿了?”

陆吉祥一笑,并未觉得有任何不妥,而且,她回答得义正言辞:“我这叫未雨绸缪嘛!”

宋锦丞只是摇头,将她重新放回副驾驶座上。

“今天想吃点什么?”

“我们不回家吗?”陆吉祥看着他。

宋锦丞一边发动引擎,一边随意道:“我已经给家里打电话说不回去了,今天我俩在外面吃饭,你想吃什么,说吧!”

陆吉祥的眼珠子转了好几圈。

她正要开口说话,男人又忽然出声道:“除了火锅!”

哎,这男人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嘛?他怎么知道她要说火锅了?

她不爽的盯着他。

男人则解释道:“老吃火锅也不好,这样吧,我们去吃法餐,嗯?”

“法餐啊……”

陆吉祥仰起脑袋,盯着车顶道:“我不会这些洋玩意儿怎么办?”

宋锦丞笑,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宠溺道:“放心,有我在呢。”

陆吉祥再无意见。

宋锦丞发动引擎上路,直接朝着西城区驶了去。

在中途的时候,裴谦打来电话,居然破天荒的说什么要邀请他们吃饭。

陆吉祥知道了以后,狂点头道:“好好好,我们去宰赔钱货吧!”

宋锦丞挺无奈的,他看向女孩儿道:“吉祥,今天是我们的二人世界。”

“二人世界?”

陆吉祥扬起眉梢,目光诧异又奇怪的看着他:“这都老夫老妻了,还过什么二人世界啊,哎呀,赶紧去找赔钱货吧,我要狠狠的宰他一顿!”

“真的要去找他?”

宋锦丞问道。

“对啊!”陆吉祥笑得阴险:“好久没损人了,怪难受的。”

“吉祥……”

“好嘛,宋教授,我们去吧去吧去吧去吧去吧……”

宋锦丞禁不住她撒娇,只得应允。

某西式餐厅。

陆吉祥刚上了二层,便看到了正坐在落地窗旁的裴谦。

“嗨!”

她挥爪子打招呼。

裴谦听到声音回头,待看见宋锦丞夫妇时,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并道:“你们来了啊,快坐快坐!”

“哟,你今天怎么这么客气啊?”陆吉祥奇怪的看着他,好笑道:“该不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裴谦只是笑了笑,道:“你们还没吃饭吧?我已经点好餐了,就等着你们过来呢。”

说完以后,他又示意服务员可以上餐。

陆吉祥挑眉,愈发的不能理解了。

说实话,裴谦忽然变得这么客气起来,她还真不能适应。

宋锦丞看了眼,什么都没说的落了座。

“赔钱货,你怎么啦?”

陆吉祥睁着大眼睛,直盯着裴谦道:“你今天好奇怪哦。”

裴谦笑得有些尴尬,他开口道:“平时和你耍贫都耍惯了,其实,真实的我还是很正经的,不信你可以问问锦丞。”

“是吗?”

陆吉祥扭过头,看着宋锦丞道:“赔钱货也是个正经人?”

宋锦丞浅笑,抬手宠溺的摸了摸女孩儿的小脑袋,说道:“他今天在发神经,你甭管!”

“噢……”

陆吉祥笑了起来,冲着宋锦丞直眨眼睛。

桌对面,裴谦很窘。

“拜托,我难得正经一次,你们就不能给点面子么?”

“我们已经很给你面子了。”陆吉祥开口道:“你一个电话,我和宋教授立马就开车赶了过来,难道这样还不够给你面子?赔钱货,真不是我说你,这俗话说得好”

“哎哎,打住打住!”

裴谦赶紧开口打断她,说道:“又想说什么话来损我吧?得,我今儿不和你多计较,你也别说了,留点力气多吃饭吧。”

陆吉祥哈哈一笑,道:“几日没见,你变聪明了嘛!”

“那是!”裴谦抬起了下巴。

陆吉祥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继续道:“你上次不是说,我的话,你连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么?”

裴谦愣了下,不明所以的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啧啧啧。”

陆吉祥摇头,直道:“脑袋空不要紧,关键是不要进水啊!赔钱货,你今天果然有问题!”

裴谦叹了口。

他将目光看向旁边没说话的好友,挺无奈的:“你媳妇儿都这样损我了,你就不管管?”

宋锦丞闻言一笑。

他道:“周瑜打黄盖,我为何要管?”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这不拐着弯儿的在说,他裴谦是自愿被损的么?

裴谦气得头顶冒青烟。

这时候,服务员端着托盘走了过来,依序上了开胃菜。

陆吉祥没再说话,先是笑眯眯的张嘴尝了两口,才又慢吞吞的开口道:“不管怎么样,赔钱货,我还是要谢谢你的这顿饭啦,刚才我和宋教授正愁没地儿吃饭呢,你就给我们打电话来说要请我们吃饭,真是巧啊!呃,这就是缘分嘛!”

裴谦显得有些犹豫不定。

“其实,我是有点别的事儿……”

陆吉祥看着他,静待下文。

宋锦丞并未意外之色,淡定的端起玻璃杯喝水。

这边,裴谦的声音继续传来:“最近这几天,我家里在逼着我相亲”

“哈哈哈哈……”

陆吉祥忽然爆笑。

裴谦满脸郁闷的看着她:“笑毛啊,相亲很丢脸吗?”

陆吉祥摇头,一边笑,一边说道:“你家里人终于开窍了啊,居然逼着你相亲?哈哈哈……那你去相了吗?哎哟喂,相亲啊,你居然去相亲了!”

裴谦坐直身子,虚指了指陆吉祥,目光却是看着宋锦丞:“你管管!你倒是管管啊!”

宋锦丞抿唇,放下手中的玻璃杯。

“吉祥!”

他不咸不淡的喊了声。

陆吉祥立马收了笑,一双大眼睛却是忽闪忽闪的。

“好吧,我不笑了。”她说道:“赔钱货,你接着说吧,你需要我们怎么帮你?”

裴谦舔了舔唇,说道:“我需要一个临时女友,下个月就是我爸的五十岁寿辰,他已经给我下死命令了,这次我必须带人回去见他!”

陆吉祥做思考状。

宋锦丞勾唇,声音极淡:“这事好办,找个女人还不简单?”

陆吉祥倏地转头,不爽的看着他。

宋锦丞冲她一笑:“乖!”

“原来你觉得找个女人是很简单的事!”她微怒。

宋锦丞微笑不变,答道:“吉祥,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让裴谦花钱雇一个女友回家,这种事情在网上不是很常见吗?”

“不行不行,这事儿行不通的。”裴谦的声音传来,只听他道:“我爸是多精明的人啊,我这前脚刚把人领进家门口呢,他后脚就能立马让人去调查女方的背景,如果这事儿暴露了,我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啊!”

“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怕你爸啊?”陆吉祥不屑。

裴谦瞪她一眼,道:“难道你就不怕你爸妈了?”

陆吉祥想了想,觉得这话挺有道理的。

裴谦直叹气:“这事儿可把我愁死了。”

“你可以找你身边的朋友啊,或者,你单位上的女同事也可以啊,让她们帮帮你嘛!”陆吉祥提议道。

裴谦摇头,道:“我们科技院里的女同事根本就没几个,就算有,要么是结了婚的,要么就……唉,长得还没我好看,我哪好意思领回家里啊!”

“啧儿,真没看出来,你要求还挺高的嘛!”陆吉祥嗤道。

“我这也是被逼的啊。”裴谦很沮丧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说道:“拜托啦,你们看看你们身边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给我介绍一个呗?”

得,原来这才是今天的真正主题!

替他物色临时女友!

宋锦丞笑得高深莫测。

他先是看了眼身边的陆吉祥,继而摇头道:“我没有。”

就算有,那也不可能当着陆吉祥的面说。

裴谦很理解的看他一眼。

然后,他又眼巴巴的望向陆吉祥。

女孩儿并没有注意到这两男人之间的眼神儿交流,她倒是很认真的想了一下,方才开口道:“我今天倒是遇到了一个以前的大学同学,她叫李阳,长得还不错,如果你觉得好的话,我倒是可以替你们搭个桥。”

裴谦闻言,不禁皱眉道:“她是干什么的?”

“她才刚进部队,具体是干什么的,我也不清楚。”陆吉祥说道。

“噢,我不想找圈内人。”

裴谦摇头。

陆吉祥瞪他一眼,彻底放弃。

“我不管了,你爱咋地咋地。”她说完,低头开始切牛排。

宋锦丞始终都没怎么说话,慢条斯理的将自己盘里的牛排都切成了小块以后,他又和陆吉祥调换了牛排。

女孩儿睁着眼,看着自己面前盘子里已经切好的牛排。

“愣着干什么,快吃啊!”

宋锦丞说道。

“噢……”陆吉祥拿着叉子,慢吞吞的开始吃牛排。

裴谦看了眼,并不在意。

他直盯着宋锦丞,道:“你倒是给我支个招儿啊。”

“你的要求太高,这一时半会儿的,我也想不出什么好人选。”宋锦丞看着他,眸仁平静深黑:“不过,我听说,最近不是有个女人在倒追你么?”

唰!

此话一出,陆吉祥当即抬头看向他。

嗯,她闻到了八卦的味道儿。

裴谦的脸色有些奇怪。

“呃,那个、那个……”他挺纠结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宋锦丞说得意味深长。

不知为何,陆吉祥听到这话的时候,忽然就禁不住的打了个颤儿。

她拿着叉子的动作顿住,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吉祥?吉祥?”

耳边有声音传来。

她忽然回过神,抬头就对上了宋锦丞关切的目光。

男人看着她,关心道:“怎么了?是不是不喜欢吃牛排,我们可以再点别的!”

“噢,不用了,我觉得挺好的……”陆吉祥说了句,默默的将牛排放进自己的嘴里,表情有些惆然若失。

宋锦丞笑了笑,并未再说什么。

临走的时候,裴谦还在大呼着不久将绝命哀。

宋锦丞搂着陆吉祥,笑得丰神俊逸。

“这没什么的,大不了,我和吉祥每年都去看你!”

“损友,你俩都是损友!”裴谦气得直跳脚。

宋锦丞不在意,扭头看着身边的丫头,忽然说道:“吉祥,你想去看日落么?”

“啊?”

陆吉祥仰起脑袋,呆呆的看着他。

宋锦丞看着她的这副傻愣表情,心里简直都快柔成了一滩水。

他低了头,根本不顾及旁边还有裴谦,直接在女孩儿的唇上重重啄了一口,说道:“我们去山上看日落,好不好?”

“真腻歪!真恶心!我真是疯了才会找你俩帮忙!”

裴谦气得跳进自己的车里,一溜烟儿的就开远了。

而这边,陆吉祥还在与男人对视着。

她点了头,唇畔裂开一丝弧度。

“好啊,我都听你的。”

直到很久以后,陆吉祥都始终想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本领,为什么总能看出她的任何心事?

莫非,他会读心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