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69章 完蛋了!

一个多小时后以后,陆吉祥神色倦倦的下了楼。

管家正在楼下,看到女孩儿的时候,礼貌的问候道:“少夫人。”

陆吉祥点了点头,提步走进了客厅里。

令她意外的是,客厅里面除了那盆鲜艳娇嫩的雏菊以外,空无一人。

“管家!”

陆吉祥立即出了声,看向管家道:“那位冷小姐呢?”

“冷小姐已经走了。”管家笑着回答道。

陆吉祥皱眉。

管家看着她的表情,不禁继续道:“少夫人是找冷小姐有事吗?家里有电话,您可以”

“噢,我没事。”

陆吉祥打断他,摇头道:“我就是问一下而已,没别的事。”

“好的。”管家保持微笑不变:“我去厨房里看看,晚饭应该快做好了。”

“行,你去吧。”

陆吉祥点头。

管家很快离开。

陆吉祥站在原地没动,她想了想,准备上楼去找宋锦丞。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汽笛声。

陆吉祥猜想应该是宋领导回来了,今天下午的时候,宋领导因为还要去军区,所以就让她一个人先回了家,而现在天色已晚,他也该归来了。

想到这里,陆吉祥当即朝门口走去。

正巧,她迎面就碰上了正走进来的宋母。

“妈妈!”

她又惊又喜。

宋妈妈看到她,也挺意外的。

“吉祥在家里啊。”她淡淡笑了下。

“是啊,妈妈。”陆吉祥为她拎来拖鞋,边道:“晚饭就快好了,您可以先休息一下。”

宋妈妈点头,换了鞋以后就朝里走。

路过客厅时,她很意外的看到了客厅里的鲜花。

“咦,这花是……?”

宋妈妈停住脚,目光疑惑的盯着客厅里的鲜花。

其实说实话,陆吉祥一点都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可是……

“妈妈,这是一位冷小姐送来的雏菊。”陆吉祥说道,一边观察着宋妈妈脸上的表情。

但可惜的是,宋妈妈的表情很淡,几乎看不出有什么情绪变化。

“哦,是我让碧歌送来的雏菊。”宋妈妈说道,一边走进客厅。

陆吉祥稍微迟疑了一下,提步跟了进去。

“碧歌是我从小就看着长大的丫头,平时和我的感情比较好,知道我喜欢鲜花,所以有什么好看的新花,她都会在第一时间给我送一些来。”宋妈妈笑着解释道:“不过她很忙,平日里十天半个月的都见不着一次。”

宋妈妈的话不多,但却在表达一个意思——冷碧歌之所以会来宋家,完全就是因为她,而非是宋锦丞!

在这天底下,有哪个当母亲的不会偏袒自己的儿子?

看得出来,宋妈妈很精明。

陆吉祥听了以后,只是笑道:“妈妈,原来您喜欢鲜花啊,不过我觉得吧,如果您喜欢鲜花,其实我们可以在院子里种一些您喜欢的品种,何必把它们都折下来插花瓶里呢?多浪费啊!”

宋妈妈听了以后,点了点头。

“这主意不错,我会让管家去安排的。”

“我可以帮忙。”陆吉祥自告奋勇。

宋妈妈看她一眼,笑了笑:“那就辛苦你了,吉祥!”

“没关系。”陆吉祥摇脑袋。

宋妈妈叹了口气,神色里涌上倦怠:“我有些累了,先上楼换衣服,吃饭的时候再叫我吧。”

“哎,妈,您小心一点。”

陆吉祥说道,目送宋妈妈离开。

待人刚离开,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她不傻,女人都有天生的直觉,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个冷碧歌是绝对有问题的!

……

次日,陆吉祥正缩在被窝里面睡大觉。

冷不丁的,身上的被褥忽然被人掀开。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张嘴就欲破口大骂。

宋锦丞适时的出声阻止:“爸妈在隔壁呢!”

陆吉祥咬起牙齿,低声斥道:“你有毛病啊,大早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宋锦丞勾唇,表情很欠揍:“丫头,从今天起,你也是上班一族了,迟到可是要挨批评的哦!”

“真烦!”

陆吉祥呻吟,往后一倒,闭着眼睛不肯起来。

宋锦丞看她一眼。容颜清俊:“反正我已经叫过你,到时候迟到了可别来找我。”

说完,直接进了浴室。

等着他再走出来的时候,女孩儿仍旧保持着挺尸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宋锦丞也不叫她,脱了身上的衣服以后,慢条斯理的就开始换衣服。

他刚换了内裤,身后传来动静。

他转头看去。

某个丫头已经起来了,这会儿正坐在床上盯着他看。

宋锦丞倒也不介意,挑了条长裤穿上以后,继续挑衬衣。

“宋教授,你的身材真好!”

身后传来她的声音。

宋锦丞嘴角弯起,声音极其蛊惑:“嫉妒么?”

陆吉祥摇脑袋,声音很懒散:“你又没有大胸,我干嘛要嫉妒你?”

“……”

男人默默的穿好衬衣。

陆吉祥打了个哈欠,慢吞吞的下了床以后,她一边往浴室里走,一边随口问道:“今天是第一天上班哎,我该穿什么衣服啊?唉,公务员有统一的制服么?”

“你就穿你那套白色的小西装就好了。”

宋锦丞回答道。

陆吉祥停住脚,奇怪的看着他:“我还有白色的西装?”

宋锦丞挺无奈的:“交给我吧,你先去洗漱。”

“噢……”

陆吉祥点头,走进了浴室里。

待她走出来的时候,卧室大床上正放着一套白色西装套裙,包括里面的衬衣以及鞋子,统统都备好了。

说真的,当陆吉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还蛮感动的。

可惜,宋锦丞却已不在房内。

……

今天是陆吉祥第一天正式上班,她很激动。

坐在宋顾的车里,她的脸上一直就带着笑容。

当然了,她这笑落进别人的眼里,那完全就是傻笑啊。

宋顾坐在旁边看报纸,偶尔和副驾驶上的江军说两句话,但几乎都是离不开公事。

陆吉祥盯着窗外,满脑子里都在幻想着美好的明天。

“吉祥?吉祥?”

宋顾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忽然回过神,慌张的转头看向他。

“爸,您叫我?”

宋顾好笑的看着她,说道:“在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没看什么啊,呃,就是觉得今天的天气很好,外面全是金灿灿的阳光。”陆吉祥嘿嘿的笑,嘴角梨涡忽现:“我看到好多鲜花都盛开了!”

这都夏末了,还能有什么鲜花盛开?

宋顾倒也不戳破她的话,只是问道:“你今天是第一天上班,紧张吗?”

陆吉祥点头。

“紧张,很紧张!”

宋顾笑了笑,继续道:“别紧张,相对而言,你的工作内容是很轻松的。”

陆吉祥咬了咬唇,眼神闪烁的看着宋顾:“爸爸,我以前也没有什么工作经验,呃,如果我做得不好,会不会给你丢脸啊?”

宋顾哈哈大笑。

陆吉祥疑惑的看着他:“我说错话了么?”

宋顾摇头,道:“不会丢脸的,你也不用太有压力,成主任虽然严厉,但人不错,工作能力也很强,他会把你带好的。”

一想到那个成主任,陆吉祥就想叹气。

“爸爸,我知道我这样说是有些得寸进尺,但是、但是我还是想说!”

“嗯?”宋顾看着她。

陆吉祥迟疑了下,最后开口道:“您能不能给我换个上司啊?呃,那个成主任……其实我上次就已经见到过了,他看起来好凶的,我、我有点怕他……”

宋顾点头,道:“工作调令都已经下去了,就算你想改,那也得等上一些日子。”

陆吉祥这次是真的叹出了一口气。

没办法了!

看来这次是真没办法了!

她有种预感,那个冷面阎王一定不会轻易饶过她的!

他上次还说让她主动辞职,可是,她这都还没上班呢,怎么辞职?

如果她敢辞职,宋领导会怎么看她?宋教授又会怎么看她?所有人都会认为她太任性,整天说着要工作,却完全把工作当做一个儿戏,她会失去所有声誉和信任的!

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想到这里,陆吉祥不禁在心里默念‘阿弥陀佛’!

一切愿上帝保佑吧!

达到办公楼以后,陆吉祥在江军的带领下,很快来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首长办公室其实只是一个统称,这里面包含的部门有很多,比如专为首长出谋划策的智囊团,还有维持首长形象的宣传部,还有后勤、保全、包括内阁等等。

而陆吉祥的职位却与为首长服务完全不沾边,她只为一个人服务!

那就是成主任!

‘咚咚咚——’

这会儿,陆吉祥正站在主任办公室门前。

她很小心的敲门,外带很小心的注意着里面的动静。

“进来。”

成樾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推门走了进去。

才一秒钟的时间,她便无意外的对上一双漆黑的眼。

对于她的出现,成樾并不意外。

“成主任,您好,我是陆吉祥,今天新报道的”

“出去!”

成樾冷声将她打断。

陆吉祥一怔,万分惊讶的看着他:“啊,您说什么?”

成樾放下手中的笔,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面无表情:“我说,让你出去!”

陆吉祥听到这话,几乎是瞬间冒火。

“我都还没把话说完呢,你凭什么让我出去?”她都差点从原地跳起来。

成樾盯着她:“小陆同志,你很顽固,而且似乎很喜欢忤逆上司的命令?”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不冷不淡的。

可是,陆吉祥还是从他的眼神儿里面,读出了一些危险的讯息。

她忽然想到,在纪律严明的部队里面,最忌讳的就是违背命令!

思及这里,她立马转身就往外走。

“站住!”

成樾厉声呵斥。

陆吉祥停住双脚。

“转过来。”成樾怒道:“我让你走了吗?”

陆吉祥的心里在骂三字经。

她转了身,目光看着成樾严肃的容颜:“成主任,刚才不是您让我出去么?呃,我只是在服从你的命令而已,请问,我有哪里做得不对么?”

成樾笑得有些怪异,他说道:“今天的第一堂课是礼仪,以后进门前要喊报告,知道么?”

“是!”陆吉祥点头应道。

成樾抬了抬下巴,道:“出去再来一遍。”

“是!”

陆吉祥不敢有异议,重新走出去把门关上。

‘咚咚咚——’

她敲了门,一边道:“报告,成主任,我是陆吉祥!”

屋里面没有任何声音。

陆吉祥有些狐疑,心想,难道她的声音太小了?

她清了清嗓子,重新又提高声音道:“报告,成主任,我是陆吉祥!”

可是,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奇了怪了。

陆吉祥仰着脑袋,傻傻的盯着眼前紧闭的房门。

莫非,这门还有隔音功能?

呃?

她再次抬手敲门,并高声道:“报告,成主任,我是陆吉祥!”

扑哧!

身后有笑声传来。

陆吉祥转过头,却见着一个年轻女孩正站在她的不远处,捂着嘴巴在笑。

“很搞笑么?”她挑眉,有些不高兴的盯着对方。

“你是新来的主任助理吧?”女孩走了过来,友好的冲着陆吉祥伸出手,一边道:“我是秘书室里的,我叫秦可卿,你叫我小秦就好了。”

陆吉祥点点头,道:“我是陆吉祥。”

“我知道你叫陆吉祥,整层楼的都听到你的声音了!”秦可卿一笑,道:“你是不是被成主任给赶出来了?”

陆吉祥面有赫色,一边摇头否认:“没有啊,我没有被成主任赶出来啊,呃,我在喊报告呢,可是成主任他好像没听见?”

秦可卿见怪不怪。

“你别喊了,喊了也没用。”秦可卿说道,一边凑到陆吉祥的耳边,声音刻意压低:“成主任的脾气有些怪,有时候会故意整人,你得放聪明些。”

陆吉祥愕然的张大嘴。

什么,那个冷面阎王在整她?

“可是,他为什么”

“哎!”秦可卿打断她的话,说道:“我给你个建议吧,你最好是一直站在这里,不然的话……我听说,上次来个助理,三天不到就被成主任给调走了。你想想看,能进首长办公室里纵然很风光,可要是从这里被请出去,啧啧啧,别人会怎么看?还有单位敢重用么?”

陆吉祥想了下,觉得这话很有道理。

秦可卿看着她,继续道:“你可别怪我多嘴,我只为人民服务!”

陆吉祥被她这话逗笑。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她点点头。

秦可卿做了个‘OK’的手势,转身一溜儿的跑开。

陆吉祥吸了口气,在主任办公室外面练起了站军姿。

结果,这一站,竟然就站了一个多小时。

成樾开门走出来的时候,陆吉祥还笔直的站在办公室门口,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到声音,女孩儿抬了头。

她两眼放光:“成主任!”

成樾挺意外的。

“你没走?”

“我还没下班呢,哪敢走啊。”陆吉祥笑,将心里的腹稿说了出来:“成主任,我知道我是初来乍到,所以在很多事情上难免会做错,而您是领导,您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那都是教诲!我在这里想了很久,认为您说的话很对,我决心改正,还请成主任您以后多多监督。”

成樾双手叉腰,将她全身扫了个遍。

陆吉祥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又抬头看向他,道:“成主任,您还有什么训话吗?”

成樾冷冷勾唇,忽道:“你比之前的那些助理都聪明。”

“谢谢主任夸奖!”陆吉祥扬起笑脸。

成樾表情不变,继续道:“脸皮也厚!”

“……”陆吉祥语噎,心想这话是褒义还是贬义?

“以后上班不要穿裙子。”

说完,转身就走。

陆吉祥怔了怔,看了眼自己身上的套裙,有些后知后觉。

怎么,莫非机关单位里面还不让穿裙子?

不过很快,她便明白了这句话里的含义。

“还不快跟上来?”

成樾的声音幽幽传来。

“是!”

陆吉祥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成樾并未叫车,出了办公楼以后,直接往首长所在的小楼走去。

他的步子迈得很大,每一步都走得很稳。

这可苦了陆吉祥,她脚上穿的是坡跟,小跑起来的时候摇摇晃晃的。

忽然,成樾停脚。

陆吉祥急急忙忙的稳住身子,差一点就撞到他。

成樾回身看她,表情冷冷:“去把我办公室里的文件袋拿来。”

陆吉祥傻了。

“啊,文件袋?”

“黄皮的,就放在桌上的。”成樾说完,拔步离开。

陆吉祥一个人站在风中凌乱了。

拜托,这都走了十多分钟了,他居然又让她返回去拿什么文件袋?

她心里愤然。

可是又没法,谁让他是上司呢?

她认命的往回走,回到办公室里去取来了黄皮的文件袋。

等着她赶到小楼的时候,看到前院里站着几名警卫员。

她不出意外地被拦了下来。

“我是来找成主任的。”

她解释道。

警卫员很严肃的说道:“请出示相关证件!”

陆吉祥都要跳脚了,她哪有什么相关证件啊,她连身份证都没有带!

“呃,我忘记带证件了,你们可以把江军江秘书长喊出来一下吗?”

警卫员很冷酷的看着她。

“好吧,我明白了。”

她举起双手,往后退到安全距离。

中午的太阳虽然不强烈,但就这么站在阳光底下,是个人都会受不了。

陆吉祥将文件袋顶在头顶上,心急火燎的等待着成樾。

妈的,这上班赚个钱可真不容易!

等呀等呀,直到她都快站睡着的时候,终于看到姗姗出来的成樾。

“成主任!”

她兴奋的直挥手。

成樾听到声音,脚步微微一顿,抬眸朝前望去。

前方,陆吉祥正高兴的喊着他,一张小脸通红得像是苹果。

这完全是被晒的!

他走了过去。

他的眉头拧得很紧:“你这么没进去?”

陆吉祥哭丧着一张脸:“我没有相关证件啊,那些警卫员根本就不让我进去。”

成樾无语。

“行了,走吧。”

成樾迈出长腿朝前走。

陆吉祥亦步亦趋的跟着他,手里举着文件袋,邀功似的道:“成主任,这是您要的文件袋。”

成樾看都没看一眼。

“拿着吧。”

“噢!”

陆吉祥点头,将文件袋抱在怀里。

“成主任。”前边跑来一人,他径直站到成樾面前,便道:“车已经备好了。”

成樾点点头,不发一语的大步朝前走着。

陆吉祥几乎是摇摇晃晃的跟在后面,脚上的坡跟令她走起路来十分困难。

上了车以后,成樾冷然出声:“出发!”

司机应了句,发动引擎上来。

这一系列变化,前后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

陆吉祥有些傻,直到眼看着悍马车驶上马路以后,她才后知后觉的问了句:“我们……要去哪啊?”

“军区。”

成樾答了句,看着女孩儿表情茫然的模样,难得耐心的解释道:“最近有场空陆联合模拟演习,首长不能亲自到场观看,所以派我过去做代表。”

陆吉祥张大嘴。

“那我今天还能按时下班不?”

扑哧!

前边的副官笑出声。

但只是一声而已,在男人冷厉的视线下,很快噤了声。

成樾不悦的盯着女孩儿。

“我还以为你和别人不同!”

他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

陆吉祥不解的看着他,奇怪道:“什么我和别人不同?”

成樾冷嗤,闭眼不答。

这下,陆吉祥倒是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后来,陆吉祥无意从副官嘴中得知,因为成樾的职位处于咽喉部门,很多国家一级老领导都会有意无意的安排自己的孙子孙女到他手下工作,可很多都是些有名无实的纨绔公子哥儿,成樾因为这事还曾公然发怒,而后便没人再敢往他手里塞人。

至于陆吉祥是怎么被塞进来的?

咳咳,还不是因为宋顾亲自开口了,成樾实在是无法拒绝,所以便纳了她!

纳了她?

陆吉祥在听到这个词汇的时候,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

什么叫纳了她?

到达军区的时候,正逢午饭时间。

陆吉祥早被饿得肚子咕咕叫,所以在看到满桌子的丰盛食物时,她几乎是瞬间就兴奋起来。

无意外的,她是成樾的助理,所以肯定会和成樾一桌。

在陆吉祥的脑子里,她根本就没什么上下级观念,人家只是客气的让她坐,她还真就坐了。

那时候,成樾都还没坐呢。

不过,人家成主任倒是没说什么,脸色自然的落座以后,端着碗开始吃饭。

陆吉祥埋头扒饭,很不客气的想吃啥吃啥,与其他正襟危坐的陪吃领导相比,她显得非常的没心没肺。

成樾也是蛮无语的。

这个小助理真是丢尽了他的脸面!

用过餐后,稍加休息,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着演习观摩大厅走去。

陆吉祥屁颠儿屁颠儿的紧跟在成樾的身后,满脸的好奇和兴奋。

演习已经开始,成樾观摩指挥,冷冷清清的站在指挥操作台的后面,不发一语的看着操作员指挥。

旁人的人都捏着一把冷汗。

陆吉祥明白,成樾那就是钦差大臣,谁不得怕着点?

可是,她现在尿急啊!

左等右等,成樾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陆吉祥有些憋不住了,周围都是些大男人,她实在是不好意思询问,而且她是助理,必须随时跟在成樾左右,如果有事,她也得亲自向领导请示。

想来想去,她偷偷的凑到成樾身边。

她伸手扯了扯成樾的衣袖。

成樾侧过头,冷淡的盯着她,

陆吉祥咽了咽口水,努力的将声音压低的道:“成主任,我有点私事,可不可以先出去一下?”

成樾皱眉,由上至下的打量着她。

男人的观察敏感度极高,他看着女孩儿一脸难受的憋屈样儿,再加上背脊微弯曲,双腿紧夹的姿势,基本上就已经猜出来她要干什么了。

“快去快回。”

他说了句。

“是!”陆吉祥应声道,低着脑袋往外冲。

快要到大厅门口的时候,她的手臂被人抓住。

“陆吉祥!”

对方很欣喜:“还真的是你呀!”

陆吉祥抬头看了眼,也很意外:“李阳?”

李阳直点头,挺高兴的:“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你呀,陆吉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上次班里开同学会也不去,最近在忙什么呢?”

陆吉祥笑了笑,答道:“也没忙什么,呃,我保证,下次同学会一定参加!”

李阳哈哈一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啊,哦对了,你有空的时候记得把班里的群号加上,所有人都在里面呢,以后谁有事也好联系。”

“是是是!”

陆吉祥忙着点头,急着往外走。

“哎哎,你要去哪?”李阳抓着她不放。

陆吉祥急得满头的汗,她连道:“我要去卫生间啊,李阳,你知道卫生间在哪不?”

李阳一怔,但很快,她反应过来以后,连忙带着人去了卫生间。

一阵慌乱。

等着陆吉祥再走出来的时候,李阳还在外面等着呢。

“嗨,陆吉祥!”

李阳冲她招手。

陆吉祥跟着笑了起来,和李阳并排着往前走。

李阳问她:“你怎么在大厅里面啊?”

陆吉祥打着哈哈道:“跟着领导过来的。”

“领导?”李阳看着她,追问道:“哪位领导啊?”

陆吉祥挠了挠后脑勺,并不想说太多,所以回答得很简洁:“就是个主任而已。”

“噢,主任啊。”

李阳若有所思。

这主任也分大和小啊。

“你呢?”陆吉祥适时的出声问道:“最近在哪高就呢?”

李阳笑道:“哪算得上什么高就啊,我刚进部队没多久,现在只是个新兵而已。呐,最近联合演习,我是女兵礼仪部的,所以被派来在大厅门口站岗呢。”

“这活儿多好啊,可以看到好多帅哥呢。”

陆吉祥打趣道。

李阳笑了笑,脚上踩着八寸高跟鞋,噔噔噔的跟着陆吉祥往回走。

快要走到大厅门口的时候,正巧看到一行人走出来。

李阳眼尖,激动得一把抓着陆吉祥的手。

“陆吉祥,你快看,那个走在最前面的男人!”

陆吉祥顺着她的话朝前看了眼,并不是很感兴趣:“怎么了?”

李阳说道:“周凌希大校啊,空军部的二把手,不过也快是一把手了,年纪轻轻的又那么帅,而且我听说好像是离异!”

“……”

“唉,算了,我就是花痴一把而已。”李阳挺沮丧的。

陆吉祥反握住她的手,宽慰道:“别多想了,只要咱们有本事,终有一天也会被别人嫉妒的!”

李阳赞同的点头。

“对,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小陆同志。”

前边,一个人正急匆匆的跑过来。

陆吉祥和李阳同时望去。

来人一脸的着急:“你跑哪去了啊?成主任到处找你呢。”

陆吉祥闻言,当即就道:“好,我马上就过去。”

说完,撒丫子就准备跑。

李阳在她后面招手:“陆吉祥,以后多联系啊!”

“好勒!”

陆吉祥往后挥了挥手,继续往前跑。

好不容易的找到成樾以后,她还没来得及喘气,就听男人说道:“我让你拿着的文件袋呢?”

“啊?”

陆吉祥张大嘴。

成樾不满的看着她:“黄皮的文件袋!”

陆吉祥恍然大悟,说道:“哎呀,我给放车里了。”

成樾吸气,指着旁边的副官道:“你,跟她去把东西拿回来!”

“是!”

那人领命,当即跟着陆吉祥朝着停车场跑去。

可是,等人到了停车场以后,却傻眼了。

成樾所乘坐的悍马车,左右车窗玻璃,包括前边的挡风玻璃,全部被人砸得是稀巴烂!

陆吉祥倒抽一口凉气。

“这个,咋办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