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68章 躲不了!

一路来,陆吉祥都在思考着一个关乎生死存亡的重要问题!

她到底该如何去应对这位成主任?

装傻充愣?

还是主动端正态度,表明那日发生的事情纯属意外?

她根本就开不了这个口啊!

而此时,那个深沉难辨的男人,就坐在她的身边呢。

陆吉祥十分的局促,她就不相信了,堂堂一个首长办公室主任,居然会没有自己的座驾?

莫非,他是别有居心?想看自己出丑?

“咳!”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开口了。

“成主任,您好!”她主动的出声问候,笑眯眯的看着身畔的男人。

其实,这辆轿车的后座很宽敞,虽然陆吉祥和成樾是共同坐在里面的,但这二人之间也是隔着一定的距离。

这会儿,成樾正扭头看着她。

他的目光很沉,一片深黑。

陆吉祥挺紧张的,她继续道:“我是陆吉祥,很高兴、很高兴能够跟着成主任一起工作,以后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还请成主任多多指教,我一定会虚心改正的。”

她说得很谦虚。

说白了,她这是在主动地服软呢。

她知道,因为那日的事情,这个成主任对自己的印象一定是非常的差!

所以呀,陆吉祥想要尽可能的扳正自己的形象。

毕竟,这位成主任以后可是她的直属上司,担待不得啊!

“你多大了?”成樾忽然开口问道。

陆吉祥闻言一愣,但很快,她反应过来,答道:“二十二。”

“在哪毕业的?”成樾的问话很简单。

陆吉祥老实道:“C大,我的专业是信息工”

“我没问你是什么专业。”成樾将她打断,冷峻容颜未变分毫,他的声音很冷淡,就跟玻璃表面上所凝结的薄冰:“以后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不要回答任何多余的话!”

“噢!”

陆吉祥点头。

“成主任!”

这时,前边开车的江军适时的开了口,他笑道:“小陆同志是新人,很多规矩都还没学会呢,首长说了,不会可以慢慢教,毕竟谁都是这样过来的嘛。”

他在替陆吉祥解围!

女孩儿很感激的朝他看去一眼。

成樾冷哼,似笑非笑的睨着她。

“我会慢慢教她的。”

陆吉祥忽觉脚底板升起一股寒气儿。

她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跟着宋教授混了,至少不会遇到这个冷面阎王!

……

到达办公小楼的时候,已经快要临近午饭时间。

江军停好了车,带着陆吉祥进了楼。

这是一栋单独的三层小楼,看起来十分雅致,前边有个小院,周围种满了翠绿青竹。

“这里是首长平时休息的地方,不过偶尔也会在这里办公。”

江军一边解释道,一边带着陆吉祥上了二楼。

刚推开门,陆吉祥便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前的宋顾,他正低头写字,诺大的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清香。

“首长,少夫人过来了。”

江军轻轻地开口说道。

宋顾闻言,抬了头。

“来了啊。”他声线浅缓,鼻梁上还放着一副眼镜。

陆吉祥走了过去,道:“爸。”

宋顾点点头,指了指那边的沙发:“先坐着,等我把这点看完以后再说。”

“哎。”

陆吉祥应了声,乖乖的走到那边的沙发上落座。

江军轻声向着宋顾汇报了几句,末了,又道:“首长,我们还碰到成主任了。”

宋顾只是点了下头,挥了手。

江军识趣的退下,走到陆吉祥的身边。

“少夫人,喝茶还是喝水?”他问道。

陆吉祥想了下,道:“你这里都有什么茶啊?”

她纯粹就是好奇了,这宋领导平时都是喝的什么茶?

“碧螺春和太平猴魁,还有大红袍,您看……?”江军看着她。

陆吉祥咧嘴一笑,答得爽快:“我喝凉白开就好了。”

江军微楞,随即给她倒来了凉白开。

陆吉祥捧着水杯,小口小口的喝着水,一边打量着房间里的摆设。

很快,她发现了旁边窗户上放着的几盆吊兰,屋里的清香应该就是因为这几株花的原因。

“这几株兰花,还是以前的一位老战友送给我的。”

宋顾的声音突然传来。

陆吉祥转回头。

那边,宋顾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取下了鼻梁上的眼镜,声音温和如水:“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花,但是我很喜欢。”

“我也挺喜欢这花的。”陆吉祥说道:“很香,但是味儿不浓。”

宋顾点点头。

“君子如兰,做人也该这般。”

“我知道了。”陆吉祥点头。

宋顾忽然笑了起来,问道:“你知道什么了?”

陆吉祥没想到他会这么问,突然语噎。

宋顾摇头,朝她走了过来。

“就你这反应速度,以后怎么和领导打交道?”他说着话,一边走到旁边的沙发上落座。

陆吉祥咽口水。

“我、我还要和其他的、其他的领导打交道啊?”

“你以为呢?”

宋顾看着她,嘴角微勾:“虽然只是个办公室助理,但你的活儿也不轻,不过,我把你安排给小成也是有思量的,他办事很牢,可以把你带得很好。”

那个阴沉沉的男人,会把她带好?

别开玩笑了!

“是,爸爸,我会向成主任好好学习的。”她耷拉着小脑袋说道,表情闷闷的。

宋顾盯着她,继续道:“年轻人最需要的就是磨练,吉祥,你要跟着小成多学习。还有啊,以后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不要这么情绪化!”

“啊?”陆吉祥不明白的看着他。

宋顾指了指她的脸,道:“你这小闷葫芦的样儿,摆给谁看?”

陆吉祥赶紧恢复成了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

“是,我知道了!”她挺胸道。

宋顾被她逗乐。

“在我面前就不必了,有事就和我说,别委屈了自己。”

“好,我记住了!”

陆吉祥笑了起来,两眼亮晶晶的看着宋顾,只听她继续道:“爸爸,那要是有别的领导欺负我了,我可以向你告状不?”

宋顾摇头,语气很笃定:“放心吧,没人敢欺负你。”

“这可说不定……”

陆吉祥撇嘴巴,心里又想到了那个阴沉沉的成主任。

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行了,先熟悉一下环境,待会儿一起吃饭。”宋顾说了句,重新起了身。

陆吉祥见状,连忙也跟着站了起来。

她看到宋顾走出了办公室。

出于自身的本能意识,她也亦步亦趋的跟了出去。

宋顾往三楼走去。

可是,他走了没两步,停住了脚。

他转身看着跟在后面的女孩儿。

“吉祥,你还有别的事?”他疑惑道。

陆吉祥摇头,一脸的坦荡荡:“没事啊。”

宋顾温笑,说道:“如果没事的话,你可以去楼下附近转转。”

陆吉祥继续摇头:“这事儿不急,我以后有的是机会。”

宋顾无奈了。

“呃,少夫人。”

旁边的江军开了口,他也挺尴尬的:“三楼是寝室,首长这是要去楼上换衣服……”

陆吉祥闹了个大红脸。

“呃,我还是下楼去逛逛吧。”

她转了身,急急忙忙的就往楼下跑。

身后,宋顾缓浅的声音传来:“不要跑远了,待会儿还要吃饭!”

陆吉祥道了句‘知道了’,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小楼。

有句话说得挺好的,你越怕什么,便越来什么!

这不,陆吉祥刚下了楼,迎面便碰上了成樾。

她连忙停住了双脚,规规矩矩的道:“成主任!”

成樾压根儿就没看她,脚步不停的直接往楼上走。

陆吉祥张了张嘴,喊道:“成主任!”

成樾定住身形。

而后,他侧了头,颀长的身子半隐在楼梯间的阴影里。

“有事?”

“呃,首长不在办公室里。”女孩儿说道。

成樾皱眉。

但仅仅片刻,他又转了身,往楼下走来。

说真的,陆吉祥挺怕他的。

主要吧,她是怕成樾乱嚼舌根,把那日的事情说出去。

她倒是不怕被别人说闲话,可关键是,她得为宋家以及宋教授着想啊!

她现在是宋家儿媳,身份很敏感!

“成主任!”

她又开了口,并且始终保持着微笑。

成樾终于瞥了她一眼,冷峭的脸庞,眼神儿却极为鄙夷。

陆吉祥很迷糊,他为什么总要用这种眼神儿看自己?

“咳,那个,成主任,我有件事儿想”

成樾挥手打断她。

“我没兴趣八卦。”他回答得简短有力。

陆吉祥闻言,起初没有反应过来,待她想明白以后,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谢谢成主任!”

她说道。

成樾面无表情的往外走。

可是,他刚走到楼梯口,忽然停住脚。

他并未回身,声音却寒冷如冰:“小陆同志,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首长会钦点你,但我奉劝你一句,如果够聪明,最好还是主动辞职!”

“啊?”

陆吉祥惊讶。

“你让我辞职?”她不可思议:“凭什么?”

“你心里清楚。”成樾答道,话未落音,人已大步流星的就往外走去。

她心里清楚?

她心里清楚什么?

“喂,你把话说清楚啊!”

陆吉祥觉得莫名其妙,她追了出去,几乎一把便揪住了成樾的衣袖。

男人身材高大,对于女孩儿的忽然袭击,他几乎是本能的出手,铁爪般的五指直接反握住她的手腕。

“哎哟!”

陆吉祥痛得眼泪都飙出来了。

成樾却没有松手。

他目光阴鸷的盯着她,立体般的深邃五官,眼中神色极深,可若是再看得仔细一些,你会发现他眼珠儿里的颜色竟然隐隐的透着金色。

“啊,你的眼”

陆吉祥惊呼出声,可她还没把这话说完,只觉手腕一阵痛意袭来。

“疼疼疼,啊,你松手啊!”她惨叫一声。

成樾凑近她,容颜冷峭无情。

“你找死!”他几乎水咬牙切齿。

陆吉祥有些楞然,傻傻的看着他眸色里倒映的自己。

成樾甩开她,嫌恶的敛眉。

“女人,我劝你最好不要招我烦!”

他说完,启步就要离开。

“混蛋!”

陆吉祥啐了句,握着自己的手腕,疼得一抽一抽的。

成樾却毫无预警的转身。

他盯着她,几乎一字一顿。

“你说什么?”

陆吉祥一个激灵,连忙挺胸敬礼,字正腔圆的说道:“报告成主任,对于您的教训和教诲,我必定铭记在心,并努力完成你对我的教导和期待,请您相信,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天知道,她早在心里把这男人骂了个遍!

成樾脸色不变。

他的声音依旧很冷:“光会耍嘴皮子哄人?!”

陆吉祥哽咽了一下。

乖乖哟,原来这男人还是个油盐不进的铁疙瘩!

她想了想,即刻又道:“报告,我会认真学习,刻苦学习,希望成主任能给我一个机会,我、我一定会让您和组织对我刮目相看!”

谁说女子不如郎,她对自己很有信心的!

成樾颔首,最后瞥了眼陆吉祥,转身离开。

陆吉祥看着成樾愈走愈远,终于是忍不住的长舒一口气。

妈呀,她总觉自己命不将久哀。

“少夫人!”

身后忽然传来声音。

“啊!”

陆吉祥猛地转过身,吓得捂住胸口。

江军也被吓了一下,惊疑不定的看着女孩儿:“少夫人,您没事吧?”

陆吉祥拍着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的道:“江叔叔,您以后别在我背后忽然出声啊,怪吓人的。”

“抱歉,少夫人,我下次会注意的。”江军说道。

陆吉祥挥了挥手,并不是很在意的说道:“还有啊,江叔叔,如果可以的话,您以后还是不要再叫我少夫人了吧,呃,您就叫小陆吧,我挺喜欢这称呼的!”

“好!”

江军点了头,又道:“走吧,我们去吃饭。”

“哎。”

陆吉祥点点头,跟着江军离开原地。

关于宋领导的伙食问题,陆吉祥持有好奇心。

可是,当她看到了桌上放着的三菜一汤以后,原本幻想的粉红泡泡,瞬间变成了泡沫。

“坐吧。”

宋顾抬手,招呼陆吉祥过来。

“噢!”

陆吉祥走了过去,坐在宋顾的旁边,她盯着桌上的菜,不禁问道:“爸爸,这就是您每天的工作餐?”

工作餐?

唔,这词新鲜。

宋顾点了头,亲自将筷子递给陆吉祥,边道:“尝尝看。”

陆吉祥拿着筷子吃了几口。

她皱起眉,心想,这些菜的味道……好淡!

“厨师们做菜的时候忘记放盐了吗?”她不禁开口道:“味道好淡啊。”

宋顾温笑。

旁边的江军开口解释道:“首长的血压有些偏高,所以厨师们做的菜都偏清淡,主要是对首长的身体好!”

噢,原来是这样。

陆吉祥看向宋顾,正欲开口说话,却被他抢了先。

“你要是吃不惯,可以让厨房给你单独炒两个菜,喜欢川菜吗?”

“不不不!”

陆吉祥闻言,连忙罢手道:“我吃得惯的,不用单独炒菜。呃,再说了,吃菜吃清淡些也好,我每次吃完辣椒以后,脸上都会起痘痘的。”

宋顾点头。

两人安静的用餐吃饭。

陆吉祥捧着碗,一边吃饭,一边思考问题。

她就在想,难道从此以后,她真的就要踏上这条通向光明的政治道路,然后越走越远?

“政治道路?”

宋顾含笑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大惊,她竟然不自知的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你并非政治学院毕业,如果以后想走这条路,恐怕有些难。”宋顾看着女孩儿,微笑道:“不过,既然你有这想法,我倒是可以给你安排学习机会,但是吉祥,女孩子的话,我并不建议走这条路。”

陆吉祥连眼睛都没眨的看着他。

哇靠,她还真有机会进入政界?

这边,宋顾还在继续说着话:“再则,你的性格也不大适合走这条路。”

性格不适合?

陆吉祥有些懵。

“我的性格不好吗?”她傻乎乎的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宋顾稍作沉吟。

继而,他开了口:“对女孩子来说,太累!”

如果陆吉祥还没有傻到家的话,她应该会明白,宋领导这句话其实就是一句敷衍。

人家领导有自己的想法,有些东西,就算他肯说,你也未必听得懂啊!

再说了,某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

“爸爸,您喝汤!”

陆吉祥主动的转移了话题,并殷勤的开始盛汤。

宋顾满意,他接过女孩儿递来的瓷碗,说道:“别看你的职位小,但是作用却很大,承上启下就靠你了!”

所谓承上启下,陆吉祥的理解就是……从下面拿了折子,然后再递给上面的领导批阅!

说穿了就是通常皇帝身边的太监干那活儿。

呃,那照这么说来的话,江军岂不就是太监头头了?

想到这里,陆吉祥忍不住笑。

“你笑什么?”

宋顾奇怪的看着她。

陆吉祥摇脑袋,眉眼弯弯:“没什么,我就是高兴!”

宋顾闻言,跟着笑了起来。

其实,他也有自己的私心。

这丫头是宋锦丞的心头宝儿,他这当爹的管不住儿子,总该可以把儿媳妇管住吧?

而且,他喜欢这丫头,所以想调她来身边。

生活太单调,总要有点色彩才行啊。

……

这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陆吉祥回到家里的时候,宋锦丞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不过,从陆吉祥进门开始,男人便已经没了看报的心思。

“宋教授!”

陆吉祥走进客厅,笑眯眯的看着沙发上的男人。

宋锦丞没反应。

“宋教授!”

陆吉祥倒也不在意,她主动的凑到男人身边,双手抱住他的胳膊。

这次,男人倒是有了些反应。

他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扭头看着身边的丫头,问道:“上班的感觉好吗?”

“挺好的。”

陆吉祥点了头,末了,她又道:“不过我还没有正式开始上班呢,我今天只是过去熟悉了一下环境,爸爸说了,可以先让我缓几天再去上班!”

宋锦丞冷笑:“看来你很满意了?”

“目前很满意。”

陆吉祥答道,不过,她也发现了男人的异样。

“宋教授,你怎么了?”

她将下巴磕在男人的肩头上,目光近距离的看着他,甚至连呼吸都暧昧的洒进了男人的颈项里。

她已经感觉到了他的僵硬。

“你就这么喜欢当一个小助理?”他没好气的问道,一边将这丫头抱到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这可不是普通的小助理!”陆吉祥很认真的看着她,眼眸乌黑晶亮:“是办公室主任助理!”

“我也是办公室主任!”宋锦丞的语气有些酸溜溜的。

陆吉祥哈哈一笑,先是在男人脸颊边亲了一口,才说道:“你是政治部办公室主任,人家是首长办公室主任,性质都不一样!”

宋锦丞恶狠狠的盯着她。

“没想到你这丫头还有这么腐朽的阶级观念!”

“哪有!”陆吉祥否认道:“宋教授,其实你还是很占优势的。虽然那个成主任是跟在首长的身边看起来比你威风一些,但你是首长的亲儿子呀,所以说,你还是最厉害的那位!”

宋锦丞气得牙根儿直痒痒。

“跟我这攀关系是吧?”

“我没有……”陆吉祥笑嘻嘻的,她主动地抱住男人的脖子,亲昵的与他脸贴着脸,声音软软的:“我就是怕我天天都腻着你,讨你烦!”

“真的?”

男人闻言,斜睨她:“这话是你自己想的?”

“是啊!”陆吉祥笑意不减,继续哄着男人道:“如果我们两个整天都上班下班的在一起,那多没意思啊?哎,你听我说完啊,我妈以前就老跟我说,饶是最亲近的两人,难免也是会吵架的。你看啊,这个牙齿和舌头的关系够亲密吧?可是有的时候,牙齿也会咬着舌头啊,所以”

“所以你就在这儿给我开始灌*汤?”男人不冷不淡的接了句。

陆吉祥惊讶的看着他。

“宋教授……”

宋锦丞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桎梏在自个儿跟前。

他紧紧的盯着她,唇瓣几乎是贴在她的唇上。

“这才几天,嗯?就开始在这跟我绕大道理了?”

陆吉祥震惊得目瞪口呆。

她想开口解释。

可是,她才刚张了嘴,下唇直接被对方衔住。

宋锦丞一边亲吻着她,声音含糊不清:“下不为例,还想给我做思想工作?下辈子都不可能!”

“唔唔唔……”

陆吉祥挣扎着扭了几下脑袋。

可惜没用,男人压得紧,她除了被迫接受他的热情以外,别无选择。

他吻得很重,撬开她的牙齿,含着她的小舌深深纠缠。

陆吉祥被吻得连舌根都变得麻木起来,她挺难受的,想要张口呼吸,却迎来他更加猛烈的攻势。

“啊?”

旁边有惊讶的声音传来。

宋锦丞皱眉,微微松开。

陆吉祥得到机会,一把将他推开,却因为男人正掐着她的腰,无法从他怀里彻底脱身。

趁着这个机会,宋锦丞又重新把人捞进怀里。

他有些不悦,抬头望去,待见着正站在客厅门口的女人时,眸色骤然一凛。

“呃?”

陆吉祥也看到了对方,她挺尴尬的,两只小手还撑在男人的胸膛上。

“锦丞哥。”

冷碧歌开了口,脸色不大好的看着客厅里的两个人。

她很局促:“那个,我是来给伯母送花的。”

宋锦丞的表情很冷,声音亦是:“放着吧。”

“哎。”

冷碧歌点点头,转身示意佣人把花瓶放进来。

她的手里正捧着一束姹紫嫣红的鲜花,先是动作小心的放进花瓶里以后,她才笑着继续道:“这些都是新培植出来的雏菊品种,锦丞哥,你还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的话吗?我说,我一定能培植出黑色的雏菊,您看,这就是黑色的雏菊!”

她说着话,一边拿着一株黑色雏菊转了身。

男人没有说话,目光冷冷淡淡的就这么看着她。

一时间,客厅里变得安静起来。

冷碧歌很尴尬。

这时候,陆吉祥忽然开了口。

“黑色的雏菊?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说得心无城府。

冷碧歌将目光落向她。

她笑得很勉强,一边出声解释道:“黑色雏菊的培养成本比较昂贵,所以并没有大面积繁殖培养,因而市面上很少见。”

“噢。”

陆吉祥点了点头。

冷碧歌并未在意,她重新看向宋锦丞,声音温柔:“锦丞哥,你觉得这花漂亮吗?”

“一般。”

宋锦丞的反应很冷淡,说完这话以后,他抱着人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陆吉祥不解的仰头看着他。

宋锦丞并未看她,而是望着冷碧歌道:“妈还没回来,你随意。”

说完,搂着人就往楼上走。

冷碧歌跟着走了两步,但最终还是不甘心的停住了脚。

她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藏在背后的两只手,狠狠的拧在一起。

……

这边,陆吉祥一声不吭的跟着男人上了楼。

两人刚回了卧室里,女孩儿便一把甩开了他的手。

宋锦丞转过身,很平静的看着她。

“我们只是邻居关系。”他说道。

陆吉祥挑了下眉,目光盯着他:“只是邻居关系?”

宋锦丞点头,末了,又补充一句:“她叫冷碧歌,年纪比你大点,职业是插花师,除了会养花以外,其余的也没什么特别的。”

扑哧!

陆吉祥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男人皱眉。

陆吉祥歪着一颗小脑袋,两眼闪闪的看着他:“宋教授,你这是在给我作解释么?”

宋锦丞脸色一沉。

他当然不会承认!

“那个叫冷什么歌的,她是你家里的常客吗?”陆吉祥看着他,声音里有些不屑:“还送花呢?我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宋锦丞挑起眉梢。

陆吉祥还在继续说着话:“宋教授,我敢打赌,这个叫冷什么歌的,一定是对你有意思!”

宋锦丞微笑,目光始终盯着女孩儿。

“你吃醋了?”他说道。

陆吉祥翻白眼:“我才没有吃醋,那个女人太弱啦,一看就是个娇娇小姐的样儿,如果真要打起来,她还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咧!”

“整天就知道喊打喊杀!”

男人沉声,伸手把人拉到怀里抱着。

陆吉祥仰头看他,笑得狡猾:“宋教授,你让人把那个冷什么歌的留下来吧,呃,我们晚上一起吃个饭呗,好歹人家辛辛苦苦的送鲜花过来,我们再怎么着也得尽一尽地主之谊啊!”

“好!”

男人应允,看着女孩儿一张一合的小嘴,眸色逐渐变得浓郁起来。

陆吉祥还不自知,依然在叽叽喳喳的说着话:“那个叫冷什么歌的,我看也太不要脸了吧,没看见我俩在接吻么?居然就这么走进来了,还一口一个锦丞哥的,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关系有多好呢!哎呀,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女人了,整天装柔弱给谁看呢?别以为”

话没说完,女孩儿忽然住了口。

然后,她抬了头,诧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你想干嘛?”

她问道,眉头拧得很紧。

谁也不知道,在她衣服的下面,男人的大手早就钻了进来。

“继续刚才的事情……”

宋锦丞低低的笑,倾了身,直接吻住那两片粉嫩的唇。

陆吉祥皱眉,抬手想推开男人,却反被他抓着双手扭到身后。

这样的姿势,迫使她的全身不得不朝前倾,更紧的与他相贴,她想要说话,可刚张了嘴,他的舌便这么顺势挤了进来。

“唔唔唔……”

拜托,现在还是白天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