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67章 狭路相逢!

最近这两天,陆吉祥挺忙的。

她在忙着搬家,虽然并不需要把皇朝上院里的所有东西都搬到大院里去,但是她得收拾自己的衣服啊,以及宋锦丞的衣服!

这会儿,男人正靠在床边玩手机。

女孩儿则是蹲在地上,咬着牙,很辛苦的往箱子里一件一件的放衣服。

她已经忙了一个多小时,同样的,宋锦丞玩手机也玩了一个多小时。

陆吉祥很郁闷。

“喂,你就不能帮帮我吗?”她实在是累得不行,决定向男人求救。

却不料,宋锦丞连眼皮儿都没抬一下。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他说得风轻云淡。

陆吉祥咬牙切齿,心里愤然不已,她为什么想搬进大院里?还不是为了搞好婆媳关系啊,而且宋领导都亲自发话了,她还能拒绝么?

“行,你够狠!”

她恶狠狠的啐了句,低头继续整理衣物。

因为家里没有开空调的原因,这八月的天儿,早已热得她是汗流浃背。

这时候,某个男人终于施施然的抬了头。

他看着正蹲在地上的女孩儿,开口说道:“吉祥,这家是你说要搬的,既然如此,这行李就该由你来收拾,这是我们当初的约定!”

“是啊,我也没有反悔啊!”

陆吉祥一边埋头整理,一边说道:“你就看好了吧,我保证收拾得妥妥帖帖!”

听到她这话,宋锦丞不由得挑了下眉。

然后,他的目光下滑,落在了铺满整张大床的各类衣服。

她确定能收拾妥帖?

“啊,对了,我们需要带袜子吗?”陆吉祥忽然抬了头,两眼看着男人道:“薄袜子?呃,丝袜?”

宋锦丞嘴角一抽。

“你穿丝袜么?”他问道。

陆吉祥摇头,一脸的嫌恶:“我才不喜欢穿那玩意儿。”

“那就不用带。”宋锦丞弯了唇,又道:“不过,你可以带几双薄袜子。”

“噢……”

陆吉祥闻言点头,立马取了几双薄袜子放在箱内。

她想了想,接着又问道:“除了你的西装、休闲装、还有各类的衬衣和裤子以外,还需要带什么么?”

“内裤。”

“噢……”

陆吉祥恍然大悟,立马又开始寻找男人的内裤。

可过了没一会儿,她的声音又再次传来,有些轻:“啊,宋教授,你的内……呃,裤子好多啊,你喜欢穿什么颜色的?”

宋锦丞保持微笑不变:“你喜欢我穿哪条,我就喜欢哪条!”

这个老不正经的!

陆吉祥红着脸,巍巍颤颤的替他把内裤一一叠好。

末了,她又开始奋力的锁箱子,似乎是收拾妥当了?

宋锦丞有些质疑。

“你都收拾好了?”

“是啊!”陆吉祥点头,拍着胸脯保证道:“反正我们只是回去住一周嘛,用不了多少衣服的,主要是你的多一些!”顿了下,她感叹一声:“宋教授,我才发现一个问题啊,你的衣服居然比我的还多,好多正装呀,光是黑色的就是十多套呢!”

“场合不同,衣服不同。”宋锦丞笑道:“等你以后可以陪着我出席活动的时候,你也会有很多晚宴礼服!”

陆吉祥一听,眼中瞬间冒出光彩。

“陪你出席活动?”她惊喜道:“真的可以吗?”

“当然了,你是我夫人,除了你还有谁?”宋锦丞望着她。

陆吉祥裂开嘴,傻乎乎的笑。

宋锦丞从床边起了身,他拎起了其中的一个大箱子,说道:“走吧,司机已经等在楼下了。”

“好!”

陆吉祥点头,拎着一个小箱子跟在男人身后。

外面已经有助理等着,看到男人走出来以后,立刻殷勤的将他手中的箱子接了过来。

三人乘电梯下楼。

途中,陆吉祥问道:“宋教授,我们需要买点什么礼物回家里么?”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懂事了?”男人笑着侧头看她一眼。

陆吉祥撇了撇嘴,说道:“我好像从没给两位长辈买过什么礼物,现在想起来,还蛮不好意思的。”

“没关系的,爸妈并不在意这些。”

宋锦丞伸手揽住她的腰,轻轻吻了吻她的耳鬓,声音略低:“知道你有这心就好!”

陆吉祥还是有些不安心。

可转念一想,宋爸宋妈常年位居高位,什么稀罕玩意儿没见过?如果真要她买什么礼物,她恐怕根本就找不到什么门路。

走出楼外,司机果然早已等候多时,看到他们走过来的时候,立刻拉开了后座车门,先是待二人坐入车里以后,才随同助理一起将行李放在后备箱内。

有人曾说,首都一旦堵起车来,那简直就是个大型停车场!

这话儿半点没错!

“堵车了么?”

陆吉祥坐在车内,看着前边排起的汽车长龙,眉头拧得很紧。

宋锦丞阖眼小憩,一只大手松松的搭在女孩儿的腰上。

过了没多大一会儿,他感觉到一团温软偎入胸膛。

他睁了眼,低头看着主动靠进怀里的女孩儿。

“困了?”

宋锦丞问了句,大手将女孩儿额前的刘海撩到一边,又道:“头发好像长了些。”

“是啊,长长了!”陆吉祥不以为意的说道:“下次该去剪头发了,宋教授,你要不要一起啊?”

男人皱起眉。

“你应该把头发留起来!”他如是说道,语气很霸道。

陆吉祥却并不赞同,她说道:“留那么长头发干嘛啊,再说了,洗头发的人是我,你是不知道,长头发洗起来可遭罪了!”

“那也不能剪!”男人表现得强势。

陆吉祥叹了口气,一边仰头望他,道:“放心吧,我不会剪太短的,我只需要修一下刘海就好了,至于后面的头发嘛……呃,我只剪一点点就好!”

她朝着男人比划了一下,嬉笑道:“就这么一点点!”

宋锦丞板着脸看着她。

陆吉祥倒也不怕他,笑意依然:“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到时候可以陪着我一起去啊!”

宋锦丞不答话。

“唉,为什么男人都喜欢长头发的女孩儿?”陆吉祥嘀咕道:“其实短发女孩儿也很好看啊,比较洒脱随意一点的。”

宋锦丞勾了唇。

“我不管别人是长发短发,我只管你!”

“霸道!”陆吉祥小声的说了句。

“嗯,再说一遍?”

“没有啊,我什么都没有说啊……”女孩儿顽皮的抱住他的腰,将小脸儿埋入男人胸膛,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宋教授,等下我们见到爸妈以后,你要多和他们说说话儿,特别是吃饭的时候,记得要给他们多夹菜,还要盛汤给他们喝,记住了么?”

这丫头什么时候开始操起这心了?

宋锦丞微微敛眉,大手抬起女孩儿的下巴,他望着她:“是不是爸妈和你说什么了?”

当初听这丫头说要搬到大院里居住一段时间的时候,他就觉得此事有些古怪,这平白无故的,她怎么会忽然想到这种事情?

果然啊,原来是有人在背后说闲话!

“我只是觉得,我们有必要加深一下家庭感情!”陆吉祥并不躲避男人的目光,她很认真的说道:“宋教授,我听说了你过去的一些事情!”

宋锦丞有些意外。

“你知道什么了?”

陆吉祥眨了眨眼,说道:“就是你小时候的一些事情啊,我听说,你好像从高中的时候就从家里搬出了吧?哎,其实你很厉害了,高中就能独立养活自己,如果换做是我的话……唉,不说了!”

宋锦丞笑着捏了捏她的脸,道:“如果是你,早就被饿死了!”

陆吉祥吐了吐舌头。

她继续道:“其实我还蛮佩服你的,我听爸爸说,你在工作以后,还因为自己身份背景的原因,曾遭到同事们里的排挤和不谅解?唉,后来你怎么就参军了?”

“年轻的时候比较冲动,也是为了和家里赌一口气吧,所以就参军了!”宋锦丞说得很简单,对于过去的事情,他似乎并不想多提。

陆吉祥却很好奇。

她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他,满脸的八卦:“如果你当初不冲动的话,那你现在应该在干什么?”

宋锦丞蹙眉,他微微想了下,道:“其实和现在也没什么区别,如果当初听了家里的安排,我现在应该在市政委里的多。”

陆吉祥‘噢’了一声,感叹道:“真好!”

“什么真好?”宋锦丞看着她,知道她心里的那些小九九,不禁直摇头道:“别以为谁都可以凭关系进政府,个人能力也很重要的,不然就算进去了,也顶多只能混个闲职儿,挂个名头罢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嘿嘿,我就是想问问,呃,如果让你给我安排个什么工作的话,你能给我弄个什么闲职儿啊?”陆吉祥笑得谄媚。

宋锦丞道:“想工作了?”

“是呀!”陆吉祥点头。

宋锦丞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说道:“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跟在我身边,凡事我罩着你。”

“二呢?”陆吉祥追问道。

“二,我在部队通讯部里给你安排个差儿,算是跟你专业对口。”

陆吉祥听了以后,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好几圈。

宋锦丞看着她跟小狐狸似的样儿,禁不住笑起来:“丫头,我的建议是,你最好还是选择第一个!”

“那我要是两个都不选呢?”

陆吉祥歪头看着她,粉红的小唇一抿,隐约有几分狡黠的味道儿。

“噢?”

宋锦丞并不意外,他道:“你自己找到工作了?”

陆吉祥摇头,但很快,她又点头。

宋锦丞不动声色的问道:“说说吧,找到什么工作了?”

陆吉祥笑了起来,凑到宋锦丞耳边低语两句。

只见,原本脸庞带笑的男人,骤然冷了容颜。

“办公室主任助理?”宋锦丞扭头看着女孩儿,瞳目深黑:“你想去首长办公室?”

那当然了!

俗话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

既然有这样的好机会,陆吉祥当然是不想错过的。

可是,宋锦丞的反应……好像有些不高兴!

陆吉祥怀揣着小心翼翼,她不安的看着他:“不、不好吗?”

宋锦丞深吸一口气,笑得颇有些意味深长,只听他道:“老爷子倒是肯下心思,他就是拿这玩意儿利诱你的?”

利诱?

呃,这个谈何说起?

陆吉祥愕然道:“没有啊,爸爸他没有利诱我啊!”

宋锦丞知道,这种事情和这丫头解释不清楚。

老爷子那手段,就算要利诱你,那必然也是做得显山不漏水的,让你压根儿就察觉不出来,反倒还得感恩戴德呢!

宋锦丞并不多解释,只是道:“如果你想去试试,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可得提醒一句,首长办公室的差儿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真不是他吓唬这丫头,全国上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正盯着呢!

就算只是当个小助理也是备受瞩目得很,再则,她还背着一个宋家儿媳得身份,更是招人眼得很。

“我有信心能够完成任务!”

陆吉祥很坚定的握拳道。

“你去吧。”

宋锦丞并不会多劝她,因为他了解这丫头,多说不宜,让她自个儿领会去吧。

……

晚上,军区大院内。

宋家两代人,难得齐聚一堂。

陆吉祥坐在餐桌前,笑眯眯的看着宋氏夫妇。

“爸爸!妈妈!”

她笑得很甜,当然了,嘴巴也很甜。

其实吧,宋氏夫妇都不是热络的人,毕竟官职儿在那摆着,平常都被人阿谀惯了,早已养成了冷面冷心。

不过呢,凡事都有例外。

宋氏夫妇唯一的心病,那就是和自己的儿子不亲近。

宋锦丞同样也是个冷面冷心的主儿,甭看平时在外人面前挺温和儒雅的,可实际呢?他与家里人的关系,却是差得不能再差。

所以啊,陆吉祥的出现,正好成为了这两代人的缓和剂!

这也怪不得宋顾会喜欢陆吉祥,还不是因为自己的儿子不讨喜,从没体验过父慈儿孝的他,自然而然的就把父爱倾注到了这个可爱的儿媳身上了。

“您们吃菜啊,这个排骨很好吃的!”

这边,陆吉祥还在努力地说着话,一边殷勤的为两位长辈夹菜。

宋妈妈笑了起来,直夸她懂事。

宋顾也很满意,并且也给陆吉祥夹了菜。

“谢谢爸!”

陆吉祥冲着宋顾一笑道。

然后,她又暗暗地推了推旁边的男人。

宋锦丞安静的低头吃饭,对于女孩儿的暗示,他充耳不闻。

陆吉祥气得牙痒痒。

她明明就已经在路上和他说好了的,这男人居然敢反悔!

“吉祥,你们这次回来是打算住多久啊?”宋妈妈忽然开了口,她的嗓音很温柔,就跟那春日里的湖水似的:“是打算常住下来吗?”

陆吉祥闻言,赶紧转头看向了宋妈妈。

她笑道:“我们是打算常住下来的。”

她说了谎!

宋锦丞根本就没同意要常住,男人退了一步,只愿在家里住一周!

不过,陆吉祥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果然,她此话一出,宋锦丞有些不悦了。

“喝汤!”

他盛了一碗汤,不甚温柔的放到女孩儿跟前,并道:“喝完!”

陆吉祥扭头瞥他一眼。

当着领导的面儿,居然敢这么嚣张。

啊,怪不得他们家的关系不和谐了!

“锦丞!”

宋顾开了口,声音略沉。

陆吉祥赶紧打圆场:“呵呵,我喜欢喝这汤!”

说完,立刻两手捧着瓷碗,一口一口的啜着汤汁。

……

晚上,两人一同躺在床上。

陆吉祥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像是烙饼似得不停翻身。

最后,宋锦丞被她闹得心烦。

他索性直接翻身被她压住,大手掐着她的腰,几乎与她脸贴着脸。

“大晚上的折腾个什么劲?”他沉声道:“立刻睡觉!”

“睡不着!”

陆吉祥回了句,在黑暗中看着男人的脸。

“宋教授,为什么你就和你的爸爸妈妈们亲近不起来?”

宋锦丞埋入她的颈项间,一点一点的轻吻。

“没事你操这心干什么?”他吻得很认真,久久的流连于女孩儿的锁骨附近,声音低低沉沉的,有些含糊不清。

“我就是希望你能和家里人的关系好一些,爸妈们的年纪很大了,其实她们也渴望儿孙绕膝。”陆吉祥说得很认真,她的目光直盯着天花板,有些惆怅:“有句话说的很对,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们应该珍惜他们!”

男人低低的嗤笑起来。

“丫头,你最近看诗了?”

“啥?”陆吉祥不解。

宋锦丞并未多做解释,顺势拉下她的睡衣吊带,火热的吻已经逐渐往下。

陆吉祥后知后觉,忽然就挣扎起来。

“哎,你”

“别动!”

男人压住她,张唇衔住那诱人的微颤红梅,低低的笑:“这里好像长大了!”

‘腾’的一下,女孩儿闹了个大红脸。

“你走开啦!”

她娇羞不已,小手推着他。

可惜,男人不动如山。

他一边重重的吻着她,手上也没歇着,不消片刻的时间,两人便是赤。裸。相对。

陆吉祥颤抖着抱住他的肩,当她被彻底占有的时候,许是多久没做,她感到有些疼,不禁皱起了眉,低低的破碎呻吟着。

宋锦丞今夜倒像是个绅士,他明显是在照顾着她的身子,动作不急不缓,始终温柔。

可偏偏,陆吉祥受不住这般温吞的架势,双腿夹着他腰,难受得左右扭摆。

“再忍忍!”

男人压制住她,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动作,待时机成熟,骤然迸发。

陆吉祥尖叫了一声,待反应过来这里并非是皇朝上院,而是在他的父母家里,她又羞又恼的咬住枕角,一边忍受着*儿的酥麻感,一边却在想……他俩怎么就做上了?

……

半夜里忽然滚床单的下场就是,第二天起晚了!

宋锦丞倒是起得早,因为要上班的原因,他起来以后也没叫醒旁边的丫头,直接收拾好以后就去了机关。

结果,陆吉祥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已是日上三竿。

这可把她吓得不小,难道第一次搬进婆家里,她就要落下一个懒床的诟病?

这可不行,她直接掀开被单跳下床。

却在下一刻,腿软坐地。

“混蛋宋锦丞!”

她咒骂一句,低头看着自己光溜溜的下身,腿间还有那啥玩意儿流出来。

太混蛋了!

她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以后,盯着一头鸡窝进了浴室。

结果,前后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陆吉祥便整整齐齐的出现在楼下。

“少夫人早上好!”

江军站在楼下,看到陆吉祥的时候,礼貌的朝她问好。

“江叔叔好!”

陆吉祥点头,顺便问道:“您在等爸爸吗?”

当领导的待遇就是好,想什么时候去上班就什么时候去,多任性!

“我在您,少夫人!”

江军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惊讶:“啊,等我?”

“是的,等您!”江军说道:“首长的命令,让我等您吃过早餐以后,带您去办公厅报道。”

意思是,她从今天起就可以开始上班了?

陆吉祥受宠若惊:“这么快呀?”

江军一笑道:“少夫人不用太担心,您只是去点个卯,至于具体什么时候开始上班,您可以根据您的个人安排挑个时间就好!”

陆吉祥想了下,很快点头,道:“好啊,谢谢江叔叔了。”

江军很客气。

“不用谢,这都是应该的。”

话虽如此,但是陆吉祥还是很感谢,一直想让江军坐着一起吃早餐,可惜不管她怎么劝,江军始终不肯在餐桌前落座。

没办法,陆吉祥只好一个人吃早餐。

她吃得很快,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很快便扫荡完了一碗馄饨。

江军见状,眼中有诧异之色。

不过,他倒也没多说什么,等着陆吉祥上楼换了套衣服以后,他很快带着人直奔目的地。

这么多年了,陆吉祥从未想过,她竟然有机会进政府……哦不,应该是进首长办公室里工作,虽然只是一个小助理,但她好歹也是混进了这个圈子里啊。

套用宋锦丞的话来说,日后她的一举一动,将关系着首长的形象!

呃,好吧,这话或许有些夸张,但想表达的意思都是差不多的。

总之,这就是一个招人嫉妒的肥差儿!

江军开车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也许是跟在领导的身边久了,他开车的架势很沉稳,加上又是穿着一身军装,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精神抖擞。

所以呀,陆吉祥不禁开始想象,等着她正式上班以后,她的制服会是什么样的呢?军装?

到达办公厅的时候,里面的人并不是很多。

其实吧,陆吉祥就是走个过场,所有的事宜都已经安排好了,她跟着江军走了一圈,认识了一些重要的人员以后,基本也就算完事儿了。

两人正往外走,忽然,前边热闹起来。

陆吉祥垫着脚尖,伸着脖子朝前看去。

应该是有什么人走进来了,前呼后应的,大有一副领导下来视察的范儿。

“这谁呀?”

陆吉祥没看到人,嘴里不由得嘀咕一句。

江军朝前看了几眼,因为没有见着人正脸,他也不好加以评论,只是说道:“少夫人,我们快走吧,首长还等着我复命呢!”

“好!”

陆吉祥点点头,提步继续朝外走去。

哪料,那位被众人拥簇的‘领导’也正好在往外走。

有道是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陆吉祥这回算是看清了对方的正脸。

咳!

她被吓得是目瞪口呆。

这位穿着军装的主儿,不就是上次她走错房睡错床的那位……

“成主任!”

她身边的江军忽然开了口。

陆吉祥咽口水,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成主任,这位是小陆,刚报到的办公室助理。”

因为是在外人面前,所以江军没再继续称呼陆吉祥为少夫人!

可是……

这位成主任的眼神儿为什么这么轻蔑?

“噢,她就是首长钦点给我的小助理?”

噗!

陆吉祥想吐血了,有没有搞错,这个男人居然是他的直属上司?!

“是的,就是她!”江军点了头,他并没有看出这二人间的不和谐,依旧笑道:“成主任,小陆同志刚报到,我正要带她回办公室熟悉环境呢,您看……?”

成樾挑了眉,刀削般的冷魅容颜,一双眼眸却如刀刃般的锋利。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回去吧。”

他这样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