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66章 耐人寻味!

翟耀离开的时候,整个天空都是阴沉沉的,周潇潇站在别墅门前,远远的看着那辆黑色轿车越驶越远,单薄的身子在风中飘零如同薄薄的花瓣。

她穿着白色长裙,乌黑的长发如同瀑布倾泻。

她站了很久很久,直到空中有零星的雨丝飘落。

管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的背后,声音里带着关切:“潇潇小姐,外面已经在起风了,您的身体刚好,还是回屋里吧。”

周潇潇没有反应,依然愣愣的看着远际。

管家有些无奈,他叹了口气道:“潇潇小姐,不管怎样,身体终归是自己的,您得多保重着啊。”

周潇潇终于有了些反应。

她回头看向管家,美丽的大眼里有着迷惑的神色。

“管家,你有子女吗?”她忽然问道。

管家一怔,随即答道:“是的,我有一个女儿。”

“她今年多大了?”周潇潇问道:“你爱你的女儿吗?”

许是想到了自己的孩子,管家笑了起来,他点头道:“那丫头今年刚满十岁,还在读小学呢,整天都闹腾得很,半点都不像一个女孩子,前天还和同学们去爬树,结果不小心摔下来了,把她妈妈给吓得不小!”

“严重吗?”周潇潇皱眉。

管家摇头,道:“就是擦破了点皮,虚惊一场。”

周潇潇‘哦’了一声,转身往屋子里走。

可是,她走了没几步,忽然又停住脚步。

管家紧跟在女孩儿的身后,看到她停住了脚,他也跟着停了下来。

“管家,你的女儿真幸福!”周潇潇说道,带着一丝苦笑:“至少她比我幸福,我从小就没有爸爸妈妈,我只有一个奶奶,相依为命的奶奶!”

管家惊讶的看着她。

周潇潇却并不在意,她还在继续说着话:“从小到大,我一直就渴望着有人能够抱抱我,可事实是,除了我的奶奶以外,没有人愿意抱我,她们都嫌我太臭了,因为我没有新衣服,我只是一个捡破烂的。”

说到这里一顿,周潇潇回头看向管家:“说来也不怕你笑话,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捡破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因为我永远都不知道我在下一刻会捡到什么好东西。有的时候,我会捡到一些小玩具,有的时候,我还会捡到钱,这是我最高兴的事情!”

管家张了张嘴,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她。

“潇潇小姐,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他这样说道。

周潇潇摇头。

“那是我的童年,虽然过得很贫苦,但至少我是快乐的。”

管家闻言,却是有些不能理解了。

“潇潇小姐,难道您现在不快乐吗?”

“你觉得呢?”周潇潇看着他,扯唇道:“管家,我过得怎样,你是最清楚的。是,我承认,自从我跟了翟先生以后,我吃好喝好,我衣食无忧,可是你也看见了,我付出了代价!”

她是指,她背上的伤!

“管家,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养一只狗,好吗?”

管家闻言,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啊,养狗?”他愕然不已。

“是的,我想养一只狗,随便什么狗都好,只要能陪我说说话儿就行。”周潇潇渴望的看着管家,带着哀求的语气:“管家,我从没求过你任何事,这一次,你就帮帮我,好吗?”

管家很为难。

他皱起眉头道:“您想养狗的事情,先生知道吗?”

周潇潇的脸色微变,她摇了头。

“他不知道,我还没有给他说过。”

不是周潇潇不愿意给翟耀说,而是她根本就不敢说,最近这两天的日子里,翟耀的情绪有些起伏不定,她哪敢对他说什么养狗的事,这不是找虐么?

“对不起,潇潇小姐,这件事情我做不得主的。”管家很抱歉的看着女孩儿,他道:“先生好像对动物皮毛过敏,如果您想养狗的话……呃,恕我直言,我觉得这个有点不大可能。”

翟耀对动物皮毛过敏?

周潇潇失望之极,她很沮丧:“真的不行吗?”

“对不起,这事我真做不了主。”管家摇头。

周潇潇却不愿意放弃。

她想了又想,最后做出让步道:“要不这样吧,我们可以把狗养在外面的院子里,只要不让它进屋里,翟先生就不会对它过敏了啊!”

管家依旧摇头。

“对不起,潇潇小姐……”

周潇潇不得不放弃。

“好吧,我知道了。”她低了头,转身继续往屋子里走。

管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潇潇小姐,您不一定非得养狗啊,你可以养点别的啊。呃,像什么金鱼,乌龟,或者水母之类的都可以。”

周潇潇挥手,表示不感兴趣。

养乌龟?养乌龟来做什么,比谁冬眠的时间最长么?

上了楼,周潇潇倒在床上睡觉。

最近这些日子里,她嗜睡的时间似乎越来越多。

昨天晚上的时候,翟耀拉着她做了太久,她有些累,所以这一觉睡得很沉,待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已是艳阳高照。

她抄起床头柜上的闹钟看了一眼,发现时间已经过了三点多钟。

这时候,门外正好响起敲门声。

“潇潇小姐,您醒了吗?”

佣人的声音里带着小心翼翼。

“什么事?”周潇潇应了声,一边从床上坐了起来。

大概是睡得时间太久了,她觉得有些头疼,晕乎乎的感觉。

佣人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无线电话。

她说道:“先生的电话。”

周潇潇皱眉,示意佣人把手机拿过来。

“喂?”

她刚放到耳边,男人深沉的声音便通过听筒传来。

“刚睡醒?”

“嗯。”周潇潇应了句,末了,又道:“您到了吗?”

“在去酒店的路上。”

“噢……”周潇潇拿着手机,忽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她只觉得头有些晕。

翟耀忽然笑了声,声线低缓:“潇潇,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么?”

周潇潇绞尽脑汁。

她在想,翟耀现在想听她说什么呢?

说实话,这种事情真的很费脑子,她又不是翟耀肚子里的蛔虫,可每次他都要问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搞得她现在的神经很敏感。

“额,翟先生,您回酒店以后记得要吃点东西,飞机餐很难吃的,您现在肯定还没有吃东西的吧?还有啊,您的内衣裤是在箱子里的第二层,我按顺序放好了的,您要记得拿出来……”

她喋喋不休的说了很多,大多都是要翟耀如何照顾自己的话。

男人很安静的倾听着。

直到最后,周潇潇的嘴巴都说干了。

“……呃,其余的,应该没有了吧?”她挺惶恐的,生怕自己错漏了什么。

“你记得很清楚。”翟耀道:“不过,这些都不是你真正想说的。”

周潇潇想哭了。

翟先生,这种心理折磨真的很要命的!

“我、我想说什么?”

“你想养狗?”男人直言。

周潇潇忽然就惊住了。

那边,男人的声音还在继续传来:“管家说,你想养狗?潇潇,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周潇潇咽口水。

她忽然发现,她似乎根本就不曾琢磨透过这个男人的心。

他的心思深沉如海,根本就触摸不到!

“我、我……”她有些结巴起来,心跳得很快:“我可以养、养狗吗?”

“你想养什么狗?”

男人问道。

周潇潇稍微想了一下,试探性的又问道:“那个,我听管家说,您好像对动物皮毛过敏?”

翟耀沉默了下。

“是有点,但不是很严重。”

“那我还能养狗吗?”周潇潇双手握着电话,非常的忐忑:“翟先生,其实、其实我并不是非养不可的。”

“噢,这样啊。”

男人长叹一口气,声音依旧很沉:“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养了。”

“啊?”周潇潇怔住。

翟耀似乎在笑。

“行了,我到酒店了,挂了吧。”

“噢……”

电话掐断以后,周潇潇捧着电话,听着里面传来的‘嘟嘟嘟’声,心里无限的惆怅。

最终,她还是不能养狗!

晚上吃饭的时候,周潇潇一个人坐在餐桌面前用餐,安静的偌大餐厅里,只有汤勺碰触瓷碗时发出的轻微声音,除此以外,一切都异常的安静。

管家和佣人候在旁边,毫无声息,宛若雕像。

周潇潇习以为常,默默的吃饭,默默的喝汤,犹如之前的无数个日夜。

她是被圈养的金丝雀,除了在主人面前谄媚邀宠以外,她完全只是个摆设。

所以,她要演好这个角色,不能轻易的给别人添麻烦。

“汪汪——”

忽然,屋外传来几声狗吠。

周潇潇停住吃饭的动作,惊讶的朝外望去:“管家,外面是怎么回事?”

管家也表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

“汪汪汪——”

外面不时的传来狗吠,伴随着一些人的说话声。

周潇潇有了某些预感。

她急忙放下手中的银勺,起身就往外走去。

“潇潇小姐!”

佣人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外面花园里,一辆小皮卡正停在其中,两名陌生男子守在旁边,其中一个还在与管家说话。

周潇潇站在楼梯上,远远的看着那辆小皮卡,心中有些期待。

很快,管家返了回来。

“潇潇小姐,那辆皮卡车里装的是狗!”

“我知道!”周潇潇点头道。

管家笑了起来,继续道:“这是先生吩咐的,车里全是小狗崽,说是让您自己挑一只喜欢的。”

“好!”

周潇潇已经迫不及待的小跑了过去。

小皮卡里装得有好几个铁笼子,周潇潇大概的看了眼,发生里面的狗类品种要挺多,有哈士奇,有沙皮,还有金毛犬。

她挺犹豫的,挑来挑去,最后选中了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狗崽。

陌生男子说,这是一只萨摩耶!

周潇潇知道以后很高兴,抱着小狗回了屋里,还说要亲自给它洗澡。

结果,佣人们集体反对。

没办法,周潇潇只好放弃了要给它洗澡的想法。

管家站在旁边,挺感慨的。

“先生真应该让您早点养狗!”

“是吗?”周潇潇回头看他一眼,手里还拿着狗粮:“其实我还挺意外的,我没想到他会让我养狗,而且,我喜欢这只小狗,啊对了,我还要给它取一个名字呢!”

“潇潇小姐想好名字了吗?”管家问道。

周潇潇皱着眉,思忖再三,最后道:“要不,我们就叫它白雪吧!”

管家默默的抹汗:“潇潇小姐,这是一只公狗!”

“公狗又怎样?”周潇潇不解的看着他:“白雪挺好听的啊,和它的毛色很配。”

管家默然,决定放弃说话权。

周潇潇倒好了狗粮以后,高兴的跑到白雪面前。

这个小家伙倒是不怕生,一见着有吃的,立马就开始摇头摆尾的,特别是吃东西的时候,那模样真是萌翻了!

周潇潇的心情变得很好,抱着小狗玩了很久,直到时间过了九点以后,她才不得不把它放下,准备上楼睡觉。

管家提醒道:“潇潇小姐,您别忘了给先生道晚安。”

“好,我知道了。”

她点头,一步两回头的上了楼。

白雪被管家抱在怀里,乌黑乌黑的眼珠子,一直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女主人。

“嗷呜……嗷呜……”

叫得老可怜了。

……

回到楼上,周潇潇先是洗了一个澡,看着自己身上尚未褪去的暧昧吻痕,她只是苦笑。

其实她心里明白,她和白雪是一样的,都是那个男人的宠物!

从浴室里面走出来以后,她给翟耀打去了电话。

“喂?”

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声音很好听。

周潇潇一怔,手里握着电话,忽然就不敢出声了。

“喂?喂?听得见吗?”

女人试探性的说了几句,大概是因为没有听到声音,她很快挂了电话。

周潇潇惆然的盯着自己手中的电话,慢慢的笑了起来。

那个男人终于找到新欢了吗?

所以,她离解放不远了?

这一晚,周潇潇睡得挺香的。

噢,准确的来说,只要是没有翟耀在身边,她的睡眠质量都很好。

第二日清晨,她是在狗吠声中醒来的。

白雪的叫声有些异常,周潇潇披着外套顺着楼梯走了下去。

楼下客厅里面站满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早上好,周小姐!”

玛丽走了出来,礼貌的朝着周潇潇问好。

“你们要干什么?”周潇潇皱眉,语气不怎么好。

“按照合同约定,我们将在今天为您做第一场手术。”玛丽说道,蓝色的眼珠观察着女孩儿的反应。

如她所料,周潇潇的脸色几乎瞬间转白。

“今天就要……做了吗?”

“是的。”玛丽点头

周潇潇忽然就说不出话了,她想起了上一次的手术经历,很痛苦,真的很痛苦!

玛丽看着她,继续用着公式化的语气说道:“您放心,这次手术只是小面积恢复,或许在做完手术以后,我们还可以共进晚餐!”

“谁要和你共进晚餐?”周潇潇不假思索的反击道。

玛丽一怔。

但很快,她又笑了起来:“我以为,周小姐会有话要同我说!”

周潇潇蹲下身,抱起了地上的白雪。

玛丽低头望去,笑道:“这是一只可爱的小狗,但愿它以后的生活可以过得很好!”

“你什么意思?”周潇潇从地上站了起来,她不悦的看着玛丽:“玛丽医生,都说行医之人该是心怀慈悲,可我为什么没有在你的身上看到这一点?”

“我是整容医生。”玛丽面不改色。

“有区别吗?”周潇潇瞥她一眼,转身往餐厅走去。

玛丽紧跟其后。

“我不会救人,但我可以帮助别人得到一个重生的机会!”

周潇潇的脚步微顿。

但仅仅片刻,她重新启步。

“玛丽医生,我不需要重生。”她说得斩钉截铁,一边看向旁边的佣人道:“去把狗粮拿来。”

佣人点头,立马去取狗粮。

“汪汪汪——”

白雪摇晃着小脑袋,不停的舔舐着周潇潇的手心。

周潇潇低头看着它,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很温柔。

玛丽见状,忽然说了句:“周小姐,您有孩子吗?”

周潇潇呆愣几秒,旋即,她摇了头:“我没有孩子。”

“幸好您没有孩子。”

玛丽说得很直接。

周潇潇听了以后很不高兴,她抬头看向玛丽,几乎是咬牙道:“玛丽医生,我很不喜欢听你说话,如果可以的话,我请你以后不要再和我说话了,好么?!”

“这可不行。”玛丽摇头,说道:“你是我的病人,我有权利随时了解你!”

周潇潇翻白眼。

这时候,佣人已经把狗粮取了过来。

周潇潇弯了腰,将白雪放到地上。

“汪汪汪——”

白雪叫得很欢,一蹦一跳的跑到自己的小碗面前,吭哧吭哧的开始吃着狗粮。

周潇潇盯着看了一会儿,忽然转头望向玛丽,道:“玛丽医生,虽然我没有小孩,但我并不遗憾,所以,你也不必用这些话来激我,没用的!”

玛丽并不意外。

她依然保持着微笑,用着平和的语气说道:“周小姐,您的家庭是不正常的,如果您有了小孩,您的孩子也不会幸福的,难道您要让他生活在一个充满暴力的家庭里面吗?”

周潇潇哈哈大笑。

玛丽不解的看着她:“你不认同我的话?”

周潇潇罢手,好笑的看着玛丽:“我想你误会了,如果我生了小孩,那我就自由了,所以也不会有什么生活在暴力的家庭里面,那个时候”

说到这里,周潇潇忽然停了下来。

玛丽却敏感的嗅到了什么。

“为什么您生了孩子以后就自由了?”她步步紧逼:“周小姐,您和翟先生之间是协议婚姻吗?”

不!

他们根本就不是协议婚姻!

她和翟耀根本就没有结婚,所以从哪里来的协议婚姻?

不过,周潇潇倒是忽然想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

按照她当初和翟耀之间的约定,如果她能生下孩子,那么她便能得到自由。

可同样的,她将永远失去对自己孩子的探视权。

在这天底下,没有什么比骨肉分离更加的痛苦!

周潇潇忽然觉得心口好疼,她痛苦的揪住自己身上的衣襟,脸色苍白得像是一张纸。

“周小姐!”

玛丽惊呼,连忙走了上去,欲伸手扶住她。

周潇潇推开她,深深的急喘了好几口气。

“您没事吧?”玛丽担忧的看着她,并给她倒来了一杯水。

周潇潇摇头,接过玛丽递来的水杯,仰头就喝了一大口。

她舒了口气道:“玛丽医生,我知道你是好心的想帮助我,但是说真的,我现在并不需要帮助,我和翟先生之间……实在是一言难尽,总之,我们都是你情我愿的,所以我也没什么委屈,你也不用来劝我维护什么女性权益,我是自愿的。”

“不,这对你来说并不公平!”玛丽有些激动:“我们都人,我们都是平等的,可凭什么男人要对我们拳打脚踢?这是犯法的!”

周潇潇拧紧了眉头。

“翟先生并没有对我拳打脚踢!”她说道:“相反,他对我很好,我想要什么他都会满足我,他给了我一辈子都奋斗不来的荣华富贵!”

玛丽依旧摇头:“不是的,周小姐,据我所知,您并不是这样的人。”

周潇潇忽然沉默起来。

这时候,白雪已经吃光了狗粮,它重新跑回到了周潇潇的脚边,正一个劲儿的冲着她摇尾巴。

“小姐,早餐已经备好了。”

佣人走过来说道。

周潇潇从椅子上起了身,她最后看了眼玛丽,语气很淡:“玛丽医生,你是个好人,可惜,我并不是一个懂得知恩图报的人,而且我也不需要你的拯救。”

话音未落,周潇潇提步离开。

玛丽站在原地,直到女孩儿的背影彻底的消失以后,她脸上的愁容才慢慢的放缓。

她不会放弃的!

……

中午十点,手术准备就绪。

周潇潇平躺在手术床上,她的全身都在轻微的颤抖着。

而站在她周围的,全是戴着口罩的陌生脸庞,以及冰凉的手术器皿。

“放松,请放松!”

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周潇潇的全身被迫蜷缩了起来。

她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双膝,从头顶的手术灯里面,她看到一个医生拿来了麻醉针,又尖又长的针头,正对准她的后背尾椎缓缓的推入。

她感觉到一阵尖锐的疼痛传来,全身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

然后,陷入了一阵恍恍惚惚里面。

她像是漂浮在云端里的一阵风,虚无的世界里,她无处安放。

她像是睡了一觉,很长很长的时间。

“潇潇小姐,潇潇小姐,您醒醒……”

耳边不停的有呼唤的声音传来,周潇潇艰难的睁开眼。

她第一眼看到的,是管家关切的脸庞。

“谢天谢地,您终于醒了!”

管家看到她张了眼,终是忍不住的长舒了一口气。

周潇潇很疑惑,她怎么了?为什么所有人都是一脸的着急?

然后,她又看到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他们全部都围了上来,翻弄她的眼皮,检查她的心跳,所有人都是小心翼翼的样子。

最后,玛丽出现在她面前。

“你这次沉睡的时间有点长。”玛丽看着她,蓝色眼珠里的神色很复杂:“潇潇小姐,您在短时间内已经不能再使用任何麻醉药了,否则将对您的身体产生很不好的影响!”

周潇潇没有反应,呆呆的看着她。

玛丽皱起了眉,低下腰,近距离的看着她。

“听得到我说话吗?”她问道。

周潇潇张了张嘴,声音嘶哑:“水……”

她刚出了声,旁人立刻递来了一杯水。

周潇潇很渴,竟然一口气喝光了整杯水液。

她觉得舒坦很多,可是脑袋还是很晕,她倒在柔软的大床里面,晕晕沉沉的又想睡过去。

“您现在还不能睡觉!”

玛丽适时的出声,她将女孩儿摇醒,表情很严肃:“周小姐,您不可以睡觉!”

“我想睡。”周潇潇有气无力:“头好晕……”

玛丽态度坚定:“不行,你不能睡!”

说完这话以后,她又看向旁边的管家,连声道:“把她叫醒,不能让她再睡着,她身体里的麻醉药效还没过,如果睡着了就很容易再也醒不过来!”

管家闻言,如临大敌般,立马招呼起其他佣人来一起叫醒周潇潇。

“潇潇小姐……”

“潇潇小姐……”

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呼唤声,周潇潇觉得难受极了。

她挣扎着在床上辗转,却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她被痛得阵阵倒抽凉气,眼泪唰唰的直往下掉。

玛丽站在床边,深深的叹气。

这是一个正处在地狱深渊的可怜女孩儿,她在等着良人的拯救!

可是,谁是她的良人?

五日以后……

在众人的悉心照顾下,周潇潇的伤口恢复得很快,似乎只是眨眼间的功夫而已,她便已经可以下床了。

白雪蹦蹦跳跳的围在她的身边,大概是看到自己的女主人终于好起来了,所以她的叫声也变得轻快许多,毛茸茸的小脑袋不停的摇晃着。

管家说,这只小狗很通人性,还夸周潇潇这是万里挑一,挑得相当的好!

周潇潇听了以后,相当的自豪。

她说道:“不是我挑得好,当时车里面有很多小狗的,只是白雪比较合我的眼缘。”

管家笑了起来:“能够合潇潇小姐的眼缘,这也是它的福气!”

“福气?”

周潇潇倚靠在窗户边,她裹紧了身上的外套,笑得苦涩:“但愿吧,我也想沾沾它的福气。”

管家似乎还想说什么,他刚张了嘴,家里的座机忽然响了起来。

不用猜,这必定是翟耀打来的电话。

自从周潇潇手术以后,男人每日都会打来一通电话,有的时候是早上,有的时候是晚上,根据他的行程而定。

管家将无线电话拿了过来。

周潇潇摁下接听键,放到耳边:“翟先生?”

“您好,您是周小姐吧?”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女声。

周潇潇愣了下,有些意外:“你是?”

“哦,我是翟先生的私人助理,您可以叫我小舟。”

小舟的声音很好听,如果周潇潇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她前几天打电话过去时,那个接听电话的女人。

翟耀的私人助理吗?

周潇潇勾了唇,稳着语气道:“你好,小舟!”

“是这样的,周小姐,翟先生本来预定的是明晚回来的飞机,但因为天气原因,我们回来的时间有可能会改在后天中午以后,呃,翟先生说了让您不必再等他。”

明晚的事情,为什么要在今天说?是不是有点为时过早了?

“好,我知道了。”周潇潇应道,并不多问。

“呃,您……就没有别的问题要问的么?”小舟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迟疑不定。

周潇潇的回答很快:“不,我没有什么想问的,请你照顾好翟先生。”

“好的,周小姐,打扰了!”小舟说完以后,很快挂了电话。

周潇潇收了线,一边随手将电话递给了管家。

“不是先生吗?”管家奇怪的问了句。

周潇潇先是想了下,忽然笑了起来,她开口问道:“管家,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翟先生每次打电话回来的时候,都是用的私人电话吧?”

“是的!”

管家点头,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

周潇潇摇头,只是嘴畔笑意更深:“噢,这倒是有些耐人寻味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