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64章 翟耀的心思!

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整整半个多月了,这是周潇潇第一次走出别墅。

噢,准确的来说,她是坐着轮椅出来的。

翟耀难得有闲心,他在轮椅后面亲自推着她,身上穿着米色的竖条纹衬衫,整个人显得淡雅闲逸,只是容颜依旧邪魅,漆黑的瞳眸即使到了温暖的阳光底下,依旧是冷冰冰的。

“今天的天气真好!”

周潇潇感叹了一句,仰着脑袋,目光盯着天空中的那轮耀眼太阳。

可下一瞬,从天而降的大手将她的双眼覆盖。

男人的声音很低沉:“不要一直看着太阳,你会瞎的!”

“好!”

周潇潇乖巧的点头,说道:“我不看了!”

翟耀闻言,这才将手拿开。

他推着她,慢慢的行走在小花园里。

自从她受伤以后,两人的相处模式都很平和,翟耀似乎比从前有了耐心许多,虽然经常不归家,但只要他在家里的时候,他都会和她说会儿话,或者是安静的陪着她看电视。

周潇潇想不明白,翟耀这是怎么了?

可是,她清楚的是,只要翟耀不再伤害自己,他做什么都好!

“今天晚饭想吃点什么?”

这时候,翟耀的声音忽然传来。

周潇潇回了神,她稍微思索了一下,方才小心翼翼的出声道:“我想吃点辣的,可以么?”

男人没出声。

她咬了咬唇,继续道:“我、我吃什么都好!”

她话音刚落,轮椅忽然被转了半圈。

周潇潇惊叫一声,双手抓着扶手,心惊胆战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翟耀低了腰,如同鹰般的眸,直盯着她。

“为什么要这么委屈?”他恶狠狠的质问道。

周潇潇的浑身都在颤抖,刚才的那一幕,她被吓得不小。

她狼狈的看着他,嘴唇嗫嚅了几下,可最终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自从经历了上次的惩罚以后,她对他的恐惧,已经深入到了灵魂。

有的时候,哪怕这个男人只是抿了下唇,她都会觉得心惊胆战,就怕他会忽然抽出腰间的皮带,然后不顾她死活的狠狠打她!

其实,她心里明白,就算表面上再装得如何的平静,可在她的内心里,终究还是畏惧他的!

他是魔鬼!

他是丧失了人性的魔鬼!

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周潇潇都会这么告诫自己!

然后在第二天早晨醒来以后,她都会努力地冲着他笑,努力地去取悦他!

她想,只要他不打她,让她做什么都好!

……

汽车轰鸣离去的声音,久久的回荡在这个安静的大花园内。

管家站在周潇潇的身后,一个劲儿的叹气。

“潇潇小姐,您何必要惹怒先生呢?”

她惹怒他?

周潇潇听到这话,只觉得好笑。

她哪有资格去惹怒他?

翟耀的脾气从来都是喜怒无常,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的他,究竟是笑的,还是怒的。

至少,她到现在还没弄明白这个问题。

“管家!”

想到这里,周潇潇不禁开了口。

管家弯了腰,看着她道:“小姐您吩咐!”

周潇潇仰头,眯眼看着天空中的那轮太阳,嘴角带着自嘲的弧度:“给我煮碗面条吧,多放点葱!”

管家却皱起了眉。

“潇潇小姐,您需要吃的是有营养的食物。”

周潇潇的姿势没有改变,她的肌肤很白,宛若暴露在阳光底下的水珠儿,似乎在下一秒的时候,便会蒸发成水汽,然后永远的消失。

“那就少煮一点,你放心,翟先生今天不会回来的。”

管家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了。

果不其然,晚上的时候,翟耀并未归来。

周潇潇倒是乐得清闲,不用再诚惶诚恐的讨好男人,她觉得很轻松。

在卧室里换衣服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她走到了镜子面前。

周潇潇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那是一个骨瘦如柴的女人,她的皮肤很白很白,可是,当她转过身的时候,后背上交错纵横的伤痕,就像是贫瘠土地上裂开的一道道口子,极为骇人。

周潇潇的反应倒是平静得很。

她已经习以为常。

在这段日子里面,翟耀虽然没有再动过她,可是每晚他都会抱着她睡觉。

这个男人的变态真是登峰造极,就算不做那种事情,他也要把她脱得精光,然后再把她吻个遍,似乎这样也很过瘾?

想到这里,周潇潇不禁嗤笑两声。

翟耀的心思,她永远都想不懂。

晚上十点,她准时躺上床睡觉。

今天有些累,她几乎倒上床便沉入了睡梦里面。

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到自己在炙热的沙漠里奔跑,头顶是明晃晃的太阳,整个世界都毫无生机。

最后,她是被渴醒的。

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被人抱着,男人的胸膛就像是火炉般的灼烫。

翟耀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周潇潇眨了眨眼,在黑暗中看着翟耀菱角分明的轮廓。

男人已熟睡,双臂紧抱着她。

她挣扎了一下。

翟耀警惕的醒来。

他有些不悦:“安分点。”

说完,闭眼准备继续睡觉。

周潇潇紧张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如果是在平常的时候,她一定会乖乖的听话不再乱动。

可是现在不一样,她很渴很渴,嗓子那里像是有团火焰在燃烧。

“翟、翟先生……”

她弱弱的出声,小心翼翼的道:“那个,我想、想喝水……”

翟耀微不可见的皱了眉,松手翻了身。

周潇潇得到自由,不禁暗暗舒了口气,她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小心翼翼的走出卧室。

她迫不及待的奔向厨房,快速的倒了一杯水以后便咕噜咕噜的饮用起来,她像是干枯的草,急需要水液的滋润与灌溉。

这时,外面有脚步声传来。

她停止了喝水的动作,抬头望去的时候,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翟耀正冷冷沉沉的站在厨房门口。

他的身上穿着睡衣,胸前的几个扣子散开,露出了结实迷人的胸膛。

可更引人瞩目的,还是他的那双眼,黑沉如同无尽苍穹。

“给我倒杯水。”

他说完,转身走向客厅。

周潇潇连忙将自己杯子里的水液喝完,然后又重新倒了一杯水。

她不敢让翟耀久等,双手捧着水杯,急急忙忙的走向客厅。

男人正闲逸的坐在沙发里,手里拿着遥控器在不停的换台。

“翟先生!”

周潇潇走了过去,弯腰将水杯递向他:“您要的水。”

翟耀斜眸扫她一眼,并没有要伸手接水的意思。

“喂我。”他说道。

周潇潇闻言,心肝儿一阵乱颤。

妈呀,他要她喂他喝水?

咕噜——

周潇潇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先是脱了脚上的拖鞋以后,她小心的跪坐在沙发上,颤着手腕,慢慢的将水杯递到男人的唇边。

翟耀根本就没看她。

他的注意力全都在前边的电视机上,只是薄唇微张,轻轻地衔住的水杯边沿。

周潇潇很小心的倾斜着水杯,以便让男人能够喝到水。

可关键是,翟耀根本就不配合啊。

他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完全就是一动不动。

这可苦了周潇潇,她始终紧绷着一根心弦,好不容易喂他喝了几口水以后,便收到了他的视线。

翟耀毫无预警的将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周潇潇连忙收回手,捧着水杯回望他。

她眸色潋滟似水,宛若湖面上的月光,温柔中带着惶恐。

恐怕连周潇潇自己都不知道,每当她露出害怕的表情时,总是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亦或者是保护欲。

可惜,翟耀是前者。

他从不懂情爱,只会征服!

周潇潇根本就来不及反应,手中的水杯掉落在地面上的时候,她已经被男人扯进了怀里。

她重重的跌倒在他的胸口,而迎接她的,则是男人炽烈而凶猛的吻。

他吻得很重,咬着她的唇,来回不停的允吸。

周潇潇皱着眉,只觉得自己的唇舌一阵发麻。

她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像是在哀求,又像是在呻吟。

翟耀爱极了她的这副模样,他将她面朝下的重重压在沙发上,那薄薄的睡裙根本毫无作用,他仅仅一只手便将它撕得粉碎。

他的动作很重,周潇潇受不住,痛得叫出声。

她像是案板上的鱼肉,正在接受着剔骨剥皮般的凌迟之痛。

这时候,她好像听到佣人房那里有动静传来,管家应该是听到了什么,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伴随着翟耀的怒吼:“滚!”

然后,她听到了管家的不停道歉声。

她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她的整张脸都被压进了枕头里,男人在她身后狠狠的折腾着,完全不顾她的挣扎,她觉得痛,那种生不如死的痛。

最后,她还是忍不住的哀求起来。

她哭得很凶,声嘶力竭的求着他,不顾尊严的求着他。

到了最后的最后,她没了力气,软软的瘫在沙发上,像是一条失去生机的鱼。

翟耀将她抱了起来。

他的手臂很有力量,这应该和他常年的锻炼有关,每次他抱她的时候,几乎都不用什么力气。

周潇潇的全身都是汗,头发一缕一缕的粘连在一起,脸上全是泪水,原本美丽的大眼睛,此刻又红又肿。

男人一声不吭的抱着她上了楼。

当周潇潇被放进温水里面的时候,她的全身不禁一颤,那种痛,似乎再次席卷而来。

她忍不住的又哭了起来,身子瘫坐在浴缸里面,哭得就像是个孩子。

翟耀跟着坐进了浴缸里面。

“我求你了,我求放过我,我求你放过我吧,好痛,我好痛……”

她不停的流泪,不停的哀求。

翟耀沉着脸,不发一语的替她清理身子。

周潇潇最开始的时候会挣扎,会躲避。

可慢慢的,她又安静了下来,乖巧的倚在男人的胸口前,只是身子依旧颤抖得厉害。

洗完以后,翟耀将她用大浴巾抱了起来。

周潇潇耷拉着红红的眼皮儿,整个人没有一点精神。

翟耀弯腰,将她轻轻地放到大床上。

这时候,女孩儿已经停止了流泪,她像是小虾米似得将全身都蜷缩起来,小心翼翼的躲在浴巾里面,被热气熏红的小脸上,那双眼睛肿得跟桃子似得。

翟耀抿着唇,把人放进了温暖的被窝里面。

周潇潇皱着眉,始终闭着眼。

她似乎是睡着了。

……

两日后,周潇潇才得以下床。

同样的,翟耀也消失了整整两天未曾露面。

“潇潇小姐。”

正盯着窗外的风景发呆,管家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周潇潇转过头,目光看向站在卧室门口的管家。

自从经历了那一晚的事情以后,管家似乎变了许多,他现在连卧室门都不敢跨进来了。

不过,周潇潇并不责怪他。

试问,在整个别墅里面,谁不畏惧翟耀?

“有事吗?”周潇潇开了口,声音很轻。

管家低着头,答道:“玛丽医生到了,她就在楼下,说是想要见您一面。”

周潇潇闻言,不禁皱眉。

她想了下,方才点头道:“好,你让她上来吧。”

“是!”

管家朝她微微鞠躬,随即转身下了楼。

前后不到三分钟的时间,玛丽出现在在她面前。

她用着那双蓝色的眼珠看着眼前瘦弱的女孩儿,目光里是掩盖不住的怜悯。

“我们又见面了,周小姐!”

玛丽率先开口说道。

周潇潇看着她,没什么太多的情绪:“玛丽医生是为了我的病而来么?”

玛丽摇头。

她道:“周小姐,您并没有病。”

周潇潇嗤嗤的笑:“可是,你是医生!”

“我只是整容医生而已。”玛丽说道:“按照我们和翟先生的约定,几日后,我们将为您准备手术,关于您后背上的伤,我们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成功率。”

“还有百分之五是什么?”周潇潇问道。

玛丽沉默了下。

她说道:“周小姐,这是您第二次接受整容手术,并且是在同一个部位,按理来说,您的手术是有风险的,当然了,就一般情况而言,并不会危及您的生命安全。”

周潇潇闭了眼。

“你们不会让我有生命危险的。”她说道:“翟先生应该给了你们足够多的钱,最近这半个多月,你们应该都在全神贯注的为这事做准备吧?”

玛丽并不在意她的嘲讽。

她保持着微笑:“周小姐,这是我们的职业,也是我们的职责。”

“噢。”

周潇潇极淡的答了声,扭头看着窗外。

玛丽看着她,忽然道:“周小姐,今天外面的天气很好,您想出去走一走吗?”

周潇潇有些迟疑,但很快,她还是摇了头。

“不了,我不喜欢太阳。”她如是答道。

玛丽不可否置,她道:“周小姐与其他女子不同,首先您很坚强,虽然我不懂您为什么会容忍家暴,但我想,您肯定是有您的原因。”

“家暴?”周潇潇震惊的转头看向玛丽。

“难道不是吗?”玛丽意有所指。

周潇潇张了张嘴,最后,居然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

“玛丽医生,我想你是误会了,在我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家暴,也请你不要试图来劝我加入什么妇联,我没有委屈,更不会去申诉什么!”

玛丽摇头。

“不,周小姐,我并没有想过要邀请您加入妇联。”

周潇潇停止了笑,她冷眼看着玛丽:“那你究竟想干什么?”

玛丽忽然弯下了腰。

她近距离的看着周潇潇,那双蓝色的眼珠里,倒映着周潇潇苍白的脸庞。

“我只是比较好奇,周小姐为什么会容忍家暴的存在?在您之前,我曾经接触过很多个遭受家暴的可怜女人,她们无一例外的都想从这个噩梦般的笼子里逃出来,可是,为什么您却不想呢?”

这个玛丽的脑子有病吧?

周潇潇偏了头,躲开她的注视。

“对不起,玛丽医生,请你听认真些,我说过了,我并没有遭受什么家暴!”

“那您的伤是怎么来的?”玛丽的问题很犀利:“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您后背上的伤势明显就是人为所有,这个您该怎么解释?”

周潇潇叹气。

“就算是人为的,那又怎样?”

“这就是您遭受家暴的证据!”玛丽言之凿凿。

周潇潇有些头疼,她很无奈的看着玛丽,说道:“玛丽医生,您到底想干什么?”

玛丽看着她,表情十分坚定:“我希望您勇敢的站出来,抵制家暴,维护女性权益!”

真是疯了!

周潇潇不可思议。

“为什么是我?”她问道。

玛丽平息了一口气,方才继续说道:“周小姐,在我接触的众多女性受害者中,您的伤势是比较严重的一类,我个人认为,您是极具代表性的一位家暴受害者!”

“极具代表性的家暴受害者?”周潇潇又想笑了,她摇了摇头,说道:“玛丽医生,我想我恐怕会让你失望了,我并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家暴受害者。”

玛丽怔住。

“什么意思?”

周潇潇抬头,目光盯着玛丽:“在我们中国有个词语,叫做情人包养,你懂吗?”

玛丽想了想,忽然皱起了眉头。

“你想得没错。”周潇潇自嘲的勾起唇:“我就是翟先生包养的情人,所以,就算他再如何的折磨我,我也是心甘情愿的,他并没有犯法!”

“周小姐是在敷衍我吗?”玛丽回过了神,她看着周潇潇道:“您怎么可能是翟先生包养的情人?”

“为什么不可能?”周潇潇反问:“是因为他在我身上花了很多钱吗?玛丽医生,在中国,有钱的男人都愿意为自己的情人花费很多钱财,这并不稀奇!”

“不!”

玛丽摇头,她说道:“翟先生曾经亲口向我们说过,他说您是他的夫人!”

周潇潇一愣。

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话。

玛丽的声音继续传来:“周小姐,您很固执,也许您是真正爱着翟先生的吧,所以才不愿意起诉他吗?可是,周小姐,爱情并不是暴力,如果您再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的容忍暴力,终有一天,您会后悔的,因为只有您才是永远受伤和痛苦的那一位!”

“对不起,玛丽医生,我累了。”

周潇潇闭了眼,心头满是愁绪。

玛丽点头,答道:“好的,周小姐,您休息吧。”

“管家!”周潇潇朝外喊了一声。

管家立马出现在门口,他礼貌的弯腰道:“潇潇小姐!”

“送玛丽医生回去吧。”周潇潇说道。

管家应了声,抬手朝着玛丽做了个请的姿势。

玛丽最后看了眼周潇潇,她说道:“周小姐,今天和您的聊天很愉快,我希望您能多考虑一些,我随时等候您的消息。”

周潇潇点头,什么都没说。

玛丽离开以后,她独自一人坐在窗边,长久的盯着远处的青山远黛,满脑子都是玛丽的那句话。

她觉得挺好笑的。

翟耀说,她是他的夫人?

这怎么可能?

她并不会自恋的以为那个男人已经爱上了她,周潇潇很清醒,她知道,这句话多半只是翟耀用来敷衍外人的而已,毕竟,像他这种有身份地位的权贵,怎么可能让别人知道他在外面有豢养的情人?这话传出去是会对他的声誉有影响的。

“潇潇小姐。”

这时,管家的声音传了进来。

周潇潇回过神,转头看向管家。

管家低着头,说道:“您该喝药了。”

“端进来吧。”周潇潇答了句,表情淡淡的。

佣人将药端了进来,白色的瓷碗里盛着乌黑的药汁,浓郁的药味光是闻起来就很不舒服。

可偏偏,这就是周潇潇每日都要服用的滋补中药。

“翟先生今天会回来吗?”

她随口问了句,一边端起了药。

站在门口的管家闻言,立刻答道:“刚才秘书已经来过电话了,先生会在晚上的时候回来陪您吃晚饭。”

周潇潇端药的动作微微一顿,继而,她极低的‘哦’了一声。

她喝药的姿势很猛,几乎是仰头一口就将那乌黑难闻的药汁咽入腹中。

佣人见状,连忙将糖果递了上来。

周潇潇拒绝。

她苦笑道:“我想多感受下这‘苦’的滋味儿。”

佣人不明白她这话里的意思,只是依言收回了糖果,小心的端着空碗退了出去。

管家跟着离开。

晚饭前,周潇潇独自一人坐在餐桌前。

管家不停的看着时间,急得满头是汗。

周潇潇忽然抬了头,说道:“饭菜都凉了,管家,你让厨房再热一遍吧,翟先生不喜欢吃凉饭凉菜。”

“好的好的!”

管家连忙点头,一边招呼着佣人们撤下已经变凉的饭菜。

半个多小时以后。

周潇潇已经没了力气,她忍不住的趴在桌边,神色倦倦。

管家出去接电话,片刻后,他重新返回。

“潇潇小姐!”他小心的出声道,有些不忍心:“先生的秘书刚来电话,说是先生临时有事,今晚就不过来了。”

周潇潇艰难的撑起头。

她已经饿得有气无力:“那我可以吃饭了么?”

“可以可以!”管家连连点头,亲自为她盛来米饭。

周潇潇拿起筷子,低头开始吃饭。

可是,也许是已经饿过头的原因,周潇潇反而是没了什么胃口,匆匆吃了一碗米饭以后,她上楼睡觉。

最近她觉得自己好累,真想就这么天长地久的一直睡下去。

结果,在第二天的时候,翟耀神奇般的出现在别墅内。

周潇潇起床的时间比较早,刚过七点她就醒了,洗漱完后走下楼,却在客厅里看到了正在阅报的男人。

她错愕不已。

“翟先生?”

翟耀听到声音,缓缓转头望来。

他的心情似乎还不错,竟然冲她一笑道:“起来了?”

“嗯!”

周潇潇点头,杵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翟耀朝她招手,说道:“你过来。”

周潇潇抿着唇,依言走了过去。

她很乖巧的坐在男人身边,轻轻的将自己的身子依偎在他的臂旁,表现得小鸟依人。

这么久的相处时间,周潇潇算是把翟耀的一些喜好基本琢磨清楚,比如,这个男人喜欢她的乖巧,还喜欢她小鸟依人时的模样儿。

虽然,她觉得这样很恶心,因为她的性格并不是这样的。

“昨晚睡得好么?”翟耀随意的问道,一边伸手把人揽到自己胸口前。

“嗯,还好。”

周潇潇答道,柔顺的贴在他的胸膛前。

翟耀抚摸着她的长发,声音淡淡的:“昨晚临时有事,所以没能赶得过来。”

他,是在向她解释原因吗?

周潇潇的心里有些惊讶,不过,她没有表现出来。

“你工作忙,我能理解。”她说道,一边瞄了眼报纸上的内容,都是些国际新闻之类的,她并不感兴趣。

“你能理解是最好的。”

翟耀说道,一边翻了页报纸。

周潇潇眼尖,忽然发现一幅画面。

“啊?”

她没控制住的低呼一声。

翟耀皱眉,低头看她:“怎么了?”

周潇潇先是仰头看他一眼,确认他没有生气以后,这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从他手中的报纸里抽出其中一张。

“这不是大吉祥么?”

她盯着报纸上的画面,虽然狗仔们拍得有些模糊,可她还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接吻的两个人就是陆吉祥和宋锦丞。

“原来你喜欢看这类的报道。”翟耀的反应不大。

周潇潇‘嗯’了一声,快速的浏览完报道内容以后,她长舒了一口气,道:“其实大吉祥和宋教授之间早就已经领过证了,只不过一直都没有举行婚礼而已,这些娱乐记者的胆子好大呀,居然敢把宋教授给刊登出来。”

“这有什么不敢的?”翟耀嗤笑。

周潇潇抬起脑袋,看着他道:“我听说,宋教授的背景很厉害?”

翟耀点头:“是有点。”

周潇潇抿了抿唇,她想了下,又道:“翟先生,如果吉祥结婚了,我能去参加婚礼吗?”

翟耀垂眸看着她。

“当然可以。”他说道。

周潇潇难得真心的笑了起来,她开心道:“谢谢你,翟先生。”

翟耀勾唇,将女孩儿的发丝挽在指尖。

他沉默了下,忽然道:“潇潇,后天我有可能要去外省出差。”

周潇潇怔了怔,她看着男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翟耀见她不说话,眉头渐渐皱起。

“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

“祝、祝您一路平安。”她傻傻的说道。

翟耀闭了眼。

他根本就不该认为这女人会对他说出什么情话。

“周潇潇,你男人要出去整整一周,难道你就只会这句‘一路平安’?”

那不然呢?

周潇潇看着他,绞尽了脑汁以后,才结结巴巴的挤出一句:“我、我会想你的。”

翟耀的脸色放缓了许多。

“嗯。”

他微微勾唇:“继续说。”

周潇潇咽口水,觉得有些难受。

她继续道:“那个,您每天工作不要太晚,要早点睡觉,起来以后记得要喝一杯温水,如果下雨的话,您也要记得穿外套,不要感冒了,如果、如果天气好的话,您可以晒晒太阳,多看看远处,对你的眼睛好……”

说真的,周潇潇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可是,翟耀似乎挺受用的。

“这样吧。”

他忽然开口道:“每天你都打电话来监督我。”

“啊?”周潇潇诧异的看着他。

翟耀忽然倾身衔住她的唇,一边与她交吻,一边低低道:“监督我睡觉和起床,不然就会有别的女人来……”

话未落音,他已经把人压到在沙发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