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63章 你亲亲我吧!

今天的天气还算晴朗,陆吉祥出门的时候,周姨建议她带把伞遮阳。

对此,陆吉祥的反应是摇头拒绝。

“遮什么阳啊,我没那么娇贵!”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在玄关处换鞋。

周姨站在旁边,目光看着女孩儿的侧脸,继续道:“吉祥,你还是带一把伞吧,墓园那里又没什么可以遮挡的大树,到时候被晒黑了怎么办?”

陆吉祥挺无语的。

“周姨,我不会被晒黑的。”

“为什么?”周姨疑惑的看着她。

陆吉祥勾唇道:“因为我本来就黑啊!”

周姨叹气,不理会她的贫嘴,径直道:“你还是把伞带上吧,反正也不是很重,没事的。”

说完,不由分说的就要往女孩儿的背包里塞伞。

“哎!”

陆吉祥原本想拒绝的,可是周姨的这种态度,令她实在是不好意思拒绝。

毕竟,周姨是在关心她。

出门以后,陆吉祥背着包,一边慢吞吞的往小区大门口走去,一边给宋锦丞打电话。

刚接通,她便直接开口道:“我已经出门了。”

男人在那边‘嗯’了一声,嗓音略沉:“路上小心点,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噢……”

陆吉祥点点头,末了,她又忽然道:“对了,你昨天说的要请我吃晚饭,还算不算数了?”

宋锦丞稍微一怔。

须臾,他无奈道:“别的事情记不住,这种事情你倒是上心得很。”

陆吉祥说得坦荡荡:“民以食为天嘛,我这也是为了自己的肚子着想啊,再说了,你晚上本来也要吃饭嘛,多我一个也不算多啊!”

“好,晚上请你。”宋锦丞依她。

陆吉祥开心的笑出声,她继续道:“我想吃九宫格,到时候你带我去吃呀。”

“九宫格?”

宋锦丞敛眉,放下手中的笔,身子往后靠向椅背,边道:“少吃辛辣的食物,忘记医生的话了?”

“我们可以吃清汤的呀。”陆吉祥笑道:“我不吃辣椒就好了,放心吧,我时刻谨记医生的话,再说了,还有你这个大管家看着我呢,我敢放肆吗?”

“知道就好。”

男人轻轻的笑,虽然那丫头此刻不在他跟前,可他完全能够想象出她现在的模样儿,必定是一脸笑容灿烂如同太阳耀眼。

挂了电话以后,陆吉祥站在马路边拦出租车。

好巧不巧的是,她刚站了没多久,一辆黑色兰博基尼慢慢的停靠到她面前。

陆吉祥睁着双眼,迷惑的看着漆黑的跑车窗户。

很快,车窗缓缓降落,童乐那张妖艳的脸,毫无遮拦的出现在她眼前。

“上车。”

少年颔首命令,并不在乎陆吉祥的任何反应。

可结果是,陆吉祥压根儿不看他。

她转身就准备离开。

“陆吉祥!”

童乐见状,不禁斥出声:“我让你上车,没听见吗?”

“我为什么要听见?”陆吉祥回头看他,表情有些戒备:“童乐,我可没招惹你,别来找我麻烦,好吗?”

找她麻烦?

童乐没差点被这话给活生生的气晕过去。

这女人还真是有够薄情寡义的啊!

“行了,别给我矫情,这儿不让停车,你赶紧上来!”童乐并不想在这里叙旧,他斜过身子便开了车门,示意陆吉祥道:“如果你想让更多的人看见,那你尽可以不上来!”

“无耻!”

陆吉祥翻白眼,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童乐一边戴墨镜,一边出声问道:“你要去哪?”

“你要送我?”

陆吉祥挑眉看他,好笑道:“我要去郊区,你送吗?”

童乐笑得有些轻佻:“有句话说得好,送佛送到西,既然我都让你上来了,必然会把你安全的送到目的地。”说到这里一顿,童乐熟练的发动引擎,再次道:“说吧,要去哪?”

陆吉祥答道:“郊区墓园。”

“墓园?”

童乐挑眉,不禁扭头看了眼陆吉祥,微诧道:“你家死人了?”

“你能不能嘴上积点德?”陆吉祥不高兴的看着他,说道:“你家才死人了!”

嗤!

童乐冷笑,道:“你嘴巴也不干净!”

天,他是来找她吵架的吗?

陆吉祥气急,二话不说,侧身就想开车门。

可惜,她根本打不开。

“开门!”

她怒道。

童乐没理会,踩油门上路。

一路来,两人谁都没说话,只是在路过东城老街附近的时候,陆吉祥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东西。

“哎,停车!停车啊!”她急急忙忙的出声道,目光一直盯着外面。

童乐放缓车速,皱眉看她一眼,道:“你又想干什么?”

“我想去老街买点东西。”

陆吉祥说道,她还挺急的:“我哥最喜欢的就是东城老街这家的鲜花饼,我要给他买点鲜花饼过去。”

童乐顿时明了。

他不发一语的把车停靠到路边。

“我就不下去了,你自己去买吧。”少年坐在车内,声音是慵懒倦怠的调儿。

陆吉祥倒也不在意。

“好!”

她点头,打开车门以后便走了下去。

她步伐匆匆的朝着老街方向走去,后脑勺的马尾辫一甩一甩的。

童乐坐在车里,远远的看着女孩儿的纤细背影,墨镜后面的眸色,诡异难辨。

另一边,陆吉祥已经准确的来到鲜花饼店门口。

这家店是老字号,每天的客人都是络绎不绝,而且很多都是从外地慕名而来的游客。

陆吉祥看着店门口的那条排队长龙,有些头疼,但没办法,谁让这家店的鲜花饼好吃呢?

她站到队伍的末尾,老老实实的开始排队。

半条街都是鲜花饼的香味儿,陆吉祥百般无聊,不停的垫着脚尖朝前面望去。

忽然,她眼尖的看到一个穿着军装的熟人。

“江叔叔!”

她喊出声,挥舞着小手。

前方,江军在听到声音以后,不由得回头望来,待见着是陆吉祥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即便笑了起来。

他提步走了过来。

“少夫人。”他礼貌的问候道。

“江叔叔,您怎么在这里啊?”陆吉祥看到熟人,还挺高兴的。

江军是宋领导身边的警卫员,当初她还把他错认为是宋锦丞的父亲呢!

所以,陆吉祥对他的记忆很深。

“我是来这里买鲜花饼的。”江军出声回答道,末了,他许是看到陆吉祥正站在队伍里面,不禁挑起眉:“少夫人也是来买鲜花饼的?”

“是呀!”

陆吉祥点点头。

江军顿时了然,道:“您要买多少,我去给您买来吧。”

“不用了不用了。”陆吉祥闻言,连忙罢手道:“不麻烦您了,我反正都排着队的,要不了多久就该到我了。”

江军微笑,道:“我们的同志已经到店里去了,您要买多少?我让人立刻就给你买出来。”

得,敢情是有后门!

陆吉祥闻言,便不再推辞,她道:“我要得不多,一盒就够了。”

“行!”

江军点头,拿着手机拨了通电话出去。

几分钟以后,一个穿着军装的女人走了出来,她的年纪应该是在三十岁左右,干净利索的短发,长得还挺漂亮,有几分军式的英气范儿。

“这位是范特助,首长身边的干事。”江军介绍道。

“您好。”陆吉祥笑着打招呼道。

江军指着陆吉祥,对着范特助道:“这位是宋主任的夫人,陆吉祥小姐。”

“陆小姐,久仰大名!”

范特助笑道,朝着陆吉祥伸出手。

“您好您好!”陆吉祥连忙伸出手与她相握。

范特助倒也洒脱豁然,她一边将手里装好的鲜花饼递给陆吉祥,一边说道:“陆小姐也喜欢这家的鲜花饼?”

“是呀!”

陆吉祥点头,并不想解释这是给哥哥买的。

范特助继续道:“首长也很喜欢。”

陆吉祥闻言,蛮意外的。

“啊,原来你们是给宋领导买的呀?”

宋领导?

江军皱了眉,答道:“是的。”

陆吉祥眨了眨眼,笑道:“嘿嘿,那照这么说来,宋领导也在附近咯?”

江军嘴角一抽,继续默默的点头:“是的,首长就在前边茶楼那儿。”

“噢……”

陆吉祥若有所思。

这时,范特助开了口:“我们该走了,不要让首长等太久。”

江军说了句‘好’,目光重新看向陆吉祥,说道:“少夫人,您要和我们一起过去么?”

“这个嘛……”

说实话,陆吉祥有些犹豫。

按理来说,她这个做儿媳妇的,的确该去拜见宋领导。

可是,童乐还等着她呢。

“少夫人?”江军见她不说话,不禁继续出声道:“您放心吧,就首长一个人在那,没有旁人的。”

陆吉祥叹气。

“我朋友还在等着我呢。”

江军笑容不变:“应该耽误不了多久的,少夫人,首长今天的心情不大好,我们这些做下属的也不敢去劝,所以……”

所以,就想让她去当炮灰么?

陆吉祥在心里翻白眼,可表面上却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儿。

“我不会劝人啊!”她说道。

“没关系的,您只要陪着首长说几句话就好。”江军说道:“至于您朋友那里,还是劳烦少夫人打个电话去说明一下情况吧,我相信他们会理解您的。”

这不是赶鸭子上架了?

陆吉祥想哭,可是脸上却得堆出笑容。

“好吧!”

她点了头,随着江军前往茶楼。

可是,她并没有给童乐打电话。

为啥呢?

咳咳,很简单呀,因为她没有童乐的手机号啊!

‘叩叩叩——’

到达包厢门以后,江军敲响了房门。

“进来。”

里面传来宋顾的淡淡声音。

江军将鲜花饼塞给陆吉祥,一边示意她进去。

陆吉祥是带着壮士赴死的心情推开了门。

包厢的装修风格偏古典,宋顾正背对着她站在窗边,他穿着白色的笔挺衬衣,身材背影颀长,颇有几分儒雅典致的味道儿。

有一种男人,他就像是酒酿,时间越久,味道越醇。

宋顾就是这样的男人,他是岁月的宠儿,时间并没有给他留下皱纹的痕迹,相反是沉淀的气质。

“爸!”

陆吉祥巍颤颤的开了口。

宋顾听到声音,有些意外的回身望来。

“吉祥?”他挑眉,温润的眸光落在女孩儿身上:“你怎么来了?”

“呵呵呵……”

陆吉祥笑,双手献上贡品,一边道:“我来给您送鲜花饼了。”

随着她的话,宋顾的目光自然落在盘子里的鲜花饼上。

“有心了。”他淡道。

“应该的应该的。”陆吉祥连忙回道。

宋顾从窗边离开。

他施施然的落座,一边朝女孩儿招手:“端过来。”

“是!”

陆吉祥应了一声,像个小奴才似的双手捧着鲜花饼走到宋领导面前。

宋顾伸手捻起一块,放到嘴边品尝。

他吃相优雅,气质始终沉稳如温水。

陆吉祥却是苦着一张脸,继续保持着手捧鲜花饼的姿势。

她现在就一个想法,伴君如伴虎,她是不是还要下跪喊皇上啊?

“你站着干什么?”

这时,宋顾的声音传来,他好笑的看着女孩儿的站姿,勾唇道:“坐吧。”

谢主隆恩!

陆吉祥在心里默默的说道,一边落了座,顺便把鲜花饼放到旁边的桌子上。

“爸,你要喝茶不?”

她很殷勤的问道。

宋顾扫她一眼,自含威仪。

“不必,你坐着就好。”他说道,一边又咬了口鲜花饼。

“好吧。”

陆吉祥不再说话,默默的看着宋领导吃鲜花饼。

结果,他竟然连续吃了两个鲜花饼。

陆吉祥眨了眨眼,一边递上湿纸巾,一边问道:“爸爸,你很喜欢吃鲜花饼吗?”

宋顾‘嗯’了一声,接过纸巾擦手。

他悠然闲逸,目光睨着女孩儿:“你是被小江叫过来的?”

“不是。”

陆吉祥摇头,答道:“我是在买鲜花饼的时候碰到江叔叔的。”

宋顾点点头,继续道:“你也去买鲜花饼了?老街那家的?”

“是呀!”

陆吉祥一笑,眉眼弯弯:“我和我哥从小就喜欢老街那家的鲜花饼,不过,我哥比我更爱吃,他基本上每个月都要吃一次,但是我就不同了,我只是偶尔吃一次。”

到底是孩子心性啊。

宋顾看着她,眉眼温和。

“锦丞没和你一起?”

“他在上班呢。”陆吉祥随口道,末了,她又瞪眼看向宋顾:“对了,爸,你不上班么?呃,江叔叔说,您好像……呃,好像心情不大好?”

宋顾随手将湿纸巾放到旁边。

他淡道:“小江什么时候也变得嘴快了?你去叫他进来!”

陆吉祥一听这话,还以为宋顾要训斥江军。

她不由得连忙解释道:“爸爸,您听我说,其实不是江叔叔的嘴快,呃,主要是我话多,我一直在他问他问题呢,然后他禁不住我的软磨硬泡,所以就……嘿嘿……”

她咧开嘴,笑得有些傻气儿。

宋顾瞥她一眼,莫名的想笑。

“你这丫头啊,不但名字喜庆,人也讨喜!”他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

陆吉祥听了,有些懵。

“什么意思啊?”

宋顾并未解释,他径直从椅子上起了身,语出惊人:“别人都可以翘班,为什么我就不可以?”

陆吉祥惊讶的张大嘴,几乎都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啥玩意儿?

宋领导说,他在翘班?

噗,这简直就是大新闻啊!

“不可以么?”宋顾转头看她。

陆吉祥回过神,灿灿笑道:“可以可以,只要您乐意,想怎样都可以!”

宋顾没说什么,走到桌边倒水,一边道:“要喝水么?”

“要!”

陆吉祥点头道,末了,她又觉得自己这样不大好。

她站起了身,走到了桌边,道:“爸,还是我自己来倒水吧。”

宋顾没理她,径直给她倒了一杯水。

“吉祥,你好像有些怕我。”他忽然说道。

陆吉祥被吓得心里咯噔就是一下。

“没有啊没有啊……”

她摇头,就跟那拨浪鼓似的。

宋顾一边慢慢喝水,一边看着女孩儿极力想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样子。

他的心情倒是好了许多。

“你和锦丞都很少回家。”他说道。

陆吉祥皱着眉,心里揣测着圣意。

“我记得我们每个月都会回去一次吧。”她说道,目光看着宋顾:“爸爸,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宋顾浅笑。

他道:“做父母的,都希望和儿女住在一起,我和你妈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没享受过什么是儿女绕膝。”

宋领导这话,真是话中有话。

陆吉祥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试探性的问道:“爸爸的意思是,希望我和宋教授搬到大院家里来住?”

宋顾并未正面回答,他声音温和的慢慢说道:“锦丞从小就独立得早,从高中起就一直在外面住,如今突然让你们回来,他恐怕会不自在。”

真不愧是当领导的,这说起话来还真有一套。

反正,陆吉祥已经不知不觉的中了套儿。

她拍着胸口保证道:“爸爸您就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保证完成任务!”

宋顾看向她,点头道:“辛苦你了,小陆同志。”

“嘻嘻嘻……”

陆吉祥开心的笑,不停的摇头道:“不辛苦的,不辛苦的,愿意为领导排忧解难!”

临走的时候,宋顾说了句特别高深莫测的话儿。

“锦丞对你很上心。”

对此,陆吉祥的反应是——她没有反应!

她觉得理所当然,宋锦丞是她的合法丈夫,他当然得对她上心咯!

……

回到原地的时候,令陆吉祥意外的是,童乐居然还等在那里,只是他的那辆兰博基尼有些太招眼,周围不停的有人在拿着手机拍照,更有些胆大的,居然还要和跑车合影。

车窗玻璃是黑色的,所以外面看不到里面究竟有没有人!

陆吉祥提步走了过去,在游人的目光下,她敲了敲驾驶座玻璃。

很快,车窗缓缓降落。

童乐带着怒意的容颜出现。

四周有低低的抽气声传来,这么好看的少年,比他的跑车更招眼。

只是,这位少年的脸色很不好。

“陆吉祥,你是去外星球上买鲜花饼了吗?”他咬牙道:“你还知道回来?”

陆吉祥耸了耸肩,特无耻的道:“我又没让你在这里等我,以前我还以为你挺聪明的,原来这些都是假象啊!”

“你!”

童乐怒瞪她。

陆吉祥见他真生气了,倒也懂得见好就收。

她很快又笑着赔礼道:“对不起啊,童公子,这家鲜花饼的生意实在是太好了,我光是排队就排了一个多小时,然后中途又出了点别的事情,所以就耽误到了现在。嘿嘿,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生气了啊!”

童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陆吉祥,你真是我见过的最不要脸的女人!”

“啊,这是我的荣幸!”陆吉祥坦然接受。

童乐也是无语了。

“上车吧。”他说道。

陆吉祥答了句好,屁颠儿屁颠儿的绕过车头,然后在诸多路人的注视下,雄赳赳气昂昂的钻入副驾座内。

一路奔驰,终于在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顺利到达墓园。

墓园附近有买白菊的,陆吉祥专门去买了一束。

结果,她看到童乐也买了一束白菊。

她挺乐的:“怎么,你也要和我一起去拜见我哥?”

童乐扫她一眼,眼神儿高冷。

“这里也有我熟人。”他说道。

“谁呀?”陆吉祥好奇的问道。

童乐的声音很淡:“发小,说了你也不知道。”

“切——”

陆吉祥并不在意,跟着童乐一起走进了墓园。

按照顺序,陆吉祥先去拜访了自己的哥哥。

陆荣景的墓碑安静的伫立着,而照片上,穿着警察制服的男子,正笑得温柔。

“哥,我来看你了。”

陆吉祥弯腰,将鲜花饼和白菊并排放在墓碑前,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前段时间比较忙,所以没有经常来看你,哥,你别生气啊,我以后保证会经常来看你的。噢对了,这是你最喜欢的鲜花饼,我专门去东城老街那边买的,你尝尝吧。”

她一个人说了很多话,可是,四周除了她的声音以外,便只有虫鸣声。

墓碑上,温柔的男人始终微笑望着她。

陆吉祥忽然就哭了,一边用手背抹眼泪,一边抽噎着道:“哥,我要走了,你一个人别害怕啊,如果晚上无聊了,你可以来我的梦里找我,但是你不要再吓我了,我害怕,你知道的,我从小就胆子小,禁不住吓……”

童乐听着这些话,那叫一个无语。

这女人的脑子里是有坑吧?

拜完了陆荣景,两人顺着石阶继续往上走。

陆吉祥低着脑袋,双肩一抽一抽的。

童乐手捧白菊,表情肃穆。

很快,他在一个碑前停了脚。

童乐什么话都没说,径直弯腰放下白菊,看了眼墓碑上的照片以后,转身就要走。

“哎!”

陆吉祥连忙拉住他,说道:“你怎么都不说话啊?”

“要我说什么?”童乐皱眉。

“叙叙旧啊!”

陆吉祥说道,一边将视线往墓碑上望去。

可这一望,她呆住了。

墓碑照片上的主人,是个年轻漂亮的少年,穿着军装,眉眼清冽,笑得倾国倾城。

“这就是你发小啊!”

陆吉祥眨了眨眼睛,看着墓碑上的那排字,继续道:“长得真好看,呃……周晓峰?”

童乐侧身,目光看向墓碑。

“我和他没什么好说的,这丫的就是个蠢货,为了个女人连命都不要了,我能说什么?”他嗤笑,视线直盯着照片上的翩翩少年:“周晓峰,咱们哥几个,就属你最傻逼!”

陆吉祥愣愣的,不明白童乐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走吧。”

童乐头也不回的离开。

陆吉祥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她在后面追问道:“童乐,你刚才说那话是什么意思啊?呃,什么为了女人连命都不要了?你那个发小是怎么死的啊,哎,你干嘛不说话?”

童乐抿着唇,脸色冷得像寒霜。

一路走来,他的步子迈得很大,因而导致陆吉祥追得很辛苦。

“童乐,你等一下啊!”

陆吉祥在后面追着喊道。

童乐宛若未闻,直到上了车,他一边发动引擎,一边出声问道:“你还要去哪,我送你过去!”

陆吉祥不停的喘着气。

她拍着胸口道:“你走这么快干什么啊,呼呼,累死我了!”

童乐瞥她一眼,什么都没说,熟练的驱车上路。

途中,陆吉祥接到了宋锦丞的电话。

男人约她六点见面,并问她在哪里,他亲自过去接她。

陆吉祥想了想,只说她在西单逛街,随后便挂了电话。

童乐冷笑:“你丈夫?”

陆吉祥点头,道:“如果你顺路的话,麻烦送我去西单吧。”

童乐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就道:“不顺路,前边有地铁,你自己坐过去!”

“喂!”

陆吉祥闻言,颇为不悦:“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我就是这样的人!”

童乐冷声道,手中方向盘一转,直接在路边停车。

陆吉祥狠狠的瞪了他好几眼,拉开车门就走了下去。

她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直接朝着前边地铁口走去。

结果,等着她坐着地铁到达西单的时候,时间早已过了六点。

宋锦丞倚靠在车边,看到匆匆赶来的女孩儿时,嘴角噙笑的问道:“去哪了?”

“逛街啊!”

陆吉祥答道,一边小喘着气。

她光是挤地铁就花了一个多小时,真是够要命的,早知道就直接打出租车了。

“逛街?”

宋锦丞闻言,表情不变:“吉祥,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半个多小时,你一句‘逛街’就完了?”

陆吉祥嬉笑起来。

她主动的走过去抱住男人,紧紧地搂着他精实的腰身。

“我挤地铁呢。”

她如实道:“本来我是真打算来西单逛街的,哪想地铁也会堵车,所以我就来晚了,嘿嘿嘿……”

她笑得很不要脸。

宋锦丞顺势把她捞入怀里,垂眸睨着她。

“累了?”他问道。

“是有点。”陆吉祥眨眼睛,将下巴磕在他的胸膛上,仰头望着他:“宋教授,你亲亲我吧。”

她难得这般主动。

宋锦丞不由得挑起眉梢。

但仅仅片刻,他低头吻著她。

这里是人来人往的街道,可这二人,却是在肆意张扬的深深接吻。

宋锦丞很少做出与他年纪不符的事情,可自从遇到了陆吉祥这丫头,他屡次破掉自己的原则。

不出意外的,他俩同时登上了次日报纸的娱乐版块。

陆吉祥在看到报纸的时候,一脸的不高兴。

这会儿,她正举着报纸,不停的向着身边的男人埋怨道:“宋教授,你看看那些狗仔队的,他们把我拍得好丑的!”

“是吗?”

宋锦丞停下吃早餐的动作,一边将报纸接了过来,边道:“我看看。”

陆吉祥凑到他身边,指着报纸上的照片道:“你看嘛,真的好丑的,我哪有这么胖?”

宋锦丞笑道:“没关系的,只要把我拍帅了就好!”

“你!”

陆吉祥气得直跺脚:“你帅有什么用,照片上的我这么丑,别的观众看了,还以为是你的审美水平太差劲!”

男人笑意不减。

“我都不怕,你愁什么?”

陆吉祥道:“难得上一次报纸,可是,那些人居然把我拍得这么丑,我、我不开心!”

宋锦丞把人抱到腿上坐好,他叹道:“既然都已经上报了,看来最近会很热闹,吉祥,我们该把婚礼事宜提上行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