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62章 过来抱我!

有人曾说,人生就是一场狗血剧。

陆吉祥却觉得,人生真是处处有惊喜。

瞧瞧——

那位正站在屋子中央的女人,身材可真是棒极了,那大胸,那长腿……

“啊!”

女人明显没有料到会有人敢直闯主任办公室,惊吓过后,她连忙开始捡拾地上的衣服。

没错,陆吉祥看到的可是一副活色生香的。裸。女图!

真真儿是妙不可言!

相反,另一边坐在办公桌前的宋锦丞,他的表情反应始终是风轻云淡,只是在看到陆吉祥的忽然出现以后,脸色倏地变沉。

“吉祥?”

他惊讶。

陆吉祥罢手,讪讪道:“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说完,转身就走。

“吉祥——”

身后有男人的声音传来,陆吉祥才走了没几步,手腕便被人攥住。

“吉祥,你听我解释!”

宋锦丞的声音很无奈:“这事有误会。”

“能有什么误会?”陆吉祥回过头,目光盯着男人的脸,连连冷笑:“宋教授好福气,坐在办公室里还能观看到限制级表演,如果我不来的话,后来是不是还有更刺激的?”

“陆吉祥!”男人低斥:“别胡说!”

“松手!”

陆吉祥挣扎,想要摆脱他。

这时候,刚才的那个女人冲了出来,她已经穿好了衣服,低着脑袋一个劲儿的往外跑。

宋锦丞抬眸扫了眼,目光犹如冷箭掠去。

“小叶!”

“是!”

小叶立刻应声,当即拔腿就追。

转眼间,这里便只剩下了陆吉祥和宋锦丞。

男人不顾女孩儿的挣扎,强行把她搂进怀里,双臂如同铜墙铁壁般的将她牢牢困住。

陆吉祥拼了命的挣扎。

“你放开我!混蛋,你放开我!”

她哪里会管这儿是机关大院,撩开嗓子就大喊大叫,完全不顾这样的举动会把警卫员给招来。

当然了,如果警卫员来了更好,她要喊‘救命’!

“吉祥……”

宋锦丞很无奈,不得不把人拖回办公室里。

房门刚关上,挣扎的丫头便被压至墙面。

两人挨得极近,甚至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和胸膛起伏。

宋锦丞与她额头相抵,他的眸仁漆黑,紧紧的盯着女孩儿的双眼。

“生气了?”

他含笑问道:“给我个机会解释,好吗?”

陆吉祥瞪着他,表情是咬牙切齿:“宋混蛋,有种你松手,我要和你单挑!”

宋锦丞忍俊不禁。

“就你?”

“就我!”陆吉祥抬起下巴,毫无畏惧的与他对视,并道:“别以为你力气比我大,你就了不起了,有本事公平竞争,我们……我们剪刀石头布!”

扑哧!

男人笑出声。

他还以为是什么单挑呢,原来是玩猜拳,也就只有这丫头的小脑袋瓜能想出这些来。

“好。”

他颔首,满足这丫头的小要求。

只要能让这丫头暂时忘掉之前的事情,让他陪她玩什么都好。

“准备好了哈,剪刀石头布——”

宋锦丞随手出了个剪刀。

陆吉祥是布!

惨败!

陆吉祥一怔,瞪着双眼,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很快,她又开口狡辩道:“不算不算不算,这只是热身,算不得数的。”

“好!”男人点头。

“我就不信赢不了你。”陆吉祥嘀咕道,一边撸起了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男人见状,眉头瞬间拧起。

“把袖子放下去。”他说道。

“为什么?”陆吉祥没在意,她随口道:“快点呀,你准备好了没?”

“把袖子放下去!”男人再次重复出声,声音转冷。

陆吉祥没有动,不高兴的看着他。

“过来。”

宋锦丞伸出手,把这小人儿拉到自己跟前,亲自动手把她的衣袖放了下去,并道:“小心点别着凉,不许再挽袖子了,知道没?”

陆吉祥的心里其实超级不爽的。

拜托,有没有搞错啊,现在犯错误的可是他宋锦丞啊,凭什么还要来管她?

“喂!”

她出了声,有些不耐:“我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啊,你还不快点来哄哄我?”

她这副语气,这副表情,完全就是在撒娇啊!

宋锦丞的心,忽然就化成了一片。

“乖!”

他张开了双手,轻轻地把这小人儿抱进怀里。

他万般怜惜:“对不起!”

女孩儿闻言,从他怀里抬了头。

“那个女的为什么要在你面前脱衣服?”她问道。

说到底,她还是介意的!

虽然,她相信宋锦丞的忠诚度,但是,她还是很不爽!

“贿赂。”

男人只吐出了这两个字。

陆吉祥的表情有些惊讶,她道:“什么,居然还有人敢贿赂你?啊,不对呀,这里可是政府的办公楼啊,就算要贿赂也……”说到这里一顿,陆吉祥变得不高兴:“你在骗我!”

“没骗你。”

宋锦丞低了头,薄唇轻轻地抵在女孩儿的眼角处,轻声道:“此事有蹊跷,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你这丫头就咋咋呼呼的闯进来了。”

陆吉祥哼了一声,道:“你的意思是,我还打扰到你了?”

“不敢。”宋锦丞抱着人,轻轻地摇晃:“我要是知道你会过来,我根本就不让那女的进来。”

“切,你又在骗我。”陆吉祥努嘴道:“他们都说你很凶的,如果没有你的允许,谁敢在你面前脱衣服了?”

宋锦丞挑眉,目光特深的看她一眼。

陆吉祥忽然反应过来,脸蛋微微的泛红。

“你的思想真不单纯!”

她如是说道。

男人一笑,不可否置:“我可什么都没说!”

“你!”

女孩儿抬头瞪他,两眼圆滚滚的像是黑葡萄。

男人却乘机低头,在那粉红小唇上轻啄一口。

陆吉祥做嫌恶状,她一边道:“你别想糊弄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锦丞挺头疼的。

“吉祥,我没骗你,我的确是什么都不知道,那女的一进来就开始脱衣服,我根本就没来得及说话,然后你就闯进来了!”他解释道:“外面有监控,你不信的话,我还可以调监控出来,你要看吗?”

“我才不看!”陆吉祥扭了头,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妈的,到底是什么人这么不要脸啊,居然一进门就要脱衣服,我要是没有赶过来的话,岂不是要跳到你的办公桌上去了?”

宋锦丞嘴角一抽。

“不会的。”他说道。

陆吉祥瞥他一眼,颇有几分女王气势。

“她们都说,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

宋锦丞闻言摇头,道:“这话有歧义,准确的来说,于我而言,对象仅限于你!”

这老男人的思想真是太腐朽!

陆吉祥决定结束这个话题。

就在这时,办公室外面的房门被人敲响。

“宋主任,您在吗?”

宋锦丞听到声音,不禁皱眉。

他松开了陆吉祥,出声道:“进来。”

话音刚落,几名穿着制服的陌生男子推门走了进来。

陆吉祥睁着眼,奇怪的看着来人。

而很明显的是,那几位制服男子的目光也是一直盯着陆吉祥的。

“宋主任,外面这么热的天,您怎么关着门啊?”

其中一个人试探性的问道。

宋锦丞瞥他一眼,表情寡淡:“我怕热。”

扑哧!

陆吉祥很没有形象的笑了出来。

“这位小姐好像不是政府人员吧?”对方警惕的看着陆吉祥,说道:“看着有些面生啊。”

奇怪,这些人究竟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问这些问题?

陆吉祥捂着嘴巴,疑惑的转头看向宋锦丞。

“他是我内人。”

宋锦丞说道,一边伸手把女孩儿拉到身边,对上那几名男子的惊讶目光。

“宋主任您结婚了?”他们似乎很震惊的样子。

想来也是,当初陆吉祥和宋锦丞结婚的时候,因为是一场意外的闪婚,再加上毕业后再举行婚礼的约定,所以直至今时今日,两人尚未公布婚讯,因而在外界看来,宋锦丞仍旧是抢手的钻石级单身贵族呢!

“是的,我们已经结婚许久,不过还没来得及举办婚礼,届时还请各位捧场。”宋锦丞倒是蛮客气的,英俊的容颜上找不出丝毫的破绽。

“应该的应该的。”

“是是是,到时一定会捧场。”

几人同时点头,一边默默地擦拭着额上的冷汗,似乎有些紧张。

宋锦丞冷眼旁观,片刻后,他才淡淡出声:“今日几位到访是为了……?”

“额,这个这个……”为首的男子忽然变得结巴起来,他的额头上全是汗水:“宋主任,依我看来,这里面怕是有些误会。呵呵,有误会,是有误会。”

“噢?”

宋锦丞挑眉,一边轻抚着陆吉祥的后背,一边似笑非笑的睨着不停擦汗的男子。

“什么误会会劳烦几位纪检委的同志来我这里?”

纪检委?

他们是纪检委的?

陆吉祥心中很惊讶,乖乖哟,刚才那个女的……天啦,如果让这几个纪检委的看到那个脱光光的女人,宋锦丞岂不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这可是赤果果的性贿赂啊!

好险!

“这个应该是一场误会吧,我们接到举报,说是……额,宋主任,您放心,这只是一场误会,真是很抱歉啊!”男子主动的鞠躬道歉。

宋锦丞冷笑。

“误会?”他说道:“诽谤加诬陷国家公务员,算犯罪吗?”

男子一听,腿都吓软了。

“宋主任……”

宋锦丞挥手,俊颜冷峭似冰。

“你们影响到我的心情了。”

艾玛,如此的狂拽霸气!

陆吉祥的心里开始升起了一种名唤‘崇拜’的粉红泡泡。

“对不起,对不起……”

几名男子快速的退出办公室。

不过,陆吉祥眼尖,看到那几人之间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儿。

这一刻,她忽然反应过来。

有预谋!

这绝对是一场有预谋的陷害!

于是乎,那几名纪检委的工作人员刚离开,陆吉祥便原地跳了起来。

“宋教授,有人想陷害你!”

宋锦丞闻言,斜过目光瞥她一眼,淡定的点头:“我知道。”

“啊,你知道?”陆吉祥怔了一下,赶紧又继续道:“你知道还坐以待毙?天啦,如果刚才不是我忽然的闯进来了,你岂不是就要被纪检委的带走了?”

“有可能吧。”宋锦丞佯装思考状,好笑的看着女孩儿的反应。

“真的好危险啊!”陆吉祥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她连连道:“你这么大的官儿,肯定是有不少人嫉妒你的,俗话说树大招风,如果你出事了,那……啊,不对呀,如果有人想陷害你的话,为什么要找个女人来你面前脱衣服?”

宋锦丞表情不变:“你觉得呢?”

陆吉祥眨了眨眼,说道:“这里是办公楼,外面到处都有监控,如果想要拿性贿赂来陷害你的话,这个地方明显就不是一个上乘的陷害地点,但凡有点智商的官员,谁都不会在这种地方接受贿赂的。哎哟,依我看呀,那个想要陷害你的人,肯定是智商有点问题吧?”

宋锦丞闻言,冷笑一声。

“连你都知道的事情,别人怎么会想不到?”

“喂!”

陆吉祥一听这话,有些不爽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宋锦丞并未太在意,只是道:“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吉祥,对方的目标不是我,是爸!”

“啊?”

陆吉祥诧异:“是爸?呃,什么意思啊?”

宋锦丞挥手,似是不想多加解释。

“政治阴谋,说了你也不懂。”

“切——”

陆吉祥抬起了下巴,不屑的哼哼起来:“爱说不说,别看不起人!”

宋锦丞看着她的反应,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呀,哪点都好,就是性子太躁,不管干什么都冒冒失失的,总是让人不放心。”

“你说我干嘛啊?现在是你的问题,不许转移话题!”陆吉祥冲着他挥拳头,略带威胁的道:“姓宋的,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解释清楚,小心我……小心我”

“小心你怎样?”男人低笑:“咬我么?”

哎呀,居然抢她台词!

陆吉祥脸蛋涨红,娇嗔道:“小心我踹你啊!”

竟如此的可爱娇蛮。

宋锦丞无奈的摇头,想要伸手抱她。

哪料,陆吉祥往后直退,不愿意让他抱。

“抱什么抱啊,你不怕热,我还怕热咧!”

对此,宋锦丞的反应是——他直接朝前迈了一步,不由分说的把人强抱进怀里。

陆吉祥伸脖子嚷嚷:“你怎么越来越霸道了啊?”

“不许乱动!”

宋锦丞冷脸看着她,他质问道:“不是说不过来吗?为什么又忽然过来了?”

陆吉祥闻言,不由得叫嚣起来:“我要是不过来,你现在早被纪检委的给带走了!”

“还有理了?”宋锦丞睨着她,表情不悦:“真不听话!”

“我干嘛要听你的话?”陆吉祥同样不甘示弱的瞪着他,反驳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这是*!是暴君政策!”

宋锦丞深吸一口气。

“陆吉祥!”他怒斥。

陆吉祥缩了缩脖子,有些胆怯的看着他。

宋锦丞盯着她的眼,几乎是一字一句:“说我是暴君,嗯?”

“嘿嘿嘿……”

女孩儿灿灿的笑,摇着小脑袋的道:“您是暴君,那我就是宠妃,咱们天生一对嘛,嘿嘿嘿……”

天生一对?

这个词明显取悦到男人。

宋锦丞淡淡的‘嗯’了一声,原本阴沉的脸色,神奇般的变缓了。

“带吃的了?”他问道。

“是啊。”

陆吉祥点头,立马开始拍马屁:“宋大人,小的知道您每天工作日理万机,所以就特意给您买来了鸡块和汉堡,您要尝一尝嘛?”

“好!”男人颔首,大手将她松开。

陆吉祥得到自由,立马开始屁颠儿屁颠儿的准备食物,她把鸡块和汉堡都拿了出来,试了一下温度还没有变凉,可以直接使用。

她用双手将食物捧到了男人面前,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宋大人,您请享用。”

宋锦丞抬眸,扫了她一眼。

“笑得端庄些。”

他说道。

“啥?”陆吉祥一怔,有些没明白过来:“笑得端庄?呃,难道我现在不端庄么?”

宋锦丞不语,径直捻起鸡块放到嘴边。

他才刚咬了一口,眉头便皱了起来。

“怎么样?怎么样?”

陆吉祥很激动的看着他,感觉这鸡块就是她亲自做出来的似得。

半响,男人将鸡块咽入腹中。

他的评价很简洁。

“以后,还是少吃这玩意儿。”

“噢……”陆吉祥垮了小脸,她原本还想着如果宋锦丞也喜欢吃鸡块的画面,那她以后就可以在家里尽情的叫外卖了,反正他们两个都喜欢吃嘛!

可惜,事与愿违!

“要不,您吃汉堡?”她拿出了第二个法宝,最爱的铁板鸡腿汉堡。

宋锦丞摇头拒绝。

陆吉祥有些沮丧:“这可是我大老远的辛辛苦苦的给你买来的,宋大人,你好歹给点面子啊!”

宋锦丞见她可怜,不由有些心软了。

“好吧。”

他妥协,拿着汉堡咬了一口。

结果,原本皱起的眉头,直接成了‘川’字。

在宋锦丞过去的三十余年生涯中,他几乎就没吃过什么快餐食品,特别是汉堡鸡块一类的,他平时更是连看都不会去看一眼。

可今儿个,他算是破纪录了。

陆吉祥很不能理解:“这么好吃的东西,宋大人您为什么就不喜欢呢?它可是全球上亿人类的最爱之一,您怎么就发现不了它的美呢?”

宋锦丞闻言,嗤嗤冷笑:“爱它的下场就是肥胖和疾病!”

“唉。”陆吉祥深深的叹气:“做人不能太现实了啊。”

她话音刚落,门口响起小叶的声音:“报告!”

“进来!”

宋锦丞抬眸朝前望去。

小叶走了进来,表情很严肃:“那个女人已经被我们控制起来了,主任,什么时候审?”

咦,那个女人被抓住了么?

陆吉祥睁着眼,好奇的等着宋锦丞会如何处理。

前边,宋锦丞稍作思忖,很快道:“单独关起来,每天按时送三餐,谁也不要和她说话。”

“是!”

小叶得令,转身退出。

“等等!”

宋锦丞忽然出声道。

小叶停下脚步,重新看向男人。

宋锦丞嘴角噙笑,表情有些邪魅:“凡事都要讲究个礼尚往来,我们也要送份大礼过去。”

小叶闻言,双眼骤然一亮。

“主任,您的意思是……?”

宋锦丞勾唇:“我记得,档案库里有不少的未领失物,其中难免有贵重的。”

小叶立正敬礼,郑重道:“我知道了,主任,您请放心。”

宋锦丞罢手。

“去办吧。”

小叶高高兴兴的走了出去。

待人离开以后,陆吉祥才问向宋锦丞道:“宋大人,为什么我觉得小叶很高兴啊?呃,我的意思是,他好像挺喜欢办这种事情的?”

宋锦丞淡淡的笑了笑。

“小叶这人不错,憨厚忠诚,大概是看不惯我被欺负吧,所以每次都急着想替我扳回一局。”

“啧啧啧……”陆吉祥直泛酸:“还欺负你呢?谁敢啊!”

“你呗。”

男人回答得不假思索。

陆吉祥不屑的偏过脑袋,可嘴角却翘了起来。

女人都爱甜言蜜语。

但很快,她又重新转头看向男人,急急道:“不对呀,你还没给我解释清楚呢,那些人为什么要陷害你啊?这里是办公楼,外面到处都是监控,他们根本就陷害不到你的啊,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看来这丫头是真的很好奇。

宋锦丞坦然的朝她张开双手,并道:“过来抱我,我就解释给你听!”

啊!

这男人真的好无耻啊!

陆吉祥皱起五官,特别的不开心。

“抱什么抱啊,好热的!”她本来就热得要命,如果两个人再贴在一起,更热!

“那算了。”

宋锦丞耸了肩,无所谓的道:“我还要工作,你自己玩吧”

“喂!”

陆吉祥跺脚,盯着他道:“你怎么这样啊!”

宋锦丞不理会,作势要回到桌边继续工作。

陆吉祥没办法了,只好走过去抱住他的腰,仰着脑袋将下巴磕在他的胸膛前,乌黑的两眼直瞅着他,有些不耐烦:“你抱住你了,快说吧,为什么要陷害你?”

都说好奇心害死猫!

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这好奇心太强烈!

宋锦丞失笑,嘴角勾起得逞的弧度。

他说:“吉祥,我就喜欢你投怀送抱!”

陆吉祥想吐血。

在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简直是奇葩中的战斗机!

算了,她忍一忍就好了。

“宋大人,你快说吧,我的耐心有限,真的,我没骗你!”

“噢?”男人扬起眉梢。

陆吉祥很认真的看着他,说道:“虽然我不是个随便的人,可是我一旦随便起来,真的不是个人!”

宋锦丞被她逗笑,双手掐住她的小蛮腰,稍微一使力便将人拎了起来。

他转身把人放到办公桌上坐好。

“喂,你干嘛啊!”

陆吉祥松了手。

宋锦丞表情不变:“手松了可不行!”

陆吉祥又赶紧抱住他,很着急的样子:“你快说啊!”

男人低头,先是吻了吻她的面颊,方才不疾不徐的说道:“其实你说得对,在办公室里进行贿赂实乃下下策,对方或许根本就没想过要成功,不过,这事儿一旦传出去,我虽然身正,但仍旧会因为此事而大受影响。”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陆吉祥还是想不明白:“你说他们的目标是爸,可是,这关你什么事啊?”

“因为我姓宋啊。”

宋锦丞看着她,说道:“爸明年大选,此事一旦传出,必定会影响他的投票率。”

陆吉祥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

那些人真的好坏啊,居然想用负面新闻来拉低宋领导的投票率。

啧啧,不可谓处心积虑。

“不过,谁能想到你会出现呢?”宋锦丞冷笑起来:“吉祥,你来得很及时。”

陆吉祥闻言,不禁再次看向他:“宋教授,如果我没有出现的话,你这次打算怎么办?”

宋锦丞沉默了下,他说道:“我也没想到他们会来这么一出戏,说实话,我还挺意外的。”

“你还不是大饱眼福!”

陆吉祥有些泛酸的说了句:“我看那女的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的,是不是很漂亮啊?”

真是可惜啊,当时她太生气了,所以都没注意到那女的长什么样儿!

宋锦丞低眸看她,笑得迷人:“你吃什么醋,我都还没来得急看呢,你就闯进来了。”

“你还敢说!”陆吉祥瞪眼,斥道:“回去给我写两千字保证书,必须声情并茂,而且标点符号不算数,如果敢缺一个字的话,哼哼,家法伺候!”

哟呵,胆子肥了啊!

宋锦丞看着她,表情高冷:“两千字保证书?还有家法伺候?嗯,皮痒了?”

陆吉祥冲他吐舌头。

“这话是你教我的。”她的表情很调皮。

宋锦丞无可奈何:“你呀,学这些倒是学得快,怎么也没见你用这劲儿去读书?”

“切,别说了,我都毕业了,再也不会读书啦,哈哈哈……”说到自己再也不用读书这事儿,陆吉祥挺高兴的,熬了这么多年,她总算是毕业了。

宋锦丞摇了摇头,把人从桌上抱了下来。

“行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啊,你不工作了吗?”陆吉祥诧异的道。

男人答:“现在是下班时间。”

……

回家途中,宋锦丞亲自驾车。

他的手指修长白皙,骨节分明,握着方向盘的时候,衬衣袖会微微的往回缩一点,令他的手腕处时隐时现,这时候,陆吉祥才发现,宋锦丞似乎并不喜欢戴手表?

“宋大人!”

她喊出声。

男人微微敛眉,不悦道:“不许这样叫!”

果然霸道!

陆吉祥暗暗诽谤,可嘴上却已经甜甜的出了声:“亲亲老公!”

男人手腕一抖,原本笔直行驶的轿车微微划出一道弧线。

宋锦丞侧头睨她一眼,表情高深。

“你怎么了?”

陆吉祥保持微笑不变,她说道:“宋教授,我明天想出门,所以想现在就提前给你说一声。”

男人表情不变。

“要去哪?”

陆吉祥想了一下,道:“爸妈不在家,所以我想去看看哥哥。”

言下之意就是,她明天想去墓园。

宋锦丞皱眉,道:“需要我陪你么?”

“你要上班,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陆吉祥扯了扯唇,许是想到了自己唯一的哥哥,她的声音变低了好多:“我都好久没有去看哥哥了,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我的气。”

宋锦丞没有说话,半隐在光影之中的容颜,忽明忽暗,闪闪烁烁。

可唯独那双漆黑的眸,宛若深夜苍穹,无穷无尽。

陆吉祥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她哀哀的看着窗外不停往后倒去的风景,心情莫名的变得低落:“哥哥以前对我很好的,如果时光能够倒流的话,我一定会阻止他去云南的,这样他就不会出事了。”

宋锦丞忽的勾唇。

他面无表情:“吉祥,人生没有如果二字,你要明白的是,不管是亲情,友情,爱情……最后能陪伴你到人生尽头的人,只能是我!”

陆吉祥回头望他。

她不明白,宋锦丞为什么会忽然说出这话。

可她赞同他的话。

“我知道了,宋教授。”她点头道。

宋锦丞抿唇,手中方向盘一转,轿车顺利的拐过街头,朝着另一条街道远远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