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59章 教育她!

当天下午,陆吉祥出发前往首都。

抵达机场的时候,时间已是晚上的七点多钟,仲夏之夜,整个天空都布满了零散星辰。

陆吉祥裹着外套,出了机舱以后,不禁抬头看着夜空。

宋锦丞正与旁人说话,回过头时,碰巧看到陆吉祥在笑,她在仰头凝望天空,一双眼睛格外的纯净乌黑。

“吉祥。”

他唤出声。

“啊?”陆吉祥收回视线,转而看向他,嘴角的笑意犹在:“我发现今天的夜空好美啊,有星星和月亮。”

依着首都的天气,这样的景色极为少见。

因为在大多数的时候,它的夜晚总是漆黑的一片。

“嗯。”

男人点头,朝她伸出一只手,容颜清隽温润:“到我身边,吉祥。”

陆吉祥皱了皱眉,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过去。

她一边自动的靠进男人的怀里,一边埋怨道:“好热的,别人都是穿长袖,就我一个人穿外套,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另类!”

“另类?”

宋锦丞勾唇,一边搂着人往外走,一边说道:“比起生病和痛苦,你更喜欢哪个?”

陆吉祥不说话。

她跟着男人上了车,却发现轿车后座上正放着一个礼盒。

“咦?”她好奇的把东西拿了起来,一边看向身边的男人,道:“这是什么呀?”

宋锦丞看了一眼,表情不变。

“康纳寄过来的,说是补给你的新婚礼物!”

“噢,新婚礼物?”陆吉祥眨了眨眼,冲着男人笑得灿烂:“不会是什么特别贵的礼物吧?”

宋锦丞听到这话,有些忍俊不禁。

“你想要什么特别贵的礼物?”他问道。

“呃,我想想……”陆吉祥歪了头,稍微想了片刻,方才继续答道:“比如什么千年难得一见的玉石,或者就是什么独一无二的古董,反正就是那些拿着钱都不一定能买到的东西!”

宋锦丞嘴角抽了下,挺无语的:“你还真不客气!”

“那是,谁和钱有仇啊?”陆吉祥裂开嘴,一边动手拆开了礼物盒子,然而,就在她看清了里面的东西以后,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怎么了?”宋锦丞疑惑的看着她。

陆吉祥咽了咽口水,默默的将盒子递到男人跟前。

宋锦丞低眸看了眼,顿时脸色沉下。

“胡闹!”

他说了句,一边扯过女孩儿手中的礼物盒,将盒子重新盖上以后,随手扔到了一边。

陆吉祥默默的看着他的动作。

片刻后,她才小心的开口道:“那个,好歹是别人的一番心意,我们”

话还没说话,便在男人冷飕飕的目光下,蓦然住了嘴。

“唉……”

陆吉祥叹气,双手抱住男人的手臂,靠在他的肩头上。

“宋教授……”她软绵绵的唤了声。

“困了?”宋锦丞扭头看着她,大手穿过她的腰线,动作自然的便把这丫头搂进怀里。

陆吉祥乐得悠闲。

她舒舒服服的靠在男人的怀里,一边由下至上的望着他。

“宋教授……”她又喊了一声。

宋锦丞表情不变,只是低眸扫她一眼。

陆吉祥倒是并不在意,继续笑道:“你为什么这么好看呢?啊,连下巴都好看!”

从她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男人的坚毅下巴。

宋锦丞不予理会,侧头看向窗外街景。

“喂,你干嘛不说话?”陆吉祥出声道:“我在夸你长得帅哎,你好歹给我一点反应啊!”

男人的目光再次落回女孩儿的脸上。

他挺无奈的。

“你要我怎么回答?我要是承认了,你会说我自恋。我要是不承认,你又要说我太谦虚,横竖都是我的错。”

陆吉祥吐舌头。

“居然被你发现了!”

宋锦丞浅笑,低头吻了吻女孩儿的额头,声音淡淡:“你太调皮!”

嗯,非常简单的四个字评价。

陆吉祥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好几圈,表情有些小小的狡猾。

她想了想,又忽道:“宋教授,我有件事儿想问问你。”

“嗯,你问!”男人道。

陆吉祥抿了抿唇,稍微斟酌了一下,才道:“其实,我知道这些话是不该问的,可是、可是我就是好奇……”

宋锦丞微微蹙眉。

他已经大概的猜到她会问什么。

他脸上的表情很淡。

“既然知道不该问,那就不要问!”他如是道。

陆吉祥从他怀里坐了起来,睁着一双大眼睛,直瞅着他。

“宋教授,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我不问清楚的话,我的心里就会一直有个疙瘩,然后就会非常非常的难受!”

唔,陆吉祥的性格就是兜不住什么心事儿,喜怒易形于色。

可往往就是这种人,其实是活得最轻松的,因为她们不会记太多仇,更不会有什么勾心斗角,反而是敢爱敢恨,活得潇洒!

“宋教授,我就是好奇,你那天明明知道我出门是要去监狱里送东西,可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其实,这话问题真的困扰了她好久好久。

而这边,宋锦丞的回答很简洁:“因为我不想和你吵架。”

不想和她吵架?

陆吉祥愣了下,有些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和你吵架?”

宋锦丞有些不耐烦。

“这事既然已过,无需再提!”

“可是,你还没有说清楚啊。”陆吉祥看着他,小手抓着男人的手臂,脸上的表情挺着急的:“宋教授,我知道你不喜欢小宁,所以我才会对你撒谎的。但是、但是我真没有想到,小宁他会利用我,原来他让我送进监狱里的那本圣经”

“这事我不怪你。”

还没等女孩儿说完话,宋锦丞便忽然开口打断她,他反握住女孩儿的小手,眸仁深深:“那日我在卧室里放了两本圣经。”

陆吉祥闻言,非常诧异:“啊,原来是你故意放的。”

宋锦丞睨着她,勾唇:“可你却偏挑中了唐小宁的圣经。”

“我、我没有啊!”陆吉祥结巴了下,连忙解释道:“当时我只是随便拿的一本,我根本就不知道哪本是唐小宁给我的,哪本是、是你准备的……”

说着最后,不单声音变小了,脑袋也低了下去。

宋锦丞笑了一声。

“所以说,我不怪你,这都是你的运气问题。”

“对不起,宋教授,我给你添麻烦了……”女孩儿喏喏的道。

宋锦丞脸庞的笑容加深。

他单手勾起了女孩儿的下巴,由上至下的俯视着她。

陆吉祥睁着眼,乌黑的眸中倒映着男人此刻的模样儿。

“你什么时候没给我添麻烦了,嗯?”他笑问道。

陆吉祥的心里是愈发的愧疚。

“我好像总是给你添麻烦。”她说道:“自从我们相遇,一直就是你在给我收拾烂摊子,宋教授,你是不是很烦我啊?”

宋锦丞松开她。

“以后不许说什么烦不烦的话。”他的表情有些冷,声音亦是。

“为什么?”陆吉祥就是傻,有些话总是听不懂。

宋锦丞斜睨她一眼。

“吉祥,我要你记住,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有可能会欺你负你背叛你,但我不会!”

他会护她宠她照顾她一辈子。

这是他的承诺!

陆吉祥却很沮丧:“小宁这次真的让我很失望,我和他从小就一起长大,我对他真的是很信任的,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他这次居然会利用我!宋教授,我现在想起来好可怕啊,如果当时我送圣经的时候出了其他的问题,监狱里的警察发现我是同谋的话,会不会把我抓起来?”

“有可能。”宋锦丞道。

陆吉祥紧张起来。

她抓住男人的手,追问道:“那、那会不会连累你?”

宋锦丞看着她,表情挺认真的。

“我会被停职查办,甚至还有可能连爸都会受影响,你知道的,明年就是大选,如果你因为这事被抓了,他有可能就……”

话说到这里一顿,算是点到为止。

陆吉祥的脸色却变了好几次。

“我差点害了大家。”

宋锦丞将她抱到腿上坐着。

他一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声音缓和的道:“其实这事也不怪你,你不用有太多的自责,我知道你爱帮助别人,加上这次求你帮忙的人又是你弟弟,你是关心则乱,难免被有心人加以利用!”

宋锦丞这话,说得极为隐晦。

这就是男人的一个精明之处,他在拐着弯儿的教育陆吉祥,却偏偏不把这话完全的搬到台面上来,留了七分余地,让陆吉祥自个儿去领会。

不负众望的是,陆吉祥这次倒是听懂了。

“我以后会多留个心眼的。”她说道:“这次是我做错了,宋教授,如果小宁以后再来找我的话,我一定会和你先商量的。”

恐怕他没这个机会!

宋锦丞冷笑,温柔的摁住女孩儿的小脑袋,将她压向自己的胸口部位。

“唔……”

陆吉祥不明白他怎么了,不过她没有反抗,只是乖乖的倚在男人的胸口前,深嗅着属于他身上的独有味道儿。

不知不觉的,她慢慢的睡了过去。

宋锦丞低眸,长久的看着女孩儿的睡颜。

为了下好这盘棋,他花费了不少的心思。

不过,结局令他很满意。

……

陆吉祥小憩了一会儿,等着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正被男人从车里抱出来。

她睁着眼,没有任何反应的看着近在迟尺的男人。

“嗯?”

宋锦丞看着她,轻笑:“醒了?”

陆吉祥没有说话,大概是还没有清醒过来。

宋锦丞倒也不介意,半搂着迷迷糊糊的女孩儿往楼里走去。

他们已经回到了皇朝上院,整个小区里很安静,偶有虫鸣声伴随着清风拂来,一阵凉爽。

回到家里的时候,周姨正在厨房里收拾东西,听到开门声以后,连忙朝着玄关处走去。

“宋老师,吉祥,你们回来了啊。”

她笑着为这二人拎来拖鞋。

陆吉祥已经清醒过来,这会儿正笑眯眯的和男人手拉着手。

她看到周姨的时候,挺高兴的。

“周姨,我想死你啦!”她说道,动作夸张的张开双手就要拥抱周姨。

可惜,半途给宋锦丞给拦了下来。

“换鞋。”

“噢……”陆吉祥撇嘴巴,老老实实的换拖鞋。

不过,她很快发现一个问题。

“为什么你们的是凉拖鞋,我的是棉拖鞋?”她大呼不公平。

宋锦丞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换上!”

陆吉祥有些不服气,但不敢反抗。

谁让她之前做错事儿了呢?

“唉……”

她叹气,默默的穿上棉拖鞋,表情苦兮兮的:“我迟早会被热熟的。”

可等着她走进客厅里以后,再次发现一个问题。

“为什么家里面会这么热?”她不可思议的道:“空调坏了吗?”

说完这话以后,她又忽然反应过来。

她真的是想下跪了。

“开空调吧,宋大人,求你行行好,我真的会被热死的!”

宋锦丞拉着她走进卧室里,边道:“先泡个热水澡,时候不早了,你大病初愈,不能熬夜,洗完就睡觉!”

“可是我热啊……”

陆吉祥看着他:“我一热就睡不着。”

宋锦丞回头,不轻不淡的掠她一眼。

“需要我帮忙?”

‘咕噜——’

陆吉祥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算了吧,我自己可以的。”说完这话以后,她拿着自己的长袖睡衣进了浴室里。

其实,她也并不是很热。

只是这种感觉吧,真的好奇怪,为什么所有人都是好端端的,唯独她却要被细心呵护,不准这个不准那个的,她身上有没有哪里痛,为什么就要这么的小心翼翼?

这样的感觉,好奇怪。

浴室里面。

陆吉祥刚把衣服脱光光,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啊——”

她尖叫,两只手捂在胸前。

可很快,她发现自己的下面暴露了,于是,她又赶紧去捂自己的下面。

但是,她捂住了下面以后,上面又失去防守。

啊,她顿时变得好忙碌!

宋锦丞沉默的看着不知道到底该捂上面还是下面的女孩儿,隔了几秒以后,他才悠悠出声:“又不是没看过,羞什么?”

“你无耻!”

女孩儿一声娇斥,伸手抓起旁边的浴巾给自己围上。

宋锦丞并不在意,只是问道:“你那里还流血吗?”

啥,流血?

陆吉祥怔了一下,几秒后才反应过来。

她呐呐的道:“呃,已经、已经好了……”

“真的?”

男人拧着眉头,狐疑的看着她。

陆吉祥丝毫不会怀疑,按照宋锦丞的作风,他很有可能会亲自检查!

想到这里,她不禁浑身一抖。

“好了好了,我真的好了!”她使劲的点头,就跟那小鸡啄米似的。

宋锦丞不疑有它。

“行,你继续洗吧。”

他说完,转身出了浴室。

陆吉祥吁了一口气,小心的把浴室门锁上以后,这才放放心心的开始洗澡。

结果,等着她走出去的时候,宋锦丞正蹲在地上替她收拾行李,他将衣服都取了出来,然后一件一件的叠好以后放进衣柜里。

“你帮我叠衣服啊?”

陆吉祥站在旁边,开口问了句。

宋锦丞的手里还拿着一条牛仔裤,他闻言抬头,目光递向女孩儿。

“你要自己收拾?”

“啊,不了不了,这种事情还是交给男士来做吧,我还要擦头发呢。”陆吉祥哈哈的笑,转身就要重新回到浴室里吹头发。

她走了没几步,忽然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好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她下意识的回头去望。

前边,男人的手里正拿着一个白色信封,而在地面上,一个红本子正躺在他的脚边。

完了,她怎么忘记把这玩意儿收起来了!

陆吉祥眼皮一跳,正想弯腰去夺。

可惜,宋锦丞先她一步捡起。

男人皱着眉,目光复杂的盯着手中的红艳本本。

鲜艳的结婚证三个字,正大咧咧的散发着熠熠光辉。

陆吉祥咽口水,声音结巴起来:“那个、那个……额,你听我解释,其实吧,这个东西呢,它、它”

“结婚证不是在妈那儿么?”

宋锦丞转了头,没有表情的看着她:“为什么在你的裤子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