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58章 忤逆!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撒入大地的时候,酒店某客房内,房门正被人轻缓的打开,随即,一抹颀长彪悍的身影慢慢的投射到地面上。

因为是背着光,所以没有人能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他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刀削般的冷峻容颜,锋锐的黑眸直盯着大床上熟睡的那个小小身子。

而此时,贺宝贝正睡得香甜。

她正做着一个甜甜的美梦,在梦里面,她变成了一只白色的美丽天鹅,她曲着颈子,张着美丽的翅膀,自由自在的在蔚蓝天空中翱翔着。

她飞呀飞呀,从紫色的薰衣草花园上空掠过,一直向着远方飞翔。

忽然——

原本蔚蓝的天空,骤然升起了黑色的漩涡。

她措不及防,左右摇摆着身子,并奋力的扑腾着翅膀想要挣脱漩涡的强大吸力。

可惜,不管她如何拼命的扇动翅膀,她还是无法逃脱那张黑色的大嘴。

她被黑色漩涡无情的吞噬,她什么也看不见,本能的想要张嘴呼救,却被什么东西给堵得严严实实。

她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唔——”

贺宝贝被吓得猛然睁眼。

然而,令她更加毛骨悚然的是,此时此刻,她的身上正压着一个人,那个人在吻她,重重的纠缠着她。

“呜呜呜……”

贺宝贝惊恐的挣扎起来,两只小手胡乱的朝身上人的脸上抓去。

“宝贝!”

一声呵斥的男音。

似乎,有点熟悉!

贺宝贝睁着眼,泪眼朦胧的看着身上的男人。

‘啪’的一声,壁灯亮起。

这下,她终于看清了始作俑者。

“东庭哥哥!”

她惊喜的叫出声,漂亮的大眼睛里还有闪烁的泪花。

贺东庭看着床上的小女孩儿,心里的某个地方几乎都软成了一滩水。

“做噩梦了?”

他问道,一边弯了腰,动作小心的抱起了女孩儿的上半身。

贺宝贝没有说话,只是瘪着一张小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好了好了,没事了,宝贝乖!”贺东庭很有耐心,他抱着女孩儿,大手轻轻的抚拍着她的纤细后背:“是不是梦到妖怪了?”

“嗯。”

贺宝贝在他怀里轻轻地点头。

贺东庭叹了口气,道:“你看看,这就是你非要单独出门的后果,做噩梦了吧?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现在该怎么办,嗯?”

这个男人是精明的,总是能找准机会来教育自己的丫头。

果不其然,贺宝贝在听到了这话以后,赶紧就伸出小手抱住了他的腰。

“东庭哥哥!”

她软软的叫出声,一边从他怀里抬起了小脑袋,湿漉漉的乌黑眼眸,就这么瞅着他。

“嗯?”

贺东庭低了头,轻轻在女孩儿的唇上一吻,说道:“睡觉前喝牛奶了么?”

贺宝贝摇脑袋。

末了,她又道:“她们不知道我睡觉前要喝牛奶,而且、而且我也不想麻烦别人。”

贺东庭勾唇,道:“可是,如果你不喝牛奶的话,会睡不安稳的。”

贺宝贝撅起了小嘴巴。

贺东庭被她的动作逗笑。

他很愉悦:“傻丫头!”

“讨厌!”

贺宝贝娇嗔,一个劲儿的往男人怀里钻去。

贺东庭托住她的小屁股,顺势把人整个儿的搂进怀里。

他的怀抱从来都是宽厚而霸道的。

贺宝贝倒是早已习以为常,她双手双脚的缠着他,微微的眯着双眼,小脸泛粉,模样慵懒得就像是一只名贵的猫儿。

而贺东庭就是她的主人!

“继续睡?”

贺东庭问道。

“嗯……”贺宝贝点点头,依然像是藤蔓一样的缠着他。

贺东庭微笑,抱着女孩儿一同躺在床上,让这猫儿般的小女孩趴在他的胸口上。

贺宝贝晕晕欲睡。

“乖,宝贝睡吧。”贺东庭慢慢的拍着她的背,低沉的嗓音宛如远古低吟的歌。

“晚安。”

小丫头咕噜着喃了一声。

“晚安,宝贝。”贺东庭道。

一室静谧。

……

第二日,贺东庭正睡得沉,忽觉怀里一阵闹腾。

他警醒过来,刚张开眼,便对上了女孩儿惊慌又意外的眸子。

“东庭哥哥!”

贺宝贝的眼睛睁得很大,似乎对于男人的突然出现,感到十分惊讶。

她就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模样尤为娇憨:“啊,你怎么在这里?”

贺东庭闻言,不禁皱起了眉。

莫非,这丫头忘记了昨晚的事情?

刚想到这里,他又听到贺宝贝在自言自语的说道:“唔,我肯定是在做梦!”

说完,她竟又再次趴回了男人的胸口前。

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内,小女孩又忽然坐了起来,两腿还跨在他的腰上,可是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儿上,却全是震惊。

“啊,我没有做梦!”

她惊呼道。

贺东庭很无奈。

“睡傻了?”他淡道,一边伸手抓住了女孩儿的手腕。

“东庭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贺宝贝看着男人,声音很软:“我怎么都不知道啊?”

“昨晚半夜里过来的。”贺东庭答道,一边将女孩儿重新拉进怀里,他抱着这具软绵绵的小身子,无限感叹:“你做了噩梦,丫头,我很担心你啊。”

怎料,贺宝贝在听了这话以后,却很不高兴的撅起了小嘴巴。

“东庭哥哥你说话不算话!”她娇叱道:“咱们明明说好了的,我有二十四小时的时间可以单独在外面,你怎么能提前破坏我们的约定?”

“是么?”

贺东庭看着她,声音蓦地变淡:“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有遵守约定了,嗯?”

贺宝贝看着他,没有眨眼睛。

“难道已经超过了?”

她都还没出去玩呢,居然就已经超过了二十四个小时!

“你从前天晚上出门,到了昨天晚上的时候,正好是二十四个小时!”贺东庭悠悠说道,大掌拂过女孩儿的脸庞,嗓音缓慢:“宝贝,我还宽限了你几个小时。”

贺宝贝垮了小脸儿。

“东庭哥哥……”

她软软的叫着他,小手捏住他的大手。

“怎么了?”贺东庭看着她,十分享受这一刻的宁静,以及女孩儿的乖巧。

“你能不能再给我二十四个小时啊?”她怯生生的问道,两眼闪闪的看着他。

贺东庭沉了脸。

“你说什么?”

贺宝贝咬紧了唇,像是小动物似的缩在他的怀里,没有吱声。

贺东庭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瓜,说道:“该起床了,我已经订好了机票,上午回首都。”

“啊!”

贺宝贝闻言,立马就忍不住的哀嚎起来:“我还和吉祥姐姐说好了要一起逛街呢,东庭哥哥,我们可不可以晚点回去啊?”

“不可以!”男人拒绝得不假思索,他说道:“我今天下午还有别的事情,不能推迟!”

贺宝贝的眼珠子转了好几圈。

她的模样很狡黠:“我和吉祥姐姐们一起回首都,好不好?”

言下之意就是,她想留在这里。

贺东庭的心里很是不悦。

“宝贝!”他沉沉出声,很危险:“我才放了你一天,就玩疯了?还不想回家了,嗯?”

“我、我没有……”

贺宝贝急着解释道:“主要是、主要是我答应了吉祥姐姐,我要和她一起”

“我准许了吗?”男人打断她的话。

贺宝贝蓦地住了嘴,黑油油的眼里隐有泪花闪烁。

“可是我想去……”

她鼓足了最后的勇气,只希望男人能够网开一面。

可惜,她面对的是贺东庭,这个向来就强势霸道的男人。

“不许!”

他还是这句话,并且语气非常严肃:“宝贝,我不想再听你说任何一句关于逛街的话,现在,立刻给我起床去洗脸刷牙!”

贺宝贝很畏惧他,从小就是这样。

“噢……”

她低低的应了一声,慢吞吞的从男人的身上爬起来以后,下床穿鞋。

她一边抹眼泪,一边朝着浴室方向走去。

男人躺在床上,黑眸紧盯着女孩儿的一举一动。

自然,她擦泪的动作,同样也没放过。

贺东庭的心里想法很复杂。

他的宝贝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时候那个永远只知道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小女孩儿,她就像是刚破了茧的小蝴蝶,正对着这个花花世界里充满了向往和渴求。

他本不想束缚她,可是,他更不想这只花蝴蝶从他的手里挣脱。

这时,浴室里传来哗哗水声。

他知道,小丫头已经开始在洗澡了。

贺东庭想了又想,最后还是起了床,敲响了浴室的门。

“宝贝!”

他隔着门板,朝着里面说道:“需要我帮忙吗?”

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了,贺宝贝一直就由贺东庭亲力亲为的照顾着,其中,包括洗澡!

“谢谢东庭哥哥,我自己可以的!”

小女孩儿的声音从里面传出,似乎有些冷淡的意味儿。

贺东庭并不介意,这只是一点小矛盾而已,只要他多哄两句,小丫头自然就消气了。

然而,最后的事实似乎并不如男人想象那般。

大约十多分钟以后,贺宝贝裹着浴巾走了出来。

而房内,男人正在认真的替她收拾着行李,这个丫头根本就没有单独的出过远门,只不过是短短的二十四小时而已,她竟然给自己准备了好几件衣服,其中包括外套和裙子,几乎都够她一个星期的了。

贺东庭收拾得很认真,女孩儿的每一件衣服他都会认真的折叠起来。

因为他发现,这丫头带的衣服全是她最喜欢的。

“我的内裤咧?”

贺宝贝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男人闻言,不假思索的从行李箱里拿了一件粉色的小内裤。

他一边递给她,一边说道:“以后不要再带这么多东西。”

“噢……”

贺宝贝点头,伸手接过了内裤以后,转身就要往浴室里走。

“宝贝!”贺东庭的声音传来。

女孩儿停住了双脚,疑惑的看着他。

男人皱了眉。

“你去哪?”他问道。

“换内裤啊!”贺宝贝回答道,因为刚洗过澡,小脸上的颜色很干净,就像是天空的颜色,纯粹的白,净得没有一丝一毫的污垢。

这丫头的肤色偏白,小的时候更是晒不得一点太阳,只要沾到阳光,皮肤上就会泛红,十分的娇嫩。

说到底,如果不是因为遇到了贺东庭,这贺宝贝也不过就是个小姐的身子丫头的命!

可是,人生就是这么的奇妙,贺宝贝偏偏就遇到了贺东庭!

“你去哪换内裤?”这边,贺东庭还在说着话,目光紧盯着她。

“浴室!”

贺宝贝回答道,并且还不等到男人的回答,她便要转身离开。

“站住!”贺东庭呵斥。

小女孩儿停住了双脚,却没有转过身,她的背脊挺得直,可内心却很乱。

她从来都没有违背过他,可在此时此刻,她竟然有了这种想法!

另一边,男人的声音已经从身后传来:“就在这里换!”

他就想不明白了,这丫头凭什么要与他置气,难道他还不够对她好吗?

“不要!”

贺宝贝不假思索的拒绝他。

“你说什么!”贺东庭闻言,倏地站起身,锋锐的黑眸,强大的气场噼里啪啦的就朝女孩儿扑面砸去。

贺宝贝自然是禁不住。

她的脸色微微的泛了白。

可是,她依然咬紧着牙关,不愿意妥协。

“我说,我要去浴室里面换内裤!”她冲着男人吼出声,话音未落,转身就跑。

男人的动作快得就像是猎豹。

几乎是眨眼之间的事情,伴随着尖叫,贺宝贝被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她惊恐的想从床上爬起来,却被男人紧紧的压住腰。

“贺宝贝,你欠抽!”

贺东庭咬牙切齿,阴沉着脸,大手一扬,直接把她身上的浴巾扯掉。

他的力气很大,并且丝毫不怜香惜玉。

贺宝贝被吓得哇哇大叫,双手双脚的拼了命的扑腾着。

可是根本就没用。

她的身子还是暴露了出来,如同美玉一般的小小娇躯,乌黑的长发散了一床。

此时此刻,贺宝贝的全身一丝不挂。

贺东庭将她翻转过来,让她面朝下的趴在床上,大手始终压制着她的腰。

“错没错?”

他冷冷问道。

贺宝贝一边挣扎着,一边嗷嗷叫唤:“我没错!我没错!我没啊啊啊——”

贺东庭竟然动手了!

他扬起了手掌,毫不留情的拍在女孩儿的小屁股上。

‘啪’的就是一声。

从小到大,贺宝贝哪被打过?

不得了了,小公主竟然挨了打。

“哇呜呜呜……”

贺宝贝嚎啕大哭起来,全身扭动得更加厉害,就像是被抓住的鱼儿,拼命的想要挣脱。

然而,她这点小力气,根本就入不了男人的眼。

贺东庭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

“错没错?”他重复一遍。

贺宝贝一边大哭,一边喊道:“我没错,我没错,我啊!”

眼看着男人再次扬起大掌,她被吓得闭起双眼。

然而,几秒过去了,意料之中的痛,并没有如期而至。

贺宝贝不禁偷偷地睁开眼。

下一刻,她和男人的黑眸对上。

“宝贝,再给你一次机会,错没错!”男人盯着她。目光阴鸷如鹰。

贺宝贝眨了眨眼,眼睫毛上还站着泪珠儿。

“我没错!”

她瞪起眼,很愤慨:“我是个人,你凭什么”

话还没说完,那只扬起的大手已经拍了下来。

“啊啊——”

贺宝贝蹬着双腿,眼泪再次汹涌而出。

贺东庭出身部队,手劲儿自然不小,虽然他只用了一成力气,可是对于娇生惯养的贺宝贝而言,依旧吃不消。

她只觉得自己的屁股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贺东庭你是大坏蛋!”

她连名带姓的骂着他。

啧啧,这就是真正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居然敢叫他全名!

这下,贺东庭是彻底的怒了。

他一把将小女孩拎了起来,阴沉的黑眸,恶狠狠的揪着她。

“你,再敢骂一遍?”

他此时此刻的表情,用‘罗刹’来形容也不为过。

贺宝贝的心跳很快,小小的身躯在男人手中颤抖得像是一张薄薄的纸片。

“呜呜呜呜……”

她哭得很凶,晶莹的泪珠一颗接着一颗的掉下来。

可是,她这次的眼泪,似乎并不能奏效。

贺东庭是铁了心要收拾她。

“贺宝贝,我真是太纵容你了,居然还敢不回家!”

女孩儿的眼泪唰唰直掉。

此时此刻,她的身上可是没有穿一件东西啊,她完全是光着被男人拎起来。

她实在是太过瘦小,整个人就像是小鸡似的,毫无缚鸡之力。

“哥哥……哥哥……”

她一遍遍的喊着她。

像是在哀求,像是在撒娇。

贺东庭盯着她,面无表情:“要不要听话?”

“要,我要!”贺宝贝直点脑袋,伸着一双小手,想要男人的抱。

普天之下,除了贺东庭以外,没人敢欺负她。

可同样的,除了贺东庭以外,贺宝贝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依附。

从他俩第一次见面开始,这便是命中注定了的。

贺东庭冷着脸。

他看着女孩儿朝他伸来的那双小手,深黑眸里的神色,晦暗不明。

“要跟我回家,还是留在这里?”

他继续问这话。

“我要哥哥,我要和哥哥一起……”贺宝贝说着,使劲的朝他伸出两只小手:“哥哥抱,哥哥抱!”

真是个掏心的小家伙!

贺东庭叹了气,终是伸手抱住了她。

“宝贝乖!”

他启了声,无限宠溺尽在其中。

贺宝贝没再说话,两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脖子,小小的身子还在颤抖着。

贺东庭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抱着人在床边坐下。

他一手托着女孩儿的腰,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哥哥给宝贝穿衣服好不好?”他一边说道,一边侧头轻轻的在女孩儿的面颊旁落吻。

“嗯!”

小女孩点了头。

“睁开眼睛。”男人命令道。

她颤了下眼睫毛,听话的张开了眼。

她的眼睛很黑,湿漉漉的,就像是无辜的可爱小麋鹿,真是让人疼到了心窝窝里。

“你啊……”

贺东庭无奈,侧身拿起了那条粉色的内裤,慢条斯理的替女孩儿换上。

“屁股疼吗?”他问道。

其实,他还是有些后悔的。

这丫头浑身细皮嫩肉的,若不是气极了,他必不会动手。

“不疼了。”

贺宝贝摇了摇脑袋,乖乖的坐在男人的腿上没有动,伸着一双小腿儿,任由男人替她穿衣服,只是到了穿内衣的时候,她才开口说了句话。

“东庭哥哥!”

“嗯?”贺东庭应了声,目不斜视的替她扣上内衣暗扣。

“我、我……”

她结巴了几下,有些脸红起来。

贺东庭歪头看她一眼,轻轻地笑:“怎么了?”

贺宝贝咬了下唇,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胸脯,声音软软的:“这个内衣好像有点小了,我觉得紧!”

随着她的话,男人的视线下滑。

他第一次见到这个丫头的时候,她很瘦,浑身几乎没有一丝多余的肉。

那个时候,她真的很小,就像是个洋娃娃似的,他替她洗澡的时候,她坐在浴缸里面,差点就被浴缸里的水被淹没了。

可如今,似乎只是转眼之间的事情。

昔日的那个可怜小丫头,蜕化为了美丽的娇娇小公主。

她在一点点的发育,不但长得愈发漂亮,其他地方也是渐渐诱人。

不过幸好的是,这些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想到这里,他不禁开口道:“宝贝长大了!”

“什么?”贺宝贝没反应过来,傻傻的看着他。

贺东庭一笑,低头在她的唇上啄了口,道:“我家的丫头越来越漂亮了!”

“嘻嘻……”

贺宝贝笑了起来。

都说傻人有傻福,而贺宝贝天生单纯,不管是什么事情,她伤心了也好,高兴了也罢,每一样情绪都会没有任何掩饰的表现在脸上。

她从不知道记仇是什么!

所以,她注定了是个快乐的人!

“哥哥要带我去买衣服!”她笑着说道。

“嗯!”

贺东庭答应,轻松的将她抱了起来,并道:“等回了首都以后,宝贝想买什么都可以!”

只要他的小公主永远是乖巧的,她想做什么,他都会满足她。

除了,离开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