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57章 关于圈养的问题!

吃过饭后,宋锦丞带着人回了酒店。

本来呢,陆吉祥还想约着贺宝贝去逛街呢,可惜,宋锦丞不准!

“为什么不能去逛街?”这会儿,陆吉祥正郁闷的坐在酒店客房里,她指着自己身上的睡衣道:“还有啊,为什么我要穿长袖的睡衣,啊啊啊,现在可是夏天啊,我会被热死的好不好啦?!”

宋锦丞不理会。

陆吉祥皱起鼻子,伸手推了推男人,道:“喂,咱们开空调好不好?”

她就想不明白了,这大夏天的为什么非要让她穿长袖的睡衣睡裤,而且还不让开空调。

天,这简直就是让人生不如死啊!

“不行。”

宋锦丞头也没抬的拒绝,他垂眸看着手中的晚报,眉头轻蹙。

陆吉祥想了下,又道:“那我可以喝点饮料不?”

“饮料?”

宋锦丞意外,他记得他并未要求酒店送饮料上来。

“我刚才在冰箱里看到的。”陆吉祥裂开嘴,挺开心的:“是雪碧,我最喜欢的。”

男人又是那副阴沉沉的表情。

陆吉祥抓狂,冲他龇牙道:“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为什么不让我开空调?为什么不让我喝凉水?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的温度有多少?二十五度啊,你是想热死我吗?”

“二十五度很高么?”

宋锦丞反问她:“等着明天回到首都以后,温度会升到三十多甚至四十度,那时候你该怎么办?”

陆吉祥傻住了。

天,四十度?

真会热死人的好不好!

她不高兴的撇了嘴。

宋锦丞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将人抱到自己腿上坐着。

“吉祥。”

他唤道。

“干嘛?”陆吉祥没好气的瞥他一眼,两腿分开的坐在他的大腿上,与他之间的距离不过几寸而已。

她早就习惯了。

这男人总爱把她当做小孩子似的抱来抱去,每次说他也不听,索性也就只有随他咯。

“我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宋锦丞看着她,大手掌在她的后腰上,防止她不小心往后摔去。

“什么事?”

陆吉祥和他对视,眼中有疑惑:“宋教授,我最近觉得你很奇怪哦!”

“是么?”宋锦丞扯了扯嘴角。

“是的!”陆吉祥点头,她很认真的看着男人,一边道:“你好像很担心我的样子,你自己或许是没有注意到吧,不过你看我的那种眼神儿……呃,就好像我是生了一场大病一样,哎呀,其实我已经偷偷的问过赔钱货了,他给我说了,肠炎只是个小症状而已,他以前也得过肠炎啊!”

宋锦丞闻言,只是淡淡的扯了扯唇,并未多言。

陆吉祥看着他,继续道:“宋教授,你还没说完呢,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呀?”

“我很担心你。”

宋锦丞抬手,掌心抚上女孩儿的侧脸。

他的眸色很黑很深,就像是一望无际的隐藏在黑夜下的茫茫沙漠。

陆吉祥却很无措。

她看着男人,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宋锦丞叹息,默默地把这丫头抱进怀里,很紧。

“瘦了好多。”他说道。

“谁让你要和我吵架了!”陆吉祥将下巴磕在他的肩头上,两手抱着男人的脖子,她的声音有些软,带着一点点的埋怨:“你一点都不大度,我都辛辛苦苦的跑去军区找你了,而且还主动的向你承认错误了,可是你就是不肯原谅我,还把我一个人扔到皇朝上院的大门口,那里黑漆漆的,你也不怕我遇到危险啊?”

“胡扯!”

宋锦丞斥道。

陆吉祥缩了下身子,两条小腿卷缩起来,正好靠在男人的腰侧两边。

他俩挨得很近,甚至能够感受到彼此呼吸时的胸膛起伏。

宋锦丞抚着她的后背,继续道:“那里的治安很好,怎么可能有危险?”

陆吉祥不说话。

“吉祥?”宋锦丞唤她。

“可是家里没人啊!”陆吉祥忽然出了声,她说道:“要不是家里没人,我也不会去我爸妈家,你是不知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那里面冷冷清清的一个人也没有,周姨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房子又那么大,我很害怕的,而且我还怕黑!”

宋锦丞拧紧眉头。

“对不起。”他低低道:“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种情况。”

陆吉祥却忽然抬起了脑袋。

“你知道我以前为什么学习不好吗?”

宋锦丞怔了下,道:“为什么?”

“就是因为我怕黑啊!”陆吉祥的表情很认真。

宋锦丞有些没明白过来。

“怕黑和学习好不好有关系吗?”

“当然有了!”陆吉祥点头,不假思索的道:“因为我怕黑,所以就不敢看黑板啊!”

“……”

“嘻嘻,我说的是笑话啦,你觉得好笑吗?”

宋锦丞真是对她彻底无奈了。

“贝儿在隔壁,你可以去看看她。”他突然说道。

“哦对了。”陆吉祥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连道:“宝贝怎么会来这里啊?呃,关键是,她居然是和赔钱货在一起的,贺东庭呢?”

宋锦丞笑得意味深长:“这个问题,你恐怕得去问贝儿了。”

……

陆吉祥敲门进入贺宝贝的房间里时,小女孩正对着电视机,手里拿着遥控器在不停的换着节目。

“宝贝!”

陆吉祥唤出声。

“吉祥姐姐!”贺宝贝听到声音,不禁转过了脑袋,她笑得很灿烂:“你真的没有骗我哎,我家的电视机真的是坏了,你看,这里的电视机里有好多节目啊,呃,不过你上次说的偶像剧是在哪个台?我好像没有找到哎。”

陆吉祥走了过去,从贺宝贝的手里接过遥控器。

“偶像剧要到了晚上以后才有,我们现在可以看看电影!”她说道,一边熟练的换着电视节目。

“好吧。”贺宝贝耸了肩,小脸上有些沮丧的表情。

陆吉祥冲她笑了一下,边道:“我们看《倾城》吧,上次我还想去电影院里看呢,结果错过了上映档期,哎,不过现在电视上也能看到了。”

“《倾城》?”贺宝贝眨了眨眼睛,好奇道:“讲的是什么?”

“好像是感情悬疑片。”陆吉祥解释道:“我也没看过,主要是这部片子的导演很出名。”

“是谁啊?”贺宝贝问道。

“陆励成啊!”陆吉祥看着她,笑了起来:“又帅又有才的老帅哥,他在微博上有超多粉丝的。”

贺宝贝的表情很迷茫。

她摇了摇脑袋,道:“我不知道。”

陆吉祥并不意外,她拍了拍贺宝贝的小脑袋瓜,说道:“你不知道也没关系,宝贝,相信我,贺东庭也长得很帅,除了有点霸道意外,其实他也是个绝世好男人!”

许是听她提及贺东庭,贺宝贝脸上的笑容少了几分。

“噢……”

她兴致缺缺的应了声儿,转身走到沙发上坐好。

陆吉祥见状,不禁跟着走了过去。

“宝贝,你怎么了?”陆吉祥看着她,皱眉道:“你好像很不高兴啊?哦对了,你怎么会忽然跑到这里来啊?呃,我的意思是,贺东庭怎么没和你一起?”

按照陆吉祥的想象,贺东庭那么霸道*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允许贺宝贝单独出门?

这完全就不像那个男人的作风嘛!

“东庭哥哥在家里呀,他这次没有陪着我。”这边,贺宝贝的声音已经传来。

陆吉祥听了这话以后,挺惊讶的。

“啊,他居然放心你一个人跑到这里来?”

“这有什么不放心的?”贺宝贝抬起脑袋,看着陆吉祥道:“我和裴谦哥哥一起来的,是我求他带我来的。”

这个问题,好像有些愈来愈复杂了。

至少,陆吉祥没听明白。

“你和赔钱货很熟吗?呃,我的意思是,你怎么会找上他?”

“因为他和锦丞哥哥是好朋友啊!”贺宝贝看着陆吉祥,说道:“再说了,只有裴谦哥哥是最好说话的,其他人都不敢带我来这里,他们好像很害怕东庭哥哥!”

唔,想想也是,谁都知道贺宝贝是贺东庭的心肝宝贝儿,没点胆子的人,谁敢碰她?

咳咳,只有裴谦那个傻蛋才有这胆儿!

想到这里,陆吉祥不禁叹了口气,问出重点:“那么,宝贝,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是来找你的呀!”

贺宝贝回答得不假思索,她笑道:“我专门去问了宋伯伯,他告诉我你在这里,然后我就来了。”

“咳,宋伯伯?”陆吉祥想了下,道:“你还认识宋教授的爸爸啊?”

不得了了,这丫头的人际关系真广!

“当然了,军区大院里的所有人我都认识!”贺宝贝裂开嘴一笑,说道:“他们都喜欢我!”

“……”

“吉祥姐姐,我有件东西要拿给你。”贺宝贝突然说道,一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陆吉祥跟着她的动作抬起了视线,依旧有些不解:“贺东庭怎么会让你单独来这里?那个男人是不是吃错药了?”

“哈哈哈……”

贺宝贝笑,道:“东庭哥哥没有吃错药,这是我的生日愿望啊!”

“啥?”陆吉祥又懵了。

贺宝贝解释道:“每年过生日的时候,我都可以许一个生日愿望,我上次过生日的时候就给东庭哥哥说了,我说我的生日愿望就是可以单独出一次门,然后东庭哥哥答应我了,不过有个前提条件就是得有人陪着我!”

所以,她找到了裴谦!

原来是这样啊!

陆吉祥深受启发。

她在考虑着,下次她过生日的时候,是不是也可以给宋锦丞提一个许生日愿望的要求?

另一边,贺宝贝已经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并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白色信封。

“呐,吉祥姐姐,这是给你的东西。”

她一边说道,一边走到陆吉祥跟前,将东西递给了她。

“这是什么?”陆吉祥疑惑道,一边伸手接了过来。

“我也不知道哎。”贺宝贝摊开双手,嘟起了小嘴巴:“这是心肝哥哥让我交给你的,他说只许拿给你一个人看,所以我就没有偷看!”

“心肝哥哥?”

陆吉祥想了想,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贺宝贝嘴里的心肝哥哥,应该就是唐小宁吧!

“啊,你见着唐小宁了?”她倍感惊讶,心想这贺宝贝怎么会和唐小宁扯上关系?

“唐小宁是谁?”

贺宝贝看着她,没有眨眼睛的道:“你是说心肝哥哥嘛?嘻嘻,上次我偷偷的跑出去见他了,然后他还用钢琴给我弹了一首歌,超级好听的!”

对此,陆吉祥并不惊讶。

唐小宁是个天才,从小精通音律,钢琴只是其中一种罢了。

可问题的重点是,贺宝贝说她是‘偷偷’溜出去见唐小宁的。

天,这两人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喂,吉祥姐姐,你快点打开信封啊。”贺宝贝出声催促道。

陆吉祥没说话,低头拆开了信封。

一个红色的本子?

呃——

陆吉祥看到这里,心中忽然有了某种预感。

她猛地就把东西抽了出来,当结婚证三个大字映入她眼中的时,她顿觉自己的血液都在沸腾。

天啦!

她的结婚证!

她激动的把本子抱进怀里。

贺宝贝伸长了脖子,奇怪的看着陆吉祥手里的东西。

“是什么啊?”

她问道。

陆吉祥扭头看她,突然就伸手一把抱住了贺宝贝的脖子,凑过去就在她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谢谢你,宝贝!”她由衷的感激道。

贺宝贝吐了吐舌头,眉开眼笑:“到底是什么好东西呀?”

陆吉祥翻开了结婚证,指着里面的合照道:“你看,这是我和宋教授的结婚证!”

贺宝贝歪着脑袋看了一眼。

她想了想,默默地说了句:“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这个!”

“嗯?”

陆吉祥并没有在意她这话,只是道:“有可能是你父母的结婚证,或者是贺东庭的父母……”

贺宝贝皱着眉,她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忽然道:“啊,我想起来了,我和东庭哥哥也有一个这样的本子!”

“啥?”

陆吉祥震惊的抬起头,看向她:“你们也有?”

“是啊!”贺宝贝点点头,小脸上的表情很纯粹:“就是上次我和东庭哥哥订婚的时候,你还记得吗?就是我在卫生间里面找你”

“我记得记得!”陆吉祥打断她,语气焦急:“宝贝,你还没成年的吧,怎么可能领得到结婚证?”

贺宝贝蹙起了小眉头。

“我不知道呀……”她摇头道。

陆吉祥叹气。

依着贺东庭的权势,如果想弄一张结婚证,应该很容易吧。

只是可怜了贺宝贝。

想到这里,陆吉祥不禁将手里的结婚证放到了茶几上,她很认真的看着贺宝贝道:“宝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

“你问吧!”

贺宝贝笑眯眯的点头。

陆吉祥稍微斟酌了一下用词,才道:“宝贝,你也不小了,再过一两年就成年了吧?呃,你有没有想过,以后长大了要干什么?”

贺宝贝眨了眨眼,道:“你上次好像问过我这个问题。”

陆吉祥道:“我的意思是,你长大以后,想干什么工作?”

“工作啊?”贺宝贝扬起了脑袋,她的目光盯着天花板,似乎在仔细的思考着这个问题。

过了会儿,她又重新看向陆吉祥,兴奋道:“我想上电视!”

“……”

“怎么了?”贺宝贝很奇怪:“上电视不好吗?”

陆吉祥默默的叹气,道:“你想当明星啊?额,我敢打赌,贺东庭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是啊,我知道。”贺宝贝呐呐道。

“什么?”

陆吉祥看着她。

贺宝贝伸了一个懒腰,表情有些倦怠:“我的意思是,吉祥姐姐你说得对,东庭哥哥是不会喜欢我上电视的,他以前就跟我说过,我是他的宝贝,以后只给他一个人看就好了。”

“一个人看?”

陆吉祥闻言,不禁冷笑一声:“怎么看?把你关起来吗?”

“没有啊,东庭哥哥说,他以后会养着我的,然后我只要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就好了!”贺宝贝笑得很天真,乌黑的眼睛就跟那星空似得,纯粹的美。

陆吉祥忽然就有些不忍心了。

“宝贝,他是在培养你的惰性!”她语重深长。

“惰性?”

贺宝贝的嘴里喃喃着这个词,她想了又想,却忽然问道:“吉祥姐姐,惰性是什么?”

“惰性就是让你习惯了安逸享乐,然后当有一天,你想出去工作的时候,你就会完全吃不了外面的苦,然后永远都只能让别人照顾着你!”

“啊,我懂了!”贺宝贝若有所失的点了点头,说道:“锦丞哥哥是不是也在培养你的惰性啊?”

陆吉祥怔住。

关于这个问题,她还真没想过。

可如今听贺宝贝这么一说,她觉得还挺恐怖的。

犹记得在前段时间,她和宋锦丞冷战的时候,她过得有凄惨啊?

少了男人的宠溺和照顾,她就连喝口水都觉得难受,而正是因为如此,才让她忽然觉得,原来宋锦丞早已在她的生活中扎根生芽!

至少,她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他。

可换一个角度来说,这难道就不是一种惰性了?

宋锦丞在培养她的惰性,他对她百般纵容,让她习惯了依附他,习惯了他对她的照顾……

天啦!

陆吉祥越想越觉得恐怖。

她忽然有种被圈养起来的感觉。

……

当天晚上,临睡前。

宋锦丞躺上床以后,发现陆吉祥还睁着一双眼睛。

“吉祥?”

男人出了声,奇怪的看着她:“你怎么还没睡?”

从她上床到现在都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居然还没睡着!

“我好像失眠了……”

陆吉祥闷闷的开口,她转了眸,目光盯着男人:“宋教授,你觉得我笨吗?”

男人扬起眉梢。

“为什么要这么问?”

“你就回答我吧,我到底笨不笨?”陆吉祥似乎很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

宋锦丞做思考状。

然后,就在女孩儿等得快不耐烦的时候,他才慢条斯理的答了句:“你若是笨,我就不会看上你了!”

好含蓄的回答!

陆吉祥咬着唇,仰躺着看着他。

“又在胡思乱想?”

宋锦丞轻笑,侧卧着伸手抱住她。

“行了,睡吧。”他拍了拍女孩儿的背,脾气好得像是温柔的海豚。

可是,陆吉祥还是了无睡意。

“宋教授!”她再次出了声,道:“我的问题还没问完呢!”

宋锦丞皱了眉。

“说!”

陆吉祥学他侧卧着身子,她望向男人的双眼,很认真的问道:“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哎,你先别急着说话,你听我把话说完!”

“好!”宋锦丞微笑。

陆吉祥舔了下唇,继续道:“我觉得吧,你对我的好,好像都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围!”

“什么叫正常的范围?”宋锦丞好笑道。

这丫头啊,整天的就爱乱想问题,不但好奇心重,而且脑子也灵活,专爱想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可是没办法,谁让这丫头是他的,十年的年龄之差,注定在某些时候,他不得不去包容她,并且尽量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

最开始的时候,他会觉得很累,可经过时间的累积,他渐渐习惯。

这么久的日子了,他对她的要求从来都是很简单,只要这丫头能够安安分分的,他也就放心了!

这会儿,陆吉祥还在纠结呢。

“反正你就是对我太好了,就连、就连内衣裤都帮我洗,这些事情……额,连我妈都没替我做过!”

说到这里,她有些不大好意思。

其实,她就是自己太懒了,如果勤快些的话,宋锦丞怎么可能有机会替她洗那些东西?

咳!

典型的恶人先告状啊!

宋锦丞是真的很无语。

他看着女孩儿,道:“你的意思是,我给你洗东西,还做错了?”

“呃……”陆吉祥想了下,摇头道:“没有,你没做错……只是,额,你这是在培养我的惰性!”

宋锦丞挑眉,觉得挺稀奇的:“你是我老婆,我就是乐意宠着你惯着你,难道这就是培养你的惰性?”

陆吉祥有些懵了。

“难道、难道不是吗?”

宋锦丞微微垂眸,敛下眼中神色。

“如果你不喜欢,那我以后不做了。”

“啊,不不不!”陆吉祥闻言,赶紧就道:“我没有不喜欢啊,只是、只是你对我太好了,让我有种被圈养起来的感觉!”

“圈养?”

宋锦丞闻言挑眉,看向她的眼中有探究:“这话是听谁说的?”

“难道不是么?”陆吉祥闷闷的道。

男人彻底展了笑,伸手把她重新搂进怀里,声音如若春风:“是啊,我在圈养你,不喜欢么!”

陆吉祥将脑袋埋在他的怀里,没吭声。

她喜欢!

她当然喜欢了!

在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女人能抵得过这温柔窝?能抵得过这男人的无限宠溺?

她不是例外。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