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56章 他很紧张她!

两日后,宋锦丞发现异常。

他纯粹是在无意间发现陆吉祥在流血的事情,原因是她上厕所的次数过于频繁,而且卫生纸的使用量也很快,几乎达到了一天一卷的地步。

这会儿,陆吉祥正面朝下的被男人压在床上。

“喂喂喂,你要干嘛啊你!”

陆吉祥奋力挣扎,奈何,她这点小力气,压根儿就不是男人的对手。

宋锦丞仅用单手便轻易压制住了乱动的女孩儿,另一只手则是快速的剥下她的裤子。

果不其然,内裤里垫着的卫生纸上全是血!

“为什么不说?”

男人扳着一张脸,目光深沉如夜。

陆吉祥嗷嗷直叫唤,扑腾着一双手,边喊道:“你放手啊,我腰疼!”

宋锦丞充耳不闻。

他的声音很冷,像是来自寒窖的风:“为什么要瞒着我?”

陆吉祥都快哭了。

拜托,她现在可是光着屁股的啊!

“你能不能先让我把裤子穿上啊?”她哀求道:“好凉的!”

听到她喊冷,宋锦丞立刻松了手,并替她把裤子拎了起来。

陆吉祥得到自由,赶紧站起身子,低着一颗小脑袋,两只小手扭在一起,闷闷的没有说话。

“说话!”男人盯着她斥道。

陆吉祥咬着唇,声音有些低:“说什么?”

宋锦丞听到这个问题,真是被气得不行。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你怎么能”

“我只是来大姨妈了而已,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说的?”陆吉祥忽然开口说道,她终于抬起了脑袋,脸上的表情很委屈:“我、我还不是怕你骂我……”

宋锦丞冷眼睨着她。

“怕我骂你?”

“是啊!”陆吉祥点头,努嘴道:“就是我、我撒谎的事情……”

既然她来大姨妈了,那就代表了她没有怀孕!

陆吉祥一直就在担心这事儿呢!

“就这样?”宋锦丞拧紧眉头。

这丫头还不知道她自己小产的事情,而他也有心瞒着她。

只是,这流血的事情,究竟又是怎么回事?医生不都说了没问题吗?

“是啊,不然还有哪样?”陆吉祥看着他。

宋锦丞没说话。

‘咚咚咚——’

门外响起敲门声。

“进来!”宋锦丞出声。

小叶走了进来,说道:“主任,汽车已经到楼下了。”

宋锦丞敛眉:“暂时不出院。”

“啊?”

小叶愣了下,没反应过来:“不出了?”

说完,目光又不由自主的看向陆吉祥。

陆吉祥浑身一个激灵,连忙就罢手道:“和我没关系啊,和我没关系啊!”

宋锦丞瞪她一眼。

“去把医生叫来。”他命令道。

“是!”小叶得令,立刻转身走了出去。

陆吉祥眨了眨眼睛,笑嘻嘻的看向男人道:“我今天就可以出院了啊?”

宋锦丞睨她一眼,表情不变:“躺床上去!”

“噢……”

陆吉祥无异议,立马乖乖的爬上床去躺着。

不过,她还是挺兴奋的。

她扭过脑袋,视线一直追随着男人。

“宋教授!”

她喊出了声,声音很甜:“谢谢你!”

宋锦丞很意外。

“谢我做什么?”他说道,一边给自己倒了杯水,脸上的表情是漫不经心,可注意力分明就在女孩儿身上呢。

“谢谢你照顾我啊。”陆吉祥说道:“还有啊,谢谢你这么包容我!”

“包容?”

宋锦丞笑了一声,他端起水杯,先是慢慢的仰头喝了一口水,才缓声道:“包容不代表原谅,吉祥,这次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下不为例,我是说真的!”

陆吉祥忙不迭的点头,特别诚恳的道:“我知道我知道,宋教授,就算你不说这话,我心里也明白的,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撒谎了,而且有什么事情也一定会告诉你的。”

宋锦丞瞥她一眼,问道:“要喝水么?”

“要!”陆吉祥点头,眼巴巴的看着他手里的水杯。

可惜,宋锦丞重新给她拿了个新的杯子,而且给她倒得也是温水。

陆吉祥觉得痛苦。

“我想喝点凉的。”她说道。

“不准!”男人毫无商量余地的拒绝。

“唉……”陆吉祥叹气,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地主欺压的小农民,她一边默默地捧着水杯喝水,一边嘀咕道:“这么热的天,为什么就不准喝凉水了?还不让开空调,这家医院的病房设施也忒差劲儿了点吧!”

对于她的埋怨,宋锦丞选择充耳不闻。

待她喝完水以后,他便让她躺下,等着医生过来给她做检查。

陆吉祥躺在床上,看着正坐在床边在削苹果的男人,心里只觉得特别的甜蜜。

“宋教授……”她喊出声。

“嗯?”男人头也不抬的应了句,依旧专注的削着手中的苹果。

“宋教授……”

“怎么了?”宋锦丞终于抬了头,疑惑的看着女孩儿。

陆吉祥抿了抿唇,经过一番心理斗争,她决定坦白道:“宋教授,我有件事情想向你坦白!”

宋锦丞似乎并不意外。

“噢。”他低了头,继续削苹果。

这下,陆吉祥倒是惊讶了。

“你不想知道吗?”她问道。

宋锦丞的声音很淡,他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咦?”

陆吉祥挑起眉梢,不由问道:“我想说什么?”

“那个关在监狱里的女人,死了!”

“啊?”陆吉祥愣住,但很快,她又反应过来,连道:“你是说影子吗?她没有死呀!”

宋锦丞抬起头。

“没死?”他盯着女孩儿,道:“你怎么知道?”

“我……”陆吉祥迟疑了一下,她没敢去看男人,只是嗫嚅着唇瓣道:“我和小宁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有看到影子,不过她是躺在担架上的,而且看起来很虚弱,就好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

宋锦丞陷入深思。

“居然没死!”他喃喃。

陆吉祥奇怪的看着他,问道:“宋教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你为什么说影子死了?”

宋锦丞冷笑,一五一十的将那晚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完整个故事以后,陆吉祥不禁感叹道:“难道在这个世界上真有起死回生的灵药?”

“你信么?”

宋锦丞瞥她一眼,容颜冷峻:“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我想,那个女人或许根本就没有死!”

这下,陆吉祥倒是有些听不明白了。

“什么意思啊?”

宋锦丞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她,一边道:“应该是有什么药,能够让人的心跳和呼吸暂时停止。”

“哇,这么神奇!”

陆吉祥瞪大眼睛,说道:“好像武侠小说里面的剧情哎!”

“吃你的苹果!”

“噢……”陆吉祥撇嘴,默默的啃苹果。

午饭后,医生们走了进来。

她们的态度很恭敬,明显就是看在宋锦丞的份上。

而陆吉祥则是躺在床上装死,心里想的却是,她只不过就是来个大姨妈而已,至于这么紧张么?

经过一番简单仔细的询问和检查以后,医生们很快走了出去。

“哎?”

陆吉祥见状,很是错愕:“她们就这样走了?”

宋锦丞起了身,替她掖好被子,边道:“你先睡个午觉,我出去一下。”

陆吉祥明白,宋锦丞肯定是要去找医生们听结果。

她很紧张。

“我的病是不是很严重?”她抓着男人的手,追问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啊?”

“哪里不对?”宋锦丞看着她。

陆吉祥皱着眉,不假思索的答道:“我以前曾听我妈提起过,肠炎就只是个小病而已,为什么你要这么紧张啊?”

“我紧张了吗?”宋锦丞反问她。

陆吉祥怔了怔。

她的表情很迷茫:“难道你不紧张吗?”

“傻丫头!”宋锦丞很无奈,低头在女孩儿的唇上轻啄一口,看着她脸红的样子,他不禁微微笑道:“我什么时候不紧张你了,嗯?”

他是在说情话吗?

陆吉祥的脸蛋更红了。

“还、还好吧……”她缩起脖子,有些不大好意思。

“乖,先睡会儿。”宋锦丞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瓜,眼神儿宠溺:“顶多十分钟,我就回来了,嗯?”

“好……”

陆吉祥缩进被窝里,乌黑的眼眸里倒映着男人的脸庞。

真迷人!

特别是他温柔的时候。

啊,有句话不是这样说的么——温柔窝!温柔窝!

其实,男人的温柔窝也是很要命的。

出了病房以后,宋锦丞径直去了医生办公室。

刚进门,主治医生便迎了上来。

“宋先生!”

宋锦丞点点头,目光掠过屋内在场的其余几名医生,一一点头表示打过招呼。

主治医生本还想套点近乎,但见着男人表情淡漠的样子,到了嘴边的话,又不得不重新咽下。

“宋先生请放心,夫人的情况是正常的,您无需担心,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调养身体,毕竟这小产和生孩子是差不多的,都会对女人的身体产生一定的影响。”

宋锦丞闻言,拧眉道:“流血也正常?”

“这种情况是因人而异的,有的病人在小产后不会出现流血症状,但有的也会流血。”主治医生答道。

宋锦丞沉默了下,道:“会流多久?”

他问得很详细。

而且,他一个大男人问这些问题,并未有丝毫的违和感。

谁让那女人是他老婆呢!

老公关心老婆,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这边,主治医生答道:“这个情况不好说,我们有遇到一天就好的,也有持续了一个多月的。宋先生,夫人的身子偏寒,我们建议是多给她补补,还要有适当的运动量!”

……

从医生办公室离开以后,宋锦丞的心中有了个计划。

当天下午,陆吉祥正式出院。

在等电梯的时候,小叶汇报道:“主任,裴先生已经到了。”

宋锦丞闻言皱眉,微诧:“他怎么来了?”

小叶默默的抹汗,继续道:“贺小姐也在。”

“贺小姐是谁?”

陆吉祥闻言,不禁问了一句。

小叶看向女孩儿,答道:“就是贺宝贝小姐!”

“啊,宝贝?”陆吉祥的嘴巴张大。

“行了,不要管他们。”

宋锦丞的脸色不大好,他将女孩儿拉进怀里,刚要进电梯的时候,他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

陆吉祥奇怪的看向他。

“有东西忘了拿。”宋锦丞微微蹙眉,望着她道:“你等我一下。”

“好!”陆吉祥点头。

“不要乱跑!”

宋锦丞嘱咐完,转身往病房方向走去。

只是,就在走过一个拐角以后,男人却临时改变了方向,朝着医院主治医生的办公室走去。

对于宋锦丞的忽然再次到来,主治医生受宠若惊。

然而,男人却并无客套之意,只是简明扼要的询问了关于小产的其他问题,主要是房事和再孕的问题,在得到了医生的详细回答和建议以后,他才转身离开。

回去的时候,陆吉祥正在和小叶聊天。

“回来啦!”她朝着男人一笑。

“嗯!”

宋锦丞点头,伸手把这丫头搂进怀里。

“你忘拿什么东西了?”陆吉祥问道。

男人的表情很淡:“没有东西,是我记错了。”

“你都会记错事情?”陆吉祥闻言,却是忍不住的挑起眉梢,揶揄道:“据传言,我们的宋教授可是过目不忘的天才哦!”

宋锦丞浅笑,拍了拍女孩儿的后背,道:“好记性也不如烂笔头,丫头,不要取笑我了!”

“哈哈哈……”

陆吉祥愉悦不已,两手抱着男人的腰,眉眼弯弯:“原来宋教授也懂得谦虚哦!”

宋锦丞低眸看她,轻斥:“贫!”

女孩儿冲他吐舌头,调皮得像是只小猴子。

唔,宋叫兽的小猴子!

……

中午,某中式餐厅包厢内。

宋锦丞拧着眉,目光盯着前边正在窃窃私语的两个丫头。

裴谦不知何时凑到他身边,奇怪的问道:“呃,你和吉祥物和好了?”

“我和她一直就很好!”

宋锦丞扭头看他,俊颜浅淡:“倒是你,什么时候和贺家搅在一起了?”

“天地良心!”裴谦闻言,当即举起双手道:“我和贺家可是没有半毛钱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和当官的打交道了,你可别冤枉我!”

宋锦丞冷嗤,并不说话。

裴谦见状,立即做小媳妇状,可怜兮兮的哭诉道:“人家对你是一片真心的,除了你以外,我的眼里就再也装不下任何人!”

“呕——”

裴谦刚说完这话,对面的陆吉祥就呕吐起来。

“赔钱货,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昨天吃的是什么,你过来,我吐给你看!”

“低俗!”

裴谦瞄了眼陆吉祥,道:“真恶心!”

陆吉祥就是一副小痞子状,她故意道:“我就是要恶心你,怎样?”

“吉祥!”

宋锦丞适时出声,目光睨向她:“好好说话!”

陆吉祥努嘴巴,没吭声。

裴谦哈哈大笑:“原来这再厉害的鬼,也斗不过阎王爷啊!”

“吉祥姐姐!”

贺宝贝出了声,她看向陆吉祥道:“他骂你是鬼!”

“别担心!”陆吉祥笑着拍了拍贺宝贝的肩头,转而又笑眯眯的望向裴谦,道:“裴谦,我问你,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裴谦很警惕的看着她。

他才不相信这丫头会有什么好心!

他想了想,果断道:“相信!当然相信!”

“那你亲眼见过吗?”陆吉祥继续问道。

“呃,没有。”裴谦摇头。

“被证实过吗?”

“也没有!”裴谦继续摇头,末了,又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那你为什么相信?”陆吉祥看着他,一副很认真的表情。

裴谦再次认真的想了一下,很小心的答道:“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说,这个世界上或许不存在有鬼魂之说,因为毕竟是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此说法。可是,在这个世上,总有一些无法解释的现象存在,所以让我觉得可能真的有鬼!”

“嗯,我也这么觉得。”陆吉祥点了头,继续说道:“所以,如果我说你傻的话,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也并不能排除你不傻,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你不傻,所以我相信,你就是傻!”

她这话有些绕。

裴谦听了以后晕乎乎的。

他是个科学家,你让他做做数学题什么的,他或许拿手。

可是,若是要论起脑筋急转弯,他还是略败一筹。

宋锦丞抿着唇。

贺宝贝则是咯咯咯的笑出了声。

陆吉祥先是慢条斯理的喝了口温水,然后才看向了还在思考那话的裴谦。

“赔钱货,你觉得我说得有道理吗?”她问道。

裴谦挺郁闷的。

“这是夸我呢,还是在损我?”他问向旁边的好友。

宋锦丞浅笑道:“吉祥只是在依据事实而论。”

裴谦的表情很纠结,他连连叫苦:“你们这些人就知道欺负理科生,有本事就来做奥数题啊,我保证虐得你们哭爹叫娘!”

“孩子,不要挣扎了,人傻不能复生啊!”陆吉祥说完,哈哈大笑。

这时候,服务生鱼贯而入,将一盘盘珍馐美味给端了上来。

陆吉祥就是个十足的吃货!

这不,目光立马就被美食吸引了过去。

她咽了咽口水,眼里直冒绿光,这几日在医院里面,她几乎每天都是喝汤喝汤喝汤,除此以外,就是吃粥吃粥吃粥,整个人都要疯了!

“吉祥!”

宋锦丞启了声,朝着女孩儿招手道:“过来,坐我身边来!”

“不!”

陆吉祥拒绝,说道:“我要和宝贝一起!”

“对呀,我也要和吉祥姐姐在一起!”贺宝贝笑眯眯的说道。

宋锦丞闻言,当即沉了脸:“过来!”

他的表情很严肃。

“宋教授……”陆吉祥垮了小脸儿,可怜兮兮的:“我自己可以”

“不要让我说第三遍。”男人打断她的话。

没办法了!

陆吉祥站起了身,慢吞吞的走到男人身边坐下。

裴谦和贺宝贝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就听宋锦丞说道:“不许吃辣的,我给你夹什么就吃什么,不许挑食,不许使脾气!”

呃,好多个不许!

贺宝贝眨了眨眼睛,心里想到了东庭哥哥!

唔,原来锦丞哥哥和东庭哥哥一样爱管人啊!

另一边,裴谦有些幸灾乐祸。

“好可怜的吉祥物!”

陆吉祥冲着他瞪眼睛,龇牙咧嘴:“赔钱货,你给我小心一点!”

裴谦不怕死的冲她做了个挑衅的动作。

陆吉祥面目狰狞,有种想掀桌子的冲动。

“裴谦!”

宋锦丞皱眉,不悦道:“不要再惹她!”

言下之意就是,他现在很不爽!

裴谦立马转头和贺宝贝说话。

宋锦丞亲自盛了一碗汤,放到陆吉祥跟前。

“喝了它。”

他直接命令道。

陆吉祥苦着脸,可怜巴巴的瞅着他:“我就吃一块排骨好不好?你看,那个麻辣排骨,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我就尝一块可以不?”

宋锦丞不说话,冷嗖嗖的盯着她。

“唉……”

陆吉祥低了头,认命的捧着碗喝汤。

“吉祥姐姐是生了什么病啊?”这时,桌对面的贺宝贝忽然开了口,她的表情很天真:“我有认识的医生姐姐哦,可以给吉祥姐姐看病,而且她打针一点都不痛的。”

“姐姐我不怕打针!”陆吉祥听到这话,立马抬起了脑袋,开始吹起牛来:“姐姐我从小到大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哪怕是天皇老子来了,我也不怕!”

“真的呀?”贺宝贝一脸的崇拜。

“那是!”陆吉祥抬起了下巴,一旦吹起牛,她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只见她放下了手中的碗,撸袖子就准备开始侃侃而谈。

可惜,她才刚张了嘴,旁边男人的声音便岔了过来:“闭嘴!”

陆吉祥立马闭起嘴巴。

宋锦丞表情不变:“喝汤!”

“噢……”

陆吉祥低下头,重新捧起碗,默默地喝汤。

裴谦憋笑到内伤。

贺宝贝则是口无遮拦:“原来吉祥姐姐最怕的是锦丞哥哥啊!”

唉,她的威武形象不复存在了啊!

陆吉祥的心里在默默的流泪,其实,她真的好想吃排骨!

------题外话------

宝贝儿们,五一快乐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