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54章 代价!

陆吉祥做了一个梦,光怪陆离,变化万千。

她梦到自己来到了一座茂密的森林里,阳光透过树叶洒在金黄的地面上形成形状各异的光斑,白色的兔子和棕色的松鼠穿梭在树林之间,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某种糖果的味道儿,很甜很甜!

她顺着一条小道往山上走,途中看到了很多可爱的各种小动物。

渐渐的,临近山头,一栋七彩色的木屋神奇般的出现在她眼前。

她很高兴,正要抬手敲门,却忽然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

她转了身,隔着朦胧的雾色,远远的看见有个人影朝她走来。

“你是谁?”

她冲着人影喊道,目光紧紧的盯着对方。

可惜,对方没有回答她,依然在一步一步的朝她走来。

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终于,她看到了对方的脸。

“哥哥!”

陆吉祥十分惊讶,她意外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依旧是一身帅气的警察制服,陆荣景就站在不远处,正对着她笑得温柔。

他望着她,黑色的眸里蕴含着化不开的温柔。

“哥哥!”

陆吉祥高兴极了,她张手扑向他,就如同小时候那样。

‘轰——’

天空中忽降异响,电闪雷鸣之间,陆荣景微笑的脸,竟瞬间化作了骇人的厉鬼。

他浑身通白,宛若披着风霜。

陆吉祥被吓得站住双脚,她瞪着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直到陆荣景张开了嘴,露出锋利的獠牙,并一跃而起的朝她扑来——

“啊!”

猛地一声尖叫,陆吉祥骤然睁开了眼。

“姐?”

唐小宁担心的容颜出现在她眼前,他抱着她,不停的替她擦拭着额角的汗水。

“做噩梦了吗?”他关切的问道。

陆吉祥没有反应,呆呆的望着陌生的周围。

唐小宁还以为她是被吓傻了,不禁抬手轻轻的抚拍着她的后背。

“姐,别怕别怕,我在这里呢,不会有任何人伤害你的。”

陆吉祥渐渐的回过神。

“这里是哪?”

她忽然出声问道,可刚把这话说完,她又禁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嗓子里一阵火辣辣的疼。

“先喝点水。”唐小宁一手搂着她,一边示意旁人拿水来。

很快,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被递了过来。

唐小宁轻松的拧开瓶盖以后,小心的递到女孩儿的唇边,并哄道:“乖,先喝点水,然后再提问,嗯?”

这就是唐小宁!

这就是那个最了解陆吉祥的唐小宁!

陆吉祥看他一眼,果然就开始乖乖的喝水,她像是真的很渴,竟然一口气就喝光了大半瓶的水。

唐小宁见状,忍不住打趣道:“姐,你是没喝过水吗?”

陆吉祥瞥他一眼,没理会。

末了,她再次问道:“这里是哪?”

唐小宁将她扶了起来,让她倚靠在沙发边。

“这里是祖国的在最北边,你往前看,茂密森林的最末端就是国界线!”

陆吉祥惊讶得连脸色都变了。

“我睡了多久?”她不可思议的道:“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当然是坐飞机过来的咯!”唐小宁冲着她笑道:“我一直抱着姐呢,只是没想到姐这么大了还流口水,而且还说梦话,可惜我没听懂。”

听到他说自己流口水,陆吉祥脸红了一下。

“我、我说梦话了啊?”她呐呐的问道。

“是啊!”唐小宁点头,他想了下,又道:“好像是在叫哥哥?其余的我就听不懂了,怎么,姐你梦到陆荣景了?”

陆吉祥闻言,当即将眼一瞪。

“不许叫名字,你要叫哥哥!”

“嗤!”

唐小宁不屑的扭了头,目光瞥向窗外:“我只有一个姐,没有其他的什么兄弟姐妹。”

对于他的回答。陆吉祥并不意外。

关于对陆荣景的称呼问题,他俩从小到大就为此争论了不下数十次,可这小子的脾气倔得很,不管她怎么威逼利诱,他始终不肯改口。

所以,这事儿便这么不了了之。

“行了!”

陆吉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只是,她才刚站起身子,便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她的身子摇摇欲坠。

“姐!”

唐小宁见状,连忙伸手扶住她,小心翼翼的将她扶回沙发上坐好。

他说道:“姐你睡得太久了,先别急着站起来,坐着休息一会儿。”

陆吉祥神色倦懒的倚靠在沙发边上。

她闭着眼休息了一会儿,直到有人将食物端了上来。

浓郁诱人的香味儿充斥着整个屋子。

“姐!”

唐小宁的声音响起:“你最喜欢吃的皮蛋瘦肉粥!”

陆吉祥睁了眼。

她平静的看着献殷勤的男孩儿,直到他将盛好的热粥端到她的面前,她才慢慢的开了口:“你在那杯牛奶里下药了?”

唐小宁动作微顿。

但仅仅片刻,他恢复了笑意,道:“怎么可能?姐,我怎么可能给你下药?”

陆吉祥瞥他一眼,什么都没说,抬手接过了皮蛋瘦肉粥。

她低头慢慢的喝粥。

唐小宁站在旁边,漂亮的眸子始终盯着她。

屋子里很安静,静到能够听到女孩儿吞咽食物的声音。

一整碗粥,她很快吃尽。

唐小宁接过空碗,一边看她:“还要么?”

陆吉祥摇头。

“什么时候送我回去?”她问道。

唐小宁皱起眉,抿着唇将空碗放回桌上。

“姐,你怎么都不问问我来这里干什么?”他说着话,纯黑的眸子一直盯着陆吉祥,似乎是不愿意放过她脸上会有的任何表情。

陆吉祥瞥他一眼,目光有些冷:“既然你都擅作主张的把我弄到这里来了,如果我问你,你肯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吗?”

其实,陆吉祥的心里是有气的。

想想看,这种事情不管落在谁的身上,当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祖国的边疆,谁会高兴?

反正,陆吉祥是很不爽!

“我会说!”

这边,唐小宁点了头,很认真:“只要是姐想知道的,我都会知无不言!”

“那好!”陆吉祥颔首,问道:“你要干什么?”

“我要出国!”唐小宁说道:“我现在在等一个人,等她来了以后,我就会离开。”

陆吉祥皱起了眉。

“你会去哪里?”她继续问道:“以后还会回来吗?”

没想到的是,陆吉祥刚把这话问出来,唐小宁竟然像个孩子似的,忽然扑到了她的怀里。

陆吉祥被吓得全身僵住。

“姐……”他深情的唤着她。

陆吉祥没敢动,只是眉头拧得很紧,低斥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唐小宁将脑袋埋入她的颈项间,深深的呼吸着她的味道。

“姐,我知道你不会跟我走的,放心,我也不会带你走,我是要去逃命,不是去享福,我不想你跟着我受苦。”说到这里一顿,他接着又道:“我承认,我是很坏,很多人都说我坏,他们说我是狐狸,老是想算计别人。但是姐,不管发生什么,我对你都是真心的,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算计你,所以、所以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他到底是几个意思?

陆吉祥有些懵,对于这段话,她听得并不是很明白。

“小宁,你到底怎么了?”她问向怀里的男孩儿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唐小宁摇头,双手紧紧的掐着她的腰。

如果他会魔法,他真想天长地久的保留这一刻。

“姐,我对你是真心的。”

陆吉祥眨了眨眼,心里想,这小子又是在上演哪一出呢?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飞机螺旋桨的声音,隐约间还有喊话声传来。

唐小宁抬了头。

他的脸上还有泪痕,可依然不妨碍他妖冶的表情。

可是,陆吉祥却惊讶极了。

他居然哭了!

“小宁?”

她伸手欲替他擦泪。

唐小宁却已经松开她站了起来,他随意的擦了几把脸,冲着她露齿一笑:“让姐笑话了!”

陆吉祥的反应有些呆。

直觉告诉她,或许会发生什么事情。

“主子,人到了!”

屋外有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

唐小宁拿起了桌上的半瓶水。

他先是仰头喝尽,而后才启声道:“进来!”

“是!”

大约半分钟以后,两个强壮的男人抬着一副担架走了进来。

唐小宁就站在茶几跟前,笔挺的身子正好挡在陆吉祥跟前,所以她没看清担架上是什么人。

可是,就在她听到那抹虚弱的声音时……

“主、主子!”

陆吉祥被惊得从沙发上猛然站起,伸手一把推开唐小宁,目光震惊的看着担架上的——影子!

她张大了嘴。

“影子?”

可惜,由始至终,影子的目光都追随着唐小宁。

漂亮的少年走了过去,他蹲在担架旁,修长的手,握住了影子的手。

“辛苦了!”

他轻道。

“不、不苦!”影子虚弱的摇头,大概是因为太激动,眼眶中竟弥漫起泪水,或许她从未想过,此生还有缘再见到唐小宁。

她是他的影子,其实只需要他一声令下,她必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唐小宁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冲着旁人道:“先带她去休息。”

说完后,他又望向影子,勾了唇:“半小时以后出发,你会没事的。”

“恩恩!”

影子点头,她想用力握住他的手,那是她全部的温暖来源。

可是,她不敢,她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少年将她松开,手心里的温度就这么徒然落空,一如她的心。

影子被抬了出去。

唐小宁重新站了起来,回过身时,正好对上陆吉祥的眼。

他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那是一种被背叛以后的眼神儿,痛得他差点呼吸不过来。

“姐!”

他不由自主的走上前。

“你站住!”

陆吉祥骤然一声呵斥,她恶狠狠的瞪着他,目光冷漠得宛若看着一个陌生的人。

她质问道:“是不是那本圣经?”

唐小宁没出声。

陆吉祥连连冷笑,胸口强烈的起伏不定。

怪不得宋锦丞当初会那般生气,原来,原来她竟是被人利用!

可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唐小宁居然会利用她!

那个口口声声的说着把她当做全部的男孩儿,居然会……利用她!

她觉得痛彻心扉:“唐小宁,我没想到你”

“姐!”

少年突然开口,他红着眼:“我没有利用你,我是真的”

“那影子是怎么出来的?”陆吉祥打断他,毫不留情:“你是不是要说她是自己变魔术变出来的?还是说,戒备森严的监狱里面有你的人,然后像好莱坞大片那样,你们持枪血洗监狱把她救了出来?”

唐小宁皱紧了眉。

“我们没有血洗监狱,影子也没有变魔术。”

“那我倒是好奇了!”陆吉祥冷笑:“影子被判了终生监禁,她究竟是怎么出来了?还是说,法院开恩了,把她无罪释放了?”

“姐,请你不要用这么尖酸的语气和我说话,行吗?”

“为什么不行?”陆吉祥看着他,眼中尽是锐利。

唐小宁忽升怒意,骤然抬脚踢翻了茶几。

惊天动地的破碎声。

门外的保镖们听到声音,个个噤若寒蝉。

陆吉祥却是连看都没看过一眼,举步就要往外走。

唐小宁伸手抓住她。

“你要去哪?”他问道。

“你管不着!”陆吉祥甩手想摆脱他。

奈何,少年的五指像铁爪一样的紧紧扣着她。

“外面是荒郊野外,你要去哪?”他狠狠的瞪着她,精致的容颜有些扭曲:“找死吗?”

陆吉祥倏地转过头。

他与她对望,十多年的相知相识,她们都知道彼此的柔软之处。

“唐小宁,我对你很失望!”

陆吉祥开口说道,几乎是一字一顿:“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真的很不想认识你。如果不是你,我的弟弟就不会早早的过世;如果不是你,我爸他也不会打我;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和宋教授吵架,他在和我冷战,他不愿意理我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我要帮你,就是因为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相信你!唐小宁,为什么你总是要破坏我原本平静的生活?为什么我当初要去那个后山?为什么我要遇到你?!”

她说得歇斯底里。

可少年的心,却犹如被万箭穿过。

他脸色煞白如雪,幽黑的眸瞳,宛若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他曾料到过这样的后果,可是他没有想到,陆吉祥会说,她不愿和他相识!

“是啊,上天为什么要让我遇到你?”

唐小宁抬了头,看着女孩儿愤怒的模样:“姐,如果不是遇到了你,我也不会落到这般田地,影子不会被抓,我也不会被追杀,你以为我就乐意了?”

陆吉祥愣住。

唐小宁自嘲一笑,似是看尽沧桑。

“我不得不认输,我不得不跟丧家之犬一样的到处逃逸,你以为我就喜欢了?”

“没有人追杀你!”陆吉祥接口道:“你是唐家之主,你不是很厉害吗?谁会追杀你?”

“你说呢?”唐小宁望向她,冷冷的勾唇:“除了姐的枕边人,谁还会想如此急不可耐的置我于死地?你知道他的命令是什么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若敢反抗,任何人都可采取任何手段将我就地击毙!这就是你所嫁的人,他在不择手段的想杀死我!”

陆吉祥倒抽一口气,不可思议。

宋锦丞怎么会下出这样的命令?

他明明就知道的,唐小宁是她的弟弟啊!

“我知道你把我当弟弟,可是他呢?”唐小宁的眉眼很冷:“他可不把我当弟弟,他只想我死,然后在这个世上就再也没人有资格和他抢你了!”

说到这里,唐小宁又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宛若癫狂。

“你笑什么?”陆吉祥不解的看向他。

唐小宁望着他,眼中的神色很复杂。

“姐,我本来不想和你说的,可是,我这次是真的很生气!”他裂开了殷红的唇,缓缓的开口道:“你知道你爸的公司是怎么倒闭的吗?原因很简单,因为有人在恶意变卖公司股份,造成公司内部高层人事大变动,你爸虽然拥有大部分股份,可他毕竟只是股东之一,如果有人想要刻意的陷害他,其实很简单!”

“什么陷害?”陆吉祥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唐小宁耸了耸肩,说道:“像什么贪污受贿的,很简单!”

陆吉祥脸色大变。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唐小宁笑得愈发妖冶:“因为当初这件事情,姐夫也在其中呀!”

这个消息,不亚于平地一声惊雷。

陆吉祥彻彻底底的愣住。

怎么可能?

当初的事情,怎么可能和宋锦丞有关系?

“不!”

她猛地摇头,不可置信:“你是在胡说!你肯定是在胡说!”

“我胡说?”唐小宁双手插兜,声音清冽:“我有没有在胡说,你的父亲应该最清楚!”

“我爸也知道?”陆吉祥再次惊住。

“你应该问我,你父亲和宋锦丞之间有过什么协议!”

“什么协议?”陆吉祥急迫的看向他。

“无可奉告!”

唐小宁笑得恶毒。

说完,他转身往外走。

陆吉祥伸手抓住他。

唐小宁毫不迟疑的将她甩开,他的声音很冷,就像是冰块。

“我要走了,你就没什么话和我说?”

陆吉祥呆呆的看着他:“你要去哪?”

说完以后,她又反应过来,赶紧道:“你真要出国?你、你真要亡命天涯?”

“亡命天涯?”

唐小宁被这个词逗乐,他笑道:“这块土地不再适合我,世界这么大,总有适合我的地方!”

“小宁……”

陆吉祥望着他。

唐小宁扭头看她,笑容再现。

“我不会怪你的,姐,谁让我有错在先呢?”

陆吉祥伸手想拉他。

唐小宁却忽然伸了手,正好和她相握。

他的声音很轻,就像是漂浮在云端上的风。

“此去经年,不知何时再见,姐,我会日日夜夜思念你的。”

“我走了以后,你就在这里呆着,不要乱跑,姐夫会来接你。”

“其实算算都这么多年了,表面上看起来我是很任性,可说到底,那次不是我在将就你?”

“你别瞪我,我就是说的事实!”

“长这么大了,我没认过输,因为骨子里的骄傲从不允我低头,可是,姐,我偏遇上了你!”

“你就是我的骄傲!”

……

半小时以后,唐小宁等人乘车驶入森林内。

陆吉祥坐在屋子门口,远远地眺望着天际的夕阳,大片大片的鲜艳橙色,似乎要将整个天空都燃烧起来。

她觉得肚子疼,一抽一抽的痛。

她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坐了很久,直到太阳在山的那边落下了一半的时候,与森林相反的远处,渐渐的开来了几辆黑色悍马。

她已经没了什么力气,歪着身子倚靠在门栏边上,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直到看见宋锦丞从车里走出来的那一刻,眼里才骤然冒出了光。

男人正大步走来,自他从车里走出来的那刻,锋锐的目光便一直紧紧的锁着她。

而相反的是,女孩儿倒是冲他笑了一下,甜甜的,就跟那柑橘似的。

“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宋锦丞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他脸色深沉,宛若风雨欲来。

陆吉祥仰头看着他,张了张嘴,声音低低的:“肚子疼……”

宋锦丞深吸一口气,弯腰把她抱了起来。

可是,就在他的目光接触到地面上的那滩血迹时,倏地一变。

他抱紧女孩儿,不发一声的回到车里。

“主任……”

司机看向他,正欲开口说什么,男人勃然大怒:“立刻回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