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53章 一招险棋!

陆吉祥很震惊!

她从未想过,唐小宁会在这种情况下毫无预兆的出现。

可事实是,这个妖孽般的男孩儿,他此时此刻就在她的身后!

“姐,我是小宁!”

他的声音很低很低,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我要放手了,但你不许叫,记住了吗?”

陆吉祥点头。

唐小宁这才缓缓的放开了手。

但在下一刻,男孩儿却突然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在黑暗中与她面对面的看着彼此。

消防过道里的光线太暗,陆吉祥根本就看不清他的脸。

可是,她却能感受到唐小宁的目光,他在看她,深深的看着她。

“你怎么在这里?”

陆吉祥出声问道。

唐小宁没说话,一只手却紧紧地抓着她的手。

“唐小宁!”陆吉祥再次道:“我在问你话呢!”

“姐,我们好久都没见了!”男孩儿却答非所问。

陆吉祥拧起眉,她并没有理会男孩儿的深情,而是继续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她不相信什么巧合,更不相信唐小宁会在这里守株待兔,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会坐以待毙的人!

“我让人一直守在这里,只要你出现了,他们就会立马通知我!”唐小宁答得简单,话音落后,他在黑暗里抬手抚上了女孩儿的脸颊。

陆吉祥侧头躲开他。

她语气不耐:“你又想干什么?”

男孩儿的动作微微顿了顿,但下一刻,他依然坚定的抚上了她的脸。

陆吉祥往后躲。

岂料,身后是退无可退的坚硬墙壁。

她恼怒的去推男孩儿的身子,却猛然发现,在她记忆中的小男孩儿,其实早已变得强壮,他比她高出了整整一个头,在身高优势上早已远远的超过了她。

“小宁!”

她无力极了。

“姐!”

唐小宁低了头,双手捧着她的脸,和她额头相抵。

他的唇离她很近,几乎只有半厘之距,每一次的呼吸,仿若在下一刻就能贴上。

可是,唐小宁却并没有压上那处柔软。

纵然,他的心中早已想象过了千百回,从他成年以来,眼前这个女孩儿便一直是他的意。淫。对象,他在梦里曾无数次的与她做(河蟹)爱,可如今,她本人就在他的面前,他却不敢动她一分一毫。

不,不是不敢,而是不愿!

唐小宁的内心是矛盾的,他想要占有这抹芳香,可是,他又不愿意失去陆吉祥对他的纵容。

从小到大,他便深知一个道理。

鱼与熊掌焉能兼得,这世上哪有两全其美?

“吉祥——”

“吉祥——”

外面忽然传来陆妈妈的声音。

陆吉祥动了一下,脑袋朝门口转去。

就在这一瞬间里,她的唇和男孩儿的唇,相擦而过,快得几乎眨眼之间。

“你别出声啊,我妈在外面!”

陆吉祥早就紧张得忘掉了这些,或者,她根本没在意。

唐小宁的心里却跟猫抓似的难耐。

“姐……”

他低低的出声,温热的气息就洒在女孩儿的脸颊旁。

陆吉祥挣扎了一下,想将他推开。

然而,她的力气根本就不是男孩儿的对手。

“你松手啊!”

陆吉祥压低声音的说道,而此时此刻,她和老妈的距离不过一墙之隔。

“吉祥这孩子跑哪儿去了?”

陆妈妈的嘀咕声传来,她还在外面寻找着女儿的身影。

可殊不知,她千辛万苦寻找的女儿,这会儿正被那个她形容为不是玩意儿的唐小宁抵在墙上。

“姐,你可千万别出声噢!”

唐小宁的声音很邪恶,他故意的将呼吸洒在女孩儿的脸上,他感受着她的挣扎,柔软的娇躯如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陆吉祥屏息着,心弦几乎绷成了一条直线。

她时刻注意着外面的陆妈妈,直到确定她的脚步声离远了以后,她才猛力挣扎起来。

可惜,她仍然不是唐小宁的对手。

她有些恼了。

“唐小宁,你发什么疯!”她怒斥道。

“我没疯!”唐小宁在黑暗中压制着她,声音亦带着几分狠劲儿:“就算我疯了,也是想姐你想疯的!”

陆吉祥觉得,她快要疯了!

“你松手!”她说道:“再不松手我可要生气了!”

“姐……”

男孩儿软了声音,撒娇似的将脑袋靠在了她的肩胛骨上。

可是那双手,却还真就听话的松开了她。

陆吉祥乘此机会,一把将他推开。

唐小宁往后踉跄了几步,在黑暗里无声的看着她。

“小宁,你不该来这里的!”陆吉祥皱着眉,语重深长:“你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少人想抓你?”

“那姐呢?”男孩儿固执的问道:“姐想抓我吗?”

“我抓你干什么?”

陆吉祥翻了个白眼,嗤笑:“把你煮来吃啊?”

黑暗中有低低的笑声。

唐小宁被她逗乐。

“还是姐最好,会讲笑话给我听!”

“我可没说笑!”陆吉祥扶着墙壁,忍着膝盖处的钻心疼痛,一瘸一拐的往外走,嘴里边道:“你快走吧,我就当没见过你!”

唐小宁没出声。

陆吉祥也没回头去看他,只是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她被一只手抓住。

“小宁!”

陆吉祥万般无奈:“不要这么任性好吗?”

唐小宁没有理会她的话,目光朝她的腿上瞄去,边道:“姐你的腿怎么了?”

“不小心摔了一跤,我没事!”陆吉祥摇头道。

唐小宁抿唇,二话不说,直接强行将她打横抱起来。

陆吉祥惊呼,可就在这时,她又听到了母亲的呼唤声。

她被吓得赶紧捂住自己的嘴。

唐小宁低头看她一眼,笑道:“姐真可爱!”

陆吉祥瞪着他。

唐小宁的动作很快,他抱着人从后门窜了出去,直接就来到了一处隐蔽的角落里,而这里正停着一辆黑色的小轿车。

他先把人放进了车后座里,随后他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

陆吉祥坐在车椅上,借着外面的灯光,她终于看清了自己膝盖上的伤势。

白皙的肌肤上破了个口子,这会儿还在往外冒血珠儿呢!

“怎么这么不小心?”

唐小宁捧着女孩儿的膝盖看了一会儿,眉头拧得很紧。

他道:“这伤口挺大的,估计得缝针!”

“啊!”

陆吉祥闻言,被吓得不小:“还要缝针?”

唐小宁抬眸看她,笑道:“怕了?”

陆吉祥傻傻的,没有吭声。

唐小宁叹气,取出纸巾替她轻轻的擦拭着血迹,边道:“我骗你的,不会缝针,不过你这伤口的确有些大,要打一针破伤风倒是真的,若是感染了就不好了!”

说完以后,他顿了顿,又道:“我送你去医院?”

陆吉祥看着他,忽道:“你不怕身份被暴露么?”

“姐在担心我吗?”唐小宁眨了眨眼,眸里有笑意:“不亏我大晚上的跑这一趟,值得!”

陆吉祥气得拿脚踹他。

男孩儿却顺势抱住她的脚。

陆吉祥怔住了。

“姐,如果我说,我想带着你去天涯海角,你愿意陪着我吗?”

“……”

“姐,你以前说过了的,你会永远和我在一起的!”他的表情忽然变得悲伤起来。

陆吉祥有些牙疼了。

这孩子又开始演苦情剧了!

“算了,我还是下去吧!”她说道,伸手欲拉车门。

唐小宁却直接摁了中控锁。

陆吉祥不悦的看向他。

男孩儿的表情很淡定,他说道:“我要带你去处理伤口!”

“我自己也可以的!”陆吉祥急着撇清,似乎不愿意和唐小宁多呆。

其实,她的心里是有顾忌的,她知道宋锦丞不喜欢唐小宁,她俩现如今本就在冷战,如果这事儿再让宋教授给知道了,那后果真是不可挽回了!

“姐在担心什么?”唐小宁的声音传来,隐含嘲弄:“你怕被姐夫知道?”

这小子怎么一猜一个准儿?

陆吉祥翻了个白眼,否认道:“没有!”

“那好,现在跟我去处理伤口!”

“可是”

“姐不信我?”唐小宁紧盯着她,脸上的表情很受伤,像是失去了主人的可怜小兽。

陆吉祥咬了咬牙,对于唐小宁,她从来就撩不下什么狠话。

半响,她耸下了肩:“好吧!”

唐小宁不再说话,直接从后座跨进了前边的驾驶室里。

陆吉祥躺在车椅上没动,只是动手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唐小宁看了眼她的举动,什么都没说。

“放心吧,我不会把你卖掉的!”女孩儿半开玩笑的说道:“我只是给我妈打个电话,免得她担心!”

“嗯!”

唐小宁点头,默默的发动引擎。

可忽然间,他回头看向女孩儿,语出惊人:“姐你为什么就敢跟我走?难道就不怕我把你卖掉吗?”

陆吉祥哈哈大笑。

“行啊,你把我卖了吧,反正我一直就想知道自己的身价有多少!”

唐小宁扯了扯嘴角,道:“姐真会开玩笑!”

陆吉祥示意他别出声,因为电话已经通了。

“喂,妈,我是吉祥……啊,我已经回家了……没有没有,我没事的……额,我知道了,我、我不会怪爸的,当时是我说话太急了,他生气也是应该的……”

一路来,母女俩说了很多话。

唐小宁始终默默的开着车,当他得知陆吉祥还被陆爸爸打了一巴掌时,攥着方向盘的双手很用力。

汽车不知开了多久,等着陆吉祥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一处山腰上。

对,没错!

是在山腰上!

唐小宁把人从车里抱了出来。

陆吉祥看了看周围,眼睛瞪得大大的:“这里是哪?”

唐小宁的表情很淡,他低眸看着女孩儿的红肿侧脸,黑眸中隐有厉色。

“喂!”

陆吉祥捏他的手臂,问道:“你说话啊!”

唐小宁回过了神。

他抱着人往前边的别墅走去,边道:“这是我朋友的一处别墅,最近我暂时住这。”

陆吉祥诧异的挑眉。

唐小宁抱着人进了屋,先是把人放到了沙发上以后,拿起座机就拨了通电话出去,末了,他看向女孩儿道:“医生过会儿就来,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给你洗水果!”

“噢!”

陆吉祥没意见,躺在沙发上没动。

她环顾着别墅内部,偏轻奢侈的装修风格,倒是蛮符合唐小宁的性格。

正想着,唐小宁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将洗好的苹果递给她。

“要削皮吗?”他问道。

“不用了。”陆吉祥摇头,伸手接过了苹果以后,她先是咬了一口,然后才问道:“小宁,这个房子的朋友……呃,我认识么?”

唐小宁看她一眼。

“你认识的!”他点头道。

陆吉祥稍微想了想,道:“难道是童乐?”

唐小宁‘嗯’了一声,又道:“姐,你觉得童乐怎么样?”

“不怎么样,品行很差,典型的纨绔子弟!”陆吉祥答道,一边又张嘴咬了口苹果。

“那你觉得童乐好看吗?”唐小宁继续道。

“好看呀,不过没你好看!”陆吉祥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儿。

唐小宁皱紧眉头:“姐,你觉得童乐”

“你干嘛老问他?”

陆吉祥忽然出声将他打断,有些不可思议的道:“小宁,你该不会以为我会喜欢上童乐吧?”

唐小宁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陆吉祥狂翻白眼。

“我都已经结婚了,除了宋教授以外,我是不会再喜”

她没把话说完。

“咳咳……”她轻咳了两声,转移话题的道:“小宁,你打算在这里住多久啊?”

唐小宁抬眸瞥她一眼,表情很冷漠。

他没说话,径直起身从沙发上离开。

陆吉祥见状,下巴都惊掉了。

这小子居然敢无视她!

于是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房子里几乎都是安静的,直到外面传来跑车的轰鸣声。

童乐急匆匆的冲了进来,手里还拎着医药箱。

可是,就在他看到沙发上的女孩儿时,顿时又惊讶得站住双脚。

“陆吉祥?!”

他难以置信。

陆吉祥朝他挥了挥手,笑道:“嗨,好久不见!”

童乐挑了挑眉梢,视线转了圈,很快在另外一边发现了唐小宁的踪影。

“唐”

“姐她受伤了,你帮她看看吧!”唐小宁淡淡的开口,没什么表情的坐在吧台边。

童乐撇嘴,不甘不愿的走到沙发边。

“哪受伤了?”他没好气的道。

陆吉祥伸长了腿,指着自己的膝盖道:“呐,这里!”

童乐弯腰看了眼,挺意外的:“伤口还挺深,怎么,去打群架了?”

陆吉祥摇脑袋。

她道:“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童乐眨了眨眼,笑道:“然后摔到了唐小宁的脚边?”

这小子的想象力真丰富!

陆吉祥长长的叹息一声,说道:“我是不是还要打破伤风啊?”

“这是肯定的。”

童乐点头道,一边打开医药箱,动作熟练的带上手套以后,开始为女孩儿的伤口消毒上药。

陆吉祥被痛得哇哇大叫。

童乐则是被她的反应逗得哈哈大笑。

最后还是唐小宁看不下去了,他走过来接替了童乐的活儿,小心翼翼的给女孩儿上药,他低着脑袋,薄唇抿得很紧,对于女孩儿的任何一个反应,他都如临大敌。

童乐翘着二郎腿坐在旁边,幸灾乐祸的开口:“你都不用力,伤口若是消毒不彻底,它会化脓的!”

唐小宁不吱声,依旧专注着手上的动作。

陆吉祥瞪了眼童乐,冲他比划中指。

上完药后,陆吉祥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唐小宁和童乐坐在另外一边的吧台旁。

“你怎么把这祖宗给带过来的?”童乐摇着手中的红酒,挺无语的:“你明知道宋家在找你呢,还真敢?”

“宋家是宋家,我姐是我姐!”

唐小宁的回答很简洁,漂亮的脸上亦有颠倒众生的色彩。

童乐直翻白眼。

“有区别吗?”

唐小宁没吭声。

过了会儿,他忽然又道:“姐她已经把圣经送到了影子的手里!”

童乐扬起眉梢。

“啥玩意儿?”他很惊讶:“这事儿是陆吉祥帮你做的?”

“嗯!”

唐小宁点头,回头看了眼那边的女孩儿,瑰丽眼中的神色很复杂。

童乐径直抿了口红酒,笑得意味深长。

谁说了这世界上有纯粹的感情了?

唐小宁纵然再喜欢陆吉祥又怎样,他还不是拿人当了一招棋使。

“你舍得呀?”他如是问道。

“舍不得。”唐小宁摇头,苦苦的笑:“可是没法,她是最好的人选。”

童乐耸了耸肩,放下了手中的高脚酒杯。

“今晚就行动吗?”他问道。

唐小宁点头:“只有今晚。”

童乐顿时明了。

“好,我会吩咐下去的。”

唐小宁什么都没说,重新从架子上取了个玻璃杯。

“姐!”

他出了声,一边回头望向那边的女孩儿,边道:“想喝牛奶吗?我去给你倒杯牛奶!”

“好!”

陆吉祥回了声。

唐小宁微微一笑,拿着杯子去了厨房。

客厅离得很远,所以陆吉祥不会看见。

可是,童乐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他看到唐小宁往牛奶里放了一粒药,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安眠药之类的。

以前,他的导师曾说,在这个残酷的现实世界里只有两种颜色,黑色和白色!

而人和人之间,除了善,就是恶!

他过去觉得这话还挺对的。

可现在看来,却是不尽然。

黑与白之间,还有灰。

作为旁观者,他其实看得很清楚。

唐小宁对陆吉祥的感情就是灰色的,至真至纯,至善至恶。

半小时以后……

童乐驱车离开别墅。

唐小宁站在门口,远远的看着那辆跑车驶远以后,他回了屋里。

客厅沙发上,女孩儿正安静的沉睡,恬静的容颜如同精美华玉。

唐小宁在沙发上落座,他双手小心的捧起女孩儿的小脑袋,将她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他盯着那张脸看了许久,漂亮的眼眸中流转着一抹极浓的情感。

“姐,如果当年,我没有遇到你……”

说到这里一顿,他叹息,略凉的指尖眷恋般的抚上女孩儿的脸。

“我知道,没有如果。”

茶几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唐小宁抱着女孩儿,一边拿起手机接听。

对方只是寥寥的说了几句话,随即挂断。

他冷冷嗤笑,精致的容颜上有着惊心的美。

他伸手从女孩儿的兜里掏出了她的手机,轻易的解了锁,翻出通讯录并拨出了一串手机号。

电话刚通,他裂开了殷红的唇。

“姐夫……”

……

机关大院,政要办公室内。

宋锦丞以手撑额,正安静的倾听着裴谦的讲诉。

“……后来我看到她走进楼里以后,我就离开了!”

裴谦说完,终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渴死我了!”他说道,一边端起桌上的茶水,咕噜咕噜的连喝了好几口。

宋锦丞抬头看他。

“你说,你看到那丫头坐在马路边哭?”

“是啊!”裴谦点头,故意夸张的道:“场面好凄惨的,我给你说啊,那时候马路上黑漆漆的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只有吉祥物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哭得老伤心了!”

宋锦丞拧着眉,没说话。

裴谦一边观察着好友的表情,一边问道:“话说,你和吉祥物之间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干嘛吵架啊?”

宋锦丞瞥他一眼。

“她没给你说?”

裴谦点头,然后又摇头。

他道:“说倒是说了点,不过她只说是她自己做错了事情,具体是什么,她没说!”

宋锦丞往后一靠,冷笑道:“她是做错了事情,而且是一错再错!”

裴谦眨眼睛:“做了啥?”

宋锦丞斜睨他一眼,似笑非笑:“想知道?”

“咳咳!”裴谦抬了头,目光盯着屋子里的那盏吊灯,自言自语的道:“算了吧,这是你们夫妻俩之间的事情,我就不必知道了。不过,我觉得你还是适可而止吧,那丫头真的好伤心的,虽然她夸我长得帅,不过我知道,在她的心里,还是你最帅!”

“……”

“对了,今晚宵夜吃什么?”

“你可以出去了!”宋锦丞下出逐客令。

裴谦闻言,当即跳脚,他哇哇大叫道:“你这什么人啊,过河就拆桥啊?我这大晚上的为你鞍前马后,请吃个宵夜会死人啊?”

宋锦丞不理会。

他低头整理卷宗,一边说道:“你再瞎叫唤我就让警卫员进来。”

裴谦立马闭嘴。

他相信,这男人绝对能说到做到。

啊,有异性没人性!

‘咚咚——’

门外传来敲门声。

宋锦丞头也没抬的道:“进来!”

办公室房门打开以后,小叶疾步走了进来。

“主任,监狱那边刚打来电话称,那个女人死了!”

“什么?”

宋锦丞闻言倏地抬头,锐眸掠向小叶:“死了?”

“是的,死了!”小叶皱紧眉头,说道:“法医刚检查完,好像是、是中毒!”

宋锦丞沉默了下,道:“饭菜有毒?”

“不是!”

小叶摇了头,答道:“好像是那本圣经的问题,根据现场法医和狱警的鉴定,那个女人是把圣经前几页撕下来以后浸泡在水里,等着上面的字迹融化以后,她把水液喝净,最后毒发身亡。”

“自杀吗?”宋锦丞冷笑。

“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圣经已经被送去相关部门进行鉴定,最多明早就能出结果。”小叶说道,末了,他又问向男人:“宋主任,犯人的尸体正被送往殡仪馆,按照规定,她或许明后天之内就会被火化,我们需要通知她的家里人吗?”

“她有家人吗?”

宋锦丞从椅子上起身,容颜冷酷如霜:“唐小宁的下落查出来了么?”

小叶摇头。

“自从上次跟丢以后,他一直就没有再出现过。”

宋锦丞皱眉。

那个女人,怎么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

不对,这里面必然有蹊跷。

“宋主任!宋主任!”

这时候,外面忽然急匆匆的跑进来一个人。

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宋主任,监狱那边刚来电话,说是运送尸体的小车被劫持了,犯人尸体下落不明!”

“劫持尸体?”小叶闻言,觉得不可思议:“一具尸体有什么好劫持的?”

宋锦丞脸色微变,忽然领悟过来。

“你们确认犯人已经死亡了?”

“是啊!”

小叶点头,说道:“法医亲自检查的,犯人浑身冰冷,心跳和呼吸都已停止,的确是已经死亡了!”

“心跳停止?”宋锦丞深吸一口气,脸色愈发的冷沉:“难道那名法医不知道,医学上鉴定死亡的判断定义,应是以脑电波死亡为主?”

小叶闻言,霎时呆住了。

宋锦丞连连点头,漆黑瞳目如同古井幽深,闪烁着比怒更可怕的寒意。

“好一招金蝉脱壳!”

“主任!”

小叶忽然站了出来,主动领命道:“请您下令,我愿意领队抓回逃犯!”

宋锦丞面无表情:“你以为现在还抓得回来?”

小叶动了动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宋锦丞的目光下滑,定格在台灯上,他冷道:“通知军部,立刻封锁”

话刚说到这里,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他的手机就放在桌面上,屏幕光闪烁不断,小猴子三个字正在跳跃。

不知为何,男人眼皮儿一跳。

他不加迟疑的拿起手机,摁下通话键以后刚放到耳边,少年清冽的声音已经通过话筒悠悠传来:“姐夫,好久不见!”

------题外话------

~(^_^)~求评价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