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52章 妖孽!

最终,汽车还是绝尘离去。

陆吉祥站在原地没动,孤零零的身影,从远处看来就像是一张薄薄的纸。

她的心里很难受,就跟刀搅似的。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这么久的日子以来,这是宋锦丞第一次冲她发脾气,他生气的样子很恐怖,冷漠的容颜,刻薄的话语,每一样都像是利箭似的嗖嗖扎在她的心头上。

她难过极了,真的好想哭!

可是她心里明白,就算她哭了又怎样?宋锦丞看不见,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哄着她!

回到家里的时候,屋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周阿姨?”

陆吉祥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可半天过去了,屋里没有任何回音。

陆吉祥忽然觉得好孤寂,那种荒凉的感觉几乎是扑面而来。

她想了很久,准备回娘家!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晚上的八点多钟,外面温度骤降,陆吉祥哆哆嗦嗦的站在马路边,伸手拦着过往出租车。

可二十多分钟过去了,她硬是没有招到一辆空车。

这才是真正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陆吉祥越想越觉得难过,忽然就忍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

她一个人坐在马路牙子,迎着寒风痛哭流涕。

她想到了很多人很多事,她想不明白,过去的一切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喂!”

毫无预兆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陆吉祥转过头,泪眼磅礴的看着出现的男人。

陆荣景?

“哥哥!”

她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激动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裴谦翻了个白眼,嗤嗤道:“哭傻了吧?”

陆吉祥胡乱的擦了几下眼泪,待看清来者以后,就这么傻住了。

“裴、裴……”

她喊了好几声,硬是没能说得出后面的那个字。

“谦!”裴谦接了口,一边递给她纸巾,一边道:“大晚上的哭什么哭啊,不嫌丢脸啊?”

陆吉祥没说话,默默的低头擦着眼泪。

裴谦打了个哈欠,心想着若不是宋锦丞的威胁加利诱,他犯得着这么大老远的专门跑过来么?

得,他算是知道了,原来这感情再好的夫妻俩,也有吵架的时候!

“你和锦丞吵架了啊?”

他看着陆吉祥,忍不住的直摇头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呀,你俩犯得着吵架吗?”

陆吉祥抽噎了几下,声音低低的:“你不懂!”

“你说什么?”

裴谦朝她走近了两步,皱眉看着她:“声音说大点,我听不着!”

“不关你的事!”陆吉祥冲他大吼。

裴谦被吓得连连往后跳了两步,他表情夸张的看着她:“你想震聋我吗?我告诉你,我的赡养费价格可是很高的!”

陆吉祥翻了个白眼,转身继续站在马路边拦车。

裴谦看了两眼,问道:“你不回家?”

“家里没人!”

陆吉祥答了句。

末了,她又觉得自己真不该跟他解释这么多。

“噢,那你现在要去哪?”裴谦继续追问道。

陆吉祥闭口不谈,专心拦车。

可她忘了,裴谦就是个二皮脸,耍赖的本事高着呢!

想当年,裴谦的泡妞座右铭就是——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没错,他早在很多年前就不要脸了,难道还缺这一次?

“喂!”

他主动的凑到女孩儿身边,故意利诱的道:“你要去哪里啊?唉,你就告诉我吧,我有车,我可以载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陆吉祥斜睨他一眼。

她警备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得,这丫头还挺聪明的,一直就没忘记这茬呢!

裴谦笑了笑,面不改色的道:“我路过呗,结果看到一个傻姑娘在路边哭,于是我就大发善心,准备当一次活雷锋咯!”

“就你还活雷锋?”陆吉祥嗤笑:“你别祸害别人就好了!”

裴谦点头,答道:“我其实不是活雷锋,我是红领巾!”

“……”

“哎,你到底要去哪啊,我是真的有车!”裴谦说道,一边指了指前边:“你看,我的车就停在……哎,怎么交警叔叔也在那里?”

陆吉祥朝着他所指的方向瞄了眼,语气很淡:“那里好像不让停车!”

“喂喂喂,交警叔叔……”

裴谦忽然狂跑过去。

陆吉祥站在原地,叉着腰哈哈大笑。

……

十多分钟以后,陆吉祥坐上了裴谦的车,启程前往自己的娘家。

途中,裴谦数次叹气。

“其实我也蛮不容易的,当一次红领巾居然还要花钱!”

陆吉祥闻言,面不改色:“谁让你违规停车了?”

“唉……”

裴谦再次叹气,继续道:“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我只是想当一次红领巾而已,为什么就这么难?”

陆吉祥嗤笑,满是不屑:“都是水何必装纯,都是色狼何必装羊?”

“哎,我可不是色狼!”裴谦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从小到大,我的理想就是当一个优雅的绅士。当然啦,我现在已经成功的完成了这个理想!”

“你的理想?”陆吉祥挑眉,有些不屑。

“是啊!”裴谦点点头,他道:“你呢?吉祥物,你的理想是什么?”

陆吉祥挥了挥手,豪气万丈:“别跟姐谈理想,早就戒了!”

“……”

“哎,你真的认识路么?”陆吉祥看着窗外的景色,总觉得裴谦好像走错了路。

“放心吧,我可是活地图!”说到这里,裴谦还挺自豪的:“想当年在部队里的时候,我可是队里的前锋,每次急行军都是我打头阵!”

陆吉祥皱起眉:“这两者之间有关系吗?”

裴谦想了下,摇头道:“没关系啊,我只是说给你听一听!”

陆吉祥翻白眼:“赔钱货,作为不要脸的典型,你真的太成功了!”

“是吗?”

裴谦闻言,哈哈大笑:“我这么低调的人,居然还是被你发现了!”

陆吉祥嘴角抽搐:“你还算低调?”

“当然了!”裴谦点头道:“我的低调,全世界都知道!”

“你可以闭嘴了!”

车厢里陷入了短暂的安静,可过了没多久,裴谦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陆吉祥倒是没怎么在意,她靠在窗户边,目光看着外面的街景。

裴谦看了眼手机来电显示,很快把电话掐断。

“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陆吉祥回头看他一眼,问道。

裴谦回答得很随意:“同事的电话,现在都下班了,没必要接!”

“噢……”

陆吉祥闻言,重新回过头,可过了没几秒,她又再次看向裴谦。

“赔钱货!”她喊了句。

“嗯?”

裴谦看她一眼,勾唇道:“怎么着,是不是觉得我开车的时候酷毙了?”

陆吉祥深深的叹了口气。

“赔钱货,难道就没人跟你说过吗?其实,你长得很安全!”

“是吗?”裴谦眨了眨眼,俏皮道:“别人都说我是一朵花儿!”

陆吉祥呵呵一笑,道:“你要是一朵花,牛都不敢拉屎了!”

裴谦闻言,回答得不假思索:“放心吧,你的话,我连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的,因为我知道,你是嫉妒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陆吉祥很感叹:“是啊,我就是太嫉妒了,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因为我帅呗!”裴谦答得不假思索。

陆吉祥彻底放弃了和他对话的欲。望。

不过,她的心情倒是好了很多。

汽车到了小区以后,临下车前,陆吉祥低低的说道:“谢谢你,赔钱货!”

“谢我做什么?”

裴谦看着她,笑眯眯的道:“你要真想谢我的话,那就说两句好话来让我听听!”

陆吉祥想了想,很认真的道:“要不,你给我两张你的靓照,我回去以后贴门上辟邪?”

裴谦点头。

“可以啊,需要我签名吗?”

陆吉祥没吭声,目光直直的盯着他。

裴谦被她看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你干嘛?”他警惕的问道。

陆吉祥咬了咬唇,忽然道:“赔钱货,你就跟我说实话了吧,是不是宋教授让你来的?”

裴谦果断摇头。

“不是!”他否决得不假思索。

开玩笑,出卖朋友这种事情,他可做不出来!

“噢……”

陆吉祥很失望。

裴谦看了她两眼,想了想,又道:“不过,锦丞倒是有给我打过电话,你俩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呃,我听他的语气挺不好的。”

“是我做错了事情!”陆吉祥说道。

裴谦想不明白了。

“你做错什么事情了?”说完以后,他又像是忽然想到什么,惊讶道:“你外遇了?”

陆吉祥忽然很后悔和他说话。

“拜托,你觉得我可能吗?”她指着自己道。

裴谦盯着她看了几秒,最后下结论道:“也是,除了锦丞以外,谁还会眼瞎看上你?”

陆吉祥握了握拳头。

她挺气愤的:“赔钱货,你到底是来劝和的,还是来拉仇恨的?”

“你继续说啊!”裴谦很无辜的眨眼睛:“像我这么善良的红领巾,我当然是来劝和的,你没看到我头顶上正闪烁着纯洁的天使之光吗?”

陆吉祥抿了抿唇,继续道:“我瞒着他去见了一个人,他知道以后就生气了!”

“你见谁了?”裴谦说道:“不会是前男友吧?”

“不是,不过也差不多!”

“怪不得了……”裴谦若有所思,他说道:“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只要你和那个前男友之间没有什么关系,我保证这事儿很快就能翻页!”

“好!”

陆吉祥看着他,很认真道:“只要你能帮我挽回宋教授,我保证我以后每天睡前都给你上三炷香,保佑你每天都平平安安的!”

裴谦听着这话,总觉得有些别扭。

直到送走了女孩儿以后,他也没想明白,这话里究竟有哪里不对劲儿?

……

另一边,当陆妈妈看到出现在家门口的陆吉祥时,万分惊讶。

“吉祥?”

她很意外:“你、你怎么……”

陆吉祥在看到自家老妈的那一刻,满肚子的委屈瞬间就涌了上来。

她垮下了脸,苦兮兮的道:“妈,我都想死您们了!”

“哎,你快进来快进来——”

陆妈妈把人招进了家里,为她拎来了拖鞋,边道:“你怎么过来了?”

陆吉祥没吭声,低着脑袋换拖鞋。

陆妈妈盯着她,不放弃的追问道:“你是路过,还是专门回来的?”

“妈……”

陆吉祥抬了头,说道:“我尿急,想上厕所!”

陆妈妈顿时无语了。

陆吉祥却没再看她,径直进屋去了卫生间。

她锁了门,呆呆的站在镜子面前。

难以置信的是,镜子里面那个蓬头垢面两眼通红的女人,真的是她吗?

‘咚咚咚——’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伴随着陆妈妈的声音:“吉祥,你自己一个人方便吗?需不需要妈妈进来帮忙啊?”

陆吉祥回过神。

她扭头冲着门外回了句:“我自己可以的,妈你放心吧!”

陆妈妈可放心不了,她隔着房门问道:“吉祥,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没事……”

陆吉祥答道,一边将马桶盖放了下来。

她旋身坐在了马桶盖上,盯着墙壁发了好一会儿的呆。

‘咚咚咚——’

门外第二次响起敲门声。

陆妈妈的声音很担忧:“吉祥,你怎么还不出来?”

陆吉祥觉得烦。

“我要拉屎!”

她回答得很粗鄙。

“这丫头,脾气还挺差……”陆妈妈嘀咕了两句,从门边离开。

陆吉祥垂着脑袋,她似乎在犹豫着某些事情。

可最终,他还是把手机掏了出来。

她很忐忑的输入了那串早已滚瓜烂熟的手机号,然后——拨出!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的等待音,每一秒于她而言都是煎熬。

她已经想好了说辞,不管宋锦丞是冷嘲还是热讽,她都会认真的向他解释清楚一切。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所以她愿意主动的去承认错误。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原本期待的心,瞬间沉下!

陆吉祥很沮丧的收起了电话,她从马桶边站起来以后,顺手摁了下冲水。

马桶里传来哗哗的冲水声,她开门走了出去,并不出意外的看到了正守在外面的陆妈妈。

“吉祥!”

陆妈妈看到女孩儿走了出来,立马便迎向她:“你没事吧?”

陆吉祥摇头,继续提步往前走。

陆妈妈跟在她身后,不停的询问着:“你怎么会忽然就过来了?哎,小宋呢?他怎么没跟你一起?”

陆吉祥走到客厅沙发边坐下,低着脑袋没说话。

“来,先喝点热水!”陆爸爸走了过来,塞了杯热水到她手里:“别感冒了!”

“噢……”

陆吉祥应了声,默默的喝着水杯里的温水。

陆妈妈在旁边叹息,很心疼:“这大半夜的,你怎么一个人就过来了?小宋他怎么没陪着你?唉,你俩该不会是吵架了吧?”

陆吉祥被说中心事,手腕一抖,差点没拿得住水杯。

陆爸爸瞥见了,重重的哼了一声。

“肯定是吵架了,那小子呢?立马把他叫过来,当初娶吉祥的时候,他是怎么给我保证的?他说过他”

“爸!”

女孩儿忽然开了口。

陆爸陆妈同时望向她。

陆吉祥先是将水杯放回桌上,然后才慢慢的出了声:“这次不是宋教授的错,是我,是我的错!”

“什么!”

陆妈妈闻言,立马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气得不行:“什么你的错?你是女孩子,你能有什么错?要我看呀,肯定就是那个宋锦丞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当初我就说了,那豪门大户岂是我们说进就能进的?那些人都是勾心斗角的主儿,就你这笨丫头哪有本事斗得过?看看吧,看看吧,现在被欺负了还”

“别乱说!”

陆爸爸出声打断了陆妈妈的话。

他先是暗暗瞪了眼自己的妻子,转而才看向女孩儿,尽量柔声的道:“来,乖丫头,跟爸说说,你和小宋之间……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陆吉祥本来就难过,当听到陆妈妈的那些话时,她的心里是愈发的不好受。

她并未多想,鼻音很浓的开口:“我去见了小宁!”

陆爸爸闻言,脸色骤然一变。

“哪个小宁?”他问道:“唐家那个?”

陆吉祥点了头。

陆爸爸气得扬起手。

“你干嘛!你干嘛!”

陆妈妈见状,赶紧拉住了陆爸爸的手。

她一边回过头,恨铁不成钢的看向女孩儿:“你当初是怎么跟我们保证的?吉祥,难道你忘了吗,那个唐小宁根本就不是个玩意儿,当初要不是……你到底是怎么了,你、你疯了吗?!”

“妈——”

陆吉祥骤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很焦急的道:“当初那件事情不能全怪小宁,他是被人栽赃陷害的,他已经找到了证据,为什么你们就不能”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

女孩儿狼狈的侧了头,被打的脸颊处火辣辣的烧了起来。

不消片刻,她的半张脸就肿了起来。

陆爸爸浑身颤抖,显然是被气得不小。

陆吉祥缓缓的抬了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爸,你打我!”

她难以置信,从来都是对自己宠溺有加的父亲,竟然……打了她!

“吉祥!”

陆妈妈也是惊讶得不得了,她欲检查女孩儿的脸颊,却被女孩儿躲开。

陆吉祥的眼泪流淌得很凶。

“爸,你居然打我!”

她很固执的重复。

陆爸爸盯着她,胸口强烈的起伏。

“对,打的就是你!”他怒指女孩儿,语气极重:“你就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们的?你怎么对得起你弟弟?你怎么对得起他!”

“小宁是被冤枉的!”

陆吉祥大叫:“为什么你们非要把这件事情算在他的头上?”

陆爸爸气得再度仰起手。

“老陆!”

陆妈妈抱紧丈夫,制止了他的动作。

她冲女孩儿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别气你爸!”

陆吉祥只是摇头,心里一片死灰。

她一步步的往后退,直到最后,忽然转身往外跑。

“吉祥——”

身后有声音传来,可是,她什么都顾忌不了了。

她拼了命的往外跑,她甚至忘记了有电梯,她冲进了漆黑的楼梯间,发了疯的往楼下奔跑。

她的心里很难过,耳边充斥着父亲的话语——她是没良心的白眼狼!她是没良心的白眼狼!

是她害死了弟弟!

是她害死了弟弟!

整个世界都好像在疯狂的旋转,身后似乎有着一张凶恶的大嘴正朝她张开,它要吃掉她!

“啊——”

脚下忽然踩空,陆吉祥全身不受控制的就朝前摔了过去。

她的膝盖碰到了坚硬的步梯上,钻心的疼痛瞬间传来,她嘶嘶抽气,倒在地上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大约一分多分钟以后,她在黑暗里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没敢伸手去触摸自己受伤的膝盖,她觉得很痛,而楼梯间里太黑,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第几楼,无奈之下,只有搀扶着楼梯一步一步的继续往下走。

可是,真的太痛了!

陆吉祥觉得自己的膝盖肯定是流血了,可是,她的心里更疼!

好不容易,她终于走到了底楼。

现在的时间已经很晚了,过道里几乎毫无声息。

隐约间,她似乎听到外面有人在叫她。

她听得出,这是母亲的声音。

她是走的楼梯,而父母应该是乘的电梯,所以他们彼此没有遇到。

陆吉祥忍着膝盖处的痛,正欲开口回应,身后忽然伸来一只手,猛地捂住她的嘴巴,并动作极快的将她拉进了旁边的消防通道内。

“唔——”

陆吉祥惊恐不已,正欲挣扎,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姐别闹,是我!”

------题外话------

求评价票!(*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