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凰逆天之废材封印师

第十九章

最后当然是由蓝来,这两兄弟天天在小水儿身边待了那么久,再让他们占便宜,那是天理不容!

也许月白和月钰两个人可以共存,可是加上一个蓝,是绝对不可以的!

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凰千淼依旧在睡觉,可是当他靠近的时候直接被拖了上来。

“唔!你们感情很好,把我都给冷落了,蓝老师,这样可不行!”钻入了他的怀中,死死的抱着就是不放手了。

蓝看着那一张恬静的睡颜,抱着她道:“小水儿!”

“不不怪我!”那天转头之后,他便后悔了,可是那天空之中舒适代发的雷电,根本就容不得他后悔。

他得离开,必须得离开。

他曾经见过,小水儿对龙慕寒的无情,那般形同陌路,要是他的话也是接受不了的。

他完全不知道要是真的如此,他该怎么办?

凰千淼笑道:“蓝老师长得这么漂亮,我这么忍心怪你呢!”

“可是龙慕寒……”她的无情,他们都很清楚,比如曾经她那般对他们,比如她能够完全的漠视相处十年的青梅竹马。

凰千淼懒洋洋的道:“蓝老师你跟他没有任何可比性嘛!”

“一是蓝老师比他要漂亮,二是蓝老师有一种让我爱不释手的感觉,三是我很喜欢蓝老师,很喜欢!”宛若梦呓一般的在蓝的耳边回绕。

凰千淼已经睡着了,蓝的害怕,是没有必要的,他是他,龙慕寒是龙慕寒。

凰千淼第二天抱着蓝,笑道:“蓝老师,我都怀疑一切都是梦,可是看到你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真的,太好了。”

“我也在怀疑,这一切是不是梦!”完美的薄唇印了上去,给了她一个疯狂的早安吻。

他满足的笑道:“如今才知道,这不是梦!”

凰千淼把玩着他那水蓝色的长发道:“蓝老师,你的心似海,我是捉摸不透啦!不过我想说,我们好好的谈恋爱好不好。”

凰千淼很认真的看着蓝。

“那一切苍蝇,怎么办?”蓝轻声问道。

“你有办法就赶呀!没有办法就大家一起谈。”

“花心!”

“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不过我知道的,蓝比他们要重要一些的。”凰千淼笑靥如花的看向了蓝。

“这是当然!”这一点,蓝定然是自信的。

凰宫小宫主的生日宴会看,七大家族各个都要到场,这一次凰宫要宣布凰千淼的地位。

她便是凰宫的主宰!

而凰宫,要成为整个水之界的主宰!

宴会将在明晚开始,凤轻羽已经把凰宫换了一处地方,是那悬崖之上的一处森山之中。

这种便携带的高级府邸,就是好用,凰千淼想着等自己材料凑够了之后,也炼制一个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凤轻羽看向自己的妹妹道:“小水儿,父亲和母亲来不了,他们让我待他们说一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凰千淼就拿着一颗葡萄堵住了他的嘴巴道:“轻羽弟弟,什么都不要说。母亲和父亲现在被整个九重界的高手盯着,他们是为了不给我们添加麻烦才不来的。”

“虽然千岁寿宴听起来很高大上的样子,其实本姑娘这辈子才活了十四年,以后等我们杀上去,让那些人不敢对我动手,我举办n次大婚让爹爹和娘亲来蚕茧,让他们送礼送的手软。”

“儿女们的人生大事,可是比生日要重要。”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秘密,而她本身是其中最大的秘密,要不是她初生产生了那般的异变,那般霸道嚣张的爹爹,也不会那般小心翼翼的活着,那般温柔的母亲也不会淤血上战场。

凤轻羽拳头紧紧的握着,“嗯!等我们扫平一切,我们一定要让那些害的我们亲人分离的人付出代价。”

凰宫离开悬崖,四处都设立的阵法,凰千淼突然间响起了什么,问道:“貌似娘亲和爹爹还送了一份礼物,我还没有去看呢!”

“其实蓝是娘亲抓的,另外一个才是爹爹抓的,不过……”那三个男人会放人吗?

凰千淼也觉得头大,那三只绝对不会放人,凰千淼拉着凤轻羽道:“弟弟,你可要帮我!”

“喊我哥哥我就帮你!”

“弟弟!”凰千淼水蓝色的眸子一转,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凤轻羽瞬间被秒杀了,自己妹妹的要求,他一点儿都拒绝不了啊!

“小水儿有什么吩咐,直接说吧!”

凰千淼笑道:“我就知道弟弟你最好了。”

“嗯!你先告诉我,那一个美人在哪,然后千万不要让蓝和白他们去捣乱,坚持一晚上就好。”

昨晚上那样的事情,她真的不想再发生了,那一个美人跟蓝一起抓过来的,要是长的没有蓝好看,那绝对说不过去,此时凰千淼的兴趣大大的。

“好!”兄妹两在密谋着。

这个消息,当然也传到道了凝血阁之中,一个白衣男子静静的坐在了小院之中,三千银丝,流转着绚烂的光华。

一个侍女走进来道:“血公子,今天小宫主回来,你可要好好招待小宫主。”

那一双清冷容不下万物的血色的眸子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个侍女,不语!

侍女摇了摇头,血公子这般冷漠,不染凡尘,到时候怎么能够伺候得好小宫主呢!

而此时凤轻羽,已经走到了这个院子之中,看着那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白衣男子完全愣住了。

这个男人太美了,圣洁清冷,却配上了一双瑰丽嗜血的血眸,相反的两种感觉,在他的身上不显得任何突兀。

这样的一个男人跟蓝和白他们不一样!

蓝温柔,白冷酷,钰的温暖,而这个男人是一种容不下所有的冷漠。

这样的男人怎么讨小水儿欢心啊!小水儿很期待这份礼物的,要是不满意的话小水儿会失落了。

不过这张脸,是绝对会让小水儿喜欢的,可是太过淡漠了,必须想象办法才行!

“少主!”侍女们恭敬的喊道。

凤轻羽走了过去问道:“你叫做血对不对?”

血清冷的点了点头,眼前这个水之界的第一天才好像完全入不了他的眼。

“你不喜欢这里?”凤轻羽问道。

“没有,这里很安静!”血淡淡的说道,“不过,我不想见那个小宫主,解开我的禁锢,让我离开,不然……”

凤轻羽能够从平淡无波的声音之中感觉到淡淡的威胁,可是凤轻羽是谁,不会怕了威胁。

“如果我妹妹喜欢你,无论如何你都得留下,如果不喜欢,我会放你离开。”风轻羽打量着眼前的人,他太过飘渺,就算坐在这里,也好像不存在一般。

“不过我希望我妹妹能喜欢你!”想着那三个欺负他的男人,凤轻羽想要报复,打不过他们不要紧,让他们多一个情敌,那么他们的脸色绝对会很好看。

凤家的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跟血聊天,真的很没有意思,所以凤轻羽吩咐完了之后,拿出来一个盒子道:“小水儿来之前半个时辰,让血去沐浴,放这个!”

侍女心神领会,点了点头道:“遵命,少主!”

处理完这一边,凤轻羽去招待那一边了,“三位,你们应该还没有品藏过我凰宫珍藏的酒吧!我们去喝几杯!”

于是便把蓝,白,钰三个人带到了酒窖之中开始拼酒了,做哥哥的不容易,尤其是自己的妹妹的后宫太过负责。

三个拼一个,凤少主天赋强悍,绝对是撑得住的!

自家弟弟为了她见美人,把一切都准备的很妥当,凰千淼在侍女的引路之下,步入了凝血殿。

她打量着周围问道:“美人呢!美人去哪儿了?”

这个时候侍女道:“回禀小宫主,血公子在沐浴。”

“沐浴到这个时候还不出来?”

“血公子不喜欢别人伺候他,我们也不敢进去,不敢血公子他已洗了一个多时辰了。”

凰千淼暗道,洗了一个时辰不会是直接洗得晕了过去了吧!

“带我去!”凰千淼道。

“是!”

进入了浴池范围之后,侍女们再也不敢进去了,虽然这个血公子实力被封,还没有他们这些侍女强,可是他一句话,却让他们不敢不听从。

凰千淼一走进去,便听到了清脆的水流声,走到了那宽敞的浴池旁,竟然没有看到水池之中有人。

再看着那火红色的花瓣,凰千淼嘴角一抽,弟弟他真的是……

血色凤凰花,无毒,可是却有某种特殊的效果。

“嗯……”她听到了一个细碎的声音,便在水池边的一个小塌之上,看到了一个红衣如血的男人。

一头银发,从肩头滑而下,一个妖冶的背影,却那般的夺人心魂!

凰千淼一步步的走进,此时才看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的容颜。眉如弯月,眸似冷月,鼻梁高挺,一双血红色的眸子,肃杀狂暴血腥。

漂亮的宛若妖精一般,可是他眼底的疯狂的杀意,宛若一个嗜血修罗。

那一双血色的眸子,像是看死人一般的看着凰千淼,恐怕也只有铸就了千万尸骨的人,才有这样的一双眼睛。

他比凶兽,更加的可怕!

比妖魔,更加的凶狠!

凰千淼暗自叫苦啊!爹爹这是抓了一个怎么样危险美人来了,果然爹爹和娘亲的品味不一样,爹爹更加的重口。

可是她吃不消哇!

“嘶——”的一声破空的声音传来,外面的帘子变成了粉碎,凰千淼急忙的躲闪着,可是那风刃攻击的越发的狠戾!

而那一个血衣男子,斜躺在了软榻之上,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活人完全,却冷酷的看着她陷入了危险之中。

不是说力量被爹爹禁锢了吗?怎么还强悍如斯,爹爹的禁锢之术在蓝的身上都起作用了,可是对于这个血衣男子,竟然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此时她的封印术要是能用的话,她还是可以自保的,可是现在却不成,凰千淼此时要在自己家里,被父亲送来的礼物给绞杀了,而且还是在生日的前一天,这死的,会不会太憋屈了一点。

老爹,你太坑女儿了!

凰千淼欲哭无泪!

“嗯!”一道道利刃,划破了凰千淼的肌肤,凰千淼闷哼了一声!

“滴答……滴答……”一滴滴鲜血,滴落在了地上,无比的清晰!

凰千淼在谨慎的等待接下来的攻击的时候,可是却看见了那一个血衣男子,看着她滴落下来那鲜红的血液,有些出神!

血红色的瞳孔猛然一缩,凰千淼没有迎来接下来的攻击,却迎来了,那一个血衣男子的狼扑!

“嘭——”凰千淼华华丽丽的被这个嗜血凶残的男子给扑倒了。

“撕拉——”一袭水蓝色的长裙,在瞬间变成了粉末。

伤口在迅速的复原,没有流血了,可是血竟然直接咬上了那伤口,然后开始吸取她的血液!

“痛!”凰千淼微微的皱着眉头。

可是眼前的人,就像是几千年没有喝血过的吸血鬼一般,疯狂而又贪婪的吸取着她的血液。

一个地方咬过之后,开始动另外一个地方,全身上下都是被他吸血的痕迹。

凰千淼很平静,因为她感觉到他在吸血的过程之中,杀意竟然在慢慢的消失,只是少了一点血而已,至少不会被杀不是吗?

“轻点!”凰千淼道,可是很痛!

杀气越发的少的他,动作也温柔了许多,可是却不想停下来,像是要永远如此一般。

凰宫的酒窖之中,凤轻羽焕荣的把三个男人给灌醉了,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我打不过你们,难道还喝不过你们吗?”

“好好的在这里睡吧!我去看看小水儿那一边怎么样了。”希望那血丝凤凰花,能够让那一个宛若仙人一般的男人热情一点。

等到凤轻羽离开就叫之后,本来已经醉倒的三个男人醒来,蓝轻轻的端起了一杯酒道:“那小子走了,我们继续喝?”

月钰翻了翻白眼道:“蓝,你那么小心眼,竟然能够放任小水儿雾胡闹,真的令人匪夷所思啊!”

他们不傻!早就听说有两份礼物了,第一份当然是蓝,可是另外一份!

他们防贼似的防着小水儿去找那一份礼物,因为不想给自己多招来一个情敌,却没有想到小水儿那般不安分,联合起她弟弟来算计他们。

“那个人,是谁?”月白冷冷的说道,要是别人,恐怕他们早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给干掉了,可是如今却看得出来,蓝在退让!

蓝温柔的笑道:“忘记告诉你们了,另外一份礼物,是血!”

月白和月钰瞪大了眼睛,竟然是血,这也太巧合了!

蓝喝下了一杯酒道:“也许这是宿命,宿命的相逢!”

“是血的话应该不会出事。”月白低下头道,毕竟那么久没见面了,他们退让,不想打搅,因为他们是兄弟,是最了解对方的人。

月钰笑道:“血是不会做啊!可是你敢保证小水儿不会把血给吃了。”

蓝笑的很柔和。“要是如此的话,那么不是有人给我们当试验品了吗?”话虽然这样说,可是手恨不得把手中的杯子给捏碎了。

这个可能,不是不成立,谁让那个小丫头对美色,很贪婪,嘴边的美食,绝对不可能不吃的。

凤轻羽一走进去探班,竟然没有看到人,问道:“小水儿去哪儿了?”

“少主,小宫主跟血公子在浴池那一边。”

走近浴池,凰千淼听到了水流声,可是也闻到了一阵淡淡的血腥味。

暗想道:自己妹妹不会是强迫人家了吧!

一走进去一看,便看到了一个穿着血红色浴袍的人,覆在了凰千淼的身上,凰千淼那如雪的肌肤,冒着血珠,身上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完好的地方。

而那一个男人竟然还在肆意妄为!

这……

自己的妹妹被欺负了,而且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凤轻羽怒道:“你是谁,竟然敢闯入凰宫,伤害我妹妹!”

血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抱住了凰千淼,抬眸看向了凤轻羽,那恐怖的杀气,令人窒息!

凤轻羽看到了那一张熟悉的脸有些错愕,“血,竟然是你!”

容颜是一样的,可是那嗜血的气息完全不同,绝对不是一个人。

“放开小水儿!”凤轻羽的长剑出鞘,血眼眸之中的杀意越发的恐怖,凰千淼抱着血道:“弟弟,住手!”

“小水儿,你说什么?我要杀了这个男人,他竟然敢伤你!”凤轻羽怒道。

凰千淼轻吻着血的脸道:“没事的,弟弟,你出去吧!”

凤轻羽心疼不已,“可是……”

“这叫情调好不好,你这个臭小子能不能不打搅我的好事啊!”凰千淼吼道!

突然间噙住了血的唇瓣,开始掠夺,自己要是不做些什么的话,血也许会真的杀了弟弟!

凰千淼一吻,那嗜血的眸子突然间变得平静,一袭血红色的浴袍,竟然在瞬间变成雪白色的。

那杀伐的气息消失,变得十分的平静安慰,不过却没有拒绝凰千淼的亲密!

凤轻羽瞪大眼睛看着一瞬间气质骤然转变的血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