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凰逆天之废材封印师

第十七章

蓝淡然的捡起了掉落在地的那一枚棋子,轻轻的放下,问道:“你不是说,你忘了吗?”

那一双清澈的宛若红宝石一般的眸子望向蓝道:“主人,是可以忘记的人吗?”

蓝继续安静的下棋,没有认可血的这番话,也没有否认!

他是忘了,可是当她第一次碰他的时候,他才发现,那个人,怎么可能忘得掉。

一盘棋下完了,输的竟然是血!

整盘棋错乱无章,完全像是两个不会下棋的人造成的局面,可是他们两个人,怎么可能不会下棋!

只是心绪不宁而已!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蓝!”血红色的眸子,没有往日那般平静,旖旎的血色光芒流泻而出,气质也冰冷了不少。

蓝缓缓的站起来道:“我不知道!”

只是留给了血一个清冷的背影,血不想办法,他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才行!

身后的一盘棋,全部化为了灰烬,白色的身影一闪也离开了此地!

凰宫,水之界一个极为隐秘的存在,没有人知道凰宫在什么地方?

此时凰千淼,站在了悬崖之下,看着那深不见底的深渊问道:“弟弟!我们凰宫,不可能建立在这悬崖之下吧!”

凤轻羽笑道:“小水儿猜对了。”

“我们的敌人太多,必须小心,这个地方绝对不会被人发现,就算被发现了,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去的!”

凤轻羽说完,摆了摆手。

突然间深渊之下,一只庞大无比的白色的鳥便便重下面,扶摇直上!

“少主,你总算回来了。”这只白色的大鸟开口说话,语气之中带着欣喜!白翎鸟,圣兽级别。

“嗯!我回来了,而且还带着小水儿回来了。”

“小水儿,不是小宫主的小名吗?”白翎扫过了月白和月钰,而后目光落在了凰千淼的身上,欣喜的道:“白翎见过小宫主,我们凰宫的大家,已经等候小公主多时了。”

当初凰千淼跟着白虎去了第一界风之界,就跟父母失去了联系,唯一可以联系的就是从白虎的生死知道母亲是否安全。

而凰千淼的父母,也在凤轻羽出世的时候在风之界的上一界建立了凰宫,给自己的女儿铺路。

沉睡的凤凰,被封印的她是无害的,可是一旦觉醒,封印解除,必定会傲视整个九重界。

“起来吧!带我去见见大家!”凰千淼胆小道。

“请小宫主和少主,还有两位公子到我身上来。”白翎道。

他们四个人坐到了白翎的身上,一个俯冲便落入了崖底,远远的看去,凰千淼看到了一团熊熊的火焰。

再近处一看,便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这凰宫根本就不是一处普通的建筑物!

白钰道:“我知道凰宫的位置在这儿,却没有想到凰宫如此令人惊心动魄,这个是一个领主级别的超神器啊!”

领主级别的超神器,可以容纳下一个庞大的空间,可以形成建筑物!防御能力是机器的恐怖的!

凤轻羽道:“月钰你不愧是水月楼的楼主,这份眼力,真的很不错!”

很快他们就到了凰宫的门口,凰宫之中占满了无数人,而且每一个人都极其的年轻漂亮。

凰千淼他们一落地,这些人便齐齐的跪下,“参见小宫主,参见少主!”

凤轻羽道:“你们都起来吧!小水儿不喜欢这么多礼数!”

“是!”

“小水儿既然回来了,那么快点安排小水儿寿宴的事情,还有首演上,邀请的名单。”

凰宫的小宫主,凰宫真正的主人回来了,这绝对是水之界的一件大事!

“是!”

在外界,凰宫在众人的眼中,也许是一个大势力,可是当凤轻羽带着凰千淼走进了属于她的那一处院落的时候,凰千淼却感觉道到家的感觉、

凤轻羽道:“小水儿,这里面的一草一木,每一样家具都是母亲和父亲精心挑选出来的,不知道小水儿你可喜欢。”

凰千淼笑道:“当然喜欢!母亲和父亲给我准备的东西怎么不喜欢。”

凰宫之中很安全,吃的用的,恐怕就是七大家族的家主,也是比不上的!

“我们这算是跟着小水儿享福来着!”白钰笑眯眯的说道。

凰千淼把玩着他的墨发道:“马上我就要过一千岁的生日了,你们两个人的礼物,可曾准备好了?”

“不知道小水儿想要什么礼物!”白钰笑着问道。

凰千淼贴在了他的左耳道:“钰,我最需要什么礼物是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明知故问,可是很不好的。”

白钰无辜的道:“我真的不知道?”

这个时候凤轻羽前来对凰千淼道:“小水儿,还有一件事情我给忘了,母亲和父亲每个人都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要不要你去看看?”

凰千淼眨着眼睛问道:“慕容给我准备了礼物?是什么礼物?”

凤轻羽神色古怪的看向了月钰和月白道:“是两个男人?”

果然听到这话,月白和月钰的脸色有些不好了,不得不说小水儿的父母真的有些奇葩!女儿过生日,竟然给女儿送男人。

凤轻羽继续道:“母亲和父亲知道,白虎大人把小水儿照顾的很好,其他的东西应该不缺,不过你也年纪这么大了,应该缺夫君,所以母亲和父亲物色了两个相貌和气质绝佳的男子给你送来了。”

凰千淼笑道:“不愧是我娘亲和爹爹啊!真的太懂我了。”

凰千淼两眼发亮的看向了凤轻羽问道:“哥哥!相貌和气质绝佳,那有多漂亮,有没有白和钰漂亮啊?”

“这个,我也没有过去看,不过母亲和父亲的眼光,绝对不会差就是了。”凤轻羽道。

“那还等着看什么,弟弟快点带我去看礼物吧!”凰千淼一听到有美人,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凤轻羽当然不会拒绝自己妹妹的要求,道:“好啊!小水儿跟我来吧!”

可是还没有等凰千淼迈出那一步,就被一双冰冷的手臂给禁锢住了,“不准去!”

一股浓浓的酸味在爆发着,凤轻羽看着那小的灿烂的白钰,后退了几步!他怎么就把这两个危险人物给忘记了呢!

月钰站在了凰千淼的身前说道:“小水儿,难道我跟钰两个人长得不入你的眼吗?竟然这么迫不及待的去见别的男人。”

“白和钰我当然喜欢,我就只是看看,如果我不喜欢,绝对把他们送走!”凰千淼笑道。

拉着白钰道:“我还是很喜欢白和钰的,你就让我看看嘛,我就只是好奇而已。”

一听到美人,心里痒痒的,月钰没好气的道:“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白,把她带到房间里去,看看她等下还有力气去找别的男人么!”月白直接把凰千淼给抱到房间里去了,丝毫不顾凰千淼挣扎。

月白缓缓的走到了凤轻羽的面前,嘴角含着三分笑意,七分杀气,“那两份礼物,现在在哪儿?”

“你要干什么?”凤轻羽问道。

“放心,我只是验验货而已,看看小水儿会不会喜欢?”月钰笑的很无害。

凤轻羽嘴角微微一抽,要是真的相信他那就是见鬼了,恐怕告诉那两个人的所在,到时候他们绝对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情敌抹杀掉。

他们两个人是奸商,是杀手,不是什么善茬!

凤轻羽道:“那是我母亲和父亲给小水儿的礼物,小水儿要是看不到的话会伤心的,她已经有一千年没有见到母亲了父亲了,能够见到他们送的礼物,也能够让小水儿开心一下不是吗?”

“她那般急着去看礼物,也不仅仅是因为礼物是美人,也是想感受母亲和父亲的那一份疼爱!你们……”

自己妹妹感情的事情太乱了,她简直是一个花心大萝卜,这个事实,他绝对不能否认,所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们一定要冷静!”凤轻羽说了这番话之后,便转身离开了,身为凰宫的少主,他并不是什么都不需要做,比起某个甩手掌柜,他真的很忙。

虽然跟月钰说了这话,可是凤轻羽为了避免他们两个人把礼物给死了,告诉了皇宫的人,凡是月家两兄弟询问两份礼物的所在,就算是死也不能说。

一个男人吃醋,很可怕!

两个男人一起吃醋,可怕升级数倍!

凰千淼真的连去看看自己礼物的力气都没有了,“你们两个人真是够了!”凰千淼瞬间爆发了。

眼看生日快到了,就在前一天,凰千淼终于偷偷摸摸的逃出去了,礼物,我来了。

她找上了凤轻羽,去问问地址,接着便亲自前往了。

在临水阁之中照顾蓝的侍女道:“蓝公子,小宫主马上就来看你了,你好好的整理整理。”

蓝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杀意,被关在凰宫,这里的人对他都不错,可是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一个女人碰他。

可是那一个男人的禁制乃是上古禁制,非常的强悍,期间他试过了无数个办法,都无法解开!

那么接下来要等待着他的,便是一场生死较量!

他安静的坐在了一边,悠闲的泡茶,好像接着来发生的事情,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接着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凤轻羽道:“小水儿,你等下要小心才对,你的这份礼物,听说是母亲和父亲两个人联手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抓住的。”

对于父母的做法,凤轻羽真的汗颜不已,天底下这样做的父母唯有自家的那两个,不过却出气的对妹妹的胃口。

这就是血脉想念的魔力啊!

“他们要是这么厉害,这么会乖乖的待在凰宫之中啊!竟然没有早就跑掉了。”凰千淼问道。

“父亲用了凤凰一族最强的禁制,把他们的所有力量都封住了,他们现在就是一点儿灵力都没有的普通人,不是凰宫的人的对手,就算出去了也上不去,只能被关在这里了。”

凰千淼竖起了大拇指道:“老爹太威武了。”

凰千淼冲进了临水阁,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蓝色的身影,水蓝色的长发妖娆的落下,那一张完美的侧脸,刻在了自己的心底深处。

凰千淼站在了门口,停住了脚步。

凤轻羽看到了那一个人的容颜,觉得这个男人的容貌有点儿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

突然间瞳孔猛然一缩,这个男人不就是……

他也忍不住喊道,老爹威武!

这不是把自家妹妹逃跑的小情人给抓回来了吗?实在是太好了,这下妹妹,就不必在找他了。

“小水儿……”凤轻羽喊道。

这个时候正在倒茶的蓝的手僵住了,转过头看向了站在门口,每夜都像是梦靥一般挥之不去的容颜,一脸的错愕!

而周围的人全部都恭敬的喊道:“少主,小宫主!”

蓝错愕的看向了凰千淼,没有想到那一个传闻之中的小宫主,竟然就是小水儿。

兜兜转转,如今竟然又回到了圆点。

凰千淼笑呵呵的道:“蓝老师,我们又见面了。”

蓝温柔的道:“没有想到那般奇葩的父母竟然你的父母,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是当然!”凰千淼已经一个箭步冲上去了,抱住了蓝道:“蓝,你注定是我的,怎么逃都逃不掉的,不是吗?”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温暖,蓝终于压制不住自己,伸手把她给抱住,“不是!”

周围的侍女都是一脸的错愕,蓝公子看似温柔,可是一点儿都不近人情,没有想到竟然会跟他们家小公主那般亲密。

凰千淼问道:“为何不是?本小姐说是就是?”

“不想跟你说这个?”

蓝的目光,落在了凤轻羽的身上,道:“没有我,你也不会寂寞,美人不少,夜夜笙歌,对不对?”

轻轻的拂过了她耳边的长发,声音比风还要柔和,可是如此风情于丹的话,为何说出来,那么有针对性!

凤轻羽道:“你搞错了,我是小水儿的哥哥。”

“蓝,他是我弟弟,你想多了。”凰千淼笑嘻嘻的道。

“小水儿搞错了,我才是哥哥!”凤轻羽道。

“弟弟,你这是要造反了,凰宫之中的人,都知道我比你大哦!不然为何我是小宫主,你是少主!”

“对不对?”凰千淼看向一旁的侍女道。

“好像是……”宫主的长女,是小公主,次子是少主,这是他们都真的事情。

可是如今看到小宫主好像比少主还要小,主子们的是太负责了,他们真的很不明白啊!

“什么好像是,明明我就是哥哥!”

“原来是弟弟啊!”蓝轻声道。

“不过蓝你说的有美男相伴,这句话倒是没有错哦!我跟你说我找到了两个美人,而且……唔……”这丫头就不会让他稍微舒坦一点,蓝决定让她闭上嘴巴再说。

这般温柔的美人,一旦爆发就不可收拾了。

凤轻羽看的十分的尴尬,能不能考虑一下他这个孤家寡人啊!

“你喜欢我的!”吻完了之后凰千淼便死死的缠着蓝。

“喜欢我还跑的那么快,你不知道我会伤心!”

“我一伤心,就会赶出一些禽兽的事情,如今蓝老师你可是我的礼物了,现在我是不是要把这份礼物拆开,然后想用一番呢!”

“撕拉——”凰千淼真的拆礼物了,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

凤轻羽挥了挥手,让那些侍女们全部都退下,看着还在椅子上的他们道,“小水儿,那边有床,你们这样,要是你摔到了,哥哥会心疼的!”

凰千淼笑道:“弟弟!你是一个雏儿不懂吧!拆礼物,当然是要在桌子上拆掉才行!”

凰千淼一挥手,直接把那一张小桌上的茶杯和茶壶丢给了凤轻羽道:“弟弟!接下来的事情,少儿不宜,你还是快点离开吧!想要留下来学习,我跟蓝老师也不会介意!”

此时凤轻羽的脸已经像是煮熟的虾一般了,根本受不了直接这个重口味的妹妹,如风一般迅速的离开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