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46章 他的最后容忍!

晚饭后,陆吉祥和安陶陶一起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小孩子就是这点比较好,不记仇,心思单纯,前一刻还在和你吵架哭闹,下一刻却能亲昵的和你说说笑笑。

其实吧,安陶陶就是个别扭的孩子,只要你肯主动的和他说话儿,他也愿意和你玩!

这不,自从陆吉祥主动的递了一个苹果给他以后,两人很快便和好了!

睡觉前,陆吉祥回到了她和宋锦丞的卧室,打开房里的大衣柜以后,不出意外的在里面找到了一件浅粉色的纯棉长袖睡衣,摸起来还挺舒服。

“舅妈,你换好衣服了吗?”

安陶陶敲了敲门,一边出声问道。

陆吉祥闻言,只是朝着门口回了句道:“陶陶你先回房间去,舅妈洗了澡就过来!”

“好啊!”安陶陶开心道,声音很清脆:“舅妈要洗得香喷喷的哟,陶陶会非常喜欢的!”

这小家伙还挺会挑!

“知道了!”

陆吉祥答道,手里拿着睡衣进了浴室里。

她的右手上着夹板不方便,所以在一个人的情况下她也不敢洗澡,只能拿着湿毛巾简单的擦拭身体。

不过,问题来了……

陆吉祥忽然发现,她一只手根本就拧不干毛巾啊!

郁闷!

无奈之下,她只有小心的一点一点的把毛巾捏出水,可毕竟是单手,她操作起来有些不大方便,等着她好不容易把毛巾弄干的时候,她的整只左手都酸疼得不行!

这是个体力活啊。

陆吉祥皱着眉,慢吞吞的开始脱衣服。

结果她又发现,她自己根本就无法顺利的脱下自己的衣服,受伤的右手被包成了大大的一团,如果没有旁人的帮助,她简直是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为啥?

因为动一下,她就会疼一下!

陆吉祥有些想哭了。

她发现,她好像已经完全被宋锦丞给养叼了,如今忽然离开了他,她竟然完全无法适应!

就在这时,她耳尖的听到外面卧室里似乎有些动静。

她出声问道:“是陶陶吗?”

然而,外面没有任何回声。

陆吉祥觉得奇怪,不禁提步走到浴室门口,正想着要不要开门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开门!”

宋锦丞的声音缓沉而有力,在这一刻竟如同天籁般的悦耳。

陆吉祥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打开房门,继而满脸惊讶的看着忽然出现的男人。

“宋教授!”

不得不承认的是,她此刻有些激动。

宋锦丞则是皱着眉,目光由上至下的将她全身扫了圈,最后才开口道:“准备上厕所?”

陆吉祥先是点头,接着又摇头。

“怎么了?”

宋锦丞盯着她,视线最后定格在她受伤的右手上,并道:“手还疼么?”

“不疼了!”陆吉祥撇了撇嘴,表情还挺委屈的。

宋锦丞舒了口,伸手把人抱进怀里。

“你就是个马虎精,永远都让人不省心!”他叹道。

陆吉祥没吱声,将脸贴在他的胸膛前,任性又俏皮的蹭了好几下,方才闷闷的开口问道:“宋教授,你怎么来了?呃,你不是说、说不来么……”

男人低眸,看着怀里的丫头:“今晚我若是不过来,你是不是就打算不换衣服了?”

居然被他说中了!

陆吉祥觉得窘涩,不由得更深的往他怀里钻去。

宋锦丞抱着她,一边往浴室里睇了眼,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那件长袖睡衣。

他不禁微微皱眉:“怎么要跑到浴室里换衣服?”

这间屋子里又没有别的什么人,她为何要跑到浴室里?

“我、我还准备洗澡……”女孩儿的声音从怀里传来,瓮瓮的。

宋锦丞听到这话,顿时就无奈了。

“你还真不贪心!”他说道。

“什么意思?”陆吉祥不明所以的抬头看向他。

男人低头,轻轻的在那小红唇上啄了口,看着脸蛋红红的丫头,笑意吟吟:“连自己换个衣服都做不到的人,居然还妄想着洗澡,嗯?”

陆吉祥瞪着眼,愣住了。

但仅仅片刻,她忽然回过神,跺脚娇嗔:“我怎么就妄想了?我、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

瞧瞧,还在嘴硬呢!

“行,那你继续!”

男人说了句,将她松开以后就要转身离开。

“喂!”陆吉祥连忙拉住他,有些不可思议:“你就这样?”

“不然呢?”男人回头看她。

陆吉祥皱了眉,有些难为情,声音忽然变低好多:“你、你不管我了?”

宋锦丞耸肩,做无辜状:“你不是说你自己也可以么?”

“你!”

女孩儿气得想踹人。

宋锦丞看着她生气的模样儿,终于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他抬了手,想去捏她的脸。

陆吉祥却偏头躲开,嘴里直嘟嚷道:“你明知道我是伤员,居然还要故意洗涮我,宋锦丞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良心了?你还有没有同情心了?”

这丫头啊,那张嘴巴永远都利得很!

宋锦丞已是拿她没法了,他摇头道:“我没良心?小丫头,我要是真没良心,我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

陆吉祥不高兴的嘟起嘴巴。

这一次,男人总算是如愿以偿的捏到了她的胖嘟嘟脸蛋。

他的心情变得格外的好。

“进去吧,我帮你!”

“噢……”

陆吉祥最后看他一眼,转身回了浴室里。

只是,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会脸红,晶莹的眸仁里闪闪亮亮的。

宋锦丞放好了水,示意她坐到浴缸里。

陆吉祥照做,全身赤ネ果的浸满在温水里,唯独受伤的那只手是搭在浴缸边沿的,外面还裹了干毛巾,专为了防止它沾到水。

宋锦丞心无旁贷的伺候着她,浴室里热气很重,不过片刻的功夫,男人便汗流浃背。

陆吉祥仰头,呆呆的看着男人坚毅的侧面轮廓,鬼使神差的,忽然就开口道:“宋教授,你以后可不能不理我啊!”

“嗯……嗯?”宋锦丞疑惑,抬头看向女孩儿:“为什么要这么问?”

陆吉祥嗫嚅着唇,有些不大好意思:“我、我觉得我好像……好像……”

男人看着她,耐心出奇的好。

“继续说啊!”他等待着。

陆吉祥鼓起勇气,咬牙道:“我发现我好像有点依赖你了,如果你忽然不理我了,我会很伤心的!”

宋锦丞挑眉,忽然哈哈大笑。

陆吉祥却傻眼了。

他这反应……算是什么反应?

“喂,你别笑了!”她不高兴的开口道:“有什么好笑的啊?喂,宋锦丞,我说你别笑了,你听到没有啊!”

宋锦丞乐不可支的看着她。

“觉得依赖我了,嗯?”

陆吉祥咬着下唇,恶狠狠的盯着他。

真是烦死了,早知道就不说实话了!

这边,男人却忽然站起了身,然后,额,开始脱衣服?

“喂,你要干嘛!”

陆吉祥变得警惕起来,故意指着自己的右手道:“我可警告你啊,我是伤员啊,你不能……啊,你进来干什么啊,出去啊!喂!”

可惜,不管女孩儿如何吼叫,男人还是坐进了浴缸里,并将她抱起来放置于自己的大腿上。

陆吉祥浑身都别扭极了,可是她不敢动,因为某个东西好像正抵在她后面。

这个混蛋!

“我们有没有一起洗过鸳鸯浴?”男人抱着她,温热的呼吸从她耳后拂来。

陆吉祥浑身僵硬得就像是石像,一动不动。

“吉祥,说话!”

他抓起了女孩儿的小手,捏在掌心里任意的揉搓着。

陆吉祥很想仰天痛哭:“你出去啊,混蛋,你那玩意儿都立正了!”

……

结果,可想而知!

从浴室辗转到卧室大床上,当陆吉祥被男人压进那柔软的被褥之间时,外面终于响起了救命的呼唤声。

“舅妈,舅妈,你怎么还没有洗好啊?”

安陶陶在外面咚咚咚的敲着房门,声音清脆得像是挂在房檐上的风铃。

陆吉祥感动得不行,想都没想的就出声大喊道:“陶陶,救命啊!”

此话一出,外面霎时安静了。

陆吉祥的第一个想法是,那小子该不会抛弃战友了吧?

不过,她才刚有这个想法,便听安陶陶在外面大声喊道:“管家!管家!你快来啊,舅妈她在里面摔倒了!”

额,摔倒?

陆吉祥听到这个词,登时就忘记了反抗,可就在这一愣神间,男人竟然冷不丁的就钻了进来。

“唔!”

她闷哼一声,五官皱了起来。

宋锦丞抱着她,动作很温柔,伏在她耳边轻语:“最后一次,听话些!”

陆吉祥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却忽然猛力起来。

她只得死死咬住被角,默默地忍受着这种噬魂销骨的感觉,倒是外面的安陶陶,声音不断:“管家,你快过来啊,舅妈她摔到了——”

半个多小时以后……

宋锦丞打开门走出去的时候,安陶陶正默默地蹲在门口,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模样尤为可怜。

听到开门声,小男孩倏地抬起头。

可是,却在看到宋锦丞的瞬间,惊讶的愣住。

“啊,舅舅?”

宋锦丞皱眉看着他,声音略沉:“一直都在门口?”

“是啊!”安陶陶点头,目光乌黑:“舅舅,你是不是在给舅妈治病啊,我好像听到”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宋锦丞打断他。

安陶陶怔了怔,随即答道:“我、我在就等舅妈……”

宋锦丞叹了口气,让开了道儿。

“你舅妈在里面!”他说道。

安陶陶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先是有所顾虑的看了看男人,确认他没有生气或者其他情绪以后,方才小心翼翼的走进房里。

前边的窗户开得很大,有些冷风灌进来,使得整个房间里都有些冷。

“好冷……”

安陶陶哆嗦了一下。

宋锦丞跟着走了进来,并关了窗户。

屋子里的糜味儿已经被吹散,徒留满室静寂。

这时候,安陶陶已经走到了大床边,睁着一双乌黑天真的大眼,好奇的看着将全身都缩在被褥里面的陆吉祥。

“舅妈!”

安陶陶出了声,很脆:“你怎么了啊?”

陆吉祥没反应,继续装死。

安陶陶眨了眨大眼睛,目光从床上移开以后,落到了宋锦丞的身上。

“舅舅,舅妈她怎么了啊?”他问道。

宋锦丞闻言往床上瞄了眼,容颜清俊,眼神宠溺。

“你舅妈不舒服!”他说道。

“为什么会不舒服?”安陶陶就是个好奇宝宝:“是不是生病了呀?”

男人似笑非笑:“她累了!”

安陶陶歪了脑袋,并没有听明白。

“什么意思啊?”他表情傻傻的看着自己的舅舅。

宋锦丞难得有耐心,他弯腰拍了拍安陶陶的小脑袋,问道:“陶陶是不是想和舅妈睡一起?”

安陶陶没敢点头,但也没有摇头。

他只是睁着一双大眼,表情萌萌的看着宋锦丞,粉红的小唇抿得很紧。

宋锦丞勾了唇,继续道:“去把睡衣换了,然后过来睡觉!”

“真的?”

听到这话,安陶陶的表情一下就变了,眼睛里直冒光。

他还以为舅舅又会像昨天那样把他赶出去呢,没想到他居然会同意哎,真棒!

“快去!”宋锦丞颔首。

“是!”

小家伙当即立正,而且还有模有样的敬了个礼。

他灿烂的笑了起来,转身就‘噔噔噔’的跑了出去。

宋锦丞看着小男孩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摇头,转身时却对上了陆吉祥的目光。

“不当鸵鸟了?”

他笑道,一边在床畔落座。

陆吉祥的全身都蜷缩在被褥里面,她只露出了一双乌黑的眼,睫毛上还有些湿漉漉的。

“你要让陶陶过来和我们一起睡?”陆吉祥看着他问道。

她其实还蛮意外的,按照宋锦丞的性格,他怎么会让安陶陶和他们一起睡?

“不是和我们,是和你!”男人纠正了她的字眼。

陆吉祥挑眉,微诧:“那你呢?”

“我去客房里睡就好!”宋锦丞说道,一边将她额前的凌乱刘海撩到一边。

末了,他似乎是不太满意,继而又弯了腰,大手托住女孩儿的后脑勺,微微的将她的头部抬了起来。

“哎!”陆吉祥动了下。

宋锦丞制止她:“别动!”

陆吉祥闻言,立马就不敢动了。

宋锦丞垂着眸,轻轻的把女孩儿脑后的长发都拢在了一起,然后把它们全部都顺到了一边。

“你干嘛?”陆吉祥不明白他想干什么。

宋锦丞什么都没说,重新将她的小脑袋放回枕头上。

“早点睡觉!”他说道,一边在女孩儿的额头上落吻:“晚安,小猴子!”

陆吉祥眨了眨眼,心里只觉得这男人有些奇怪。

“宋教授!”

就在男人临走前,她忽然抓住了他的手。

宋锦丞回头看她:“怎么了?”

陆吉祥微微有些迟疑:“额,这个床很大的,要不……我们一起?”

“你是在邀请我吗?”男人眼中含笑。

陆吉祥见他戏谑自己,当即撒开了手,挺不乐意的:“你爱睡哪睡哪,关我屁事!”

宋锦丞叹了口气。

他再次弯了腰,亲自把女孩儿露在外面的那只手放回到被窝里面,边道:“别多想了,我不是不和你睡,最近诸事繁忙,今晚我最多睡到下半夜就得离开,来来回回的容易把你吵着。”

“谁要和你睡啊!”陆吉祥倨傲的偏过头,可是心里却很甜。

原来,他是怕吵到她!

“好了,听话些!”宋锦丞直起身子,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几秒后,他忽然又道:“这两天的天气都不大好,明天有可能要下雨,我的建议是你最好不要出门!”

陆吉祥皱眉,没说话。

“嗯?”宋锦丞盯着她。

陆吉祥看他一眼,声音喏喏的道:“可是、可是我和朋友都约好了……”

宋锦丞倒也不介意,只是点了点头,说道:“那我明天下午晚饭前来接你,怎么样?”

“好!”陆吉祥点头。

宋锦丞最后看她一眼,出门去了楼下客房。

男人刚离开没半分钟,安陶陶便跑了进来,他已经换上了海绵宝宝的睡衣,整个人都很亢奋。

“舅妈,舅妈,我要听睡前小故事!”

陆吉祥瞥他一眼,表情很淡:“只讲一个故事,说完就睡觉!”

她现在累得很,浑身都酸,要不是早就答应了安陶陶要讲睡前小故事,她现在就想闭眼睛睡觉!

“好!”

安陶陶不假思索的点头同意。

“上来!”陆吉祥道。

安陶陶闻言,立刻便动作灵活的爬上床钻进被窝里,侧着身子,满眼期待的看着陆吉祥,就道:“舅妈,你要给我讲什么故事啊?”

陆吉祥想了想,答道:“这样吧,我就给你讲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和你一样大,但是从小就特别聪明,长大以后更是成为了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好啊好啊!”安陶陶高兴的点头。

陆吉祥同样侧着身子,她看着身边的小家伙,笑得很暖:“这个故事的名字呢,叫做《司马缸砸光》!”

说完以后,她又觉得哪里不对。

“额,不对,好像是《司马光砸缸》!”

安陶陶很天真的看着她:“舅妈,到底是砸光,还是砸缸?”

陆吉祥默默的抹汗,很肯定的道:“是砸缸!”

“噢,你说故事吧!”安陶陶倒是并没有太在意。

“咳咳……”

陆吉祥清了清嗓子,很快讲起了小故事:“从前呢,有个叫做司马缸……哦不对,有个叫做司马光的小朋友,他和他的小伙伴们在院子里玩……”

一则小故事讲完以后,安陶陶已经闭着眼睛沉入了梦中,他的睡颜很安详,小小的身子几乎都缩成了一团,不近不远的挨在陆吉祥的身边,就像是一个精致的小洋娃娃似的。

陆吉祥看到这里,忽然有些心疼起来,单手把这小家伙搂在怀里,心中的母爱泛滥成灾。

她不禁想,其实,当母亲的感觉应该会很不错吧!

……

第二日,陆吉祥是被安陶陶吵醒的。

这小家伙的精力实在是旺盛,天才刚亮,他便已经醒了。

然后,他再也睡不着了。

本来呢,陆吉祥还打算睡个懒觉了,可事实是——得,只要有安陶陶这个小恶魔在,她根本就没有睡午觉的机会,不被他折磨死就算不错的了!

“舅妈舅妈快起床!舅妈舅妈快起床——”

“安陶陶!”

陆吉祥忍无可忍,倏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安陶陶见状,立马躲得远远的,一双大眼睛里却全是狡黠。

关键是,他还会装无辜:“舅妈,外公在喊你呢!”

陆吉祥握拳,咬牙切齿的瞪着他:“安陶陶,你不睡觉就给我出去,不要来烦我!”

安陶陶冲她做了鬼脸,边道:“舅妈是个懒床猫!”

说完见到陆吉祥脸色一变,立马撒丫子就往外跑。

小恶魔离开以后,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陆吉祥重新躺回床上,闭着眼准备来个回笼觉。

结果,这一觉竟然睡到了中午,最后还是家里的佣人把她叫醒的。

说到这里,咱不得不提一句宋教授有多细心,男人担心她起床以后无法顺利的自己穿衣服,所以在临走前曾专门嘱咐过家里的女佣,说是在陆吉祥起床以后,一定要帮着她换衣服!

瞧瞧,他永远都是在为她着想。

可,陆吉祥呢?

此时此刻,咱们的女主角陆吉祥正在餐桌前吃饭。

有宋顾亲自坐镇,安陶陶变得老实许多,乖乖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乖乖的自己拿着小勺子吃饭,不管长辈给他夹的是蔬菜还是肥肉,他都会来者不拒的吃掉,并且还会礼貌的说谢谢!

陆吉祥喝着骨头汤,斜睨着故作乖巧的安陶陶,心里直感叹。

到底是豪门里出来的孩子,打小就会装啊!

“吉祥,你想什么呢?”

这时候,宋顾的声音忽然传来。

“啊?”陆吉祥连忙抬起头,目光看向宋顾:“怎么了,爸?”

宋顾表情很温和:“菜不合你口味?”

“没有啊!”陆吉祥摇头。

宋顾保持笑意,继续道:“一直见你在喝汤,旁边的米饭都快凉了!”

“啊?哦哦,我都忘了……”陆吉祥闻言,赶紧开始低头吃米饭。

宋顾看着她,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未多表态。

安陶陶的声音却忽然响了起来:“舅妈好笨的!”

“噢?”宋顾闻言,不禁侧头看向他,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安陶陶皱了皱鼻子,故意忽略掉陆吉祥的威胁目光,不怕死的开口道:“她连讲个故事都讲不明白,明明就是《司马光砸缸》,可她老是说成《司马缸砸光》!外公,她连司马光和司马缸都分不清楚,如果让她当老师的话,绝对就是误人子弟!”

陆吉祥差点掀桌子。

她好心好意的给他讲睡前小故事,可结果呢?这丫的居然说她误人子弟!

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安陶陶!”

她咬牙切齿的开口,如果眼睛能冒出火的话,安陶陶或许早就被烤熟了!

“外公,他凶我!”安陶陶扁嘴巴,可怜巴巴的看着宋顾。

宋顾忍俊不禁,将目光再次看向陆吉祥。

不过眨眼的功夫而已,陆吉祥竟然笑了起来,而且还是那种特别灿烂的笑。

“陶陶真聪明!”

她笑眯眯的说道,目光直瞅着小男孩:“居然连‘误人子弟’这个成语都知道!”

安陶陶哆嗦了一下,赶紧放下手中的小勺子,‘噔噔噔’的跑到宋顾身边想要寻求保护。

舅妈的微笑好恐怖啊!

这边,陆吉祥还在继续说着话:“陶陶,舅妈再教你一个成语好不好?”

“不要!”安陶陶摇头。

陆吉祥才不会管他想不想要了,她径直就开口道:“有一个成语呢,叫做”

“我不听我不听!”安陶陶忽然叫了起来,两只小手捂着自己的耳朵,直摇脑袋道:“我才不要听你说成语,我不听我不听……”

陆吉祥哼了一声,碍于宋顾在场,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次就饶了你!”

她说了句,低头继续扒饭吃。

安陶陶摇着外公的手臂,可怜得很:“外公……”

宋顾被这俩活宝逗乐,心情还算不错。

“行了,这事到此为此,继续吃饭!”

领导一开口,再大的世界风波也平息了。

饭后,陆吉祥上楼取了包,准备要出门。

临到门口的时候,他碰到了从客厅里走出来的宋顾。

“要出门?”宋顾问道。

“是!”陆吉祥点头。

宋顾皱起眉,有些不大赞同:“外面还下着大雨,什么急事非得现在出去不可?”

“我和朋友们都约好了!”陆吉祥搬出了之前的理由。

宋顾只是摇头:“年轻人就是爱贪玩,风雨无阻么?”

陆吉祥傻傻的笑了起来。

风雨无阻?

嗯,这词挺不错的,她今天的这趟出门之行,还真是风雨无阻!

宋顾见她坚持,只得挥了手,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道:“想去就去吧,让司机跟着你,你手不方便,别沾了水!”

“谢谢爸!”

陆吉祥冲着宋顾的背影说了句,哼着小曲儿出了门。

司机是个穿着军装的军人,陆吉祥扫了眼他的肩头,发现对方竟然还是个上尉。

于是,出于好奇心的驱使,陆吉祥忍不住的开口一问,这才知道这位司机居然是宋领导的御用司机,今天是专门被派来跟着她的!

这让她倍感受宠若惊,可就算如此,她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让人把她送到监狱门口啊!

因为,她还不想死!

经过一番思虑,最后,陆吉祥让司机把她放到了附近的一家大型商场门口,她说要去购物,然后让司机可以离开。

司机照做,很快驱车离开。

不过,对方才刚离开没几分钟,陆吉祥就拦了个出租车,火急火燎的赶往郊区监狱。

现在的时间已是二点多钟,正巧是首都最堵车的时候,从市区到郊区,出租车司机整整花了一个多小时,这可把陆吉祥给急得,一路来不停的看着手机时间,不停的催促着司机师傅开快些。

监狱的探监日每月只有一天,从中午一点到下午四点,错过了就得在等一个月!

陆吉祥不想错过!

不然,她又得担惊受怕得度过一个月!

终于,在下午三点四十分的时候,司机终于将她送到了监狱门口。

陆吉祥匆匆的付钱下车,甚至连雨伞都没打开,直接把包顶在自己的头上,步伐匆匆的就往前边的大铁门跑去。

其实,如果她肯回头的话,她或许会发现,就在对面马路的大树底下,正安静的停驻着一辆黑色奥迪。

可是,她并没有回头,她现在满门心思的只有前方的那所森严监狱。

……

而此时,奥迪车内。

小叶正坐在副驾驶座上,他扭头看向后面座位上的男人,声音恭敬:“主任,夫人出现了!”

后座上,男人显得很安静,他正扭头看着窗外。

车厢内的光线有些黯淡,更是衬得男人那完美如刀割般的轮廓,愈发的清冷逼人。

宋锦丞微微眯眸,目光跟随着前边的那抹小小身影,脸色亦如冷霜笼罩。

这么大的雨,她居然敢不打伞!

难道,那人于她而言,就有这么重要?比她的身体还要重要?

“丫头,我很生气!”

他缓慢的喃了一句,似乎是对着自己说的,又似乎是对着外面那抹身影说的。

总之,这般冷森骇人的语气,倒是把小叶给吓着了。

完了!

小叶心想,主任这次是真生气了!

------题外话------

书名改了,由《闪来的宠婚》更名为《闪来的暖婚》,亲们放心吧,内容不会有所影响的,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