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44章 纵容不代表没有底限!

次日,陆吉祥是在一阵刺眼的光线中醒来的,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看到男人将窗帘拉开,大片大片的金色耀眼阳光倾斜而入,映得整个卧室都亮堂堂的。

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就是迷茫的。

宋锦丞转过身的时候,正好看到女孩儿懵懂茫然的模样,她身上穿着的吊带不知何时滑落至肩头,露出了精致漂亮的锁骨,肌肤白皙如同羊脂玉般的诱人。

他走到床边坐下,倾身在女孩儿的额头上吻了吻,眉眼间尽是无限的温柔。

“该起床了!”

男人缓缓出声,低沉的嗓音甚是性感。

陆吉祥只是愣愣的盯着他,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丝毫没有任何反应。

得,这丫头还没彻底清醒过来呢!

宋锦丞并不介意,他用手捧住了女孩儿的脸,低头便重重的衔住了那两片柔软的嫩唇。

大清早的便要上演激。情戏么?

陆吉祥浑身一哆嗦,忽然就回过神来。

“唔……喂!”

她用手推了推男人的胸膛,秀气的眉头拧得很紧。

宋锦丞松开她,黑眸锁定女孩儿的脸庞。

“醒了?”他问道。

陆吉祥嗔怒:“现在几点了?”

“八点!”男人答道。

陆吉祥闻言,顿时就有些火了:“这么早你拉什么窗帘?啊,你干嘛——”

男人忽然做出动作,双手穿过她的腰线,直接扣住她的后背,往上一提,托着她的上半身便将人从床上抱了起来。

陆吉祥挣扎了几下。

“我还要接着睡觉啊,哎,你、你啊!啊,你松开我!”

男人充耳不闻,直接剥下了她身上的睡裙。

霎时之间,女孩儿浑身便只剩下了一条小内内!

陆吉祥脸红得快要滴出血,一双修长白皙的腿,紧紧的闭得很拢。

她叫道:“不行啊,陶陶就在隔壁呢,而且这大早晨的……呃!”

她话还没说完,便见着男人已经从衣柜里拿出了新的衣物。

他回身,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陆吉祥咬牙,恶狠狠的盯着他,斥道:“宋锦丞,你故意的!”

“我故意什么?”男人佯装无辜,走到女孩儿身边替她换衣。

陆吉祥气得呼呼直喘气,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

“你老是误导我!”她不爽道:“伸脖子是一刀,不伸脖子也是一刀!请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就直说,不要再这样让我……反正你就是不能再误导我!”

宋锦丞听了,哭笑不得。

“只是给你换衣服而已,怎么就和伸脖子有关系了?”

“我这是比喻!”女孩儿道。

宋锦丞愈发无奈了,他道:“这比喻一点也不好!”

陆吉祥抬头瞪他一眼,说道:“你文化程度比我高,那你说,我该用什么比喻?”

宋锦丞示意她抬手,细心的替她穿好文胸以后,低眸看着脸蛋红红的丫头,笑得很无害:“明明就是你多想了,为什么还要我替你想比喻?”

她又被捉弄了!

陆吉祥的心情简直是不爽到极点!

“宋锦丞!”

她怒道:“你一天不逗我,你会死啊?”

男人笑意不减,大手摸了摸女孩儿的小脑袋,语气很正经:“这话还真被你给说对了!”

“你!”

女孩儿倏地从床上站起,作势就要伸手打他。

男人却顺势把她捞进怀里。

他的大手就放在她的腰上,粗粝的掌心下是滑嫩如牛奶的肌肤触感。

“小猴子!”

他叹息。

陆吉祥浑身一个激灵,有些不大好的预感。

不能怪她太敏感,而是宋锦丞每次喊出‘小猴子’这三字时,总是会有点别的事情发生!

“我该拿你怎么办,嗯?”他的声音继续传来。

陆吉祥闻言一怔,不由得抬头看向他。

她不明所以:“什么什么该拿我怎么办?”

宋锦丞的表情很淡,他以指腹轻轻的磨蹭着女孩儿的肌肤,语气懒散:“你年纪小,正是爱玩乐的时候,可就是因为如此,你才更容易被外面的花花世界给迷了眼。当然了,这我不会怪你,毕竟你没经历过社会,心思又浅,偶尔被人骗骗或许还能让你更成熟些!”

“哪有你这样的,居然希望我被骗!”陆吉祥不高兴的奴起嘴。

宋锦丞笑了笑,继续道:“我比你大,理应对你多宽容,其实,这个问题在结婚的时候我就想过,只要不触及我的底线,不管你怎么疯,闯了多大的祸,我都愿意替你善后。小猴子,不为别的,只因我想与你白头偕老,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哪怕是死!”

这个男人是内敛而沉稳的,这么久的日子了,他从未说过这般情深的话语。

至少,陆吉祥受到了极大的心灵震撼。

“宋教授……”

她感动得想掉泪,忸怩着身子直往男人的怀里依偎。

宋锦丞抱着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不必感动,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陆吉祥抬了头,泪汪汪的瞅着他。

“乖!”男人轻叹,在她的眼皮儿上落吻,容颜清隽俊雅,宛若神祗。

陆吉祥撇了撇小嘴巴,忽然又笑了起来。

她笑得还挺开心的,一张小脸儿就跟朵花似的。

“宋教授,你今天怎么了啊?”

她的好奇心向来就重。

宋锦丞勾唇,意味深长:“小猴子,我可以宠着你纵着你,但你要明白,我对你的纵容并不是没有底线的,在做任何事情之前,应该要懂得三思而行!”

“噢……”

陆吉祥点了头,末了,她又忽然道:“你不是说了嘛,不管我闯了多大的祸,你都愿意替我善后?”

宋锦丞没说话,目光睨着她,眸仁深黑。

陆吉祥缩了缩脖子。

“宋教授,你今天好奇怪哦,到底是怎么了嘛?”

宋锦丞忽然将她松开。

“好了,穿衣服!”

他拿起了放在床边的碎花小裙子,慢条斯理的替她换上。

陆吉祥站着没动,只是蹙着小眉头,奇怪的看着他。

“宋教授,你今天肯定有事!”

她忽然语气坚定的说道。

这边,宋锦丞已经替她穿好裙子。

男人站直了身子,拉着她往外走,边道:“我没什么事情,吉祥,倒是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吉祥敏感起来,小心的盯着男人的后背。

“我没有事情瞒着你啊!”她说道。

宋锦丞似是笑了一声,极淡。

陆吉祥正欲开口,安陶陶的声音却忽然插了进来:“舅舅,舅妈!”

随着他的声音,小男孩儿已经冲了过来。

不过,鉴于昨天的经验,安陶陶很聪明的没有再扑进陆吉祥的怀里,而是乖巧的站在安全距离之内,冲着他们笑得十分灿烂。

“早上好!”安陶陶说道。

宋锦丞瞄了眼,松开陆吉祥的手,径直离开。

陆吉祥冲着男人背影的做鬼脸。

“舅妈,你和舅舅吵架了啊?”安陶陶看着陆吉祥的动作,不禁歪了头,乌黑的眼睛里有疑惑。

陆吉祥闻言,扭头看向他。

“没吵架,我们两个的感情这么好,怎么可能吵架?”她矢口否认。

安陶陶很天真的眨了几下眼睛,继续道:“那你为什么要偷偷的冲着舅舅做鬼脸?”

天啦!

为什么小孩子的问题要这么多!

陆吉祥有些头疼,她盯着小男孩,咬牙道:“因为我乐意!”

“噢!”

安陶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颇有几分小大人的模样儿。

陆吉祥不再理会他,提步朝餐厅方向走去。

安陶陶屁颠儿屁颠儿的跟在她的身后,声音脆脆的:“舅妈!舅妈!我今天要去外公家里,你要和我一起吗?我约了很多小朋友哦,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谁稀罕和小朋友玩啊!

陆吉祥心里不屑,嘴上说道:“我不喜欢!”

“真的有好多小朋友的!”安陶陶并不在意被拒绝,他扳着小指头就开始算了起来:“我约的小朋友里面有小果子,小元子,小顾子,还有”

“你是什么?”陆吉祥忽然出声打断他道:“小桃子吗?”

“是啊!”安陶陶点头,坦然道:“我是小桃子!”

陆吉祥狂翻白眼:“这都是谁给你们取的外号?真是无敌了!”

安陶陶闻言,直拍手道:“是七七阿姨给我取的名字,她最喜欢和我们一起玩了!”

“……”

陆吉祥叹了口气,默默的拉开椅子坐下。

安陶陶也跟着落座,两只小手趴在餐桌上,眼睛很亮的看着她。

“舅妈,你会和我们一起玩吗?”

陆吉祥瞥她一眼,回答得很无情:“不会!”

“啊,为什么?”安陶陶很失望:“我们一起玩堆沙不好吗?”

陆吉祥忍着抽人的冲动,咬牙答道:“堆沙是小孩子才会玩的游戏!”

“可是,七七阿姨不是小孩子啊,但是她也会和我们一起玩堆沙!”安陶陶说道。

陆吉祥握拳,道:“我不认识什么七七阿姨,你要玩就自己去玩,不要来找我!”

安陶陶不高兴的撅起了小嘴巴。

周姨走了过来,当她看到这两人之间的不和谐气氛时,不禁笑道:“你俩这是怎么了,吵架了?”

安陶陶抬头看了眼周姨,声音闷闷的:“舅妈不陪我玩!”

陆吉祥都懒得搭理他,抓起桌上的奶油吐司,一股脑的就往自个儿嘴里塞。

她吃得很香!

可是,安陶陶却没有一点胃口,他可怜兮兮的看着陆吉祥,声音里带着哀求:“舅妈,你就陪我这一次吧,别的小朋友都有家长陪着一起玩,就我没有!”

陆吉祥听到这话,不由愣了下。

她转头看向安陶陶,问道:“你的爸爸妈妈都不陪你玩吗?”

安陶陶摇头,表情很沮丧:“爸爸妈妈要赚钱养家!”

陆吉祥皱了眉,目光审视着小男孩的面部表情,似乎想从中找出破绽。

可是,安陶陶的表情又不像是在撒谎!

“容朕三思!”

陆吉祥做沉思状。

安陶陶睁大了眼睛,很期待的看着她:“舅妈,舅妈,你昨天还答应了给我讲睡前故事呢,我们今天晚上就在外公家里住下怎么样?然后你就可以”

“不行!”

陆吉祥听到这话,当即拒绝道:“我明天还有别的事情,不能陪你!”

安陶陶奴起了小嘴巴。

不过很快,小男孩儿的眼珠子转了好几圈,再次开了口:“舅妈明天不用陪我的,你可以去做你的事情,只要你今天陪着陶陶就好了!”

唔,不得不承认的是,安陶陶的确很会谈判!

天赋异禀啊!

陆吉祥有些心动,她正愁着明天没有理由可以出门去探监呢,如果跟着陶陶去了大院,那她就不用对着宋锦丞撒谎了呀!

咦,这主意似乎蛮不错的!

“好,这办法好!”

陆吉祥一边想,一边点头说道。

安陶陶闻言,当即高兴的拍起手:“舅妈万岁!舅妈万岁!”

就在这时候,外面的门铃声忽然传来。

周姨走过去开了门。

与此同时,宋锦丞也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男人压根儿就没往餐厅这边看过一眼,径直就走向了门口。

陆吉祥伸长了脖子,好奇的往门口方向张望。

不消片刻的时间,宋锦丞返了回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用黑色塑料包裹着的东西。

“宋教授!”

陆吉祥喊出声,目光紧盯着男人的手中物体,问道:“是谁呀?”

“小叶!”男人答了句,走向书房的步子没有停下。

陆吉祥眨了眨眼,继续问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资料!”

男人的回答依然是惜字如金。

陆吉祥张了张嘴,本来还想问问他要不要吃早餐,可她根本就没有这机会开口,便已眼睁睁的看着宋锦丞回了书房里。

她不禁有些郁闷了!

难道她又在什么地方惹到他了?

吃过早餐以后,安陶陶便吵着要去外公家,他两手抱着陆吉祥的腿,撒泼耍赖的本事,那简直是让人哭笑不得。

陆吉祥是彻底拿他没法了。

“行行行,我们现在就出发去你外公家!”

她只有妥协。

安陶陶很高兴,终于舍得放开她的大腿了。

陆吉祥那叫一个无奈啊,她终于知道宋锦丞以前为什么总说拿她没法了,这感觉还真是……完全没法啊!

临走前,陆吉祥准备向宋锦丞打个招呼。

可是,等着她推开书房的门时,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办公桌上的电脑还是亮着的呢,可是,宋锦丞呢?

女孩儿想了想,果断的转身去了卧室。

不出她所料,男人还真在里面。

只是——

“啊,你在哪找到这个的?”

陆吉祥疾步走进房间,满脸震惊的看着男人手中的……圣经!

不对,准确的来说,是两本完全一模一样的圣经!

“哎,怎么有两本圣经?”

陆吉祥惊讶得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宋锦丞很平静的看向她,而在他的两只手上,正各执一本圣经。

他开了口:“这两本都是一样的,你可以随便挑一个!”

陆吉祥并没有急着挑选,而是目光狐疑的盯着他。

“宋教授!”

她出了声,有些小心翼翼:“你还没告诉我呢,你在哪里找到这、这两本圣经的?”

宋锦丞并没有打算瞒着她。

“床头柜的抽屉里!”他坦然的与女孩儿对视,并道:“我找东西时无意发现的。”

陆吉祥有些懵了。

“你找什么东西能找到床头柜那里?”

宋锦丞并无迟疑的答道:“结婚证!”

听到他提及结婚证,陆吉祥登时眼皮儿一跳,没敢再继续问下去。

当然了,她主要是害怕宋锦丞问她结婚证的事情。

于是,她连忙转移话题道:“呃,那个,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

“说!”

宋锦丞点头,一边侧身将手里的东西放到旁边。

陆吉祥看着他,继续道:“我今天想和陶陶回趟大院,希望、希望你能同意!”

宋锦丞挑眉,目光重新落回女孩儿的身上。

“回大院干什么?”

“我想陪着陶陶,呃,还有、还有就是看望一下爸妈!”她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宋锦丞稍微思忖了一下,旋即点头同意。

“可以,你和陶陶去吧,晚上我来接你!”

“哎,不用了不用了!”陆吉祥听到这句话,连忙就罢手道:“我今天晚上不回家!”

宋锦丞敛眉,似有不悦。

陆吉祥见状,继续解释道:“我昨天就答应了陶陶要给他讲睡前故事的,可是昨晚不是发生了别的意外么!宋教授,你以前不是老说,做人要讲信用!做人要讲信用!陶陶还小,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就更应该给他树立良好的榜样,所以啊,我决定今天晚上要在大院里住一晚,然后给陶陶讲睡前故事!”

宋锦丞的表情是似笑非笑。

“吉祥,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还会讲信用?”

陆吉祥的脸蛋一红。

她有些不大好意思,喏喏的没敢去看男人。

“对不起嘛,以前……以前是我太不懂事了……”

“你现在也不懂事啊!”宋锦丞感叹道,抬手勾起女孩儿的下巴,目光看着她的眼,意有所喻:“你今晚要住大院那也可以,但你的答应我,不许再像昨天那般胡闹了!”

“是,我保证!”陆吉祥坚定的点头。

宋锦丞很深的看她一眼,忽然道:“你和陶陶要早点睡觉,我明早来接你!”

天,他还是要来接她!

陆吉祥有种想向他下跪的冲动!

“宋教授!”

她欲哭无泪:“我明天和我朋友们有约啊,你还是别来接我了吧,我都这么大了,我自己知道回家的路!”

男人终是冷笑起来。

“和朋友有约?”

“是!”女孩儿点头。

宋锦丞忽然拂开她。

陆吉祥怔住,傻傻的看着他:“宋教授?”

男人脸色冷漠的举步往外走,临至门口时,他又忽然停住脚。

“吉祥,记住我的话!”

“啊?”陆吉祥的脑子根本就没能转过弯:“什么、什么话?”

“今天早上的话!”

男人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陆吉祥呆呆的站在原地,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可若是让她说出来是什么样的感觉,她却是又说不出来。

她只知道,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

“对不起了!”

她盯着房门,嘴里喃喃:“宋教授,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好不好?”

可惜,这话终究没能传进男人的耳朵里。

十多分钟以后,陆吉祥收拾整齐以后,准备出发。

只是,当她看着床头柜上摆着的两本完全一模一样的圣经时,她稍微纠结了一下。

她就想不明白了,一本圣经怎么会忽然变成两本圣经?

莫非,这玩意儿还会自己生崽?

得,她也不瞎想了,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这家里本来就有一本吧,然后都碰巧的被宋锦丞给翻出来了!

最后,陆吉祥想出了一个法子,她讲两本圣经并排着放在桌上,然后闭着眼睛随意挑了一本就好。

外面,安陶陶早已经准备就绪,穿着他的小皮鞋,背着他的双肩卡通小书包,正站在玄关处冲着她招手:“舅妈,舅妈,来接我们的司机已经到楼下啦!”

“好!”

陆吉祥点头,走过去牵起了小男孩儿的手。

在最后出门前,她不禁回头朝房里看了看。

宋锦丞并没有出现。

倒是周姨挺担心的:“吉祥,你这手还没好全呢,今晚你一个人能行吗?”

“我可以的!”陆吉祥点头,淡淡的笑道:“我都这么大了,只是自己给自己换衣服而已,这有什么做不到的?”

周姨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然而,最后的事实证明,陆吉祥说了大话!

上一章
下一章